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改变了我!” 麦道卫(Josh McDowell)


中世纪的意大利神学家阿奎那(Thomas Aquinas, 1225-1274)曾经写道: “每个人的内心都渴求快乐和意义.” 年轻时的麦道卫(Josh McDowell)对此话深表认同. 他写道: “我希望拥有快乐, 同时亦希望寻获人生的意义. 这牵涉到三个基本问题: (1)我是谁?(Who am I?); (2)我为何生而为人?(Why in the world am I here?); (3)我将要往哪里去?(Where am I going?) 照我估计, 40岁以下的人士, 有9成以上都不懂得回答这几个人生的难题. 然而, 我却非常渴望认识人生, 于是, 那时年轻的我便开始追求这些问题的答案.”

 

在麦道卫成长的地方, 几乎所有人都自认有宗教信仰. 麦道卫认为宗教可以为他提供答案, 便开始去教会. 他热心投入教会的活动. “可是, 我猜我一定是去错了教会,” 麦道卫回忆时说道, “因为我觉得教会里的世界, 比外面的世界更加混乱. 这次宗教经验的唯一‘得着’, 就是让我每周‘赚到’7角半: 当我把一个2角5分的硬币放在奉献的银盘里, 便顺手拿走一个1元硬币, 正好足够我买一杯泡沫牛奶!” 不久, 麦道卫便结束了他的宗教生活. 因为他不明白基督信仰其实不是一个宗教, 而是一种关系, 就是借着主耶稣与神建立和好与亲密的关系.

 

接着, 麦道卫以为追求更多更高的学问, 必能助他寻获答案. 为此, 他考入大学, 而且埋首书本的时间, 更远超过任何人. 但结果还是令他大失所望. 他说: “我们的确可以在大学里面认识很多东西, 可是, 要在大学里面寻找真理和意义, 却注定是失败的. 在我就读的第一间大学里, 我相信我是教授们最不欢迎的学生, 因为他们经常被逼坐在办公室里听我问一大堆问题, 他们却无言以对. 结果, 每当他们远远看见了我, 便马上把灯关掉, 拉下窗帘, 还把办公室的门锁上, 这样便不用再听我罗唆了. 我很快便明白到, 我在大学里面是不可能寻获答案的, 因为无论是教授或同学, 都像我一样要面对很多人生的难题和困扰. 几年前, 我在校园里见过一位同学, 他的上衣背后印了几个大字: ‘我已经迷失, 不要跟着我’. 在我的眼中, 这正是大学里面每个人的写照. 学问原来不能提供答案!

 

“建立个人声望至少可以令人快乐吧!” 麦道卫心想. “为人生定立一个崇高的目标, 然后竭尽所能地献出自己, 从而赢得美好的名声, 处处受人称赞, 也蛮不错吧!” 大学里面名声最响, 又可以操掌财政大权的, 要算是学生领袖了. “于是,” 麦道卫回忆道, “我开始热心参加各种学生事务, 终于成功当选为学生会会长. 在校园里面八面玲珑, 负责作重要的决定, 还可以花费公款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实在是太令人兴奋了. 但一如既往, 热情过后, 最初的兴奋感觉又逐渐减退.” 每逢周一的早上, 他总是带着隐隐的头痛醒来, 因为经过了昨晚一夜的狂欢. “那时,” 麦道卫表示, “我的心态是: 唉呀, 又要过最沉闷的5天, 才到最快乐的(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晚的派对. 于是, 沉闷的生活又在周而复始. 我感到灰心, 甚至是绝望. 我的目标是寻索身分和人生意义, 奈何我试过的一切方法, 只留给我空虚, 却没有答案.”

 

大概在这段时期, 麦道卫留意到校园内有8位基督徒同学和两位基督徒教员经常以小组形式聚集. “他们看起来有点儿与众不同,” 麦道卫写道, “他们好像很知道自己人生的方向. 在他们身上, 我看见一种我极之向往的特质, 那就是人生的使命感. 即使他们的使命感未必与我的一样, 但我却非常喜欢与这样的人交往. 有使命感的人, 他们的生命会萌发出某种动力; 而这种动力, 就正是我所欣赏的. 不过, 这个小组还有另一些东西吸引着我. 那就是爱. 他们不单只彼此相爱, 他们还懂得爱护和关心其他人. 他们不只是在谈论爱, 他们更懂得实践爱. 这是我从未见过, 却一直向往的. 于是, 我决定尝试与他们交往.”

 

两星期后的一天, 麦道卫与小组内几名成员一起在学生会的活动室里围着交谈. 不久, 话题便转移到信仰. 这个题目令他感到不安. 为了掩饰这种不安, 他便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往后靠着椅背, 故作轻蔑地口出狂言: “唏, 你们所说的基督教, 只有弱者才会相信, 不适合我们这些知识分子.” 虽然在心底里, 他实在很渴望得到他们所拥有的东西; 但碍于他在大学里的身分和自尊心, 他便得在他们面前隐藏这渴望. 跟着, 他转向其中一位女同学问道: “好, 你可否告诉我, 是什么改变了你们的生命? 使你们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她以真挚的眼神直望着麦道卫, 说出了四个字, 是他从没想过在大学校园的学术讨论中会听到的, 她的答案是: “耶稣基督.” 麦道卫愤慨地说: “耶稣基督? 不要对我说这个废话! 什么宗教、圣经、教会, 我已经听厌了!” 这位女同学立刻反驳说: “不, 我没有说宗教, 我是说‘耶稣基督’.” 她的直言指正, 使他不得不为自己的态度向她道歉, 但仍旧补充一句: “不过, 我实在厌恶宗教和宗教人士, 不想与他们有如何瓜葛.” 无论如何, 麦道卫写道: “她指出一件我在这之前不晓得的事. 基督信仰(Christianity)不是一个宗教(religion). 宗教是人尝试用自己的方法借着善行到神那里; 而基督信仰是神借着耶稣基督来到人这里, 给人机会与他建立一种关系(relationship).”[1]

 

“接着,” 麦道卫写道, “我这几个新朋友却向我发出了一项难以置信的挑战. 他们挑战我这个准法律系学生, 以学术的角度去研究‘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这个宣言能否成立. 我简直觉得是开玩笑. 这些基督徒真是愚昧得可怜. 像基督教这样站不住脚的东西, 怎能经得起学术的验证? 对于他们的挑战, 我只是嗤之以鼻. 可是, 他们却没有放弃. 他们每天都不厌其烦地鼓励我去验证. 他们的执着令我感到气恼, 我终于决定接受挑战  —  不过, 不是为了证明他们所说是对, 而是为了驳斥他们的不是. 我立志要写一本书, 要从学术的立场去嘲讽基督信仰(Christianity)[2]的愚昧. 我暂时离开了大学, 走遍美国和欧洲各处地方去搜集资料, 为要证明基督信仰只是一个骗人的谎话.”

 

某天, 麦道卫坐在伦敦一间图书馆里, 内心突然觉得有声音对他说: “喂, 你是站不住脚的.” 他立即把它压抑下去. 可是, 从那天起, 他的内心几乎每天都听见这把声音说同一句话. “我愈是埋首工作,” 麦道卫见证道, “这声音出现的次数便愈多. 最后, 我重返美国, 回到大学, 可是, 晚上却开始失眠. 我在晚上10时上床, 却一直要到凌晨4时才入睡  —  当中的好几个小时, 我都被那些搜集而得的证据苦苦缠绕, 它们好像铁证如山地证明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 可是我仍要想尽办法去反驳.”

 

后来, 他逐渐察觉自己犯上了学术上不诚实的错误. “我的理智告诉我,” 他写道, “基督自称是神的儿子,他的话确实是真的;然而,我的意志却不住地在反驳.我一直强调要查明事实,但到我知道事实之后,却又不愿意去接受.我开始意识到基督正用启示录3:20的话来挑战我,那里说: ‘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座席.’可是,那刻的我认为,成为基督徒的人就得破碎自我  — 我很难想出有第二条途径,比这更快剥夺我享受快乐的机会!

 

“但我知道, 我必须疏解内心的矛盾, 否则它会把我逼疯.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思想开阔的人, 因此, 我决定对基督自言是神的儿子这句话, 来一个终极的测试.” 就在大学第二年的结束, 麦道卫回到在密歇根州(Michigan)联合城的家中. 结果, 在1959年12月19日, 晚上8时30分, 他终于成为基督徒. 他写道: “也许有人会问: ‘你怎么知道自己成了基督徒?’ 我当然知道! 当时, 我和一位基督徒朋友在一起, 为了四件事情祷告, 确立我与神之间的关系. 首先, 我对神说: ‘主耶稣, 感谢你为我死在十架上.’ 我相信, 即使我是世上仅存的一个人, 基督仍会为我而死. … 真正把我带到基督面前的, 是我清楚认识到基督爱我到一个地步, 甚至为我而死.

 

“其次, 我向神说: ‘我承认我有罪.’ 这点不用别人告诉我, 我也一清二楚. 我知道自己的生命里面, 有很多东西与这位圣洁、公正和公义的神不配. 但圣经说: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 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 因此, 我求主说: ‘主啊, 求你赦免我的罪.’ 接着, 我向神说: ‘此刻, 我只能按照我所知道的, 把我生命的门打开, 邀请你进来, 同时, 接受你为我的救主和主. 求你掌管我的生命; 彻底的改变我; 使我能按照你原先创造我的心意, 成为你所喜悦的人.’ 最后, 我祷告说: ‘谢谢你进入我的生命.’”

 

作了决志祷告后, 麦道卫有何感觉呢? 他回忆道: “祷告完毕, 一切如常, 没有电光火石的出现, 也没有‘长出天使的翅膀’.  若然有什么的话, 那就是在祷告之后, 我的感觉比先前更坏, 好像病倒似的. 我害怕自己做了一个情绪化的决定, 将来再用理性去分析的话, 便会感到后悔. 但归根究柢, 我最怕是听见我的朋友知道我决志之后会说些什么, 我担心自己会被气得大发脾气.”

 

然而, 信主得救后, 奇妙的事逐渐发生了! “在接着的一年半里,” 麦道卫见证说, “我的整个生命真的完全改变了. 其中一个最大的改变, 是我对人的看法. 我在念大学的时候, 曾经为未来的25年拟定了人生大计, 最终的目标是要成为密歇根州(Michigan)的州长. 我打算利用不同的人来攀上这条政治的阶梯, 因为我认为人与人的关系只是在互相利用. 然而, 自从相信基督之后, 我的想法改变了. 我由原先想利用别人来达到我的目的, 变成想服事别人. 我的生命由处处以自我为着眼点, 变为懂得关心别人, 这实在是一个重大的改变.

 

“此外, 我的坏脾气也开始改变了. 过去, 别人只要用我不喜欢的眼神望着我, 我也会大发雷霆. 我在大一(大学第一年)那年几乎错手杀人一事, 在我的内心还留下伤痕. 我的坏脾气已经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性, 我甚至没有意识要去改变它. 可是, 有一天, 当我面对一个平常已足以令我暴跳如雷的危机, 我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心情仍然平伏, 昔日的坏脾气好像无影无踪. 如今, 我在这方面虽仍有软弱, 不过, 的确有明显和急剧的改变.

 

“也许, 最大的改变是在我原先的仇恨心态. 我的心自小就充满了怨恨和苦毒, 而憎恨的对象主要是一个人. 我鄙视这个人所代表的一切. 我还记得, 当我还是小孩子时, 晚上躺在床上, 我就已经在盘算怎样可以把这个人杀掉而不被警察发觉, 这个人就是我的父亲! 在我成长的阶段, 我的父亲已是城中著名的酒鬼. 印象中, 我好像从未见过他清醒的样子. 同学经常拿我父亲醉倒街头, 疯疯癫癫的样子来取笑我. 他们的嘲笑深深地伤害了我, 但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内心的感受). 我会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他们一起大笑, 悄悄把痛苦埋在心底.

 

“偶尔, 我会在谷仓看见妈妈躺在牛群后面的粪肥上, 因为他刚刚被爸爸用浇水的软管抽打, 全身痛得爬不起来. 我简直是火冒三丈, 暗中向自己立誓: ‘当我有足够气力的时候, 我一定要把他杀死.’ 有时, 当父亲喝得酩酊大醉, 又有朋友将要到访, 我就会抓着他的脖子, 把他拖到谷仓, 然后绑起他; 回头再把他的小货车停放在高塔后面, 告诉所有人他去开会了, 以免令我们一家人尴尬. 那时, 当我绑起他的手脚, 又把麻绳的一节绕过他的脖子时, 我真恨不得他拼命挣扎, 令自己窒息而死.

 

“在我还有两个月便高中毕业的那天, 我外出后回家, 一踏进家门, 便听见妈妈的啜泣声. 我马上跑入她的卧室, 看见她坐在床上. ‘孩子, 你的父亲伤透了我的心.’ 她轻轻拉着我的手臂, 让我靠近她的身旁, 柔声地对我说: ‘我已经不想再活下去; 现在我只希望等到你毕业之后, 我才死去.’ 两个月后, 我毕业了; 就在接着的那个星期五, 我的妈妈也去了.我相信她是死于心力交瘁. 为此, 我痛恨父亲至极. 要不是在葬礼的几个月后, 我便离家去念大学, 我想一定已经把他杀掉.”

 

然而, 神的爱改变了这一切! 麦道卫继续见证说: “但自从我决志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后, 我的生命便逐渐被神的爱所充满. 他把我对父亲的憎恨除去, 取而代之的, 是一种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成为基督徒的5个月后, 有一天, 我发觉自己竟然能够面对面地望着父亲的脸孔, 而且, 还开口说了一句: ‘爸爸, 我爱你.’ 眼前这个人, 并不是我想去爱的人, 可是, 我却愿意去爱他. 神的爱彻底改变了我的心.” 是的, 神的爱能医治多年的创伤, 遮盖许多的罪过!

 

更奇妙的事还在后头. “当我转到惠顿大学(Wheaton University)不久,” 麦道卫写道, “我在一宗严重的车祸中受伤. 我在医院待了一段时期之后, 便回到家中继续休养, 等待康复; 而我的父亲竟然前来探望我. 令我感到诧异的是, 他那天显得十分清醒. 不过, 他似乎很不安, 在我的卧室不断地来回踱步. 最后, 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像我这样的一个父亲, 你怎可以爱我?’ 我对他说: ‘爸爸, 在6个月前, 我的确非常憎恨你, 我更鄙视你. 可是, 因为我相信了耶稣基督, 神不但赦免了我的罪, 还改变了我的生命. 爸, 我不能清楚解释这一切, 不过, 神把我对你的憎恨拿走, 然后再让我懂得爱你.’”

 

他们父子两人交谈了接近1小时之久, 最后父亲说: “儿子, 如果神可以把做在你身上的工作, 同样做在我的生命之中, 那么, 我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于是他开口祈祷说: “神啊, 你如果是一位真神, 耶稣又真的死在十架上, 为了赦免我对家人所造成的一切伤害, 那么, 我需要你. 如果耶稣可以把做在我儿子身上的工作, 同样做在我的生命之中, 那么, 我愿意相信你是我的救主和主.” 听见父亲真心发出这个祷告, 实在令麦道卫欣喜若狂, 令他一生难以忘怀.

 

麦道卫回忆时写道: “我相信基督之后, 我的生命大概在半年至一年半之内作出了根本的改变. 可是, 我的父亲却是在顿刻之间出现了改变. 仿佛有人进入他的内心, 将他心内的灯亮着了. 自此之后, 他只碰过酒杯一次, 而且, 只是让杯触及他的唇边, 仅此而已  —  不要忘记, 他已经醉酒了40年! 他完全不再需要它了. 14个月后, 父亲因长期酗酒的后遗症而过世; 可是, 他在信主的一年零两个月内, 在我家乡的那个细小地区, 至少有100个人因看见父亲这名醉酒鬼的彻底改变, 而决志相信耶稣基督.”

 

结束前, 麦道卫见证道: “你可以嘲笑基督信仰, 你可以说它愚昧; 可是, 它的确能够改变人心. 当你决志相信耶稣基督的那一刻, 你就只管留意自己的心态和行为  —  耶稣基督已经开始改变你的生命了! 没有人会逼你接受基督信仰. 你有你的人生, 我也有我的人生; 各人都可以选择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 我只可以分享我的经验和我的体会, 你是否愿意相信基督, 至终仍是由你去决定.”[3]

 


[1]               Josh McDowell, A Ready Defense, Compiled by Bill Wilson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3), 第15页.

[2]               《新铁证待判》的译者们, 与一般其他译者一样, 将英文的“Christianity”一字译成“基督教”; 但这词含有“宗教”色彩, 不很正确. 正如麦道卫本身所言, “Christianity”不是宗教(religion), 而是一种关系(relation), 所以将“Christianity”一字译为“基督信仰”更为适切.

[3]               上文改编自麦道卫著, 《新铁证待判》(香港九龙: 福音证主协会, 2004年简体字版), 第16-21页; Josh McDowell, A Ready Defense, Compiled by Bill Wilson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3), 第13-1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