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召会的样式


(A)  原则、训令和样式

有效的教学法往往具备两个基本要素: 以清楚的指导(instruction)为基础, 再以明显的样式(pattern)作补充. “指导”包括给予一些普遍的“原则”或明确的“训令”.  按《张伯斯百科英语词典》(Chambers Encyclopedic English Dictionary), “原则”(principle)可指在道德方面, 作为人的品行指导或准则的普遍规则; 而“训令”(另译”规诫”, precept)可意谓指导人品行(特别是在道德方面)的规则或原则 (笔者注: 特指比较明确的规则); “样式”(pattern)则指“作为制造某物的模式或指导; 适合模仿的榜样.”[1]

在新约中, 与“样式”有关的主要两个希腊文字是 tupos {G:5179}[2]hupodeigma {G:5262}[3] . 希腊文学者佐德易阿特斯(Spiros Zodhiates)指出, tupos 可特指一个用来制作某物的样式(pattern)或模型(model)(徒7:44; 来8:5 [比较 出25:40] ); 或在象征上, 指一个用来模仿或跟从的样式(pattern)或榜样(example)(腓3:17; 帖前1:7; 帖后3:9; 提前4:12; 多2:7; 彼前5:3); 而 hupodeigma 也意谓一个用来模仿的榜样(example)或样式(pattern), 这样的模仿可指在行动上(约13-15), 在受苦中(雅5:10), 或作为警诫(来4:11).[4]

概括而言, “原则”与“训令”大同小异, 只是原则指较普遍的规则, 而训令则指较明确的规矩或诫命, 且通常属命令或训诲之类; 至于“样式”, 它乃意谓那帮助明白和效仿的模式或榜样. 另一方面, “原则”与“训令”通常都以言语或观念来表达, 而“样式”则以较具体可见的人、事、物来表达. 神常在圣经中以这“3-P”方式(Principle-Precept-Pattern)来教导真理. 举例来说, “基督徒要彼此相爱”是个普遍原则(约15:12), 但明确指出相爱的一种表现, 例如“不嫉妒或不计算人的恶(林前13:4-5)”, 便是较明确的训令; 而那有助于效仿的模式, 例如“彼此相爱, 像主耶稣爱我们一样”(约15:12), 则是样式. 圣经常以原则连同训令, 或原则与训令其中一样作指导, 再以样式作效仿模式;

例子(1): 原则: “恶人发达, 眼高心傲, 这乃是罪.”(箴21:4)
训令: “…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 只要存心谦卑….”(腓2:3)
样式: “(主耶稣)反倒虚己, 取了奴仆的形象, 成为人的样式.”(腓2:7)

例子(2): 原则: “也要凭爱心行事….”(弗5:2)
训令: “你们作丈夫的, 要爱你们的妻子….”(弗5:25)
样式: “要爱你们的妻子, 正如基督爱教会, 为教会舍己.”(弗5:25)

例子(3): 原则: “我的心哪… 不可忘记他(神)的一切恩惠.”(诗103:2)
训令: “拿起饼来…就擘开, 说…你们应当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我.”(林前11:24-26)
样式: “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徒20:7)

 

(B)  圣经样式的重要

样式在学习过程和效果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克劳福德(Norman Crawford)说得好: “我们的孩子是借着三种途径教养出来. 首先, 是教导孩童学习圣经: 把真理和道德的属神‘原则’(divine principles)灌输他们, 使他们能分辨好歹… 第二, 我们教导孩子学习‘训令’(precepts). 但训令中的命令必须基于以上的原则, 与原则相符. 当我们把正确的原则和训令给予他们后, 他们还需要一个与原则和训令相符一致的样式(pattern).”[5] 例如我们先教导他们圣经原则  —  要爱仇敌(太5:44); 接着, 我们教导有关训令  —  为仇敌祷告或祝福(太5:44); 最后, 我们给予样式  —  主耶稣在十架上求神赦免他的仇敌(路23:34), 或更有效的方式, 我们本身在日常生活中, 善待自己的仇敌. 换言之, 以原则或训令为指导的言教, 还需要以样式为模范的身教来强化. 事实证明, 许多家庭往往因父母本身缺乏了敬虔的样式, 缺乏了为主而无私过活的榜样, 导致孩子们变得自私自利, 无法活出敬虔爱主, 舍己为人的生命.

在教导世人有关神的真理和旨意方面, 神晓得样式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他给予世人一个完美的样式  —  主耶稣基督. 正因如此, 主耶稣虽与神同等, 却愿意虚己来到人间, 成了人的样式, 在世上活出一个合神心意的完美人生. 他在这方面立下完美的样式, 为人留下榜样, 叫我们在凡事上效法他, 跟随他的脚踪(参彼前2:21). 例如透过主耶稣, 神教导我们世人应该如何顺服神, 正如基督如何顺服父神一样(参路2:49; 约5:34). 因此, 样式具有激励和强化学习的作用, 提高学习的效率.

在建造神的居所方面(即会幕和圣殿, 出25:8; 代下6:6; 7:12-16), 神特别强调“要照着所指示的样式”(希伯来文: tabnîyth {H:8403}, 意谓“模型或结构”).[6]  神只用一章(创1章)来描述创造宇宙万物的过程, 却用了10章(出25至30章; 36至39章)来描述建造会幕和其中物件的细节. 此乃因为神要所造的一切, 都照着所指示的样式, 正如在建造会幕之前, 神警戒摩西说: “你要谨慎, 作各样的物件, 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希腊文: tupos )”(来8:5; 参 徒7:44; 出25:9), 只有当摩西“照耶和华所吩咐的”样式去做(出39:32,42,43;  40:16,19,23,25,27,29,32), 耶和华的荣耀云彩(表明神的同在和悦纳)才临到会幕(出40:34-35).

同样的, 在所罗门建造耶路撒冷的圣殿之前, 神借着大卫清楚指示圣殿的样式. 大卫对所罗门说: “你当谨慎, 因耶和华拣选你建造殿宇, 作为圣所, 你当刚强去行”(代上28:10).  接着经上记着说: “大卫将殿的游廊, 旁屋, 府库, 楼房, 内殿, 和施恩所的样式(希伯来文: tabnîyth ), 指示他儿子所罗门. 又将被灵感动所得的样式(希伯来文: tabnîyth ), 就是耶和华神殿的院子, 周围的房屋,殿的府库, 和圣物府库的一切样式(原文无此字), 都指示他. 又指示他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 与耶和华殿里各样的工作, 并耶和华殿里一切器皿的样式(原文无此字)… 大卫说, 这一切工作的样式(希伯来文: tabnîyth ), 都是耶和华用手画出来, 使我明白的”(代上28:11-19). 也因所罗门有这一切样式, 且照着所指示的样式去建造圣殿, 所以神的云彩降临(表明神的同在和悦纳), 荣光充满这殿(代下5:13-14). 概括而言, 样式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它正如一副建筑的图案或模型, 清楚地描绘了这建筑物所该有的形式, 使建筑者更容易照其样式, 建造出合设计者心意的建筑物.

 

(C)  正面样式的法则

克劳福德(Norman Crawford)指出, 解经的一个重要原则, 就是按照“正面样式的法则”(The Law of Positive Pattern). 论到有关召会做法(assembly practice)的课题, 他说: “我们不以圣经沉默的事来辩论引证, 因为我们在新约中有一个样式(pattern), 一个完整的蓝图. 以沉默来辩论是否定了圣经的全备性. 当企图引进圣经没提及的做法(non-scriptural practices)时, 人常说圣经没提及(聚会用的)椅子, 圣诗歌簿, 装订成书的圣经, 甚至建筑物等等(换言之, 他们是强辨说, 既然我们可以用这些圣经没提及的事物, 我们当然可以引用其他任何圣经没提及的事物, 这是危险的论点; 笔者按); 可是, 我们确实有一个属灵的样式, 来满足召会中每一样属灵的需要. 事实上, 召会是神建造的房屋(林前3:9)表明这房屋的设计是由他而来. 圣经虽没提及圣诗歌簿, 却给予唱诗歌的清楚指导(林前14:15); 圣经虽没提及如何装订圣经, 却清楚教导我们圣经在召会中应有的地位(提前4:13; 笔者按).[7] 因此, 我们在召会中所做的一切, 都必须与所指示的正面样式没有冲突.

虽然样式是神用来帮助我们学习真理的教具, 但不是每一个样式都有同等的权柄, 都是神要我们效法或遵行的. 徒2:44-45说: “信的人都在一处, 凡物公用. 并且买了田产家业, 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参 徒4:32-35). 有些人声称这等做法是神的旨意, 是神所设立的样式, 要所有的地方召会遵行. 但这是一个没有训令(指神的命令)的样式. 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如此行, 是因为当时的情况有这需要. 当时, 信主的人很多(约3千人), 当中可能有不少穷人和寡妇, 由于犹太人的反对, 这些人将失去经济上的援助,[8] 所以所有信徒把财物与人均分, 没有人说财物是属自己的. 可是, 后来神借着保罗, 在帖前4:11和帖后3:6-15中禁止了这样的做法, 每个人都有责任亲手工作, 来换取饭吃(年老或残障的信徒, 及全时间事奉主的神仆等则属例外). 这个例证说明样式虽然重要, 但只有当它与圣经所教导的一切原则和训令相符时, 这个样式才有绝对的权柄, 才是神要我们效仿的模式, 这也就是克劳福德所谓的 “正面样式”(positive pattern).

 

(D)  地方召会的样式

在旧约时代, 神拣选立名的居所先是会幕, 接着是耶路撒冷的圣殿. 新约时代, 由于犹太人弃绝主耶稣, 所以神的居所已由召会所取代.[9] 无论是宇宙性或地方性的召会, 圣经常以建筑物来形容它们, 正如克劳福德(Norman Crawford)在下列的表所指出的:[10]

宇宙性的召会地方性的召会
1是主的圣殿(弗1:21)是神的殿(林前3:16)
2是神居住的所在(弗2:22)是神建造的房屋(林前3:9)
3是伟大的灵宫(彼前2:5)是神的家(提前3:15)

 

既然神对于建造他旧约的居所, 给予完整的样式, 对于建造他新约的居所, 当然也不例外. 对于神新约的居所 — 地方召会, 神不但在新约圣经中给予许多的原则和训令, 更列下不少的样式, 作为后代所有地方召会所该效仿的模式, 像建造房屋时有个模型或蓝图可模仿依循. 以下14个借着新约的人、事或物来表达的特点, 是神给予地方召会的样式. 这样式是建立在有关地方召会的圣经原则或训令的其中一者, 或这两者的基础上.

 

 (D.1)     实质方面: 某地长期聚会的会众

在实质上, 地方性的召会与宇宙性的召会有明显分别. 宇宙性的召会是指在召会时代(从五旬节至召会被提), 神在任何地方或时间, 从世界中呼召出来的一群信徒. [11] 地方性召会则是指这群信徒在某个时间和地方, 被神从世界中呼召出来(即悔改归主)之后, 愿意按圣经教导来与某地方的其他信徒聚集, 归入主的名(太18:20). 他们长期性地定期聚会见面, 彼此认识, 交通分享.[12] 所以圣经记载了地方召会在这方面的样式, 当耶路撒冷的信徒信主得救后, 他们便聚集在一处, 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交通), 擘饼, 祈祷(徒2:42-44). 其他地方的人信主得救后, 就在自己的地方聚集, 组成那地方的召会. 例如在哥林多的召会(林前1:2), 在加拉太的各召会(加1:2), 在亚西亚的众召会(林前16:19)等等, 这有别于不受地方和时间限制的宇宙性召会.

 

(D.2)     福音方面: 公开与私下宣扬福音

地方召会是个传福音的中心和管道. 传福音是主大使命的一部分, “你们往普天下去, 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 参太28:19). 这是训令(即命令, precept). 随之, 我们在使徒行传读到这方面的样式. 首先, 门徒向犹太人传扬福音(徒2:14-40; 3:11-26; 5:42), 接着把福音传给撒玛利亚的人(徒8:4-5,25,40), 最后也向外邦人传福音(徒10:34-43; 11:20-21; 14:21; 罗15:20-23). 在传福音方面, 圣经也让我们看到两个样式: 公开传扬福音(徒17:22-31)与私下谈论福音(徒8:34-35). 在犹太人和罗马帝国的全力反对与严厉逼害之下, 第一世纪的地方召会然仍广传福音, 使多人得救, 为今日的地方召会立下美好的样式.

 

(D.3)     浸礼方面: 水里受浸与基督认同

“浸礼”或称“洗礼”乃地方召会的特征之一. 信了受浸乃是大使命中的第二项训令或命令(太28:19; 可16:16). 圣经给予的样式是“浸礼”(immersion), 即整个人浸到水里去; 例如埃提阿伯的太监是下到“水里”去受浸, 过后再从“水里上来”(徒8:38-39). 浸到水里表明归入死, 与主耶稣一同埋葬, 水里上来则表明与主一同复活(罗6:4-5). 司登豪斯(Andrew Stenhouse)指出, 浸礼一向是早期召会所采纳的方式. 他解释道: “就算是君士坦丁的时代, 教堂内都备有“浸礼堂”(baptisteries), 而非较现代化的“洗礼盘”(baptismal font). 但由于要把人数众多的异教徒给“基督徒化”(christianizing), 所以比较简单的受滴方式(sprinkling)便被采纳. 因此, 受浸的属灵意义, 即象征埋葬和复活, 便随之消失.”[13] 今日, 许多宗派里以滴礼来为信徒施洗,[14] 这是天主教的传统, 违反圣经的样式.

 

(D.4)     真理方面: 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

圣经为地方召会立下一个重要原则: 基督徒必须知道在神的家中(即地方召会)应当怎样行事, 因为“这家就是永生神的召会, 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 柱石的功用是支持建筑物, 或为某人、事、物作见证; 根基原文意谓“支撑物, 支柱或扶壁”(stay, support or buttress). 威尔逊(T.E. Wilson)解释道: “一根柱石通常有三个部分: 根基(柱底), 柱身和柱顶. 有时候, 在根基上有铭刻的碑文; 根基内也有贮藏所, 为后代摆放文件. 召会不但是真理的见证, 供所有人观看, 也是真理的支撑物, 支持者和保藏处(stay, support and depository)”.[15] 换言之, 地方召会要付一切代价, 宣扬与见证真理(柱石的功用), 并保存与传递真理于下一代(根基的功用). 神的道(圣经)就是真理(约17:17), 所以召会“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 竭力的争辩”(犹1). 神借着保罗立下一个样式, 传扬和教导真道(徒18:11), 辩论和证实真道(徒19:9), 持守和传递真道(提后2:2; 4:7). 此外, 主在启示录中给予地方召会一个守真理的样式, 即非拉铁非的召会. 它虽只有一点力量, 却蒙主称赞, 因它遵守了主的道, 没有弃绝主的名(启3:8). 今日许多召会, 开始不注重教导圣经真理(特别是召会真理), 甚至为了参与宗派联合的事工而妥协, 逐渐放弃许多曾一度坚守的真理, 这样的召会恐怕已不再是真理的柱石和根基了.

 

(D.5)     主名方面: 归入与奉靠主的圣名

主耶稣基督的名, 是最特殊的名, 是超乎万名之上, 万膝跪拜, 万口称颂的名(腓2:9-10). 因此, 圣经的原则是: “因为无论在那里, 有两三个人被聚集归入我的名,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的中间.”(原文直译, 太18:20). 非拉铁非是好的样式, 因它遵守了主的道, 没有弃绝主的名(启3:8). 所有地方的召会是“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林前1:2), 并奉靠主耶稣基督的名(指靠主的权柄, 因名代表权柄)行事, 例如祷告(约16:23,24,26), 感谢(弗5:20), 劝勉(林前1:10), 管教(林前5:4-5)等等. 由于地方召会是以归入主名来聚会, 奉靠主名来事奉, 所以除了主名, 地方召会不承认其他任何的名, 无论这些名(例如某人或某教义的名称)是何等的伟大和崇高.[16]

 

(D.6)     头权方面: 蒙头真理与女人职事

地方召会是个彰显和高举基督头权(headship)的地方. 圣经给予的原则是: 在宇宙性的层面, 基督是召会全体的“头”(西1:18, 和合本译作“首”), 而召会是基督的身体(弗2:23); 而这真理(“基督是召会的头”)也要在地方性的层面彰显出来, 就是透过蒙头的真理和女人的职事. 所以在地方召会中(信徒聚会的时候), 男人不可蒙头, 因他的头是基督(不可遮盖基督和他的荣耀); 而女人必须蒙头, 因她的头是男人(必须把男人和其荣耀遮盖起来)(林前11:3-7, 也参17-18节); 这样在聚会中, 只有基督和他的荣耀被彰显, 合乎神的心意(太17:5,8).[17] 此外, “头”也代表“作头带领的权利”, 应被顺服. 神立基督作为顺服头权的最好样式 — 父神是基督的头, 所以基督顺服父神(林前11:3; 也参 路2:49; 约5:34). 因此, 按主的安排, 虽然在地位上男女平等(加3:28), 但按头权的次序, 男人在聚会中负起代表基督,[18] 作头带领和传道的职事, 而女人则负起沉静顺服的美好见证(林前14:34-40; 提前2:11-14), 这是圣经在头权方面所立的样式.

 

(D.7)     圣经方面: 生活信仰的唯一权威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 都是有益的. 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 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 这两节圣经表明两个重要的原则: (1)圣经是唯一权威(因只有圣经[各卷的书]都是神所默示的); (2)圣经是完备无缺(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 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因此, 神借着保罗为召会设立一个样式, 就是只把召会交托神和他恩惠的道[圣经](徒20:32), 而非任何人, 或人立的组织(例如宗教会议), 或人所设立的信仰声明(confessions)、信经(creeds)、信条(articles of faith)等等. 虽然我们赞同某些信经或信条的明文(statements), 但它们并非完备, 也非全都无误, 断不能取代圣经, 成为基督徒生活和信仰的唯一权威. 由于圣经如此重要, 因此讲道造就乃召会的重要活动(林前14:1,3-5,26-31; 提前4:13; 提后2:2).  换言之, 以教导圣经为目的的造就聚会(或称“培灵聚会”)或查经聚会, 在召会中绝不可少.

 

(D.8)     祷告方面: 祷告祈求感谢的实践

在原则上, 神的殿该是祷告的殿(太21:13). 地方召会既是神的殿(林前3:16), 祷告必然是召会重要的特征. 在规诫(命令)上, 信徒应当集体同心地祷告, 祈求和感谢(太18:19; 参 腓4:6; 帖前5:18). 在召会集体地聚集祷告方面, 神借着早期耶路撒冷的召会, 为我们立下一个美好的样式. 徒2:42指出, 他们“都恒心…祈祷”. “都”字强调所有圣徒都参加祷告聚会(而非一部分), “恒心”则强调他们是坚持不断(而非断断续续)地参加祷告聚会. “都恒心祈祷”不但是早期耶路撒冷召会的美德, 更是他们事奉的力量, 因我们读到: “祷告完后, 聚会的地方震动.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 放胆讲论神的道.”(徒4:23-24,31). 再者, 彼得被抓拿时, 好些信徒也聚集祷告(徒12:12). 因此, 地方召会必须有全体聚集祷告的操练.

 

(D.9)     赞美方面: 以心和悟性歌颂赞美

歌颂赞美神是地方召会的特征之一. 在原则上,  来13:15劝勉信徒“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 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 早期在耶路撒冷的召会立下美好的样式, 因这召会的特征之一, 便是“赞美神”(徒2:47; 参徒4:24-30). 信徒“当用诗章、颂词、灵歌, 彼此对说, 口唱心和的赞美主”(弗5:20). 这节指出赞美神的两种方式: (1)口述(“ 彼此对说”); (2)歌唱(“口唱心和”). 在召会的聚会中, 圣经只强调以口舌发声来歌唱赞美神(vocal singing), 而不是乐器伴奏下的赞美, 因为在新约圣经里提到赞美的主要经文中(徒16:25; 弗5:19和西3:16), 乐器从未被提及.[19] 在歌颂赞美神方面, 圣经所教导的, 是以“心”(弗5:9)和“悟性(即“理解力”, 林前14:15)来伴奏, 而非乐器.[20]

 

(D.10)     敬拜方面: 擘饼记念敬拜占优先

敬拜神是所有基督徒最高的天职. 圣经的原则是: 要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神(约4:23), 这点否定了敬拜神必须用乐器伴奏的论调和做法. 此外, 召会中最主要的敬拜聚会, 莫过于“擘饼聚会”. 按主的吩咐, 信徒应当如此行(擘饼饮杯), 为的是记念主(林前11:24-26; 路22:14-20), 这是重要的训令(命令). 接着, 使徒行传给于这方面的样式, 因耶路撒冷的信徒聚集在一处, “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 擘饼”(徒2:42); 又记载: “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徒20:7). 在众多的召会聚会中, 擘饼的次序最为优先, 因为它是整体召会的聚集敬拜, 且是七日的第一日当守的筵席.

 

(D.11)     事奉方面: 每位信徒有祭司职分

按圣经所教导的原则, 每位信徒皆有祭司职分, 能前来敬拜事奉神(彼前2:5,9; 启1:6).   圣经给予的样式是: “弟兄们, 这却怎么样呢? 你们聚会的时候, 各人或有诗歌, 或有教训, 或有启示, 或有方言, 或有翻出来的话. 凡事都当造就人”(林前14:26). “各人”表明每一位弟兄(而非特别的“神职人员”或“教牧人员”[clergyman], 例如牧师、神父等), 都有权利和责任按着圣灵的带领, 起来选诗领唱, 或用神的话语来造就其他信徒.[21] 至于姐妹, 她们能以沉静顺服来敬拜, 也能在私下作教导传道(徒18:26), 但不被允许在聚会中开口(包括领祷或讲道 , 参林前14:34-40; 提前2:11-14). “每位信徒皆祭司”的真理否定了许多宗派所实行的“一人事奉”(one man ministry, 即只由牧师一人主领擘饼或讲道等, 因而否定圣灵有自由使用其他信徒来带领敬拜或讲道事奉); 而“靠圣灵所赐下的恩赐和带领”则否定了在每种事奉上“人人事奉”(all man ministry, 特指任何人都能讲道事奉), 因圣灵并非把同样的恩赐赐予所有的信徒(林前12:4-11,29).

 

(D.12)     治理方面: 以复数长老独立自治

地方召会的治理是按照神的话, 借着多位长老执行. 按神给予的样式, 长老就是监督(比较 徒20:17和28节; 多1:5和7节), 并且在召会中, 长老是复数的(徒20:17; 腓1:1).  长老是由圣灵所按立(徒20:28), 且具备圣经所列下的资格, 能被当地召会的信徒看出和承认(提前3:1-7; 多1:6-9). 召会是由神以他的话透过长老们来治理, 而非由民主或多数票管辖. 此外, 召会有独立自治权(autonomy, 或称“自主权”), 只“个别地”单独向主负责, 而不受其他召会、团体或更高的组织(如宗教会议等)所治理和控制. 启示录2-3章里的七个召会给予这方面的样式. 神以七个金灯台代表七个地方召会, 这与旧约会幕里的金灯台不同. 会幕里的灯台是“一个有七个灯盏的金灯台(出25:31,37), 强调合一的真理; 但代表新约地方召会的金灯台, 是七个独立个别的金灯台(启1:20), 因为主能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启2:1)(若是指那有七个灯盏的一个金灯台, 怎能在中间行走呢?), 所强调的是独立自治的真理. 这就解释为何在启示录2-3章里, 主没有因某个召会的罪而责备另一个召会, 要它对这方面的失败负责, 或要某个召会负责去解决另一个召会的问题等, 虽说这七个召会都同在小亚西亚(土耳其的西部).

 

(D.13)     交通方面: 互为肢体与自治互助

最初在耶路撒冷的信徒信主得救后, 他们便聚集在一处, 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交通), 擘饼, 祈祷(徒2:42-44). 因此,信主得救后的信徒, 应该找一个适当的地方召会, 要求与当地的信徒有交通(交往沟通). 保罗是这方面的样式, 他信主后, 便“想与(在耶路撒冷召会的)门徒结交”(徒9:26), 当他被接纳入当地召会的交通后, 他便“和门徒出入来往”(徒9:28). 交通有两方面: (1) 分享一切的权利(例如有权利一同擘饼、祈祷 、事奉等); (2) 分担一切的责任(例如分担召会的经济担子或圣工责任等). 在这方面, 圣经以在一个身体上“互相联络作肢体”为样式(罗12:5-16; 林前12:12-27). 至于不同的召会方面, 地方召会虽有独立自治权, 彼此间互不干涉治理的问题, 但在交通上却保持属灵的联络(注: 不是组织性的联络来进行管制), 彼此之间互助互赖; 例如: (1) 在属灵的圣工上: 耶路撒冷的召会派人帮助在安提阿刚成立的召会(徒11:22-26): (2) 在物质的需要上: 当犹太地的召会遇到饥荒, 安提阿和其他地方的召会便捐钱帮助那里的信徒(徒11:27-30; 林前16:1-4; 林后8:1-6).[22]

 

(D.14)     纪律方面: 按圣经执行纪律管教

俗语说:“家有家规”, 所以信徒应该知道在神的家中(地方召会)当怎样行(提前3:15). 新约中第一次提到地方性的召会时(即太18:17), 便是与地方召会中的纪律或管教有关(太18:15-20), 且声明纪律的执行者是当地的召会本身(太18:17), 而非如许多宗派所谓那更高权威的人或组织(例如区域会督、宗教会议等等); 例如当哥林多的召会有犯罪的信徒时, 保罗说: “教内的人(原文是“在内的人”[those inside], 指“召会内的人”; 比较13节“在外的人”),  岂不是你们(指哥林多的召会)审判的么?”(林前5:12) 所以圣经所立的样式是: 当召会中的信徒犯罪时, 当地召会的整体信徒有权柄和责任, 按着圣经的教导(徒20:29-30,32), 在长老的带领下(徒20:28), 执行纪律, 管教犯罪的信徒, 使罪得到对付和压制. 执行纪律的目的, 是为要保守召会中的圣洁情况和纯正教义. 若犯罪的信徒仍不肯悔改, 当地召会就必须将他从信徒中间赶出去(林前5:13), 即断绝交通(参提前1:18-20; 帖后3:13-15).

 

(E)  总结

在建造会幕和圣殿前, 神都强调建造者必须“谨慎”, “要照所指示的样式”去做(来8:5; 出25:9; 代上28:10), 因为所造的是神的居所, 必须合神心意. 难怪就算是最有智慧的所罗门, 大卫也要他“谨慎”, 不允许他用人的智慧去破坏神所设立的样式, 更要他“刚强去行”, 无论他在照神指示的样式建殿时, 遇到多少困难和反对(代上28:10,12,19). 样式的希腊文 tupos 原指“用印记(seal)或压模(die)打下的印模(stamp)或压印(impression)”[23], 所以这印模或压印(指样式)是传达印记或压模上的信息. 同样的, 上文所提到的14个特点, 是神在圣经中给予地方召会的样式. 这些样式都在传达属神的信息和真理, 关乎神的心意和荣耀, 决不可擅自更改. 此外, 史毕克(Ceslas Spicq)也指出, tupos 可指“建筑物的平面图或详图”(architectural plan),[24] 即建筑物的蓝图. 众所周知, 若建造者不按建筑物的蓝图去造, 后果是危险的, 因建筑物可能随时倒蹋, 或不被买主接受. 同样, 若我们不造神所给予的蓝图(样式)去建立召会, 那么在基督的审判台前, 这等工程必存留不住, 我们亦将蒙受亏损, 基督也得不到荣耀(林前3:10-15; 提后2:5). 难怪保罗警告说: “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林前3:10)

教会历史告诉我们, 由于许多信徒不忠于神所设立的样式, 自创和引进许多人为的方式和制度, 导致教派主义趁虚而入, 结果不同宗派四处林立, 破坏了地方召会合一的见证. 但感谢神, 在19世纪时兴起一群信徒, 脱离各种宗派的制度, 努力恢复圣经所设立的地方召会样式. 虽然他们仍有不完美之处, 但他们愿意归回圣经样式的心志, 是值得我们效仿. 最后,   软弱的笔者由衷恳求主赐每位读者一颗“忠勇”的心, 忠于主的话语, 勇于帮助各自的召会归回及坚守神所设立的样式, 直到主来, 阿们.(启2:25; 3:8,11)

 


[1]               Principle means “a general rule of morality that guides one’s conduct”; Precept means“a rule or principle, especially of a moral kind, that guides one’s behaviour”; Pattern means “a model or guide for making something; or example suitable for imitation”, Allen, Robert(ed.), Chambers Encyclopedic English Dictionary (Edinburgh: Chambers, 1994), 第994, 1002, 1010页.

[2]               tupos 意谓“模样、形式”(参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在新约中出现16次; 和合本译作: 样式(2次, 徒7:44; 来8:5), 榜样(5次, 腓3:17; 帖前1:7; 提前4:12; 多2:7; 彼前5:3), 鉴戒(2次; 林前10:6,11), 痕(2次, 约20:25=2次), 作榜样(1次, 帖后3:9;), 模范(1次, 罗6:17), 预像(1次, 罗5:14), 像(1次, 徒7:43), 说(1次,徒23:26).

[3]                 hupodeigma 意谓“由此指示、标记、范例、借镜”(参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在新约中出现7次; 和合本译作: 样式(1次, 来9:23), 榜样(2次, 约13:15; 雅5:10), 鉴戒(1次, 彼后2:6), 样子(1次, 来4:11), 形状(1次, 来8:5), 物件(1次).

[4]               Spiros Zodhiates, The Complete Word Study Dictionary New Testament (Chattanooga: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399, 1421页.

[5]               Norman Crawford, Assembly Truth (Jackson, Michigan: Truth and Tidings Publishers, 1994), 第7页.

[6]                 tabnîyth {H:8403}在旧约出现19次; 中文圣经(和合本)9次译成“样式”. 希伯来文的 tabnîyth 与希腊文的 tupos 有相同之意, 皆可指制造某物时用来模仿的模式或模型(model).

[7]               Norman Crawford, Gathering Unto His Name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13页.

[8]      犹太教有救济穷人和寡妇的制度. 这些人信主后, 便失去这方面的救济援助(参约9:22).

[9]               有关神在旧约和新约的居所(立名之处), 请参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预言”和 2001年10月份, 第23期《家信》的“召会真理: 地方召会的写照”.

[10]             Norman Crawford, Assembly Truth, 第17页.

[11]             “宇宙性的召会”亦可称为“普世性的召会”, “整体性的召会”或圣经称之为“基督的身体”(弗1:22-23).

[12]             有关宇宙性召会与地方性召会的区别, 请参2001年8月份, 第21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宇宙性与地方性的召会”和 “原文解经: 教会或召会?”.

[13]      Andrew Stenhouse, The Sin of Sectarianism (Palmerston North, New Zealand: Stenhouse Book Trust, 1957), 第41页.

[14]      滴礼也称为“注水礼”, 即把水洒在受洗者的头上. 实行滴礼的宗派有圣公会, 长老会, 卫理公会等. 采纳滴礼的人常以方便为理由, 但事实上, 埃提阿伯的太监有更多更好的理由不用浸礼而用其他的方式, 例如他正在赶路, 全身湿了要更衣多不方面; 他也可说自己是位高官贵人, 可破例用更方便的滴礼等等. 但他愿意顺服神所设立的样式 —浸礼, 所以神选择了他, 并记载他受浸的方式, 好作为我们效仿的样式.

[15]      T.E. Wilson, The Church in the Pastoral Epistl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imited, 1990), 第10-11页.

[16]      这表示以人名(例如“路德会”, “卫斯理会”等)或教义名称(例如“长老会”, “浸信会”, “贵格会”, 包括“弟兄会”等), 都不何圣经的原则和样式. 地方召会是奉主名的聚会, 但奉主名的聚会被许多人误称为“普里茅斯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 因为在普里茅斯的聚会有许多恩赐特出与才华出众的弟兄, 且常在各处传道, 引起人们的注意; 他们强调不属任何宗派, 也无圣品人与平信徒的阶级之分, 只以弟兄相称, 所以外人便冠以他们另一个宗派的称号, 称之为“弟兄会”(Brethren), 或“普里茅斯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 较后, 由于普里茅斯的聚会影响力日愈强大, 且与其他各地奉主名的聚会有密切交通, 所以外人便普遍称奉主名的聚会为“普里茅斯弟兄会”. 但这称号带有教派主义的色彩, 受到当时许多属灵的弟兄们极力反对. 因此, 现今在奉主名聚会的信徒, 也该避免采用这名称.

[17]             有关蒙头的真理, 请参2000年9和10月份《家信》的“召会真理: 蒙头: 可有可无的传统?”.

[18]             林前11:7说男人是“神的形象和荣耀”. “形象”可指“代表”(representation), 男人不可蒙头, 因为他是神的代表(形象). 虽然在异教中, 许多主要的神明偶像都以女性为代表, 但在圣经中, 神却没采用女性(feminine)来直接代表自己, 只以男性(masculine, 例如圣父而非圣母, 圣子而非圣女)和中性(neutral, 例如圣灵), 相信这与神所设立的头权有关, 即(在召会中)“代表神作头带领”是属男性的权利和责任. 但这不表示女人在召会中并不重要, 因她们在其他方面扮演非常重要, 荣神益人的角色, 请参2000年11和12月份《家信》的“召会真理: 女人的职事”.

[19]      有人辩驳说启示录里(启14:2; 5:8)提到乐器的使用, 但请注意: (1)这两处的经文是指将来在天上的赞和敬拜, 而非现今在恩典时代和地上的赞美方式; (2)启14:2强调 “好像弹琴的所弹的琴声”, 并没说见到弹琴者在弹琴, 强调“好像”琴声(而非琴); (3)启5:8也只是说24位长老各“拿着琴”, 并没说他们弹琴; (4)启示录常采用象征式的言语, 所以“琴”不一定是指真实的琴, 可能是象征赞美或歌唱. 此外, 提倡必须使用乐器的人常指弗 5:19和林前14:15的“歌唱”一词, 原文意谓“以伴奏来歌唱”(singing with an accompaniment). 可是这两节所指的伴奏之物并非乐器, 而是以“心”(弗5:9)和“悟性(林前14:15)来伴奏.

[20]             有关乐器在新约召会中的地位, 请参2000年3月份《家信》的“本月主题: 圣经中的赞美”.

[21]      林前14:26的“有教训, 或有启示, 或有方言, 或有翻出来的话”, 皆指神的话语. 但今日这四样只剩下一样, 即“教训”(指讲道教导的职事), 因为整本圣经于第一世纪末完整之后, 再没有“启示”, 同时方言的恩赐也因此消失, 再没有“方言或翻方言”的需要了(林前13:8-12).

[22]             有关交通和接纳方面, 请参2000年8月份《家信》的“召会真理: 交通与接纳”.

[23]             Fritz Rienecker & Cleon L. Rogers, Linguistic Key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0), 第691页.

[24]             Ceslas Spicq, Theological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3)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38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