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王乌西雅 和 以色列王亚哈斯


(A)       犹大王乌西雅 (Uzziah)

(A.1)   乌西雅的兴盛 (代下26:1-15)

乌西雅的统治, 像他之前的一些列王, 可分为两部分. 关键字是兴盛(prosperity)和骄傲(pride).

war他初期的成就是收复以禄(Eloth / Elath). 此城非常重要, 因它位于红海一带, 并控制重要的商业路线. 所罗门曾重用它为海外贸易的基地(王上9:26-28). 虽然它已落入别国手中多年, 但如今重返犹大国的版图内, 这可要感谢乌西雅.

他又毁坏非利士人一些主要城市的城墙, 大大削弱敌人的能力, 并提高犹大国的抗御和自卫能力. 这点成功减少来自西边的威胁.在巴勒斯坦南部, 乌西雅成为具有很大影响力的王, 甚至他的名声传到埃及.

他在犹大国所推行的政策也令人赞叹. 在农业方面, 他挖掘许多井, 兴建望楼, 提供牧场给王室牧人, 大规模地开发葡萄园, 预备大量的葡萄园工人等, 这一切都证明他有远见, 善于使用资源. 在建筑方面, 他多费心思, 在耶路撒冷城墙多处兴建城楼, 大大巩固此城的防御, 或许他想起他父亲在世年日, 耶路撒冷城遭受的攻击.

在军事方面, 他组织了数目庞大、装备精良的军队. 新的武器和军械大大提升犹大国的军事能力. 自所罗门时代过去之后, 耶路撒冷从来没有像这样兴盛的光景! 这一切辉煌成就的秘诀是什么?

代下26:4-5向我们透露这秘诀.[1] 在撒迦利亚这位“通晓神默示”之人的良好影响下, “乌西雅定意寻求神; 他寻求耶和华, 神就使他亨通”(代下26:5). 圣经别处没有提及撒迦利亚这一个人, 这点给我们很好的启迪: 那不显著的人也可为神做出许多良善之事. 乌西雅的成功超越了精明的政客或聪颖的政治家. 他和他国家之所以成为伟大, 全在乎倚靠神. 这秘诀现今还是一样. 深愿我们“靠着主, 倚赖祂的大能大力, 作刚强的人”(弗6:10), 为主收复失地, “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启3:2).

 

(A.2)   乌西雅的骄傲 (代下26:15-23)

stop成功带着陷阱而来. 乌西雅的智慧祖先(所罗门王)曾说: “骄傲在败坏以先; 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 不幸的是, 乌西雅身上就证明此话何其真确! 代下26:15-61说: “乌西雅的名声传到远方; 因为他得了非常的帮助, 甚是强盛. 他既强盛, 就心高气傲, 以致行事邪僻, 干犯耶和华他的神, 进耶和华的殿, 要在香坛上烧香.” 乌西雅的结局是一个严肃的警告, 印证了阿克顿(Lord Acton)的格言: “权势倾向腐败, 绝对的权势导致绝对的腐败.”[2]

乌西雅狂妄地踏入一个神所禁止的特定范围. 在国家事务与政治领域至高无上的乌西雅王, 也想在神所指派给祭司的职务范围内手操大权. 连多达81位勇敢的祭司也无法阻止他. 这样顽固的“自我任性”(固执, self-will)正是许多“自鸣得意”(自我陶醉, self-exaltation)之人的特征. 他们无理地刚愎自负, 固执地坚持己意行事. 在这种情况下, 任何阻挡他们的举动只会惹怒他们, 令他们大发雷霆.

sick结果, 这位硬要烧香的君王, 自己却“烧了起来”(incensed, 意即 “被激怒了”). 我们在此学到一个功课: 兴盛(prosperity)生骄傲(pride), 然后生放肆(傲慢、冒昧, presumption), 结果引来灾祸(plague). 当他大胆反抗众祭司的劝阻之刻, 灾祸突然临到他的头额上(“额上发出大麻风”, 代下26:20), 在他问题所在之处留下印记. 他的问题正是出在头部的思想. 成功和骄傲已冲昏头脑, 令他的思想中了剧毒.

这严重的审判把他排除在圣殿和皇宫之外. 他试图夺取更多, 超越他本该有的, 结果导致他失去他已经有的, 这是何等可悲啊! 他在被人隔离的孤单中度过下半生, 连他死后也是如此. 他没有被葬在列王的坟墓里, 只在王陵的田间.

若乌西雅反思自己名字的意义, 或许这点能够保守他. 他的王名“乌西雅”(Uzziah)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的力量”(the Lord is my strength); 他个人的名“亚撒利雅”(Azariah, 代下26:1)意即“耶和华帮助”(the Lord helps). 他忘记了他的兴盛其实来自神的力量和帮助. 一切都是神赐给我们, 或准许我们拥有的, 我们岂可自夸? 愿我们跟随那位“心里柔和谦卑”的主耶稣之榜样(太11:29), 因祂戴上祭司与君王的冠冕, 结合了祭司与君王的职事, 坐在宝座上作祭司(亚6:13).[3]

 

 

(B)       以色列王亚哈斯 (Ahaz)

(B.1)   亚哈斯的失败 (代下28:1-23)

亚哈斯这名字意谓“拥有者、占有者”(possessor), 但他失败, 活不出此名的意义. 他其实是“失去者、失败者”(loser). 他本可以成为赢家, 因为他开始时有许多优势. 他在有利的情况下登基, 因他父亲(约坦)是个好人,[4] 勤于建设, 巩固国家.[5] 亚哈斯和他父亲都同样作王16年, 但他父亲作王16年所带来的帮助(help), 却给他作王16年给破坏了(havoc).

people他没有分别为圣, 与周围列国分别出来. 他效法他们拜偶像, 行了耶和华眼中看为可憎之事, 包括奉行异教可憎的恶行  —  用火焚烧他的儿女(为祭献给偶像, 代下28:3). 所以神的审判临到他, 使他逐渐失去所拥有的. 他在战争中失败. 在神的管教下, 他被交在亚兰王手中, 他的众民也被掳掠. 他也被以色列王战败, 不单损失极多的军兵, 连他百姓也多被掳掠, 连他们的妇人儿女也被掳掠. 但神介入(差遣先知警告那些掳掠犹大国民的以色列军兵, 代下28:9-15), 使被掳之人获得释放. 这是神施恩怜悯的奇妙作为, 绝不是亚哈斯的功劳!

亚哈斯失去了他的原则(principles)、纯洁(purity)、人民(people)和权势(power), 他所拥有的已不多了  —  但他还要继续失去. 他与恶妥协, 并粗心大意, 踏在这危险的斜坡上, 结果跌入更深的低谷. 不久, 他开始失去一些领土(territory), 被以东人和非利士人夺去. 这些本是他父亲辛辛苦苦赢取回来的, 他双手奉还. 最后, 他看来也失去他的身分(identity), 因为所给他的称号是“以色列王亚哈斯”(代下28:19; 注: 他“行以色列诸王的道, 又铸造巴力的像”, 代下28:2). 事实上, 他是犹大王, 但在道德上却像他们一样, 以致在政治上被冠上他们的称号.

这已是一幅黑暗的光景, 但还有更黑暗的. 在穷困之中, 他本该悔改求告耶和华, 但他又做了一件愚昧的事  —  他向亚述王求助. 这种依赖人的外交手段和权宜之计只会增加他的难题, 令他更加穷困. 亚述王欺凌他, 向他征收重税, 他无计可施, 竟然把皇宫和圣殿的财宝给了亚述王. 亚哈斯最令人叹为观止的, 看来就是他不断地失去!

 

(B.2)   亚哈斯的妥协 (代下28:19-27)

“以色列王亚哈斯在犹大放肆”(代下28:19, 注: “在犹大放肆”原文可直译为“使犹大赤裸蒙羞”, KJV: he made Judah naked ). 此乃神给背道的亚哈斯王之评语. 他不智不当地处理事务, 使国家赤裸蒙羞, 先后失去尊严、财富和影响力. 犹大国未曾降得那么卑微, 处境那么凄惨, 但更糟的情况还在后头! “这亚哈斯王在急难的时候, 越发得罪耶和华”(代下28:22). 他起先是向亚述王求助; 但如今他变得更糟, 竟向大马色的神明(偶像)献祭, 以为这样做能获得帮助.

列王纪下第16章告诉我们有关他敬拜这些假神之事. 他在大马色看见一座坛, 就吩咐人照此坛的规模样式, 在耶路撒冷圣殿内筑一座坛. 他引进这座新坛时, 并没有完全废掉耶和华的铜祭坛, 却把它置于次要地位, 只在特殊场合使用它(王下16:15: “只是铜坛我要用以求问耶和华”). 看来他并不全心信靠自己所创新的方法, 不然就不会有所保留.

他也降低圣殿洗濯盆的崇高地位. 此外, 那些自250年前所罗门时代就被重用至今的圣物和器皿, 都被他降级, 或被取代, 或被移走. 他准备改变任何事物, 只为了符合他那自由自主的观念. 无论如何, 这样做非但没有带来他所期盼的宽慰和解救, 反倒“使他和以色列众人败亡”(代下28:23).

image064这样的记载岂不是发出警告, 其声横越许多世纪直到我们现今的时代吗? 为了解决我们周围的属灵问题, 许多人采纳各种属世和众所欢迎的新方法(innovations). 但它们非但没有减少困难, 反倒增加问题, 并把我们带到亚哈斯所到的地步.

亚哈斯“封锁耶和华殿的门”(代下28:24), 这对整个犹大国而言是何其悲惨的事! 但我们切莫忘记, 亚哈斯关闭耶和华殿的门以前, 是先向周围列国敞开国家的门. 愿我们学到这宝贵功课  —  在保守神的见证方面, 我们若在神的真理上妥协, 就会削弱我们为神见证的效力. 在神托付我们持守的真道上采取过于自由开放的态度, 便是破坏神的信托(breach of trust); 结局肯定是悲剧![6]

 



 

[1]               代下26:4-5: “乌西雅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 效法他父亚玛谢一切所行的. 通晓神默示, 撒迦利亚(或译“通晓神默示的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 乌西雅定意寻求神; 他寻求耶和华, 神就使他亨通.”

[2]              这句话在英文是: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3]               亚6:13预言了基督将结合祭司与君王的职事: “祂要建造耶和华的殿, 并担负尊荣, 坐在位上掌王权; 又必在位上作祭司, 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

[4]               代下27:4: “约坦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 效法他父乌西雅一切所行的, 只是不入耶和华的殿.” 代下27:6: “约坦在耶和华他神面前行正道, 以致日渐强盛.”

[5]               代下27:3-4: “约坦建立耶和华殿的上门, 在俄斐勒城上多有建造, 又在犹大山地建造城邑, 在树林中建筑营寨和高楼.”

[6]               上文编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191-19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