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六)


 (文接上期)

  1. 摩门教的其他谬论

摩门教徒引用和曲解许多处的圣经经文, 来支持那些不合圣经的错谬教义. 读者可在之前的五篇文章中读到许多例子, 包括错误的神论、基督论、圣灵论、人论、救赎论等.[1] 以下再举证几点以供参考, 作为鉴戒.

 

D.1   错误地设立祭司职分

摩门教强调两种祭司圣职, 即亚伦和麦基洗德的祭司圣职. 按摩门教的教导, 在1829年5月15日, 施洗约翰奉彼得、雅各、约翰之名, 为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和 奥利弗.考德利 (Oliver Cowdery)按手, 将亚伦的祭司圣职颁给他们(参《无价珍珠》约瑟.史密斯的写作 2:68-73). 过后又于1829年5月25日, 彼得、雅各、约翰同时在异象中显现, 为约瑟.史密斯和奥利弗.考德利按手,使他们俩人同得麦基洗德的祭司圣职.[2]

摩门教所恢复的亚伦祭司圣职, 包括: 执事(12至15岁的男孩); 教师(15至18岁的男孩); 祭司(18至20岁的男孩). 佛洛.麦克艾文(Floyd C. McEveen)正确地指出: “神对(设立)祭司的命令必须是利未人, 并且是亚伦和他的直系子孙后代. 然而, 大多数的摩门教徒都是以法莲(Ephraim)和玛拿西(Manasseh)人种 — 这个不合神的条件. 在旧约圣经中, 祭司的最高职权是献流血的牲祭, 摩门教的祭司却不是如此. 若这个(亚伦的)祭司圣职是由他们恢复的, 为什么他们不这么作?”[3]

麦基洗德的祭司圣职包括长老、70员被召者, 以及高级圣职人员. 圣经论及麦基洗德这位至高神的祭司和君王(创14:18; 诗110:4; 来5:6; 6:20; 7:1). 他乃是耶稣基督的预表, 因唯独他拥有祭司与君王的两种职分. 耶稣基督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来7:17),[4] 而“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 他祭司的职任, 就长久不更换”(来7:24). “不更换”在原文是 aparabatos {G:531}, 可意谓“不传递”. 既然“不传递”, 任何一人若自称有麦基洗德的祭司圣职, 就是“假祭司”!

圣经清楚教导, 旧约律法(包括律法下设立的祭物和祭司制度), 只不过是“将来美事的影儿, 不是本物的真像”(来10:1). 既然旧约有不完美之处, 神就引进那“更美之约” — 新约, 使旧约“归于无有”(来8:6,7,13). 所以当基督来了, 就引进更美的新约, 使信徒不在旧约律法之下(加3:23-25, 4:1-11). 换言之, 对新约的基督徒而言, 旧约的祭司制度(亚伦祭司圣职)已不重要了. 实际上, 每一位新约的基督徒都有神所赐的祭司圣职(彼前2:5,9; 启1:6), 可直接亲近和敬拜神, 根本不需要恢复旧约的亚伦祭司制度.

 

D.2   错误地重建家谱制度

家谱一向与祭司圣职有重要关联, 它可以证明祭司圣职的资格. 但摩门教家谱制度的真正目的, 是替死去的人提供资料受洗, 代表盖印的仪式(正如丈夫和妻子必须在结婚证书上盖印, 方能生效), 其中按手礼和捐赠资金可帮助死者得救, 或使他们达到尊贵的地位. 因此, 摩门教徒努力寻找死者的名字列入家谱, 好为本身图些利益.

摩门教徒将这些家谱制成缩小的胶卷, 保存于(美国)盐湖城(Salt Lake City)东南方的小木棉峡谷(Little Cottonwood Canyon)的一座山洞中. 这些家谱有几世纪之久, 其中记载4千5百万人已经受洗. 单单在1975年, 就有3百万个以上的摩门教徒在16个摩门教堂受洗. 按统计, 在1966年, 缩小胶片的文件档案里, 有超过50亿人的名字. 为了这个家谱社会, 摩门教在1年里耗资大约4百万美元的经费. 有两位使徒和575位雇员专门负责这项工作.[5]

家族一向被犹太人所重视, 并小心翼翼地保存着. 神也把基督的家谱记载于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 来证实主耶稣是大卫的子孙, 有权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参赛9:6-7). 主耶稣升天之后, 罗马将军提多于主后70年, 在耶路撒冷摧毁了一切家谱, 所剩下来的都记载于圣经中. 神好像在说: “弥赛亚(基督)已经来了, 已靠家谱证实了他作王的权力, 这一切既已成就, 便不再需要家谱了!” 况且,圣经提醒我们, “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 和无穷的家谱. 这等事只生辩论, 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的章程”(提前1:4); 圣经又说: “要远避无知的辩论, 和家谱的空谈, 以及分争, 并因律法而起的争竞. 因为这都是虚妄无益的”(多3:9). 在新约中, 神已明显废除家谱的制度, 只有摩门教徒这些“不属希伯来人的希伯来人”(参腓3:5), 才会将这些制度强行加附在基督徒的身上.

 

D.3   错误地为死人受洗(浸)

摩门教徒相信受洗(受浸)是得救的必要条件之一. 那些从未听过福音、从未受洗, 或活着时没相信福音的人, 都无法得救, 但有一个解决妙方, 即活着的人替他们受洗. 所以摩门教徒尽量追溯他家谱上祖先的名字, 越多越好. 然后他可以到一间摩门教的会堂中, 为他的每一位祖先受全身入水的浸礼, 如此便能为他本身和他已死的亲属带来永生.[6] 此教义并非源自摩门经, 而是来自摩门教的创始人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 在《教义和圣约》128:16中, 约瑟.史密斯引证林前15:29来支持这项教义: “不然, 那些为死人受洗的, 将来怎样呢? 若死人总不复活, 因何为他们受洗呢?” 这是摩门教断章取义的例证.

正确的解经必须查考其“上下文”(context). 林前15章全文描绘出一幅美丽的图画 — 基督的复活. 麦克唐纳(William MacDonald)解释道: “当保罗写这封信时, 那些公开为基督作见证的基督徒受到严厉迫害. 当他们受洗(即受浸)时, 这类迫害特别剧烈. 那些在受浸的水中公开承认信靠基督的人, 往往不久后就殉道了. 可是这点有没有阻止其他人信主得救和受浸呢? 完全没有! 看来好像不断有新的接替者来取代那些殉道者的位置. 当他们踏入水中受浸时, 他们事实上是“为替”死人受洗(即取代死人的位置而受洗; 注: 为死人受洗的“为”字, 在原文是 huper {G:5228} 意谓“为替、替代或取代某人的位置”[in the place of], 笔者按). 因此, 这节的死人指那些为基督勇敢作见证而死的人(基督徒). 保罗在此的论点是: 如果死人不复活, 那为取代那些死人(殉道者)的位置而受浸的人, 便是愚蠢无益了. 就像明知结局注定失败, 还要差遣部队去取代已经战败的军队一样, 在毫无希望的环境下作战. 所以若死人总不复活, 因何为他们受洗呢?(林前15:29)”[7]

此节还有另一种解法. 从本章第一节至最后一节, 保罗称呼“主内的弟兄姐妹(基督徒)”时, 所用的代名词是“我”(林前15:1,11,31,32)、“我们”(林前15:14,19,30,32)、“你们”(林前15:1,12,31,33,34), 但论到为死人受洗时却说“为他们受洗”, 而非“我们”(林前15:29). 所以有学者认为, 这“他们”是指“一群不属基督徒群体的异教徒”. 按历史记载, 在保罗时代至少有两个为死人受洗的异教徒团体, 即赛林多人(Cerinthians)和马西昂人(Marcionites), 但基督徒从不为死人受洗.[8] 保罗引用这异教徒的做法, 为要说明一点: “若异教徒也有信心, 相信死人会复活(不然为何他们为死人受洗), 相信复活之主的基督徒更应该有这信心, 相信死人会复活!”[9] 保罗只是引用异教徒的做法, 而非赞同他们所为.

虽然林前15:29有许多不同的解法, 但以上这两种解法可能性最高. 无论我们接受那一种解法, 事实仍是相同: 圣经从没教导基督徒为死去的非信徒受洗, 好叫他们获得永生, 也没有历史记载第一世纪的基督徒曾为叫死人得永生而代替他们受洗. 况且, 圣经明确教导, 得救乃在今生而非死后(林后6:2; 路16:19-31), 甚至《摩门经》也多处教导说人只能在今生活着时获取永生, 例如阿尔玛书(Alma)34:31-35说: “现在是你得救的时候和日子… 看哪, 今生是给人预备朝见神的时候…”; 也参尼腓二书(2 Nephi)9:38; 26:11; 摩赛亚书(Mosiah)16:5,11; 26:25-27; 阿尔玛书(Alma)5:28.[10] 故此, 摩门教徒代替家谱上已死去的祖先受洗, 来得永生, 这点直接违背圣经与《摩门经》的教导. 事实上, 若人能在死后靠着别人为他受洗而得救, 那么摩门教徒和基督徒又何必如此迫切赶紧地向非信徒宣传福音呢?

 

D.4   总结

摩门教徒就像路18:9-14中的法利赛人一样, 自认属于“唯一真正的教会”. 他们给人感觉是尊重神在旧约时代所设立的敬拜制度, 包括祭司制度. 他们非常重视宗教仪式, 处处表现做人的崇高标准. 他们忠诚地捐献十分之一, 表现良好, 善待邻居. 但有另一个, 他是犹太人所藐视的税吏. 他无善可陈, 只能说: “神啊, 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结果主耶稣说: “这人回家去, 比那人倒算为义了”(路18:13-14), 为何如此呢? 关键在于他单单仰望神的恩典和怜悯, 而不靠行为. 摩门教徒认为得救要靠奉行诸般的礼仪, 包括遵守旧约祭司和家谱的制度, 甚至荒唐地为死人受洗等等; 他们必为此失望, 因为神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于自己… 也不是出于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文接下期)

 


[1] 有关这些错谬, 请参2001年12月份至2002年3月份, 第25期至28期《家信》的“揭开真相: 摩门教(末世圣徒教会)”.

[2] 有关这两位摩门教更高祭司圣职(即麦基洗德的祭司圣职)的命令, 请参《教义和圣约》107:2.

[3]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7年二版), 第111页.

[4] “等次”在希腊文为 taxis {G:5010}, 原意是“安排或次序”(arrangement or order), 而“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意谓按照麦基洗德的“班次或性质”(rank or quality), 即身兼两职(君王和祭司)的性质. 有关麦基洗德的等次, 请参2001年9月份, 第22期《家信》的“圣经人物: 麦基洗德 — 君王与祭司”; 以及2002年3月份, 第28期《家信》的“查经天地: 基督的祭司职分”.

[5]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111-112页.

[6] 黎登奥著, 郑华志译, 《殊途同归?》(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4年新修订版), 第175页.

[7] William MacDonald, Believers Bibl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rev. ed.)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0), 第623页. 赞同这看法的还有亨特(J. Hunter)(参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4): 1st  and 2nd Corinthians, 第193页).

[8] 佛洛.麦克艾文著, 何菲菲译, 《摩门教的真相》, 第130页.

[9] 赞同这种解法的学者有麦克艾文(Floyd C. McEveen), 里德(David A. Reed)等. 洛文利(David K. Lowery)也认为林前15:29的“他们”是指异教徒, 即依洛西斯人(Eleusinian). 他们住在哥林多北部的依洛西斯(Eleusis); 参 John F. Walvoord & Roy B. Zuck, 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Wheaton, IL: Victor Books, 1983), 第544页.

[10] David A. Reed & John R. Farkas, Mormons: Answered Verse by Vers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2), 第8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