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年龄是古老或年轻? “地球年”的真相 (中)


编者注: 进化论学者普遍认为地球年龄久远. 由于受到进化论的影响, “大部分科学资料显示宇宙已有150亿年至200亿年之久, 而地球则有45亿年至50亿年之久.”[1] 今日大部分专家都认为地球年龄是45亿年或46亿年(4.6by = 4600my ; 注: by代表billion years [10亿年] ; my代表million years [百万年] ). 可是一般人皆不知道, 这个“古老地球论”自上个世纪已受到严峻挑战, 备受质疑, 因为“目前有80种以上不同的方法, 试图用来决定地球的年龄. 这些方法都认定地球是年轻的, 而不是进化论者所强烈坚持, 说地球有亿万年的年龄. … 有很多著作提出论据支持年轻地球论. 美国的莫里斯博士(Dr. John Morris)所著的《年轻的地球》(The Young Earth)就是这方面的杰作.”[2] 我们在上期已列举不少这方面的证据, 本期要探讨那以放射性元素来鉴定地球年龄的方法.

 

(文接下期)

(D)       地球年龄放射性元素鉴定法的再思

(D.1)   碳十四鉴定年代法

Willard F. Libby

1896年, 法国三个著名的物理学家贝克勒尔(Henri Becquerel, 1852-1908)、皮埃尔·居里(Pierre Curie, 1859-1906)和他的妻子玛丽·居里(Marie Curie, 1867-1934)发现地壳内一些化学元素如铀(uranium, 简称U)、镭(radium, 简称Ra)、钍(thorium, 简称Th)可助鉴定地球年龄, 三人也因此共同荣获190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从此开始了使用化学元素放射法, 来鉴定某物的年龄. 1947年, 美国芝加哥大学核能研究所的科学家利比(Willard F. Libby, 1908-1980), 凭着化学元素放射功能的理论, 发明碳十四鉴定年代法(Carbon-14 dating, 或称: 碳十四年代测定法),[3] 掀起了一个簇新鉴年代的浪潮, 这也使利比于1960年荣获诺贝尔化学奖(那时他转去加州理工学院). 此后, 利比所倡用的碳十四鉴定年代法, 几乎垄断了世上鉴年法的局面, 一般世人视之为不可摇动的确据.

 

现代人读到由铀变铅, 或由碳十四变碳十二鉴定年代法时, 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些“科学鉴年法”所得到的数据是确立不移的真理, 不能推翻. 这种先入为主的理念极难改变过来, 再经传媒的推广, 加上市面少有用另类计算法报导, 难怪世人以讹传讹, “习非成是”的思想牢牢藏在脑中,[4] 甚难突破.

 

马有藻 (Denny Ma)

我们需要查明那以“碳放射性元素”来鉴定年代的科学鉴年法是否可信可靠. 普通人最大的困难乃是不明白这些方法背后所使用的“假设”(assumption), 而科学家或科学刊物很少透露这些所谓的“科学法”背后的假设, 所以只要我们明白这些科学鉴年法的原理, 便不会妄下结论, 或者盲从附和. 马有藻在《鲜为人知的地球年》一书中, 解释了以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原理和缺陷, 并以碳十四鉴年法为例证, 讨论其原理和指出其缺陷. 我们将之编辑如下:[5]

 

(D.2)   以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原理

放射性元素如铀、铷、钾经过几年后便“腐化”(或译: 衰退、蜕变, decay)成另一不含放射性质的元素, 此种关系通称“母子”关系(英文书多用“母女”). “母”是原本的放射元素, “子”(或“女”)是不含放射性质的元素, 如下图:

 

放射性元素

(母)

经历

(半衰期)

变成不放射元素

(子/女)

铀 (U238)

4.5 by

铅 (Pb206)

铷 (Rb87)

4.6 by

锶 (Sr87)

钾 (K40)

1.7 by

氩 (A40)

碳14 (C14)

5730年

碳12 (C12)

 

上图显示, 举例铀(100%)经历4.5by (半衰期)不见了50%铀, 再经4.5 by又不见50%铀, 即是过了9by (90亿年)后, 铀只得25%, 而子(铅)的含量相对是:  100%铀 → 0%铅; 50%铀 ↔ 50%铅; 25%铀 → 75%铅.

 

科学家认为这比例是恒常不变的. 据此, 他们在一块石头(或任何物体)内找寻“母子”的含量(如铀和铅), 从它们含量多少便可算出母或子的年纪来. 如下图:

  

(D.3)   以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缺陷

表面看来, 放射性元素鉴年法似乎准确及可靠, 其实这种计时法有甚可质疑之处, 因为所有放射性元素鉴年法均建立在一些基本假设上, 只是很少科学家会告诉你这些基本假设是什么. 举例说, 时钟沙漏(hourglass, 简称“时漏”)是在一小时内, 上层的沙流尽下层. 石块如“时漏”, 上层流了多少沙, 下层承受同量的沙, 因此上下层的“沙量”是相对性正比的. 如上层有35%沙, 下层便有65%沙. 所以石块中的放射性元素有多少是“母”(如在上层), 便有多少是“子”(在下层), 这样按其元素的半衰期, 便可计算出石块的年纪来.

 

但这样的计算是建立在三个假设之上:

  • 假设石块里的放射元素是由100%开始的.
  • 假设石块里的铀变铅的速度没有改变.
  • 假设石块里的铀或铅没有“逸走”(leach out).

 

不过, 这些“假设”是不正确的, 有几个原因:

  1. 因为世界上从来没有100% 放射性元素(例如100% 纯铀)(pure uranium), 所以有谁知道石块里的铀是由100% 开始. 事实上, 有甚多石块本身有铅在内, 反而没有半点铀的痕迹(有“子”没有“母”), 这一点连进化论学者、美国地质学家赛德曼(David Seidemann)也承认.[6] 根据马有藻, 这可能是神创造矿物时, 祂已将铅置在石头内.
  2. 石块内的“铀变铅的速度永恒不改”也是一个假设, 因为石块在露天风霜雨侵、地震尘灰、各种天气的变化、或在水平线高达一千尺、在深海一万尺不同地点、太阳光的强弱及一些世界性的灾祸, 必大大影响放射性元素的蜕变(衰退)速度率. 这一点是多名进化论的先进(指表率)如朱尼曼(F. Juenemann)、贝克(W. Beck)、柯理(K. L. Currie)等都在他们的著作中也不得不承认的事.
  3. Dr. Henry M. Morris

    石块内的放射性元素物的“母”或“子”不可能没有逸走, 因为风雨的侵蚀、冷热的改变、水灾旱灾、大气压的变动等, 皆使母子元素的原子成分消减, 所以由铀变铅的方法(以及其他类同的方法)是常不正确的. 有人将热滚水不停地浇在一块坚如铁钢的花岗岩(granite)上, 经历四小时之久, 发现其内80%的钾已逸走. 水力学权威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说石块在巨大水压下, 其内的矿物不断流失.[7] 所以石块年龄如果上百万年如进化论所言, 所有矿物岂不是全部“逸走”!

  4. 1973年, 加拿大阿尔伯达省(Alberta)名为“大草原”(Grande Prairie)的小镇, 草原圣经学院附近, 一大树林旁边的高压电缆突然断掉, 电缆电殛泥土大概4小时之久. 电源渗入泥土里, 将泥土中的矽(silicon, 简称Si)溶解, 随即将树根“化石化”. 就在附近的里贾纳大学(University of Regina)科学家用钾变氩法鉴定树的年龄, 其报告显示是超过百万年(事实上这化石才形成不久). 原来高热能使放射性元素失去原有的“报龄技能”.

 

以上的论点和论证皆指出使用放射性元素鉴定年代法是基于“假设”才成立的. 但“假设”建在“假设”上不是产生理论, 而是更大的“假设”.

 

(D.4)  以碳十四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原理与效能

太阳照射下来, 太阳的光子与大气中的氮(Nitrogen, N14)碰撞, 产生放射性碳十四(C14)漂浮在大气中, C14与空气中的氧气混合便成二氧化碳(CO2), C14及CO2被有机体如树木、动物、昆虫、人等吸入体内. 当有机体死亡后便停止吸入C14/CO2 . C14在有机体内腐化(衰变)成不放射性C12 (如上文“时钟沙漏”下层的细沙). 理论上, C14经6万年便完全在那有机体里逸走(消失), 但实际上, 在1万至1万5千年后, 那有机体里的C14存留太少, 不能探测其存在, 所以C14鉴年法对声称1万5千年以上的物体便没法产生作用.

 

(D.5)  以碳十四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缺陷

像一般放射性元素鉴定年龄的原理, 碳十四鉴年法也是基于相同三个基本的假设, 所以相同的缺陷也纷纷呈现. 马有藻指出以下的例子:

 

  1. 碳十四鉴年法理论上在6万年便完全从有机体内消失, 而在1万5千年的有机体里也探测不到它的存在, 所以它的可靠性便减少很多. 因此, 若有人说某石块经碳十四鉴年法验出数千万年, 请不要相信.
  2. 不可用C14鉴年法来检验石块的年代, 因为石块(非有机体)里没有C14/12的存在.
  3. 大气层因很多因素而影响C14的产量, 如空气污染、气候改变、位置高低(高空、低空、高山、山下)、人口密度、太阳强弱、地球磁场、地区环境(城市郊外)等, 以致有机体吸收C14的速度也锐减(急剧、飞快地减少), 导致有机体的年纪比实际年纪更老.
  4. 挪亚洪水前大气层中有水罩层吸收太阳光, 使太阳光子与氮中子碰撞机会不如洪水以后, 致C14产量不多(相对性来说, 空气干燥, 产量便多), 被有机体吸收相对也减少, 所以有机体死后所显示的年龄比实际的年龄为大.
  5. 理论上, C14经5730年(衰变期)便减掉一半, 衰变成C12, 但这衰变速率并非恒久不变. 譬如洪水前, 地球磁力较强, 因此C14衰变成C12较速(意即较快速), 有机体内的C14和C12的含量便显示较年老(如洪水前的人类寿命远超今日的人寿).
  6. 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生物学教授David Plaistea说市内机场附近的大树林, 经C14鉴年法显出约有1万年(因为受航机喷气所污染). 如果C14鉴年法属实(指真实的), 那么1万年前这城市根本不存在, 而这些大树林的树苗还未长出来呢!
  7. “科学创造论协会”一次列出用C14鉴定400种动植物及原油均出错的名单, 例如同一头动物, 不同的骨头便有不同年龄. 同一株树木、同一块石头, 其不同部分被验出差距很大的年龄(见该协会季刊6/74及12/83).
  8. 美国加州一群科学家利用碳十四方法测定活蜗牛外壳的年代, 测量结果发现这只活蜗牛“已活了2万7千岁”! (证明这鉴年法不正确)

 

John A. Eddy

有鉴于此, 美国生物化学博士苏绯云指出, 用碳十四鉴年法必须留意: 只有含碳的东西, 如木头、骨头等, 才可应用此法. 石头或已化成石头的“化石”, 不能用此法. 此外, 因碳十四的半衰期是5千多年, 故不能推得太远, 顶多不过10个半衰期  —  5万年. 因此不能推算百万、千万、万万年的结果.[8] 总而言之, 诚如美国宇宙物理学家约翰·艾迪(John A. Eddy, 1931-2009)所说: “如果碳十四能支持我们的论据, 还要看看历史文墨的辅证, 否则只能将碳十四当作脚注.” 这确是忠诚肺腑之言.[9]

(文接下期)


[1]               葛兰麦可琳、罗杰奥克兰、莱利麦可琳合著, 《创造论的明证  —  检视地球的起源》(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9年), 第15页.

[2]               同上引, 第18-19页.

[3]               “碳十四鉴定年代法”或“碳十四年代测定法”(carbon-14 dating, 或译: 碳十四定年法、碳十四断代法)也称为“放射性碳定年法”(Radiocarbon dating), 又称“碳测年”(carbon dating)等等.

[4]               “习非成是”的意思是指对某些错误事情习惯了, 反以为本来就是对的, 甚至会颠倒是非.

[5]               下文改编自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加利福尼亚: 美国荣主出版社, 2004年), 第30-42页.

[6]               Dennis L. Lindsey, The Dismantling of Evolutionism’s Sacred Cow: Radiometric Dating (Texas: Christ For The Nations, 1994), 第138-139页.

[7]               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4), 第266页.

[8]               苏绯云著, 《科学与真理》(香港湾仔: 香港创世科学会, 2003年),  第11-12页.

[9]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4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