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五旬节里的基督


(A)  序言

利未记是一本古老常新的书. 哈尼卡特(Roy Lee Honeycutt, Jr.)贴切形容道: “利未记向当代信徒传达神的话. 但神的话在实质上具有那不受时间限制的价值. 对于基督徒, 利未记概略地描绘献祭和救赎的精美图样(patterns). 这图样犹如背景, 帮助我们明白主耶稣的生与死.” 容我加上一句, “包括主耶稣复活升天后所带来的果效”; 因为利未记里的第四个“耶和华的节期” —  五旬节  —  预示着一个宝贵的真理, 即耶稣基督升天后, 差遣圣灵降临成立召会. 透过圣灵在五旬节的工作, 天上元首主耶稣基督与他在地上的肢体(召会)全面联合.

 

(B)  五旬节的历史背景

按犹太人历法, 五旬节是在西弯月6日.[1] 犹太人称五旬节为“Shabouth”(意即“星期”或“七”, weeks), 因为圣经称五旬节为“七七节”(出34:22; 申16:10), 即在满了七个安息日(7 x 7 = 49 天)的次日(第50天). 由于它是在初熟节过后第50天庆祝(利23:15-16), 后人称之为“五旬节”(Feast of Pentecost), “五旬”(Pentecost)意即“五十”(fifty). 出23:16称五旬节或七七节为“收割节”, 因为这日正值以色列人收割庄稼的日子.

五旬节是个举国欢庆的隆重节日.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旧约教授哈里森(R. K. Harrison)指出, 按着每年的季节而不是按月份而定的节期有三个, 它们都是记念神的权能和他对以色列国民生活的眷顾, 均是重要的庆典. 这三个节期都以 hag (即希伯来文: chagh {H:2282})[2]来命名,[3] 表明人要以朝圣的方式来守节. 这三个节期就是在出23:14-17, 申16:16所规定的, 它们包括逾越节(兼除酵节)、七七节(五旬节)和住棚节. 在这些日子中, 以色列所有的男丁都要上圣殿去庆祝“耶和华的节期”(出12:14).

五旬节或七七节为期只有1天. 以色列人在除酵节中把新收的禾稼, 在神面前作摇祭; 从那天起算的第50天(申16:9-12), 就是五旬节. 这节期表示收割禾稼的工作已大功告成, 也到了献上初熟果子的时候(参出23:16; 34:22; 民28:26). 这天庆祝的特色, 就是要献上两个细面的饼和7只羊羔、2只公绵羊和1只公牛犊(利23:15-20). 这天, 人们又可把自由奉献献给神, 表示感谢他的赐福, 整个节期充满欢乐的气氛(申16:10-11). 五旬节实际上是一个收割的节日(出23:16), 这节日提醒以色列人要承认他们能得着物质的丰富, 全然是倚靠神的缘故. 申命记26章记载特别的指示, 关乎奉献初熟果子的礼仪. 这是要在以色列人的历史中设定一个伟大的认信, 数算神如何拯救他们脱离埃及的压制, 并引导他们进入富足之地.[4]

丘恩处博士补充道: “五旬节对以色列人来说, 是个感谢上帝恩赐沃地和福气, 以致得到丰收的节期(申16:9-11). 因此在这节期中不单要认信感谢神恩(参看申26:1-11; 5节下至10节上是“认信词”), 也要眷顾穷人和寄居的, 而不可割尽田角和拾取所遗落的, 借以留给他们得到一些‘零碎’来充饥(利23:22; 参看路得记第2章). 大概也是为这原因, 以色列人在三大节期中的读经, 逾越节是雅歌, 住棚节是传道书, 而五旬节却是路得记.

“主前2世纪写成的禧年书(The Book of Jubilees, 6:1-21), 说到这节期有双重意义, 其一是对初熟的感恩, 另一是上帝与挪亚立约的记念与重申. 慢慢地, 到主后2世纪以后, 五旬节也被认为是记念西乃之约, 而要对上主赐律法作感恩了. 故此, 在这节期中, 不但宣读路得记, 也要诵读出埃及记19章了. 并且, 主后13世纪完成的《光明书》(Zohar), 就把五旬节说成是以色列这新郎与其新娘(Torah, 即律法)之恋慕的节期了. … 犹太人的五旬节餐食, 特别多用奶制的, 也喜欢有些与蜜伴和的食物. 原因是‘新妇’(指律法)的‘舌下有蜜有奶’(歌4:11), 而律法也如‘蜂房下滴的蜜甘甜’(参看诗19:7-10).”[5]

论到五旬节与律法时, 谢泼德(Coulson Shepherd)如此描述说: “按照传统, 此圣日(五旬节)是为要记念神颁赐十诫, 所以在第1日, 即西弯月6日傍晚, 许多犹太人以诵读圣经来守节. 有些犹太会堂整夜都在读经. 所有会堂在早晨礼拜时都公开诵读十诫, 并高唱一首11世纪的诗歌. 相信你们当中很多人都认得出这首优美古诗的词句, ‘真神之爱’(Love of God):

纵使诸天  如纸伸展, 地上万茎  作为笔杆,

海洋为墨, 汪洋浩瀚, 普世万众  苦思穷年,

欲写神爱, 难而又难, 海洋之水为干;

虽然卷帙  浩繁连天, 岂能描述完全?”[6]

(C) 五旬节里的主基督

(C.1)   基督得荣耀  —  圣灵降临的条件

主耶稣曾告诉他的门徒说: “我若不去, 保惠师(即圣灵)就不到你们这里来. 我若去, 就差他来”(约16:7). 但差圣灵来以前, 有一个重要条件  —  基督必须已经得着荣耀! 当主耶稣预告信他的人要领受圣灵时, 经上记着说: “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 因为基督尚未得着荣耀”(约7:39). 基督若没有在神的右边得着荣耀, 圣灵就不会降下住在信徒里头. 因此, 五旬节圣灵降临, 是基督已在神面前得蒙悦纳、得着荣耀的最佳明证. 五旬节时所献的牛羊之数目正说明此事(利23:18): “羊羔7只”述说基督(神的羔羊, 约1:29)的完美(“7”是完美数字); “公牛犊1只”强调基督赎罪工作功效无比, 犹如“公牛犊”一般强壮有力, 1只(1次)就够了, “基督献了1次永远的赎罪祭,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来10:12); “公绵羊2只”则表明基督位格和工作上的完美已令神无比悦纳, 此事在五旬节时获得圣灵降临的无声见证(“2”是见证的数字[7]). 因此, 在五旬节这天, 人们常自由奉献以对神的赐福表示感谢, 在“耶和华你神面前欢乐”(申16:10-11). 诚然, 五旬节圣灵降临, 证实基督已得荣耀, 为此, 所有圣徒当献上感谢的祭, 在神面前颂赞欢乐(参来13:15).

(C.2)   基督的身体  —  圣徒与基督合一

五旬节是在基督复活(初熟节)后第50天. 这天是收割的日子(注: 五旬节也称为“收割节”, 出23:16), 是神首次收割他在地上的庄稼(指召会), 献给自己作“初熟之物”的日子. 先前在初熟节所献的“初熟庄稼”(指基督, 利23:10), 与这五旬节所献的“初熟之物”(指召会, 利23:17)有密切关系.[8]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9]指出, 逾越节是与无酵节相连的, 而初熟节却与五旬节相关.
初熟节预表基督的复活, 他代表他百姓蒙神悦纳, 进入天上. 五旬节的饼又称“献给耶和华初熟之物”(利23:17), 这与(初熟节的)摇祭禾捆同证, 是收成的先兆. 饼用细面所做, 与(初熟节的)禾捆同造收成, 同样的谷物, 从同一块田收成. 不同的是, (初熟节的)摇祭禾捆要在凡事上居首位. 这里所预表的真理是: 基督与信靠他的百姓是同样的. 他是“初熟的果子”(林前15:20), 而论到信徒, 圣经写道: “他按自己的旨意, 用真道生了我们, 叫我们在他所造的万物中, 好像初熟的果子”(雅1:18). 基督是“首生”的, 信靠他的圣徒则是“他的弟兄”(罗8:29), 都是出于一(来2:11). 基督与他的圣徒同为一, 此乃何等荣耀的真理!

(C.3)   基督的十架  —  圣徒合一的基础

五旬节的内容包括在耶和华面前献上一个新素祭. 这素祭所献的, 是两个用细面做的饼. 两个饼可预表犹太人和外邦人. 神从犹太人和外邦人中拣选他的百姓归给自己. 在五旬节以前, 这两个百姓 被一堵“中间隔断的墙”(弗2:14)分开. 犹太人是蒙拣选的后裔, “那儿子的名分、荣耀、诸约、律法、礼仪、应许”(罗9:4), 都是属于他们的. 外邦人却是“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 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弗2:12). 虽然如此, 这两者本都是敌对基督的, 都是罪人, 神早已下了结论说他们“并没有分别”(罗3:22).

 犹太人和外邦人共同把基督钉在十架(参徒4:27). 但基督的十架不仅显明人的罪恶, 亦彰显神的恩典. 基督的十架拆毁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 基督透过五旬节圣灵降临, 将“两下  —  犹太信徒和外邦信徒  —  合而为一”(弗12:14), 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弗2:15),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 便借这十字架, 使两下归为一体, 与神和好了”(弗2:16), 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 得以进到父面前”(弗2:18). 感谢神, 基督的十架是所有圣徒合一的基础, 而这伟大的工作已由圣灵在五旬节降临那日开始, 正如保罗所说: “我们不拘是犹太人, 是希利尼人, 是为奴的, 是自主的, 都从一位圣灵受洗, 成了一个身体, 饮于一位圣灵”(林前12:13).

(C.4)   基督的恩典  —  召会软弱但蒙恩

 五旬节所献的两个摇祭饼是加酵调制. 酵常象征败坏或罪恶.[10] 素祭中没有酵(利2:11), 因为它预表基督完美圣洁的人性. 但他的百姓(召会)却非如此. 他们虽然信主得救, 有圣灵的内住, 但肉体仍然存留在他们里面, 他们仍然可能犯罪跌倒  —  有“酵”在内. 召会早期虽是清秀美丽, 但里面有酵. 不久, 这酵便在不同方面显露, 例如加拉太的召会露出教义方面的酵(加6:9; 1:6; 3:1-5); 哥林多的召会则露出道德方面的酵(林前5:6; 5:1-2). 特别在这末世的日子, 人的爱心渐渐冷淡, 离弃真道的事层出不穷.

这两个预表召会的摇祭饼里面藏酵, 本不该献在耶和华面前, 它们是在赎罪祭和馨香祭的宝贵荫庇和遮盖下献上. 个别信徒和整体召会也都一样, 在神面前成为一个新的素祭, 是因基督完美位格的一切价值和赎罪工作的一切功效. 神接纳藏酵的摇祭饼, 因为它是与赎罪祭和馨香祭一同献上的. 照样, 个别信徒和整体召会虽然软弱和犯罪, 但他们认罪悔改时仍可蒙恩, 得到神的赦免和接纳, 这一切全是基于基督在十架所献上的赎罪祭和馨香祭的永恒功效(参太16:18; 犹24). 感谢神, 靠着基督的赎罪大恩和借着道的洁净功能, 召会至终得以洗净, 成为圣洁, 可以献给基督, “作个荣耀的召会, 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 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6-27).

 

(D) 总结

丘恩处贴切指出: “对基督徒来说, 五旬节…是旧约的结束, 而开创了新约; 是律法世纪的结束, 而开创了福音的世纪; 是赐圣灵的日子, 也是新约教会诞生的日子.”[11] 圣灵在五旬节的降临标志着神的历法上新纪元的开始, 引进一个新的群体  —  召会, 就是那献给耶和华的“新素祭”(利23:16). 当日, 圣灵把所有信徒联合在基督的身体上. 从那日起, 所有真正信主的犹太人和外邦人都从一位圣灵受洗, 归入一个身体. 这是何等浩大的福气.

既然蒙此大恩, 所有信徒, 不论是犹太人或是外邦人, 都该同心合一为主而活, “凡是谦虚、温柔、忍耐, 用爱心互相宽容, 用和平彼此联络, 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2-3); 并且“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弗4:30), “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帖前5:19), 反倒“当顺着圣灵而行”(加5:16), “被圣灵引导”(加5:18), “被圣灵充满”(弗5:18), 结出“圣灵所结的果子”(加5:22), 直到吹角节的来临. 那时“号筒末次吹响”, 整体召会将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 与主共同进入永远的荣耀.

 


[1]               西弯月(Sivan)相等于阳历5或6月.

[2]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

[3]               丘恩处指出, 节期的英文是 feast, 意谓“节日或宴会”. 但在犹太文化传统中, 有4个不同的希伯来字可表达feast的含义: (1) Mishteh {H:4960}, 直译是“酒筵”的意思, 因为酒能令人心悦(诗104:15), 故此饮宴或欢乐就有了节庆的气氛. 但这字不一定是用在公共的节期中, 例如婚筵(创29:22), 有客到来(创19:3), 均可举行酒筵共乐; (2) Mo‛ed {H:4150}是指“时节” (创17:21)、“定期”(但8:19)、“定时”(撒下24:15), 故有节期的意思; (3) Zeman {H:2165}与Mo‛ed一样, 有“定期”(传3:1)的含义; (4) Hag {H:2282}是指“节庆”(祭典宴), 可作名词译为“节”(出12:14), 也可当动词“守节”(出10:9)而用.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纽约: 纽约神学教育中心, 2000年二版), 第81-82页.  HagMo‛ed一般指大型而公开的庆祝活动.

[4]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52-153页.

[5]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98-100页.

[6]               Coulson Shepherd, Jewish Holy Days (4 th. ed.)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7), 第52-53页. 上文“真神之爱”这首诗歌摘自《万民颂扬》第29首, 但其第1和第2行的次序与谢泼德所引述的有些出入.

[7]               数字“2”象征“见证”(testimony), 参亚4:11; 11:7; 赛8:2; 启11:3.

[8]               中文圣经因没有将大麦(barley)和小麦(wheat)并其产品分别清楚, 所以在辨别利未记23章献“初熟庄稼”为摇祭, 以及五旬节献“初熟之物”为摇祭时, 往往令人混淆不清. 实际上, 利23:10的“初熟庄稼”指的是大麦, 而利23:17的“初熟之物”乃是指用小麦细面粉加酵烤成的两个饼. 以色列地的大麦比小麦早熟., 而且“初熟庄稼”是“禾捆”(利23:15), 而非收割后磨成的“麦粉”.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 第97-98页.

[9]               约翰·理祈(John Ritchie, 1853-1930)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令人敬佩的圣经教师.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1年2月份, 第15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约翰·理祁(John Ritchie)”.

[10]             有关象征罪恶的“酵”, 请参上期(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本月主题(3月主题): 旧约中的基督: 无酵节里的基督”.

[11]            丘恩处著, 《犹太文化传统与圣经》,第10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