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会幕的幕幔和罩棚、木板、竖板的闩和银座 (出26:1-14; 15-30; 19-25)


(A) 序言

旷野的会幕(tabernacle)有个由“圣所和至圣所”组成的帐幕(参本文附录一). 论到帐幕的幕幔和罩棚, 麦敬道(C. H. Mackintosh)说道: “属灵的眼睛能分辨这些是基督所彰显的特性(character)之多种特色的影儿(shadows of the various features).” 这里所谓的“影儿”(来10:1)即是预表(type),[1] 例如 出26:1提及帐幕的幔子 – “你要用十幅幔子(curtains)做帐幕. 这些幔子要用捻的细麻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造” – 它预表了主耶稣基督作为人的四大方面, 如麦敬道所说的: “我们看见一位无瑕疵的人(捻的细麻), 出于天的人(蓝色), 尊贵的人(紫色), 受苦的人(朱红色).”[2] 现在就让我们一同来思考和赏识神借着这些预表所要彰显有关主耶稣基督的特性, 祂完美的身分位格及救赎工作.[3]

(B)幕幔和罩棚 (出26:1-14)

我们常想到会幕是个暂时性的帐幕, 但事实上, 它出现或存在至少450年, 直到大卫的统治时期(撒下7:2). 因此, 所有材料包括幕幔(curtains, 帐幕的幔子)肯定都是采用最好品质的原料. 帐幕的四层罩棚(coverings)有两类 – 两层皮制的罩棚(即最外层、作为顶盖的海狗皮, 和它下层的染红公羊皮), 两层编织材料的幕幔(即山羊毛织成的一层, 以及最底层由细麻、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成的幕幔). 内层或底层的幕幔是用捻的细麻制成, 作为帐幕的“天花板”(ceiling).

从内层开始, 我们看见捻的细麻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成的幕幔,[4]并用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出26:1).[5]它的荣美肯定吸引站在圣所里事奉的祭司之眼目. 加上圣所里拥有金制的圣器(金灯台、金香坛), 这华丽的幕幔述说基督的荣耀和恩典. 这多样的色彩强调我们的主耶稣是“全然可爱的”(歌5:16).

相比之下, 人站在帐幕外面一眼望去, 所见的是一层黑漆漆的海狗皮, 对肉眼来说, 无色彩可言. 这就是不信的以色列人对主耶稣的看法, “祂无佳形美容; 我们看见祂的时候, 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赛53:2). 无论如何, 海狗皮能够承受和抵挡得住旷野的恶劣环境(炎热与风沙). 我们的主耶稣被这世界所藐视和拒绝, 祂成为撒但所攻击和人所仇恨的对象, 但祂仍然坚定不移, 屹立不倒.

在最外层和最内层中间, 还有两层罩棚, 先是染红的公羊皮(出26:14), 它底下那一层是山羊毛织成的罩棚(出26:7). 公羊皮(rams’ skins)意味着替代(substitution), 正如神预备一只公羊代替以撒献上为祭(创22:13).[6] 在会幕的制度中, 公羊是用在祭司的承接圣职礼上(出29:15-28).[7] 公羊皮被染红, 预表牺牲, 如承接圣职所献之羊的血. 这预表主耶稣完全顺服祂父神的旨意, 代替罪人受死, “存心顺服, 以至于死(牺牲), 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8]

公羊皮底下那一层是山羊毛织成的罩棚. 山羊(goats)提醒我们在赎罪日当天所献的两只山羊(利未记16:5: “取两只公山羊为赎罪祭”). 虽然被形容成“行走威武”(箴30:29), 但山羊常与赎罪祭有关. 可见这一层作为罩棚的幔子适切地向神和向人显出主耶稣基督和祂救赎的工作.

(C)木板和竖板的闩 (出26:15-30)

帐幕的结构(framework)包含着皂荚木制成的竖板. 每块竖板都用金子包裹(镀金), 并用同样材料包金的闩穿过金环串联在一起. 出26:15 中论到“竖板”的“竖”一词(KJV: standing up)值得我们留意. 既然木板和闩都是用皂荚木制成, 与约柜的材料一样(出25:10), 而它在那里象征主耶稣, 那么我们也可合理地认为这里的皂荚木同样象征主耶稣. 无论如何, 我们认为圣灵在此要强调基督与祂子民的联合.[9]

论到竖板, 出26:17记载: “每块必有两榫 (KJV: two tenons;《新译本》: 两个榫头)相对. 帐幕一切的板都要这样做.” 值得注意的是, 每块竖板的两段都有两个榫(“榫”的希伯来原文字义是“手”[hands] ). 这榫插进银制的卯(KJV: silver sockets;《新译本》将 “卯”译为“插座”) – 每块竖板都有两个卯, 两卯接在每块板上的两榫(出26:18-19).[10] 我们会在较后才思考有关“卯”(插座)的意义.

这里是一幅美丽的图像, 描绘有关基督在信徒个人和集体方面的关系. 竖板是用包上金子的皂荚木制成(注: 皂荚木可象征信徒), 提醒我们信徒已经“与神的性情有份”(彼后1:4). 我们披戴着神的公义为装饰(腓3:9; 注: 金可代表神的公义), 并靠基督十架的工作而永远安稳站立. 竖板的榫犹如信心的“手”,[11] 紧紧抓着“基督耶稣的救赎”(罗3:24; 此乃“榫插进银制的卯”所表达的意义), 借此得着稳固的安息.

竖板立在一起, 合而为一, 是描绘召会作为基督的身体, “靠祂同被建造, 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2). 因此, 包金的竖板与召会中的“活石”相应(彼前2:5). 我们在此看见有关信徒的预表, 但这不丝毫减损我们对基督的看法 – 反倒提高我们对祂的重视, 因为这一切都与祂有关, 也因祂而得. 神看我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西2:10).

有些作者对竖板的闩(bars)表达了他们的见解, 很多都是值得思考的. 无论我们如何看待竖板的闩, 它们都肯定在述说圣灵保守基督身体的合一, 正如我们在初期召会当中所看到的(参 徒2:41-44; 弗4:11-13). 那支穿过众竖板中间的闩, 可以表明基督, 因祂说: “无论在哪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高居首位、至高无上的主在我们中间, 祂的同在将我们合而为一, 认识此真理是何等的美好!

(D)会幕的银座 (出26:19-25)

帐幕坚稳地立在银制的坚固根基上, 而非立在旷野沙漠的松软沙土上. 帐幕的48块竖板, 每块立在两个银制的插座上(出26:21, KJV: sockets of silver, 注:《新译本》将之译作“银插座”, 《和合本》译为“带卯的银座”), 每个插座重1他连得(talent, 大约34-36公斤). 那支撑幔子(指隔开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的柱子也立于四个银制的插座上.

这大量银子的来源记载于出埃及记30章.每个20岁以上的男丁,都必须交出银子, 作为他生命的赎价. 他若还未付赎银, 名字便不能记录在神的百姓中间. 每个人都付同样的价值 – 半舍客勒的银子. 富有的不必多给, 贫穷的也不能少给, 因为神已决定一视同仁 – 以相同方式对待每一个人, 每个人都立在相同的基础上. 上述的“赎罪银”是用在会幕的事奉上(出30:11-16), 也被用来制成银的插座(出38:27).[12]

这肯定是旧约圣经中有关救赎最清楚的预表之一. 它提醒我们: 我们的主付上最高的代价, 来把我们带入赎民的群体之中. 诗人写到那些倚赖钱财和夸耀自己财富的人, “一个也无法赎自己的弟兄, 也不能替他将赎价给神”(诗49:7). 要确保我们的救赎, 所需付上的代价是远超以色列百姓所付的赎银, 也是超越我们任何人所能付上的代价. 彼得谈起神这方面的崇高要求时, 写道: “知道你们得赎…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彼前1:18-19). 不可低过这个代价, 也无法找到比此更高的代价.

我们跟这里的以色列百姓一样. 每一个人都没有分别, 都得付同样代价, “并没有分别.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罗3:22-23); 再者, “并没有分别, 因为众人同有一位主; 祂也厚待一切求告祂的人”(罗10:12). 主耶稣来, “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保罗写道“只有一位中保, 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祂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提前2:5-6). 想到我们的罪债已完全被主偿还, 我们因此立在那稳固不移的救赎根基上, 这是何等令人欣慰的真理![13]

(D) 结语

帐幕的最外一层是黑漆漆的海狗皮, 从外面远处一眼望去, 像是长方形的黑色棺木, 一点都不吸引人. 但若进到里面, 你就会被帐幕“天花板”的美丽色彩、周围竖板及金色圣器的金碧辉煌所吸引. 苏格兰的约翰·格兰特(John Grant)贴切写道: “只有祭司能看到这一切荣耀的美丽. 只有那些生在祭司家族的人有权利欣赏它. 只有在圣所里, 才能欣赏到主耶稣美丽公义的生命. 只有在那里, 才可明白祂的圣洁无罪. 祭司的眼睛不可能看不到此景, 也无法避免不看! 所以, 当信徒(注: 所有信徒皆祭司)跪拜祂, 就不能逃避祂是公义这一事实. 正如圣所向亚萨显示人心和他结局的真正情况(诗73:17), 照样, 圣所也把敬拜者的心打开, 敞向主的纯洁. 谁能领受这样荣耀的启示而无动于衷呢?”[14]

结束前, 我们别忘了思想帐幕的门帘. 麦敬道(C. H. Mackintosh)指出: “会幕分为三部分, 就是‘至圣所’、‘圣所’、和‘帐幕的院子’. 每处的门口都用同样的材料 – 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和捻的细麻(比较 出26:31,36; 27:16). 其解释就是: 无论在地上、在天上、或天上的天, 基督是进入荣耀之境唯一的门. ‘天上地上的各家’都要在元首基督的权柄下, 根据祂已完成的救赎, 进到永远的福乐与荣耀中… 我们知道这预表是真的 – 真理的影儿显出来, 影儿的真貌就容易被察看到… 我们并不是脑子满载学术的批判, 而是心中满了耶稣的爱, 良心也在祂十架的血里安稳无忧.”[15]

***************************************

附录一:旷野中的会幕

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时, 神吩咐摩西为祂造会幕(tabernacle), “又当为我造圣所, 使我可以住在他们中间. 制造帐幕(或作“会幕”, KJV: tabernacle)和其中的一切器具都要照我所指示你的样式”(出25:8-9). 事实上, 会幕是一个帐幕(tent), 是神居住的所在(出25:8), 也是以色列人敬拜神、与神相会之处(出33:7). 会幕可分为三大部分:

  • 外院 (100×50×5 )

外院有两件铜制的圣器:

  1. 铜祭坛: 这5×3×3肘的祭坛(燔祭坛)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面包着铜, 供百姓献各种祭物.
  2. 洗濯盆: 这个铜制的洗濯盆供祭司洗手洗脚之用. 圣经没注明洗濯盆的尺寸.
  3. 圣所 (30×10×10 )

圣所有三件金制或包金的圣器:

  1. 金灯台: 一进幕帘, 左边也就是南边, 有一个金灯台, 共有七盏灯. 它是用重一他连得(约30公斤)的精金锤出来的. 从晚上到早晨, 灯要常常点着(利24:1-4).
  2. 陈设饼桌子: 右边也就是北边, 有一个陈设饼桌, 它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包精金. 祭司每安息日要摆放12个饼(称为“陈设饼”)在桌上, 祭司及家属们都可以吃(利 24:5-9).
  3. 金香坛: 圣所最里面的地方, 正对着约柜施恩座前摆着的是金香坛. 它是用皂荚木制成, 外包精金, 祭司每天早晚要在耶和华面前烧香.
  4. 至圣所 (10×10×10 )

至圣所里面只有约柜(2.5×1.5×1.5 肘). 它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包精金. 约柜上面有施恩座, 由一对基路伯遮盖着. 约柜里面存放两块法版、一罐吗哪(出16:32-34)和亚伦发过芽的那一枝杖(民 17:1-11).

约柜上的施恩座是神与摩西相会之处(出25:22). “施恩座”原文意即蔽罪(来 9:5). 神乐意遮盖我们的罪, 与我们同在, 这是何等宝贵的真理! 不过, 神也曾吩咐亚伦, 不能随时进入至圣所(利 16:2), 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在赎罪日为百姓赎罪时, 才能进去(来 9:7). 简而言之, 会幕从外到内, 一共有六件圣器(或译: 圣具): (1) 祭坛; (2) 洗濯盆; (3) 金灯台; (4) 陈设饼桌; (5) 金香坛; (6) 约柜(注: 有者把约柜上的“施恩座”算为另一件圣物, 故称有七件圣器). 其中第 1和第2件在外院, 第3至第5件在圣所, 第 6件在至圣所.

务须留意的是, 在结构或范围方面, “会幕”一词有时可指上述三大部分的整体帐幕(包括院子、圣所和至圣所; 例如 民3:8 和 代下1:6的“会幕”肯定包括了院子的部分, 因为 民3:8说利未支派“看守会幕的器具”, 而这器具肯定包括那些在院子里的器具如铜祭坛、洗濯盆. 此外, 代下1:6也记载所罗门到“会幕的铜坛那里”, 此坛设在会幕的院子里), 有时则指由“圣所和至圣所”组成的帐幕, 没有包括院子(例如 出30:18的“会幕”就没包括院子的部分), 所以读者必须根据它的上下文来决定其意.

**************************************

附录二:银座、皂荚木板、

竖板的闩、幕幔与罩棚

(约翰·理祈, John Ritchie)

  • 简介

会幕是神在地上第一处居所, 是预表召会 – 就是祂现今在人中间居住的所在. 现今, 神也与那些“同被建造, 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的人同在(弗2:22). 任何外邦的殿宇, 无论是如何的辉煌耀目, 都不敢自称是以色列耶和华的居所. 天上的神所拣选的居所, 乃是一所按照祂自己的计划和旨意建造而成的帐幕, 是承认祂的权柄和服从祂命令的地方. 我们读到有关会幕的建造, “耶和华怎样吩咐的, 他们就怎样做了”(出39:43).

  • 银座 (26:19-25)

我们现在来看看银制的根基. 48块围板的每一块都立在两个银座上. 沙漠上松浮的沙土不能成为竖立皂荚木板的根基. 它们是建立在神亲自供应的根基上, 不单有价值而且有耐力. 我们若打开 出30:11-16, 便晓得用来制造银座(银插座)的银子之来源. 它是百姓的“赎罪银”. 当以色列人被点数的日子, 每个名字记在民数记上的男丁, 都要交出半舍客勒的银子, 作为他生命的赎价. 无论他属哪一支派, 或属哪一谱系, 即使他能清楚说出这些资料, 他若仍未付赎罪银, 名字便不能记在神百姓中间.

此预表的意义显然易见: 人不能靠自然的出生和训练, 去得到他在神百姓中的地位, 乃是借着救赎; 赎罪银就是这方面的预表. 正如当主在世的日子, 犹太人常夸口说: “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 但他们在亚伯拉罕的信心上完全贫乏. 就如今天许多的人夸口他们祖先是基督徒, 却同时拒绝神的儿子(耶稣基督), 否认祂血的功效. 但这血“可以… 为你们的生命赎罪”(利17:11). 除了相信这血和流血的那位以外, 没有任何亚当后裔的名字, 能写在“羔羊的生命册上”.

“他们为赎生命将礼物奉给耶和华, 富足的不可多出, 贫穷的也不可少出, 各人要出半舍客勒”(出30:15). 在旧约其他地方记载百姓带着甘心奉献来到耶和华面前, 各人按照自己的能力献上 – 富足的多献, 贫穷的少献, 但在赎罪的事上则人人平等 – “并没有分别”(罗3:22). 这确实是叫人谦卑的真理, 是神的真理, 所以必须顺服. 无论是王子或是乞丐, 酒徒抑或圣徒, 都要从同一的途径得救.

彼前1:18-19所说的正暗示这赎罪银 – “知道你们得赎, 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 徒20:28又说: “神的召会, 就是祂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原文作“买赎的).” 借基督宝血的救赎是罪人安稳的根基, 就如竖板的榫头抓着银座, 罪人的信心同样地抓紧基督作祂的救赎. 他在这“稳固的磐石”上建造 –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让我们确实肯定自己的工作是完完全全的安靠在基督身上, 不是一半在银座, 一半在自己善行的沙土上. 在“匆忙”中, 人容易把榫头滑出银座插进沙里; 罪人更容易错失基督, 错建在其他事物上.

建立会幕时, 安放银座是工作的第一部分. 在未立起竖板之先, 米拉利人须在旷野的沙土上安放大量的银座, 没有银座就不能建立会幕的竖板. 与此相类的, 我们发现使徒保罗进入哥林多城, 不见有召会的存在, 便传讲“耶稣基督, 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 作为罪人得救的根基.我们读到“有许多…相信”(徒18:8), 后来他继续“在那里住了一年零六个月, 将神的道教训他们”(徒18:11). 这是“哥林多神的召会”之奠基.

  • 皂荚木板 (26:15-)

会幕的支架是由皂荚木板组成. 北面20块, 南面20块, 西面8块(注: 东面是门, 所以没有竖板).[16] 每板各有两榫, 与下面银座的两卯(插座)相合.

每板代表一个蒙恩得救的罪人, 他本是已经死了的亚当之后代, 但(因基督的救赎而)从死里复活了(弗2:1,5,6), 活出新生的样式, 在基督里成为新人(林后5:17), 站在神面前. 让我们来看这事情怎样成就. 这些板从前都处于不同光景, 它们从前种在刺槐树上(Acacia), 地土支撑它们, 地里的汁水维持它们. 它们的根长在地里, 是属乎地的. 但耶和华用它们来建造祂的居所; 有一天, 斧子砍在它们的根上. 它们被砍下, 并向地死了. 它们与地的关系被砍断了

每个在神圣洁居所之人的经历也是一样, 现在被建造在耶稣基督的根基上. 从前它们是入世属世的, 是“旧创造”的一部分, 是属血气的人. 他们所夸的, 就如那“绿湾之树”, 他们的生命属世, 顾念地上的事. 但真理锋利的巨斧在圣灵手中大有能力, 砍在人心和良心上, 使他们晓得自己的卑微, 承认“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乾”(赛64:6); 祂把我们的“指望如树拔出来”(伯19:10).

这是向神悔改的第一步: 必先“拆毁”才能“建造”, 这是圣经不容有错的见证. 在每次向神悔改归正的记载中, 我们发现其次序都相同. 罪人在神面前痛悔, 俯伏承认自己失落的光景, 属世的骄傲被铲除, 属地的夸口落到尘土中. 使徒保罗的经历也是如此. 在前往大马色(大马士革)路上, 那骄傲的法利赛人(过后成为保罗)仆倒在地, 名副其实的“仆倒”(徒9:3-4). 难怪他的自夸、自义和骄傲也同时倒台了. 他能说: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加2:20); 他又说: “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 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 看作粪土”(腓3:8). 从这里可以看到破碎的例子, 是斧子砍在树根上的实例.

下一步是剥掉树的枝干, 切成神指定的量度. “剥掉的过程”是在信主得救后立即开始. 当神的真理运行在信徒的良心中, 他发现自己有许多多余的东西是需要“放下”的, 那些昔日属世时看为正、看为对的事, 现在都必须“脱去”. 它们也许不是什么卑污、要不得的东西, 却不属于新造的人. 这些事物不与“天上国民”的身份相符, 又不与他在地上作客旅的性情相关.

当他将自己的生命和生活顺服在真理的带领下, 神话语使人成圣的能力便产生改变的效用. 真理借着圣灵能力在他身上作工, 照着神的旨意把他剥掉、塑造. 这是实际的成圣. 很多时候, 当人遇上“剥掉”和“修正”工作, 便突然后转(后退), 不再与我们同走天路. 恩典的信息将他们吸引, 那时他们赞扬讲员讲了一篇好信息. 不过, 当真理光照在他们的生活行为上, 神从祂话语中发出要求时, 他们便像彼拉多, 立刻后转, 问道: “真理是什么?” 然后尽快的离场.

我们也读到这皂荚木板要用“金”包裹. 虽然它们“天然的美”被去掉, 却换上属神的荣美. 神的儿女也是一样; 或许他在人的眼中并不秀美, 但神的眼睛却看见他全然的美丽, “是因我加在你身上的荣耀”(结16:14). 他“在爱子里得蒙悦纳”, 站在神面前, 他在基督里完全(完美)了. 皂荚木板一块块的被砍下、包金、竖起, 预表罪人经过属灵的死和复活后, 荣耀地站在神的居所. 他们已与基督同死同活, 同被建造成为神借着圣灵居住的所在(弗2:22).

  • 竖板的闩 (26:26-29)

皂荚木的竖板是由同样材料包金的“闩”串连一起, 这预表所要教导的真理是与神百姓的相交(fellowship)与合一有关. 每块板竖立在自己的根基上, 有它个别独立的位置, 表示圣徒个别得蒙救恩. 每块板都由皂荚木的闩与相邻的板连接起来, 表示圣徒的相交与合一. 我们从预表中可看见属神合一的形成、维系和彰显的办法.

我们不单是个体, 我们的权利和责任也非局限于一己身上. 我们的生命是与那些同作圣徒的生命包裹结连. 恩典使我们成为神家的一员, 也托付我们照顾弟兄姐妹的责任. 圣经包含一个广阔、独特的真理链索(circle of truth), 教导今世的圣徒认识有关合一的权利和责任; 这真理是从前的世代所未认识的.

闩有五根, 最初是概括描述, 后来是详尽的描述. 请读 出26:28: “板腰间的中闩要从这一头通到那一头.” 这中闩把所有的板连接起来. 这许多的板由此闩连接, 构成一个会幕, 形成一个能见的合一. 围观的人看见板的外在合一, 而看不见那形成、维持合一的闩. 它藏在板心, 是粗暴的人手不能破坏的. 神的圣徒同被连接合一的方法也是这样, 神的圣徒原为一, 与基督合一, 也彼此合一. 被视作基督身体的召会(指宇宙性的召会)包含全世界的每一个神的儿女, 包含所有在基督里有生命的人. 地上或阴间的任何权势也无法把好牧人怀中最弱小的羊夺去, 不能从基督的身体上把最弱的肢体折断.

但圣经中也论到召会的另一角度, 就是在地上一同聚集归于基督, 在这黑暗罪恶的世上, 为神作见证.[17] 这正是摆在我们前面的预表所论及的, 从这角度看基督与召会的关系. 我们在此看到一群神的子民, 按照祂的心意被聚集, 合适妥当地连接或联络在一起;[18] 就如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徒8:1)、在哥林多神的召会(林前1:2), 并在加拉太的众召会(加1:2). 召会只由信徒组成, 以神为中心地聚集, 按神的方法被联络. 这是神众召会的属神模式. “闩”怎样在竖板“中间”(KJV: in the midst)把它们连络在一起(出26:28), 主同样地在祂聚集的圣徒“中间”(KJV: in the midst)把他们联络在一起(太18:20).

从前人们带着冷酷轻蔑的态度, 把祂与强盗同钉, “还有两个人和祂一同钉着, 一边一个, 耶稣在中间(KJV: in the midst)”(约19:18). 所有目光都投在“中间”的十字架上, 这位圣洁的受苦者成了人嘲弄的对象, 群众的仇恨和蔑视单落在祂的身上. 将来有一日, 当得救的人数添满、得荣耀时, 赎民便环绕宝座聚集, 那位“在中间的羔羊”会成为他们敬拜的中心(启5:6),[19] 也成了他们诗歌的主题. 在那光辉灿烂的荣耀中, “主耶稣在中间”, 成为他们的中心, 只有祂名字的宝贵和吸引的光芒照耀他们的额上.

到那日, 在地上“以色列中被赶散的人”及“四方分散的犹太人”经过长期被分散和剥夺后, 将快乐地聚集一起, 被同一至爱的名(主的名)联合, 因为“万民都必归顺祂”(创49:10). 然而, 在这现今基督被世人拒绝的世代, 祂给我们的应许是: “因为无论在那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KJV: in the midst of them)”(太18:20). 这是属神圣徒的中心与汇合处, 在那里, 他们只尊崇主和主的圣名, 那是何等的蒙福, 是属神的合一. 初期召会的情况正是如此, 那时不同名字的宗派还未出现, 圣徒只奉主名聚集, 单单归入主的名.

可悲的是, 日子渐渐过去, 人们开始强调他们偏爱的道理, 将之放在过重的地位, 以致失衡. 从他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 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30). 从这些道理造成的党派不久便定了形, 其他名字出现在主耶稣之名的前面, 正如哥林多召会分门结党的现象, “各人说: ‘我是属保罗的’; ‘我是属亚波罗的’; ‘我是属矶法的’…”(林前1:12). 教派主义(或译“宗派主义”, Sectarianism)在圣徒心中孕育成长, 逐渐成为风气. 各宗各派如雨后春荀, 高举创始人的名或他们所强调的道理之名, 酵便是这样开始发大.

经过多个世纪的摩擦、分裂、脱离, 整个自称属乎基督的召会留给不信和轻蔑之世人的印象是: 巴别式的四分五裂的多个宗派, 每个都喧嚷着自己才是真召会. 这些人当中有些非常的不洁, 又完全偏离真理; 有些在道理上比较热心传福音, 但行为上则败坏; 又有其他宗派, 大部分是由未重生的教友组成, 他们不相信人能肯定自己的救恩. 忧愁的圣徒与这些混乱的罪恶参杂一团, 为这可悲光景难过叹息. 有许多运动被推动, 试图改变这样的情况, 要把圣徒扯在一起; 诸如联合祷告会、联合布道会和联合青年会皆纷纷成立; 也举行过培灵大会、各式茶聚, 还有许多其他计划和活动, 目的都是要把神四散的赎民聚集归一.

这种聚会曾带来一定的益处和安慰, 摒弃所有宗派名字和教会名称, 单作独一之主的门徒, 圣徒彼此坚固, 寻求在神面前彼此鼓励的心. 但奇怪的是, 许多人分道扬镳后, 竟然跑回自己所喜爱的派别, 再次支持使他们四分五裂的条文(包括种种信经教条)和组织. 教派主义或宗派主义的根仍未除去, 它的网罗仍未放松. 圣徒可以一同享受茶聚, 彼此相交, 却拒绝一同聚集环绕主的筵席(指守主的晚餐). 既然在周日或培灵会中能聚会, 环绕这唯一至爱的名(主耶稣), 他们为何不继续如此行? (特指在主日一同聚集). 若神的圣民在心中能审察教派主义的罪, 把自己从这些混杂的群众中分别出来, 洁净自己, 聚集归入主耶稣基督, 肯定会验证祂话语的福气: “看哪, 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 何等的美”(诗133:1).

竖板外边的连络是由四根皂荚木闩, 穿过板背的环子. 召会初期, “信的人都在一处”(徒2:44). 当圣徒一心一意环聚在主那肉眼不能见、却真实的同在时, 我们读到: “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 擘饼, 祈祷”(徒2:42). 这些事都把他们联络一起, 如同闩把竖板连络一起. “使徒的教训”可从神的话中找到. 我们必须全然专一遵守、顺从“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3), 聚会才能保守合一; 同心合意地联络一致, 不让某些部分过分抬高或过分贬低.

过分抬高或贬低某些真理, 正是发生分门结党的幼芽, 也是协会(associations)和联会(unions)失败之处. 这些联合会建立在某些真理上, 而这些真理是在其他联合会不容提出的(例如浸信会的联会建立在浸礼的真理上, 但浸礼不被其他宗派如信义会、长老会、卫理公会等等接纳为唯一正确的洗礼方式). 若非借“使徒的教训”来联合, 便不可能是属神的联合. “教训”(教义)产生“交通”, “擘饼”将它表明, “祷告”是抓紧神, 求取能力去维系交通.

最后一点, “环”是爱的象征; 真理必须用爱去持守和运用, 不能有骄傲或顽梗(因爱是不自夸, 林前13:4). “我们遵守神的诫命, 这就是爱祂了”(约壹5:3),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 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

  • 幕幔与罩棚 (26:1-14)

幕幔(coverings)和罩棚(curtains)各有两层. 罩棚包括外层的海狗皮和内层的染红公羊皮. 幕幔的外层是山羊毛, 内层是用捻的细麻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成的幕幔. 幕幔的外层正确称为“帐幕”(the
tent), 内层称为“会幕”(the tabernacle) (注: 但会幕也可指更广的范围, 包括院子、圣所和至圣所; 例如 民3:8的“会幕”肯定包括了院子的部分, 参附录一).

  • 海狗皮的罩棚

这是罩棚的最外层, 用作保护会幕免受阳光的爆嗮和旷漠的风吹雨打. 海狗皮无秀美的外貌, 也无华美的外表吸引人的注意. 会幕里面则充满着荣美的事物, 如包金的板、刺绣的幔子; 但这些只能给受膏的祭司, 站在圣所内的时候看见和欣赏. 圣经再次提及海狗皮的经文是在 结16:10, 它在那里是作神赎民的鞋, 使他们的脚与沙漠的热沙分隔, 免被炙伤. 因此, 海狗皮在此象征神子民的分别为圣, 是与他们作地上客旅的特性有关, 借此特性保护他们免受损伤. 这预表可从主耶稣在世的生命中得到完美的答案.

对那些认识主耶稣的人, 祂是至美中的至美, “万人中祂最美善”; 但祂被人厌弃, 受人蔑视; 祂无佳形美容(赛53:2), 在世人眼中看来毫无吸引力. 他们看见的是一个居无定所的孤单人, 他们并不爱慕祂. 他们只知道祂是一个“木匠”(可6:3), 是拿撒勒人、马利亚的儿子. 他们嘲讽讥诮, 把祂这位忧伤之子推上十架.

让我们的心灵热切的仰望! 那戴荆棘冠冕的头额, 那些丧尽天良的群众, 卑劣地辱骂祂. 神的圣民对这辱骂的认识实在太少了. 你曾否因赢取世人认可而迎合他们? 若是如此, 你一点也不像你的主. 受苦和羞辱在今日仍然随着拿撒勒人的跟随者的脚踪, 哭泣的泪水仍常刻记在他们的道路上. 让我们忍耐等候, 因为主作王的时候快到. 拿撒勒人耶稣那曾被荆棘刺伤的头额上, 将戴上众多的冠冕(启19:12). 海狗皮的罩棚将被卷开, 荣耀的召会将要迎见她属天的新郎.

  • 染红的公羊皮

出26:14说: “要用染红的公羊(ram)皮做罩棚的盖.” 染红的公羊皮预表基督至死的奉献. 公羊(ram)被用来作祭牲, 特别在祭司承接圣职的时候(利8:22将ram译作“公绵羊”). 羔羊是预表温柔、卑微的耶稣基督顺服至死, 但公羊则述说主耶稣的强健和力量, 并祂对神毫无保留、至死坚定的心志. 盖在会幕的公羊皮也提醒我们有关召会分别归神的真理, 血涂在祭司的耳、手、脚上提醒我们有关肢体(圣徒)借着祂得救赎和得洁净. 分别为圣(Consecration, 或译: 离俗归神[士6:7]、承接圣职[出29:26][20]、圣别[分别为圣 – 为而分出来], 意指把某人或某物分别出来, 奉献归神, 故也可译作“圣别归神”)是十分真实与实际的事, 并非外在行为的表现, 乃是内心深处立志归神.

我们容易唱道: “将我生命全献上, 全然献上为主用”, 但我们是否真的预备好如此行? 站在十架旁, 我们学到“分别为圣归给神”的意义.主耶稣“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路9:51), 到那受死的地方, 并“忍受羞辱”, 都是“分别为圣归给神”的典范和度量. 神呼召我们跟随主的脚踪, 包括祂那分别为圣(圣别归神)的榜样. 但现今是强调轻松的世代. 恩典传开, 却少提及它的要求.

  • 山羊毛的幕幔

它们是救赎已成的纪念品. 每天献的赎罪祭是用山羊羔(民28:15); 山羊也同样被选作除罪之用(利16:5). 帐幕的门上端挂着两幅幕幔显示, 到神面前唯一的根基是借着除罪. 当祭司进圣所时, 这除罪的纪念品常在他眼前. 幕幔覆叠处是由山羊毛钮扣和铜钩构成, 提醒我们神所认可的唯一合一, 必须是公义和圣洁的(因山羊毛提醒除罪的必要性; 铜象征审判); 圣洁不能对罪视而不见, 也不能对罪轻忽.

  • 细麻的幕幔

它们只在圣所里被祭司看见, 可代表基督复活的荣耀, 并圣徒与祂一同复活的荣耀. 洁白的细麻论及纯洁、公义. 蓝是天的颜色, 述说神儿子的属天性情. 朱红色是属地的色彩, 提醒我们祂在地上作为人子的荣耀. 紫色是蓝色与朱红色的结合, 指着祂那可颂的位格, 即结合了属天的荣耀和属地的荣耀, 成为天地荣耀显现的中心. 基路伯也述说基督的尊荣和权能. 幕幔与幕幔之间是用蓝钮扣和金钩相连、覆叠, 由几幅幔子织成一个“会幕”(参本文附录三).

圣徒与基督一同复活, 现在也都与祂相连, 在这神圣、属天的联合之中“一心一意彼此相合”(林前1:10). 此事完满地彰显与表露未来在荣耀里将见到的事. 但信心可于现今与神在祂圣殿中相交时, 参透得见, 并在现今分党不和的世代中承认、倚靠和顺服主的话:“用和平彼此联络, 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21]

**************************************

附录三:帐幕的幕幔之制作

神吩咐摩西说:“你要用十幅幔子做帐幕. 这些幔子要用捻的细麻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制造, 并用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 这五幅幔子要幅幅相连; 那五幅幔子也要幅幅相连. 在这相连的幔子末幅边上要做蓝色的钮扣… 要在这相连的幔子上做五十个钮扣… 又要做五十个金钩, 用钩使幔子相连, 这才成了一个帐幕”(出26:1,3). 以下图表说明这幕幔的制作过程.


[1]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项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2]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出埃及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1988年), 第267页.

[3] 就如 诗29:9所说: “在祂殿中的, 称说祂的荣耀.” 注: 这节经文的“殿”(KJV: temple)一词是指会幕, 因为这篇诗是由大卫所写(参 诗29:1的题注), 而大卫时代的“殿”是指会幕(也称“神的家”, House of God), 真正的圣殿要等到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登基作王后才建成.

[4] 它们指向基督的四方面. “捻的细麻”象征基督无瑕疵的人性. “蓝色”是天的颜色, 指向基督的属天特性.“紫色”代表高贵, 指明基督是“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太2:2; 注: 紫色是皇族的颜色); “朱红色”(注: 这朱红色亦被称为“虫朱红色”[Worm-Scarlet], 是取自一种虫)是借这虫的死而获取的, 表明基督的受苦或受死. 麦敬道著, 《出埃及记释义》, 第267-272页.

[5] 约翰·达秘(John N. Darby)指出, 其上的基路伯(cherubim)图像代表审判的权能(judicial power, 参 创3:24), 表明基督身为人(或作: 人子)有审判的权能: 神“要借着祂所设立的人, 按公义审判天下”(徒17:31); “父不审判什么人, 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 并且因为祂是人子, 就赐给祂行审判的权柄”(约5:22,27).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14页.

[6] 创22:13: “亚伯拉罕举目观看, 不料, 有一只公羊(a ram), 两角扣在稠密的小树中, 亚伯拉罕就取了那只公羊来, 献为燔祭, 代替他的儿子.”

[7] 出29:22:
“你要取这羊的脂油和肥尾巴, 并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 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并右腿, 这是承接圣职所献的羊 (a ram of consecration).”

[8] 约翰·达秘解释说, “染红的公羊皮(ram-skins)指向基督对神完美的忠诚献身(devotedness), 分别为圣归给神(consecration to God). 海狗皮则指在行为和外在关系上都时刻警惕的圣洁(vigilant holiness), 保守祂脱离四周的邪恶, ‘我借着你嘴唇的言语自己谨守, 不行强暴人的道路’(诗17:4);
‘从神生的, 必保守自己, 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约壹5:18)”.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第114-115页.

[9] 帐幕的木板(boards, 或竖板)是预表基督, 还是召会或个别信徒? 这问题看似难以协调, 但事实上, 它可以同时指基督, 或基督的身体 – 召会(即由信徒组成的群体).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正确指出, 每片木板都是采用相同的材料, 就像约柜和陈设饼的桌子一样. 若这两者(约柜和桌子)预表基督, 木板又怎能代表其他事物? 其实可以, 因为木板确实是述说基督; 但在神荣耀的恩典之下, 我们(整体召会或个别信徒)都‘在基督里’(in Christ, 弗1:3,4,10,11,12). 因此, 木板可同时指基督和“在基督里”的召会或信徒.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23页.

[10] 出26:18-19: “帐幕的南面要做板二十块, 在这二十块板底下要做四十个带卯的银座, 两卯接这块板上的两榫, 两卯接那块板上的两榫.”

[11] “榫”的希伯来原文是 yad {H:3027}, 基本字义是“手”(hand), 在旧约圣经出现至少1,222次, 最常译作“手”(1122次, 创3:22), 也译作: 亲手(13次)、手里(12次, 创4:11)、手中(5次)、手上(3次)、手下(3次)等等.

[12] 出38:27: “用那一百他连得银子铸造圣所带卯的座和幔子柱子带卯的座; 一百他连得共一百带卯的座, 每带卯的座用一他连得.”

[13]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81, 76, 82页; 另在文中加上编译者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4] John Grant, “Exodus”, in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338页.

[15] 麦敬道著, 《出埃及记释义》, 第277-278页.

[16] 共48块木板.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认为48 = 6 x 8; 是胜过罪恶的数字(6 = 软弱罪恶的人)与新造之物的数字(8 = 新造之人)结合起来.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第223页.

[17]这另一角度是论及“地方性的召会”, 与前一段论及的“宇宙性的召会”有所不同. 后者是指从五旬节开始直到召会被提这段时期一切信主得救的基督徒所组成的普世性召会, 前者则是在某个地方的基督徒群体.

[18]“连接”或“连络”是指物件相连, “联络”则指人的交流沟通. 闩把帐幕的竖板“连接”或“连络”在一起, 但若指这幅图像所预表的圣徒彼此因基督()而联合相交, 采用“联络”更妥当, 因这联络是属人(圣徒)的交流.

[19] 启5:6在《钦定本》(KJV)是: “in the midst of the throne and of the four beasts, and in the midst of the elders, stood a Lamb”. 此处描述神的羔羊主耶稣时, 两次采用“in the midst”, 这点意义深长, 为要帮助我们联想到主耶稣正是帐幕的“闩”所预表的(注: 出26:28记载的“板腰间的中闩”, 在《钦定本》译作: “And the middle bar in the midst of the boards”). 也参 太18:20的“因为无论在那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KJV: in the midst of them).”

[20] 沈承恩在“分别为圣”一文中指出, “分别为圣”是圣经里的一个概念, 我们要正确理解它, 就应该回到圣经里去仔细查考. “分别为圣”在圣经中本来是一个希伯来字(希伯来文: nêzer {H:5145}, 民6:7), 译成英文是consecration, 在中文圣经里译作“分别为圣”或“成圣”. 这字也可译作“祝圣”(指一些宗派所谓的“祝圣主教, 圣餐礼拜时祝圣饼和酒”等等), 它与“分别为圣”同一字. 沈承恩亦指出《圣经百科全书》把“分别为圣”解释为“把人、用具、房屋、土地等, 从俗务、俗用中分别出来, 专供圣职、圣用. ‘分别为圣’的希伯来词有‘分别出来’的含义. 新约用该词不多, 仅有的几例含有‘圣洁’之意.” http://www2.ccctspm.org/jiangzhangjingxuan/2012/425/12425724.html.

[21]附录二摘自 约翰·理祁著,姚光贤译,《旷野中的会幕》(香港九龙: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第57-76页; 但有经编辑, 加注解, 并按此书原文而稍微修饰译文.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