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化石支持进化论? “人化石”的真相


(A)      引言

马有藻

自1880年代开始, 古生物学者百年来从地球表面上发掘甚多有关人“进化的遗物”. 马有藻指出, 这些遗物在他们手上成为火力甚大的武器, 意图摧毁“有神创造论”的学说, 力保进化论的理论  —  人是从猿猴进化而来. 他们从大堆齿骨、头骨、腿骨、颚骨、股骨、头盖骨及其他碎骨片建立从猿进化至人的过程, 并以泥土制造“人的模型”, 宣称这是个由8百万至5百万年的过程, 人是这段历史的进化产品.

马有藻继续写道: “一般人皆不晓得, 在博物馆内所陈列的整个人、或半个人或十分一个人、百分一个人的‘人的模型’, 全是基于几块碎石头而制作出来的, 甚至有些‘猿人模型’的‘前身骨头’竟是猪的骨头或是一些动物的骸骨片, 人化石的生物学家本是该行业的专家, 但他们将发现不是人骨的骨头收藏起来数十年之久, 却在发现骨头时‘虚报’是人骨, 这样他们便名成利就, 世人却被蒙骗了.” [1]

瓦森(Lyall Watson)

一般人皆不知道, “人化石”(human fossils)的化石只是碎片而已, 从来没有完整的人化石被发掘出来. 一位为《科学摘要》(Science Digest)的作家瓦森(Lyall Watson, 南非出生的动物学家及人类学家)说: “将100年来凡有关人化石的骨头(不论是什么骨头, 总是与人体有关的)放在一起, 都不能填塞一幅人的棺材![2] 故此, 科学界有名言说, 发掘人化石的科学家比出土的人化石还多”(May, 1982, Vol.90,第44页). 故此, 马有藻写了《鲜为人知的人化石》一书, 为要向读者忠实地报导关于人化石被发现的来龙去脉, 期望读者不致受“伪科学”所骗. 下文便是改编自此书.

(B)       古生物的循序渐进

一般古生物学者(Paleontologists)都接受一种看法, 即自然界各类生物自然地选择最适合的生存环境而循序渐进, 这渐进的过程经千万年以上, 时间足够, 什么都可以渐进而变成今日的人类. 按照这理论, “时间”是一项极不能缺少的因素, 有了“时间”, 什么都可以变出来! 用个比喻:

1青蛙 + 时间(一) = 王子童话故事!
2青蛙 + 时间(二) = 王子科学事实?
备注时间(一) = 即时(立即发生, instantaneous)
时间(二) = 300 my (million years)

注: 下文为避免中文的累赘, 故不用中文写出数字, 改用英文; 例如: my = million year (百万年); by =  billion year (10亿年), 再说以my或by来表达远古时代已是近代不少标准教本的惯用代语词.

按照进化论, 生命是由一个微小单细胞开始, 按循序渐进的路线, 经若干(意即“数个或多个”)的my, 便进阶另一层. 按这理论, 生物界先由“无生物”开始, 从大自然的“原始汤”(primordial soup)经若干my逐渐生出“生物”来; 生物由简单进而稍微复杂, 开始有“无脊椎生物”出现, 经若干my, “无脊椎”演变(进化)成“有脊椎”, 经若干my, “有脊椎”演变至“昆虫”(经若干my)至两栖动物(经若干my)至爬虫动物(经若干my)至鸟类(经若干my)至哺乳动物(经若干my)至猿人(经若干my)至现代人.

按照进化论, 原始汤里本来没有生命存在, 但时间改变一切. 对于进化论者, 时间是“大魔术师”, 可以将无变有. 马有藻指出, 按科学家计算, 若以一个单细胞变十个细胞的生物, 其可能率(或然率)已是3,628,800次机缘之一. 若生物有100个细胞, 其可能率则变成10158了, 然而整个宇宙的原子只有1080这么多, 所以无论多少my也甚难形成生命, 因为宇宙龄只有30 by. 可悲的是, 一般人士也很少理会这些不可能的“或然率” (probability), 总之人云我亦云.[3]

(C)      人化石的分类与分布

一般的进化论学者将人化石(包括猿人化石)的发现, 全置在近代期内(Cenozoic)第四期(Quaternary)的更新世(Pleistocene Epoch)之内, 而这更新世也分上中下三代, 其中的猿人如下表:

人化石年代
现生世
Holocene
现代人
(Homo Sapiens)
[没有化石]
3万年
更新世
Pleistocene
猿人
(Neanderthal)
18万年
直立猿人
(Pithecanthropine)
50万年
南方猿人
(Australopithecine)
175万年
(1.7my)

进化论学者按人的形体学(morphology)将这些发现分为三大类, 全归属“人”类(Homo genus), 至于细节的分法, 进化论学者直到现今仍有纷争(注: 因为他们的理论都是根据许多的“假设、推测、推论”等等, 没有明确可靠的确据), 不过一般的看法视Australopithecine为Homo属genus, 而Pithecanthropine因可立起走路则算为Homo erectus, 而Neanderthal便算为“像人”的人(Homo sapiens).[4]

(D)      人化石的发现史

历代以来, 进化论学者认为人是从猿猴演进而来的, 而他们所推想出的证明, 就是这些所谓人与猿猴之间的“失落之环”(另译“失落环节、失落的一环、缺失之环、失缺之环、失却之环”, 或简称“缺环”, missing links). 这些猿人化石的发现从公元1800至1980, 共180年, 而最古老的猿人化石至到“直立猿人”化石, 整段过程的年代共有2千5百万年(25my).[5] 马有藻评述道: “但奇异至极, 25my的过程也不能产生一个确实的真人化石来.”

根据进化论, 2百万年(2my)之前, 还未有人出现, 人是1百万年(1my)的“进化产品”, 因从人化石看, 1百万年前才有直立走路的人(注: 有进化论学者认为是50万年前, 而非1百万, 这方面的年份仍在争论中). 马有藻写道: “这些‘直立人’的化石从欧洲至非洲至亚洲, 横跨全世界, 而从猿到人的阶段至此为止是最典型之‘北京人化石’(据称因他可用火煮食), 但有谁知道, 北京人的猿化石现今到哪里去了? 其他的‘猿到人的化石’又如何?”[6] 马有藻在下文进一步介绍和解释此事的真相.

(一)拉马猿人 (Ramapithecus man)

Ramapithecus

进化论者认为, 拉马猿人(Ramapithecus man)是人类最早祖先的先驱. 1932年, 耶鲁大学研究生E. G. Lewis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交界的Siwalik Hills山区发现一块右上颔骨, 大喜若狂地宣称找到了“介乎人、猿之间的缺环”(指处于“猿”演变成“人”之间失落的环节), 称“他”为“拉马猿人” (Ramapithecus, 注: Rama是当地土著崇拜的印度神).

在19世纪初叶, 人类学的古生物学家在非洲、欧洲、中东等地找到一些所谓“人化石碎片”, 宣称这些碎片清楚表明是古猿猴骸骨(Dryopithecines, 意即“森林古猿”), 便统称之为Ramapithecus, 又说(假设性的推论说)是人类最早祖先的衔接之环(connecting links).

1964年, 哈佛大学古生物教授David Pilbeam及耶鲁大学教授E. L. Simons坚持Ramapithecus是猿猴与人之间要寻找的进化证据, 并置在“人科”(Hominids)类别里. Ramapithecus的“诞生”似乎是为以后“人化石”的发掘敞开了方便的大门.[7]

(二)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man)

1856年, 德国解剖学教授Herr von Schoaffhousen在德国Neanderthal谷(注: Neander是人名, thal是“谷”之意; Neanderthal是纪念一位“创造论”诗人兼路德会神学家Neander所住的山谷)一石矿洞里找到半块头骨, 一些残碎的肋骨、盘骨、手骨、腿骨等(可能石矿工作将整幅人骨铲掉, 遗下这些骨片), 这些碎骨辗转由当地的历史学会会长传到德国柏林大学病理学大师Rudolf Virchow博士的手上. 经研究后, 他宣称是一个患有风湿病之老人的遗骸, 并发表他的报告.

然而, 远在爱尔兰皇后大学任生理学教授的William King博士, 读完那份详细报导后前往查究, 反对Rudolf Virchow的结论, 并宣称那是一个猿人, 是猿人之间的“失缺之环”, 并命名为Homo Neanderthalensis, 估计是10万年前的猿人. 【注: 这个“10万年前”的估计之准确性值得怀疑, 因它建立在进化论的各种假设而非科学的可靠确据上, 请参下期《家信》的“科学见证: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此后, 世界各地均有人化石被掘出来, 经检视和比较后, 凡与Neanderthal同类的化石(如头颅骨、前颔骨、颊骨、下巴骨、颚骨等大小相同)都统称为Neanderthal人之家族, 例如1886年在比利时Spy地的发现; 1908年在法国La Chapelle aux-Saints的发现等等.[8]

(三)爪哇人 (Java man)

1891-1892年间, 年轻的荷兰军医Eugene Dubois随驻军在荷属印尼爪哇Solo河及Bengawan河交汇的村落Trinil附近, 发现半块头盖骨、三枚臼齿、数块下颔骨碎片、一条腿骨. 这位刚从医学院毕业出来, 一生从未受过古生物训练的医生, 在大喜若狂下狂呼已经找到人与猿之间的进化桥梁, 并宣布属“直立猿人”(Homo Erectus)系列的“猿人过渡人”.

爪哇人 (Java Man)

查这半片头盖骨的位置距离那条腿骨有50尺, 一枚臼齿及另二枚则分布2里之外, 可是这共六块的小堆骨头凑在一起时, 便成了名震世界的爪哇人! (可见进化论支持者多么急于找他们所谓的“证据”啊) 人体共有200多块骨头, 还有200多块骨不知何踪何迹?

过后8年(1892-1899), Dubois在同一河流域不断发掘, 共掘出了27块兽骨与人骨混在一起的碎片, 人骨据说经鉴定后同属“直立猿人”. 这消息传出, 举世震撼, 可是Dubois不许人查看他的发现, 连同在1891年的发现也不许, 他只供给他愿意公开的资料.[9]

(四)海德尔堡人 (Heidelberg man)

在西德Heidelberg (今日的Mauer)一块矿地, 1907年有人发现了数块人的碎骨头, 定名Heidelberg人, 估计是70万年的人, 是“猿猴”进化成“人”的必经之路, 并送到国立博物馆里收藏. 当时英国考古学初兴, 英国自达尔文(于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 之后, 自认是世界科学界的领袖, 但博物馆的存货太少, 故视Heidelberg人为“国宝”, 但在1912年, Heidelberg人的地位已被Piltdown人取代了.[10]

(五)皮尔顿人 (Piltdown man)

1908年, 有矿工在英国Piltdown找到半块人骨头, 起初以为是椰壳, 交给他的医生Charles Dawson作纪念品. Charles Dawson大喜之余, 自己前往Piltdown查究; 1912年, 他宣称找到闻名世界的Piltdown人.

皮尔顿人 (Piltdown Man)

1912年, 英国博物馆馆长A. S. Woodward及医生Charles Dawson (一位业余古生物研究员), 在英国伦敦南部40里Sussex之东的Piltdown小村的一个沙砾矿中发掘, 结果Dawson找到一块颚骨、一些头盖骨碎片、一些牙齿, 大喜之下称之为Eoanthropus dawoni (意即“Dawson的晨早人”; 注: Dawson与“晨早”dawn [意即“黎明”]在英文是同音字), 俗称Piltdown人, 估计50万年纪.

Piltdown公诸于世后, 不少学者捧之若“神”(敬奉它如神一般), 可是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院长兼古生物学家Henry F. Osborn (此人发现Nebraska人)及美国Smithsonian Institute馆长兼人类学家Ales Hrdlicka (此人反对爪哇人)却极力反对, 声称不可将猿猴的下颔骨与人的头盖骨放在一起, 造成一个“人”. 不过, 世界其他学者则不以为然.[11]

(六)北京人 (Peking man)

1927年, 在离中国北京之西南25里外的周口店(注: “周口店”是镇的名字)邻近一座名叫龙骨山那里, 北京协和医学解剖学教授Davidson Black医生在一个石灰岩悬崖找到一只牙, 随即宣布找到猿人间的进化证据, 并起名为“北京人”(Sinathropus Pekinensis). 在1929年12月2日, 中国地质调查所主任斐文中在同地点更深一层发掘出一个完整的头盖骨, 于是“北京人”正式出现人世, 此发现震惊了中国内外学术界.

随后从1927-1937年, 在这11年间, 中国地质学者如贾兰坡、杨仲键、翁文灏等等在周口店周围, 共找到30具头盖骨、11块下颚骨、147枚牙齿及一些破碎的肢骨, 宣称这些化石代表男女老少40多个猿人, 于是“北京人”这名词传遍世界.

北京人的碎骨堆吸引世界不少学者前往探究, 其中有替代D. Black的美国人Frank Weidenreich, 法国古生物学院的M. Boule和其助手(后来继承人) H. V. Vallois, 及被称为“法国达尔文”的Teilhard de Chardin等, 他们都异口同声说“北京人”是现代猿的骨头(而非所谓的“猿人”), 但他们的声浪不大受人注重.

“北京人”的骨片堆一直放在北京国立博物馆. 1941-1945年, 太平洋战争爆发, 日本人打进中国的北京, 在战乱中, 这些珍贵的古物不翼而失. 有者说是日军抢走; 有者说是国军带走; 有者说是美军撤退时拿去; 又有者说是日本人偷了, 还有者说是被炮火焚烧(详情细节请参阅不容错过的《寻找北京人》一书). 总而言之, 今日北京人只是一些泥造的模型, 是著名工师胡承志凭画家的构思制造出来的. 模型之精细, 惟妙惟肖, 可假乱真.[12]

(七)尼巴斯加人 (Nebraska man)

1922年, 美籍古生物学者Henry F. Osborn在美国Nebraska州之西部找到一只牙, 此牙甚像世人正在寻找的“失链之环”的过渡证据, 立刻宣布它是“像人的猿牙”(man-like ape)或“像猿的人牙”(ape-like man), 并命定学名为Hesperopithecus harold-cookii, 俗称“尼巴斯加人”(Nebraska man).

(Nebraska man)

从1922年的发现到1925年宣布学名, 三年来尼巴斯加人逐渐取得科学地位. 1925年, 美国田纳西州正闹“猴子案件”(Scope’s Trial), 呈堂支持进化论的“证物”就是尼巴斯加人骨, 所以不少人接纳尼巴斯加人为猿人间的过渡之环.[13]

(八)南方古猿及露西 (Australopithecus & Lucy)

1924年, 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另译“约翰尼斯堡大学”,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Johannesburg)的教授Raymond A. Dart博士在非洲汤恩地(Taung)发掘出一块似猿猴的颅骨, 推估是2my至3my的年纪, 命名为“南方猿人”(Australopithecus, 由拉丁文“南方”[Australis]及希腊文“猿猴”[Pithecus]二字组成). 随队工作人员及同校同僚都不满意领队Dart博士草率的决定, 因为一个头颅及数块牙齿怎可以称之为“人的前身”, 况且脑量只有500 c.c., 是属猿科, 而非人科, 但Dart博士置之不理.

1955年, Louis Leakey及其妻Mary在非洲坦桑尼亚(或译: 塔桑尼亚, Tanzania)的奥杜威峡谷(另译“奥杜维峡谷”, Olduvai Gorge)开始他们发掘人骨的考古历程. 他们找到不少动物骨骸, 却找不到人骨. 1959年的某一日, 他们终于找到甚多人体碎骨, 包括头颅骨、颚骨、盘骨、腿骨、牙齿、牙床, 经一番“重设”后, 将之叠成半人头像, 命名为Zinjanthropus boisei (意即“东非人”), 并宣布是一种猿人, 属“南方猿人”系列, 也是猿到人的“中途站”. Leakey此举与Dart急速的决定同出一辙.他的发掘经费由美国“国立地理协会”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赞助, 在宣传方面先声夺人, 震惊全世界.

Lucy the Australopithecus

无论如何, Leakey的宣布却受到古生物学家Richard Leakey的质疑. 此人是Louis Leakey的儿子. 他说其父Louis Leakey的发现只是猿, 不是猿人, 但他的反对却不受到后人所注视.

1967年, 年仅23岁的Richard Leakey自己在肯雅(Kenya)北部Rudolf湖附近发现一块头骨, 考古学家将之编号为“Skull KNM-ER 1470”. 此乃举世闻名的头骨, 学者称之为“智人”(homo sapiens)的总代表. 后来在1978年, 其母Mary Leakey在Olduvai峡谷之南30里外的Laetoli发现共69副人脚迹化石, 母子都宣布他们的发现, 为猿到人的路更进一步.

1974年, 古生物学家Don Johanson在非洲埃塞俄比亚(Ethiopia)进行考古, 在Hadar的Taieb山区, 找到一副约3尺高的人体残骸, 约有全身40%的骨骼, 推估是3my (3百万年)的遗骨, 髋骨的型态显示是女性, 命名为“露西”(Lucy). 露西被发现的地点是非洲阿法族人居住地, 所以这种南方猿又名“南方猿阿法种”(Australopithecine afarensis). Lucy的发现于1979年公诸于世, 各界争相大书特书, 卷入空前疯狂状态, 高呼人类终于找到猿人间失缺之环, 因Lucy是全世界人类最古老的祖先, 估计年龄约3.2my (320万年).

一些相信进化论的考古学家认为Lucy是“南方猿人”最接近人类的“过渡猿人”. Lucy的现世, 使其他的过渡猿人“可以退休”了.[14]

(E)       人化石的真相

以上所谓的“猿到人的化石”真的如进化论学者所说的那样吗? 现在就让马有藻为读者揭开真相!

(一)拉马猿人 (Ramapithecus man)

拉马猿人是猿不是人! 拉马猿人是由几枚牙齿及几块碎颚骨制造而来, 显而易见是不可靠的, 任何客观和有逻辑的科学家哪会凭几片碎骨造出叫人置信的结论来.

再者, 拉马古猿的特征在某些方面确实像人, 但它不是人, 因它骨碎片的特征符合猩猿多于符合人, 用在人身上是不妥善的. 它的颔骨呈V形, 是猿猴的形状, 而牙齿的大小与形状全是猿猴的样式(有突出的獠牙). 宾州大学古生物教授Robert Eckhardt博士前往非洲查究, 发现居住在埃塞尔比亚高地的狒狒(baboon)与Ramapithecus的特征全无异样(即完全相同), 且在基因结构上与人全无瓜葛(指全无关联). 那先前宣布发现Ramapithecus的David Pilbeam, 后来在更多证据搬出来后, 只好修改先前的结论, 说Ramapithecus是百分百猿猴, 脑容量约300c.c.[15]

Neanderthal man

( 二)尼安德特人 (Neanderthal man)

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 man)系列的头颅特别超大, 平均有1620c.c. (普通人平均是1450c.c.左右), 不过欧洲人的身材平均也比其他地方较大, 所以不可能是猿猴之类. 猿猴平均是500c.c., 巨大者可达900c.c. . 发现者将不同地方的尼安德特人经过画师绘制人头形像后, 便制造模型, 送到(或售给)各国博物馆展览. 

Alexander J. E. Cave

一般学者认为,  起初Neanderthal被称为猿人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们不断修订前人不够学术性的定论, 例如在1955年于法国巴黎所举办的人体学大会, 美国John Hopkins医学院的W. L. Strauss和英国伦敦St. Bartholomew医学院的Prof. A. J. E. Cave齐称Neanderthal人是“现代人” (注: 参阅1957年他们出版的“Neanderthal人的再思”之论文).

其他学者亦说, 若将Neanderthal人打扮整洁, 穿上西装, 他们便是现代人的上班族, 他们根本不是猿猴而是人(如1981年, 美国科学艺术家马德内斯便复原“尼安德特人”的形像).[16]

(三)爪哇人 (Java man)

在印尼爪哇Bengawan河畔, 荷兰军医E. Dubois于1891年找到举世闻名的爪哇人. 起先他不许人过问及查究他的发现, 后来在各国专家施压下, 他便允许人看他所发现的六块骨头. 二位德籍专家Oppenoorth博士和Koenigswald博士经仔细化验后, 发现三只牙中有一只是人牙, 其他二只牙属于“猩猿种的”(orangutan), 因它们不能与颚骨相配, 而印尼的orangutan多得很.

另外一位荷籍专家A. Hrdlicka博士则鉴定那半块头颅骨有经药物泡过的痕迹, 这些化学性的“蛛丝马迹”与所发现的腿骨上之颜色成分截然不同, 显然不是同一个“人物”身上的一部分, 头颅大约有900c.c. (人的头颅平均是1450c.c. 至1500c.c.), 看来不是人的骨头. Dubois后来在1922年终于承认, 他将这些骨头藏在房间地板下. 30年后(有说26年)才给人检视, 结果被查出“货不对办”, 但世人却给他蒙蔽了近30年之久. 最后消息: Dubois临终前向世界宣布, 那爪哇人根本是长臂猿(gibbon)的骨头![17]

(四)海德尔堡人 (Heidelberg man)

海德尔堡人(Heidelberg man)的发现不及Piltdown人发现那样震撼世界, 一是因为古生物考古学在那时还不太流行, 二是因为鉴定古物的技术也未完整, 何况海德尔堡人的地位(1907年)被次年(1908年)的发现淘汰出局, 海德尔堡人的面子何其难堪. 人可以淘汰先代的古物出局, 任何古物的地位也摇摇欲坠了. 不过, 海德尔堡人的“后代”名为Heidelbergenesis也寥寥可数, 不足胜“大任”(指“成为人类祖先”一事). 今日人类古生物学家也不再提及海德尔堡人.

(五)皮尔顿人 (Piltdown man)

在W. F. Libby发现用碳十四测量物件年代法之前(指1947年之前),[18] 鉴定骨头年代之法多数从骨头内的氟(Fluroide)含量有多少而计算. 科学家将Piltdown人骨头放在这种测量法里时, 发现下颚骨一点氟含量也没有, 表示它不是化石, 约是“发现年”的“年纪”(注: 它于1912年被发现); 至于头颅骨, 它有微少氟含量, 约数千年, 这距离(进化论学者)所宣传的50万年乃天壤之别!

科学家发现这“不凡”的结果后, 随即仔细测量每块报称是Piltdown人的骨头, 结果大吃一惊! 原来这副骨头曾用药水泡过, 使它看来好像很远古, 牙齿带有锉痕, 样貌古老. 换言之, Piltdown全副骨头完全是赝品! 再经研究, 那下颔骨是现代黑猿的下颔骨, 头盖骨是现代人的头骨! 可见为了要证明猿变人的假设, 不少科学家不惜使出不少的下策, 但是世人已经受骗了41年(注: 1953年由三位科学家组队鉴定年代)![19]

然而, 许多人并不感到气愤, 只推测谁是那大骗子; 有者说大骗子是大英博物馆馆长G. E. Smith爵士; 有者说是一位名叫L. Abott的地质学家; 有说是天主教神父兼科学家Pierre T. de Chardin (传说此人也毁掉北京人骨骸); 有说他是Conan Doyle (福尔摩斯侦探小说作者, 住在Piltdown附近). 无论他是谁, 只有接受进化论的人才受骗.[20]

(六)北京人 (Peking man)

在美国德籍古生物专家F. Weidenreich和法国巴黎博物馆馆长M. Boule及其助手H. Vallois前往中国探究北京人的骨块时, 起初Davidson Black医生将骨头放在瓶子里, 不肯给他们察视. 经过几次交涉, 他们终能鉴识一番, 发现头颅骨约900c.c. (介于猴与人之间, 由915c.c.至1225c.c. , 骨头大小不同), 牙床下颚骨似人(像抛物线型, 非猿型像U型), 牙齿却肯定是猿猴(原来是“双制品”, 有人骨及猿齿).

再经勘查发现地区, 原来发现骨骸是在一个大山洞里, 洞高150尺、阔300尺, 可容纳数家族一起居住. 那时在洞里也发掘出数十种动物的残骨. 根据当代人所说, 山洞顶曾塌陷, 将洞内人兽全然覆盖致死. 当地人喜欢吃猴脑, 随地抛弃开了头盖的猴头颅. 前往探究的专家M. Boule与Vallois质问D. Black何竟以一只牙齿便做出整个人来, 他却反答道: “你们是否意欲(有意)控诉我诈骗世人?” 谈论气氛突然僵化起来, Boule和Vallois说凡事需以客观研究其因果关系, 然后才可作准(指才可作数或有效).

D. Black 于1934年去世后, F. Weidenreich接替他的工作. 他虽鉴定周口店(注: 此镇离北京西南25里外)随后的发现全是猿猴的骨骸碎片, 但却利用黏泥和各种技术将整个北京人的模型制造出来. 现今北京人的“原骨”已失踪了, 如何可用更新的科学法来鉴定它? 摆放出来的只是模型, 人说什么, 你便给他牵着鼻子走.

再者, 另一位接受创造论的天主教神父Patrick O’Connell, 那时正好在周口店参与发掘工程. 他曾目睹整个过程, 并将它记录下来(注: 此记录后来出版成书, 名为Science of Today and the Problems of Genesis, California: Hawthorne, 1969). 他相信北京人的“原骨”是有人故意将它毁掉, 不是日军将它拿走, 因为日军没有干扰周口店的发掘工作, 所以F. Weidenreich和北京国立科学馆馆长斐文中(W. C. Pei)博士能继续在那里发掘直到1940年才停止. P. O’Connell神父怀疑是斐文中毁掉“原骨”, 因斐文中博士也知道“原骨”与模型的原相及展示年代是不相符的.[21]

P. O’Connell 再发现与北京人原骨同时被掘出来的还有甚多工具器皿, 年代不太古老, 还像很时髦(猿人不会造工具器皿的), 便与北京人鉴定的年代大大相违了. 此外, 有吃剩的小动物的骨骸和高达6米厚的灰烬层, 显示“北京人”懂得用火烤食. 中国科学家兼遗传学教授方宇熙博士指出北京人长期把火“养活”在洞里, 表示北京猿人是人, 不是什么“过渡人物”.[22]

(七)尼巴斯加人 (Nebraska man)

在美国的科学教科书中, 一直以来都是教育创造论, 进化论是违禁科目. 1925年, 在美国田纳西州有一位24岁的老师John T. Scopes, 在学校内教导进化论, 以致被学校诉讼公庭, 引发美国有史以来著名的“猴子案”. 此案推翻了创造论垄断当时的教育界, 可是直到今日, 美国却不允许在学校内教导创造论, 那就变成进化论垄断了美国教育制度了(注: 之前进化论支持者高声抗议, 反对创造论支持者打压进化论, 但现在反而是进化论支持者打压创造论).

固然以前不许教导进化论是不民主的事, 可是在今日不许教育创造论也是不民主的, 犯了同样的错. 民主制度下的教育应该给学校两种“宇宙来源”的阐解, 让莘莘学子自行选择.

现在谈论的Nebraska man (尼巴斯加人), 其“前身”只是一只牙, 发现者将它放在想象出来的头颅里, 然后将头颅置在想象出来的骨架上, 又将想象出来的毛发披上. 这样就宣布“尼巴斯加人”诞生了, 又将“他”放在某某猿人家族里. 二年后, 有学者发现, 尼巴斯加人的那只牙原来是只猪牙! 一只猪牙变成猿人, 再变成失缺之环, 又是人的祖宗! 天下再没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了![23]

(八)南方古猿及露西 (Australopithecus & Lucy)

南方猿人(Australopithecus)因有可自立行走的骨骼, 所以被置在“从猿到人”的系列里, 但是不少古生物学者(如加州柏克莱大学的Vincent Sarich教授及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克鲁斯分校[Santa Cruz]的A. Zihlman教授)说非洲黑猩猩(Chimpanzee)也可直立走路, 如人一般, 尤其是侏儒猩(Pan Paniscus)的骨骼与人无异. 侏儒猩身材细小, 甚像Lucy, 头颅平均400c.c., 与Lucy一样, 所以它们是猿, 不是猿人.

自1959年, 出生于非洲肯雅的Louis Leakey发现了所谓的Zinjanthropus boisei (意即“东非人”)猿人骨头, 13年后, 其子Richard Leakey于1972年在父亲之发现地的下面, 掘出一些骨头及工具, 经鉴证后, 骨头无疑是人的骨头, 工具必是人造的. Richard Leakey的发现使Louis Leakey终于不得不承认, 起初像人的Zinjanthropus boisei只是一只现代粗壮猿(robust Austraslopithecine)的骨骸.

  1983年4月, 在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由D. Johanson担任所长的人类研究所, 举行了一次“人类行动的进化”之研讨会. 会中部分学者从Lucy (露西)的臂粗而长、腿短和脚趾较长等特征分析, 认为露西的活动方式绝对是猿, 下肢结构表示它是一个效率不高的两足行走者, 可是人是跑步的好手; 再且, 露西的胸腔是猿猴的胸腔(锥形而非桶形), 肩膀躯干腰部全是猿猴的特征. Johanson重申他在1976年及1979年的结论, 露西是百分百的猿猴, 不是人类.

另一方面, Mary Leakey发现的人化石脚印是火山灰岩石, 是小步伐走路的脚印, 是人小心在湿滑的灰沼走过的痕迹, 不是猿猴的脚印. 此外, Richard Leakey所发现的手骨碎片不是过渡猿人骨, 而实在是人骨, 所以与“过渡猿人”的年代(4.5my)大不可能协调. 况且, 我们具有甚多证据, 指出人类早在所谓的“过渡猿人”之前已经出现. 过渡猿人的时间(4.5my)是后人发明出来的, 不是真实的年代.[24]

(F)       结语

Louis Leakey 和
Mary Leakey

露西(Lucy)的发现者Richard Leakey曾说: “古人类学家的梦想是挖出一副完整的人类始祖遗骸来”, 然而这梦想始终未曾实现. 此外, 这梦想是建立在“人是猿猴演变而来的”这一假设上, 而这个假设本身仅是进化论者的理念, 而非科学的事实.

马有藻在《鲜为人知的人化石》一书中正确指出, 人类学考古家在过去数十年苦心发掘, 虽然挖出来的有不少收获, 可是绝多数是残骨断片, 散落四处, 为要重整一个头颅便要将几百块碎骨片凑在一起, 如切图般, 有些碎片不合便弃掉, 有些勉强黏固起来, 至于是否属同一个残片, 那便不可知了. 然后, 其身世及生活习惯便则可测估推断出来. 但是人类学家根据那一丁点残破不全的骨头便做出太多太重的推断, 是委实不智的. 在发现那些断骨碎片后, 随即宣布“我找到猿与人之间的失缺之环了”, 这真是操之过急, 太急躁及武断了吧!

再者, 有些所谓考古学家是他们专业的羞耻, 他们无疑是“专科大骗子”(如爪哇人、尼巴斯加人、皮尔顿人等的发现者); 还有些坚持“眼看勿动手”的原则, 如北京人的监护人D. Black便不许任何人碰摸北京人骨头, 并将之置于瓶里, 各界学者“离瓶三尺”, “可望不可及”, 这样的“专利手腕”哪可拿去实验以鉴定真伪, 或测试年代, 这样的手腕正是学术界的奇闻也! (也是强调客观验证的科学界里不该发生的事!) 还有更糟的是, 不少所谓的“失缺之环”完全是建立在一枚臼齿上(不管他是猪牙或人牙) (参尼巴斯加人和爪哇人), 所以这些人该在世界各科学家榜上除去名字, 反而应该在科学骗子世家的家谱上列上大名!

Lucy 的发现者
Richard Leakey

马有藻道出今日有关上述“人化石”的主要难题: “今日我们甚难再检视‘原来版本’(原来的残碎骨头), 我们只能触摸艺术家制作出来的‘全人身’, 可是艺术家绘成或制作的全按科学家的‘授意’, 科学家改变, 他们的制作也改变, 如1952年的直立人肤色是黑的, 样子像黑猩猩; 1965年便改成棕色, 毛也少了; 1975年版的却是无毛的人, 与现代人几乎难以区别. 究竟谁是谁非, 是没有人能定准, 因为毕竟只是一枚牙齿或几条骨头凑成的‘人’.”

“事实上,” 马有藻总结道, “根本没有‘过渡猿人’这回事, 是人是猿, 本来就是如此, 神创造人, 也创造猿, 一下子的创造便成了人. 古人在古环境‘进化’(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猿仍旧在古环境(与今环境)继续生存下去. 人与猿有甚近的血缘关系(如血蛋白结构), 那有什么稀奇, 因为全是神的创造, 是神的设计. 可是人不断进步, 从工具的进步可见人与猿是天地之别, 更重要的是, 人有灵魂, 可以与神相交、契通, 享受神赐予的智慧(人脑量平均1500c.c.; 猴脑量平均800c.c.), 发展无穷的潜能, 奉神为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 享受神所赐的永福.”[25]


[1]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加利福尼亚: 美国荣主出版社, 2001年), 第一至二页.

[2]           同上引, 第三页.

[3]           同上引, 第1-4页.

[4]           同上引, 第5-7页.

[5]           所谓“人猿”(man ape), 就是类似人的猿, 现在动物园里或野生的猩猩, 都可说是“人猿”. 至于“猿人”(ape man)则是类似猿的人, 按照进化论学者, 所有的人类祖先化石, 都代表一种“猿人”, 而人类是由“人猿”演化成“猿人”, 参 www.yct.com.tw › life › drum024 .

[6]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12-13页.

[7]           同上引, 第14-15页.

[8]           同上引, 第16-18页.

[9]           同上引, 第18-20页.

[10]          同上引, 第20-21页.

[11]          同上引, 第21-23页.

[12]          同上引, 第23-26页.

[13]          同上引, 第27-28页.

[14]          同上引, 第28-33页.

[15]          Duane T. Gish, Evolution: The Fossils Say No (3rd ed.) (San Diego: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1977), 第77, 87页; 上文有关“拉马猿人”的真相摘自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34-36页.

[16]          同上引, 第36-38页.

[17]          Phil Saint, Fossils that Speak Out (P&R Publishing, 1993), 第76-84页 (此书大爆爪哇人发现者E. Dubois的欺论手段); 引自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38-40页.

[18]          “碳十四是碳的一种具放射性的同位素, 于1940年首次被美国科学家马丁·卡门(Martin Kamen)与同事塞缪尔·鲁宾(Sam Ruben)所发现. 美国的物理化学家利比(W. F. Libby)在1947年创立了用放射性碳十四 (14C) 测定年代方法, 该法在考古学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然而, 这种使用放射性元素鉴定年代的方法是基于许多假设才成立的, 其准确性也值得怀疑.

[19]          Marvin L. Lubenow, Bones of Contention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2), 第41页.

[20]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41-44页.

[21]          Duane T. Gish, Evolution: The Challenge of the Fossil Record (California: Master Book, 1985), 第196-198页;  Harold Coffin, Origin by Design (Herald Publishing Co., 1983), 第277页.

[22]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44-49页.

[23]          同上引, 第49-51页.

[24]          Henry M. Morris, What is Creation Science (San Diego: Creation-Life Publishers, 1982), 第116页; 上文有关“南方古猿及露西”的真相摘自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51-55页.

[25]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人化石》, 第62-6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