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耶稣基督”(二) 从迎佛牙到信基督的曹永杉


编者注:  常听佛教徒说: “南无阿弥陀佛”, 此话意即“皈依或服从那无边无量智光福寿的圣人”.[1] 然而, 有许多本是“南无阿弥陀佛”的虔诚佛教徒, 最后却成为“南无耶稣基督”(皈依信靠耶稣基督)的敬虔基督徒. 曹永杉便是其中一个例证, 这位虔诚佛教徒曾随同星云法师到泰国迎佛牙, 如今竟变成基督徒, 为什么他的信仰会有这样大的逆转? 让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曹永杉于1951年生于台湾彰化, 并于1976年毕业于台北工专工业设计科建筑组. 他在1983年皈依台湾佛光山著名的星云法师, 并在1992年担任国籍佛光会世界总会第一届法制长, 协助星云法师完成国籍佛光会世界总会章程的起草和定稿. 他也是台湾商场上的名人, 曾任国籍青年商会员林分会会长, 现任普民土地重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普民建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1998年, 他与星云法师、吴伯雄、丁守中、罗福助等人, 一同搭乘佛光山的专机, 由台北飞到泰国曼谷去“迎佛牙”, 将之接回台湾.

 

像这样一位笃信佛教的曹永杉, 竟然在2001年1月6日决志皈信基督, 并于2001年6月24日在台湾员林和平长老教会受洗. 此事引起越来越多佛教界人士的讨论或询问, 甚至有人直接约他执壶夜谈; 很多人为此深感大惑不解, 也有者怀疑他可能精神大受刺激, 一时脑筋错乱、糊涂了. 但以客观态度和他谈过话, 或读过他信主的见证《蜕变的人生》和《蜕变人生百问》二书之人, 必然发现他是个思维清醒、充满逻辑、有条不紊的人. 他并非出于一时冲动, 乃经过严谨考虑后才决定离弃他多年信奉的佛教, 悔改归信耶稣基督.

 

在一次访谈中, 曹永杉说: “多年来, 作为一个佛教徒, 因为受到轮回观念、因果报应的束缚, 凡事须靠自己修持戒律、行善、捐献布施、积功德, 完全要靠自己的行为能力来换取果报. 有时为了要获得更多的保佑, 往往一年中还要参与无数的法会, 此外, 财布施和法布施更是不能少, 这对一个没有足够时间、金钱的人来说, 是很难得到的信仰依靠.”

 

转换一个坐姿之后, 他接着又说: “然而, 自从我成为基督徒后, 每天我都可以感觉上帝的同在, 随时随地我都能向他发出真诚的祷告, 可以将每件事拿来与他商量、求助、求引导, 我觉得基督信仰与我的生活是完全连结在一起, 不会有时空的限制, 使我有一种自由自在、得到真实信靠的感觉.”

 

当年曹永杉在学佛的过程中, 恰好是他个人事业和婚姻的起点. 由结婚到创业, 从白手起家到经营台湾、中国大陆、甚至美国各种不同的投资事业, 25年来, 其中从赚钱到两地投资, 再碰到经济不景气, 然后事业转型, 从建设营造到土地开发, 在这一连串的事业成长及演变过程中, 他一直是以释迦牟尼佛为自己的精神支柱,[2] 因此, 他付出非常多的代价去维护佛教. 自1987年, 他更热心协助筹办国籍佛光会. 当时佛光山在美国洛杉矶(Los Angeles)筹建西来寺时, 特别将寺院外围的一大片土地, 规划为一幢幢的住宅, 分别向佛光会的会员发起认购, 为了响应这个计划, 曹永杉也认购了其中一户, 后来就作为女儿远赴美国读书的住所. 可是, 没想到女儿的婚事却让曹永杉夫妇改变了!

 

曹永杉的女儿曹佑如自小跟着父母拜佛, 过后到美国求学. 佑如在美国高三那年, 趁着学校假期回台湾探亲, 认识了父亲的好友杨医师的儿子杨浩平. 他们两情投意合, 过后常以越洋热线彼此联络. 佑如高中毕业后, 便到澳洲深造, 并与早在澳洲深造的浩平有更进一步的来往. 最后, 在双方父母同意下, 具有浓厚佛教背景的佑如与信仰基督的浩平于1995年的圣诞节完成婚礼.

 

一天, 曹永杉的太太冯凤娇接到女儿佑如从澳洲打来的电话, 说: “妈妈, 我要受洗、信耶稣.” 冯凤娇对此要求并不感到意外, 因为女婿一家都是基督徒, 但她在电话里还是跟女儿约法三章: “妈妈是很民主的, 今天我尊重你的意愿, 因为你们夫妇是一体的, 为了你们家庭的和谐, 我让你信耶稣; 但是, 以后如果你的儿女要拜佛, 你千万不能阻挡他们.” 佑如获得父母的同意后, 便受洗了.

 

自从佑如受洗后, 每逢打电话回家, 总会顺便向父母传福音, 希望他们也能早日信主蒙恩. 曹永杉补充说: “我当时总是推说我们各信各的主, 佛祖自然会保护我们的.”以往台湾在经济成长期间, 各行各业都容易赚钱, 特别是曹永杉所从事的建筑业, 更是容易累积财富, 所以他一直认为目前所拥有的一切, 都是蒙佛祖所赐.

 

可是佑如就是不灰心, 三天两头的打电话回家, 除了报平安外, 还是要向父母传福音, 多年来虽然遭到父母的拒绝, 但她始终不放弃. 直到有一天, 当佑如照常打电话回家时, 妈妈终于不耐烦地说: “你应该知道, 妈妈拜佛已经拜了20多年, 也曾经在佛光山受过菩萨戒, 现在左手的三点戒疤都还在, 我每餐都固定吃素, 你要我改变信仰,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将来你尽管去你的天国, 我只要去我的极乐世界就好, 如果你打电话回来, 还是要跟我传福音, 那以后我就不接你的电话了.”

 

女儿佑如听到母亲的最后通谍后, 内心既挣扎又难过. 她知道打电话的方式行不通, 所以她过后索性改为传真的方式来进行, 而且写的比讲的更多. 此外, 她还利用一些节日寄送卡片传福音, 例如母亲卡、生日卡、圣诞卡等, 她可说是几乎用尽每一种方法来向父母传福音. “我女儿从小就到国外念书, 所以中文能力不怎么好,” 冯凤娇说道, “可是她每次传真过来差不多都是十几张信纸, 有些不会写的字, 她就用注音符号来代替. 所写过来一些圣经上的话, 虽然我看不太懂, 但我可以感受到她内心的迫切、以及女儿爱我们的心, 所以我都把这些信收起来.” 佑如对父母俩不死心的苦苦相劝, 5年多来从不间断.

 

直到2000年11月初, 佑如在一次的电话中感伤地对曹永杉说: “爸爸! 虽然我们在血缘里是一家人, 但因为我们彼此的宗教信仰不同, 在灵性的生命中, 一直无法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将来也无法在天堂里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 曹永杉听了女儿的一番话, 内心不免一阵心酸, 便陷入深沉的思维中. 在他的心中认为, 他的生命及事业成长过程中, 一直都有着一双看不见的恩手在引导着他. 他自称自己生命的前25年是无神论者, 而接着这25年是借着佛教和释迦牟尼的教导, 如今年纪已过半百, 难道又要更换一双恩手的引导? 他开始认真地思考前面生命的方向.

 

这些岁月以来, 虽然在生活在物质的富裕和拜佛的虔敬中, 但他内心深处没有享受到真正的喜乐和满足. 自从女儿结婚后, 为了尊重女婿他们的信仰, 这5年来, 曹永杉每次到澳洲探望女儿一家, 其间他也曾与他们一同去到教会作礼拜, 对基
督信仰的教义略知一二. “我对圣经的一段话: ‘人若赚得全世界, 赔上自己的生命, 有什么益处呢? 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印象特别深刻.” 曹永杉继续说: “我就只有佑如这么一个独生女, 现在她已归信基督, 目前一家六口过着平安、无忧的生活. 如果我们年老有机会与他们同住, 那么, 应该是我们俩老改变宗教(信仰), 来配合他们的生活才较合理.”

 

在佑如恒切地祷告和传福音之下, 奇妙的事终于发生了. 2000年11月14日那天, 她的母亲终于决志信主, 并由她在电话中带领作决志的祷告. 那时, 台湾员林和平长老教会的牧师也接到佑如从澳洲的电邀, 他带着教会的长老一同来探访, 关心曹永杉夫妇. 过后, 他们俩如约于11月19日开始参加和平长老教会的聚会. 而2001年1月6日晚上, 曹永杉也在电话中, 跟着女儿一句句的祷告决志、皈信耶稣基督. 他们夫妇俩希望受洗, 但由于他们的状况比较特殊, 教会必须验证他们的灵命成长、言行表现、教会生活情况等, 是否合乎基督徒的体统. 因此, 经过教会半年多的严格考核后, 他们才于2001年6月24日在员林和平长老教会受洗.

 

自从曹永杉由佛教改信基督后, 生活上有何转变? 曹永杉说: “生活上自然会有所不同. 以前我每早晨都要到佛堂礼佛, 晚上则由太太代理. 从前常来我家的是佛教的师父、县长、社会显达、企业家, 一起抽烟喝酒、唱卡拉OK; 现在来家里的多半是牧师、教会的朋友、长老执事, 一起唱福音诗歌、喝茶、分享生命见证. 如今我内心感觉非常喜乐、平安, 对未来也充满信心、希望.”

 

冯凤娇跟着也说: “目前台湾正处于经济及政治的混乱期, 可是对我们而言, 不论是公司或是个人, 这期间却成交了很多笔房子或土地的买卖. 上帝总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 让我们经历他的大能. 因此, 虽然现在台湾不景气, 但我们的事业和婚姻生活, 反而过得比以前更满意、喜乐.” 她接着分享她信主不久后的一个见证, 她说: “那天女儿带我做完决志祷告之后, 特别叮咛我, 记得凡事都要向上帝祷告. 于是我想起在员林有一间20多年的旧房子, 曾委托仲介公司出售, 两年来一直没有卖出去, 但在我向上帝祷告后第3天, 竟然就由我自己出售了, 不但节省了一笔仲介费, 又卖到比仲介公司估价较高的价钱. 这是上帝给我们的见面礼, 更增加我们的信心, 在房地产不景气的今天, 能在这么短期间成交, 真是上帝莫大的恩典.”

 

此外, 还有一件更奇妙的事, 1992年, 曹永杉的公司在台湾社头乡清水岩那个地段, 盖了24栋别墅型的房子, 兴建当时就卖了12栋, 可是剩下的12栋却一直无法卖出, 并且买房子的都不是本地人. 后来, 附近的居民跟他们说: “你们好傻! 胆子也真大, 竟然在这地方盖房子, 这里过去是八七水灾的尸体汇流地, 住在这块土地的房子里, 一定不平安.” 曹永杉夫妇这才明白为何房子卖不出给本地人的原因.

 

他们过后采纳村民的意见, 决定举办一场法会来超渡亡魂, 结果花了一大笔钱, 将整个空地摆满了各式各类的祭品, 还请了几位道士前来主持. 但在一场热闹过后, 生意还是一点不见好转. 后来又有人建议他们立一个牌位, 写上社头这个地基主的名号再请法师来作法. 凡是想到该做的全都做了, 那剩下的12栋房子依然没人买. 在卖员林旧房子的事上, 冯凤娇体验了祷告的奇妙和上帝的大能, 便决定要为社头的12栋房子祷告, 祈求上帝的帮助. 没想到奇妙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经过恒切的祷告后, 那12栋别墅, 竟然在短短的两、三个月内全数卖光, 这件事若发生在台湾经济景气时并不希奇, 可是, 在台湾于1999年发生921大地震、百业萧条、房地产全面衰退的时期, 却是非同小可的大奇迹啊!

 

“这个经历对我们来说, 真是活生生的见证,” 冯凤娇心存敬畏地说, “在人千方百计的努力下, 一点都不见效, 但在我们祷告之后, 上帝却轻易地成就了.” 基督徒当中有一句格言, “人的尽头, 就是神的开始!” 此话用在曹永杉夫妇俩的身上, 是贴切不过了.

 

这次经历的震撼, 让曹永杉夫妇决定将顶楼佛堂里的佛像、神桌等设备全部拆除. 所拆下来的东西竟装满了一辆卡车, 邻居还以为他们要搬家呢? 曹永杉补充说: “原先我们只是想, 将佛像及设备拆除后, 送给别人继续供奉. 但当我们全部打包后, 隔天到教会参加完主日礼拜, 我太太忽然发生严重的晕眩, 我也得了严重的感冒, 在教会经众人祷告后, 才渐渐舒缓, 经张牧师询问过程, 建议我们采用基督教拆除偶像之仪式  —  举办圣别礼拜. 果然礼拜后我太太的头痛就好了, 我的感冒则在12天后康复. 后来听长老、执事们谈起, 才知道我们拆除佛像的过程中, 也许是受到恶灵的攻击, 经过教会圣别礼拜后, 终于取得这场属灵争战的胜利, 使我们得到真实的平安.”

 

问及曹永杉改信基督后有何感觉, 他说: “信耶稣之后, 我有三种感觉: 第一是认祖归宗, 其次是投奔自由, 第三是如鱼得水.” 他在所著的《蜕变人生百问》一书中, 将这三种感觉解释得更清楚:

 

(1)认祖归宗的感觉: 在圣经诗篇139:16记载: “我未成形的体质, 你的眼早已看见了; 你所定的日子, 我尚未度一日, 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可见每一个人不管是否信主, 都是上帝创造而来, 所以我们信主后, 回到这个人类的大家庭, 获得重生, 依靠天父的带领走前面人生的道路.

 

(2)投奔自由的感觉: 因为追求平安、喜乐的方式与仪式, 均与我们以前深信的佛教大大不同, 不用准备花、果、香、烛 … 等祭品, 也不用亲临尊前跪拜诵经, 免去旅途劳累以及乐捐、慈善行为, 也没有永不间断的不乐之捐. 一切在信仰上的生活方式均感到非常自由, 所以有投奔自由的感觉.

 

(3)如鱼得水的感觉: 当我的经济压力蒙上帝的拯救后, 开始过正常的生活, 继续从事土地开发事业, 又在信仰上完全改变, 重新出发, 一切有真神的依靠, 又加上我们开发公司名字叫“普民开发”, 和圣经上所记说: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不谋而合, 真是有如鱼得水的感觉.[3]

 

以前曹永杉信佛时, 并不经常向亲戚朋友传佛理, 因为恐怕他们接受后, 要常到寺庙参加消灾祈福法会, 又要发心做功德, 恐怕他们缴交功德金成为负担, 所以他总是不好意思向他们传佛理. 可是信了主耶稣基督之后, 他了解到: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于自己, 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于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本着“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精神, 他越发觉得有义务将福音传给那些还不认识基督的人.

 

有鉴于此, 曹永杉利用每个月第一、三周的礼拜四晚上, 在住家的四楼举行“福音小组”聚会, 邀请亲朋戚友, 以及周围还未认识耶稣基督的人前来参加, 目前每次大约都有20至30人出席. 曹永杉有一个心愿: “希望借着这座福音桥的搭建, 让许多人能早日进入上帝的国度,享受他丰盛的爱和恩典.”[4]

 


[1]                    “南无阿弥陀佛”一语中的“南无”意即“皈依、信仰、服从、恭敬”; “阿弥陀”意谓 “没有边际的智光、没有限量的福寿”; “佛””则可指“觉悟的人、圣人、全人、神人”的意思. 马国栋著, 《耶稣与佛祖: 辩证篇》(香港: 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训练中心, 2001年二版), 第42页. 龚天民更详细指出, “南无”(Namas)意即“皈依”,       “阿弥陀”的Amitabha意即“无限的光辉”, Amitayus意即无限的生命,       “佛”(Buddha)即“觉悟者”之意. 故“南无阿弥陀佛”意即归依无限的光辉(生命)的觉者”. 据说“阿弥陀佛”未成佛以前是法藏比丘(和尚), 活在未有人类历史记载之前的时代, 不知几千万年之往昔. 据说他发愿和修行, 自己吃苦而种下功德, 成佛后, 将自己所作的善功赠送于人, 人若信他的功德变能“因信成佛”. 龚天民著, 《真理自明: 基督教与佛教的比较》(台北: 归主出版社, 1997年), 第164-165页.

[2]                    释迦牟尼(公元前566-486年)是佛教的创始人. 他本是印度其中一个诸侯国的王子, 他因目睹人间生老病死的悲苦, 而出家寻求解脱之道. 最终在菩提树下闭关静坐49日后, 恍然大悟, 想出灭绝痛苦之法, 成为所谓的“觉者”(Buddha, 即 “佛”或“佛陀”一字之义).

[3]                  曹永杉著, 《蜕变人生百问》(台北: 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 2004年), 第56-57页.

[4]                   上文主要改编/参考卢邦贤著, 《蜕变的人生       — 从迎佛牙到信基督的曹永杉》(台北: 宇宙光全人关怀机构, 2002年).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