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利:祭司与父亲


(A)    作祭司的以利 (撒上1:1-3, 10-28; 2:20-21; 4:11-22)

论到以利, 我们常注意他的失败, 以至于忽略了他的尊贵(注: “以利”这名意谓高贵、崇高, exalted). 在士师时代末期, 他个人的敬虔和一生在示罗的会幕中事奉, 使他在道德沦丧和偶像盛行的日子中为主摆见证. 他错误判断哈拿醉酒之事, 反映他在会幕中常见这类事发生. 他明白真相后, 立即后悔自己口出责言, 并给哈拿祭司的祝福(民6:22-27). 无可否认, 他的言语鼓励了哈拿, 使她“走去吃饭, 面上再不带愁容了.”(撒上1:18).

四年后, 哈拿把孩童撒母耳献给主耶和华, 使他在会幕中事奉主. 那三只公牛、一伊法细面、一皮袋酒表明哈拿和以利加拿心中的感激, 他们何等感谢主的恩惠, 赐给他们所求的孩子(撒上1:24). 然而, 我们只能猜想作母亲的感受, 当她说: “我将这孩子归与耶和华, 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撒上1:28). 以利的反应表露他的尊贵人格, “于是他(以利)在那里敬拜耶和华”(原文直译, 撒上1:28). 以利晓得他两位儿子的罪恶, 知道他们不适合作祭司, 甚至将无可避免地遭神审判, 但他没有抗议, 也无丝毫嫉妒之情, 他甘心接受神拣选的人来取代他和他的家庭. 这表明他对保存属神之事具备祭司性的关怀. 他家庭的失败使到膏大卫作王的不是祭司, 而是先知撒母耳.

按圣经记载, 以利最后的祝福是给予以利加拿和哈拿的(撒上2:20), 纵然神的审判即将临到以利两位儿子身上. 哈拿较后再生了三位儿子和两位女儿(撒上2:21), 证实了神所说的真理, “尊重我的, 我必重看他”(撒上2:30). 虽然以利知道自己家庭充满失败, 他仍愿意在神百姓的生活上承认属神的原则, 这点值得赞许.

以利对约柜具有祭司性的关切, 这点可从经上的话看到, “(以利)为神的约柜心里担忧”(撒上4:13), 他也因约柜被掳而跌死. 正如他儿妇一样, 他深知荣耀离开以色列了(撒上4:21-22).

 

(B) 作父亲的以利

(撒上2:22-4:22)

以利肉眼的盲目是因为年级老迈(他已98岁了, 撒上4:15). 他如此年迈还担任祭司, 足以反映以色列国民的属灵冷漠, 更可悲的是他们竟容忍以利两个儿子放纵及亵渎神的罪恶. 这两人的贪念、亵渎和不道德之举, 该受到纪律管教. 对于他们公然冒犯耶和华的罪, 以利无效的劝诫“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撒上2:23)显然不足. 此事显示以利作为父亲和祭司方面的软弱无能. 所须执行的, 是采取严厉行动对付他们, 维护耶和华的圣洁. 新约圣经指明父亲的管教是需要的, 极有价值(弗6:4); 召会的管教也是如此(林前5:1-5). 在这两方面, 任何一方面的疏忽和失败必将引来悲剧, 前者是私人家庭的悲剧, 后者则是整体公开的. 以利的儿子们是这两方面的严肃实例. 他们令以利伤痛不已(私人方面), 也使以色列国民遭受神的审判(公开方面).

因着他的家庭, 以利在作为父亲和祭司方面失败了. 虽然神人已经宣告神的刑罚(撒上2:26-36), 而撒母耳也声明神要审判(撒上3:1-18), 但以利看来并没努力采取行动约束他的儿子们. 以色列人敢向非利士人挑战, 显露他们并不察觉自己可悲的属灵光景. 他们首次战败后, 便将神的约柜抬到营中, 是出于迷信(相信约柜能保护他们), 过于相信神的同在. 他们的呼喊是机械性地唤回以往的荣耀(比较 书6:16), 没有实在的能力. 结果以色列全军败落、何弗尼和非尼哈阵亡, 以及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 这一切都是祭司和百姓先离弃神所遭致的悲惨结局. 非尼哈的妻子显然是一位属灵的妇女, 她看出以色列国民的真实光景, 故在临死前为她才生的儿子取名为“以迦博”, 意思是“荣耀离开以色列了”(撒上4:21).

以利既在约束自己的儿子上失责, 他的罪状是他重看他们过于主耶和华. 神人严厉警告: “藐视我的, 他必被轻视”(撒上2:30). 以利是此事的可畏例证. 他与那尊重主而献上儿子撒母耳的哈拿成了何等鲜明的对比.[1]


[1]               上文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109-11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