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歌简介(6):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1)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 荣耀之主在上悬挂,

     平生所珍顿看有损,昔日所夸今觉鄙下.

 

2) 求主禁我别有所夸, 但夸我主基督十架;

      前所爱慕虚幻荣华, 今因主血甘尽丢下.

 

3) 试看主头、主足、主手, 慈爱、忧愁和血而流;

 如此爱、忧 自古焉有? 荆棘反成荣耀冕旒!

 

4) 若得万物献主为报, 难偿深恩, 仍嫌微少;

            主爱如此圣善奇妙, 合献身心, 全力图效.[104]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1

以上这首感人最深、被教会使用最广的诗歌之一是英国诗人以撒·瓦茨(Isaac Watts, 1674-1748)所写的著名圣歌, 首次在1707年出版的赞美诗集《圣歌与灵歌》(Hymns and Spiritual Songs)中出现. 这位被历代教会推崇为“英国赞美诗之父”(the father of English hymnody)的瓦茨, 在1674年生于英国南安普顿(Southhampton)的一个虔诚爱主之家. 他的父亲是一个源于清教徒独立教会的执事. 瓦茨的母亲是欧洲大陆人, 也是清教徒的后裔, 为主缘故受逼迫而逃到英国.

 

过后英国国教会(即圣公会)极力逼迫清教徒, 瓦茨的父亲为了对主忠诚也遭受诸多迫害. 当瓦茨出世时, 父亲被囚在狱中. 母亲常抱着年小的瓦茨到狱中探望父亲. 瓦茨9岁时, 他的父亲又因着主的缘故无法在当地立足, 被逼离开家庭, 独自漂泊在外. 然而, 瓦茨的虔诚父母在他年幼时所种下的属灵影响既深又远.

 

以撒·瓦茨7岁时便信主得救, 归于主的名下. 圣灵把神的爱浇灌在这孩子的心田里, 并使这爱在他心中萌芽生长. 瓦茨从小天资聪颖, 故此在他年少时, 许多有名望的人愿意介绍他进入牛津大学深造, 以后可作牧师. 当时英国国教中的牧师职位获得一般人所羡慕, 但瓦茨为主缘故坚决拒绝, 只愿清心、单纯地跟随主.

 

神训练祂的器皿所用的方式, 永远是我们天然有限的思想所不能明白的. 以撒·瓦茨自小体弱多病, 到他成人的时候, 体格还是十分矮小, 而且气貌不扬. 神却赐给他讲道的恩赐, 他每次站在讲台上传扬神的信息时, 总是充满新鲜的启发, 而且充满能力, 令听者心灵震动. 可是神对他有更美好的计划. 他的一生中尽是坎坷和艰难, 并且终身未娶, 过着孤单的生活, 还一直被病魔所缠. 1713年, 因他旧病复发, 他的朋友(Sir Thomas Abney)接他到乡下一间别墅休养, 哪知一去就住了36年, 直到1748年离世之日. 在这36年的单身日子中, 他除了偶尔为主讲道之外, 其余时间都专一用在写诗的工作上, 一直到75岁, 才安然离世.

 

论到以撒·瓦茨被誉为“圣诗之父”的原因, 史伯诚(Newman Sze)在所著的《诗人与诗歌》(The Hymnists and Their Hymns)写道: “因为是从他起头, 开创了一个风气, 使多少神所使用的人, 藉着现代的语文, 将所得的启示、经历、灵感, 写成许多宝贵的诗歌, 使后世的教会收益无穷; 并且在当时神也确实藉着所赐给他写诗的恩赐, 将那一个时代的教会, 带进一个属灵的复兴.

 

“那个时代, 英国的教会经过了17、18两个世纪, 清教徒复兴之后, 已经逐渐趋于冷淡, 到了以撒·瓦茨的时候, 教会已经落到十分荒凉的地步, 神的儿女对属灵的事完全失去了兴趣, 很难发现有属灵的生活. 甚至到了一个地步, 在各处聚会中, 常会发现牧师在讲台上讲些无所谓的道, 而圣徒们则坐在下面彼此闲谈, 有人在聚会中随便吃喝, 有人就索性在聚会中休息睡觉. 教会的情形已经到了不能继续生存的地步.”

 

“正像神在历代所作的事一样, 当教会堕落到极其荒凉的时候, 神的手就进来干涉. 神必须找到一个器皿, 来挽回属灵荒凉的局面, 复兴祂的教会. 那时所使用的器皿, 就是以撒·瓦茨. 神使用他的方式, 是非常独特的; 神并不是藉着他所释放的信息或他的工作来复兴教会, 乃是藉着神所赐给他写诗的恩赐, 带给教会一个大复兴, 使笼罩英国教会所有的暮气, 一扫而空. 他的诗歌在那个时代的英国教会中, 所发生的影响、能力和价值, 只有到永世里我们才能清楚计算.”[105]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2

在以撒·瓦茨的诗歌中, 十字架是他所钟爱的主题之一. 史伯诚评述道: “他所写的诗歌非常多, 但因他是一个特别认识十字架救赎大爱的人, 主不仅将羔羊钉十字架的大爱启示在他心里, 也将这爱浇灌在他心中, 所以在他所写的这许多诗歌中, 最能摸着人心, 流露生命的诗歌, 都是关于主耶稣钉十字架的. 一直到今天, 诗人所写的诗歌中, 关于主钉十字架、救赎大爱一类的诗歌, 没有一个能赶上以撒·瓦茨的.”[106] 上述的“当我思量奇妙十架”便是最佳例子.

 

历代以来, 这首感人肺腑的诗歌不知感动和激励了多少圣徒. 以下略举几个见证:

  1. 在法国有一位公爵夫人, 早年守寡. 她费尽心思地把三个儿子养大成人, 个个品学兼优, 为众亲友所称赞. 她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这三个儿子身上. 那时正值发现新大陆之时, 她听从了友人的建议, 让这三子往新大陆去淘金, 不料抵达美洲不久后, 三人在荒山中迷路, 死于红蕃毒箭之下. 这噩讯传至巴黎, 友人不敢让寡妇知道, 怕她无法承受这样一个打击. 然而, 她终于得知此事, 当即闭门谢客, 拒绝一切从人而来的安慰. 当她极度忧伤时, 就独自一人静坐房中, 唱这一首诗歌: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 荣耀之主在上悬挂, 平生所珍顿看有损…”. 基督的爱充满了她, 使她的心完全转移并倾注在那位爱她、为她受苦的基督身上, 助她胜过了丧子的哀痛.
  2. 昔日英国一位名将罗伯特(Edward Robert)有位非常爱主的妻子, 而他本身是个顽固的不信者. 某次, 他因妻子坚邀, 勉强陪同共赴布道大会. 第二天晚上, 他自己又去听道. 当晚聚会上所唱的, 正是这首诗歌, 圣灵使用这首诗歌大大感动罗伯特. 罗伯特后来作见证说: “我就是从现在说到明天, 也说不出那种感觉. 我只记得当我唱到第三节: “试看主头、主足、主手, 慈爱、忧愁和血而流; 如此爱、忧, 自古焉有? …” 我立刻跪下大哭, 我从来没有这样哭过, 实在是基督的爱感动了我. 我站起之后, 就走到台前承认救主, 回到家里正想把这好消息告诉妻子, 哪知她正在家里为我祷告, 她为我的得救之事, 已祷告8年了.”
  3. 叨雷(另译“陶雷”, Reuben A. Torrey, 1856-1928)和雅查理(Charles Alexander)在英国的大复兴4年中, 曾领10万以上的人信主得救, 尤其是在伯明翰(Birmingham)的那一次, 据说30天内得救的人数竟高达8千. 在一次最高潮的聚会中, 叨雷用约翰福音3:16讲了三刻钟, 没有故事比喻, 也没有巧妙的话语, 然而圣灵就是那样感动了人的心. 结束时, 就请人站起来接受主. 接着一个, 两个, 三个, 五个, 许多人站起来了. 正当肃静等候时, 雅查理突然唱出了: “试看主头、主足、主手, 慈爱、忧愁和血而流; 如此爱、忧, 自古焉有? 荆棘反成荣耀冕旒!” 基督的爱, 藉着圣灵的能力进入了每一个人的心! 许多人泪流满面, 约有250多人陆续到前面来, 排列在座位中和讲台两侧, 刚好形成一“十”字形, 同声祷告接受耶稣作他们的救主.
  4. 英国的威尔士大复兴(Welsh Revival, 发生于1904至1905年间), 是英国教会历史上的一大复兴. 据说埃文斯·罗伯茨(另译“伊文罗伯斯”, Evan Roberts, 1878-1951)初到此地时, 在短时间内, 就有7万8千 人信主得救, 接着复兴的火烧遍了威尔士的每一个角落. 那时最常用的诗歌, 就是这一首“当我思量奇妙十架”. 几乎在每处聚会中都能听见. 埃文斯·罗伯茨常是习惯地从聚会的地方往外走, 许多人便跟在他后面, 一面走一面同声高唱: “试看主头、主足、主手”  一路上加入的人越来越多, 直走到一个足以容纳万人站立的旷地. 还未开始传扬福音信息, 多少人的心已被圣灵藉着这首诗歌溶化了. 史伯诚如此形容, 在威尔士大复兴时, 这首诗歌是“神所使用的一件最锋利的兵器”.[107]

 

神不仅藉着此诗“当我思量奇妙十架”教导我们有关十架的真理, 也藉着此诗作者的一生教导了我们许多宝贵的功课. 鲁斯登(E. Michael Rusten)指出, 以撒·瓦茨只有5英尺高, 头大鼻弯, 眼小又尖, 体质又弱, 实为外貌不扬的人. 他向所爱的女人求婚时, 对方因他外貌长相难看而立刻拒绝他. 以撒·瓦茨一生没有结婚.

 

人看外貌, 神却看内心(撒上16:7). 神知道他对基督有一颗单纯爱慕之心, 便赐给他写诗的恩赐. 在以撒·瓦茨18岁那年, 他向父亲表示教会所用的诗歌词句不佳. 身为老师的父亲就挑战他写出更好的诗歌, 结果在下一个主日, 他所写的第一首诗歌就在敬拜中派上用场.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 年轻的瓦茨就写成了他首个赞美诗集中的大部分诗歌. 这首个赞美诗集于1707年出版, 名为《圣歌与灵歌》(Hymns and Spiritual Songs), 可说是第一本英文赞美诗集.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3

 

鲁斯登写道: “照人看来, 瓦茨的生命中有许多的创伤, 他因外貌不扬而受尽嘲笑, 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拒绝, 一生体弱多病, 甚至他的生活需要依赖他的朋友所施舍. 尽管如此, 瓦茨活出一个丰盛多产的生命. 他在那一晚离世之前这样说: ‘我是个罪人; 基督是我的救主. 我可以放弃一切; 基督那已完成的救赎工作是我一切的盼望. 依靠基督, 与基督同在是好的无比啊.’ ”

 

以撒·瓦茨于1748年11月25日离世, 留下超过6百首赞美诗. 他的宏愿就是叫神的子民得以用充满意义的诗词唱出圣经的字句. 他的许多诗歌如“我神千古众所仰仗”(O God, Our Help in Ages Past)、“乐哉斯世! 救主已降”(Joy to the World)等至今仍被多人咏唱. 神的召会继续用以撒·瓦茨的诗歌敬拜神.[108]

 


[104] 取自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第129首  — “当我思量奇妙十架”. 此圣歌的歌名也被译作“我每静念那十字架”.

[105] 史伯诚著, 《诗人与诗歌: 一、三集合订版》(加州: 美国见证出版社, 1999年), 第3页.

[106] 同上引, 第4-5页.

[107] 同上引, 第7-8页.

[108] 上文主要参考 史伯诚著, 《诗人与诗歌: 一、三集合订版》(加州: 美国见证出版社, 1999年), 第3-8页; E. Michael Rusten & Sharon O. Rusten, The One Year Book of Christian History (Illinoi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2003), 第660-66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