马太.莫里 (Matthew Fontaine Maury, 1806-1873)


(A)  莫里的生命历程[1]

1.    1806年1月14日, 马太.莫里(或译作“毛礼”)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斯波西瓦尼亚县(Spotsylvania County, Virginia). 自小在一个敬重圣经为神话语的环境中长大.

2.    1825年, 在19岁时, 莫里就离开家庭, 踏上哥哥的步伐, 加入美国海军部队, 终生与海结下不解之缘.

3.    1825至1834年间, 莫里进行了他首三次的远航 ¾ 到欧洲, 环绕世界和到北美洲的太平洋岸. 这些航海经验使他领悟到一点: 在贸易和战事上, 明白全球风向和潮流的形式是极其重要的, 所以便积极往这方面搜集资料和研究考察.

4.    1834至1841年间, 莫里写了许多有关航海的文章, 画图详述航海的航道.

5.    1842年, 他被委任为华盛顿海军部的航图与仪器站(Depot of Charts and Instruments)的主管, 并开始出版他在海洋学(oceanography)和气象学(meteorology)的研究成果, 以及航图和航海方向的资料. 他的航图受到各界的好评和赞赏.

6.    1853年, 莫里被选为美国代表, 出席在布鲁塞尔(Brussels, 比利时首都)的国际会议. 在这会议中, 莫里以超凡的影响力, 成功促使十大海事强国在有关航海员所该观察的事物, 以及记录的方式和过程上, 达成一致协议. 在接下来的35年内, 超过3千5百万份航海日志(logs)被送到莫里的手中, 帮助他发展和修订其风向和潮流的航图.

7.    在美国内战(1861年-1865年)爆发前, 莫里四处演讲和积极写作, 劝告分裂的美国人和好免战. 可惜, 他的努力并不成功. 当内战爆发后, 他忍痛地离开美国海军, 加入南方联盟. 此举受到多人的抨击. 他于1861年发明了电子鱼雷, 协助南方联盟取得不少胜利. 虽在南方联盟的阵营内, 莫里却大力反对奴隶制度.

8.    最终, 南方联盟败北了. 莫里没获赦免, 只好逃往他国. 墨西哥国王墨西米廉(Maximilian)收留他, 委任他为天文观测台的台长(1865-1866年). 过后, 他与家人移居英格兰.

9.    1868年, 美国大赦前南方联盟的军人, 所以莫里重回所爱的国土, 并受委任为弗吉尼亚军事学院(Virginia Military Institute)的气象学教授.

10.在莫里的建议和大力鼓吹下, 弗吉尼亚工艺学院(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于1872年成立. 人们想请他担任此间大学的校长(President), 他却拒绝了.

11.1872年, 莫里在他的讲座旅途中病倒, 并于1873年2月1日与世长辞.

(B)  莫里的科学贡献

1.    莫里被称为“海洋道路的发现者”(the Pathfinder of the Seas), 因他绘制了世界主要风区图, 以及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的海图. 这位水文学家所绘制的海洋航线和潮流趋势的航图(charts of sea lanes and currents), 不但帮助了无数海上航行的船减低迷失汪洋大海的危险, 拯救了全球航海业免受百万财物的损失, 而且缩短海上航行的时间; 例如按莫里的航图而行, 从英国岛屿到美国的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的时间可减短30天, 离开到澳洲只需20天, 到(巴西东南部港市)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iero)只需10天.

2.    莫里于1855年编著了他的著作 — 《海洋自然地理》(Physical Geography of the Sea). 此书成为现代海洋学的第一本教科书, 奠定了现代海洋学的基础.

3.    莫里提倡立定最安全的海运航线(shipping lanes), 降低保险成本. 他的提议被国际采纳. 他也要求国家政府建立气象局来帮助农民.

4.    满有远见与宏观的莫里也提议建设横贯大陆的铁路(transcontinental railroad)和巴拿马运河(Panama Canal).[2] 他还建议安装大西洋电报电缆(Atlantic telegraph cable), 结果他所提议的路线被采纳. 他也在技术上提供意见给负责此工程的理事们, 所以在这电缆成功被建一事上, 莫里可谓功不可没.

5.    这位美国海军军官也是著名的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Annapolis Academy, 即美国海军军官学校)的创办策划人.

6.    基于莫里在海洋学上的贡献, 他荣获“现代海洋学之父”(the father of modern oceanography)的美誉. 为了纪念他的功劳, 美国政府在弗吉尼亚州的首府 — 里士满(Richmond, Virginia)竖立了莫里的塑像, 并于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设立了马太.莫里海洋学图书馆(Matthew Fontaine Maury Oceanographic Library).

(C)  莫里的信仰见证

1.    苦难乃化了装的祝福: 孩童时期的莫里曾在45尺的高度从树上掉下来, 人们都以为他死了. 可是, 在神的保守下, 他竟大命不死. 由于背部受伤, 无法做工, 所以他便上学. 实际上, 这“人所谓的不幸”是神“化了装的祝福” ¾ 受伤使莫里无法劳动, 只好上学, 因而接触了学术界, 开始对数学和语文产生兴趣, 并努力勤学, 为他日后成为杰出海洋学家奠下基础; 若没有这次的受伤, 他可能一生只是个普通航海员. 此外, 莫里在1839年被马车撞伤, 导致终生瘸腿, 不能再航海远征. 可是, 正因此故, 他能专心地留在海军部的航图与仪器站里, 绘制世界主要风区图, 及三大洋的航图, 开垦和发展了现代海洋学.

2.    圣经启发现代海洋学: 一日, 莫里病倒在床上, 他的孩子把圣经读给他听. 当读到诗8:8时, 莫里叫他停下来, 说: “再读一遍.” “…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3], 都服在他的脚下.” 他再次听清楚以后, 欢喜叫道: “够了!  如果神说在海中有道路的话, 那么必定会有, 我要去寻找它.” 过了几年, 他终于绘制出海洋航线(sea lanes)和潮流趋势(currents)地图, 把海洋学带入一个新的领域.

3.    科学研究的基要规则: 对莫里而言, 以科学来研究受造物时, 决不能忽略圣经所说的那位造物主(Creator). 他曾在演讲时公开宣告: “… 抱歉! 我要提到一点: 在我花费许多时间, 发展这些自然科学的研究时, 我所采用的处事规则是  ¾  千万不要忘记, 谁是那位自然界向我们所大量展示的创造者(Author), 也要经常记得, 那位创造者亦是这本给予我们启示的圣经之作者!”[4]

4.    自然界充满设计目的:  莫里看出自然界并非出自偶然. 其中所充满的精心设计和独特目的, 证实其背后必有一位伟大智慧的创造者. 他在其著作《海洋自然地理》第403页中表示: “自然界的机械运作(physical mac
hinery), 使世界充满秩序、有条不紊. 在观察和研究这机械的不同部分时, 我们要永远记得, 这一切都是按各自的目的而被造, 依循完美的设计来规划和编排, 使世界成为如今我们所见的, 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没有学生在研究海洋、陆地和天空的物理时, 可以期望靠着其他假设(hypothesis, 例如进化论‘假设’自然界是出自偶然, 没有目的和创造者, 编者按), 来获取正确有益的知识.”[5]

5.    正确科学把人引向神: 莫里深信科学若解得正确, 会把人领向神本身. 圣经给他许多启发, 他所钟爱的经文有诗107:23-30(其中论到神掌管大海, 并拯救在大海遇难时求告他的人), 以及传1:7(“江河都往海里流, 海却不满”, 因海水不断蒸发, 变成水蒸气往上升, 遇冷后成为雨点落下, 聚成江河流回大海,  圣经在此暗示有关“水的形态学”或“液体三态的循环”).

6.    助人认出神奇妙的手: 莫里常向人见证神的真实存在和大能之手. 菲尼上校(Captain Phinney)在写给莫里的信中表示: “我必须承认, 多年以来, 在指挥轮船航行大海时, 虽我没有不被大海和大地的美丽所动, 但我总是盲目地横越海洋, 直到我读了你的著作. 那些年间, 我没有思索, 没有领悟到万物乃是那位你绝妙地称之为“伟大的第一念”(the Great First Thought)那奇妙完美的杰作. 你的教导使我获益良多, 叫我去留意观赏我的上下左右, 并在周围每一样自然环境事物中, 认出神的手. 我为本身在这方面受益不浅而感激不尽.”[6]

7.    圣经与科学毫无冲突: 莫里深信圣经真理与科学事实(scientific fact)[7]是相符一致的. 在1860年11月30日, 莫里为东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Tennessee)奠基时, 在演讲中坦然表示: “一些在这国家(美国)和英国的科学研究者斥责我, 说我不该引证圣经来证实自然地理(physical geography)的学说. 他们说圣经不是为科学目的而写的, 所以在科学的事上没有权威. 很抱歉! 圣经是它所触及的每一件事之权威. 倘若历史学家说圣经不是为历史目的而写的, 所以便拒绝参考圣经的历史记载, 你认为这看法理智吗? 圣经是真实的, 科学也是真实的, 这两者若被正确地解读, 必会互相证实对方的真实性.… 两者都是真实准确的; 所以当你们的科学家, 靠着徒然虚浮、仓促草率、牵强自负的想法, 来宣告这两者互相冲突时, 这错决非在于神(圣经)所记载的见证, 而在于那位可怜虫, 因他试图强解他本身也不明白的证据.”[8]

8.    倚靠那更伟大的医生: 接近死亡时, 莫里的信心仍然坚强. 当他知道自己在世之日不多时, 便打发他的医生们离开, 说道: “不要再来了, 让我把自己交给那伟大的医生(Great Physician, 即主耶稣)吧!”. 可见主耶稣不只是莫里活着的力量, 更是面临死亡的安慰.

圣经启动科学的发展: 在弗吉尼亚州首府 — 里士满(Richmond, Virginia)竖立了莫里的塑像. 他一手拿着航海地图, 另一只手却拿着圣经. 此乃向人宣告这位“海洋道路发现者”兼“海洋学之父”的成功秘诀 — 靠着圣经的启发来开垦海洋学的领域. 这证实圣经并非拦阻而是启动科学的发展!


[1]               此篇文章主要是参考 Dan Graves, Scientists of Faith (Grand Rapids: Kregel Resources, 1996), 第117-120页; 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64页; 也参 http://www.oceansonline.com/maury.htm 和 http://xroads.virginia.edu/~UG97/monument/maurybio.html .

[2]               此运河位于中美洲巴拿马中部, 穿经巴拿马地峡, 接通太平洋和大西洋.

[3]               施纳贝尔(A.O. Schnabel)在其书《神有说吗?》(Has God Spoken?)第38页中说: “海道的‘道’(paths)一词, 按其希伯来文的字义年乃意谓经常来往的道路(customary roads).” 引自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64页.

[4]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387.asp, 第1页.

[5]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388.asp, 第1-2页.

[6]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388.asp, 第1页.

[7]               到目前为此, 与圣经有所冲突的, 不是科学事实(fact), 而是某些科学理论(theory), “理论”的可靠性仍受到质疑, 所以还不能成为“事实”, 进化论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8]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389.asp , 第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