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二十一): 人子的降临和审判 (上)


(A)       人子的降临

七年灾难时期, 在以色列地和其他地方有一群忠信的以色列余民. 他们受到敌基督的践踏和迫害. 就在关键时刻, 主将与祂的圣徒一同显现, 来拯救以色列余民, 并摧毁他们的压迫者.

 

“… 有大艰难, 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 没有这样的. 你本国的民中, 凡名录在册上的, 必得拯救”(但12:1). 那时, 蒙神拣选、有神印记和保守的这群人(指敬畏神的以色列余民, remnant), 将会蒙神带领经过这可怕的灾难和审判, 从这黑暗败坏的世界, 进入“如无云的清晨”(撒下23:4)之光明与平安.

 

至于那些压迫者, “但匪类都必像荆棘被丢弃; 人不敢用手拿他; 拿他的人必带铁器和枪杆, 终久他必被火焚烧”(撒下23:6-7). 主以祂权能的荣耀降临, 刑罚这些人永远灭亡, 因为他们“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帖后2:12).

 

正如我们已经谈过的, 执行此报应的时间, 是在主同祂的圣徒降临之时, 如同闪电瞬间的一击. 旧约有一些事例预示这类的事, 例如逾越节那晚, 在夜间有哭声遍布埃及全地(因有一个灭命者前来, 击杀了全埃及的长子, 出12:23); 亚述王西拿基立的18万5千大军一夜间被一个天使剿灭了(王下19:35; 赛37:36)等等.

 

回到之前所说的, 基督再临剿灭压迫者. 那时, 多国集成一个看来势不可挡的庞大军团, 同来攻击耶路撒冷(此乃所谓的“哈米吉多顿大战”, 请参附录). 基督一举消灭他们, 虽然此事的发生属于地方性的, 但其影响扩散到“那兽”(敌基督)庞大的联盟帝国每一角落.

 

(B)       人子的审判

(B.1)   对列国万民(外邦人)的审判

主不仅剿灭那些攻击耶路撒冷的大军, 祂还要执行审判. 许多忠信的余民散住各国各地, 他们周围的人如何对待他们呢? 这是神给周围人们的一个测验, 看他们是信靠神或反对神(注: 信靠神的人会帮助这些忠信的余民, 反对者则不理他们的受苦和死活).

 

这就是主所说的测验: “当人子在祂荣耀里, 同着众天使降临的时候, 要坐在祂荣耀的宝座上. 万民(all nation, 所有国民)都要聚集在祂面前. 祂要把他们分别出来, 好像牧羊的分别绵羊山羊一般”(太25:31-32).

 

这一段经文被普遍认为是在教导说, 在每一个时代的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个民族的每一个人, 会同时从死里复活, 同被主所审判; 就在那时, 也只有在那时, 人才可以知道自己是否真正属于主的. 人称那个时候为“决定性的时刻”(decisive hour), 那时将决定所有人的永恒命运.[1]

 

但奇怪的是, 这一章里丝毫没有提到“复活”的事; 而是论到活着的万民(living nations; 希腊文: ethnos {G:1484}, 或译作“外邦人”, Gentiles)聚集在人子面前(太25:32). 那时, 祂已在荣耀中降临, “众圣徒”(the saints)也随祂同来(亚14:5), 在审判中作为陪审法官(co-assessors), 而不是站在祂“法庭的栏杆”受审.

 

看来那些得救蒙恩的以色列余民可能也聚集在主的面前, 主就按照外邦万民如何对待这些在灾难时期受苦的犹太余民(以色列余民), 即主所谓“祂的弟兄们”(太25:40,45), 来决定这些外邦万民是公义的或作恶的.[2]

 

身为外邦人, 他们不受律法的审判: 若他们灭亡, 不是因为不守律法, 而是他们心灵的真实状况(指愿不愿意接受真神). 他们将接受或拒绝那些“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可指上述的以色列余民, 启14:12); 他们这方面的态度(接受或拒绝)将完全显露他们心灵的真实状况.

 

其实现今也是这样的原则. “我们因为爱弟兄, 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入生”是指得救或得永生, 约壹3:14), “凡信耶稣是基督的, 都是从神而生, 凡爱生祂之神的, 也必爱从神生的”(约壹5:1). 唉, 有些人自称(指冒称)是基督徒, 不过他们的心并不关心那些“守神诫命和耶稣真道的”. 人可能看不出他们的假冒, 但在神审判的“法庭栏杆”中, 他们必站立不住, 瞒不过神. “不敬虔的人虽然得利, 神夺取其命的时候还有什么指望呢?”(伯27:8)

 

从这审判的裁决, “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太25:46). 我们没有读到他们像召会一样, 身体改变或被提到空中(这也证明这些得救的外邦人不属于召会信徒); 一个可能是, 即使他们来到这审判宝座时已是缺一只手, 或缺一只脚, 他们离开后, 将得着永生, 进入永生的福乐. 这对主耶稣而言是轻而易举的, 因祂曾医治跛脚和残废者, 使他们完全康复. 这让我们想起主耶稣的话, “你缺一只手, 或是一只脚, 进入永生, 强如有两手两脚被丢在永火里”(太18:8).

 

恶人“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25:41). 对于这些恶人, 没有怜悯, 没有悔改的机会(因在七年灾难时期, 神已给了他们很多悔改的机会). 时间到了, 是时候把“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 从祂国里挑出来, 丢在火炉里; 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13:42).

 

(B.2)   对以色列民(犹太人)的审判

在很久以前, 在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以色列王)统治的时期, 以色列王国分裂成二: (1) 犹大和便雅悯联合成为一国(这南国称为“犹大国”); (2) 另十个支派在耶罗波安的带领下, 成立另一国(这北国称为“以色列国”), 并设立一个独立和背道的敬拜体系(apostate order of worship), 来模仿神在耶路撒冷所指定的敬拜体系.

 

直到如今, 这两个王国还没有联合为一,[3] 但圣经有几处经文清楚预言他们将在自己的国土上(指以色列国土上)联合为一. 单看 结37:15-22那一段经文, 两根木杖在先知以西结手中接连成为一根(表明南北两国成为一国), 清楚显示那就是神对以色列的旨意. “主耶和华如此说: 我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 又从四围聚集他们, 引导他们归回本地. 我要使他们在那地, 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 有一王作他们众民的王. 他们不再为二国, 决不再分为二国”(结37:21-22).

 

有诸多猜测性的理论, 要尝试揭开“遗失的十支派”(the lost ten tribes)之谜, 这些理论在某程度上都看似有理, 一些还有不少独创性; 但仍然留下很多未解之谜, 我们可总结为: 它仍是个谜, 直到主再来; 神将从各国中聚集这些失散的支派, 而这些余民, 将犹如丧子和被掳的伤心母亲, 找到她失散多年的孩子. 我们可从 赛49:21看到这种情况: “我既丧子独居, 是被掳的, 漂流在外. 谁给我生这些? 谁将这些养大呢? 撇下我一人独居的时候, 这些在哪里呢?”

 

因此, 他们的归回犹如死里复活; 只有主知道他们是谁, 他们在哪里, 而祂分散他们, 也必聚集他们. 不过, 在全面聚合他们重归自己的土地(以色列地)之前, 也必须先有个审判, 来对这些失散者进行洁净与清除: “我必用大能的手和伸出来的膀臂, 并倾出来的忿怒, 将你们从万民中领出来, 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 我必带你们到外邦人的旷野, 在那里当面刑罚你们. 我怎样在埃及地的旷野刑罚你们的列祖, 也必照样刑罚你们. 这是主耶和华说的. 我必使你们从杖下经过, 使你们被约拘束. 我必从你们中间除净叛逆和得罪我的人, 将他们从所寄居的地方领出来, 他们却不得入以色列地. 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20:34-38).

 

 

(C)       审判的结果

正如“先将稗子薅出来, 捆成捆, 留着烧”(太13:30), 照样, 恶人将一群又一群地, 不管他们是犹太人或者是外邦人, 都会被聚集受审判, 后果悲惨. 但义人结局却全然不同, “公义的果效必是平安; 公义的效验必是平稳, 直到永远”(赛32:17).[4]

 

(文接下期)

 

*****************************************

附录:   哈米吉多顿大战

(A)       引言

圣灵已拣选了五位圣经作者, 用清楚明确和令人战栗的文笔, 给我们描述这场最著名的战争  —  哈米吉多顿大战(Armageddon). 这些作者包括大卫、以赛亚、约珥、撒迦利亚和约翰(参 赛34:1-6; 63:3,4,6; 珥3:2, 9-16; 亚12:2-9; 14:2,3,12; 启16:16; 19:11-21).

 

S Franklin Logsdon

诺士顿博士(Dr. S. Franklin Logsdon)在他所写的小册(Profiles of Prophecy)里这样描述道: “挪威科学馆前任的主席(指馆长), 得到英国、德国、埃及和印度各地的历史学家帮助, 用一副电脑计算出来, 由主前(公元前) 3,600年直到现在, 全世界只有292年是和平而没有争战的. 而在这段超过55个世纪的岁月中(即超过5,500年的时间), 其中大小的战争合共14,531次, 并有36亿人(3.6 billion)死于战祸. 自从主前650年起, 就有1,656次军备竞赛, 其中只有16次能免于战祸, 余下的皆以干戈相向为终结, 但这唯一的16次的和平, 也给竞赛的国家带来了经济崩溃的命运.”

 

尽管如此, 末日要发生的哈米吉多顿大战, 必然会成为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最凶猛、最血腥, 以及最缭乱, 也是最具毁灭性的一场战争.

 

(B)       哈米吉多顿不是什么?

让我们先来看看哈米吉多顿不是什么(反面):

  • 哈米吉多顿并不是以西结书38章所描述的俄罗斯入侵以色列, 请留意两者的差别:[5]

 

以西结书38

俄罗斯入侵以色列

启示录1619

哈米吉多顿大战

俄罗斯的侵略是由北面而来(结38:2,6,15) 哈米吉多顿大战的列国是从四面八方而来
俄罗斯的侵略是为抢掠以色列的财富(结38:12) 哈米吉多顿大战是为要毁灭基督和祂的百姓
这次入侵以色列的俄罗斯北方大军是由歌革所率领(结38:3,7) 哈米吉多顿大战主要由敌基督(第一头兽)所率领(启19:19; 16:12-16)

 

  • 哈米吉多顿并不是圣经所记载的最后一场战争, 因为最后一场战争乃是在千禧年以后的战争(启20:7-9). 哈米吉多顿大战会在大灾难终结(千禧年国设立前)的时候发生.

 

(C)       哈米吉多顿是什么?

 

(a)   战争的地点

霍伊特博士(或译“何艾特博士”, Dr. Herman A. Hoyt)对这地点有适当的描述: “这场战争所涉及范围之大, 几乎是人类的脑袋所不能想象的. 这场战争由北方的米吉多(Megiddo)起(亚12:11; 启16:11), 向南伸展至以东(赛34:5-6; 63:1), 全长约1,600化朗(每化朗长220码)  —  约等于200哩之远. 它自地中海岸边起由西向东, 伸展至摩押山地, 几乎有100哩之阔. 这个战场包括约沙法谷(Valley of Jehoshaphat, 珥3:2,12)以及巴勒斯坦中部的以斯德伦平原(Plains of Esdraelon). 而整个战地的中心点, 就是耶路撒冷城(亚14:1-2). 卷入这场战争旋涡的, 有千百万的兵员. 接近4亿军队云集一起, 准备作人类有史以来最后的大厮杀. 列王率领他们的军队, 从南、从北、从西、从东而来… 而这场战争当中最戏剧化的一幕, 就是神给人类作‘断定谷’(珥3:14), 以及从大酒榨里倾倒出全能神的烈怒(启19:15)的一幕.” (引自 The End Time, 第163页)

哈米吉多顿的平原

因此, 这场哈米吉多顿大战里面, 它至少包含了四个重要的名字:

  1. 约沙法谷(Valley of Jehoshaphat): 位于耶路撒冷东面的一个山谷, 在圣城与橄榄山之间(参看 珥3:2,12).
  2. 以斯德伦谷(Valley of Esdraelon): 20哩长、14哩阔的一座山谷, 位于耶路撒冷西北, 在圣城与地中海之间.
  3. 米吉多(Megiddo): 位于以斯德伦山谷的一块平原(亚12:11).
  4. 波斯拉(Bozrah): 以东地(Edom)的一个城市, 位于约但河东边, 靠近以东的首都彼得拉(Petra). 这两个城市在主基督再来的时候, 要扮演重要的角色. 参 赛34:6与63:1.

 

文森特(另译“云生马文”, Marvin Vincent)对哈米吉多顿和它的所在地, 有以下的描述: “米吉多位于以斯德伦平原之中, 它自古以来就被选为安营的地方, 那是为夺取巴勒斯坦地的进军行动而准备作战用的, 自古以来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从亚述王起, 直到拿破仑从埃及往叙利亚的死亡进军中, 它都被用作扎营之处. 犹太人、外邦人、萨拉逊人(Saracens)、基督教组成的十字军(Crusaders)、反对基督徒的法国军队、埃及人、波斯人、德鲁兹人(Druses)、土耳其人、阿拉伯人, 以及天下各族的战士, 都曾在以斯德伦平原扎营. 他们的国旗, 也沾上了他泊山(Mt. Tabor)和黑门山(Mt. Hermon)的甘露.” (引自Word Studies in the New Testament, 第542-543页).

 

除了教会历史外, 旧约里面也记载了这个地区, 曾发生过许多次的战争:

  1. 底波拉(Deborah)与巴拉(Barak)在这里打败迦南人(士4至5章);
  2. 士师基甸在这里打败米甸人(士7章);
  3. 非利士人在这里打败了以色列人, 并杀了他们的王扫罗(撒上31章)
  4. 大卫在这里打败歌利亚(撒上17章)
  5. 埃及军队在这里杀了约西亚王(王下23章).

(b)   作战的目的

是什么原因吸引世界各国的王, 来到哈米吉多顿这个地区呢? 他们自行聚集到那里, 可能为着许多的原因. 以下所列举的似乎是比较重要的三个原因:

  1. 因为神的主权. 圣经里最少有五处经文, 清楚告诉我们, 神要亲自把列国(nations)招聚到这里, 例如:
    1. 赛34:2: “…耶和华向万国发忿恨, 向他们的全军发烈怒, 将他们灭尽, 交出他们受杀戮”
    2. 珥3:2: “我要聚集万民, 带他们下到约沙法谷, 在那里施行审判; 因为他们将我的百姓, 就是我的产业以色列, 分散在列国中, 又分取我的地土”
    3. 亚14:2: “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 城必被攻取.”
  2. 因为受撒但的欺骗(启16:13-14). 这段经文也告诉我们, 有三个特别污秽的灵, 叫天下众王都聚集在哈米吉多顿, “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 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启16:16):
  3. 由于列国都恨恶主耶稣基督. 有许多经文告诉我们关于这种魔鬼性的仇恨(诗2:1-3; 启11:18). 在敌基督引导下的列国, 肯定知道主基督即将再临(启11:15; 12:12), 而且他们也肯定知道主基督再来时, 必然会脚踏橄榄山上(亚14:4; 徒1:9-12). 因此, 我们有理由认为他们聚集在那里(部署好大军和各种武器), 乃是等待主基督再来时要消灭祂.

 

(c)   这次战争的过程

有两件值得留意的事:

  1. 幼发拉底河(或称: 伯拉大河)的河水干了(启16:12): 邦侯斯博士(Dr. Donald Barnhouse)引述赛斯(Joseph A. Seiss, 1823-1904)的话如下: “幼发拉底河这条大河从远古时代起, 携同它的许多支流, 就成了它东西两岸许多民族宏大而不可更改的分界线. 它全长1,800哩; 整条河流的每一处, 无论在什么时候, 都不能涉水而过. 它河面的阔度从300码到1,200码, 深度由10呎至30呎; 很多时候, 河面会更阔, 河床也更深. 这条河在所罗门作王时, 便成为以色列的国界, 一直被称为神向以色列人应许之地的东北极限. 历史常称幼发拉底河为军事行动的阻碍; 所以, 它成为居于其东西两边民族的一条界线.” (引自 Revelation, 第301页).
    • 这样一来, 这水上的天堑一旦挪移之后,[6] 成千上万的大军就从中国、印度, 以及亚洲其他列强国家, 朝向哈米吉多顿前进, 准备进行毁灭.
  2. 耶路撒冷城被毁(亚14:2): 在大灾难当中最悲惨的事件, 可能就是圣城耶路撒冷被围困, 惨遭毁灭. 它将成为这蒙爱的大卫城(指耶路撒冷城)第47次, 也是最后一次被占领, 参以下经文:
    1. 亚14:2: “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 城必被攻取, 房屋被抢夺, 妇女被玷污, 城中的民一半被掳去; 剩下的民仍在城中, 不至剪除.”
    2. 路21:20: “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 就可知道它成荒场的日子近了.”

 

当这两件事发生的时候, 乐园里的众天使和地狱里的众鬼魔, 必然屏息惊骇. 因为有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即将发生  —  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主耶稣基督要荣耀降临, 消灭一切迫害祂属地百姓(以色列余民)的仇敌军团! 这位全能者要审判一切以色列人和外邦人, 然后设立神所应许、众所期待的千禧年国![7]

(文接下期)

 


[1]               有者把这次“分别绵羊与山羊的审判”看为与启示录20:11-15的白色大宝座之审判是属同一回事. 威明顿(H. L. Willmington)评论道: “实际上, 它们并不相同, 因为一个(指前者)是在大灾难之后发生, 而另一个(指后者)则在千禧年之末才应验. 在绵羊与山羊的审判中, 神只是审判全地的列国. 有人以为各族的人, 都要排列在神的面前. 照着神的命令, 苏联(俄罗斯)要来到祂前面受审, 接着是美国, 然后是古巴, 以及其他的国家, 如此类推.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太25:32里的‘列国’(nations, 中文译作“万民”)应当译成‘外邦人’(Gentile).”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1002页.

[2]               威明顿指出, 这里是审判的依据(basis). 在这审判中的试验, 就是那些于大灾难后仍然存留(仍然活着)的外邦人, 如何对待忠信的以色列人(主基督称他们为“我的弟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在纳粹德国境内, 有许多逃亡的犹太人, 他们当中有些受到一些德国家庭的善待, 并且得到各种的保护; 虽然他们(保护者)是德国人, 却不肯依从希特勒(Aldolf Hitler, 1889-1945, 纳粹德国元首)的酷令. 在大灾难时期, 也必定有相同的事发生. 世上各族的外邦人当中, 会有人接受忠信的以色列人所传的信息, 因而相信主, 并且还冒着生命的危险, 保护这群传扬信息的人”. 同上引, 第1002-1003页.

[3]               值得留意的是, 以色列在1948年5月14日复国, 初步应验了这项应许. 但在本文作者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写本文时(注: 作者于1917年1月14日离世, 故本文是在1917年之前写成的), 以色列还没有联合地复国, 所以他写“直到如今, 这两个王国还没有联合为一”.

[4]                上文编译自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所著的“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之系列文章, “The Tares are Gathered and Burned in the Fire” (Chapter 16), 载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9)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388-392页.

[5]               苏联在1991年12月26日宣布正式解体, 不复存在. 苏联解体后分成15个国家, 其中最大的国家, 就是继承了苏联主要遗产的俄罗斯. 威明顿在1980年代写《威明顿圣经辅读》时, 苏联还未解体, 所以他在其书中采用“苏联”一词来代表这北方大国联军.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 第999页. 然而, 既然现今苏联已不存在, 取而代之的北方大国是俄罗斯, 所以上文将之改为“俄罗斯”一词.

[6]               “天堑”是指天然形成、十分险要的“隔断交通之壕沟”; 多指大江大河. 幼发拉底河就是这样的天堑.

[7]               以上附录摘自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98-100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