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解开 中国造字之谜 (下)


(文接上期)

jx-2016-110-12(C)     汉字的意义

多年研究汉字的吴安邦在其所著的《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一书中写道: “我们可以从中国的造字, 发现许多祖先的秘密, 也可以说是人类起始的秘密. 这些秘密, 揭开华人的祖先, 就是基督教(基督信仰之)圣经创世记的亚当和夏娃的事迹. 难怪传说中, 仓颉造字时, 因‘泄漏天机’而鬼哭神号.”[1]

 

我们在前两期共举出十六个汉字(即: 好、婪、躲、禁、船、美、祥、义、衣、裸、楚、羞、达、祭、牺、牲), 来说明中国的汉字隐藏着圣经中所记载有关人类共同的起始和先祖们的故事, 以此证明我们华人祖先是认识和敬拜圣经中的上帝. 本期, 我们将探讨另外十二个汉字, 以此证明华人祖先对圣经中的上帝和创世记的事迹是有相当清楚与正确的认识.

 

jx-2016-110-13
jx-2016-110-14

“皇”乃“上古的君主、天、光明、大、庄盛”之意. “皇”字在金文象形为“王”与“太阳发光芒”之合字, “王”字在小篆其文可会意为“天地人三才一贯之”之意. 故“王”与“太阳发光芒”之合意的“皇”字, 可直译为“冠于天地人之上, 其形像如太阳发出盛大光芒之上古君主”.

“皇”字其中的“王”字, 在甲文一像“带柄的斧头”. 故“王”与“太阳发光芒”之合意的“皇”字, 也可直译为“握有审判定罪之权柄者, 其形像如太阳发出盛大光芒之上古君主”.

 

中国古人所造“象形为日头的上古君主  —  皇”, 与圣经所说的上帝相符, 因圣经说“神(上帝)就是光”(约翰一书1:5); “我们的神(上帝)乃是烈火”(希伯来书12:29); 又说“耶和华的荣耀在山顶上, 在以色列人眼前, 形状如烈火”(出埃及记24:17).

 

简之, 根据以上“皇”字的各种“直译”, 这配为“皇”者, 绝非“人”的身份, 因祂的形像如“日头”, 即“生命的能源”之太阳. 这与圣经所谓的“耶和华神(上帝)”相符. 因此, 这“皇”字的形像所指的, 就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神  —  耶和华上帝, 祂是真正的“皇”, 是上古时代人类的“君主”, 即中国古人所谓的“皇天上帝”.

 

jx-2016-110-15

2)   天

“天”乃“地球上空的云气空间、诸星体罗列的空间、造化之神、自然”之意. “天”字在甲文一, 像“人”与“二”的合字, “二”乃“上”之意(参以下“上”字的造字解析), 故“二”与“人”之合意, 可直译为“在人的头顶以上, 就是地球上空的云气空间, 诸星体罗列之处, 造化之上帝的居所”.

 

“天”在甲文二和金文, 皆可会意为“在人的头颠(头顶)之上、超越人之上者”. “天”在小篆, 像“大”与“一”的合字, “大”像“人”, 而“一”可理解为“上、颠 (顶)”, 所以“天”可会意为“在人之上头的那一位”.

 

圣经称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为“天上的神(上帝)”(但以理书2:28,37), 因为天是神的居所(列王纪上8:30: “…在天上祢的居所”). 但这位创造天、住在天的神, 绝不被天所限制, 因祂比天更大, 因此所罗门形容耶和华神(上帝)说: “我们的神至大, 超乎诸神, 天和天上的天, 尚且不足祂居住的”(代下2:5-6).

 

正如上文所说, “二”乃“上”之意, 而“天”就是“二”与“人”的合意, 表示在“人”之上有位至高的上帝、万物的创造者. 吴安邦指出, 由于祂就是人类头顶  —  “颠”  —  之上的那一位“天”, 所以就以“颠”(diān)字之微变音来读“天”(tiān)字; 河洛语读音也是相同, 印证了这一点.

 

中国古人知道, “天”除了有“物质的天”之意, 还有“皇天上帝、昊天上帝”, 或“皇天、苍天”之“信仰的天”. 因此, 借着所造的“天”字, 中国古人告诉我们, 有一位上帝高高地“住在天上”, 并提醒我们后代子孙, 要“敬天”, 这天就是圣经所谓的耶和华神(上帝).[2]

 

jx-2016-110-16

3)   上

“上”乃“高处、高等的、最好的、对尊者之通称、秉政者之通称”之意. “上”字在甲文一和甲文二, 其文之“下一”可理解为“地面或位低”, “上一”可理解为“相对于地的高处, 或位尊者”. 故“下一”与“上一”的合意, 可直译为“相对于地的高处, 或相对于位低的尊者”.

 

jx-2016-110-17“上”字在金文是“〡”垂直于“ー”之上的合字, “ー”可理解为“地”, 而“〡”可理解为“从地而起之无限高空”. 故“〡”垂直于“ー”之上的合意, 可直译为“从地而起, 在无限高空处的尊者”.

 

从以上的“上”字直译, “上”字可会意为“无限之上”的“上”, 是“上上”的“上”, 在一切之上的“上”, 能称为如此的“上”者, 当然是造物主  —  耶和华神(上帝)了. 吴安邦指出, 祂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上上者”; 可说是“最高尚”者, 因此就以“尚”字的读音来读“上”字.

 

基于以上中国古人对“上”字的含意, 所以这“上”字就使用在“皇天上帝”的称呼里(即所谓的“圣上”). 诗篇103:19-22说: “耶和华在天上立定宝座; 祂的权柄(原文作: 国)统管万有… 你们一切被祂造的, 在祂所治理的各处, 都要称颂耶和华!” 更奇妙的是 诗篇113:5-6所说的: “谁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呢? 祂坐在至高之处, 自己谦卑, 观看天上地下的事.”

 

jx-2016-110-18

4)   帝

“帝”乃“天之别称、神之尊者、至高的神”之意.[3] “帝”字在甲文、金文皆像“用长木与土所堆架的高台之‘Π’字型”, 与那可会意为“在高台之上佇立一位至高上帝之‘Τ’字”的合字, ‘Τ’乃“示”即“神”之意. 故其合意可直译为“站在高台之上, 神之尊者, 至高的神”.

 

“帝”字在小篆, 其文有如两个‘Π’字相叠, 与在其上放一祭坛“示”的合字, 两个‘Π’字相叠, 表示“多层多阶筑上”之意. 故其合意可直译为“配得在多层多阶, 站在高高的祭坛上受献祭的至上之神”.

 

从“帝”一字的直译, 我们得知这“帝”并非人间的“帝王”, 而应该是“皇天上帝”(或称“昊天上帝”), 唯有祂才配得如此厚祭. 这“帝”指最高、最大的“祭坛”, 是用来祭祀至高、至大、至尊的上帝.

 

以上中国造字的古人对“帝”的定位, 也是华人对这位“造物主”的概念, 是与圣经的信仰相同. 吴安邦指出,大约西元前(主前)1446年,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 就在西乃山礼拜上帝, 而上帝则降临西乃山上. 这“山”可说是“最高、最大的祭坛”, 也是耶和华这位“至高、至尊之神降临、站立的地方”.

 

回到更古远的历史, 人类第二次的共同祖先  —  挪亚于大洪水消退后, 出了方舟, 就在海拔5千多公尺高的亚拉腊山上祭祀上帝(创8:4,18,20), 这“祭祀耶和华上帝的作为”, 与中国帝王过后在五岳最高、最大的泰山上举行“郊祭”, 也是相同的“信仰”(请参阅有关“郊祭”或“祭天大典”,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8/中国皇帝举行祭天大典之处-天坛-上/ ).

 

jx-2016-110-19

5)   福

“福”乃“吉祥、神佑、荫庇、佐助”之意. “福”字在甲文为“酒”、“拱手”与“示”的合字. “示”乃“神  —  上帝”,[4] 而“酒”与“拱手”合为“尊”字. 因此, “示”、“酒”与“拱手”的合字可会意为“人的‘双手’奉‘酒’于‘神’前, 祭祀神”. 故其会意可直译为“尊耶和华神为大、敬畏祂、以馨香之气祭祀祂的人, 会得祂的保佑, 荫庇吉祥”.

 

“福”字在金文是“示”与“酒”的合字, 可会意为“奉酒祭神”. 故其直译与上述的甲文相同, “福”字在小篆则是“示”与“一、口、田”的合字, 可直译为“上帝赐给每人一块田地”. 诚然, 有了上帝, 并上帝赐下的一块田地, 就有“福”了!

 

从以上“福”字的直译, 我们晓得中国古人明白凡是敬畏上帝, 常常以“馨香之气”祭祀祂的人, 必得祂的“赐福”. 这与现代的基督徒在敬拜时, 以祈祷与颂赞为祭献给神而得神赐福(启5:8; 来13:15), 是一样的道理.

 

简之, 无论是甲文的“福”字、金文的“福”字、小篆的“福”字、隶书或行书的“福”字, 全都与“神  —  上帝”有关, 也就是说, 上帝被视为万福之源. 造“福”字的中国古人, 在“福”字中启发我们后人, 要敬畏和服事(祭祀)神, 才能得着真福气. 这样的信仰与圣经的教导相符(参 申11:26-29记载“蒙神赐福”和“被神咒诅”的选择).

 

jx-2016-110-20
jx-2016-110-21

6)   祖

“祖”乃“造物主是一切之始、本源所在的、事物之创始者”之意.[5] “祖”字在甲文是“土”与在“土”字中的“二”之合字, 这“二”表示“许多”之意. 故“土”与“二”之合意, 可直译为“叫许多物种, 从土中而出的那一位造物主, 是一切的本源, 万物之创始者”.

 

“祖”字在金文与小篆都是“示”与“且”的合字. “示”即“神”, 而“且”字是“土”与在“土”字中的“二”之合字. 故“示”与“且”的合意, 可直译为“叫许多物种, 从土中而出的那一位造物主, 是一切的本源, 造作万物万象的独一真神”.

 

从“祖”字的直译得知, 中国古人知道人类与许多物种都是上帝用土所造, 从土而出的. 吴安邦指出, 古人造这“祖”字, 所指的本是“造化”万物的“祖”  —  耶和华上帝, 而非“生肉身”的“祖”. 因此, 中国古代的“祭祖”, 是祭祀这位皇天上帝, 也顺便“配祭”生身的祖先的意思, 即所谓的“谛祭”.

 

吴安邦写道: “这‘祭祖’的礼仪, 到了周朝, 因为实施封建制度, 以至于只有帝王才能祭‘祖’  —  皇天上帝, 其他的诸侯则祭山川、社稷, 配祭生身之‘祖’, 而庶民(指非贵族阶层的平民)则只祭生身的‘祖’, 导致绝大部分的人, 后来都只祭自己生身之‘祖’, 而不再祭耶和华上帝这位真正的‘祖’了.

 

“虽然如此, 中国5千年来的帝王, 每年都要到‘天坛’去祭祀这位‘皇天上帝’, 这‘天坛’里, 没有任何‘皇天上帝’的偶像, 只有一个牌子写着‘皇天上帝’四个字而已. 这帝王的‘祭祖’, 才是华人正统的信仰, 其他的佛教与道教才是‘外来’与‘后来’的信仰.” (参《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 第32页)

 

jx-2016-110-22

7)   单

“单”(繁体字: 單)乃“薄、弱、孤零、寂寞”之意. “单”字在甲文与金文, 其文略同, 有者解作“捕兽毕器”或“觯”之酒器. 不过, “单”字在小篆是“二口”、“田”与“十”的合字. “十”字是“〡”与“ー”的合字, “〡”会意是“从上到下”或“从天至地”, 所以“〡”与“ー”的合字, 可会意为“上下切断”之意; “二口”可解作“二人”. 故“二人”、“田”与“十”的合意, 可直译为“在田里的二口人, 因上下切断, 样子很孤零寂寞”.

 

从“单”字的直译, 令人好奇的是, 为什么“田里的二口人会被切断而寂寞孤单”呢? 圣经在创世记3:1-24解答了这个疑问. 神把始祖亚当和夏娃二人安置在伊甸园中, 给他们自由享用园中所有的果子, 唯有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 但始祖二人吃了禁果, 受了咒诅, 被赶出伊甸园. “耶和华神便打发他出伊甸园去, 耕种他所自出之土”(创世记3:23).

 

自从始祖亚当与夏娃二人被赶出伊甸园后, 就住在自己所耕种的田里, 从此与上帝隔绝不通, 所以“单”字上面有“二口”, 表示亚当与夏娃二人; 中间的“田”字, 表示他们已不住在伊甸园, 而是住在自己开垦的“田”地; 下面的“十”字, 就是“^ = 在上的神”与“ㄒ= 在下的人”, 因“罪”的缘故而被“切断隔绝”了, 使神与人上下断绝“交通”, 正如歌罗西书1:21所说的: “你们从前与神隔绝, 因着恶行, 心里与他为敌.”

 

人因没有上帝的同在, 就会感觉“空虚”与“孤零寂寞”. 因此, 中国古人造了“孤零寂寞”的“单”字来记载此事迹. 从此以后, 亚当和夏娃就要因罪而“担当”起孤苦的罪果, 所以可能因为这缘故, 古人就以“担”字之音来读“单”字.

 

jx-2016-110-23

8)   惜

“惜”乃“珍爱、顾怜”之意. “惜”字在小篆象形“心”与“昔”的合字. “昔”乃“从前的、往古、往昔”之意. “昔”字在甲文与金文都像“洪水”与“日”的合字, 故其会意可直译为“从前洪水泛滥的日子”. 因此, “心”与“昔”的合意可直译为“心中怜爱心疼从前洪水泛滥的日子”.

 

从以上“惜”字的直译得知, 这“惜”字是指古代中国传说中的“洪水”而言. 圣经也论到洪水灭世, 人类到了亚当的十世孙  —  挪亚那个时代, 已生养众多, 但灵性道德极其败坏, 耶和华神(上帝)只好用“大洪水”灭了那世代的人类, 只存留挪亚一家八口, 和进入方舟里的活物.

大洪水过后, 地逐渐干了. 挪亚出了方舟之后, 就拿各类洁净的动物和鸟类, 献在坛上为燔祭. 创世记8:21记载: “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 就心里说: ‘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 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 因此, 中国古人就造了“耶和华上帝疼惜珍爱世人, 及地上的活物, 因而不再用洪水毁灭各种活物”的“惜”字, 来记载当时耶和华神(上帝)怜惜的心情(注: 创8:21论到神“心里说:  我不再…灭各种的活物了”).

 

jx-2016-110-24

9)   同

“同”乃“统一、彼此相近似、彼此相等、和平相处、共同致力、聚在一处、共居、一律”之意. “同”字在甲文和金文皆像“盘”与“口”的合字. “盘”字可解作“天之下、大凡、在一个大区域里”的意思; 而“口”字可解作“同一宗族、同一语言、同一意见”. 所以“盘”与“口”的合意, 可直译为“在一个共有的天之下, 大区域里共居的人, 人们的宗族、语言都是一致的.”

 

根据“同”字的直译, 我们得知这“同”字指的是一群全都相同的人, 共居生活在一处, 且能彼此相通. 圣经在创世记中告诉我们, 在上古时代, 洪水消退后, 人类的第二次始祖  —  挪亚, 生了三个儿子  —  闪、含、雅弗. 他们三人过后生养众多, 但都是同住在一个地区, 并且使用同样的语言, “那时, 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创世记11:1). 由于这些天下之人都同用一种语言, 都同有一个祖先  —  挪亚, 因此中国古人就造了天之下的“同”字, 来记载上述事迹.

 

jx-2016-110-25

10)   区

“区”(繁体字: 區)乃“宅、室、分隔、划分地界、分别”之意. “区”字在甲文是“∟”与“品”的合字. “品”字在甲文、金文与小篆都是“三个口”. “品”乃“种类、性质、区划、同、齐”之意(注: 象形文字“相同的二个”表示“多”的意思, 而“相同的三个”通常则表示数字的“三”之意), 故“品”字可解作“三个种类、性质各自都相同之众者”之意, 而“∟”之文可解作“一个角落、一个范围、一隅(角落)”之意. 因此, “∟”与“品”的合意, 可直译为“三个种类、性质各自都相同之众者, 分别聚集一个地域”.

 

“区”字在金文, 其文可解作“三个相同种类, 又不相同性质的众庶, 各自居地的某一角落”之意; “区”字在小篆, 其文的直译与甲文的直译相同(即强调三个种类、性质各自相同之众, 分别聚在一个地域).

 

从“区”字的直译得知, 这是个“物以类聚”的道理, 但这“三”到底是指着“哪三样”东西? 答案可在圣经里找到. 根据创世记第10章, 在洪水消退后, 人类的第二次始祖  —  挪亚, 生了三个儿子  —  闪、含、雅弗. 他们三人又开始生养众多, 但都是同住在一个地区, 后来才各照自己的支派、宗族、方言、居住地立国, 分开居住.

 

按 创世记第10章记载, “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的後代记在下面. 洪水以後, 他们都生了儿子. 雅弗的儿子是歌篾、玛各、玛代… 这些人的後裔将各国的地土、海岛分开居住, 各随各的方言、宗族立国”(1-5节); “含的儿子是古实、麦西、弗、迦南… 这就是含的後裔, 各随他们的宗族、方言, 所住的地土、邦国”(6-20节); “雅弗的哥哥闪, 是希伯子孙之祖… 闪的儿子是以拦、亚述、亚法撒、路德、亚兰… 这就是闪的子孙, 各随他们的宗族、方言, 所住的地土、邦国”(21-31节) 第32节总结道: “这些都是挪亚三个儿子的宗族, 各随他们的支派立国. 洪水以後, 他们在地上分为邦国.”

 

根据以上圣经的记载, 这“区”字的“三口”就是三个祖先(闪、含、雅弗)所生出的三个种类、性质各自都相同的群众, 而他们是居住在意谓“某个范围”的“∟”或“ㄈ”里, 即地土、邦国或海岛之意. 因此, 中国古人就造了这“区”字, 来记载这事迹. 吴安邦指出, 由于他们“分地而居”, 就以“居”字的微变音来读“区”字.

 

jx-2016-110-26

11)   荒

“荒”乃“废、芜、亡、空虚、迷乱”之意. “荒”字在小篆是像“艸”、“亡”、“〣”的合字, “艸”乃“草”之意, “亡”乃“流窜、逃走、死、灭”之意. “〣”是指“三个人、事、物”之意, 可指“三个方向”或“三群队”等. 这样的推测是出于“亡”字的联想, 因为“流窜”(流放)与“逃往”有可能分作“三个方向”或“三群队”.

 

因此, “艸”、“亡”、“〣”的合字, 可直译为“人们因为迷乱, 就分成三个群队, 往三个方向流窜逃走, 不再返回, 所以原地就废弃不顾, 任其杂草丛生了”.

 

古人造字必是记载当时某件重大历史事件. 从“荒”字的直译, 隐约可以晓得人们不知为了何故而迷乱, 以至于成群结队地离开他们共同经营的地方. 但圣经解开这谜. 创世记11:1-9记载, 挪亚的三个儿子(闪、含、雅弗)生养众多, 他们往东迁移, 在“示拿”(Shinar)地遇见一片平原, 就住在那里. 他们商量要造一座城和一座塔, 来传扬他们的名, 免得他们分散在全地上(这点违背了神要人类遍满全地的意愿, 创世记9:1).

 

但耶和华神(上帝)从天降临, “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 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 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 他们就停工, 不造那城了. 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 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 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就是“变乱”的意思)”(创11:7-9). 他们因此停工, 那城就被荒废了. 因此, 古人就造了“三族群, 分作三路逃离”的“荒”字, 来记载这事迹; 又因为语言突然不通, 人心都“惶恐”起来, 所以就以“惶”字的微变音来读“荒”字.

 

jx-2016-110-27

12)   来

“来”(繁体字: 來)乃“还、返回、归服、去的对称、未至之事”之意. “来”字从甲文、金文与小篆之“文”, 古释字家皆解作有穗、茎、叶的“麦”就叫做“来”. 但吴安邦认为, “来”字在金文和小篆是“二人”和“一木”的合字, 可直译为“有二人, 以后又返回一棵大树下”.

 

从“来”字的直译反向思考, 显然是说“从前这二人曾生活在这棵树下, 后来却离开这棵大树.” 创世记第2至3章记载, 神曾吩咐二人, 即始祖亚当与夏娃, 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 他们二人却违背神的命令, 吃了禁果而犯罪堕落, 结果被赶出伊甸园, 远离那棵“生命树”.

吴安邦指出, 从此以后, 人类越来越堕落, 越来越远离造他们的耶和华上帝. 这象形“来”字的那棵树, 就是“生命树”, 而“二人”就是亚当和夏娃, 也代表那些愿意归向耶和华上帝的亚当夏娃之后代.

 

“由于上帝爱世上所有人,” 吴安邦写道, “先为亚当、夏娃杀了动物, 流了动物的血, 用皮作衣服给他们穿上, 遮盖他们的罪, 直等到上帝的独生子耶稣基督来到世上, 在十字架上完成赦罪的救恩, 借这十字架的救恩, 使信耶稣基督的世人之灵魂得救, 再次回到上帝早已为‘信祂儿子耶稣基督的人’所预备好的乐园, 在生命树下, 吃着生命树的果子.”

 

圣经最后一本书描述这幅蒙福的光景: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一道生命水的河, 明亮如水晶, 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 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 结十二样(或作: 回)果子, 每月都结果子; 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22:1-2).

 

这“生命树”就是慈爱的天父上帝, 要世人回“来”的地方. 祂愿意所有人都归“来”, 进入新的伊甸园, 得享这“一木”  —  生命树  —  的果子. 吴安邦总结道: “古人造‘来’字, 其所隐藏的意义, 与耶和华上帝写在圣经里的旨意相同.”

 

有者说, 繁体字的“來”是“三个人、一个十架”, 而中间那人是被钉十架的主耶稣, 左右两人是与主耶稣同钉十架的两个强盗. 这点也很有意义. 亲爱的朋友, 你愿意“来”到十架前, 信靠那位为赎你罪而被钉十架的主耶稣吗? 亲爱的朋友, 深愿你“来”.

 

jx-2016-110-28(D)     结语

中国文字的奥秘是超乎众人所想象的, 而其中所蕴含的, 更有关乎天上的真理, 即圣经所启示的真理, 包括上帝为人类预备的救赎和赎罪的真理(例如与神的羔羊主耶稣有关的汉字如 “祥”、“美”、“义”、“衣”、“达”、“祭”、“牺”、“牲”等等). 因此, 钻研中国文字及甲骨文长达30多年的学者朱天民指出, 汉代刘邦的长子刘安在他所著的《淮南子》本经训篇, 为仓颉作见证说: “昔日仓颉作书(意为造字)而天雨粟, 鬼夜哭…”. 朱天民解释道: “由此, 可证古人们深明此意, 而魔鬼也洞察甲骨文字中所隐含对他的不利而战栗号哭.”[6]

 

总括而言, 从这三期《家信》所讨论的二十八个汉字, 我们看见中国古人用象形会意及读音来造字, 保留原始的历史痕迹, 再加上圣经创世记的“诠释”, 我们才能正确地解析出这二十八个象形文字的“历史真相”, 难怪有者表示, 圣经的创世记可说是中国上古的“史记”. 简而言之, 中国的汉字隐藏着圣经中所记载有关人类共同的起始和先祖们的故事, 这些汉字和其中的含意说明了中国古人(华人祖先)是认识和敬拜那位在圣经中所说的上帝, 所以今日的华人若信靠耶稣基督  —  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7] 即华人祖先所敬拜的造物主皇天上帝[8]  —  那只不过是“认祖归宗”, 效法中华祖先信奉那位在圣经中所说的上帝, 而非“信洋教”.

 

我们将在下期的《家信》中探讨中华祖先所谓的上帝, 特别是祂的自然属性 (例如上帝是自主的、永恒的、不变的、无所不能的、无所不知的、无所不在的)和道德属性 (上帝是爱、是神圣的、公义的、智慧的、信实的、良善的、慈悲怜悯的、满有恩典的). 请勿错过.[9]

 


 

[1]               吴安邦著, 《华人的祖先是上帝》(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4年), 第9-10页.

[2]               “天”字, 《说文解字》中说: “天, 颠也, 至高无上, 从一大.” 古人作“天”, 人之顶谓“颠”, 推而大之, 人群之上至高者为“天”. 由此可见, “天”一字不单可指物质的天, 也可指那位至高无上独一至大的神(一大).

[3]               网上《汉典》对“帝”字的字义详细解释是: 天帝, 上帝. 宗教或神话中称主宰万物的神最高的天神古人想像中宇宙万物的主宰 (the supreme Being),  http://www.zdic.net/z/19/xs/5E1D.htm

[4]              “示”是祭坛的象形文字, 古代的人接近祭坛, 是要得到上帝的引领和神性的启示. 后来这个象形字的意思引申为“启示”. 当用作部首时, 则代表“上帝”.

[5]               “祖”在《汉典》的其中一个字义是“初”(意: 开始; 例: 鼻), 而“初”正是主耶稣的称号之一(启22:13).

[6]               朱天民著, 《从圣经看甲骨文》(香港九龙: 道声出版社, 2000年), 第6页. 甲骨文的汉字隐含了上帝救赎人类的信息, 这对魔鬼而言是极其不利的.

[7]               圣经多处清楚表明主耶稣是万物的创造主, 例如约翰福音1:3说: “万物是借着祂(主耶稣)造的; 凡被造的, 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 歌罗西书1:18也说: “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 一概都是借着祂造的.”

[8]               在中国古籍(古代书籍)中, “上帝”被提到过175次. 唐振基指出, “在大量查考古籍后, 我们确知中国古人认知的‘上帝’或‘天’, 与圣经中唯一的真神上帝是一致的, 和基督徒崇拜的上帝是同一位.” 备受尊崇的中国古籍专家理雅各(James Legge)也说: “我们通过了解他们所敬拜上帝的属性得出, 他们敬拜的上帝和我们敬拜的是同一位.” 引自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中国上海: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05年), 第73,96页.

[9]               上文主要参考 吴安邦著, 《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7年), 第7-9页(“皇”字), 10页(“天”字), 11页(“上”字), 12页(“帝”字), 30页(“福”字), 32页(“祖”字), 171页(“单”字), 308页(“惜”字),  368-369页(“区”字), 373页(“同”字), 390-391页(“荒”字), 42页(“来”字).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