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指南》: (第28课) 常常祷告


第三部份:基督徒的生活 

第二十八课:常常祷告

 

当人奉主耶稣的名祷告, 他是最接近这位无所不能的神. 事实上, 人不可能成为全能, 甚至在天堂也不能. 可是, 当他奉救主的名祷告, 就等同于主耶稣亲自向父祈求. 在这意义上, 如此祷告的人是得着极大的能力.

 

祷告改变事情. 一名古时的英国主教说: “当我祷告, 事情就改变. 当我不祷告, 它们就不改变.” 但愿每个基督徒都认清这点! 他们手持世界权力的天秤, 他们可能看似无助的一小撮人, 但有神与他们同在, 他们可以影响万国的命运. 想想以下这一段话:

祷告曾把海水分开(出14:21), 卷起滔滔的河水(参 书3:14-17), 使磐石湧出泉源(出17:4-6), 熄灭烈火的猛势(但3:19-27), 封住狮子的口(但6:19-23), 解除恶蛇的毒气(参 徒28:1-6), 命令众星攻打恶人, 停止月亮的航道, 制住太阳的狂奔(书10:12-14), 爆开铁门(参 徒12:7-16), 唤醒灵魂转离永恒的地狱, 征服最强大的恶魔, 命令诸营天使从天而降(太26:53). 祷告制服并改变人的滚沸情慾, 给千军万马改道, 摧毁骄傲、大胆与狂暴的无神论者之军团. 祷告把一人从海底带上陆地(拿2:1-10), 带领火车到达天堂(参 王下2:11-12), 还有什么是祷告所不能成就的?

 

最好的祷告来自内心的迫切. 当一切平宁, 生活无忧, 我们不觉得需要祷告. 但当我们发现自己江郎才尽, 无计可施, 走投无路, 只能向天仰望时, 我们就恳切祷告, 仿佛用恳切的洪流, 冲击敲打天上的门户. 热切的祷告是“飞到神宝座的翅膀”. 反之, 冰冷的祷告如同无头的箭、无刃的剑、无翅膀的鸟儿; 它们刺不进、劈不开、飞不到天上. 布鲁克斯(Thomas Brooks)说得好: “冰冷的祷告往往未达天堂已凝结.”

 

主教霍尔(Bishop Joseph Hall, 1574-1656)也贴切说道: “神所注重的, 不是我们祷告的算术  —  次数多少; 也不是祷告的修辞  —  口才多美; 也不是祷告的几何  —  角度多宽; 也不是祷告的音乐  —  旋律多美; 也不是祷告的方法  —  秩序多好; 甚至也不是祷告的神学  —  教义多正; 神所注重的, 乃是灵里的热切(Fervency of spirit), 这叫我得胜有余!”[1]

           

试这样想想. 除了答允祷告, 神极少行事. 英国著名布道家司布真(Charles H. Spurgeon, 1834-1892)赞同说: “祷告是怜悯的先锋. 打开神圣的属灵历史, 你会发现没有祈求在先, 大怜悯极少临到世界.” 祈祷往往是福气来临的前奏.

 

在这真理上, 马修斯(R. A. Mathews)加上他的见证:

神自行限制一些祂的活动, 用作回应祂百姓的祈求. 他们若不祷告, 祂就不行动. 天堂也许愿意某些事情发生, 但天堂在等候和鼓励那从地上来的主动切慕和诚恳意愿, 即天堂愿意看到人本身愿意祈求那些事情的成就. 神的旨意行在地上, 不是由一个无动于衷、人盲目崇拜的世界全能主宰“远在外面那里”凌驾一切、漠视地上之人的意愿去使自己的旨意成就在地上. 相反地, 神愿意收回祂的手, 同时寻找人, 即代求的人, 在这个或那个特別情况下说“愿祢的旨意行在地上”.

 

玛伯利博士(Dr. R. C. Moberly)的说法是这样: 祂命令自己的工作要等候人的祷告.”(换言之, 神有“主权”安排自己所要成就的工作等一等, 即等候人的祷告之后才成就, 就如神虽有主权在没有以利亚的祷告下自行降火在坛上烧尽燔祭, 但神却用祂的主权作出这样的安排  —  要等到以利亚祷告后, 才降火在坛上烧尽燔祭, 参 王上18:36-38).  

 

祷告推动神去做一些“在没有祷告下, 祂不会做的事”. 这项真理可从雅各书清楚看见: “你们得不着, 是因为你们不求”(雅4:2); “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这项真理粉碎了一个错误观念  —  祷告是神要我们就範和顺服神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事, 这是祷告所要成就的一切(注: 但按圣经的教导, 事实并非如此). 如果我们有神的智慧、慈爱和能力, 我们对某个祷告的回应就与神对那祷告的回应完全相同. 神对祷告有三种回应. 有些时候, 神对祷告的回应是与我们所求的相同, 所以祂把我们所求的赐给我们. 另一些时候, 主说: “等一等!” 又有些时候, 祂说: “不可, 这事对你不好.” 有句话说得真确: “如果我知道万事的结局, 并晓得神所做的都是好的, 那么, 我对祷告的回应就会与祂对祷告的回应完全相同.”

 

有人或许会反对, 说: “我们所爱的人, 他们灵魂得救方面又如何? 我们为他们祷告, 但他们还没有得救啊!” 我相信当我为一个未得救的人祷告, 神会用某种方法向他说话. 或许有人给他一张福音单张, 或向他谈到主的事情. 也许他在电视上或收音机(或手机短讯中)听到一个基督徒的节目, 内有福音的信息. 又或许神在暗中振动他的良心. 神虽说话, 但祂不勉强人的意愿(意即神给人自由去决定接受或拒绝). 在祂的主权中, 祂决定让人在这事上有决定权. 祂不会让天堂住满不想去天堂与神同在的人.

 

神借着祷告所成就的工作, 比借其他方式成就的工作更多. 在这方面, 我们可借助马修斯(R. A. Matthews)的精彩解释:

在任何为神所做的工作上, 祷告都是占尽优势的刀锋! 它不是一支辅助性的属灵火箭, 帮助一些用心良苦的事工努力离地升空. 不! 祷告是任何属灵事工的真正工作和有效的真正力量! 祷告应该是重要的驱动力、主要的火力.

 

一个差会或召会的属灵历史, 是写在它的祷告生活上. 衡量这方面的生命表现不是数字的多少(不是看某个差会或召会有多少人), 而是这差会或召会祷告的深度. 各种计划如传道、教导、服事、定立目标、采纳20世纪的新技术、时间管理和行政程序的讲座等等, 都是好事, 但要在神的国度中取得效益, 我们必须祷告.

 

祷告应该是我们的喜乐. 对使徒保罗而言, 它是一种喜乐. 在 腓1:4, 他说: “每逢为你们众人祈求的时候, 常是欢欢喜喜的祈求.” 可是英格利斯(Donald English)指出, 一般人对祷告的普遍态度却不是这样:

这与许多有关祷告的课本(textbooks)所说的不同. 很多课本论到祷告时表示: 祷告是一项责任、是纪律、是例行公事、是教会礼仪. 但保罗说: “这不对, 我非常享受祷告.” 享受祷告有什么不对吗? 我知道, 有时候祷告需要纪律训练, 是日常的工作; 然而, 我们祷告的时候, 当圣灵温暖我们的心, 它岂不是变成了一种喜乐的活动吗?

 

祷告带领人上升, 使理性茫然; 它经常闯进所谓“不可能的领域”, 使任务完成. 英国诗人柯珀(William Cowper, 1731-1800)写道:

 

祷告使最黑的乌云消散,

并爬上雅各见过的天梯,

祷告给信心和爱心带来操练,

把天上各样的福气带到地上.

停止祷告, 我们就停止争战,

祷告使基督徒的军装发亮.

当最软弱的基督徒膝跪地上,

这种祷告叫撒但见而战惊.

                                                                                                           

有人曾说: “我用两件事来测量我的效用: 一是我替多少人祷告, 二是多少人为我祷告.” (参 弗6:18-20: “靠着圣灵, 随时多方祷告祈求; 并要在此警醒不倦, 为众圣徒祈求; 也为我祈求, 使我得着口才, 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

 

祷告是借着“子”(圣子耶稣基督)去到“父”(圣父)的面前(弗2:18). 在 启8:1-4, 我们看见主耶稣就像带着金香炉的使者. 当我们的祷告到祂那里, 祂就加上香, 然后送到宝座前的金香炉. “香”是祂的位格和工作的香气, 当你的祷告达到神面前, 所有不洁已被除去, 祷告变得绝对完美.

 

谨记: 祷告比事奉重要. 有者说得好: “神看重祷告和交通过于我们的劳苦. 天上的新郎(主耶稣)是向妻子(召会信徒)求爱, 而不是在聘请一个奴仆来服事祂.”

 

我们要以我们祷告的“要求巨大”(greatness)来尊荣神. 一个乞丐求希腊帝王亚历山大(Alexander the Great, 主前356-323年)赐给他一个农场, 给他女儿一份嫁粧, 给他儿子供书教学, 亚历山大都允许了, 却遭到同伴反对, 说他为何给这人一切所求. 亚历山大说: “我厌倦那些来到我面前只求一个金币的人(好像当我不够富足). 不过, 那个莽撞的乞丐求得大, 因为他当我是个皇帝.”

 

我们也应该求得大, 正如著名诗歌“奇妙恩典”(或译: “异哉此恩”, Amazing Grace)的作者约翰·牛顿(John Newton, 1725-1807)所言:

你是来到王面前,

向祂呈上大祈求,

祂的慈爱能力浩大无比,

远超你所想所求?

                                                  

我们的祷告往往是太渺小了, 正如这首诗所描述的【作者是卡利 (M. Calley)】:

 

你若与基督曾在地上生活,

见过祂的慈仁,

假设你完全眼瞎,

你会求祂为你做什么?

 

小孩想了一想, 然后回答,

“我想毫无疑问, 我会求主赐我一头狗一条鍊,

因为这只狗可以每天领我四处游逛.”

 

我们往往像那小孩, 祷告同样没有信心.

我们带着羞愧和惊异, 只向主求狗和锁鍊,

却不求主打开我们的眼睛.

 

 

当我们到达天上时, 必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更多祷告.[2]

 

 


[1]               这段话的英文是: “It is not the arithmetic of our prayers, how many they are; nor the rhetoric of our prayers, how eloquent they be; nor the geometry of our prayers, how long they be; nor the music of our prayers, how sweet our voice may be; nor the method of our prayers, how orderly they may be; nor even the theology of our prayers  —  how good the doctrine may be  —  which God cares for. Fervency of spirit is that which avails much” (Bishop Hall).

[2]               上文编自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所著的《跟随祂的脚踪行  —  门徒指南》(The Disciple’s Manual), 第298-306页. 此书英文版于2004年由加拿大的Gospel Folio Press出版; 中文版则由李伟亭、刘宪民、姚光贤合译, 并于2014年11月出版. 上文按照此书英文版对中文版译文作出许多修饰, 另加一些注解为补充.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