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 (六)


Alexander Strauch

编译者注: 新约圣经中多方教导有关“长老的职分” (eldership), 因为按照神的心意, 召会需要有这职分, 来负起监督和牧养的工作(参 徒20:17,28; 多1:5-7; 彼前5:1-4). 美国的斯特劳奇(Alexander Strauch)[1]所著的《按照圣经作长老》(Biblical Eldership)是有关长老职分的佳作.[2] 斯特劳奇正确指出, 在召会历史上, 所谓的“弟兄运动”(Brethren Movement, 指奉主名聚会的运动)成功归回圣经的教导, 恢复了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3]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编译此书的英文简洁版  —  The Biblical Eldership Booklet《按照圣经作长老小册子》—  加添脚注和较长篇的附录后, 分几期刊登在《家信》季刊中, 好叫更多信徒看清何谓“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 并实践这合神心意的宝贵真理.[4]  

 

 

(文接上期)

(D)       使徒的一个吩咐

由于保罗在外邦人的召会里设立了长老职份(徒14:23), 以及十二使徒在犹太人的召会同样设立了长老职份(徒15:6; 雅5:14), 新约的作者们将其视为使徒所制定的固定模式. 保罗在 多1:5告诉提多和众召会, 只有在设立了合格的众长老之后, 一个召会才能井然有序, 他因此吩咐提多设立众长老: “又照我所吩咐你的, 在各城设立长老”(原文作“众长老”, KJV: elders; 多1:5). 保罗这样做(指吩咐在召会中设立复数的长老)是反对了当时传统的习俗, 因为当时无论是在犹太人的会堂, 还是在罗马人的社会里, 一人领导是司空见惯的. 保罗乃是特意选择了长老们集体领导的组织, 不跟着当时社会的标准(指一人领导的模式)随波逐流, 他对提多的指示是今天的基督徒所该跟从的“使徒性的吩咐”(apostolic directive).

 

然而, 论到圣经中多处提到长老方面, 许多学者主张只有关乎长老本身的教导是适合于所有的召会, 而关于复数长老方面却不是这样. 他们说保罗关于长老资格的教训是必须遵守的, 但关于复数长老牧会的结构则不然. 有了这样的区分之后, 他们就可以把复数长老牧会的模式从召会中除去, 将圣经的教导应用于他们自己制定的圣职式、单一牧师式的结构中. 但是, 这种区分显然是错误的. 例如, 提前5:17-18中极其重要的信息如何能应用在单一的牧者身上呢? 这个教训只对一群长老组成的群体才有意义.

 

George E. Ladd

故此,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 圣经中对于长老的、关于长老的、以及复数长老牧会的模式本身的教导, 都该被视为使徒的吩咐(多1:5), 是适合于今天的召会所效仿的. 当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的前教授乔治·拉德(George Eldon Ladd, 1911-1982)宣称: “使徒时期的众召会领导似乎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式, 在召会神学中, 召会的组织结构似乎不是一个基本要素.”[5] 对于这个看法, 他是十分错误的.

 

我们应该倾听瑞士以马忤斯圣经学院 (Emmaus Bible Institute)的圣经教师阿尔弗雷德·奎恩(Alfred Kuen, 1921-2018)的话. 他对圣经能否足以指导今日召会之实践, 提出了以下严厉的警告:

Alfred Kuen

 

难道长达20个世纪的基督信仰还不证明初期召会的方法(特指领导模式)是适用于任何时间、任何地点的召会吗? 难道它还不够证明可以最灵活地应用在最多且不同形式的情况下? 难道它还不够证明它最能抵制和反抗逼迫、最能够为属灵生命的完全成长提供最大可能的方法吗?

每一次当人相信他自己比神更聪明, 煞费苦心地发展一套“更适合人的心理学”的宗教系统, 与我们现代的精神更加一致, 而不跟从新约的模式时, 他的尝试注定因为某些看不见的难处所造成的失败, 而这失败使它成为短命的.

召会里所有的异端(heresies)和变异(deviation)都是因为放弃了圣经和圣经所展示的教会模式所导致的后果.”[6]

 

简言之, 正如奎恩(Alfred Kuen)所总结的: “使徒建立的召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仍然是有效的模式.”

 

 

(E)       结语

论到以复数长老来牧养召会的领导方式, 人可以提出一大箩的反对理由. 尽管如此, 对于笃信圣经的基督徒, 真正的问题是: 以复数长老牧会的领导方式是否是圣经的教导(biblical)? 它是否是使徒的吩咐(apostolic)? 我所持的论点是: 它正是! 两位使徒, 即保罗和彼得, 要求与命令地方召会的长老们要牧养神的羊群(徒20:28; 彼前5:1-2; 参 多1:5).

 

既然如此, 我们就没有权利拿掉神给长老这方面的命令(指以复数长老来牧养神的召会).[7] 但这正是大部分教会所做的, 把使徒们这方面的吩咐(指复数长老牧会)改成单一的专业牧师来牧会, 把长老置于牧师之下(让长老附属于牧师). 我们在新约圣经中哪里能找到有记载“被按立的牧师”(圣职人员)和他的“长老顾问团”(作为顾问的长老们)? 我们根本找不到! 我们只能找到有牧养召会的长老们(pastor elders).

 

然而, 我们必须承认, 那些最传统、由牧师(圣职人员)带领的众教会常会发现, 由复数的长老来牧会及领导是难以行得通的, 虽说它并非不可能做到. 因此, 要实践那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 就必须先符合两大条件. 首先, 每一个地方召会和她的领袖们必须坚定相信长老职分是合乎圣经的教导(scriptural teaching). 其次, 地方召会必须为着神的荣耀, 坚定地作出所需的改变, 纵然是很困难的改变, 好叫长老职分得以实行.

 

当然, 这两种情况是需要的, 特别是当我们想要实行任何不熟悉或困难重重的圣经做法或教义的时候. 例如, 如果你问: “婚姻行得通吗?” 很多人会答婚姻难以行得通(因为太多离婚的案例了). 难道我们要因此就废除婚姻, 另寻更好的吗? (如同居、独身等). 当然不是! 婚姻制度是神给人类的旨意, 如圣经所启示的. 因此, 若要使婚姻行得通, 我们就要先相信它是合乎圣经的教导, 并坚定地努力使它得以实行. 只有这样, 婚姻才行得通. 要实行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也需要有这两种情况. 我们必须相信长老职分是圣经的教导, 并靠着神的帮助, 坚定地使它有效地实行.

 

肯定的, 把长老牧会实践在地方召会中, 并非是解决每个问题的灵丹妙药. 长老职分本身会产生自己的问题或难处, 我们都必须理解和不断处理这些事. 无论如何, 如果我们正确地实践, 那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会让召会成为神所计划的模式, 并促进召会家庭中领袖的属灵发展, 也尊荣了神宝贵话语的教导.[8]

 

(全文完)

 

*****************************************

附录一:   有关牧师、长老、监督和牧者

 

“Pastor”(牧师, 弗4:11)一词在希腊原文是 poimên . 这希腊字在新约圣经中出现至少17次, 只有在 弗4:11译作“牧师”(pastors), 其他地方都译为“牧人”(约10:11)、“牧养的”(太25:32; 路2:8)或“牧羊之人”(路2:18). 换言之, “牧师”即是“牧者、牧人”(shepherds), 亦是“监督”(overseers / bishops)或“长老”(elders), 因为 徒20:28和 彼前5:2表明监督/长老的职务是“牧养”(希腊文: poimainô {G:4165}, 即名词 poimên [牧者]的动词). 

 

由此可见, 圣经用这三个名称以三个不同角度来描述同一个作长老的人:

  1. 长老(elder, 希腊文: presbuteros{G:4245}): 强调他属灵的成熟(spiritual maturity);
  2. 监督(bishop, 希腊文: episkopos {G:1985}): 强调他属灵的权柄(spiritual authority);
  3. 牧者(pastor / shepherd, 希腊文: poimên {G:4166}):强调他属灵的能力/事工(spiritual capacity/ ministry).

 

虽然我们承认有许多真诚爱主的好“牧师”(我们也为着他们而感谢主), 但几乎所有宗派/公会中所奉行的“牧师制度”(特指“单一牧师制度”)违反了圣经的教导, 所以我们一般上更喜欢将 poimên 译作“牧者”, 来辨别新约所教导的牧者与“牧师制度”中的牧师.[9] 无论如何, 在上文中, 英文版的“pastor”一词通常是指宗派牧师制度下的“牧师”, 为了避免混淆, 我们将它译作“牧师”一词, 以方便辨别.

 

 

*****************************************

附录二:   保罗写给众召会的书信

 

编译者注: 斯特劳奇(Alexander Strauch)在其所著的《按照圣经作长老》(Biblical Eldership)一书中, 论述保罗写给众召会(教会)的书信, 内中提到许多关乎长老的事. 我们将之编辑在本文附录二中, 以帮助读者更认识那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

 

(A)     保罗真的没有设立长老”?

在查帖撒罗尼迦前书和腓立比书之前, 我们一定要先面对困扰许多圣经学者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使徒行传和提摩太前书、提多书中说到保罗选立长老们, 也给予有关作长老方面的详细指示, 但是在保罗写给众召会九封书信中(即罗马书、哥林多前后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 却没有特别提到“长老”这一名词. 因此, 许多新派的学者就推论, 认为在保罗活着的时候, 他所建立的召会中没有正式的选立长老们. 他们认为路加所写关于保罗在所建立的众召会当中设立长老一事, 是不合历史的, 并且写给提摩太和提多的书信也不是保罗所写的.

 

明确地提出这一观点的, 是一位德国神学家与圣经注释家凯斯曼(另译: 凯色曼, Ernst Kasemann). 他写道: “我们可以毫不犹疑地说, 保罗所建立的召会, 在使徒活着的时候并没有众长老. 否则的话, 在每一卷保罗的书信中, 对这一个题目都沉默不语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 瑞士的罗马天主教神学家与作者孔汉思(另译: 孔汉斯, Hans Kung, 1928-2021)也说: “当路加宣称保罗和巴拿巴在‘各个召会中选立长老’的时候(徒14:23; 参考 徒20:17-35), 或许是为了神学上的条件, 或是根据后来所发展出来的传统, 路加所记载的事, 给我们一个不合历史的一段. 因为这不是保罗自己书信中所含有的题目.”

 

这一些学者所说在保罗写给众召会的书信中没有提到长老们, 这说法是不正确的. 在保罗写给腓立比书信一开头就提到长老们, 在那里, 他用了一个代替的称呼  —  监督. 保罗写着: “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 写信给凡住腓立比, 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 诸位执事”(腓1:1), 所以说保罗在他的书信中从没提到“长老们”这一个名称是不正确的.

 

至于说到使徒行传中有部份在历史上不可靠, 以及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是虚假的保罗书信, 是别人冒名所写的, 这样的说法是否认了圣经乃是神所默示的,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与教训… 使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 如果路加记载了保罗选立长老们并且与长老们说话(对于这一点, 路加本人可说是见证人), 而事实却不是如此, 那么, 路加的历史就是对于真理的损害, 并且误导神的百姓. 如果说保罗选立长老而事实上他没有这样做的话, 第一世纪的基督徒怎么会信任路加的历史记载, 因为路加宣称是“仔细从头都察考过的”(路1:3).

 

那一些否认提摩太前书与提多书的真实性, 并且认为使徒行传历史是不可靠的人, 是对于保罗和他所建立的召会有一个“歪曲、不完全的图案”. 如果我们要正确的理解保罗和他在召会中所作的, 我们必需相信整个历史资料, 即保罗写给众召会的九封书信, 都是神的圣灵所赐给我们的. 这些历史资料也包括保罗写给提摩太、提多和腓利门的书信, 以及路加所写的历史记载(即使徒行传).

 

至于保罗在他写给众召会的书信中(特指那九封书信中)没有特别提到关于长老的这件事, 能借着他对神的新约百姓深刻的理解来解释. 因为所有地方召会的肢体都是圣徒们、祭司们, 以及神的灵所授权的传道者们, 所有的人对于基督社区中的生活都有责任. 所以, 保罗他习惯性的作法是直接写给这一些团体的圣徒(弟兄们), 而不必刻意提到长老. 新约圣经对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召会观提供了许多的榜样:

 

  • 在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旅行宣道的路途中, 他们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这些召会中选立了一群长老们. 而在保罗写给这些召会的书信中, 他没有一次提起长老们的事(这些召会就是 徒13:14-14:21以及 加1:2所提过的), 相反的, 保罗写着: “弟兄们, 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 你们属灵的人, 就应当用温柔的心, 把他挽回过来. 又当自己小心, 恐怕也被引诱. 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 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1,2).
  • 哥林多召会中有不守秩序并且犯罪的事必须要处理, 然而在保罗写给这一个召会的书信中, 他并没有找某个人或某个团体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是否告诉我们保罗没有找人来帮忙呢? 绝对不是如此! 保罗可能已经找过他所委派的司提反(林前 16:15-18)、该犹, 因在他家中的召会有聚会(罗16:23)、掌管银库的以拉都(罗16:24)、管理会堂的基利司布(徒18:8); 或者是其它有恩赐的人和先知们(林前 1:5,7), 他可以很容易的要求这些人当中的一位, 来帮助会众解决他们的问题, 但是像过去他所做的, 他还是把神的圣徒整个作为他写信的对象(林前1:2).
  •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 保罗呼召那里的会众要尊重并且爱戴那一些带领他们、给他们教导的人, 因此我们知道在召会中是有某种形式的领导职分. 但是在他写给帖撒罗尼迦的两封书信中, 保罗从来没有呼吁那一些带领他们的人, 去改正在召会中的问题, 相反的, 他说, “所以你们该彼此劝慰, 互相建立, 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帖前5:11).
  • 写给腓立比书信最好地说明了保罗在书信中所做的, 他除了简短的问安给监督们与执事们之外(腓1:1), 保罗向着召会的全体圣徒写了在此书中的其他内容(除了腓4:2,3).
  • 彼得和雅各也在同样的方式中写信给众召会, 每一个人都是写给全体会众, 其中也都提到长老们, 但他们是一致的写给全体会众, 不是单单写给召会正式的代表(雅5:14; 彼前 1:1; 5:1).

 

因此, 在使徒行传、提摩太前书、提多书, 和保罗写给其它召会的书信中并没有矛盾. 重要的是要了解保罗以三种不同方式的称呼给不同的受信人. 使徒行传把历史事实摆在我们眼前(保罗所做的). 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是保罗写给他个人的助理(召会的领袖们、同工们), 这一些人是代表保罗来处理各种在召会当中的问题, 好叫召会的生活井然有序. 写给众召会的书信是教导并且劝导整体会众. 我们现在要明白和研究长老职分这件事, 主要是要探讨这些书信中的其中两封书信.

 

 

(B)     写给帖撒罗尼迦的第一封书信 (帖前5:13)

(B.1)   帖撒罗尼迦召会的背景

保罗写道: “弟兄们, 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 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 劝戒你们的. 又因他们所作的工, 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 你们也要彼此和睦”(帖前5:13). 由于“长老们”(elders)这一个名词在这一段经文中没有被提起, 常常在研究长老职分的时候就被忽略了. 然而, 这一段经文是与圣经中的长老职分这一题目有高度的关联.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这一段经文中, 所有的劝勉最正确是应用在长老们身上, 或者在新开始的召会中那一些有可能作长老的人.

 

使徒行传记载了保罗和他一同宣道的同工们到达帖撒罗尼迦. 虽然在福音事工方面遭受厉害的攻击, 但保罗和他的同工们仍旧停留在帖撒罗尼迦一段短时间, 大约一到三个月. 几个月之后, 他们就匆忙离开帖撒罗尼迦, 过后保罗从哥林多城写了给帖撒罗尼迦的第一封书信. 这一封信开始时说, “保罗、西拉、提摩太, 写信给帖撒罗尼迦在父神和主耶稣基督里的召会. 愿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帖前1:1).

 

虽然在帖撒罗尼迦的召会是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召会, 并且缺少了他们的创办人  —  保罗、西拉, 与提摩太(保罗个人的助理和特别使者), 会众中有一群人就提供了领导的事奉. 保罗劝勉这些年幼的会众, 要尊重这些领袖, 并且爱他们: “弟兄们, 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 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 劝戒你们的. 又因他们所作的工, 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 你们也要彼此和睦”(帖前5:13).

 

这一段经文没有告诉我们这些劳苦的弟兄们到底是谁, 可能这一些劳苦的弟兄们, 是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在他们逃离那城之前所设立的. 然而, 更可能, 他们是倚靠圣灵的有心人, 当宣道的使徒们不在的时候, 他们有能力并且愿意照管召会. 显然, 在这个召会中, 有某种形式的领袖们. 这一些人不需要使徒设立就去爱, 并且牺牲地服事神的子民. 按照保罗所习惯的做法(徒14:23), 他或是他的一个代表会回到帖撒罗尼迦, 从这一些经过试验的召会领袖中设立长老.

 

(B.2)   敬重那在主里面治理你们的人

从 帖前5:12, 宣道士们(保罗和西拉)呼吁这一群在基督里新的弟兄姐妹们, 要把适当的敬重给予那一些领导和教导会众之人: “弟兄们, 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 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 劝戒你们的”(帖前5:12). “敬重”一词这希腊动词是 eidenai {G:1492}. 对于这个动词的翻译, 圣经学者有不同意见, 通常的意思是“知道”(know), 但英文圣经《新美国标准圣经》(NASB)将之译作“欣赏” (appreciate). 《英皇钦定本》(KJV)将它译作“知道”(to know), 虽说这译法是有可能, 但在此处似乎不恰当, 因为人们自然能认识那一些领导和教导他们的人, 所以在这一段经文中, eidenai 应该是有不同的意义. 虽然很难确定此字原来的意义是什么, 但译成“承认”或“给予适当的敬重”是更符合经文的意思.

 

在类似的经文像 林前16:15-18, 保罗使用另外一个希腊文的动词 epiginôskô {G:1921}来传达“承认”或者“敬重”之意. 他写道: “司提反和福徒拿都, 并亚该古到这里来, 我很喜欢. 因为你们对我有不及之处, 他们补上了. 因此, 这样的人, 你们务要敬重(希腊文: epiginôskô )”(林前 16:17-18 ). 在这一段吩咐之前, 保罗劝勉会众要顺服这些将他们自己完全摆上照顾召会的人: “弟兄们, 你们晓得司提反一家, 是亚该亚初结的果子. 并且他们专以服事圣徒为念. 我劝你们顺服这样的人, 并一切同工同劳的人”(林前16:15-16).

 

林前16:16a的劝勉“要顺服这样的人”, 似乎是与18节下半句“敬重这一些人”是平行的(即有类似的意思), 所以经文虽没有清楚表明, 却暗示信徒要承认某一些人是他们的众领袖, 就好像 林前 16:16,18 的这一段经文, 顺服他们的领袖与他们的教导. 换句话说, 神的子民要对他们的领导和地位有恰当的反应和对待.

 

若要更正确的认识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书信中要他们对领袖们的承认与尊重的劝导, 我们一定要记得: 在那个时候, 是没有圣职人员与平信徒的区分, 没有形式主义者, 也没有祭司袍(牧师袍)来区分信徒. 更进一步的说, 我们也不能假设在会众当中任何一人, 在那个时候在财务上支持他们当中全职事奉的人. 因此, 这些卑微的、做仆人的弟兄们会很容易就被信徒忽略, 并低估他们的事奉. 更进一步的, 从动词的复数性所指出的, 是一群弟兄们提供了召会领导的事奉, 所以宣道士们要求敬重这一些劳苦的人, 而不是单一的人物.

 

那一些值得敬重的人, 他们是“在你们中间殷勤劳苦的人”(帖前5:12). “劳苦”这一个字(KJV: labor, kopiaô {G:2872})是用来描述用体力劳苦(路 5:5;  林前4:12;  弗4:28). 这个字有很强的意义, 说明劳苦出力的工作, 会带来疲乏困倦. 这是保罗所常用的一个字, “殷勤劳苦”这一词就显示出长老职分很重要的一方面, 即努力工作. 在评估这一句话的时候, 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加上了他著名的评语, “根据这一个字, 所有那些懒惰的人都要从牧者的行列中把他们除去.” 照顾神子民属灵的光景是很吃力的工作. 耗尽情感, 花上时间, 并且常是很单调又令人沮丧的服事. 它需要个人全然的奉献与牺牲.

 

这句话“在你们中间”表示劳苦是为着地方的会众, 而不是为着个人来做受雇者的工作. 这些弟兄们是在召会殷勤努力的工作, 所以圣经中的长老职分不是在召会作董事, 一个月来开二至三小时的会议, 而是努力工作的牧养群体.

 

有些读者或许会以为保罗在12节里提到有三个不同的团体: 有一些努力工作的人, 还有一些指导会众的人, 以及另有一些给予教导的人. 然而, 希腊文句子的结构非常清楚表明是一个团体的人, 来行使三方面的功能. 此外, 第二与第三个功能  —  领导与教导  —  更可能可以解释第一个功能  —  “殷勤劳苦”, 因此, 这些弟兄们就是努力在带领和教导.

 

詹姆斯•登尼 (James Denney)

这三个“复数-现在时态-分词”(plural present participle)是不应当被忽略的, 是一群人劳苦的在带领与教导会众. 苏格兰的神学家与圣经注释家詹姆斯•登尼(James Denney, 1856-1917)特别强调这一点, 他写道: “在帖撒罗尼迦(的召会中), 不是有一位作主席的, 不是有一位牧师, 独占某种程度的责任; 主席权是在一群多数者的手中.”

 

这一些弟兄们努力的工作, 为会众提供领导. 这节的“治理”在希腊文字是 prohistêmi {G:4291}, 可以有很广的意义, 从“带领、裁决、管理”以及 “经理”到“支持”及“照顾”, 或者把照顾与领导两者的观念合并起来. 保罗在其它地方使用这一词, 来描述一个父亲管理他的家, 这是一个属灵的恩赐及长老们的工作:

 

  1. 保罗使用 prohistêmi 来描述一个父亲管理他自己的家, 特别是对他的孩子们有适当的管理: “(长老)好好管理(希腊文: prohistêmi )自己的家, 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 端端庄庄的使儿女顺服), 人若不知道管理(希腊文: prohistêmi )自己的家, 焉能照管神的召会呢”(提前3:4, 5) 在这一段经文里, 希腊文 prohistêmi 包含了治理与提供照顾这两种观念.
  2. 保罗也说到领导或带领的属灵恩赐: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 各有不同. 或说豫言, 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豫言. 或作执事, 就当专一执事. 或作教导的, 就当专一教导. 或作劝化的, 就当专一劝化. 施舍的就当诚实. 治理的(希腊文: prohistêmi ), 就当殷勤. 怜悯人的, 就当甘心”(罗12:6-8). 毫无疑问, 有一些帖撒罗尼迦人有领导的恩赐, 也使用这恩赐来造就召会.
  3. 特别让我们注意的一个事实, 就是保罗在 提前5:17 的经文中说: “善于治理(希腊文: prohistêmi )的长老们当受加倍的敬奉.” 保罗在此也使用同样的词来描述长老们的工作.

 

帖前5:13的经文论到会众对那些劳苦带领、照顾和教导他们的人所该有的适当回应. “治理”(希腊文: prohistêmi )最好的翻译应该是: “那些在你们中间, 在主里带领你们的人.” “治理”在动词的形式下论到这些弟兄们所做的, 而不是作为一个称呼而已. 圣经注释家及希腊文学专家辛普森(E. K. Simpson)论到这一词时, 说它乃是“一种监督的表示”. 然而, 那些不认为保罗设立长老们的圣经注释家, 为了避免任何一种正式领导角色的观念, 通常会把这一个动词翻译成“照顾”或者“帮助”; 但那些认为保罗设立长老的人, 会把这一个词句翻译成“带领/领导与照顾”.

 

另外, “在主里”这一短语就定义了长老们领导或带领的范围不在社会上的政府当中, 而是关乎主的事, 及属灵方面与主合一的百姓. “在主里”这一短语加在另一词“治理”的前面, 是更进一步地建议说, 保罗在此是有带领的意义. 这一些刚信主的人一定要记得, 他们中间有一些的肢体在属灵的事上, 是在他们之上有权柄的. 因此, 这些领袖应当受到承认, 并且因着他们工作的重要性而受到尊敬. 那些带领他们的人也不要忘记他们的权柄是“在主里的”, 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 一定要按照主里的权柄来做, 并且也照着主的方式来做, 因为召会不是他们的帝国, 他们也不能辖制神的百姓.

 

(B.3)   敬重那劝戒你们的人

除了带领会众, 这一些弟兄们也要劳苦的教导召会信徒. 这方面的教导特指“劝戒”(KJV: admonish), 此字从希腊字 noutheteô {G:3560}翻译过来. 换言之, 这样的教导是在劝戒的意义下, 来警告或改正不正当的行为或态度. 斯托得(John R. W. Stott)说明这一个意义, 他写道: “这个字几乎一律的被用在一个道德性的经文上, 他的意思是警告不好的行为及后果, 并且改正甚至管教那些做错事的人. 虽然这是一个负面的字, 却常常是与‘教导’相联的. 更重要的是, noutheteô 这一词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事奉, 像莫里斯(Leon Morris)所说. 它应该是像弟兄的语气, 纵然是个兄长的语气.” 因此, 基督徒的教导或警戒, 就不是愤怒之下的责备, 而该是在爱中的改正与警告. 这是要根据神的话, 为着保护及建立一位弟兄或姐妹这一目的之下来做(林前4:14).

Dr. Leon L. Morris

 

认真的牧者或长老们处理神百姓的罪恶、失败与冒犯神的地方, 需要花相当多的时间. 这绝不是一般天然的人所乐于做的事, 但它在真正属灵的照顾上却是不可缺少的因素. 詹姆斯•登尼(James Denny)特别强调警戒的需要, 以及神的百姓应当对一些需要受警戒的人所该有的正确反应:

我们确实会把许多世界上的东西带进召会而不自觉; 我们会有一些属人的天性、习惯、脾气、喜好和人际关系, 当这一些与基督徒的品格互相矛盾时, 这些东西就必需受到劝戒. 但是, 我们应当记得作为基督徒, 我们乃是发了誓约要走一条与天然的人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 是走一条灵命和行为都与骄傲互不兼容的路. 我们的生活不仅是为一个严肃的目的, 更是为一个更纯洁、更高贵的目标. 这些是会因着人的任性而失去的, 我们应当尊重并爱护那一些以他们经验来服事我们的人. 当我们的人生即将触礁的时候, 他们警戒我们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这样做, 而是因为他们爱我们, 并要把我们从伤害中拉出来. 因此, 爱是对这样的服事唯一正确的响应.

 

召会的领袖因为害怕神百姓会离开召会或停止财务上的供应而不警戒神的百姓, 那是不尊荣神, 不听从神的话, 并且在属灵的事上失败得可怜.

 

(B.4)   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

在 帖前5:12, 保罗呼吁会众承认那一些带领他们并且警戒他们的人, 不过在第13节, 他呼吁会众要“在爱心中加倍的敬奉他们”(帖前5:13: “又因他们所做的工, 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 你们也要彼此和睦”). 召会应当尊重他们的领袖到什么程度呢? 保罗借着一个强烈的附词  —  “加倍”  —  来加以说明. “加倍”可有“格外丰富的”或“极其超越的”的意思. 圣经注释家芬德莱(George G. Findlay, 1849-1919)说到这一个生气勃勃的词语时, 说: “这是在文字上最强调的用法, 是如此的深厚与温暖, 乃是这一种感情使牧者们与他们的羊群合而为一.” 《新约圣经注释集》(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Series, 注: 此套注释集是根据改革宗的观点而写)的发起人兼带领者亨德里克森(William Hendriksen)加上十分老练的评语: “注意加在这一个字之前所有的形容前缀: 尊敬如同海洋达到最高的境界, 甚至于开始向外满溢出来, 满溢到了岸边上.” 所以召会有一个神圣的责任, 要极其尊敬他们属灵的领袖们.

 

神在乎祂的百姓们怎样对待那些在上有权柄的人, 圣经劝导我们不仅仅要服从, 乃是要尊敬治理我们的人(罗13:7; 彼前2:17). 举例来说, 当保罗认识到对大祭司亚拿尼亚所说的话有冒犯之时, 他立刻道歉: “弟兄们, 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 经上记着说, ‘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 ”(徒23:5). 如果神的百姓向那些社会上的领袖们不顺从又不感激, 神对此事感到关心的话, 想象如果神的百姓正确的尊敬他们属灵的领袖, 这将使神有何等大的喜悦啊!

 

我们很自然地倾向把领袖们当成平常, 忘记了他们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我们埋怨而不是感激他们, 强调他们做得不好之处, 而不顾他们为我们做得好的地方. 举例来说, 神把人类历史中一些最伟大的领袖赐给以色列人  —  像摩西与大卫. 然而, 当困难时期来到时, 神的百姓却准备用石头打摩西与大卫. 由于我们基本上常不感恩, 且有一个抱怨的灵, 所以圣经劝导我们要极其尊重我们属灵的众领袖.

 

对于“加倍敬重他们”的命令上, 保罗加上了美丽且意义深刻的词语  —  “在爱中”. 我们通常强调召会的牧者要爱神的百姓, 纵然这是必需的, 但是在这里, 保罗转过来吩咐神的百姓要爱他们的牧者. 对保罗而言, 爱是最神圣的粘剂, 能将领袖们与会众粘在一起, 能胜过所有不同的意见, 以及会众生活中所有受伤之处.

 

没有一群长老们是完全的, 所有的长老都有软弱, 并且对长老们应当怎样行, 每一个信徒都有他们独特的看法. 总之, 在众领袖与跟随者的中间, 总有某些程度的张力. 就是最好的领袖或长老们, 也无法避免的会被人指出他们有骄傲、判断的错误、做得太多或做得太少、行动太慢或行动太快、改变太多或改变不足、太严厉或太松驰. 注释家布里克内尔(E. J. Bricknell)就注意到“权柄的行使永远会招致不满的.”

 

当困难的时期来到的时候, 领袖们也不能避免会受到某一些会众的怒气. 领袖们与被带领者之间的冲突有时会变得严厉. 虽然如此, 神使用这些冲突的情形来显出我们的骄傲、自私与无爱之心. 著名的圣经广播教师兼基督徒作者比尔海默(Paul E. Billheimer)很正确的注意到地方召会有各样问题、压力与冲突, 确实是一个我们在爱心和准备将来与主作王方面的一项测验.

 

因此, 地方召会被看为发展神圣之爱的一个属灵学习之处. 在属灵的交通中, 压力与紧张就提供最好的环境, 来考验、塑造并促使我们将来作王的各样品格日趋成熟.

 

在地方召会当中最多发生的问题, 不是由于主要事情的不同, 而是我们个人的野心、嫉妒和性格上没有成圣所引起的冲突. 许多这种情况真正的根源, 乃在于每个信徒在爱心方面不成熟而显出的表现. 因此, 地方召会是一个最好的实验室, 在其中的每一个信徒都能发现他们自己最真实的灵性空虚, 以及要在神圣的爱上来学习增长. 这一件事是借着真实的悔改、谦卑的认罪、真诚对付我们的嫉妒、不满、埋怨等等之罪, 并且彼此饶恕赦免, 才能达到的.  这样的方式会用爱心来遮盖彼此的缺陷, 宽容彼此的软弱, 以至达到生命真实的增长.

 

信徒若爱他们的牧者们(指长老们), 就会对他们的错误存有最大的宽容. 在爱心中, 信徒们看困难的情况是用最好的眼光来看, 在爱心中, 信徒们也能少有批评, 并多来响应长老们的教导与劝戒. 对于会众以爱心来对待他们的众领袖, 这方面的重要性是无法过份强调的, 爱(也唯有爱)是恒久忍耐(林前13:4,6), 爱也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

 

薛华(Francis Schaeffer)在他所著的《基督徒的记号》(Mark of the Christian)这本既著名又深入人心的小册子中, 提醒我们在处理冲突的时候, 真正的问题不是眼前的, 而是我们缺少像基督一般的爱心来对待我们的肢体:

我注意到有一件事, 在许多国家里真基督徒当中, 什么使真基督徒的团体彼此分裂, 这一种分裂留下的苦毒可以延续20年、30年, 甚至40年之久(或者在他们子孙的记忆中, 存留50年甚至60年)  —  不是因着信仰上教义的分歧造成分裂, 而是完全因为在谈论分歧时, 缺少爱心而产生一种苦毒而造成分离.

 

要给予领袖们爱心与尊重, “因为他们的工作”. 领袖们被爱与尊敬, 不是因为他们是年纪较大之人, 或他们有特别的宗教性称呼, 或他们接受使徒的设立, 或他们有讨人喜爱的性格. 相反的, 他们应当受到爱戴, 是“因着他们所做的工”. 这一点经常容易被人忽略. 上个世纪著名的圣经注释家莫里斯(Leon Morris)能领会和紧握这一观念, 他说: “在弟兄们当中, 一种特别的爱是对领袖们的爱; 他们被爱是因为他们所做的工作, 不一定是因为他们自己个人的品格.”

 

顾及百姓的困难、处理他们那似乎没有止境的埋怨、关心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对罪正面的对抗, 并且鼓励百姓向着在基督里来成长, 这种种繁重的工作几乎叫一个满有能力的人  —  摩西  —  崩溃! 所以百姓需要了解带领召会是一项艰困的工作, 仅仅少数人能背负而且肯背负这样沉重的责任. 那些如此行的人, 自然配得人的爱戴, 就像莫里斯智慧地指出, 跟随者在他们与领袖之间的关系上有十分重大的责任:

 

事实上, 对于在基督的召会中有效地领导是需要有效地跟随. 如果我们一直批评在我们之上作领导的人, 难怪他们不能成就我们所期盼他们做的“神迹”(喻指难以做到的事). 如果我们能记得“为着工作的缘故”, 我们也许会更倾向于在爱心中给予他们高度的尊敬.

 

(B.5)   在和睦中生活

帖前5:13: “… 你们也要彼此和睦.” 在和睦中生活很不容易, 甚至在同作基督肢体的人当中, 撒但要尽他所能来掀起争端与分裂. 基督徒往往因着骄傲与自私的行动帮助了撒但, 而不是在谦卑与爱心中来生活. 事实上, 许许多多召会的特点, 就是打闹与争吵. 如果一个召会在和睦中生活, 就像在沙漠中的绿洲. 一个召会真实的见证和属灵的力量, 是与他们享受和睦的多少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保罗很正确的在劝导他们时作出结论, 在众领袖与会众们之间, 保罗给他们一个直接的命令: “要彼此和睦.”

 

会众与他的领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包括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张力. 很容易就会造成误解, 不好的感觉, 甚至分裂, 就如同在摩西和以色列百姓之间发生过的一样. 领袖们与被带领者(指召会信徒)一定要完全的理解这种冲突一切潜在的能力, 以及他们为着和睦要努力做到的严肃责任. 因此, 新约圣经重复劝导, 并且教训基督徒关于和睦的重要:

  •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太5:9);
  • 要彼此和睦(可9:50);
  • 所以我们务要追求和睦的事(罗14:19);
  • 要彼此和睦(林后13:11);
  • 用和平彼此联络, 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3);
  • 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西3:15);
  • 愿赐平安的主, 随时随事亲自给你们平安(帖后3:16);
  • 使人和平的, 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3:18);
  • 寻求和睦, 一心追赶(彼前3:11)

 

关于新约圣经对和睦的强调, 圣经学者霍特(F. J. A. Hort, 1828-1892)论保罗时写道: “是给作肢体的教导, 他在每一封所写的九封书信中, 都特别告诉召会说神为他们所订最高的标准是和睦, 并且永远要以在爱中自我降服的完整方式来达成.”

 

John Eadie

除了一些争议性的内容之外, 保罗对帖撒罗尼迦召会的劝导之主要重点是非常清楚的: 要承认那些在他们中间劳苦工作领导他们的, 并在爱中尊敬这样治理召会的人. 更进一步, 他的劝告是达到召会中每一个肢体身上, 不论是众领袖或是会众都一样要努力和睦相处. 当我们遇到了压力、受伤之事, 以及生活中有冲突的时候, 这个神圣的教训常常容易被人遗忘. 提到我们需要顺服这方面的劝导时, 苏格兰的圣经注释家伊迪(John Eadie, 1810-1876)写道: “要顺服这个教导, 就要清楚知道召会属灵的兴盛以及和睦都在乎这一点(即和睦相处).”

 

 

(C)     写给腓立比的书信 (1:1)

(C.1)   腓立比召会的背景

保罗曾写信给帖撒罗尼迦前书, 那是一个年幼的召会. 不过, 当保罗写信给腓立比的召会时, 那召会已成立了超过10年以上. 这是一个在属灵的成熟与忠心上都能做好榜样的召会. 当保罗写腓立比书时, 保罗正在罗马的监狱中(主后 60-62年). 腓立比的信徒非常爱保罗, 当保罗在坐监的时候, 他们就打发了亲爱的使者以巴弗提, 并且送来慷慨的爱心奉献表达他们对他的爱, 保罗就写了这一封书信来回答他们.

 

在保罗写给众教会的书信中, 腓立比书是唯一的一次保罗问候时, 是向他们的“监督们与执事们”来问安: “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 和提摩太, 写信给凡住腓立比, 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1:1).

 

保罗简短的提到监督们和执事们, 提供了对于研读长老职分既丰富又有价值的信息. 他印证像路加所说过, 长老们是在保罗所建立的召会当中被设立的, 不仅在小亚细亚和巴勒斯坦, 正如使徒行传所记载的, 也印证在马其顿的众召会当中有长老们的存在.

 

(C.2)   为何用监督们和执事们”?

在他开始问安的字句中, 保罗提到“监督们”和“执事们”. 为何如此呢? 最可能的原因乃是他们已在召会中有份于提议奉献给保罗(指给保罗的馈送); 也许是一封注明“监督们和执事们”的信, 伴随着奉献而来. 举例来说, 从耶路撒冷写给外邦人众召会的信上, 使徒和长老们(代表在耶路撒冷全体的召会)写着: “使徒和作长老的弟兄们, 问安提阿、叙利亚、基利家外邦众弟兄的安”(徒15:23). 如果腓立比的监督们和执事们是跟着同样做法来做的话, 那么保罗就承认他们有特别的一份. 当然在这方面, 也许已经有其它的理由来问候召会主要的代表们, 但是这一件事似乎是最明显的.

 

保罗使用“诸位监督与诸位执事”就指出, 在召会的领导地位上为人所承认和接受的正式名称. 然而, 有一些圣经注释者(通常是那些反对路加所记载保罗设立长老的那一些人), 宣称这一些词如“诸位监督与诸位执事”是被用来指所有在神百姓中作监督, 并且服事地方召会的人. 他们否认保罗是提到召会有特别的职责者. 他们所以支持这个观点, 因为在“监督们与执事们”这些词前缺少一个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 但以希腊文缺少定冠词来表明这词仅仅是指功能上的意义, 这论点的理由实为不足, 还得倚赖上下文本身才能确定. 如果保罗是指一般的通称, 他不会像他所作的, 即用名词(noun)的形式; 他最可能使用分词(participle)的形式来表明作监督和服事的工作.

 

在较少的次数下, 希腊文 episkopos (意即: 监督)与  diakonos (意即: 执事)的名词是在希腊社会中被用作公开的正式指派. 格拉斯哥大学(University of Glasgow)前任圣经批判学教授贝斯特(Ernest Best)强调这一点说:

我说“正式的”因为 episkopos 无论如何不能被用在其它的方式, 除非是用在指派一项职务上; 第一世纪的希腊人不能单单为着在职位或功能上的意义来使用这词, 而不暗示这位行使监督的工作者是有一个正式的地位(职任). 有一些证据  —  虽然不多  —  提到 diakonos 同样的用在这种方式下. 无论如何, 确定的事实是这词(即希腊文 diakonos )使用在一群正式职位者身上 , 这就意味着另外一个(即 episkopos )也是如此.

 

最后, 在联合使用“执事们”与“监督们”这些词汇时, 有很明显的相似之处, 可以在 提前3:1-13中发现, 这两封书信都是写给在60年代的初期召会(主后62-66年), 就在这段时间, 在以弗所有一些执事与监督(提前 3:1-13; 也参 徒20:17,28), 所以很可能在腓立比也一样是有正式被承认的众执事与众监督. 简之, 说保罗使用“监督们”与“执事们”仅仅是指一种功能上的意义(即作监督和服事的功能, 而非有真正的监督和执事本人), 这样的解法叫人困惑, 并且没有意义.

 

在保罗向腓立比人的问安中, 只有两帮分别不同的“监督们”与“执事们”, 这也有重大的意义. 在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之后50年, 坡旅甲(Polycarp)也写了一封信给腓立比人, 并在其中给予召会领袖一些指示. 坡旅甲是小亚细亚的示每拿召会的监督, 生在大约主后70年, 并于主后156年离世. 他是使徒约翰的门徒, 也是一位著名的殉道者. 对我们有重大关系的, 是在他写给召会的书信中, 即《写给散居在腓立比神的召会》(主后 115年), 坡旅甲只提到召会中两帮正式的团体  —  “长老们”与“执事们”(并没提到“监督们”, 因为长老其实就是监督, 编者按). 坡旅甲在信中对长老们有所评语, 甚至提到其中一位长老的名字(即瓦伦斯, 他已因着贪心坠落到罪恶里):

因此, 禁戒这一些事是对的, 顺服你们的长老们执事们就像顺服神与基督一样… 并且长老们向众人要存慈悲怜悯之心. 要把那一些迷失的羊找回来, 探访所有生病的人, 不忽略一位寡妇, 或一个孤儿, 或一位穷苦的人, 乃是供应他们的需要. 这在神与人眼中是有荣誉之事. 禁戒各种怒气, 要尊重人, 做正当公义的判断, 远离一切贪爱钱财之事, 不要很快相信任何控告人的事, 也不要急促作出判断, 因知我们都是欠了犯罪的债.

 

坡旅甲在他的信中没有提到“单单一位”主要的监督(牧师或主教), 这就显示在腓立比的召会中并无这样的一位. 事实上, 虽然坡旅甲被称为“在示每拿的监督”, 但此乃他的朋友伊格那丢(另译:依哥拿修, Ignatius)给他的称呼. 在写给腓立比的书信中, 坡旅甲提到自己的时候, 只称自己为坡旅甲, 并清楚地把自己与其它长老们放在一起: “坡旅甲与和他一起的长老们”. 从这两封书信中, 我们能如此总结: 在保罗的日子和他之后50年之久, 在腓立比召会中, 只有两帮被承认的正式职任, 即监督们(长老们)与执事们, 此外再无任何证据显示有所谓的第三种职任, 好像第二世纪以后所发展出来的光景(分别指: 监督[单一的监督]、长老们与执事们[复数的长老与执事] ).

 

保罗使用复数的名词, 就表明在腓立比有一群监督与执事们. 使用复数的监督们(指超过一个监督或长老)含有特别深长的意义. 首先, 复数形式就证明后来在召会行政上的理论是有偏差的. 虽然有些学者宣称在腓立比有几个召会团体, 各有一位监督; 这些学者努力要将在腓立比召会的监督之复数形式解释掉(解除掉). 不过这一观点是没有圣经经文的根据, 也无历史上的纪录. 正如我们已提过的, 50年之后, 坡旅甲写给在腓立比召会的信(不是给众召会的信), 他劝勉信徒要顺服执事们与长老们.

 

虽然保罗在他的问安中特别的将“执事们”与“监督们”提出来, 他整封信中所写的内容, 却是给全体会众的. 若在开头时, 没有这个简单的问安, 从信里面或从使徒行传中, 我们就无法知道腓立比的召会有复数的监督与执事. 此外, 很清楚的, 监督们与执事们并没有高于会众之上, 因这一封信是写给“在腓立比的众圣徒”, 而“诸位监督与诸位执事”的短语是附带在这一句话之后. 换言之, 提过了羊之后再提牧者, 因为牧者也是羊群的一部分, 他们彼此是相等的, 没有所谓的“圣职人员”高过“平信徒”之分.

 

(C.3)   要认出监督们是谁

第一批外邦的基督徒和他们的领袖们使用了希腊文普通的称呼  —  episkopos (监督), 来描述他们会众的众领袖. 这一名词是众所周知, 用来指明职任, 与我们今天的“校长、总监”是同义字. 在希腊文新约圣经中, episkopos 出现了4次, 都用来描述地方召会的正式领袖们:

 

  • 保罗从米利都他打发人到以弗所请召会的长老们来, 对他们说: “圣灵立你们做全群的监督, 你们就当为你们自己谨慎, 也为全群谨慎, 牧养(这字与pastor同一字源)神的召会” (徒 20:17, 28a );
  • “保罗和提摩太, 写信给凡住腓立比, 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诸位监督, 诸位执事”(腓1:1);
  • 保罗写信给提摩太时说: “作监督的, 要无可指责”(提前3:2a);
  • 保罗写信给提多时说: “监督们既是神的管家, 必须无可指责”(多1:7a )

 

所以谁是召会的监督们呢? 从新约圣经其余的部分来看, 显然, “监督们”也就是同样被称为“长老们”的人. 事实上, 这两个名称应用在同一班人身上, “长老”(elders)一词反映出犹太人的传统, 强调尊贵、成熟、荣誉与智慧, 而“监督”(bishop)则反映出希腊的思想, 起源于强调监督的工作. 下列经文就印证监督与长老这两个名词是交替在新约圣经中使用的:

 

  • 徒20:17, 28: 路加记载了保罗打发人要以弗所的长老们前来会面(第17节), 但是对着同一组的长老们, 保罗向他们讲论时说, 圣灵立他们作监督(第28节) —  就是长老们. 这里十分清楚地指出, 长老们与监督们代表同一班团体的领袖们.
  • 提多书1:5-7: 在第5节中, 保罗提过他先前对他们的吩咐, 要提多在各城选立长老, 第6节, 保罗开始列出长老们的资格, 以及将“监督”这一词交替使用在第7节中, 因为“监督”就是长老的另一个名称(只是强调的重点不同).
  • 彼前5:1,2: 彼得劝勉长老们去监督召会, 由于长老们监督(治理)地方召会, 他们也就是监督们.

 

保罗在 提前5:17说明了带领的角色, 论到 “那善于管理召会的长老, 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 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指劳苦传道教导人的长老), 更当如此”. 但在 提前3:1-13, 保罗列出监督们与执事们的资格, 为何没有提起长老们呢? 当我们理解到“监督”这一词的时候, 上述问题便得到解答. 在 提前3:1是个普遍性的字词, 是“监督们”单数的形式, 并且“监督们”是与“长老们”交替使用的. 因此, 提前3章和5章只有提到两班人  —  长老们与执事们.

 

很不幸的, “长老们”与“监督们”这两个词在新约圣经中虽是交替使用, 后来却被人解释成两个完全分开的职任, 即监督与长老的团体. 第四世纪的耶柔米(Jerome, 约主后345-420年)是一个对圣经原文相当有研究的学者. 他正确地认为主教(监督)们和长老们本是同样的人, 所以他大胆反对当时传统的说法(即认为监督与长老是不同的职任):

一位长老和一名主教(bishop, 即监督)是同样的人… 召会是由长老们合在一起的团体所治理的… 再一次我们来仔细查验使徒(保罗)写给腓立比书信中所用的这些词语… 现在腓立比是马其顿的一个城市, 并且可以确定的, 在这个城市里面不可能有许多的主教们, 在那个时候只有同一班的人是被称为“主教们”或“长老们”.

 

J. B. Lightfoot

耶柔米不是唯一的早期圣经注释家那样肯定长老们与主教们(即监督们)原本是同一班人, 因为另一位著名圣经学者赖富特(J. B. Lightfoot, 1828-1889)也写道:

虽有其它许多人, 并很多著作, 但耶柔米是最明显的一个. 在他之前有安波罗修派的希拉里(Ambrosian Hilary)也曾对同样真理进行分辩(即认为“监督们”和“长老们”原本是一样的人); 在他的同时代以及继承他之后的人当中, 也有如此看法的(指与耶柔米和希拉里看法一致). 这些人是: 屈棱多模(Chrysostom)、伯拉纠(Pelagius)、狄奥多尔(Theodore of Mopsueestia)、狄奥多勒(Theodoret)等人, 他们都承认这一件事. 因此, 在每一个现存的、关于书信所有的注释中, 在第5世纪结束以前, 无论是在希腊文或拉丁文的注释, 论到这一段经文时, 都认为长老们与主教们(即监督们)原本是同一班人.

 

 

(D)     结语

我用赖富特典型的评估来作结论: “有个事实是, 现在神学家各种不同的意见都达成同样的认知, 就是在新约圣经的文字里, 在召会中同样的(领导)职责是被交替称为‘监督’(或一些宗派译作“主教”, bishop ; 希腊文: episkopos )和‘长老’(elder, presbyter ; 希腊文: presbyteros )的人去执行.”【编者注: 有关早期召会的组织, 最好的参考书是约翰·甘乃迪(John W. Kennedy)所写的《见证的火炬》(The Torch of the Testimony, 1997) 】.[10]

 

 


[1]               斯特劳奇(Alexander Strauch)和他的妻子住在美国卡州(Colorado)小镇, 育有四个女儿. 斯特劳奇是一个满有恩赐的圣经教师, 在该镇上一个教会(Littleton Bible Chapel)中作长老服事主超过40年, 著有《培训长老十二课》、《培训长老手册》、《新约中的执事》、《接待人的命令》、《爱的领导: 戚伯门一生属灵教导的功课》、《平等里有差别》(Men and Women: Equal Yet Different)等.

[2]               此书英文原版 Biblical Eldership 已被刘志雄于2001年译完, 书名为《按照圣经作长老》. 读者可上网下载: http://www.cclw.net/other/liuzhixiong/azsjzzl/index.html .

[3]               斯特劳奇评论道: “我们必须回到神所赐给我们唯一的权威根基  —  就是圣经! 召会(教会)的历史提供足够的例子, 让我们看到人离开圣经之后所带来的大灾难. 奥比涅(J. H. Merle d’Aubigne, 1794-1872)是一位著名的改革宗历史学家, 他极为准确地说: ‘当我们回顾召会的历史, 随着世纪的前进, 光和生命就日渐在召会中消逝. 为什么呢? 因为圣经的火炬日渐昏暗, 而人类权威那种自欺的光辉却日益增强.’ 正是因为人的自欺, 取代了圣经对长老职分的教导, 以致于这项真理就消逝了14个世纪. 直到宗教改革的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 这个颇具影响力的法国改革宗领袖, 才出来呼吁这方面的恢复. 然而, 在16世纪的努力, 仅达到微小的成就. 因为宗教改革者还未能将人从神职人员的传统下释放出来. 到了19世纪, 乔治·慕勒(George Muller, 1805-1898)这位以信心著称的孤儿院院长, 以及其它在英国参与弟兄会(Brethren, 指奉主名聚会)运动的人们, 才把长老恢复到神在召会中的心意. 同时, 在美国的宗教改革也尝试恢复这项真理, 但因缺乏系统的解经和教导, 这项努力成效有限. 因此, 论到新约圣经所教导有关长老职分的模式, 对大部份基督徒而言, 包括在美国的基督徒, 都是非常陌生的.” 摘自 Alexander Strauch所著、刘志雄所译的《按照圣经作长老》一书的“著者序”.

[4]                 “教会”(church)一词在新约圣经的希腊原文中是 ekklêsia {G:1577}, 含有召出(out-calling)之意, 所以把“教会”译作“召会”更为贴切, 更合乎原意, 指被神呼召出来的一群人(a called-out company). 英文“church”一词常用来指教堂, 但新约圣经从不用ekklêsia 来指建筑物, 也没用她来形容由一群会众组成的宗派组织. “召会”(church)在新约圣经中主要是用来指“宇宙(普世)性召会”或“地方性召会”(除了 徒7:38;  19:32,39,41). 因此, 本文将斯特劳奇(Alexander Strauch)所著的英文版  —  The Biblical Eldership Booklet中的church一词译作“召会”; 除了一些特殊情况, 例如为了辨别某些宗派常用的词语时, 本文才将之译作“教会”.

[5]               George Eldon Ladd, A Theology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4), 第534页.

[6]               Alfred Kuen, I Will Build My Church, trans. Ruby

 Linbald (Chicago: Moody, 1971), 第17页.

[7]               按圣经所教导的, 召会是由复数的长老来共同分担牧养的工作(而非由单一的牧师来牧养). 这点是有很强的圣经证据, 请参《家信》文章“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一)”中的 “(B.2) 分担工作的领导(Shared Leadership)”.

[8]               上文编译自 Alexander Strauch, The Biblical Eldership Booklet (Littleton, CO: Lewis & Roth Publishers, 1997), 第44-47页. 编译者注: 以上译文主要参考和采纳刘志雄在《按照圣经作长老》一书的译文, 但也有不少处的译文按英文版稍作修饰, 另加备注作进一步的解释和补充.

[9]               有关“牧师制度”的错误, 请参“ ‘单一牧师制度’是否合乎圣经?”,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单一牧师制度是否合乎圣经/ .

[10]             附录二主要改编自 Alexander Strauch著、刘志雄译的《按照圣经作长老》“第八章: 保罗写给众教会的书信”中的资料.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4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