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平安祭里的基督


(A)  序言

约翰·达秘(John Nelson Darby)正确指出, 利未记展示了亲近神的道路. 虽然祭司享有亲近神的特权, 但这一切总是建立在基督牺牲为祭的基础上. 所以利未记以祭牲作为开始, 这代表基督一次献上的完美之祭.[1] 麦敬道(C. H. Mackintosh)[2]则写道: “我们愈仔细的默想献祭的事, 就愈全面的看到只(借着)一样的祭, 是不足以叫人看见完全的基督. 唯有把各样的祭齐集一起, 才能形成一个确实的概念. 每样祭都有其本身的特色.”[3] 简之, 利未记的五大祭物都以不同角度来预表基督完美的位格和工作. 我们在上两期看过了燔祭和素祭里的基督, 本期, 让我们再次以敬畏的心, 来思考和默想平安祭里的基督.

 

(B)  平安祭的字义

平安祭是利未记五大祭物中, 第三种被提及的祭物. “祭物”在希伯来文是 qorbân {H:7133},[4] 源自动词 qârabh {H:7126}, 意思是“亲近、接近、靠近”(to approach, to draw near / nigh),[5] 表明人靠着祭物来亲近神.[6] 利未记前5章所记载的五种祭物, 可分成两类, 一是“馨香的火祭”(或作“馨香的祭”, 即燔祭、素祭和平安祭), 二是“救赎的火祭”(或作“为罪所献的祭”, 即赎罪祭和赎愆祭). 平安祭与素祭相同, 是附加之祭, 不能单独献上, 只附加在燔祭、赎罪祭或赎愆祭中.

平安祭在原文(希伯来文)是 shelem {H:8002},[7] 意即“回报、平安祭、感谢祭”, 其字根源自动词 shâlam {H:7999}, 可意谓“使…友好、和平、安全、完成”. 唐佑之指出, 照字义说, 平安是“完整”的意思(注: 希伯来文Shelemshalom出于同一字根, 后者宜译为“平安”), 就是完全、和谐与相交. 相交是与神, 也与人. 故此, 现代的英文译本译成“相交祭”(fellowship offering), 涵义更加清楚. 除了称为“平安祭”或“相交祭”, 这祭还有其他名称如“感恩祭”(参利7:12,13,15; 22:29)、“还愿祭”(参利7:16-17; 民6:17-20)、“甘心祭”(参利7:16; 22:18,21)等等.[8] 论及“平安祭”一字, 凯洛格(Samuel H. Kellogg, 1839-1899)说: “这词字的另一个译法  —  ‘感谢祭’(thank-offering; 《修订本》[Revised Version]的旁注), 也表达平安祭的其中一方面. … 这祭以欢庆的献祭筵宴为结束, 表明透过了流出赎罪的血, 享有与神的友谊、平安和交通.”[9]

 

(C)  平安祭的条例

平安祭是所有相交之祭的基本祭礼, 其他的祭礼只是平安祭的延伸. 在圣洁的规限方面, 平安祭并不像其他祭那么严格. 祭牲可以用公或母的牛或羊(里3:1,6,12).[10] 祭牲必须是无残疾的; 但在甘心祭, 四肢长短不一的牲畜也可用作祭物(利22:23).[11] 礼仪的第一部分, 即呈现祭物和按手, 与别的祭无异. 不过, 祭牲是宰于会幕门口, 而不是在祭坛的北面(利3:1,2,7,8,12,13; 7:29,30). 祭司取了血要洒在坛的周围,  如献燔祭一般(利3:2,8,13). 脏腑的上好部分(脂油)要烧献为“馨香的祭”(3:3-5, 6-11, 14-16). 祭司也可得到祭物的一部分. 他可以在任何按礼仪看为圣洁的地方吃这祭物, 并可与家人分享(利7:14, 30-36; 民6:20), 而他在其他祭所得的祭物, 则必须在会幕中吃(利10:12-14). 祭司可从献祭者的供献中取一个饼, 以及作摇祭的祭牲的胸和右腿. 右腿即所谓的“举祭”; “举祭”一字是从字根“高举”衍生出来, 意思是“那被高举的”. 举祭并不一定真的指一个特别的礼仪.

平安祭这礼仪的高潮是爱筵. 除了烧在坛上和归给祭司的部分之外, 余下的祭牲会交还献祭者. 他要把祭牲煮了, 与家人和邻近的利未人同享(申12:12,18,19). 这筵席要设于圣所(申12:6,7,11,12,15-19,26; 参撒上1:3,4), 赴席者要谨守圣洁律例的要求(利7:19-21; 19:5-8). 这与一般的宰牲吃肉不同, (因一般宰牲吃肉)可以在各城里的祭坛上进行(申12:15,20-22). 感恩祭的祭肉要在献祭当日吃完(利7:15), 而还愿祭和甘心祭则可在翌日吃完(利7:16-18). 逾期剩下的祭肉要全部用火焚烧. 圣经只有三次指定以色列人要献平安祭, 即七七节(利23:19-20), 拿细耳人的愿完结之时(民6:17-20), 以及膏立祭司的时候. 至于在公开的礼仪场合献平安祭的, 包括圣殿的落成奉献(王上8:63; 代下7:5). 此外, 因全国性事件而献平安祭的例子包括: 战争胜利(撒上11:15), 瘟疫之后(撒下24:25), 立王储(王上1:9,19), 灵性复兴(代下29:31-26). 地区性的事件则有每年的家庭团聚(撒上20:6), 或在其他节期如初熟节的时候(出22:29-31; 撒上9:11-13, 16:4-5).[12]

 

(D)  平安祭里的基督

平安祭预表基督的牺牲所带给人的平安. 按广义而言, 燔祭表明基督的工作对神那一方面, 因为此祭是全归给神, 惟独神可享用, 但平安祭则把焦点放在基督工作对人方面的果效. 平安祭表达人享受与神相和的喜乐, 就是一切信靠他者所享有的蒙福情景.

(D.1)   基督流血成就和平

     (a)   基督使人享有平安

利3:1说: “人献供物为平安祭, 若是从牛群中献, 无论是公的, 是母的, 必用没有残疾的献在耶和华面前.”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13]指出 “供物”(oblation)可译成“亲近(神)的祭物”(approach offering). 他写道: “(利未记)第1章是有关‘接纳’的问题, 这里则是有关‘平安’的问题; 除了借着祭牲的牺牲, 罪人无法靠近神, 所以要献上平安祭  —  这’平安’一字在希伯来文是复数的  —  因为借着这条道路, 人可带着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 他的思想、心灵和良心必会充满平安, 心绪宁静, 泰然自若; 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宝血不断地述说和宣告: ‘平安、平安、平安’, ‘坚心倚赖你的, 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赛26:3).”[14] 基督赐我们平安(约14:27), “他是我们的平安”(原文直译, 弗2:14)

     (b)   基督使人与神相和

献为平安祭的祭牲要被“宰于会幕门口”(利3:2), 就是神所指定与人“相会”和“交谈”之处(出29:42). 当人类先祖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 人就开始“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3:8); 罪使人在神面前没有平安(注: 亚当听到神的声音就害怕, 创3:10; 也参赛57:20-21), 使人逃避神, 与神隔绝; 世人“都如羊走迷, 各人偏行己路”(赛53:6). 但神既有丰富的怜悯, 当我们还远离神, 与神隔绝, 甚至与神为敌的时候, 神就“借着他(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成就了和平, 便借着他叫万有, 无论是地上的, 是天上的, 都与自己和好

了. 你们从前与神隔绝, 因着恶行, 心里与他为敌. 但如今他借着基督的肉身受死, 叫你们与自己和好, 都成了圣洁, 没有瑕疵, 无可责备, 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西1:20).

     (c)   基督使人与人相和

基督是我们的平安(“平安”或作“和睦”, 弗2:14). 他不仅使我们与神和好, 也使我们与人和好  —  使外邦人与犹太人和睦. 论到外邦人, 保罗说: “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里, 靠着他的血, 已经得亲近了. 因他使我们和睦(原文作: 因他是我们的和睦[或作“和平、平安”, peace] ), 将两下(指犹太人与外邦人两方面)合而为一, 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  为要将两下, 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 如此便成就了和睦(平安, peace).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 便借这十字架, 使两下归为一体, 与神和好(平安, peace)了. 并且来传和平(平安, peace)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 也给那近处的人”(弗2:13-17). 透过这个“新人” —  召会(基督的身体, 弗1:23)  —  的成立, 历代以来因着诸约和律法条例而彼此隔离的犹太人与外邦人, 在基督里已成为一体, 彼此相和, 也一同与神相和. 这是何等鼓舞人心的美事啊!

(D.2)   基督是交通的基础

基督所流的血为信徒铺了“交通”或“相交”(fellowship)之路. 利3:5说: “亚伦的子孙要把这些烧在坛的燔祭上.” 燔祭表明主耶稣流血舍身, 全归给神为馨香的祭物. 这是一切的根源和基础; 我们所有的交通、感谢、赞美和敬拜, 都是建基于燔祭主耶稣基督的工作基础上(参代下7:1-3). 诚如李继圣所指出, 许多人以为平安祭是预表基督使我们与神和好, 这并不是一个完全正确的解释. 在法文翻译的圣经里, 平安祭是表明我们和神的交通, 不仅是我们与神自己的交通, 也包含我们与主耶稣的交通, 以及我们与别的信徒的交通. 在平安祭里我们与神交通, 正像是神的祭司与神交通一样. 的确这是一种交通的祭物, 所以在献上这祭物的时候, 感谢和赞美便会很自然地流露于友谊之间.[15]

我们读到“脂油都是耶和华的”(利3:16); “祭司要把脂油在坛上焚烧, 但是胸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利7:31); “你们要从平安祭中把右腿作举祭, 奉给祭司. 亚伦子孙中献平安祭牲血和脂油的, 要得这右腿为分”(利7:32-33). 这里有几点值得留意: (1)脂油是全归给神的; (2)胸要归给亚伦和他的子孙  —  在基督里所有的信徒; (3)右腿要归给献祭的祭司  —  预表主耶稣基督; (4)按例祭牲所剩下的, 要归给带祭物来的人和与他同来的亲友们吃.

李继圣总括说: “平安祭虽然是表明交通、感谢、赞美和崇拜, 但是这些不是单独的发生, 乃是集体联合表现的, 是与大众有联合关系的. 尤其在主的桌子上(指主的晚餐时), 就更能显明这种团契交通的意义. … 所谓交通, 是因为所有的人都在这同一的祭物上有所分享. 神有神的分, 祭司有祭司的分, 亚伦和他的子孙们也有他们的分,剩下的祭牲是归带祭物来的人和与他同来的人吃. … (在预表上)这就形成了那献祭者与神的交通, 与主耶稣交通, 与 …每一位信徒交通的聚会方式. 这样一个整个连合的交通, 也就形成了教会. 因此在所有的教会里, 如果是真正在圣灵的大能里交通, 也能与我们的快乐、祝福、友谊、赞美和崇拜上一同有分, 因为都是同蒙一样的救恩, 共同分享一个祭物.” [16]

(D.3)   基督是信徒的福分

当献上燔祭时, 亚伦的子孙站在坛前, 看见祭火上腾到神面前, 祭牲烧成灰烬. 他们目睹这一切, 就俯伏敬拜, 却不能从中为自己拿走什么. 献平安祭却不然. 他们不但看见当中散发馨香的气味归给神, 而且他们可得当中的一大份儿, 叫他们在喜乐圣洁的交通中得喂养. 亚伦和他的子孙靠“摇的胸”和“举的腿”得喂养(利7:31-34). “胸”和“腿”象征“爱”和“力量”,[17] 表明所有信徒都享有靠基督的爱和能力得喂养的特权. 今天, 所有真信徒借着神的恩典, 都成为神的祭司(彼前2:5,9), 靠那真平安祭(指主耶稣基督)的爱和力量得喂养, 因他仁爱的心享受蒙爱的福气和喜乐, 在他能力的膀臂下得着心灵的安慰和坚固, “这是从耶和华火祭中, 作亚伦所膏的分, 和他子孙受膏的分, 正在摩西叫他们前来给耶和华供祭司职分的日子, 就是在摩西膏他们的日子, 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给他们的. 这是他们世世代代永得的分”(利7:35-36).

麦敬道说道: “平安祭含有比基督奉献给神(来完成神)的旨意更深的意义. 敬拜者出现了, 他不是旁观者, 而是参与者; 不但观看, 而且饱尝. 这是平安祭显著的特色.我在燔祭中看主耶稣, 他是那位专心献上, 为要荣耀神、完成神旨意的. 我在平安祭看主耶稣, 他是那位为无用、无助罪人藏贮仁爱, 预备大能膀臂的. 在燔祭中, 胸、腿、脏腑、头、脂油, 全烧在坛上  —  一切归与神为馨香的火祭. 但在平安祭中, 那合宜的分是留给我的. 我不是孤单的得个人所需的分, 完全不是. 我在交通中得喂养 —  与神相交, 也与同我一起作祭司的相交. … 这供应我心灵的同一祭牲, 也叫神的心得了舒畅, 兼且, 那供应我的分儿, 也供应那些与我一同敬拜的人. 相交的秩序是  — 与神相交  —  与圣徒相交. 在平安祭中, 没有孤立的事情. 神有他的分, 祭司家也有.”[18] 甚至主耶稣也有他自己的分.[19]

(D.4)   基督献上最好部分

利3:3-4记载: “从平安祭中, 将火祭献给耶和华, 也要把盖脏的脂油(fat)和脏上所有的脂油(fat), 并两个腰子(kidneys)和腰子上的脂油, 就是靠腰(flanks)两旁的脂油, 与肝(liver)上的网子(caul)和腰子, 一概取下.”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贴切指出: “在希伯来文中, 用来指这些体内部分的词字是极其美丽、意义深长. ‘脂油’(fat)一字表达那最卓越佳美的(most excellent), 有时译作最好的(best). ‘腰子’(kidneys)一词在希伯来文意味着完美(perfection); ‘腰’(flanks)则表达信任(confidences)之意; ‘肝上的网子’(the caul above the liver)也可译作极多的荣耀(the superabundance of the glory). 祭牲的这些体内部分, 被取下放在坛上焚烧发出香气, 代表基督内在的思想、情感、爱慕、意志、心愿, 为了使我们与神和好而在各各他十架上全献给神. 基督一切内在的思想和情感, 被圣洁之神的无限纯洁所试验, 全都成为无比馨香之气, 令神完全安息满足.”[20]

值得一提的是, 平安祭中的“脂油”(fat, 利3:3-4)在原文是 chêlebh {H:2459}, 原义为“最丰富的”.[21] 这一希伯来文字, 在民数记18章中三次译作“至好的”(民18:29,30,32).利3:16提醒我们: “脂油都是耶和华的.”[22] 在那真平安祭  —  主耶稣基督  —  的身上, 我们看到这个伟大真理的体现. 是的, 主耶稣把他身上“至好的”都献给神! 他在年约30岁时出来事奉神, 将一生的精华  —  年富力强的壮年  —  献与神; 在十架上, 他毫无保留地流出他最宝贵的血, 为了世人把他最珍贵的生命全献与神. 此外, 脂油不仅是祭牲中最贵重的部分, 烧在祭坛时, 可使火烧的更旺. 这表明基督将“最好的”献给神, 使他在十架所献的祭烧得更旺, 发出更浓的香气, 所以他所献上的平安祭, 全面得到神的悦纳, 叫人得以与神相和. 基督的奉献值得我们省思与学效, 好使我们也将一生“至好的”(我们的时间、精力、才华等)全献与神, 来传扬基督平安的福音(弗6:15), 劝人借着基督与神和好(林后5:18-20; 罗5:1).

(D.5)   基督洁净良心的罪

利7:13说: “要用有酵的饼”; 同一章20节又说: “只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 人若不洁净而吃了, 这人必从民中剪除.” 麦敬道指出, 这两段经文表明两件事, 就是我们肉体中的罪和我们良心上的罪.[23] 容许有“酵”, 因为敬拜者的本性有罪; 禁止“不洁净”, 因为敬拜者的良心不能有罪. 罪若成了问题, 就失去交通. 神知道我们肉体中有罪, 就借着赎罪的血, 为人的罪满足了一切义的要求. 因此, 我们读到有关平安祭中有酵饼的话: “从各样的供物中, 他要把一个饼献给耶和华为举祭, 是要归给洒平安祭牲血的祭司”(利7:14). 换言之, 敬拜者本性中的“酵”, 借着祭牲的“血”成了完全. 取得有酵饼的祭司, 必须是那位洒血者(主耶稣). 虽然我们肉体中有罪, 但他只看见这血, 所以他能与我们同行, 让我们与他同享无间断的交通.

但在另一方面, 我们若容让“罪”在肉体中滋长, 成为“罪愆”, 那我们再吃平安祭肉之前, 必须要有认罪、赦免、洁净. 否则敬拜者要“从民中剪除”, 因为在礼上“不洁净”. 有未认的罪, 所以要暂止信徒在召会中的交通. 我们如果试图在罪中与神相交, 就是陷于亵渎中, 暗示神会与罪为友同行. “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 却仍在黑暗里行, 就是说谎话, 不行真理了”(约壹1:6). 麦敬道总结说: “是的, 我们肉体中有‘酵’, 但我们的良心上并没有‘不洁净’. 我们不是注视我们的罪, 乃是注视基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我们的罪, 并且永远把罪除去. 我们不是自欺, 说我们的肉体中无罪. 我们也不是否认神真理的话和基督之血的功效, 拒绝我们良心上无罪这宝贵的真理. … 很多挂名的基督徒聚集在主的晚餐前, 气氛沉郁. … 我们实在知道, 主的晚餐若不根据救恩、赦免、良心得救, 人就会忧心忡忡, 乌云盖面. 本是记念基督的聚会, 反而排挤了他.”[24] 这导致记念主的敬拜聚会, 本是庆祝已成就的救赎, 是灵性高升的踏脚石, 反倒专注在信徒本身所犯的罪, 成了灵性后退的绊脚石. 因此, 让我们抓紧平安祭中容许“用有酵的饼”这宝贵的真理.

 

(E)  结语

归纳言之, 基督是我们的平安祭, “我们既因信称义, 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得与神相和”(罗5:1). 从平安祭思想我们与神的关系, 真是莫大的安慰和喜乐. 唐佑之写道: “平安祭是一切献祭中最欢乐的庆祝, 是敬拜礼仪中最重要的项目. 这是圣所中最大的节日, 所有的筵宴每一个忠信者都可享用, 不仅是祭司, 也包括全会众, 敬拜者与他的家属亲友, 连贫穷无助者都有这样的恩泽. 虽然平安祭并不是常有, 因为敬拜者作这样大量的奉献, 并非大众都有力量, 但这是庆祝的场合, 也是操练忠信与慷慨的属灵习作. 平安祭与平安的圣约有关, 有应许也有实现. 这是大众分享的筵宴, 是社会性的, 尤其大家享用的是祭肉, 属灵的意义就更深长了.” [25]

虽然平安祭供应祭司与献祭者可分享食用的分, 但这祭肉必须在所指定的时间内吃, 不可久留(利7:15-18).[26] 这事教导我们一个宝贵的功课: 我们心灵对基督的享用必须是清新鲜美的. 我们必须每日默想基督, 靠基督得喂养、得力量. 亲爱的弟兄姐妹, 我们最后一次默想基督是何时呢? 是几天前? 是上个星期? 抑或更久以前? 狡猾的撒但常用现代忙碌的生活来拉倒我们, 他若不能把基督从我们的心灵和思想中挤出, 就会尽量使计让我们不每日灵修、不时常思念基督, 叫我们灵命挨饿无力而软弱衰退. 求主施恩怜悯, 使我们重组生命的优先顺序, 每日抽空默想基督, 把“至好的时间”献给神, 好叫我们不但与神相和, 也与神亲密相交, 灵命得以健壮成长.


[1]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44-145页.

[2]               麦敬道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满有恩赐的圣经教师. 有关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1820-1896)的生平事迹, 请参 2001年1月份, 第14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查尔斯·麦敬道(Charles H. Mackintosh)”.

[3]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69页.

[4]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 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5]               根据王正中所著的《圣经原文字典》, qorbân 一字意谓“带近坛的东西、献祭的礼物”; 这字在旧约中出现79次, 最常译成“供物”(71次), 也译作“献”(3次); “物”(3次); “牺牲”(1次)和“献…的”(1次).

[6]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 第12页.

[7]               按《圣经原文字典》, shelem 一字在旧约中出现87次, 首次出现在出20:24(平安祭), 最常译作“平安”(44次), 其次是“平安祭”(40次); 最后是“平安祭牲”(3次).

[8]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香港: 真理基金会有限公司, 2004年), 第174-175页.

[9]               Kellogg, Samuel H., Studies in Leviticu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88), 第92页.

[10]             平安祭的祭牲可以用公或母的. 有者认为此乃基督主动性与被动性的顺服(active and passive obedience)之图像.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105页.

[11]             凯洛格(Samuel H. Kellogg)指出, 这方面的“缺陷”并不影响祭牲作为食物的价值, 这暗示在预表上, 它强调基督是我们灵性的食物, 借着享用他我们得与神交通. Kellogg, Samuel H., Studies in Leviticus, 第95页.

[12]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480页.

[13]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是奉主名聚会的杰出解经家. 有关他的生平, 请参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4]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42页.

[15]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台北: 新旧书房, 1968年), 第63页.

[16]             同上引, 第64-66页.

[17]             “胸”是发爱情的部分; 预表基督的爱. 基督对于我们的大爱, 就是我们永得的福分. 主耶稣曾说过: “我爱你们, 正如父爱我一样”(约15:9). 按个人说, “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 按集体说: “基督爱教会, 为教会舍己”(弗5:25).

[18]            麦敬道著, 《利未记释义》, 第71页.

[19]             李继圣写道: “在这里(利7:32-33)献祭的祭司, 是代表主耶稣. 他不自己无瑕无疵地献给神, 他也必须有他的分. … 诸位, 你们曾想象过主耶稣因为看见他的成功, 有何等的喜乐吗? 我们不是他工作的果效吗? … 当我们围绕着主的桌子, 记念他死的时候, 那不就是他的喜乐吗?(笔者注: 这喜乐和荣耀, 并信徒所献给他的赞美和敬拜, 就是那归给主耶稣的分了)”, 李继圣著, 《五个祭物里的基督》, 第81-82页.

[20]             Thomas Newberry, Types of Levitical Offerings, 第45页. 纽贝里对“腰子”、“腰”和“肝上的网子”所提出的希伯来文意义(含义)很可能是根据这些词的字根同词源的字而延伸出来的意思.

[21]             Chêlebh 一词在旧约中出现89次, 最常译作“脂油”(76次), 接着是“至好的”(4次). “上好的”(3次); 例如在民18:12被译作“五谷中至好的”; 在诗81:16和147:14译为“上好的麦子”. 这字也译作“骨髓”(1次)、“肥美”(1次)等.

[22]             利3:17禁止人吃血和脂油, 因为这是分别出来归给神的. “血”是祭牲的生命(利17:11), 是神所赐的, 亦是属于神的, 所以必须归还给神; “脂油”是祭牲最珍贵的部分, 所以应该全献给神.

[23]             麦敬道指出, 圣经明说: “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 主耶稣的血如果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信徒的良心就完全洁净了. 所以圣经告诉我们,在良心上, 我们是无罪的; 另一方面, 圣经也告诉我们, 在肉体中, 我们是有罪的,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 便是自欺”(约壹1:8). “若有人犯罪”, 当怎样行呢? 答案是“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 换言之, 认罪是叫良心得洁净、得自由的途径. 所以靠着基督宝血的洗净, 信徒虽在肉体中有罪, 却可以在良心上无罪. 麦敬道著, 《利未记释义》, 第77-79页.

[24]             同上引, 第83, 85-86页.

[25]            唐佑之著,  《韵律与和声  —  利未记献祭与节期》, 第184页.

[26]             在平安祭中, 献为“感恩祭”的祭肉必须在当天吃, 而献为“还愿祭”和“甘心祭”的祭肉可留多一天, 可是第三天必须烧掉, 不然就成为可憎嫌的, 必使吃此祭肉者担当罪孽(参利7:15-18).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