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指南》: (第26课) 认识圣经


第三部份:基督徒的生活 

第二十六课:认识圣经

 

(A)      引言  —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 都是有益的”(提后3:16). 想想这书的奇妙  —  圣经  —  它是神的话语! 是我们在地上最宝贵的财产! 我们应该对它坚信不疑(并且愈加珍爱、勤加阅读、善加应用).

 

可惜对于这本圣经, 今天有多人说话委婉. 这些人在召会(教会)圈子里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谈到圣经的权威, 他们绝不犹疑, 但他们不会说圣经是神所默示的, 或是神所呼气的. 然而, 我们对圣经默示坚信不疑, 也知道我们所信的是什么, 并愿意持守所坚信的. 我们现今在地上和将来在天上, 可拥有的只有几件事, 其中一件就是圣经. 这不是十分奇妙吗? “耶和华啊, 祢的话安定在天, 直到永远”(诗119:89); “天地要废去, 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

 

摆在我们面前的, 是一本永恒的课本. 这是何等大的挑战! 在这本书内, 我们有真理. 主耶稣说: “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 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有时候, 我认为我们听得太多, 所以无动于衷. 然而, 圣经  —  神的真理  —  足以令天使肃然起敬!

 

诗篇119篇的作者可以想到176件好事, 来形容神的话语, 阁下又可以想到多少? 这岂不是给于我们挑战吗? 诗人滔滔不绝, 一个又一个, 没有重覆, 尽说这宝贵话语对他如何宝贵. 我们要忠心, 把自己完全献上, 全心信靠圣经的默示.

 

 

(B)      圣经的默示性           

(B.1)   默示所带来的意义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inspiration of God). 圣经都是神所呼气的(注: “神所默示的”原文意即“神所呼气的”, God-breathed); 当圣经作者坐下来写的时候, 他们是被神的灵感动而写. 我们不明白里面所有的机制(mechanism), 我们也不需要明白. 我们只须知道圣经不单是权威, 它更是神所默示. 我们不单深信圣经的普遍默示, 我们更深信圣经的字句默示(verbal inspiration).

 

为此我们打开哥林多前书第2章, 保罗在这章教导我们三件事(指与神话语有关的三件事). 他给我们关于启示(revelation, “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 第10节), 然后他继续说到默示的题目(inspiration, “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 第13节), 最后他说到光照(illumination, “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第13b节).

 

请看第13节, 论到默示, 保罗不是讲自己, 也不是你和我. 他是讲到自己和其他第一世纪的众使徒和众先知, 他们把新约写给我们. “我们讲说这些事, 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 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

 

虽然这句话的原文直译是“用圣灵所指教的”, 而没有“言语”一词. “用圣灵所指教的”什么呢? 要加上什么字才合乎原意? 根据上下文, 答案肯定是“言语”. 因此, 中文的翻译是正确与清楚的: “我们讲说这些事, 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words), 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words).” 这是表明圣经的言语就是神所默示的, 且是字句的默示. 神没有对以赛亚说: “以赛亚, 这里是以赛亚书的概要大纲, 你尽量用你的言语写出来吧!” 以赛亚乃是坐下来, 把神借着圣灵赐给他的言话写出, 就是圣灵所指教的言语.

 

然后, 保罗提到光照(illumination), “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这是一句众所公认的难解经文. 笔者本身建议它的意思是: “以圣灵所赐的言语传达属灵的真理(conveying spiritual truths with Spirit-given words).”

 

(B.2)   默示所涵盖的范围

我们要全心相信圣经的字句默示(the verbal inspiration of the Scriptures), 我们也要全心相信圣经的完全默示(the plenary inspiration of the Scriptures). 这本书的默示是从创世记到启示录.

 

主耶稣说, 默示不止于圣经的言语, 更涉及圣经的一点一划(jots and tittles). “一划”(tittles)不是字, 也不是个字母, 它就是一划(stroke), 是字母里的一划, 等同于字母“E”下面的一画, 是字母“F”没有的. 主说, 一点一划都不会过去, 这些一切都会应验.

 

神的“默示”也延伸到圣经中每一个名词的单数和复数. 在加拉太书3:16, 保罗提醒我们关于“众子孙”(seeds)和“那一个子孙”(Seed)的分別. “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 神并不是说‘众子孙’(seeds), 指着许多人, 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Seed), 指着一个人, 就是基督(加3:16).

 

 

(C)      圣经的丰足性

我们不单完全相信圣经的默示, 更完全相信一个事实  —  圣经是神给人最后的启示. 犹大在他书信(犹大书)的第3节, 说: “一次(once for all)交付圣徒的真道”. “一次”(once for all)就是一劳永逸(一次全部), 不能(也不必)再加添什么了.【注: 这与旧约的命令相符: “所吩咐你们的话, 你们不可加添, 也不可删减, 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 就是耶和华你们神的命令”(申4:2) 】

 

我们也要完全相信圣经的“丰足性”(或译“充足性”, sufficiency). 彼得在 彼后1:3提醒我们: “神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赐给我们, 皆因我们认识那用自己荣耀和美德召我们的主”(彼后1:3). 注意这话, “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注: 既是“一切”, 就没缺什么, 完全充足了, 此乃所谓圣经的“充足性”或“丰足性”).

 

我们相信神话语的全足性. 不是神的话语再加上《摩门经》, 或加上其他经书. 不是神的话语加上“科学和健康作为打开圣经的钥匙”, 不是神的话语加上“罗马天主教的传统”, 或甚至“当代文化”; 圣经的充足性说明不是圣经加上“经历”, 不是圣经加上《信徒释经书》, 不是圣经加上“心理学”或“哲学”, 或任何属于那一类的东西. 圣经本身就是丰足的、全足的. 我喜欢我在 提后3:17所读到的这句话: “…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 这里的“完全”(perfect、complete)一词, 真正的意思是足够、充份(adequate). 这岂不是奇妙的吗? 其意思是: 一个读经、研经、默想圣经、背诵圣经、听从圣经的人, 他就成为一个充份足够的人.

 

 

(D)      圣经的无误性

然后, 我们也要完全相信圣经的“绝对无误”(infallibility). 主耶稣在 约8:31-32说: “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 就真是我的门徒; 你们必晓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真正的科学发现永远不会与圣经的正确解释发生矛盾. 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真科学(特指科学事实, 而非科学理论)和圣经都是出于同一位原创者. 神是圣经的原创者, 也是真科学的原创者.

 

今天, 我们常听见人在这事上吹毛求疵, 你甚至可能听见有人说圣经是有错误的. 在美国一个所谓福音派的研讨会上, 一位老师说: “我们知道圣经有错. 主耶稣说, 芥菜种子是所有种子中最小的. 但我们知道芥菜种子不是所有种子中最小的, 所以圣经有错.” 一位在圣经研讨会的教授, 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真是可怜. 他把经文看成好像主耶稣在发表一次有关芥菜种子的科学讲话, 这是完全离题了. 我们需要明白当时的背景, 人们走过市场看见各式各样的香料种子陈列在架子上, 也许是妇人在家里的橱柜寻找香料种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 芥菜种的种子是最小的. 你明白吗?

 

当这位教授这样说, 不是圣经有错, 而是耶稣基督可以犯错(但此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 因主耶稣乃是“真理”[约14:6], 绝对无误). 关于神话语的绝对无误, 我们必须深信不疑.

 

Benajah H. Carroll

多年前, 我读过卡罗尔(Benajah H. Carroll, 1843-1914)的一段话, 叫我会心一笑, 一直无法忘记. 他说: “当我还是孩童时, 我在圣经里找到一千个矛盾之处. 我把它们划下记号. 现在我在圣经找到的矛盾比当时的几乎少了一千个, 只剩下几个我无法给自己满意解释的, 但我已从一千个中得到994个完美和谐的答案.” 然后他说: “如果我有多一点的聪明, 我将能够协调另外6个.”

 

就是这样! 这是千真万确的. 我们要完全相信神话语的绝对无误. 我们要专心阅读神的话语, 这点十分重要. 那些读神话语的人会得到特別的福气, 尤其是启示录. 但这也包括阅读整本圣经的人, “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 都是有福的, 因为日期近了”(启1:3).

 

 

(E)      查考和研究圣经

单单读经是不够的, 我们还要专心查考和研究圣经. 记得我还年青的时候, 一天我恍然大悟. 我发现当我去到天上时, 我不是样样都晓得. 以前我一直以为, 在荣耀中我会变成无所不知. 既是这样, 为何现在要辛苦研习圣经呢? 后来我读到 以弗所书2:7: “要将祂极丰富的恩典… 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 神将显明更多的事情. 我想, 如果神将要显明, 那么我就要学习. 我想, 如果我将要学习, 天堂将是一所学校, 神将是教师, 圣经将是课本, 学期将是永恒(永无止境).

 

在此之前, 我一直以为工作是生命中主要的环节. 因此, 我学习商科要成为一个银行家. 但后来我想通了, 就在30岁那年, 我恍然大悟, 明白圣经是一本永恒的书. 有一天, 我要与列祖同坐, 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在父的国里时, “我又告诉你们, 从东从西, 将有许多人来, 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太8:11). 与他们一起谈话! 我有能力明白他们所说的吗? 尤其是坐在先知俄巴底亚和西番雅旁边, 我能明白他们所言吗? 你相信吗? 就是这样, 我开始努力研经. 我想, 研读圣经实在太重要了!

 

然而, 圣经有66卷书, 我们从何做起? 我们知道大事是由许小事组成. 我做不了大工作, 但我可以做许多小工作. 我便开始系统性地逐节查经. 有些日子, 我几天查经都没超过5节. 我花了30年之久, 才查完整本圣经.

 

我一节一节地查, 并问自己, 神在这节圣经要说什么? 来到困难的段落, 还会遇上许多伟大敬虔的前辈所持的不同解释或看法. 我会比较这些解释, 看哪一个是最好的? 哪一个最配合上下文和全本圣经的解释? 没错, 圣经是本永恒的课本.

 

你说, 在永恒中人人都快乐! 我知道, 但有些人将比別人更加快乐. 每个人的杯将是满的, 但有些人的杯将比別人的杯更大. 每个人都享受主耶稣, 但有些人享受的量度(或程度)比別人大. 我们在这地上决定了这量度, 我们如何对待神的话语决定了这量度.

 

人人都享受天堂, 但我们现在如何正确地对待神的话语, 将决定我们享受天上荣耀的量度(程度). 明白这事使我脱离这世俗的追求, 助我朝向更高的奖赏. 我希望这是给你的挑战.

 

我知道你们认为一场榄球赛或一个电视节目, 远比查经精彩刺激. 但这只不过透过肉体的眼光来看. 如果你用信心的眼光来看, 圣经就更重要, 因为你在这本书上所下的功夫, 其价值存到永永远远. 戴上你信心的眼镜, 你就会明白只有永恒才是重要. 足球赛事的结果很快会被遗忘, 一个真正的黄金入球是成为神话语上的勤力学生, 成为一个精通圣经之人.

 

读经不要匆匆促促, 要仔细地读, 甚至只是每天读几节, 让它们累积下来, 积少成多, 灵命都会进步, 甚至令你感到意外的进步. 现今有很多的研经工具, 可以好好利用.

 

学习神的话语时, 要尽量按着文字解释. 我们相信圣经的字面解释(literal interpretation). 这是我们相信“灾前被提”(pre-tribulation Rapture)的原因, 也是相信“千禧年前基督再来”(pre-millennial return of Christ)的理由, 因为如果你读到第一个意思合理, 你就不用去找第二个意思. 这是释经的第一条法则(rule).

 

 

(F)      要避免曲解圣经

不要逃避难解的经文, 也不要让人巧辩曲解, 这是一种试探. 在新约中, 有许多主耶稣所说“难明的话语”, 如果巧辩曲解, 便是跌入这可怕的陷阱. 让我们在下文举例说明.

 

(1)   “文化的论据” (Cultural Argument)

Erwin W. Lutzer

有者提出“文化的论据”. 他们说: “那只不过是当时文化吧.” 你会时常听见这类的话. 慕迪教会的路兹(Erwin W. Lutzer)写道: “我们中了潮流的圈套, 就像一条变色龙. 我们的颜色变得与世界最新的色彩混和, 难以分辨.” 当同性恋权益份子争辩说, 同性恋只不过是另一类的“性取向”时, 我们发现某些布道家竟然写书赞同. 他们说, 毕竟圣经没有真的谴责过同性恋(注: 其实不然, 圣经严厉谴责同性恋的行为,  参 罗1:26-27; 林前6:9-10).

 

当女权份子争取平等, 有些宗教领袖“把新约再读, 结果发现保罗说话的意思并非如他所说的.” 或更可怕的是, 一名福音派领袖竟然作出这样的结论说: “保罗在男女平等这问题上明显犯错!”

 

因此, “文化的风”怎样吹, 我们就把圣经怎样调整. 我们被自己的文化吸啜到一个地步, 变成它说什么, 我们就说什么(完全没有真理的立场). 我们已失去古时“先知的声音”(那是一种“不畏强权、不屈于当代文化、只忠心传讲神旨意”的声音), 每次作出一个道理上的妥协, 基督信仰的仇敌就变得越强大.

 

Episcopal Bishop John Shelby Spong

有个例子说明“文化论据”可钻得多深. 新泽西州纽瓦克(Newark, New Jersey)的英国主教施邦(Episcopal Bishop John Spong)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说: “对于耶稣的复活和升天的传统概念, 并常被引述来指责同性恋的旧约经文, 都是不能按字面来解读的, 必须把它们放在写作时期的环境来解释.” 可是, 圣经不是同时向所有时代和所有文化的人说话吗? “耶和华啊, 你的话安定在天, 直到永远”(诗119:89). 我们不可被“文化论据”所摇动和影响.

 

 

(2)   “传统的论据” (Tradition Argument)

此外, 我们也不可被“传统论据”所摇摆和支配. 这论据争辩说: “我们从来没有这样的做法.”(这论据指我们应当按照我们的传统做法行事, 而非照圣经所言去行). 但主耶稣在地上时, 就曾谴责这种说法. 祂在 可7:10-13说: “摩西说: ‘当孝敬父母’; 又说: ‘咒骂父母的, 必治死他.’ 你们倒说: ‘人若对父母说: 我所当奉给你的, 已经做了各耳板(“各耳板”就是供献的意思). 以后你们就不容他再奉养父母. 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传统, tradition), 废了神的道. 你们还做许多这样的事.”

 

以上教训的背景如下: 有位犹太人的老父亲, 他非常贫穷. 他去到他已发达的儿子那里. 儿子是个成功的商人, 十分富有. 父亲对他说: “儿子, 我们把你抚养长大, 现在我们生活贫困, 一无所有, 你可以帮忙吗?” 在犹太人中有个传统, 儿子只要说“各耳板”, 他就可以推卸任何供养父母的责任. “各耳板”(Corban)的意思是“所有父母可以从我得着的好处, 我已经献给圣殿.” 这不表示圣殿真的已得到他奉献的金钱. 这不过是一个属人的遗传, 一个推卸责任的借口. 这点正是主耶稣所谴责的.

 

 

(3)   “非字面的论据” (Non-Literal argument)

接着, 让我们来看“非字面的论据”. 持这论据的人会对你说: “这不是耶稣真正的意思.” 例如当这些人听到主说: “这样, 你们无论什么人, 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14:33). 他们就说: “祂的意思不可能是这样! 祂知道我需要生活, 不是吗?” 某次, 有个年青人因司布真(C. H. Spurgeon, 英国著名布道家)催迫他降服基督的要求, 便对司布真说: “但是, 我得生活, 不是吗?” 司布真说: “我不接受这借口, 我们必须顺服神.” 那就是说, 我们必须顺服神, 即使是违反我们人之常情.

 

 

(4)   “例外的论据” (Exception Argument)

我们的心也不要被“例外的论据”所影响而动摇. 我常听到人这样说: “我知道圣经说什么, 但对主而言, 我的情况是个例外.” 你是否有听过这样的说法? 以这种方法来对待神的话语, 只会毁掉神的诫命. 神所要的, 是男女老幼在祂话语面前战兢顺服. 这就是祂要找寻的人, 把自己的思想降服在神的话语之下, 那些爱神话语的男人和女人, 都该带着这样态度: “如果神这样说, 我就这样顺从.”

 

多年前, 有个在以马忤斯学院的青年学生, 他称自己为“以马忤斯的退学生”(Emmaus dropout). 我希望我们当中有更多像他这样的“退学生”. 他的信心简单、不复杂, 在他得救之前, 他是个害羞含蓄的人, 不敢与人交谈. 然而, 他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的费耶特维尔城(Fayetteville)得救之后, 成为神所大大使用的人. 当他来到神话语面前, 他的态度就是: “如果这是主所说的, 我就遵行; 不管他人如何, 即使无人遵从, 我都遵行.”

 

我曾与这名基督徒在法国作逐家布道, 他能说流利的法语. 今天, 他在德国露天布道, 也学会许多印第安人的方言, 还能说波兰语和少许的俄语. 他怎样做到这点? 不是因为他的智商高超, 而是因为态度正确, 那就是“我想做神吩咐我做的事!”

 

 

(5) “通达常理的论据 (“Prudence or “Common Sense Argument)

另外还有“通达”或“常理”的论据. 主耶稣说: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 地上有虫子咬, 能锈坏, 也有贼挖窟窿来偷. 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 天上没有虫子咬, 不能锈坏, 也没有贼挖窟窿来偷”(太6:19-20). 你不是得用常理(common sense)来处世为人吗? 你必须未雨绸缪, 不对吗? 是的, 你明白你必须使用常理. 但有些事情比常理更好, 就是倚靠神的启示. 如果倚靠常理, 我们就不会有神恩典的福音. 我告诉你, 神的真理超越人之常理, 超乎人的聪明通达. 当主说, 我们不应积攒财宝在地上, 祂的意思就与祂所说的一样  —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

 

George Verwer

我记得当美国布道家乔治·维沃(George Verwer)刚得救时, 罗顿(Dale Rhoton)是他的门训导师. 罗顿会问乔治关于那些人们所谓“困难的经文”(如 太6:19-20; 路14:25-35等), 说: “乔治, 这经文是什么意思?” 乔治会回答: “如果不就是圣经所说的那样, 我们不如把圣经扔掉.” 他坚持按照主所明言的去理解与实践. 神尊重这种态度, 这两个学生开始活出这些原则, 全世界都感受到他们生命的回响【注: 他们两人过后创办了一个全球性的宣道机构  —  “福音行动总动员” (Operation Mobilisation, 简称: OM)  —  把福音传给万民】.

 

某次, 在比利时(Belgium)的一个小镇, 我跟伦茨施(Ray Lentzsch)一同祷告. 我记得他说: “主啊, 常理是老鼠药!”(common sense is rat poison; 注: 指单靠常理就犹如服了毒药, 倒下不能行动了). 他说得真对, 当来到释经时, 我们要超越人之常理, 因为神的话是神的启示(而属天的启示不局限在人之常理).

 

 

(6)   “从不冒犯的论据” (“ Never offend Argument)

当然, 随之而来的是“从不冒犯的论据”. 你不希望冒犯任何人, 对吗? 但我们基督徒所做的每一件事, 似乎都有可能冒犯某些人. 例如福音岂不是叫人感到不舒服吗? 福音没有给人立足之地, 它挪去人脚下所站的全部根基, 说他是一个罪恶可怜的人! 福音向他宣告说, 他最好的善行只不过犹如“污秽的衣服”, 而最坏的情况, 就是人类把他们的神(主耶稣)杀了! 所以请别跟我说, 解经时必须“从不冒犯人”. 如果是圣经说的, 我们就不能不说, 无论它冒不冒犯人!

 

记得某次在芝加哥主持葬礼, 管事的女士对我说: “先生, 请你记住, 我的一个姐妹嫁的是犹太人, 一个兄弟娶的是天主教徒, 而我们是属路得会的会友, 我不希望你说话会得罪任何一方. 我回答: “那你还是找別人讲道好了!” 她说: “不, 不, 我们希望你来主持!” 我强调说: “如果你担心我讲道得罪人, 你还是找別人讲好了!” 她坚持要我传道, 结果我传了福音, 但我不能说我没有冒犯任何人.

 

 

(7)   “极端时代论的论据” (Hyper-Dispensational Argument)

又有所谓“极端时代论的论据”. 且慢, 让我告诉你, 我是个“时代论者”(dispensationalist). 我认为如果我不是看清“时代的真理”, 我就难以明白圣经. 如果我不是时代论者, 我今天还在献上动物的祭牲. 我认为很多反对“时代论”(或译“时代主义”, dispensationalism)的人, 事实上也是“时代论者”(dispensationalists). 他们都有一本圣经是分开两个时代来谈, 即旧约时代和新约时代.

 

尽管如此, 有一种所谓“极端时代论”(hyper-dispensationalism)却是我们应该摒弃的(注: 此论认为只有保罗的书信和其中的教训是与基督徒有关, 其余新约书卷[包括四本福音书]的教训不属基督徒, 也不必遵行). 这个“极端时代论”从基督徒手中剥夺和丢弃了圣经的登山宝训(马太福音5至7章), 剥夺了福音书, 又剥夺其他新约圣经的书卷, 只留下保罗所写的监狱书信给你. 我不要陷入这样可悲的情况, 我要从神全部的话语中取蜜得粮, 你难道不也希望如此吗? 要持守“时代的真理”, 但避免“极端时代论”.

 

 

(8)   “友好表现论据” (Friendship Argument)

又有一种叫“友好表现的论据”. 卡内尔(Edward J. Carnell, 1919-1967, 美国加州的前富勒神学院院长)写过一本书, 名叫《正统的案例》(The Case for Orthodoxy). 实际上, 这是一本正面敌挡基督基要信仰的书. 从书名, 你不会丝毫发现它的敌意. 他在书中写道: “亚当的身体很可能是从以前进化的猿猴而来, 所以创世记不是历史, 也不是科学.” 事实上, 这本书反对正统的基要教义(fundamentalism)和圣经无误(inerrancy)的观点.

 

John C. Whitcomb

George Elden Ladd

当印第安纳州(Indiana)恩典神学院(Grace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教授惠特科姆(John C. Whitcomb, 1924-2020)向乔治·赖德(George Elden Ladd)批评卡内尔的书时, 赖德回答: “你没有与他共事过, 他是个很有风度的绅士, 是个敬虔的人.” 我问: “这有什么关系? 他反对圣经的默示. 许多最好战的新派人士(modernists)和自由派主义者(liberals)都很有风度. 他们有这方面的声誉, 但这对上述事实(即他们反对圣经是神无误的默示)没有改变.” 此事使我想起木匠店门前的一个告示: “本店专门处理种种曲折的工序”(All kinds of twistings and turnings done here, 意味着有者所做的就是如此  —  扭曲或曲解圣经).

 

当某人被地方召会(教会)管教时, 他的家人可以扭曲圣经, 给犯罪者找借口脱罪. 血浓于水, 如果圣经真的打在我们家人身上, 我们也可能会把经文扭曲, 让亲人脱罪. 但事实是, 神的话语适用于每一个人, 不单给那些在我们家庭圈子以外的人, 也包括我们的家庭成员.

 

 

(9)   “科学论据学者的论据” (“Science” or “Scholarship”  Argument)

此外, 还有所谓的“科学论据”或“学者的论据”. 不久前, 一个年青人对我说: “要把圣经融入科学, 我遇到困难.” 他的意思是说, 科学是对的, 而圣经需要作出调适, 来符合科学(特指科学的种种理论). 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有时是为要获得知识份子或学者们的认同. 不过, 当我们处理神的话语时, 上述这种看法是致命的毒素.

 

 

(10)   “神良善到祂不会…”论据” (“God is too good” Argument)

然后是“神良善到祂不会”的论据. “神是良善的, 祂不会设一个永远的地狱.” 这种说法在现今教会的圈子十分普遍. 他们否定恶人永远受刑罚. 不过, 这样的看法却是违背圣经的教导. 圣经说: “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 直到永永远远”(启14:11). 圣经又说: “在那里, 虫是不死的, 火是不灭的”(可9:48). 可是人竟然说, 神太良善, 祂不会设立一个永远的地狱.

 

他们弄错一件事: 神并没有为人建造地狱(注: 地狱本是为魔鬼造的, 太25:41). 此外, 他们忘记神成了肉身, 为人受苦而死, 就是为要拯救人脱离地狱. 他们没有领悟为何神要付上最高代价来拯救人, 领他归回天家. 事实上, 只要他肯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 他就可以永远不下地狱.

 

 

(G)      要专心背记圣经

我们不单要专心研习神的话语, 更应该专心背记它: “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 是要遵行祢的话! 我将祢的话藏在心里, 免得我得罪祢”(诗119:9, 11).

 

我们背记圣经的经文, 好使圣灵在我们生命的重要时刻, 可以使用它来指引我们, 帮助我们. 在此, 神的话语是指在那特別时刻的适用经文. 如果我们心中没有贮藏神的话, 圣灵就无法使用它.

 

 

(H)      要专心默想圣经

我们又要专心默想神的话语, 但我担心的是: 如今“默想”已成为一种失传的艺术. 我们太忙, 不过“神从来没有叫我们忙到一个地步, 连坐在祂脚前安静的时间也没有. 在神看来, 默想所需的耐心态度往往是最完全的.”

 

也许你问: “你是如何默想的?” 方法就是取一经节, 仿佛牛一般地倒嚼, 慢慢地嚼. 让我举个例子. 在我床前的墙上掛了一节经文: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讚的”(启5:12). 这经文曾令我莫名其妙, 主耶稣如何能接受这些祂已拥有的事呢? 祂已有一切的权柄,祂怎能接受比这更多的权柄呢? 经文又说: “丰富”, 祂拥有千万山上各种牲畜, 我看不见祂如何能得着比祂现有的更多. 然后是“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讚的.” 后来, 我才恍然大悟, 祂可以接受我的能力(天份), 祂可以接受我的丰富(我地上的财富), 祂可以接受我的智慧(我最好的聪明能力), 祂可以接受我最好的体力, 我最好的赞美和敬拜.

 

总而言之, 祂可以接受我的一切所是和所有. 祂是配得我的一切. 我可以来, 把这一切都放在这位可称颂之主的脚前. 现在, 这经文带给我新的意义! 我不是说, 这样的解释完全正确, 不过当我躺在床上默想的时候, 这正是这节经文对我所表达的意义.

 

 

(I)      要专心顺从圣经

让我们专心默想神的话语, 专心服从神的话语. 我已经谈过我的德国朋友拉里·史密斯(Larry Smith); 他的伟大心愿, 就是要顺从神的话. 有者说: 顺服就是属灵知识的器官(organ, 表明其重要性). 大家来想一想, 顺服是属灵知识的器官! 你希望更多认识圣经吗? 先顺服你所认识的, 神就赐你更多. 你有没有想过, 为什么你的属灵生命成长到了某个地步就停滞不前, 是否因为有些事情是你不想顺服的, 你止步不前, 甚至走下坡了. “因为有的, 还要给他; 没有的, 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可4:25). 让我们在顺服神的话语上完全委身, 完全降服.

 

“但我所看顾的, 就是虚心(原文是: 贫穷)痛悔, 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66:2), 而主耶稣说: “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 就真是我的门徒; 你们必晓得真理, 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1-32).

 

 

(J)      要专心传讲圣经

我们要委身于传道和教导. “务要传道, 无论得时不得时, 总要专心; 并用百般的忍耐, 各样的教训, 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提后4:2). 重点是传“道”  —  神的道, 而不是传“心理学”或“哲学”, 也不是传“自尊”(self-esteem), 更不是传健康或财富.

 

圣经说: “传道!”(或译: 传这话语; KJV: Preach the Word). 能力来自神的话语, 一节圣经胜过千个理论. 愿这信息响透我们的心灵: 传道! 在地球的历史上, 神的方法恒常不变, 就是传讲神的话语!

 

 

(K)      要用圣经试验各样事情

此外, 我们“要专心”用神的话语去试验各样事情. 最近我收到一位青年人寄来的信, 他问: “你说这话, 有何圣经权威的根据?” 我说: “我为这年青人感谢主!” 他有庇哩亚人的心态(徒17:30), 他想知道我所说的话, 是否有圣经权威为根据. 我们需要更多像他这样的人.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準; 他们所说的, 若不与此相符, 必不得见晨光”(赛8:20). 我写信给他, 称赞他的态度. 重要的试验是: “圣经说什么?”(What does the Bible say?) 在我们灵命成长的过程中, 我们常听见属灵前辈们说: “这是圣经说的吗?” 又说: “要用神的话去察验每一件事.” 这些都是金玉良言!

 

 

(L)      结语

如果圣经不是神的话语, 我们什么权威根据都没有了, 可以不必再谈了. 但圣经确实是神的话(即是我们可以依靠的权威根据). 感谢神, 圣经是神的话! 神在它里面已告诉我们一切我们所需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事. 如果圣经不是神的话语, 基督就没有复活, 福音也不可靠, 可是圣经确实是神的话语.

 

英国君主加冕时, 君主会接受一本圣经, 并听到以下的话: “我们送你这本书, 是世上最贵重的东西. 这里是智慧, 是君尊的法律. 这是永生神的圣言.” 我也对阁下说: “我送上此书, 世上最贵重的礼物, 这里是智慧, 是君尊的法律. 这是永生神的圣言.” 我嘱咐所有阅读此书的人, 谨遵神的话语, 深信不疑. 在这个衰败和否定神的时代, 为神的话语站立得稳.[1]

 

 


[1]               上文编自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所著的《跟随祂的脚踪行  —  门徒指南》(The Disciple’s Manual), 第271-292页. 此书英文版于2004年由加拿大的Gospel Folio Press出版; 中文版则由李伟亭、刘宪民、姚光贤合译, 并于2014年11月出版. 上文按照此书英文版对中文版译文作出许多修饰, 另加一些注解为补充.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