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大祭司的冠冕、胸牌的乌陵和土明、 蓝外袍的金铃铛和石榴 (出28:30, 33-38; 民27:18-23)


(A)      序言

出埃及记28章论到大祭司的圣衣, “你要给 …亚伦做圣衣为荣耀, 为华美”(出28:2). 英格兰的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论到亚伦的圣衣时写道: “这圣衣使他(亚伦)得着尊荣, 以他本身所没有的荣耀和华美来遮盖他. 相比之下, 主耶稣的祭司职分却有极其鲜明的对比. 荣耀和华美本属于祂, 这是祂从亘古以前作为神子就具有的, 所以是祂使祭司职分得着尊荣. … 祂有祭司的心肠, 也是好牧者, 照顾神的群羊一直到底. 祭司职分使亚伦得着尊荣, 但基督使祭司职分得着尊荣.”[1]

无疑的, 神透过旧约亚伦的大祭司职分, 教导我们很多关于新约大祭司主耶稣的真理; 在预表(type)上,[2] 亚伦和他的圣衣在很多方面预表主耶稣基督那完美的身份位格和救赎工作. 现在就让我们一同来思考大祭司的冠冕.

(B)       大祭司的冠冕

(28:36-38)

关于大祭司的冠冕(mitre),[3] 圣经给的描述不多. 重点在于用来制造冠冕的材料, 以及冠冕的位置和一些与它相关的事. 这冠冕是用细麻布制造, 戴在头上, 并有一个金牌安在其上.

大祭司圣衣的细麻布常提醒我们关于公义和纯洁. 戴在头上表明权柄和智慧. 这方面的预表可完全彰显在 林前1:30: “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 是本乎神, 神又使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 蒙着头部或包着头部述说顺服(subjection, 注: 冠冕是把头部蒙起来或包起来). 基督也处处表现祂对父神的顺服: “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 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约5:30); 而“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  这是世人所无法明白的神圣顺服: 顺服却不低等(subjection without inferiority).

精金制成的牌子上面刻着“归耶和华为圣”, 并“要用一条蓝细带子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出28:36-37). 头额是智力所在之处(seat of intellect), 思想和行动都源自于此.[4] 麻风病(预表“罪”)最严重的情况就显在头额上(利13:43-44), 乌西雅的麻风病就是这样的情况(代下26:20). 基督的生命是无瑕疵、无玷污, 纯洁无罪的, 因为祂的思想和动机都是纯洁和圣洁的. 圣洁的行动只能够发自圣洁的思想.[5] 这位圣洁之主给信徒挑战性的劝勉是: “你们要圣洁, 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6).

(C)      胸牌的乌陵和土明

(出28:30; 民27:18-23)

圣经没有明确启示关于乌陵(Urim)和土明(Thummim)的真性质. 我们只能从一些经文如 撒上30:7-8得知,[6] 它们是用来确定神的旨意. “乌陵”和“土明”的意思分别是“光明”(light)和“完美”(perfection).[7] 它们是收藏在叠为两层的胸牌里, 这使亚伦能够“在耶和华面前常将以色列人的决断牌带在胸前”(出28:30).[8]

基督在世上的工作是要显明或启示关于父神(约14:9: “耶稣对他说: ‘腓力, 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 你还不认识我吗? 人看见了我, 就是看见了父; 你怎么说“将父显给我们看”呢?’ ”), 而基督是以光明和完美来显明父神. 诚然, 基督的心愿是以光明和完美来显明父神, 这也该激励我们去知道祂的旨意, 并在祂面前行在完美和光明中.

(D)      蓝外袍的金铃铛和石榴

(出28:33-35)

以弗得的外袍(或称“蓝外袍”)周围底边上挂着金铃铛和石榴.[9] 金铃铛和“蓝、紫、朱红色线做的石榴”轮流挂在袍子底边, 是这袍子唯一的装饰品. 当大祭司在会幕中行走和事奉时, 外面的人能听到金铃铛的响声. 这响声向百姓确保他们的大祭司还活着, 并积极地为他们在耶和华面前事奉. 他适切地代表他们, 因为他是他们当中的一分子; 他活在他们当中, 深知他们的需要和难处.

这预表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祂没有犯罪”(来4:15). 那位代表我们来到神面前的主耶稣, 完全知道我们的处境, 因为祂曾住在世人当中. 若我们知道这个事实, 就必深得安慰.

石榴述说关于“多结果子”(fruitfulness).[10] 窥探迦南地的探子们从迦南带回的食物之一, 就是石榴(民13:23), 证明那地盛产丰富. 若是铃铛碰撞铃铛, 肯定发出很响的铃声. 但把石榴挂在铃铛之间, 就会发出旋律优美的铃声.

石榴 (pomegranates)

金代表神性(这里可指父神), 石榴则述说基督多结果子(而“铃声”可象征美好见证所发出的优美旋律). 当基督行走在世上时(注: 在圣经中, “行走”[walk]常代表生活品行), 我们听到“金铃铛”(指父神为基督所作的见证)与“石榴”(指耶稣基督圣洁人性所结的果子)两者交替, 仿佛和谐悦耳地奏出优美旋律.[11]

举例来说, 主耶稣说: “我常做祂(父神)所喜悦的事”(约8:29), 而主耶稣受浸后, 天开了, 圣灵仿佛鸽子降在主耶稣身上, 然后父神从天上宣告: “这是我的爱子, 我所喜悦的”(太3:17). 即使在十架的阴影下, 主耶稣也能向祂的父神祷告说: “我在地上已经荣耀祢, 祢所托付我的事, 我已成全了”(约17:4). 这一切都发出何等优美的旋律.

“铃铛”可代表见证. 基督在地上向人见证关于父神的事, “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 作成祂的工”(约4:34). 基督徒也在某一方面为主作见证. 我们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来为神的事作出美好见证; 若要为救恩和真理作见证, 我们必须倚靠那位内住我们心里的圣灵所赐的大能. 祂希望在我们生命中工作, 使我们个人和集体方面, 都向主发出和谐优美的旋律, 也给周围的人带来福气.[12]

(E)       结语

总结时, 让我们思想苏格兰的格兰特(John Grant)所写的一段话: “值得注意的是, 圣经记载‘他(大祭司)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 以及出来的时候, 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 使他不至于死亡’(出28:35). 袍上金铃铛的‘响声必被听见’; 在圣所外面的祭司, 以及那些在会幕门口献祭的百姓, 可以听到金铃铛的响声. 这对他们是何等的鼓励, 大祭司进入圣所, 是代表他们来到耶和华面前, 在神面前背负着他们; 他从圣所出来, 表明已做完这方面的工作.

“同样的, 我们的大祭司(指主耶稣基督)也在天上的圣所如此事奉, 代表我们来到神面前, 并在祂面前背负着我们. 那些得享此特权的信徒深知祂是不可能再死的. 祂已战胜死亡, 绝不再进入死亡. 死亡屈服在祂的权下, 将不会也绝不会控制祂. 希伯来书的荣耀宣告是永远真实的: ‘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 祂都能拯救到底; 因为祂是长远活着, 替他们祈求’(来7:25).”[13]

***************************************

附录一:  
大祭司的圣衣: 乌陵和土明、
金铃铛和石榴、冠冕和金牌子

出28:30: “又要将乌陵和土明(意即“光明”和“完全”之意), 放在决断的胸牌里. 亚伦进到耶和华面前的时候, 要带在胸前, 在耶和华面前常将以色列人的决断牌带在胸前.”

我们可从各处圣经的经文, 看到“乌陵”是与神的旨意相交有关的. 这可从以色列人历史的片段中看见. 比方, 在选立约书亚时, 有这样的记载: “他要站在祭司以利亚撒面前, 以利亚撒要凭乌陵的判断, 在耶和华面前为他求问”(民27:21). 另外又有记载: “论利未说: 耶和华啊, 祢的土明和乌陵都在祢的虔诚人那里. … 他们要将祢的典章教训雅各, 将祢的律法教训以色列”(申33:8-10). 再看: “扫罗求问耶和华, 耶和华却不借梦、或乌陵、或先知, 回答他”(撒上28:6). 最后看: “省长对他们说: 不可吃至圣的物, 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拉2:63). 可见, 大祭司不但在耶和华面前背负会众的判断, 而且把耶和华的审判传给会众  — 这是严肃、重要、最宝贵的功能!

我们“有一位已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来4:14), 祂具备这一切的神圣完美. 祂的心常背负神对祂百姓的判断, 并且祂借着圣灵把神的计划传给我们. 这些都可在我们每天生活的细节中察看出来. 我们不要做梦, 或期望异象, 只要靠圣灵而行, 就能在我们大祭司的胸前, 享受完全“乌陵”的一切定见.

出28:31-35: “你要作以弗得的外袍, 颜色全是蓝的. …袍子周围底边上, 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作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石榴中间, 要有金铃铛. 一个金铃铛, 一个石榴, 一个金铃铛, 一个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 亚伦供职的时候, 要穿这袍子. 他进圣所到耶和华面前, 以及出来的时候, 袍上的响声必被听见, 使他不至于死亡.”

蓝色以弗得的外袍表明我们大祭司的完全属天性情. 祂已升入高天, 不在人肉眼的视野内. 但信徒借着圣灵的大能, 在神的面前见证祂活着的真理; 不但有见证, 还有圣灵的果子. “一个金铃铛, 一个石榴, 一个金铃挡, 一个石榴.” 这是优美的次序. 耶稣长远活着为我们祈求的真理见证,[14] 与祂事奉的果子, 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哦! 我们要深深领悟这些宝贵、圣洁的事奉!

出28:36-38: “你要用精金作一面牌, 在上面按刻图书之法, 刻着‘归耶和华为圣’. 要用一条蓝细带子, 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 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 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 这圣物是以色列人在一切的圣礼物上, 所分别为圣的. 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 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这番话藏着重要的真理. 亚伦额上的金牌子预表主耶稣基督的圣洁. “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 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这句话对在一切起伏经历中的人, 有何等大的安慰! 我们的大祭司‘常’为我们站在神面前. 我们在祂里头蒙悦纳, 有祂作代表. 祂的圣洁是属于我们的. 我们愈认识自己的卑贱和软弱, 就更深认识‘在我们里头没有良善’的真理. 于是, 我们就称谢神一切的恩典, 因祂的话语叫人心大得支持  —  “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 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读者若常受疑惑恐惧的试探侵扰, 属灵情况起落不定, 常倾于看自己内在的贫乏、冷淡、流荡、和偏离的心, 又或者尝试尽力达到圣洁的地步, 我劝读者全心全意倚靠一个宝贵真理, 就是这位大祭司在神面前作他的代表人. 愿圣灵使他享受这神圣和属天道理的特别甘甜、维持之能力!

出28:40-43: “你要为亚伦的儿子作内袍、腰带、裹头巾为荣耀、为华美. …要给他们作细麻布裤子, 遮掩下体; …亚伦和他儿子进入会幕, 或就近坛, 在圣所供职的时候必穿上, 免得担罪而死.”

亚伦和他的儿子在这里预表基督和召会, 站在神圣、永远的义者面前. 亚伦的祭司袍子表示在基督里, 那些与生俱来、本质上、属个人性及永恒性的品性; 而亚伦儿子的“内袍”和“裹头巾”代表那些赐予召会的恩典, 就是借着连于祭司家族的大元首(指主耶稣基督)而得的.

故此, 我们要小心细看, 第28章怎样指出耶和华供应祂百姓的需要. 祂容许百姓看见那位代替他们作事, 代表他们在神面前的(大祭司), 穿上那些袍子, 从而直接满足他们的实况. 没有留下一样叫人心不能满足的. 他们可从头到脚细心看看那代表百姓的祭司, 一切在他都是完全的. 从戴在他头上的冠冕, 到他袍子底边上的金铃铛和石榴, 全都照着要求而齐备, 因为一切都按照山上的样式, 都是按照耶和华对百姓需要的估计和祂自己的要求.

至于亚伦的袍子, 读者还要留心一点, 就是造金的方式. 过程记载在第39章(出埃及记第39章), 但在这里先作解释, 是最合宜不过. 出39:3: “把金子锤成薄片, 剪出线来, 与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用巧匠的手工一同绣上.” 我们已看过“蓝色、紫色、朱红色线”表明基督各方面的人性, 而金代表祂神圣的本体. 金线是巧妙的与其他布料缝合, 不可分隔, 清楚分明.

这种情形应用在主耶稣的性情上, 十分合宜. 在福音书的不同记载中, 我们可以明明分辨这种独有、佳美的人性和神性联合; 同时, 二者又是清楚分明的. 比方, 我们看一看基督在加利利海的事迹. 祂在暴风中, “枕着枕头睡觉”(可4:38). 这是祂完全人性的宝贵表现! 不一会儿, 祂从真正的人性里提升起来, 进到神圣的尊荣和威荣中, 站在宇宙至尊掌权者的地位, 止住暴风, 平静大海的浪涛. 在这次的事情中, 祂没有费力, 没有急快, 也没有束腰而行. 祂轻易地从完美的人性提升到神圣本能的范围内, 前者的安眠不比后者的行动表现得更自然. 祂完全活在神性和人性二者的状况中.

再看祂在马太福音第17章未的纳税事迹. 祂本是“天地的主, 至高的神”, 探手进大海, 收取一切属祂的; 宣布“海洋属祂, 是祂造的”(诗95:5). 此刻祂转过来, 表现自己完全的人性, 与仆人同处一位, 说: “可以拿去给他们, 作你我的税银.” 何等恩惠的话! 祂行神迹, 是正要显示祂神能的时候, 但祂这番话实在有特大的恩惠. 对可怜、软弱的人(其实人如虫一般), 祂显出了无限的屈尊.

再看基督在拉撒路墓前的神迹(约翰福音第11章). 主耶稣心里悲叹, 哭了(约11:35). 主耶稣的悲叹和眼泪流露自深刻、完全的人性. 主耶稣完全的心所感受的, 非别人的心所能感受, 因主耶稣所站之处, 竟有那么可怕的罪. 但这位复活和生命之主掌握“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大声呼叫说: “拉撒路出来!” 于是死亡和墓坟回应祂权能的呼声, 打开它巨大的石门, 让被捆绑的人出来.

读者可转到其他福音书的记载, 查看“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和捻的细麻”与金线的优美揉合. 换言之, 就是考察神性和人性在神儿子的奥秘位格上之结合. 这想法并不是新创的, 只要读者细心研读旧约圣经, 就能略晓其义. 然而, 可称颂的主耶稣是真神, 又是真人. 这方面的默想常叫人得造就. 圣灵巧妙地叫人认识二者的结合, 又叫信徒重生的心享受祂、赞美祂. 愿我们有心听取这方面的宝贵教训.[15]


[1]           Henry W. Soltau, 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2), 第191页.

[2]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项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3]           出28:39的“冠冕”(KJV: mitre)一字希伯来文是 mitsnepheth  {H:4701}, 专门用来指大祭司头上的“包头巾” (皆译作: mitre), 除了一处经文在英文译作“diadem”(王冠). Mitsnepheth 一字源自动词 tsânaph {H:6801}, 字义为“包裹、卷”, 可能表明大祭司头上的冠冕是将头部包裹起来的包头巾, 如同“冠状头饰”(tiara). Henry W. Soltau, 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第266页.

[4]           出28:38: “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forehead), 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 头额(forehead)描绘人身体上有关“意图、意志和思想”的部分. 它可用来形容无耻和自我的意志, 如 耶3:3 (可直译为“有娼妓之, 不顾羞耻”); 结3:7 (“以色列全家是坚心硬的人”); 亦可用作正面意义  —  坚定的意志, 例如神对先知以西结说: “我… 使你的硬过他们的额. 我使你的像金钢钻, 比火石更硬. 他们虽是悖逆之家, 你不要怕他们”(结3:8-9). 同上引, 第271页.

[5]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贴切指出, 主耶稣在十架上屈尊降卑到极点, 来满足神圣洁的要求, 所以祂最配戴圣洁为冠冕, 最可蒙神信任并托付于照顾一切圣洁事物的重任.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32页.

[6]           撒上30:7-8: “大卫对亚希米勒的儿子祭司亚比亚他说: ‘请你将以弗得拿过来.’ 亚比亚他就将以弗得拿到大卫面前. 大卫求问耶和华说: ‘我追赶敌军, 追得上追不上呢?’ 耶和华说: ‘你可以追, 必追得上, 都救得回来.’ ”

[7]        约翰·达秘(John N. Darby)指出, 乌陵和土明意即“光明”(light)和“完美”(perfection). 大祭司为以色列百姓作决断或审判时, 是依据神的光明与完美. 我们的地位、生活的指引和属灵的智慧, 也都是根据这同样的属神之光明与完美.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22页.

[8]           《圣经启导本》解释道: “乌陵和土明究为何物, 很难确定. 据多方考据所得, 似为神的旨意的圣签, 放在以弗得或约柜中. 有人说它们由不同形状或颜色的石头或木条制成, 用时放入一个盒中, 祭司用手去取. ‘乌陵’的希伯来文意思似为‘咒诅’, 代表‘否’; ‘土明’的意思为‘完全’, 代表‘可’, 因此可用来决事. 撒上14:36-42记有掣签决疑难的记载. 另有人说这只是大祭司胸牌十二块宝石的统称, 但比较利未记8:8, 二物(乌陵和土明)和胸牌似有别.” 摘自《圣经启导本》(2005年增订新版), 第167页.

[9]           出28:33-34: “袍子周围底边上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做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石榴中间要有金铃铛: 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 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

[10]          “石榴”是迦南地的盛产之一(民13:23), 也是多产的果子, 其种子数量远超其他很多果子, 象征福音的盛产(fruitfulness)和它在相信福音之人生命中的果效(effect).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379页.

[11]          达秘(J. N. Darby)指出, 金铃铛和石榴代表见证和圣灵所结的果子. 这乃是基督那完美与完全属天的特性(character). 圣所是执行事奉之处. 属天的祭司(主耶稣基督)本身必须是属天的“人”(注: 祭司必须是人, 才能体恤人的软弱), 并附带着圣灵所结的果子(石榴)和见证(金铃铛). 这方面的果子和见证都发自基督属天的特性(并可在地上看见它们, 正如石榴和金铃铛是系在袍子底边或下方).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第124页.

[12]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92-93页; 另在文中加上其他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3]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80-381页.

[14]          关于金铃铛, 许多圣经学者都认为它在预表上与“见证”(testimony)有关, 至于谁所作的见证或哪一方面的见证, 却有不同看法, 例如这见证可指: (1) 圣父为基督所作的见证(Cyril Cann); (2) 基督附带着圣灵所作的见证(J. N. Darby); (3) 信徒借着圣灵的大能为主活着所作的见证(麦敬道); (4) 靠圣灵大能所作的福音见证(Frederick W. Grant)等等, 但这些见证都彼此紧密相关. 格兰的格兰特(John Grant)也指出, 金铃铛叫人虽看不见圣所里的大祭司, 却可听得见他在里面活动, 故金铃铛的铃声可预表基督活动(在天上圣所执行事奉)的证据(而此证据借着圣灵在福音方面和信徒身上所结的果子更显而易见).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79页.

[15]          以上附录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出埃及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88-29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