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真理的寻索 (二) – 苏绯云博士见证


美国密歇根大学生物化学博士苏绯云

编者注: 苏绯云博士生于福建省厦门鼓浪屿, 其父母、祖父母皆医学界人士. 她早年毕业于美国希望大学(Hope College), 获化学理学士后于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考获生物化学硕士及博士学位, 曾任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化学及生化系研究员. 她的四位儿女皆于10至14岁考进美国的大学. 丈夫何仲柯医生于22岁考获医学学位, 行医28年, 于1990年献身传道工作. 目前夫妻俩人巡迥世界各地演讲, 擅长主讲创造与进化、儿女教养、家庭辅导、音乐事工等课题. 以下是她的见证.

(A)       进化抑或创造?        

人是进化而来抑或创造而有? 此乃多年以来科学界所争议不休的课题. 生物化学博士苏绯云写道: “有人以为进化是科学, 创造是宗教, 其实‘科学’(science)一词是‘知识’,[1] 即某类知识以科学方法获得. 至于‘科学方法’, 大家同意是:

1)      观察: 不能观察的, 不叫科学, 可叫哲学、意见、故事…

2)      假设: 由观察产生猜想.

3)      实验: 根据假设验证, 看假设对不对.

4)      结果: 收集实验结果.

5)      评判: 看结果能否支持假设. 如不, 便须修改假设, 重做第2至5, 直到结果支持修改了的假设.

6)      重复实验: 不能只有一次实验支持假设, 重复多次确定支持后, 假设才称为‘理论’.

7)      理论: 如果这理论一直被证明, 没有一次例外, 可称作‘定理’(law, 或称‘定律’).

8)      定理: 定理只需一次例外, 就可被推翻, 成为有待修改的假设.”

科学知识既是经由上述科学方法而得, 那么我们需要审核进化论是否符合科学. 苏绯云写道: “今天不少人相信宇宙起源于大爆炸, 那么大爆炸是科学吗? 有没有观察过? 观察过多少次? 你一定会说: ‘没有观察到大爆炸, 也不可能观察到, 因为这假设说: 大爆炸发生于千万年前, 只发生一次, 因此不可能观察, 不可能设计实验重演大爆炸. 同样, 创造是科学吗? 也不可能重演. 事实上, 创造与进化一样, 都不是科学. 那么, 是什么呢? 是历史. 历史不能重演, 但可考证. 这是法庭上常用的办法. 法官不能要求重演凶案, 却可根据证据判案.”

“现在, 让我们看看双方的证据,” 苏绯云继续写道, “有些‘证据’不能帮助我们分辨, 因为可用以支持进化的假设, 也可用以支持创造的假设. 例如: 相似. 人与猴相似, 这是事实; 不但外貌相似, 细胞也相似, 细胞内的核酸(DNA)和蛋白质也相似. 但这无用, 你可以解释: 因为人与猴有共同祖宗, 所以相似; 也可以解释: 人与猴有共同设计者, 所以相似. 我们要找的是只支持单方说法的证据.” 苏绯云接着举几个例子让大家思想.

(B)       生命来源, 如何开始?  

苏绯云指出, 进化论说, 单细胞生物, 如变形虫, 是由空气中一些基本元素碰撞形成氨基酸(amino acid), 再碰撞形成单细胞. 又有些进化论学者相信宇宙大爆炸后形成星球和物质. 换言之, 进化论认为生命是由无生命而来的. 究竟以上说法是否事实? 曾否有人见过无生命变成有生命呢? 如果自古到今, 没有人见过无生命变成有生命, 那么以上说法只是一些科学家的意见而已.

圣经的说法则是: 生命来自生命, 而且“各从其类”. 那么, 两种说法谁是谁非. 苏绯云问道: “你所观察到的事实, 支持哪一个说法? 无论哪一个说得对, 必有事实证明. 17世纪人们曾经相信‘自然产生论’, 认为一团破布上面有些食物, 过几个礼拜, 会自然变成小老鼠, 死肉会自然变成小白虫. 当然事实上, 是老鼠妈妈用布为窝, 生小老鼠. 苍蝇下卵于死肉, 长成蛆. ‘自然产生论’已被著名基督徒科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推翻.[2] 生命唯有来自生命. 这是你的观察吗?”

(C)       演变分类? 各从其类? 

苏绯云另举一例说: “进化论说, 万物是源于一个祖宗, 之后一直进化,  才演变成今天的分类. 圣经却说, 万物由上帝创造, ‘各从其类’; 就是上帝创造时, 已经分类. ‘类’是‘范围’, 每类范围在创世时已划定. 分类学鼻祖林奈先生(另译“林蓝”, Carolus Linnaeus)虽然受圣经‘各从其类’的说法影响;  但他设定的‘种’或‘品种’不一定就是圣经的‘类’. 可能他的‘科’(family)比较靠近圣经的‘类’.

“如果进化论所言属实, 我们会看到生物不断变化. 记得以前读进化论, 首先质疑的是: 若生物不断进化, 那么岂不是无法分类? 该在哪阶段划界限呢? 然而, 我看到的是  —  人是人, 猴子是猴子, 就算3岁孩子也可以分辨. 不单人与猴这样, 其他生物也是一样. 若说海底动物变成鱼, 我从没见过两者过渡时期的生物; 若说青蛙变成爬虫, 我也未见过(指未见过这两者过渡时期的生物, 编者按); 恐龙变成鸟也未见过. 可见进化论所讲的每一部, 每一节不是‘失去了’的, 而是不存在. 起码是系统性的找不到. 然而, 圣经说‘各从其类’, 则人人可以见到. 人生人, 鱼生鱼, 猫生猫…… 真的是‘各从其类’, 我们每天都可看到, 从没例外.”

那么, 选种繁殖又如何呢? 苏绯云解释道: “即使选种繁殖, 也只是放弃一些遗传基因: 假如要小巧种的狗, 就将这一代小巧的存起来再配种, 放弃一些与小巧无关的遗传基因. 其实所谓高品种的狗, 每种都有病, 例如高血压、心脏病等; 因为它们都少了一些遗传基因. 反而最普通的狗最少病, 如中国的野狗, 什么都吃, 却很容易生存. 而用人工选种出来的有很多病. 诚然, 选种繁殖与进化论无关, 因人是有头脑的, 在其中成了一个小小的创造者, 所以在实验室配出来的新奇品种都与进化论无关, 都是有头脑的人做的. 进化论是无头脑的, 没有设计的, 自然爆出来的自然演变. 若说有设计者, 就得承认有创造者(上帝).”

值得一提的是, “各从其类”这句话在创世记第一章说了10次, 可见其重要性. 苏绯云强调说: “就如做母亲的天天都问儿女吃了没有, 功课做完了没有, 讲的都是那几句话, 因为这些是母亲认为很重要的. 如果创造者在创造万物时, 说了这句话10次之多, 这句话必定很重要, 我们务须注意. 当我们留心观察万物, 就会发现‘各从其类’千真万确; 然而, 由一类变成另一类, 则只是某些科学家(相信进化论的科学家)的意见, 不是事实.”

(D)       化石记录, 过渡生物? 

有人说, 由一生物进化成另一生物现在虽没发生, 但过去有发生. 那么唯一可以证明这说法的真伪, 是化石的记录. 苏绯云写道: “我们小心观察化石时, 就会发现化石都如圣经所说‘各从其类’, 例如鱼的化石很容易分辨, 一看就知道是鱼类. 树叶的化石很容易分辨, 一看就知道是树叶…… 都可以分辨出来.

“有一次在澳洲一间博物馆里看一个化石鱼展览, 说鱼类如何进化成为陆地脊椎动物, 并解说这鱼3万万年前在旱季水少时就在泥泞里爬, 爬多了就长出适合陆地的手足. 但在同一柜中却有一张照片, 跟化石鱼一模一样, 至今仍在泥泞中爬. 我对自己说, 如果这鱼3万万年仍一点不进化, 那要等多久才能上陆啊! 化石和现今活着的是一样的生物, 并没有任何过渡时期的生物.”

事实上, 科学界里曾发生很多骗局. 1999年10月, 夏威夷报上说, 已找到一半恐龙一半鸟的东西. 针对此事, 苏绯云评论道: “一看之下, 我对朋友说: ‘那不可能是真的. 你看那鸟的羽毛全是鸟羽, 如果它在进化过程中, 不可能这样. 因羽毛也必在进化中. 恐龙有的是鳞片, 那进化中的生物应有一些既不是羽毛又不是鳞片无以名之的东西.’ 之后我回美国大陆, 11月在《国家地理杂志》(National Geografic, 这是一本完全相信进化论的杂志)看见10页很长的报告, 大事宣告: ‘我们找到那失去的一环! 那东西尾部是恐龙, 身体是鸟, 那就是一半恐龙一半鸟.’ 于是进化论学者很兴奋, 开始到博物馆在恐龙身上加上羽毛.

“2000年1月份《创世记的答案》(Answers in Genesis)的通讯转载11月《国家地理杂志》所发表的报告说, 该刊现在知道是不对的, 并说《国家地理杂志》3月份那一期会刊登更正启示. 3月, 我在芝加哥机场想起这事, 找到3月份的《国家地理杂志》, 于是从头翻到尾, 可是不见有什么更正启示; 再仔细看一遍, 终于找到一小段文字是给编者的信, 载一位中国学者研究后说: ‘虽然我不想相信, 但那‘古盗鸟’像是不同化石组合的, 一部分是恐龙尾巴, ;另一部分是鸟的身体, 由两者合而为一……’ 主编回应说: ‘我们要再作研究, 看看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2千年(即2000年) 6月9日, 我在香港看到《东方日报》有段新闻说: ‘农民造假化石几乱真, 美科学家出丑, 登门探访无获.’ 它继续说: ‘走私到美国后, 再被追回的辽西“古盗鸟”假化石, 继闹出科学笑话令美国科学家出丑后, 再爆出新闻…… 中国辽西依靠制造假化石维生的农民和化石贩子极多…… 瞒过中国地质博物馆的一位资深科学家…… 发表一篇颇为轰动的论文, 声称找到从爬行类到鸟类进化的依据.’

“后来《国家地理杂志》有一篇长约5页的文章解释为什么被人欺骗是因为研究员争权夺利, 未研究清楚就发表了报告, 唯恐迟别人一步: ‘依我所见所闻所读, 我组成了“古盗鸟”的短暂历史. 它就是个这样的故事: 错误的保密、错误的信任、极度的自我和自大、梦想、幼稚的假设、人为的错误、固执、操纵、背后害人、谎言、腐败、加上极度沟通的问题. 在这故事里, 没有一个角色显得好.’(《国家地理杂志》2000年10月份) 如果本身相信恐龙变鸟的话, 看见那化石, 就有偏见, 觉得很像, 研究时就不会太仔细和客观了. 加上功利心, 不难有这错误的结论. 这类的事件反映人性, 叫我们知道科学家也只是人, 他们的意见不一定是事实. 我们追求的应是科学的事实.”

由以上可见, 人们并没有真的看过或找到恐龙变成鸟的证据. 由一类变成另一类, 无论是活着的, 是化石, 都没有人见过, 也没有可信的凭据. 另一方面, 如苏绯云所说: “然而圣经说‘各从其类’, 却是人人可见的, 是真确的. 那么, 你的观察是支持进化论  —  有很多过渡时期生物的化石呢? 还是支持圣经  —  没有过渡时期生物的化石, 只有‘各从其类’?”

达尔文曾说: “过渡时期的生物化石, 地质学确实没有提供任何精细的逐渐改变, 这可能是最明显和最严重的反对(进化的论调).” 不过, 他又说: “地质记录不完备.” 他不够时间. 如果继续去找, 100年后应该找到“无数”的过渡期化石. 100多年之后, 现代的进化论学者又怎么说呢? 著名进化论学者古尔德(另译“顾特”, Gould)和艾达芝(Eldredge)说: “从来没有在化石中看过逐渐进化.”

苏绯云写道: “让我们以这些例子再做一次‘事实与意见’的实验. 事实是: 没有任何过渡期化石被找到. 意见是: 达尔文  —  不够时间; 古尔德  —  变得太快, 没有留下化石. (因此他发表了新的理论‘突变或跳跃进化论’, Punctuated Equilibrium). 然而, 圣经的预测是‘各从其类’, 过去也是‘各从其类’, 因此化石记录也必定是‘各从其类’. 事实支持哪一说?” 显然, 事实支持圣经所言的“各从其类”.

(E)       不见新类, 只见绝种

苏绯云提出另一个强有力的证据, 说明进化论实在值得怀疑. 她写道: “再者, 如果进化论所说是真的, 我们应该常看到一些新的类出现. 因为若是由单细胞动物演变, 开头只有单细胞, 现在有这么多类, 一定是从一类演变成多类. 那么, 应常有新类出现, 类会愈来愈多. 但是, 如果圣经所言属实, 则创世记2:1说‘天地万物都造齐了’, 而第一章强调是‘各从其类’, 就不会再有新的类出现了; 不单如此, 我们更会看见有绝种的情形. 理由是创世记第3章告诉我们, 因为治理全地的总经理  —  亚当夏娃  —  不听设计者的话, 自作主张, 因此死亡就开始了. 在动物园里, 我们从来没看见有一类动物注明是新的类, 只会看到一些注明是‘濒临绝种’的, 要我们好好保护; 由此清楚知道圣经所言真确, 进化论令人怀疑.”

(F)       适者生存, 如何解释?

苏绯云进一步指出, “一些同胞对我说: ‘进化是因为多用某些器官. 就如: 长颈鹿之所以颈子长, 是因为伸长颈子吃高处的树叶. 这样做了多代之后, 颈子就愈来愈长了.’ 其实, ‘用进废退’, 现在再没有进化论学者还相信这说法了. 课本如此讲, 是因为课本过时了半世纪. 现在相信的是遗传基因的突变带来进化的‘新达尔文论’. 因为我们现在都知道伸长颈子不会叫下一代颈子长一些. 要下一代有变化, 必须是在遗传基因上发生一些变化.

“现代进化论说, 生物之所以进化, 是由于遗传基因改变, 而遗传基因的突变是没有计划、突然撞出来的变化, 进化论说这种突变有些对生物的生存有好处, 使它更适合生存, 故有道‘适者生存’. 变得好些的就适合生存, 将以前的祖宗淘汰了. 但圣经说, 创造者造万物时是好的, 且是最好的; 圣经又告诉我们, 神造天地万物之后, 就交给我们的始祖去管理; 但人, 我们这个总经理, 不听创造者的话去管理和使用; 好像买了一部汽车, 不听制造商说明书的指示去使用, 不加入汽油, 而加入汽水. 试想, 这部汽车会怎样? 所以人活在世上不听创造者的话, 万物都会活得不理想; 既然一切不理想, 自然会带来疾病、死亡, 就像机器坏掉一样. 由于人管理时不听指示, 则变化的结果只会愈来愈差. 那么, 所谓‘适者生存’应该是那些变得愈少的, 即愈接近原来设计的, 愈易生存, 变多了的就会被淘汰.”

论到“适者生存”, 苏绯云写道: “有一次, 我在飞机上, 旁边的乘客在看一本厚厚的古尔德博士(另译“顾特”, Gould)的书, 我和他讲起进化论无事实支持, 他说: ‘你不相信适者生存吗?’ 我当然相信适者生存. 但是, 相信‘适者生存’是否等于相信进化论呢? 仔细思想‘适者生存’是什么意思. 例如这里有一只动物, 我问进化论学者: ‘为什么这动物生存?’ 他回答说: ‘因它适合生存.’ 再问他: ‘为什么它适合生存?’ 他不能说是基于它高或矮, 因为我会看看是否所有高的都可以生存, 或所有矮的都可以生存. 他只能说: ‘因它生存, 所以当然适合生存.’ 现在了解了吧? ‘适者生存’, 就是说它生存, 因为它适合生存; 而适合生存, 乃因为它生存. 请想一想, 进化论说这话有意思吗?

“根据进化论, ‘适者生存’这句话没有科学上的意义, 不能作实验; 然而, 若根据圣经的说法, 这话就很有意思了. 圣经告诉我们, 起初神创世时, 万物都是好的, 如果变, 就没有那么好了. 这样看来, 什么生物最适合生存呢?当然是变得最少的. 我们可以做实验证明, 例如苍蝇, 用爱克斯光(X-光)、紫外线照它, 看看它是否愈多变愈不能够生存. 在实验室, 我们发现, 果真变得愈多就愈不能够生存, 正如圣经所预测的. 因此, 圣经预测‘适者生存(天择)’有维持作用, 维持原来‘好’的设计(或是维持最少变的), 淘汰变了的.”

(G)      愈变愈差, 少变为妙

事实上, 突变(mutation)是具有破坏性的, 生物还是少变为妙! 苏绯云解释道: “孕妇为何不应常照爱克斯光? 因为照多了会影响胎儿, 变畸形; 如果一定要照的话, 就尽量做好保护工作. 事实上, 在生育年龄的男女, 都应避免照爱克斯光, 因为可能引起突变, 发生突变的生殖细胞只有带来生存力减少的个体; 从来没有见过突变带来生存力增加的个体. 突变带来的不是‘进’的方向, 而是‘退’的方向. 没有新的器官, 没有新的组织.

“此外, 比如太阳照射, 紫外线亦会对人有影响; 我们都知道现在臭氧层穿了洞, 如果晒太阳太多, 会导致皮肤癌. 皮肤愈白的人, 其保护性愈少, 愈易有皮肤癌. 有皮肤癌的人是否更适合生存? 当然不是. 但是, 有皮肤癌的人是否仍然是人? 当然是.

“我们可以用人为的方法加速改变, 例如在实验室常做一些实验故意叫苍蝇改变, 照爱克斯光、紫外线, 或给它们一些导致遗传基因改变的药; 但结果变来变去仍是苍蝇, 可不会变成另一类生物, 只会愈变愈差. 又如我们用细菌做实验, 它们繁殖快速, 20分钟一代, 可以亲眼看见它们的变化; 可是千千万万代之后, 仍然是细菌, 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仍然是大肠杆菌, 而且愈变愈差, 不容易生存, 要在某种温度下它们才可以生存, 或要加些特别食物才可以生存. 若放它们在外面, 就无法与那些没变过的菌竞争, 很快会死去.

“依你的观察, 根据进化论, 不用头脑, 自己撞出来的有没有一样是愈撞愈适合生存的? 或是你观察的事实支持圣经所说: 原来(原本)的设计最好, 离开原来的设计愈远, 情况就愈差? 可能有人说, 如镰型红血球症, 有这突变了的血球, 比较不会有疟疾, 是否变好了? 不是的. 这仍然是错误的方向, 仍然是破坏, 对生物的生存没有建设性. 同样的, 某些细菌因突变而对药物产生‘抵抗力’, 这种突变也是错误的方向, 不是产生新的基因或器官, 而是原来的基因被破坏, 比如, 吸收力减少, 因此不能吸收为杀它而发明的药物(有些‘抵抗力’是原来有的, 有些是从其他细菌输进的. 不是因为碰到药物, 所以‘进化’出抵抗力).

“事实告诉我们, 基因的突变并没有好东西出现, 遗传基因突变引致癌症. 上帝造我们的身体是自然懂得控制调节的. ‘开关’失灵, 就会出现所谓肿瘤(tumour). 由于人的身体不断被破坏, 所以人身体的肿瘤就愈来愈多. 今天癌症如此猖獗, 其中一个原因也是由于人没有听上帝的话好好治理这地, 以致将空气、水、环境污染; 所以我们应该提倡环保. 如果进化是事实, 我们就不需要环保, 人若不适合生存, 就应被淘汰; 反之, 蟑螂若适合在污秽的环境生存, 就应让它生存下去!

“今天, 如果人们一方面相信进化论, 另方面又设法保护环境, 岂不等于不自觉的阻碍进化? 因为若相信进化论, 则环境污秽就任由它污秽下去好了, 让一些适合在这环境下生存的生存吧. 若相信圣经, 则我们应该提倡环保, 让这地球尽量接近原来的设计.”

Francis Bacon

当我们把科学家的意见(见解、看法)和科学的事实分开之后, 到底科学的事实支持进化抑或圣经的创造? 进化, 创造, 谁是谁非? 你的结论是什么? 到底什么事物能帮助我们作出正确的结论? 苏绯云写道: “前面所提, 众所公认的科学方法的描述者  —  培根先生(另译“贝康先生”, Francis Bacon, 1561-1626),[3] 可称为现代实验科学的发起人, 说: “我们面前有两本书让我们学习, 避免我们走错路; 第一本, 圣经, 显示上帝的旨意; 另一本, 被造的一切, 显明祂的能力.”

苏绯云见证道: “在某城市, 当我用了一整天讲了几堂‘科学与圣经’, 包括‘创造或进化’、‘恐龙之谜’、‘化石几岁’、‘猿人真面目’之后, 听众中有位未信主的博物馆馆长说: ‘若是你来我的博物馆, 我可以告诉你更多证据, 是反对进化论的’. 我果真去了, 馆长亲自盛情招待. 展示牌虽然写着‘百万年’, 但‘这化石只是所谓的百万年,’ 馆长介绍说, ‘这展览只有几块化石, 其他全是石膏.’ 在所谓‘马的进化’过程展览前, 我说: ‘这些生物都是同时期的(意即没有发生进化, 因它们都属同一时期的生物, 编者按).’ 馆长在一边笑笑. 最后, 我说: ‘你既然知道进化论没根据, 你可以接受耶稣为救主啊!’ 他回答说: ‘但我会失去我的工作!’

“事实上, 如果老板客观求真的话, 他不会失去他的工作. 就像有一位教授, 听了讲座后, 接受耶稣为救主, 但她有一个问题: ‘我是教进化论的, 下周就得回去, 那我怎么办呢?’ 我回答: ‘你可以照样教(教进化论说什么), 不过, 把今天所听到的也加进去. 学生知道这些假设之后, 自己可以做决定(指决定选择相信进化或创造).’  那位馆长也可以一样做, 把事实讲出来, 例如: ‘所谓多少年’; ‘这些是石膏’; ‘这些生物都是同时期的’; ‘我们的展览是根据进化的假设’……等. 可惜的是, 老板是否客观求真!”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资深古生物学家帕特森(另译“彼得生”, Patterson)博士说: “我问博物馆的地质学家们: 你能否告诉我一件关于进化论的事是事实. 我得到的唯一回答是: 沉默. 我醒过来, 发现我一生都被欺骗, 以为进化是事实.” 他于是改变博物馆的展览, 只照事实, 没有以进化论为架构; 但是, 老板不悦, 只好再回去照进化论排列. 听说这位生物学家年前从自行车摔下而离世, 他要去面对他的创造者, 多希望他生前有机会回应主耶稣的爱!”

是的,  达尔文、帕特森、古尔德都要面对造他们的上帝! 罗马书1:19-20告诉我们: “神的事情, 人所能知道的, 原显明在人心里, 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达尔文、帕特森、古尔德都不能推卸, 他们看到上帝奇妙的创造, 肯定知道有一位智慧超凡的创造者, 如圣经所言, “因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 但建造万物的就是上帝”(来3:4).

结束前, 苏绯云总结道: “进化, 创造, 孰是孰非? 你可以从科学的事实得到结论吗? 证据支持哪一说? 你必须作你自己的决定. 至于我, 在研究院的时候, 我有了足够的证据, 带着清醒的头脑, 跪在床前, 谦卑的将我一生交在这位最有智慧、最爱我的创造者手中. 你也可以用以下的祷告, 邀请耶稣基督成为你的救主和人生的主宰, 开始活个充满喜乐、平安、盼望与爱的永恒生命:

“亲爱的天父, 我赞美祢; 耶稣基督, 我感谢祢. 祢是创造宇宙的真神, 降世为人, 因为祢爱我, 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 流宝血洗净我一切的不义, 从死里复活, 叫我得新生命. 我诚恳的请求祢, 请主耶稣基督住在我心中, 做我的救主, 管理我的一生, 请祢赦免我的罪; 就是我自作主张, 没有遵从祢的话. 从今以后, 我要遵从祢的话. 求祢赐我永生, 就是祢的生命. 赐我圣灵, 引导我进入真理. 赐我祢的平安和喜乐, 让祢的爱充满我的心, 求祢看顾我的家, 叫我们全家归祢, 享受祢的爱, 带领我的前途. 我这样祷告, 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 阿们!”[4]

编者注: 苏绯云博士在其所著的《儿女教养问题解答集》中指出, 她是以圣经真理为原则和范本, 成功教养出四位杰出的孩子. 她的长子10岁入大学; 13岁获数学学士, 继获电脑硕士及博士学位; 次女14岁入大学, 获化学与音乐文理双学士, 之后获遗传学硕士, 目前是一位心理学家; 三女14岁入大学, 获生物、生化及化学理学士, 又获哈佛大学医学与生化双博士; 四男12岁入大学, 获数学与电脑学士、数学硕士, 后攻读电脑科学博士学位. 苏绯云在《儿女教养问题解答集》中, 与我们分享她教养儿女的成功秘诀, 是一本非常值得阅读的好书.

***************************************

附录:  “生物自生论”的错谬         

按进化论的假设, 在亿万年前, 在地球上的某一个角落, 一些无生命的无机物质(inorganic substances)在没有外来力量的支配下, 自行决定, 于当时的自然环境里, 在巧合的情况下, 互相结合而形成第一个有生命的细胞. 这种理论是假设经过几百万年的时间, 生命可以从毫无生命的物质演变而来, 称为“生物自生论”(spontaneous generation, 或作“自然发生论”).

这类看法可追溯到中古时代. 那时代的学者一直认为生命可从无生命物质演变而来, 例如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主前384-322)[5]、哈维(William Harvey, 1578-1657)[6]、海尔蒙特(van Helmont, 1580-1644)[7]等闻名的中古时代学者, 都是信奉“生物自然发生论”的代表. 到了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时代, 人们普遍相信腐肉会变成蛆(maggots), 垃圾变成老鼠、苍蝇或昆虫.[8]

虽然也有人怀疑生物自然发生论, 并尝试以实验方式来证明它的论点, 例如雷地(Francesco Redi)、约伯乐(Louis Joblot)等, 但他们都无法提出强而有力的证据, 来证实生物自生论的错谬. 直到1861年, 基督徒科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才成功证实此理论的错误, 使科学界逐渐摒弃这谬论. 巴斯德首先证明空气中含有微生物,  人们错误地认为无生命的物质(如垃圾)可变成生物, 其实就是这些肉眼看不见, 但有生命的微生物所致. 他把用作火药的棉花塞在试管内, 让空气经过, 过后他以酒精与醚混合的溶液, 来溶化棉花. 他在显微镜下观察溶液, 发现其中有微生物. 巴斯德同时将烧热过的空气, 引进一个封闭和煮过的肉汤中, 发现并无微生物的滋生; 可是若将以上含有(空气中之)微生物的棉花放进这肉汤中, 微生物则会滋生众多.

巴斯德还特制一套称为“曲颈烧瓶”(swan-necked flasks, 或称“天鹅颈烧瓶”)的特别仪器. 这证明空气中的微生物不一定要以棉花过滤才可被除去. 这形状长如天鹅颈的烧瓶, 靠着地心吸力, 把空气中一切的尘埃和微生物(即细菌)困在瓶颈部分, 使之无法接触瓶中的肉汤; 因此虽然外界空气与瓶中肉汤接触, 微生物因被困于颈瓶而无法在肉汤中滋生. 但有两种情况, 烧瓶中的肉汤会使微生物滋生繁殖, 即: (1) 把烧瓶倾斜, 使肉汤与(含有微生物的)烧瓶颈部接触; (2) 折断烧瓶的颈部.[9]

简而言之, 巴斯德的实验证实, 只有那含有微生物(细菌)的空气, 才会使无菌的肉汤长出微生物(细菌)来, 没有微生物的空气是无法使肉汤长出微生物来. 换言之, 无生命物质是无法变成有生命之物. 巴斯德的实验确立了生物学的定律 — “生源律”(Law of Biogenesis), 即“生命只能从生命而来”.  可是进化论却提倡“无生源论”(abiogenesis), 认为第一个细胞乃源自无生命的物质, 所以进化论抵触了这条科学定律 —“生源律”. “创造论”则不抵触“生源律”, 因它强调一切受造的生命源自独一的活神, 那位赐生命的造物主.


[1]               “科学”一词在英文是 science , 源自拉丁文scientia , 意即“知识”(knowledge).

[2]               有关巴斯德在1861年的实验如何证实“自然产生论”是错误的, 请参本文附录.

[3]               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是英国哲学家、 英语语言大师、英国唯物主义和实验科学的创始人, 提出知识就是力量, 主要著作有《论科学的价值和发展》、《新工具》等. 他是一位坚信圣经的人.

[4]               改编自 苏绯云著, 《科学与真理》(香港湾仔: 香港创世科学会, 2003年), 第23-38页.

[5]               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主前384-322)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的学生, 希腊皇帝亚历山大大帝的教师, 雅典逍遥学派创始人, 著作涉及当时所有知识领域, 尤以《诗学》、《修辞学》等著称.

[6]               此人是英国医师、生理学家、实验生理学创始人之一, 阐明血液循环原理及心脏作用(1628年).

[7]               此人乃比利时的化学家, 发现二氧化碳, 据说气体(gas)一词由他所造.

[8]               Farid Abou-Rahme, And God Said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44页.

[9]               潘柏滔著, 《进化论: 科学与圣经冲突吗?》(台北: 更新传道会, 1984), 第190-19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