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乎圣经的合一 (三)


(文接上期)

image057(C)       使徒行传 15

论到全体一致同意, 特指前一章所说的长老们一致同意, 我们在初期耶路撒冷召会的历史上有一事件不容忽视. 我们指的就是使徒行传第15章所记载有关割礼方面的争议, 以及此事如何获得完满解决. 保罗在加拉太书第2章提及此事, 我们相信这两章都指同一件事, 彼此相辅相成. 这不是一件小事, 因伴随它的是最严重及影响深远的后果.

徒15:1记述: “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 教训弟兄们说: 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 不能得救.” 保罗在加拉太书形容这些人是“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 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 要叫我们作奴仆”(加2:4). 他们是“披着狼皮的羊”  —  他们心里抵挡“福音的真理”. 他们的教导直接打击福音的伟大中心真理  —  救赎(atonement), 而他们努力在耶路撒冷和安提阿夺取立足点, 这方面的强大势力是难以克服的. 我们明白这些犹太教徒的活动如何把主的工作陷于严重危险. 因此, 我们不希奇保罗会这样担心, 说: “惟恐我现在, 或是从前, 徒然奔跑”(加2:2, 表明现在和先前所做的福音工作都白费了, 编译者按). 这当然不表示保罗担心他所传的教义被证实是有缺陷的, 或是主不悦纳他的工作, 因他做的都是按神所启示的(加2:2), 不必担心以上的事. 那令保罗担心的, 是犹太教徒的意图若成功, 保罗辛辛苦苦建立的召会将受干扰和分裂, 并失去他们的基督徒自由.

我们看见一个棘手的情况. 应该采取什么步骤去面对呢? 应当怎样做, 才能防止这问题扩散到其他召会呢? 我们可以肯定, 首先, 整件事被放在主面前, 而保罗与其他安提阿的弟兄领受特别“启示”(加2:2)上耶路撒冷, 这便是神对祷告的直接答案. 我们留意到, 虽然 加2:2说保罗是“奉启示上去的”, 不过 徒15:2却强调是弟兄们叫保罗和巴拿巴上耶路撒冷. 这两处经文并非彼此冲突, 而是相辅相成. 他们以两个不同角度来看待此事. 当我们把两者排在一起, 我们发现他们并不仓促行事. 虽然这是危急时刻, 弟兄们仍然等候神向他们显明祂的旨意. 这是何等珍贵的功课, 我们很多的困难皆因肉体没有耐性、仓促行事而变得更加严重. 我们总是因着热忱而容易鲁莽行事, 等到我们领悟自己犯错时, 往往太迟了. 故此, 无论遭遇怎样的危机, 让我们安静己心, 专等候神, 直到祂向我们显明祂的心意.

保罗和其他安提阿召会的领袖们抵达耶路撒冷后, 便向那里的召会述说“神同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徒15:4). 这样的叙述受到犹太教徒的公开反对(徒15:5). 看来众圣徒进入暴风雨中, 该怎么做呢? 在公开聚会上回应犹太教徒的反对, 可能会使事情恶化, 导致圣徒们闹分裂. 因此保罗等候神, 延迟他的答复, 直到“众使徒和众长老聚会商议这事”(徒15:6). 他在 加2:2所说的话  —  “对那有名望之人说的”  —  证实了这点.

这事的后果显明保罗的审慎行事, 绝对是明智之举. 首先, 他要确保自己得到众长老的信任, 使他们在各自的判断上合而为一. 在召会中处事共事时, 这是最重要的, 亦是今日的我们需要留意的. 我们不该忽视或不理那些备受承认的长老们, 不该分门结党, 组成小圈子. 再补充一点, 任何与某地方召会的通信交往, 都该由备受承认的通信者来负责. 此外, 上述事件也教导我们, 有些棘手的敏感问题事件, 不该在全体召会面前讨论, 而该限制在小组里讨论. 我们知道虽然这事发生不久后, 保罗在安提阿公开挑战彼得, 在众人面前指出他行事不合福音的真理(加2:14), 但那里的情况与这里完全不同.

image058当众使徒与众长老一致同意, 全体召会被召集在一起  —  徒15:12的“众人”(原文意即 “大众、大量的群众”, KJV: multitude)清楚表明全体召会的信徒聚在一起  —  大家同意此事后, 召会便充满和睦安宁的气氛. 事情往往是这样. 众长老的合一将鼓舞和激发众圣徒的信任. 当“巴拿巴和保罗述说神借他们在外邦人中所行的神迹奇事”, 群众都“默默无声”地聆听(徒15:12). 过后雅各起来说话, 他也得着听众的安静聆听. 他从《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中引用 摩9:11-12的经文, 把神的道带入他们所讨论的话题作为总结. 他说完之后, 群众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 敌人无话可说, “众使徒和众长老, 以及全体召会”都一致同意所说的, 并在写给外邦众召会的信中, 他们能够说: “我们同心定意,[1] 拣选几个人, 差他们同我们所亲爱的巴拿巴和保罗往你们那里去”(徒15:25). 我们看到结局没有争吵, 而是和睦. 本是具有威胁的骚乱, 却在和平中落幕结束. 诚然, 我们的神所能成就的事何等奇妙. “祂止息战争”(诗46:9直译;《和合本》译作“祂止息刀兵”).

今日我们的确不再有使徒向我们说话了, 但我们有使徒的书信  —  完整的圣经书卷  —  这些书卷能供应一切所需. 绝对无误可靠的圣经应该成为我们最终与唯一的上诉庭. 法国一间图书馆里藏有拿吉索斯的贵格利(Gregory of Nazianzen; 或称Gregory of Nazianzus, 约主后329-390年)致辞的手抄卷. 其中一章的开头有个插图, 代表主后381年的“君士坦丁堡大会”(Council of Constantinople). 此大会目的是要审判马斯顿纽(Macedonius)和亚波罗纽(Apollonus)的教义. 前者是反对圣灵的神性, 后者则关乎基督的旨意. 众监督与众长老在一排半圆的座位上排列而坐; 皇帝狄奥多西(Theodosius)也坐在那里. 在半圆的中间是个宝座, 坐在其上的并非皇帝也非教会显要人物, 只有一卷圣经放在宝座上. 圣经所该得的, 就是这“至高无上之权”的地位. 今日, 那把圣经安置在这崇高地位的召会有福了! 加倍有福了!

image059使徒行传第15章给我们宝贵的功课. 保罗站稳立场, 毫不向犹太教徒妥协, 结果带来合一; 反观彼得稍微妥协, 如 加2:11-14, 结果产生不和谐与不合一. 那时, 保罗的立场挽救了整个局势, 因为保罗行事充分表现克制、谨慎, 且有圣化的常识和神赐的智慧. 无论如何, 请别忽略我已强调的重点, 即 使徒行传第15章和加拉太书第2章的困难是极其严重的. 它不是关乎一些可持不同看法的事物, 不像今天许多召会所争执的问题, 其实属于可持不同看法之事. 犹太教徒的教导存有致命的破坏力. 它是直接冲击福音的伟大中心真理  —  赎罪的真理.

总结时, 还须强调一点, 使徒行传第15章并非是区域监督(District Oversight)或中央集权(Central Authority)的先例, 而是关乎两个召会如何处理一个与她们相关的棘手问题. [2]

 

 


 

 

[1]               这字的希腊原文是 homothumadon {G:3661}, 常译作“同心合意”, 参 徒1:14; 2:46; 4:24; 5:12; 8:6等等.

[2]               上文编译自 William Bunting, Unity (Belfast: the Northern Publishing Office Belfast Limited), 第17-2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