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墓穴”可信吗?


(A)     震撼全球的纪录片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2007年2月25日(星期日)综合版刊登了一则引人注目的新闻, 标题为“惊世纪录片料掀起争议  —  耶路撒冷发现耶稣墓”. 文中指出: “一出由名导演占士金马伦(James Cameron)拍摄、从未公开的纪录片首度声称, 26年前(应是27年前, 编者按)在耶路撒冷一个洞穴发现的墓地, 正是埋葬耶稣骸骨的‘耶稣墓’, 还有圣母马利亚及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遗骸.”

文中继续报导说: “该个拥有2000年历史的洞穴, 早于1980年在耶路撒冷Talpiyot附近被发现. 纪录片声称, 内藏的10副棺材, 其中6个刻有碑文, 被翻译成英语后, 分别为‘耶稣约瑟之子’、两个刻有‘马利亚’、‘马太’、‘Jofa’(即Joseph, 即耶稣的兄弟[1])、‘犹大耶稣之子’(Judah son of Jesus); 第2个‘马利亚’碑文有可能是指抹大拉的马利亚, 至于犹大(Judah)一字, 则可能‘显示耶稣育有一名儿子’. 若上述推断属实, 那将是考古学界最重大的发现之一, 势必震撼全球的基督徒.”

这部纪录片名为《耶稣埋葬的洞穴》(The Burial Cave of Jesus)或《失落了的耶稣墓穴》(The Lost Tomb of Jesus), 由3度荣获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加拿大导演占士金马伦(另译“詹士金马伦”, James Cameron)与生于以色列的加拿大纪录片制作人雅各博维茨(Simcha Jacobovici)共同摄制. 占士金马伦曾拍摄著名电影如《铁达尼号》(Titanic)、《未来战士》等而闻名于世, 如今他的最新作品《失落了的耶稣墓穴》挑战了固有的基督信仰概念. 该片的主题提到1980年3月28日在耶路撒冷南部一山洞中所发现的棺椁(注: 棺椁是当时用来存放死人骸骨的石盒, 英文字是ossuary, 可译为“骨灰翁”), 有人声称当中藏有耶稣的骸骨. 此发现明显与传统基督信仰所相信的  —  耶稣基督已从肉身复活并且升天  —  互相矛盾, 因而引起极大的争议.

这部由著名导演所制作, 耗资200万英镑, 片长90分钟的惊世纪录片已成功引起了传媒的高度关注. 美国的“探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在3月4日播放了该片, 吸引超过4百万的观众. 另外, 与电影同时推出的《耶稣家墓》一书也攀升至《纽约时报》最畅销书籍榜上第6位.

 

《以色列日报》2007年2月23日刊登独家专访, 引述占士金马伦和雅各博维茨程“一批举世知名的考古学家、统计学家、古文字专家及DNA鉴证专家”, 经多年研究得出一个惊世结论: 耶稣埋葬于耶路撒冷一个洞穴.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专家果真如此认为吗? 所有读者有权知道真相! 每一位明智的读者现在所当问的关键问题是: 纪录片中的推断是否属实? 专家们到底怎么说? 现在让我们看看一些知名的专家与学者对该部纪录片的评语.

 

(B)     专家和学者的批评

(B.1)   果真是抹大拉的马利亚?

一位著名学者深入研究电影《失落了的耶稣墓穴》的真确性后公开表示, 该片制作人所提出的主要证据是错误的. 这位来自耶路撒冷大学的古文书学家普繁恩教授(Stephen Pfann), 发表了一份论文, 指出《失落了的耶稣墓穴》的制作人错误地认为山洞里的古代棺椁是属于圣经新约中的抹大拉的马利亚(Mary Magdalene)的.

研究这些棺椁的希腊古文书专家指棺椁上写着“Mariamene e Mara”的意思是“马利亚老师”或“马利亚主人”. 然而, 《失落了的耶稣墓穴》电影推出之前, 雅各博维茨(Simcha Jacobovici)说当时“Mariamene”这个名字是比较罕有的, 而且在一些早期的基督教原本(原始著作)中, “Mariamene e Mara”被认为是指“抹大拉的马利亚”. 雅各博维茨认为这一点是支持所发现的是耶稣墓穴的重要证据.

可是, 曾在《失落了的耶稣墓穴》一片中短暂出现过的普繁恩教授(Stephen Pfann)后来经过多番的追查后, 在他所属大学的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详细的论文, 指出棺椁上其实完全不是写着“Mariamene”. 他进一步解释说, 其实“Mariamene e Mara”是有两个名字组成, 并且是两个人写上去的. 第一部分“Mariamene”是正式的希腊文, 第二部分是后来加上去的“kai Mara”, 意思是“and Mara”(与Mara), 而“Mara”是女性名字“Martha”所演变出来的.

换言之, 棺椁里面所藏的并不是“马利亚老师”的骸骨, 也不是“抹大拉的马利亚”的骸骨, 而是两个女人的骸骨  —  马利亚与马大.[2] “由此可见,” 普繁恩教授说, “根本完全没有理由试图把这个棺椁与抹大拉的马利亚或其它圣经人物、非圣经人物或教会拉上关系.”[3]

 

(B.2)   果真是拿撒勒人耶稣?

以色列的巴伊南大学(Bar-Ilan University)考古学专家克罗纳尔教授(或译“克罗能”, Amos Kloner)指出, 《失落的耶稣坟墓》记录片制作人强烈断言为耶稣的家庭墓穴是错误的. 石棺上的名字是当时犹太人极为普遍的名字. 他说, 在耶路撒冷周围4公里内的900个墓穴中, 就有71个“耶稣”的名字, 甚至找到写着“约瑟之子耶稣”的坟墓, 所以我们不能武断地说, 石棺上的名字是指圣经中的“耶稣”之家庭.

许多其他学者也赞同此看法. 伊文思博士(Dr. Craig Evans)指出, 这墓穴内有超过35个不同人的骨灰, 其中一半左右是来自有关的棺椁(ossuaries), 而“耶稣”这名字在当代是非常普遍的. 伊文思博士表示, 单在耶路撒冷已找到大约100个墓穴中有“耶稣”这一名字, 200个墓穴中有“约瑟”之名, “马利亚”的名更多.

西密歇根(或译“西密西根”, West Michigan)大学的远古历史教授梅耶(Paul Maier)也认为石棺上那些名字纯属巧合, 因为犹太历史家约瑟夫(Josephus)曾记载有21个“耶稣”的名字; 而当时犹太人中有四分之一的妇人称为“马利亚”. 梅耶教授亦强烈反对将希腊文的Mariamene用作指向“抹大拉的马利亚”.

此外, 这位参与1980年挖掘这墓穴的以色列考古学家克罗纳尔强调耶稣是加利利人, 所以耶稣与他的家人没有可能会在耶路撒冷置有家庭墓穴. 克罗纳尔认为该墓穴应属第一世纪一个中等人家所有的(但主耶稣的家人属于贫穷者, 照理是没有经济能力拥有这样的墓穴). 此外,克罗纳尔又指耶稣的跟随者或是他的家人从没有想过会用“约瑟的儿子”来称呼耶稣.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考古学家乔蒂
·麦尼斯(Jodi Magness)也解释, 富有的家庭埋葬他们的死人在人手切出来的盘石穴, 将他们的骨头放在墙内的壁龛(niches), 过后才将之移至所谓的“棺椁”或“骨灰翁(ossuaries). 在Talpiyot被发现的“耶稣墓穴”正是属于这类富有人家的墓穴.

乔蒂·麦尼斯说, 耶稣来自贫穷家庭, 照理应像当时大部分犹太人一样, 埋葬他们的死人在普通的墓穴中. 她表示: “如果耶稣的家庭有足够财力购买手切的墓穴, 地点也该是拿撒勒, 而非耶路撒冷.” 她进一步指出, 按照习俗, 住在耶路撒冷周围犹大地(Judea)的人惯于以人的第一个名连同父亲的名来称呼(如 Jesua, son of Joseph, 即“耶稣, 约瑟之子”), 而身为加利利人, 耶稣和他的家庭成员是以人的第一个名连同家乡的名来称呼(如Jesus of Nazareth, 即“拿撒勒人耶稣”, 直译为“耶稣, 拿撒勒人”, 参 徒2:22; 6:14; 10:38).[4] 换言之, 以有关墓穴石棺上碑文所谓的“耶稣约瑟之子”和“犹大耶稣之子”来看, 此墓穴是属于住在犹大地的一个富有家庭.

 

还有一个问题, 占士金马伦和雅各博维茨推测这些石棺的6个名字是属耶稣的家庭成员, 但他们是否正确地解读这些名字呢? 许多专家并不如此认为! 这些名字有些是用亚兰文写的, 有些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也有用希腊文写的. 这表示他们是在相隔甚远的时期被埋葬(不属一两代之内的人). 事实上, “耶稣”这一名字是否真的出现在有关的石棺中, 也被很多专家们所质疑. 亲自检验石棺的伊文思博士不能肯定. 耶路撒冷圣地大学(University of the Holy Land)的普繁恩教授(Stephen Pfann)则怀疑石棺上“耶稣”的名字是否辨认得足够准确. 他认为这名字更可能是“哈奴”(Hanun), 因古代的闪系文字向来是极难辨认的.

 

(B.3)  统计学家的证据?

纪录片《失落的耶稣坟墓》的制作人引证统计学家费尔弗格尔(Andrey Feuerverger), 来支持他们的推论, 指统计数据支持Mariamene e Mara就是抹大拉的马利亚(Mary Magdalene). 可是, 费尔弗格尔的假设(assumptions)受到大部分学者所驳斥, 以至于他不得不承认这假设是基于雅各博维茨所给他的数据. 在与“科学性的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之访谈中, 费尔弗格尔承认他所发表的统计结果是根据雅各博维茨指示他用的数据计算出来的.

 

(B.4)  DNA鉴证专家的证实?

该部纪录片也声称DNA的测验证实耶稣就在这“耶稣墓穴”中. 让我们仔细地看看此事的“真相”. 事实上, 这个被称为耶稣失落了的墓穴内没有骸骨, 但雅各博维茨将他“认为”是属耶稣和抹大拉的马利亚的石棺残余物(residue)交给考古学的DNA鉴证专家, 来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测验. 请注意, 化验呈阴性反应, 显示两者并无母系的关系(not related maternally, 意即两者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 雅各博维茨便推测两者是属夫妻关系.

明智的读者不难发现两个疑点, 首先, 石棺中的残余物是否真属于“耶稣”和“抹大拉的马利亚”? 我们已从上文看到这个推测已受到许多学者强有力地反驳. 其次, 正如博克翰(Richard Bauckham)所言, “如果‘耶稣’和‘马利亚’不属母系关系, 为何乱作结论说他们是夫妻呢? 为何不说他们是属父系关系(是属于父亲一方的亲属)呢?” 只因两者没有母系关系, 占士金马伦便大胆推测说另一者必然是抹大拉的玛利亚, 是耶稣的妻子, 犹大则是两人的儿子, 约瑟是耶稣兄弟, 另一个玛利亚是耶稣的母亲. 即使两者间没有血缘关系, 也不能断定他们就是夫妻关系. 这样的推测实在太过武断, 毫无科学和历史的根据. 总括而言, DNA鉴证专家实际上并未证实该墓穴是耶稣的墓穴.

 

(C)     这理论遇到的难题 …

我们读到占士金马伦所提出的“耶稣墓穴”之证据备受众多学者和专家所质疑、反驳甚至弃绝. 他的理论不仅通不过这些专家严谨的考究查验, 也无法解答以下几个关键的问题:

(1)     按照习俗, 犹太人会把已死的人埋葬在他们的家乡. 既然如此, 为什么马利亚和约瑟的家庭墓穴会在耶路撒冷, 而非在拿撒勒? 中东研究员和圣经人类学家乔·齐尔司(Joe Zias)强调该墓穴与耶稣基督绝对无关, 耶稣被称为“拿撒勒人耶稣”, 而非“耶路撒冷人耶稣”, 即使他的家庭有钱购买墓穴, 它的位置应在拿撒勒而非耶路撒冷. 乔·齐尔司称占士金马伦的推测是“不诚实的”(dishonest).

(2)     绝大部分的犹太教领袖(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等)都是主耶稣的敌人, 敌对耶稣基督的门徒(基督徒)和基督信仰. 他们不仅杀害主耶稣, 更逼迫他的众门徒, 严严地禁止他们宣传基督信仰的基要教义  —  主耶稣复活的道理(“死人复活的道理”; 参 徒4:1-21; 5:17-42; 8:1-3; 9:1-2等等). 如果耶稣基督真的埋葬在耶路撒冷  —  犹太教的中心, 耶路撒冷的犹太教领袖肯定知道此事, 为什么他们不到“耶稣墓穴”中取出耶稣的尸体, 摆在众人面前, 来证明基督徒所传的(主耶稣复活的道理)是捏造的谎言呢? 何必如此辛苦地压制基督信仰的宣传呢? 此外, 耶路撒冷是杀害主耶稣的地方, 是敌人的大本营, 埋葬主耶稣的人岂敢冒险将主耶稣一家人埋葬在那里?

(3)     “耶稣基督复活的道理”已传遍罗马帝国, 引起极大的震撼, 被形容为“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徒24:5). 罗马政府自然不愿看到生乱的事, 为何他们不到“耶稣墓穴”里取出耶稣基督的尸体, 来平息这“生乱”的事. 史学家告诉我们, 第一至第三世纪的罗马皇帝十之八九都是敌对基督信仰的, 为何他们不拿出耶稣基督的尸体来堵住基督徒的嘴, 而要费尽心思人力去逼害基督徒, 以禁止他们宣扬“死人复活的道理”呢?(参 徒4:33; 5:30-32; 24:21)

(4)     主耶稣被钉十架后, 他的门徒非常胆怯(他们聚在一起时“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 约20:19; 他们当中最勇敢的彼得也因害怕而三次否认主, 14:66-72). 倘若主耶稣没有按圣经所记载的复活和显现给门徒看, 为什么这一群胆怯和不敢认主的众门徒, 竟然有180度的转变, 勇敢起来见证主耶稣复活了, 并且甘心为此受苦, 甚至殉道? 原本敌对基督信仰的保罗竟然成为宣扬基督信仰的使徒, 为见证基督复活而殉道(徒9:1-2; 24:21; 提后3:6-8), 此事又怎么解释? 这些门徒所写的新约书信徒证明他们的思想清醒明智, 决不是神经错乱之人, 理智的他们为何甘愿为了传讲耶稣复活的道理而倾家荡产、受苦受害, 甚至殉道? 合理解释只有一个, 就是他们亲眼见证到复活的主耶

稣, 晓得基督是生命的主, 也能按他所应许的赐生命给凡信靠他的人(约11:25-26), 此事激发他们轻看世俗荣华, 勇敢为主殉道(腓3:7-12).[5]

(5)     主后313年, 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承认归主, 过后宣布基督信仰为国教, 使基督徒在罗马帝国境内不再遭受逼迫. 如果耶稣基督真的结婚生子, 他的后人照理大可放心并且光荣地宣告“耶稣墓穴”的所在(使这墓穴获得亲基督徒的罗马政府所保护, 自己也可大得尊荣), 可是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当代的犹太或罗马史学家记载此事?

(6)     纪录片声称石棺上所写的“耶稣犹大之子”正是耶稣与抹大拉马利亚结婚所生的孩子. 圣经记载犹大是主耶稣的门徒之一, 他因贪财而出卖主耶稣, 被主耶稣称为“灭亡之子”(约17:12),试问哪有人会用出卖自己之人的名字, 作为自己儿子的名字? (就算作丈夫的肯, 作妻子的也必然反对!)

 

(D)     又一个虚构的骗局?

在此之前有很多关于耶稣的研究声称有新发现,结果事实证明是假的. 2001年以色列发现一块公元前9世纪刻有古希伯来文圣经的石板, 2002年法国历史学家发现一个刻有“耶稣弟弟”雅各名字的骨灰龛, 可是两物件后来都被证实是伪冒的. 事实上, 早在11年前的1996年, 英国广播公司(BBC, 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曾制作了一部影片(纪录片), 指出墓穴中这些名字暗示它可能是耶稣的家庭. 不过, 这看法受到大部分考古学家的挑战和反驳, 最终因不受学者重视而被弃之.

 

总括而言, 在耶路撒冷Talpiyot所发现的墓穴虽被名导演占士金马伦推测为“耶稣家庭的墓穴”, 被抬举为“考古学界最重大的发现之一”, 但它普遍上不被权威专家或学者们所重视. 一位在以色列从事考古50年之久的人类学及考古学家威廉·德弗(另译“礼华”, William G. Dever)指出, 许多学者们知此发现已多年了, 但此事并不被他们所重视, 显示这并非足够份量的证据.

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的考古学家乔蒂·麦尼斯(Jodi Magness)深感遗憾地表示, “耶稣墓穴”的推测或理论理应先发表在可被其他学者评论的科学性文章论坛(peer-reviewed scientific article), 而非像占士金马伦所做的, 不给其他学者机会评论就直接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发表. 这样的手段让大众误以为纪录片的内容已经过学术性的考验, 但事实上, 诚如乔蒂·麦尼斯指出, 绝大部分专门研究那个时期的考古学家却断然地拒绝“耶稣墓穴”这理论.

第一位检查这墓穴的考古学家克罗纳尔教授(Amos Kloner)表示, 这理论不被考古学的标准所支持. 他一针见血地说: “他们(制作人)仅为了从中取利, 赚取金钱.” 此外, 反对“耶稣墓穴”之理论的学者当中有不少是非基督徒.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的荣誉退休教授(professor emeritus)威廉·德弗(William G. Dever)是著名的人类学家及考古专家, 被公认为美国圣经考古学家当中资历最深的学者. 他以一个没有偏见的学者身份发表说: “我不是基督徒, 我不是信徒, 我对此争议没有利害关系. 我只认为这故事被炒热和操纵的手段是可耻的.”

 

(E)     基督徒应有的态度

对于Talpiyot的墓穴, 我们最多只能说, “假设”墓穴中的石棺真是属于一位名叫“耶稣”的人, 那么此人或许是当代众多名为耶稣的其中一人, 绝对与圣经中的耶稣基督毫无关系. 圣经所记载的“耶稣”是已从死里复活, 并以荣耀身体升入高天, 与那个尸骨还留在石棺里的“耶稣”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若相信这个就不能相信那个, 两者绝不能并存. 身为基督徒, 我们相信圣经的记载, 因为圣经是一本充满科学精确性、历史真确性以及绝对诚实性的古书, 其完好的保存和准确的抄写是世上所有古书都无法相比的.[6]

有关抹大拉的玛利亚是“主耶稣的妻子”这一论调, 跟丹·布朗(Dan Brown)的《达文西密码》(The Da Vinci Code)如出一辙. 说主耶稣有墓穴, 俨如说他没有复活. 虽然占士金马伦承认说, 墓穴没骸骨, 所以他不排除有复活. 无论如何, 他在本身制作的《失落了的耶稣墓穴》中大胆推断, 指主耶稣并非独身, 而是与抹大拉的马利亚结婚生子, 这推测全跟圣经所记载的互相抵触. 马来西亚华福主席杨钟禄贴切表示: “这类论调在许多的诺斯底派的著作里早都有了, 《圣多马福音》、《巴拿巴福音》、《犹大福音》、《圣杯与圣血》、《达文西密码》这类的书里都有. 这些都是撒但用来败坏教会信仰的手段. 我们要小心, 不要被动摇. 除了圣经,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可以完全相信的.”

台福神学院新约助理教授吴维和亦表示, 无论考古学上的资料是否正确, 也不应该动摇对圣经新约上所记载的有关耶稣的史实. 圣经上并没有记载有关耶稣与他的家人的墓穴, 只是记载了有关耶稣被钉十字架, 三天后从死里复活, 留下了空坟墓的奇迹. 即使《失落了的耶稣墓穴》的编导多番的狡辩, 也是不可信的.”

当问及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这种对信仰的挑战时, 吴教授说基督信仰的根基在於圣经, 尤其是新约和福音书有关耶稣的部分. 吴教授更指出《失落了的耶稣墓穴》、《达文西密码》这些电影都是为了引人注意, 好叫电影商可以从中谋取利益. 作为基督徒, 我们不应该被片中的说法所影响.

结束前, 让我们谨记美国加州圣言资源中心会长赖若翰的劝勉. 他在3月份的代祷信上提醒信徒说: “对於笃信圣经的信徒来说, 这根本是哗众取宠, 与《达文西密码》同属为求图利的技俩. 在这个反真理的时代, 我们需要更多愿意扎根圣言, 敢於逆流而上的信徒, 在末世活出真理的生命.”

 

上文参考以下主要资历:

(1) “The Jesus Family” Theory: Fact or Fiction? http://www.y.zine.com/yJesus.htm?gclid=CIvywP-y2IoCFQu2bgodLkkC2w ;

(2) 好莱坞名导称在耶路撒冷发现耶稣及家人墓穴, http://blog.sina.com.cn/u/4b2c68b3010006b1 .

(3) 基督新报: 华人神学家回应“耶稣墓穴”, http://www.gospelherald.com.my/news/edu_32.htm ;

(4)   大马华福主席杨钟禄牧师力斥“耶稣墓穴”之荒谬, http://www.jmdjz.com/lead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4&ID=8554 ;

(5)   耶路撒冷学者攻破“耶稣墓穴”证据乃是谎言, http://blog.niwota.com/a/300998.htm ;

 


[1]               此乃纪录片中的推测, 而非圣经所记载的事实, 也没有其他可靠的历史根据.

[2]               圣经提到一对名为“马大和马利亚”的姐妹, 但他们是住在伯大尼(参 约11:1), 而非抹大拉, 所以这马利亚绝非“抹大拉的马利亚(参 约20:1). 此外,  棺椁上写的是“马利亚和马大”(先提马利亚, 后提马大, 可见马利亚是姐姐或较年长的), 而非圣经所说的“马大和马利亚”(马大是姐姐, 马利亚是妹妹, 约11:1).

[3]               http://blog.niwota.com/a/300998.htm.

[4]               拿撒勒是属于加利利的一个小镇(参 路1:26).

[5]               杨钟禄写道: “如果耶稣一直都活在耶路撒冷, 还结婚生子, 并且全家最后都能安葬在一起, 表示他在主后30年以后还有一段相当长的年日活在犹太人中间. 就等于说, 五旬节圣灵降临后, 他的门徒到处为他作见证、教会信徒为他受逼害、被迫四散逃亡、使徒们为他受害甚至殉道, 而耶稣和他一家‘其实’仍好好的住(躲)在耶路撒冷, 冷眼旁观, 不现身也不出声, 并且还不被人发现! 我还真想不出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 若说我们这些活在耶稣时代两千年后的人无法弄清楚而信错了, 难道连耶稣的门徒以及保罗和当代成千上万与耶稣同时代的犹太信徒都被骗了吗? 门徒们亲眼看见耶稣被捉、被钉、复活、升天, 难道都是集体的幻觉吗? 大家都做同一个梦, 然后再把它写下来成为圣经吗?” 人若要理智地接受占士金马伦的理论, 就必须先合理地解答上述问题. 有关耶稣基督复活的铁证, 请参 2005年11/12月份至2006年5/6月份, 第61至64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 研究复活”.[注: 这四期以四方面证实主耶稣的复活: (1)医学上的证据; (2)空墓的证据; (3)耶稣显现的证据; (4)耶稣复活的旁证]

[6]               有关这方面的证据, 请参2006年1/2月份至2006年3/4月份, 第62至63期《家信》的“书中之书: 圣经的历史真确性”; 2006年5/6月份, 第64期《家信》的“书中之书: 圣经的保存与抄写”等等.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