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在其中时…”


      彼得.配尔(Peter J. Pell)曾说:“当神在其中时, 微少也成盛多.”身为主编的我, 深信参与《家信》文字事工的弟兄姐妹, 都赞同这句话. 如果靠人的才干和努力, 我们根本无法开始及维持《家信》这本月刊, 因为我们承认自己都不是博学之士, 写作也不是我们的专长, 可是当软弱无力的我们, 把这事工交给神时, “微少也成盛多!” 《家信》由始至今已出版了22期, 每一期的出版都是神恩典的明证, 我心里为此受到摧促, 要用文笔见证主在这文字事工上奇妙的带领.

 

(A)  《家信》的开始过程

 

神最先在本召会已故的长老, 吴景孝弟兄的心里开始动起善工, 把文字事奉的意念放在他心中. 记得在80年代, 当我还在中学时期, 某天晚上, 聚会完后, 吴景孝弟兄向我表示, 在19世纪时, 主把许多宝贵的真理(特别是召会真理)交托他的仆人, 并以英文记载下来. 可惜在中文世界中, 就是缺乏这类宝贵真理的好书. 他还表示本身已收集了不少这类好书, 希望本召会能开始文字的事奉. 他计划请人把它们翻译成中文, 然后加以出版, 使更多人能获得宝贵的圣经真理. 但他承认本召会当时无法胜任此工(因缺乏翻译的人), 如果聘请外人(非信徒)翻译, 又担心他们因不熟悉真道而翻译得不正确. 结果这个心愿多年无法实现. 听了这一番话, 我第一次感到在圣经真理上, 中文读物的缺乏, 也希望主能帮助吴景孝弟兄, 早日找到适当的人选, 来开始这文字的事工.

 

时间飞逝, 虽我逐渐忘了吴景孝弟兄的心愿, 主却没忘记. 在1995年5月, 吴景孝弟兄被主召回天家. 在5月底的金马仑读经大会上, 一位从香港来的弟兄[1][1]在台上追念吴景孝弟兄时提到, 香港的弟兄们感谢吴景孝弟兄, 因为是他在几年前, 向他们提起他的心愿(把好的英文书籍或文章翻译成中文), 使香港的弟兄们开始了《恩言》这本期刊, 这本期刊帮助了许多中国的信徒.[2][2] 他这番话使我像起吴景孝弟兄的心愿 — 中文的文字事奉. 看到别的召会受感而开始了主在吴景孝弟兄心里所放下的心志, 心中为此感恩和欣慰的同时, 也感到惭愧, 吴景孝弟兄希望本召会能开始这方面的文字事奉, 这心愿何时实现? 逐渐地, 主的灵开始在我里面动工, 使我觉得有责任在这方面奉献一点绵力.

 

1995年底, 在神的开路下, 我受八打灵数位信徒的邀请, 同他们去到香港.  我们见到那里的弟兄姐妹, 花了许多时间从事翻译, 出版和分发《恩言》及其他属灵的读物. 他们在文字事工上的热诚, 使我心里非常感动. 记得一位香港的弟兄对我表示文字事工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他们无法留在中国某个地方传道太久, 可是他们却可留下好的属灵书籍或刊物, 这些读物可让当地信徒慢慢阅读和重复思考神的话语, 读后也可流传到其他信徒手中, 使别处的信徒也都获益. 这番话使我明白神为何选择文字(即圣经而非异象), 作为与人沟通的主要媒介,[3][3] 因为文字能把神的话语保留得更久, 流传得更广, 使得益的人更多(包括后代的人).[4][4] 从香港回来后, 神使我心中确定了文字事奉的重要, 也开始尝试翻译的工作. 我非常感谢神借着他们所给予我的启发, 翻译的机会和这方面的指导.

 

1998年, 主透过其他召会寄来的“时事通讯”(newsletter), 启发我一个进行文字事工的方式, 即把文章或信息放入时事通讯的篇幅内, 然后交在信徒手中; 这样不但能通知信徒关于各样聚会和活动的消息, 提供感恩和代祷的事项, 更能供应信徒属灵的粮食, 教导圣经的真理. 当我把这意念告诉已故的长老吴肃励弟兄时, 他十分赞同. 之后, 主也预备了熟悉中文电脑的钟衍皎姐妹, 协助排版. 在主的带领和供应下, 一切所需都预备妥当. 感谢主, 在1999年12月, 第一期的《家信》终于出版了!

 

(B)  《家信》的蒙恩成长

 

在这22个月的成长岁月里, 《家信》的文字事工经过不少的难题. 我们遭到撒但不少的攻击, 例如电脑发生故障, 遭受电脑病毒的侵袭, 资料遗失等等, 也因经验不足而在写作, 编辑, 打字, 排版和复印上遇上许多困难, 但主总是在最后关头介入, 把各样难题一一化解, 使我们没有一期停版, 我们为此实在感谢赞美主. 这22个月以来, 主也帮助我们不断改善, 例如: (a)在页数方面, 从第1期的8页到第22期的56页; (b)在题目方面: 文章从第1期的单一性题目(只是本月主题), 到第22期的多样化题目(12个不同性质的题目);[5][5] (c)在数量方面: 从第1期的60本到第22期的120本: (d)在发行方面: 从第1期狭窄的范围(只发给在马六甲福音堂聚会的信徒), 到第22期更广的流传(除了在马六甲的信徒之外, 我们也寄给许多在外地工作或求学的信徒,  及25个其他地方的召会).[6][6] 这一切只能证明主的能力和恩典, 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

 

此外, 我非常感谢主, 因主在去年12月左右, 透过新加坡的方存耀弟兄, 向我建议把《家信》放上互联网络. 主也感动本召会的长老们一致赞同此建议. 但更重要的, 是主预备了在今年6月毕业的钟衍皎姐妹, 赐她智慧、时间和耐心,  来设立那收集了所有刊登在《家信》里的文章之《家信文库》网页, 使《家信》的文字事奉能更轻易、快速及广泛地帮助信徒; 这点是我们开始第1期的《家信》时, 所未能预见的, 也不敢梦想的! 但那从开始就知道结局的主, 早已为这《家信》的文字事工预备好所需的一切; 所需要的人、事、物, 都按主最美好的时间和方法出现, 并在完美配合下, 使《家信》的文字事工能逐渐发展, 叫所事奉的对象和范围也不断扩张; 特别是透过《家信文库》网页, 使我们能以文字来事奉不仅是本召会的信徒, 更是世界各地有互联网络的信徒.[7][7] 为此, 我这自觉软弱和深感不配的主编, 不尽要为这一切在神面前屈膝, 将荣耀全归给那创始成终的主耶稣基督.

 

以上有关《家信》的开始和发展, 足证主如何带领《家信》的文字事工; 先是借着吴景孝弟兄在我这弱小的心田里, 播下了文字事奉的种子, 过后又透过多人的提示和启发, 使文字事工的种子得到浇灌而萌芽生长, 且借着多方的支持和协助, 使这文字事工的种子终于结出果子 — 《家信》月刊和《家信文库》网页. 当我从一些信徒口中, 得知《家信》使他们灵命获益, 我只能由衷地赞美道: “哈利路亚, 荣耀归主!”

 

在此, 除了上述提到的人, 我也要感谢吴金梅姐妹和李秀霞姐妹, 每月忠职地分发和寄送《家信》月刊给在外坡的信徒和其他召会; 对于本召会为主执笔写作的弟兄姐妹, 我为你们感谢神, 也求主记念你们为他所做的事奉;[8][8] 也不忘记感谢新加坡基督徒聚会处的信徒, 在经济上协助《家信》月刊的事工; 更不忘记为《家信》的文字事工而代祷的信徒, 你们在祷告中的扶持, 是我们得力的秘诀. 最后, 请求弟兄姐妹继续在各方面参与《家信》的文字事奉, 并恳求主祝福这文字事工, 成就《家信》的座右铭 — “宣扬主恩, 坚守主道, 高举主名!”

 


[1]               由于中国的地方政府反对地方召会, 私下捉拿和扣留不少有关的信徒, 所以为了香港弟兄的安全起见, 我们在此不便提名道姓, 因为此篇文章将被放上《家信文库》网页, 世界各地的人(包括中国地方政府)皆能读到.

 

[2]               《恩言》是以赠阅形式逢单月出版(即每两个月一期)的期刊, 里面翻译了不少好的英文属灵书籍和文章, 值得一读.

 

[3]               相信很多人都希望神用异象的超然方式与人沟通(像在古时圣经末完成之前一般). 但若没有圣经作考证, 见到异象者难以证实所见到的异象, 是出于真神或光明的天使 — 魔鬼 (林后11:14-15; 加1:8; 前帖后2:9-12), 听到有关异象的人, 也有同样的困难. 此外, 异象可随时间过去而淡忘, 但透过文字记载的圣经, 各人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时间, 重复不断地阅读圣经, 来“听到神的声音”, 明白神的旨意, 并可透过思考圣经和以经解经, 来揭开错谬, 识穿恶者的诡计. 难怪用文字的圣经比用声音的异象, 更蒙神广泛地采纳使用.

 

[4]               基于这个缘故, 19世纪时许多奉主名聚会的信徒都开始文字的事工, 大量出版福音单张、属灵书籍、信徒杂志或期刊等等, 有些甚至还成立了书局和出版社(例如苏格兰的约翰理祈有限公司, John Ritchie Ltd). 这些事工使福音和真道能传得更加广泛和有效, 值得信徒或召会群起效仿. 西马奉主名聚会所进行的文字事工《复苏刊》, 提醒宣道的重要, 并强调妇女的职分和蒙头的真理(参第26期至29期, 即1999年6月,9月和2000年3月,6月), 为要复苏19世纪时奉主名聚会的两大特征 — 宣扬基督的福音和坚守召会的真理, 这方面的文字事工值得推展.

 

[5]               原本吴景孝弟兄的意愿只是要翻译好的英文属灵书籍, 但主却给予我们更多的恩典和能力, 使《家信》月刊的文章几乎都是新写或改编, 也加添了更多相关的辅助资料(目前只有“圣经人物”和部分的“真理战场”这两个专栏, 是不经修改的翻译, 但我们也在其中加添一些原本文章所没列出的经文).

 

[6]               这25个地方召会中, 21个是在西马的召会, 2个是在新加坡的召会, 最后2个是在香港的召会.

 

[7]               信徒可从自己私人或别处共用的电脑, 上网开启《家信文库》网页阅读, 也可把所需要的文章或资料复印出来, 与人分享和传递.

 

[8]               《家信》里的写作笔兵常用笔名(除了个人见证或别人著作的文章), 因为笔兵认为自己的真名与身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神的信息; 笔兵就像施洗约翰一般, 只是一个声音(voice), 传达主的信息(参约1:23的“人声”[voice] ), 所以请留意所传的信息, 过于传信息的人. 虽然如此, 若读者对其中信息有何疑问, 可直接联络《家信》月刊主编.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