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荒的问题 (上)


何晓东

编者注:   《工人荒的问题》是何晓东弟兄在1963年所写的, 由香港的“道兴书楼”所出版, 目的是指出今天教会(召会)缺乏工人的主要原因是什么.[1] 何晓东在此书前言写道: “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许多的信徒们都不明白, 什么才是神的工人. 神的工人不只是少数几个人, 乃是所有的信徒们. 凡是重生得救的人, 都是神的工人, 没有人能摆脱这个责任的. 按照经上说: 教会才是训练神工人最好的地方. 此书已经绝版30多年, 感谢主! 今天又有机会再出版, 证明在这末世是很需要这一类的信息.” 这一番话是何晓东于1994年6月为再版之书《工人荒的问题》所写的前言. 然而, 到了2021年, “工人荒”仍然是诸多教会(召会)所面对的问题, 证明何晓东20多年前的话依旧实用  —  “在这末世是很需要这一类的信息”. 故此, 《家信》稍加改编后, 在此刊登这类很需要的信息.

 

(A)       小引  —  普世都在闹工人荒!

李继圣 (Charles Lee)

在过去和今天全世界的属灵工场上都在闹工人荒, 这是一件极严重的事件. 许志文有一次路过南阳某地, 当地教会听他讲道很受感动, 希望他能够一直留在那里, 因为那里的教会已经是10多年没有牧人(指牧养召会的“牧者”)了. 苏佐扬在海外各地布道, 也发现许多的地方没有牧人和传道人, 负责教会牧养和教导的工作. 李继圣有一次路过一个地方, 当地的教会要求他去主持圣餐礼拜, 因为他们的教会里也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牧人了. 牧人少、传道少, 教会不能兴旺, 福音不能传开, 信徒们得不着造就, 这是第一种严重现象.

 

还有一种比较更严重一点的现象, 就是已经有了牧人的教会, 却有许多牧人不能尽责, 如果将现在全世界的传道人, 由神亲自来一次甄审的话, 我相信至少一半以上要淘汰掉的. 许多人当“传道”(指传道人)并不是真的奉差遣和受托付, 有的是情感方面的因素, 有的是贪图地位, 和种种的便利, 有的只是在兴趣之所好. 总而言之, 推其当传道的动机不外乎有几十种之多.

       

在今天美国有许多教会被所谓“新派”(注: 即不信派)所控制, 传道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得救, 马里兰州(Maryland, 或译: 马利南州)有一个礼拜堂里, 传道人不传福音, 专和一般青年谈男女之间的事情, 你看可怕不可怕. 作老师的不尽责任是误人子弟, 作传道的不负责任, 祸可闯大了, 误人灵魂. 就有许多的人, 由于这种传道人所误, 以为上上礼拜堂, 做做礼拜就够了, 不明白得救这件事; 这种事情, 在今天的美国是最普遍的.

          

过去中国大陆有一位瑞典来的传道人说: “瑞典国家内每一个人都是基督徒…” 这些都是自欺欺人的话, 要全国都成为“基督徒”并不难, 只要政府的首长独裁一点, 下一道命令, 不作基督徒就会失去国民的资格, 马上一下子全国都变成基督徒了. 今天那些没有被福音传到的地方固然是可怜, 但是那些基督教(指Christianity, 更适切译作“基督信仰”)很早就被传遍的地方, 却更可怜, 在里面的人被虚假蒙住了眼睛, 看不见真理.

 

魔鬼的一套手段是, 对福音没有传过的地方采取阻挡的办法, 至于对那些教会普遍的地方却使用另一种战略, 就是鱼目混珠, 使你真假难分, 糊里糊涂去教会, 不去考虑得救的问题. 这些人比没有听过福音, 没有去过礼拜堂的人更多上一层锁链. 没有去过礼拜堂的人, 比较容易接受福音, 得救的机会也多, 反而是那些“祖传的”, 习惯去教堂的假信徒, 自己称是基督徒, 所以不再接受别人向他们传福音. 在美国和欧洲, 几乎每个人都称呼自己是 Christian (基督徒)、自己是某某会的教友, 要向这些人传福音, 还要加上一个分辨真假的工作, 其中困难之多可想而知了.

 

我在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或译: 乔治镇大学, Georgetown University)里遇见一位美国女学生, 她因为在一般美国礼拜堂中实在得不着什么, 就决定去信亚洲的佛教. 我和她谈论了半天, 也无法纠正她的错误. 所以今天“工人荒”的问题, 不单单是在那些福音没有传过的地方, 或已经传过了但信徒少的地方, 就是那些被称为“基督教的大本营”  —  欧美各国  —  也一样在闹工人荒, 甚至于还更严重, 因为魔鬼利用一层“已经是教友”的壳子, 来抵挡真福音的传入. 在这种地方要想领一个人归主, 实在比开荒布道领一人归主, 还要花十倍的力气. 我曾看见有热心爱主的人站在纽约最热闹的地方向过路的人传福音, 来来往往的行人只当没有看见一样, 并没有一个人肯留下来听.

 

所以我说的“工人荒”, 乃是“真工人荒”(指真正信主得救的工人之荒), 不是“假工人荒”. 今天有那么多的假教会、假信徒和假工人! 这实在是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 今天神交给我们的工作是两方面的, 对不信的人, 福音没有被传到的地方, 我们要传福音, 和在福音已经被传过的地方, 传真福音, 使人明白真假, 成立合乎圣经真理的真教会; 前者只是传, 后者不但单单是传, 还要争战, 这工作实在是艰难困苦的.

 

 

(B)       历代支配工人的无形制度

(B.1)   圣品制

自从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宗教改革以来, 罗马天主教的错误总算被除去了许多, 但是无论如何, 很多年累积起来的错误已经打了很深的根, 并不是一下子都能除灭干净的. 在更正教中, 神甫、修女和教皇是没有了, 但是取而代之的是牧师制度. 更正教里面的牧师, 虽然不像天主教的神甫那般特殊, 但是仍然脱离不了“圣品制度”的圈子, 有些守旧一点的教派, 连“主教”都有. 马丁路德的道理中仍然要信徒常去牧师那里认罪, 由牧师祷告赦罪, 和天主教里的“告解”一样. 牧师必须经过多少年的神学教育, 或传道多年, 经过考试才能被按立; 在教会里, 只有牧师才可以“施圣餐”、替人施洗、替人证婚、主持丧礼. 所以牧师虽然不比神甫, 也差不多成为特别阶级的人物, 人人另眼相看. 在美国, 牧师只要穿着白领子的黑衬衫, 买火车票可以打折扣, 开汽车犯法, 可以减轻处罚.

    

(B.2)   天才制

许多大布道家、牧师、传道人, 讲道有能力、有口才, 就被公认为专家, 因为专家是以稀为贵, 就如一般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和文学家一样, 不经过多年下苦工, 加上自己的天才(天赋), 不然是成不了“家”的. 有能力、有口才的大布道家、奋兴家不多, 自己没有这样天才的信徒, 自叹不如, 当牧师和作传道的人, 必须要有这种的天才. 所以传道, 替神做工都应当让那些有天才的人去干, 信徒只要听听道就行了. 在美国, 每次开布道大会, 都要以传道人的名和相片来作广告, 来号召听众的. 

 

(B.3)   兴趣制/志趣制

志趣(或兴趣)决定每一个人的事业前途, 如果一个人对科学感兴趣, 将来可以成为一个科学家; 一个人对文学有兴趣, 将来会成为一个大作家. 在神的圣工方面, 一般信徒的看法也是一样, 对传道事业有兴趣, 就进入神学院受造就, 将来毕业出来好当牧师. 总而言之, 在这世界上, 不都是科学家, 也不都是文学家, 同样地, 也不都是牧师和传道, 所以牧师也和其他事业一样, 只限于几个对神学、传道感兴趣的人的事情.

 

(B.4)   职业制

今天大多数的礼拜堂都是“聘请”牧人(牧师), 给他多少薪水, 请他来讲道、施圣餐、施洗和主领其他各种聚会. 至于会务、行政、经济, 则由长老们负责. 有的礼拜堂, 长老可以干涉牧人讲道的内容, 因为牧人是他们出钱请来的, 和雇工一样. 今天美国许多差会, 牧人薪水都很高, 生活也很舒适, 工作也很轻松.

 

我知道有一个中国信徒, 在美国某神学院受造就, 毕了业以后被派回中国去传道, 拿的是美金, 住的是差会买的好房子, 隔几年还可以回美国来一两次, 无怪乎在留学出国潮当中, 有不少读神学的人, 连传道(指传道人)也在内, 拿到全部奖学金, 来美国镀金, 将来被差会雇佣. 传道变成一种“职业”, 今天是普遍的事, 职业的种类繁多, 传道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种.

 

(B.5)   僧侣制

牧师虽然不像天主教的神甫, 禁止结婚, 生活管治严格; 但是由于他的身分和教会里的事工特殊, 所以别人就另眼相看. 在宗教当中, 凡是那些专门做宗教工作的人物, 一般人都以僧侣的眼光来看他们(即视他们如同“僧侣”). 所以一般人对牧师的看法, 也与庙里的和尚相同, 认为当牧师简直就和出家和尚一样. 因为看破红尘, 或许是受了些什么刺激, 再不然就是受了什么非凡号召, 要他走这条路, 和回教教主穆罕默德一样, 受了特殊的使命. 难怪凡是一提到“奉献自己”四个字, 就会使人战战兢兢, 想到要他去当牧师.

 

前几年在香港, 有一个保险公司的副经理, 因为儿子在国外读神学, 以至于忧郁成疾, 终于跳楼自杀. 儿子神学毕业出来, 除了当牧师以外, 还有什么事可做的呢? 当牧师就是洋和尚, 岂有不跳楼之理呢!

 

(B.6)   英雄制

由于传道人的天才, 也就产生了英雄制. 一般“名牧师”和“大传道”, 因为受神的重用, 传道有能力, 很容易受一般信徒们的拥戴, 把他高高地举起来, 看作第一重要, 教会里如果少了这一个大牧师, 就等于群龙无首. 许多信徒都认为教会里面人多人少, 兴旺不兴旺, 关键完全在于这位牧师的身上. 牧师讲道好, 教会人也多; 牧师口才不行. 教会人也就少了. 信徒去聚会目的只是去听道, 这个礼拜堂牧师讲得不行, 下次不去了, 再去另外一个有好牧师的礼拜堂. 无形之中, 牧师便成为教会里独一无二的主要成分, 他能决定一个教会的兴衰, 于是好牧师就成为所有礼拜堂争夺的目标了.

 

我们从以上六种现实上的情形看起来, 就可以明白工人荒的真正原因: “圣品制”的存在, 使信徒自认为自己不够资格成为“特殊人物”, 没有神“特别选召”, 所以就会感觉到传道只是那些有“特别选召”之人的事. 信徒只要守守教规, 做做礼拜就够了, 就好像庙里的事有和尚去做, 善男信女只要去烧烧香, 叩叩头. “天才制”使平信徒深叹自己没有传道天才, 所以不够资格向人传道. 许多的信徒, 不肯向别人传福音, 都是以没有口才为借口.

 

“志趣制”使一般信徒都认为人各有其志, 那些当传道的人, 因为他们志趣在此. 我虽然也是基督徒, 但是志趣不一定在传道工作, 所以为神做工, 只是少数几个有志趣做传道者的事情. “职业制”使传道的工作不过只是千万种职业中的一种而已, 天下没有大多数相同的职业, 所以选择把传道当职业的人也有限, 职业的目的乃是为了谋生, 倚靠的乃是薪水, 没有薪水就不能活. 因此, 传道人如果以职业的眼光看传道圣工, 在量的方面, 已经是打了一个折扣, 再靠薪水来生活, 又在质方面再打一个折扣. 世界各地, 除了欧美以外, 因为信徒少, 奉献不多, 当然以传道来当职业的人, 也不会多的.

 

再说到“僧侣制”, 这些还更严重一点, 有许多信徒, 他们很热心, 也很爱主. 但是就怕作牧师, 他们的看法就好像一个佛教徒不一定要去当和尚一样. 只要虔虔诚诚作一个好基督徒, 不必一定要去当牧师; 一当了牧师, 什么都完了. 自己的名誉、地位和事业, 全部都要丢掉, 别人也要对你另眼相看, 多么难受的一件事! 所以牧师还是让那些“更清高超俗”的信徒去作.

 

至于“英雄制”, 它和“天才制”一样, 人人都认为成为一个牧师,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神学院毕业, 还要再多受几年训练, 经过考试才能被按立为牧师, 其中要花多少的心血, 真是不简单! 所以产生一位牧师要经过那么多的时间, 花上那么多的工夫, 难怪在量方面要供不应求了!

 

有那么多种的原因, 造成过去、现在, 甚至于将来的工人缺乏, 单单靠几个热心的传道人、奋兴家, 到处去跑跑、叫叫是没有用的. 听的人会这样想, 哪一个卖瓜的人不说自己的瓜甜? 你既然是当传道的(指传道人), 当然在你的眼光里, 传道的工作是第一. 所以你尽管叫, 他们还是觉得没有受到神“特别呼召”, 所以无动于衷, 工人还是那几个. 这并不是传道人不够热心, 神也并不是不做工; 神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永不改变的. 只是人为的一切制度、遗传、风俗和观念, 甚至于用外邦人拜偶像的办法, 限制了神的工作. 圣经上的真理, 被人随意乱改, 改得几乎不成原形, 因此教会起初的工人样式及差遣方式也完全变了样, 神怎能好好地使用呢?

           

今天我们要解决工人荒的问题, 必须要在基本上有一个彻底的转变不可. 第一步先要有拆毁, 然后才能有建造, 旧的没有拆毁干净, 新的是建造不起来的. 所以工人荒的问题, 不单单只是今天的问题, 乃是以往、现在, 甚至于将来的问题. 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清清楚楚的概念, 什么样的人才是神的工人, 神的工人是怎么来的? 我们只有回到圣经里, 看看教会原初的时代, 工人被差遣的情形.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和以弗所书上都很清楚地说出教会里工人的情形, 使徒行传也很清楚地记载, 原初神是怎样差遣祂的工人出去. 我相信有不少人要说: 那时代和今天这个时代不同, 彼一时, 此一时也. 坏就坏在这一点上, 耶稣基督是永不改变的, 圣经上的真理也是永不改变. 如果圣经上的真理是彼一时, 此一时, 那就是说主耶稣也是彼一时, 此一时了! 以时代的变迁来改变圣经上的真理, 是过去、现在, 甚至于将来, 教会工作上失败的一个最大原因!

 

 

(C)       教会原初工人的情形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 你们就必得着能力, 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 直到地极, 作我的见证”(徒1:8). 这是主耶稣在没有升天以前, 对门徒所讲的话, 我们都可以看见, 在那一个时候, 无论是使徒也好、门徒也好, 对主耶稣钉死、复活和升天的真理都不清楚. 彼得还问主耶稣是否在那个时候要复兴以色列国(徒1:6), 他们的心仍是属地的, 一天到晚还是犹太国! 犹太国! 虽然主耶稣对他们讲了那么多的道理, 他们还是不明白.

           

但是当我们一读到使徒行传第2章, 情形就整个改变了! 五旬节那天, 圣灵一降下来, 只是那么几分钟的时间! 前后就成为两个完全不同的局面了! 圣灵降了下来, 在这圣灵里面, 还带来许许多多不同的恩赐, 教会就在那个时候开始被建立起来. 也同时有了教会, 即有了工人, 因为神建立了教会, 同时也设立了工人.

           

这些人都没有进过神学院, 也没有受过大学教育, 前后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圣灵一降临, 他们就得着能力和恩赐. 可见得能力和恩赐既然是直接从神那里来的, 就应当直接向神去求, 神供给祂工人的生活需用, 是借着别人的奉献, 但是能力和恩赐是直接从神那里来的; 在这一点上, 我们必须要弄清楚.

           

主在大马色(大马士革)的路上向保罗(扫罗)显现

我们再看看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 主耶稣向他显现, 在那个时候, 他只是一个清一色的法利赛人, 根本就不认识主耶稣. 主耶稣向他显现时, 他还问: “主啊! 你是谁?” 但是当他一进入大马色, 经过亚拿尼亚的按手, 受了洗, 和门徒同住了几天, 马上就能开始讲道, 前后也只不过几天的工夫.

           

照理来说: 像保罗那么大的使徒, 被神重用, 在新约圣经中, 他的书信几乎占了一半, 这样的人至少也得要5年以上的神学教育. 但是仅仅几天, 圣灵充满了他, 同时也把一切的真理、恩赐和能力充满了他!

           

那么也许又有人要说: 因为这些人都是使徒, 所以有点特殊. 但是我们从使徒行传第2章中看见, 那些人聚集在一起祷告, 圣灵降下来, 这些人不单单是使徒, 也有门徒. 而且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也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 神借着圣灵, 不单单是把这些恩赐给使徒们, 也同样地给祂的教会; 所以一个真正合乎圣经上所说样式的教会, 这些恩赐都应当有的. 许多人都把天才和恩赐混为一谈, 这是极大的错误, 天才是自小就有的, 恩赐是原来没有而由神直接赐下来的, 原来不会讲其他国的语言, 恩赐一来, 不必学, 就会讲了.   

          

原来口才不好, 不会讲道, 恩赐一来, 可以讲道, 特别感动人, 使人得益处. 但是神对于这样的恩赐, 并不是随随便便乱给的, 否则是白白的糟蹋. 恩赐乃是给那些热心爱主, 而切慕恩赐的人(林前14:1), 不但是如此, 并且还要切切的求, 他不求, 恩赐是不会自己来的(林前12:31). 没有那一个传道人天生就会讲道的, 所以一切恩赐都是随着圣灵一起来的.

 

 

(C.1)     教会是训练工人唯一的地方

所谓“训练”乃是指“属灵知识”这一方面. 神造就祂的工人, 一方面直接启示他, 另一方面先要使他有属灵知识方面的造就. 这一方面不是直接由神那里来的, 是要借着别人的教导. 如保罗教导西拉、提摩太; 巴拿巴教导保罗等等, 等到保罗在真理知识上有了一个根基以后, 神才能启示他. 这样的教导时间并不太长; 如使徒行传13:1, 说出安提阿教会要有几位先知和教师, 在那时候距离五旬节圣灵降临时, 只有几年工夫, 教会在各地建立还没有多久, 然而教会里竟有那么多的工人, 可见圣灵在众教会里设立工人, 是不受时间限制的. 神今天要用什么人, 立刻就赐给他恩典去做(但他也必须愿意顺服, 让主使用). 

           

神训练祂的工人, 往往是一边工作, 一边学习的, 一方面在教会里参加事奉, 一方面在教会里接受教导, 另一方面和神有交通, 接受神直接的启示(注: 指神透过圣灵和圣经的教导或指引). 所以在使徒那时代, 教会是训练工人唯一的地方. 我们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和以弗所书第2章, 都看到教会里面有使徒、有先知、有教师(注: 初期教会有使徒和先知, 但现今召会已没有使徒和先知的职分了);[2] 教师的工作就是教导, 教导也是一件恩赐, 教导属灵的知识. 

 

(C.2)    差遣工人的是圣灵

我们从使徒行传第13章由第1至4节可以看见, 在原初差遣工人的不是教会, 也不是差会,[3] 更不是其他什么组织; 差遣工人的乃是圣灵.

           

圣灵差遣工人出去做工(徒13:4: “他们既被圣灵差遣…”), 由教会同工们同心印证, 并不是教会里人的意思要派某某人出去.[4] 安提阿教会的信徒们同心合意祷告后, 然后圣灵才告诉他们, 要“让”(注: 徒13:3的“打发”原文是“释放, 容人离开”之意)保罗和巴拿巴出去, 并且他们在出去作工以前, 已经是教会中的工人了. 工人到各地作工, 生活由神自己负责, 结出果子归给当地的教会. 保罗并没有在其他地方设立安提阿“分会”, 有自己留在那里作“分会”的牧人. 工人被差遣出去只有两种任务: 一种是传扬福音, 帮助建立当地的教会; 一种是坚固已经建立的教会.

 

(C.3)     原初教会的工人是神设立的

在整本使徒行传里, 没有说到缺乏工人的事情, 因为凡是一个真正合乎神水准的教会, 教会一被建立, 工人也同时设立了. 工人被设立和教会被建立乃是一件事情, 而且是同时的(注: 我们不否认工人的装备需要时间, 但何晓东弟兄的重点是: 神必预备所需的工人). 在那时候, 彼得和约翰等使徒多半都是在耶路撒冷, 保罗和巴拿巴又是在外边跑, 没有哪一个被派到各地方教会去负责; 然而, 在使徒行传9:31我们看见: “那时, 犹太加利利、撒玛利亚各处的教会都得平安, 被建立; 凡事敬畏主, 蒙圣灵的安慰, 人数就增多了.”

           

这样看来, 彼得、约翰、雅各这些有能力的大使徒又是在耶路撒冷, 保罗和巴拿巴两个人又是在外边跑, 那么这些平安被建立的教会又有谁去负责呢? 由此, 我们可以明白, 当时教会工人都是就地取材的. 神既然在当地建立了祂的教会, 也同时设立了工人. 自从司提反被人用石头打死以后, 耶路撒冷的教会受了逼迫, 除了使徒以外,  门徒都分散在撒玛利亚、犹太各地, 这些门徒也不是牧人, 也不是神学毕业生, 他们和我们一样, 都是普普通通的信徒. 圣经上也没有记载他们的名, 然而这些人到了一个地方, 向人传福音, 不久, 信的人多起来, 教会也就被建立. 因为教会被建立, 神在教会中就设立了工人, 于是这里面有先知、教师、牧者、传福音的等等, 一样也不缺. 因为这些听了福音悔改的人, 都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人, 他们也明白自己乃是教会中的一个肢体, 都有责任, 大家追求圣灵充满, 和各样恩赐.

 

(C.4)     原初工人做工乃是为建造教会

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 也是基督的新妇, 所以无论传福音也好、讲道也好、说方言、医病也好(注: 这两个恩赐是在初期教会中出现的恩赐之一, 但这属于“神迹性的恩赐”或“证据性的恩赐”已经停止了),[5] 都应当是为了建造教会. 保罗各处奔走, 传扬福音, 并不是“发展他个人的传道企业”. 他虽然有西拉、提摩太和路加等人作同工, 但是并没有成立什么“布道团组织”. 你看他的书信, 除了对提摩太、提多和腓利门个人以外, 都是对各教会的.

           

在拔摩海岛上, 主耶稣向使徒约翰显现, 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他写信给那亚细亚七个教会. 因为基督徒不是单独一分子, 他乃是教会的一个肢体. 所以传福音、作主工, 如果不是为了建造教会, 乃是“发展个人的传道事业”, 这工作乃是不完全的. 难怪许多大布道家, 布了许多次的道, 开了无数次的布道大会, 许多人悔改, 但是这些人以后往往都不知去向了, 真是“邻国国民不见少, 寡人之民不见多”的情形.[6] 所以只有传福音, 没有建造教会, 就好像许多木、砖、材料都预备好了, 然而却堆在那里, 不盖房子, 结果风吹雨打, 都朽坏了. 听了福音悔改的人, 应该立刻在教会里接受教导, 学习配搭事奉, 成为一个肢体. 传福音或作任何工, 如果不是为了建造教会, 效果只不过是暂时的.

 

(C.5)     原初教会每一个圣徒都是工人

按照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所说的话, 不是对那些立志献身作主工人说的, 也不是对一般神学院学生说的, 也不是对一般牧师传道说的; 乃是对“所有的信徒”说的(参 林前1:2: “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 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成圣、蒙召作圣徒的, 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

 

保罗在该书(第12章)最后一节说: “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林前12:31). 这“你们”两个字乃包括所有的信徒; 既然每一个基督徒都是一个肢体, 肢体必须要发挥功用. 任何肢体都有它本身的功用. 所以信徒既然是一个肢体, 他也就是一个工人了, 所以身体既然没有“特别肢体”与“平肢体”(普通肢体)之分, 教会里也不该有“平信徒”和“事奉工人”之分.[7]

 

(文接下期)

***********************************************

附录:   作者何晓东简介

何晓东

何晓东弟兄原籍福建福州, 1926年4月22日生于上海. 他家族显赫, 父亲是曾任中国陆海军元帅的张作霖之秘书. 他虽然成长在佛道二教背景的家庭, 却蒙恩得认识基督. 1949年随父亲移居台湾, 读书期间, 一位基督徒同学领他参加教会聚会. 翌年, 就在台北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注: 此聚会处的开拓者是我们敬重的李继圣弟兄),[8] 因听福音受感决志信主. 信主后第二年(1951年), 在计志文牧师主领的奋兴会中, 蒙召献身, 一生为主所用. 在美国留学期间, 他开始投稿基督徒刊物, 并写小册子帮助慕道朋友与初信徒. 继后又写了许多栽培灵命的信息, 和30多首圣诗, 又翻译不少英文见证书籍. 其《不灭的灯火》更获得台湾80年度人文类图书金鼎奖. 何弟兄从事文宣40多年, 出版了130多本著作, 他文字宣道所撒的福音种子遍满全地, 结果累累.[9]           

 

 


[1]               “教会”一词的希腊原文是“被呼召出来的一群”, 故把“教会”译为“召会”更合原义. 但由于本文摘自何晓东的文章, 为保留其原貌, 本文保留作者使用的“教会”一词, 也在编者评注时如此使用, 以便统一.

[2]               在新约时代, “神的家”或指“召会”(参 提前3:15)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 既然使徒和先知是属于“根基”阶段, 召会成立至今大约两千年了, 现今肯定不属根基阶段, 所以使徒和先知的职分也不再有了(注: 最后一个使徒是主的门徒约翰, 于主后100年左右离世).

[3]               这里的“差会“是指所谓的“传道会、宣道会、差传会”等(英文译作: Missionary Society或Mission), 例如: 英国圣公会差会(Church Missionary Society)、伦敦传道会(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浸信宣道会(Baptist Missionary Society)、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等.

[4]               圣灵告诉安提阿教会, 要为圣灵“分派”(原文指为了某种目的而分出来)巴拿巴和保罗去做祂召他们所做的工(徒13:2), 于是信徒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表明与他们认同, 支持他们), 就“打发”(原文意即“释放”)他们去了.

[5]               何晓东在上文写道: “所以无论传福音也好、讲道也好、说方言医病也好, 都应当是为了建造教会.” 需要提醒的是, “说方言”和“医病”(神医)这两个恩赐虽在初期教会中出现, 但严格来说, 它们属于暂时性的“神迹性的恩赐”或“证据性的恩赐”(sign gifts), 不是恒久性的“造就性的恩赐”, 所以这两个恩赐早已停止了. 有关方言恩赐的停止, 请参家信文章: “圣灵论(三): 圣灵的工作(下)” [注: 特请留意附录一和附录二],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灵论三-圣灵的工作下/ .

[6]               “邻国国民不见少, 寡人之民不见多”也可说成“邻国之民不加少, 寡人之民不加多”(出自《寡人之于国也》), 其意思是邻国的百姓并不见减少, 我的百姓不见增多.

[7]               上文改编自何晓东所著的《工人荒的问题》, 参http://www.found-treasure.org/cht/hht/hht003/pagehht003.htm 注: 上文改编自第一和第二篇, 下期将刊登第三至第五篇.

[8]               有关台北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的开拓者, 请参http://www.taipeiassembly.org/tpi/modules/tadnews/index.php?nsn=271 【“认识肢体: 李继圣弟兄”】.

[9]               以上附录摘自 何晓东著, 《何晓东拾珍集(1)》(香港九龙: 拾珍出版社, 2018年), 封面后页资料.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