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纽贝里 (Thomas Newberry, 1811-1901)


thomas newberry(A)敬虔家中蒙福成长

在1811年, 闻名的《英国人圣经》(The Englishman’s Bible)之作者 — 托马斯·纽贝里(Thomas Newberry)出生于英国. 蒙神恩典, 他有位敬畏神的基督徒母亲和姐姐. 如提摩太一样, 在敬虔妇女的照养教导下, 纽贝里“从小明白圣经”(参提后1:5; 3:15), 并在年小时就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 由于他经历“重生”(约3:3)乃是借着神“活泼长存的道” — 圣经(彼前1:23), 所以他自小就对圣经充满爱戴和敬畏, 圣经也成了他一生中的“每日灵粮”, “心中的欢喜快乐”(耶15:16). 因着谦虚寻求真理的心, 加上殷勤读经的灵, 纽贝里至终成为其中一位“最能讲解圣经”的人(徒18:24).

 

(B)寻获顺服召会真理

勤读与查考圣经促使纽贝里接触到一群奉主名聚集, 归入主名下的基督徒会众. 在19世纪初期, 圣灵在英国岛屿兴起召会真理的复兴浪潮. 在圣灵的带领和查经的光照下, 很多不同宗派的基督徒察觉到本身的宗派所实行的许多制度, 与圣经教导互不相符 — 许多传统做法是以“方便”(expediency)为由, 而非以圣经的“训诲和法度为标准”(赛8:20); 尤其在召会真理方面, 许多新约圣经所设立的原则和做法, 都被撇置一旁, 取而代之的是人的方法和道路. 例如圣经教导是“所有信徒皆祭司”(彼前2:5,9; 启1:6) — 所有信徒都能参与敬拜, 所有弟兄都能参与公开讲道和教导的事奉(姐妹则能在私下教导); 可是许多宗派却效仿天主教的做法, 实行“一人服事”(one-man ministry)的牧师制度, 把基督徒分成两等的人 — “圣品人”(clergy)和“平信徒”(laity). 只有圣品阶级的“神职人员”才能在讲台上讲道.

总而言之, 在1825年至1830年间, 凭着查考圣经和省察内心, 许多基督徒得到一个结论: 倘若他们继续保留在各自的宗派里, 他们将无法传扬、教导和实践他们在神话语中所找到的一切召会真理. 他们必须做出抉择: (1) 留在宗派或公会中, 继续奉行人所设立的教制政体; 或 (2)离开这样的宗派环境, 聚集归入主的名, 享有全面的自由去实行圣经所教导的一切. 一些基督徒明智地选择后者, 纽贝里便是其中一人. 他全面承认至高权威的圣经所设立的新约召会样式, 坦然放下人所设立的信经(creeds)、教条(articles of faith), 及其他规条(regulations), 愿意离弃分裂圣徒的教派主义(sectarianism), 聚集归入主的名. 在那里, 唯独圣经成为地方性召会一切原则和做法的标准和指南, 在那里, 他有自由传扬、教导, 并遵行圣经所教导的真理.

 

(C)渴慕追求原文圣经

the newberry study bible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弟兄中的首领》(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一书提到纽贝里时说: “在信主的初期, 他只不过是位普通的圣经读者, 读经乃是为得安慰和指引. 可是, 在61年前(可能指19岁时, 译者按), 他开始殷勤学习和专心查靠原文的圣经 — 希伯来文旧约圣经和希腊文新约圣经. 经过25年在这方面的追求勤学, 他感到有需要开始一项工作 — 出版《英国人圣经》(The Englishman’s Bible). 这圣经成为其中一件彰显他那珍贵生命的最佳纪念品, 普遍受圣经学生所知晓和珍爱, 成为其中一本最佳圣经助读本, 帮助普通(不识原圣经文的)读者辨别与洞察‘神圣经书’原本的荣美.”

martin lurther由于对原文圣经的熟悉, 纽贝里的解经精确, 充满亮光. 这点提醒我们学习圣经原文的益处. 论到这方面的价值,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于1524年写道: “因我们爱慕福音, 所以让我们强调语言的重要性. 神用两种语言来写圣经 — 旧约用希伯来文, 新约用希腊文 — 这决非没有好的理由. 神非但不轻视这两种语言, 反而从一切语言中把它们特选出来记载他的圣言, 所以我们应该尊重它们过于其他语言. 我们若不学习圣经的语言, 便是罪过和羞愧, 尤其是如今神已经预备许多人和书给我们, 赐给我们各样能帮助我们学习(圣经原文)和鼓励我们如此行的东西.”

虽然我们不愿进到一个极端, 强调不学习圣经原文就不能明白圣经, 但马丁.路德这番话和纽贝里所摆的榜样, 该叫所有要认真学习神话语的信徒, 确认学习圣经原文的价值, 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捉紧每一个机会, 或多或少学习一点希伯来文或希腊文, 或参考原文的注解, 这对精确解经有莫大的帮助,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家信》中, 常在{  }括号内, 列出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进一步的参考之用, 因为此种编号现今已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再者, 我们在《家信》中也预备了“原文解经”的专栏, 按时放上一些有关原文解经的文章, 愿读者能加以使用.

 

(D)留下宝贵解经文库

(D.1)   《英国人圣经》

englishman greek纽贝里于1890年出版《英国人希伯来文圣经》(The Englishman’s Hebrew Bible), 并于1893年出版《英文-希腊文圣经》(The English-Greek Testament). 这两本圣经于1893年被合成一本来出版, 称为《纽贝里圣经助读本》(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或俗称《英国人圣经》(The Englishman’s Bible). 此圣经获得资深圣经学者的好评. 他们对纽贝里在此书背后所下的苦功感到惊讶和赞赏. 纽贝里不但在其中简练地介绍旧约希伯来文和新约希腊文的文法, 而且在经文中以各种不同符号代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文法, 解释了一般人读经时所忽略的原文精意, 举两个例子:

  1. 数式(Number): 纽贝里以符号 − , = , ≡ 代表单数, 双数, 复数.例如: 创1:1 “起初 ≡神 −创造…”, 表明“神”是复数(≡), “创造”却是单数(−), 可意谓“三而为一”的神“合一”地行事(Trinity acting in unity).
  2. 时态(Tense): 纽贝里以符号 ‘ 代表“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 并解释这“现在时态”是指“现在不断进行的活动”.* 例如: 约壹3:9 “他也不 ‘能  ‘犯罪”, 表明此节的意思是信徒“现在”不能“继续不断地”犯罪, 而非像一些人错误地教导说信徒能完全不犯罪, 一次都不会!

另外, 学者们也赞赏纽贝里在此圣经的“旁注”(或译作“边注”[marginal note], 指记于纸页旁边的注解)所提供的宝贵和可靠资料, 使读者更明白神在他宝贵话语中的原意, 发现更多的亮光. 让我再举出两个例子:

 

(1) 徒11:26 “门徒称为基督徒”. 此节的旁注如此表示: “称为”原意是“神谕地或神所称为” (oracularly called), 表明“基督徒”这名称并非人所给, 乃是神所指示(神谕)有关信徒的正确称号. 今我们若满足于神所赐的这称号, 只以“基督徒”自称, 而非“长老会教友”(presbyterian), “浸信会教友”(baptist)等, 就可除去许多教派主义的罪恶.

(2) 约1:14 “道成了肉身, 在我们中间”. 此节的旁注表示: “住”原意是“支搭帐棚(会幕)”(tabernacled), 使我们联想到主在世上有如旧约神在以色列人中间设立会幕(tabernacle), 与他们同在; 同时也暗示主在世上乃“暂时性居留”的客旅, 因“帐棚”是属暂时性的居所.

除此之外, 纽贝里在《纽贝里圣经助读本》里也放入其他补助性资料, 例如“神的称号”(Divine Titles)、一些圣经原文“同义词的研究”(Synonyms)等, 并在《纽贝里圣经助读本》的经文中将它们一一列出. 这是当时圣经译本所没有的特征. 这一切特点使到《纽贝里圣经助读本》能像纽贝里所言, “不是一本新译本, 而是可以用来察验任何译本的一本书.”

(D.2)   其他的著作

solomon temple纽贝里写了不少解经作品, 例如《圣殿注解》(Notes on the Temple)、《会幕注解》(Notes on the Tabernacle)、《所罗门和以西结的圣殿》(The Temples of Solomon and Ezekiel)、《主耶稣的比喻》(The Parables of Our Lord)、《太阳之光》(Solar Light)、《启示录》(The Book of Revelation), 及其他解经作品, 曾广泛在信徒当中流传, 使人获益良多.

notes在会幕和圣殿的课题上, 纽贝里所给的讲解和所写的著作, 更是叫成千的信徒大得造就. 经过细查参考原文圣经, 纽贝里按圣经样式造了一个精巧的“圣殿模型”, 叫现代的人对所罗门所造的圣殿有更正确完整的概念. 他也使用“会幕模型”到各处教导会幕的真理, 使人对旧约会幕并其意义有更深一层的了解和领悟. 此外, 纽贝里也为名为《见证》(The Witness)的读物, 以及其他属灵刊物撰写文章, 并与全球各地的圣经学生通信, 为他们解经除惑.

(D.3)   解经的秘诀

bible纽贝里的解经精确, 常有独到之处, 不只是因为他对原文圣经的熟悉, 还有一个重要秘诀, 就是他在读经时非常重视圣灵的带领, 倚靠圣灵的光照. 他在《纽贝里圣经助读本》中提到: “正如我们所立下的原则, 我们以简单易懂的符号, 来标明神默示的圣经之‘时态’(tenses), ‘冠词’(articles), ‘数式’(numbers), ‘强调式代名词’(emphatic pronouns)等, 重要目的是彰显神圣言的‘亮光与完美’(lights and perfections). ‘亮光’照耀显出圣经本已具有的‘完美’, 使那些完美在属神的荣美里, 闪闪发光, 火花四溅. 这是永远之灵的‘亮光’, 照在神圣言上, 赋予它最高的卓越性. 这些‘完美’本来就在那儿, 可是需要亮光来显出它们. 正如自然界的东西, 颜色是藏在光里而非物体中, 属界亦是如此. 神圣灵的‘亮光’显出(圣经原有的)‘完美’, 添其荣耀.”

纽贝里的话提醒我们, 不论我们如何熟悉原文圣经, 或采用多少原文研究的工具书, 我们决不可忽略在研读查考圣经时, 多求圣灵的光照, 如诗人所说: “求你开我的眼睛, 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119:18); 如此, 我们就不会沦为“法利赛人”, 只看到神话语的“字句”而看不见神话语的“精意”(参出20:8-11; 太12:1-14; 林后3:6-18). 圣灵是圣经的导师, 靠着圣灵的光照, 我们方能进入一切真理(约壹2:27; 约16:13, 林前2:10-13), 这点我们在纽贝里的身上获得印证.

 

(E)心眼清晰安息主怀

newberry纽贝里共活了90岁, 在年老时他写道: “经过详细查考整本原文圣经, 在所需之处留意和标明一切时态(tense)和介词(preposition)的不同, 以及用词的意义, 结果留在我脑海中深刻印象是: 要相信整本圣经乃神所默示并非难事, 但要怀疑这点却是件不可能的事.” 虽然因年岁老迈而视力衰退, 以致最终完全失明, 但这一切并不减少纽贝里对神话语的爱慕, 不拦阻他对神话语的默想, 这点清楚地反映在他瞎眼后所写的诗 —“心灵的眼睛”(参本文附录). 神关闭了他肉身的眼睛, 却开启了他心灵的眼睛, 使他更看清属天的荣耀. 1901年1月16日, 纽贝里安然离世, 投入他一生所爱之主的怀抱里; 那时, 他的灵眼必得满足, 因他得以亲眼看见所爱之主的荣光.

****************************************************

附录: “心灵的眼睛”(The Eyes of the Heart)

曾经, 阅读对我是种喜乐, 查考真理实为我心所爱;

曾经, 手中的笔是我宝藏, 白昼黑夜纸上笔墨飞舞.

虽然如今我不能再阅读, 虽然如今我不能再写作,

可是如今我能沉思默想, 远超之前我所能做到的.

虽然我的视觉失去光明, 虽然我的听觉失去声音,

但这一切对我都无所谓, 只要真理对我更加明确.

圣经中的字句我已品尝, 尝过其文法,精意和意义,

以致于今圣经的每一句, 变得更有生命富有灵力.

天父那圣洁辉煌的荣光, 反映在圣子荣耀的脸上,

在圣灵光辉的融合之下, 三一神的荣光合而为一.

“父啊,我感谢你”主耶稣说, “因这事在您眼中看为美,”

我们喜悦父安排的一切, 因知他的旨意完美正确.


 

[2]有关信徒离开宗派, 聚集归入主名方面, 请参2001年11月份, 第24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教派主义的罪恶 — 基督徒的众召会”.

[3]纽贝里活到90岁(1811-1901年), 依此推论, 90岁减61岁等于29岁.

[4]Fritz Rienecker & Cleon L. Rogers, Linguistic Key to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0), 第ii页.

[5]此圣经共有三种版本: 大型版本(Library or bold Type), “手提式”或中型版本(Portable or middle size), 以及“袖珍型”或小型版本(Pocket size). 若读者有兴趣购买, 可向以下基督徒书局或出版社订购: Gospel Book Room (香港九龙; E-mail: gbryun@netvigator.com); Kregel Publications (美国; E-mail: www.kregel.com ).

[6]纽贝里以自创的符号来表明原文中“名词”(noun)的“数式”(number, 如单数、双数、复数)和“动词”(verb)的“时态”(tense)和“语气”(mood). 他也在此圣经中以符号标明“冠词”(article)和“介词”(preposition)的运用和其重要性.

[7]有关信徒应该共同采用“基督徒”这名称, 请参2000年9月份, 第10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教派主义的罪恶 — 属神的名”.

[8]有关纽贝里所著的“神的称号”, 请参本期(2002年6月份, 第31期)《家信》的“原文解经: 神的称号”.

[9]所研究的同义词如“孩子”(child, 在新约原文有7个不同的字)、“知道”(know, 有6个不同的字)、“世界”(world, 有5个不同的字)等. 我们将于接下来几期《家信》的“原文解经”中论到《纽贝里圣经助读本》的同义词研究.

[10]参 Thomas Newberry, 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7), 第xiv页. 有一点值得一提, 虽然纽贝里发现当时最普遍使用的圣经译本 —《英文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仍有不完美之处, 需要《英国人圣经》或类似的圣经助读本, 但他对《英文钦定本》仍给予很高的评价, 因他写道: “…翻译者的敬虔、他们对神的敬畏、他们学识的卓越, 并圣灵在他们翻译时所明显赐予的协助和控制, 使到普通读者尽可信靠整本圣经为神的话语.”

[11]参 Thomas Newberry, 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第xiv页.

[12]上文主要是参考 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第80-82页; Thomas Newberry, 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7), 第v-xxii页, 第667-685页.

[13]这段句子中的“此事”乃是指纽贝里的“眼瞎”一事, 证明纽贝里全然接受神这方面的旨意, 深信神如此安排是最完美的.

[14] 参“The Works of Thomas Newberry”载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1)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79), 第3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2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