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平衡 (七) (Spiritual Balance)


image014编译者注:  有关召会交通和接纳的立场, 今天有许多不同的声音. 有者认为召会应该尽量开放, 接纳任何称为基督徒的人和新思想; 有者则强调召会应该保守, 可惜却走到另一极端, 过分封闭以致超越了圣经的教导. 当今迫切需要的, 就是保持曼丁弟兄所谓的 “属灵的平衡”…

 

(文接上期)

 

(K)      问题再现 (A Resurgence)

(K.1)   不要再犯同样错误

不合圣经的极端是何其危险, 我们已给足够的例证了. 有些人偏离正路, 走上封闭主义(Exclusivism), 或“所需真理主义”(Needed Truthism)那更窄小的旁路, 并以见证遭受破坏的严重分裂来结束. 另一些人为了反对这些难以容忍、独裁专横的制度, 走上与之完全相反的另一旁路, 任意妥协、松弛开放, 最终发现自己陷入属灵的沼泽或泥坑中.

 

有者问: “为什么要重提往事?” 最大原因是: 我们不要新一代重蹈覆辙.[1] 召会的新一代应该知道这些往事, 这是极其需要的, 因为随着时间的过去, 上述的各个学派和它们的思想会再重现, 而世上不同地方的圣徒会再次深受其害. 有些人虽不会跟随这些学派的错误教义, 但会跟随它们的原则. 我们在上几期详细论到它们各自的特征, 如今不必长篇大论, 只需提出重点.

 

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它们. 一方的口号是“我们需要新一次的出来, 分别为圣”; 另一方则是“摧毁那分离我们的隔墙”. 让我们明白历史给我们的教训, 避免这两种错误的极端, 因为这两者的努力都会以失败结束. 只要其中一种极端踏入召会中, 她那相爱、和谐、蒙福的日子都将过去. 让我们不要重复以往的愚昧; 因它已羞辱主的尊名, 使信徒跌倒, 叫神的敌人有亵渎的机会. 务要防备过于极端的开放. 它以虚假的爱作掩饰, 以权宜之计和扩展事工为口号, 引进跨宗派主义(inter-denominationalism)、人的组织和中央集权的治理、以世俗方式进行的圣经学校、运动组织、青年聚会、穿着制服列队游行的青年运动, 以及与新约圣经无关的各种机构, 夺去了众召会那与众不同的特征.[2]

 

(K.2)   要不断地保持平衡

无论如何, 不要让这样普遍的趋势使你心中立意, 要进入相反的另一端. 要保持平衡, 对于一切引向封闭主义和“所需真理”的倾向, 我们都要避而远之. 它们喜爱操控、排斥敬虔的人、实行残酷的断绝交通政策  —  这一切让人联想起 约叁9-10的情况. 在世界某些地方, 他们的理论被强硬执行, 伤透许多诚实的心, 离间许多知己良友, 与一些最敬虔、最有恩赐的主仆断绝交通, 将之视为麻风病患和不洁之人. 极端的封闭主义已破坏曾一度昌盛的召会, 使那里的圣徒变得高傲、枯燥、不结果子.

 

难道读者还未察觉上述的危险吗? 它分裂了众召会的圣徒, 破坏了原本是最亲密的友情. 假如我们认为这些做法是忠于真理的“古径”(the old paths),[3] 那我们就是大大地欺骗自己. 它们其实是真理的旁路(bypaths, 偏离正道的路). 在基督的审判台面前, 这些都是要受到严肃审判的事. 深愿神在各处的子民都察觉这些危险, 并会赏识那简纯、正直、明智、安全和合乎圣经之道, 那处于两个错误极端的正道.

 

那所谓“公开弟兄会”(Open Brethren)的分裂其实并不像一位作者数年前所说的, 是“不计其数的”(innumerable). 令人惊讶的是, 他们当中有更多的合一. 除了一个例外, 就是在北美洲有两大阵营, 彼此间很少来往. 这极端导致刻板和倔强的态度. 封闭主义和“所需真理主义”再次重现, 虽然他们否认这点, 但上述的态度和随之而来的破裂是这问题的识别标志. 作领导的弟兄们支持“与其他召会断绝交通”, 怂恿这种做法, 偏离了启示录2和3章所教导我们的样式. 诚如麦克鲁(W. J. McClure)所写的: “神给召会最迟的教训, 记录在启示录2至3章的七封信里, 证明了神没有要任何一个召会为另一个召会的状况负责. 神没期望撒狄与推雅推喇断绝交通, 或要求非拉铁非停止与这两个(更糟的)召会来往. 若神要带出这样的教导路线, 这里(启2-3章)是最好的机会.

 

我们在爱尔兰的召会在很大程度上得享合一与蒙福. 这要感谢主的恩典, 也归功于过去那些保持属灵平衡的领袖们所做的工. 他们用嘴唇之言和生活榜样, 教导我们如何保持平衡. 这些亲爱的弟兄们是马修斯(Dr. W. J. Matthews)、罗杰斯(Wm. Rodgers)、吉尔摩(Wm. Gilmore)等等, 以及那些时不时从外地来探访我们的圣经教师如理祈(John Ritchie)、侯司特(Wm. Hoste)或麦克鲁(Wm. J. McClure). 这些人非常清楚有关分别为圣和敬虔的召会秩序, 但也同样清楚看见上文所论到那分裂的原则之邪恶, 所以努力把神亲爱的子民保守在合一里. 我们应该珍惜他们留给我们的遗产, 让我们跟随他们的榜样, 避开不合圣经的极端.

 

保罗说: “我好像对明白人说的, 你们要审察我的话”(林前10:15). 深切希望今日我们当中有人会拥有足够智慧, 去意识到现今时代是何等需要这些警告, 并需要人靠恩典、蒙装备, 去站在正确的立场上. “基督释放了我们, 叫我们得以自由. 所以要站立得稳, 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加5:1).

 

(K.3)   要寻找你的兄弟们

数年前,《关怀之信》(Letters of Interest)的编辑里包含富格盛(John Ferguson, 此弟兄于1940年10月23日离世)笔下的语录. 它是公正与恩慈、合理与纯正之言, 现今比起当时更需要此言. 此文章标题是约瑟在 创37:16所说的话  —  “我找我的兄弟们”(《和合本》译作“我找我的哥哥们”; KJV: I seek my brethren). 他写道: “约瑟心中充满一个高尚的愿望  —  要找他的兄弟们. 每个信主重生的心灵深处, 都想做这句话所说的  —  ‘要找他的兄弟们’.” 他接着说: “令人难过的是, 过去几年在单单奉主名聚会的众召会当中, 发生了不需要的分裂. 召会过去两、三年目睹的分裂, 是因为缺乏忍耐和智慧去处理神子民的失败. 在执行纪律管教上出现鲁莽的审判、不合圣经的决定, 加上普遍上不以基督一般的心志彼此相待, 导致大家把召会的合一撕成碎片.”

 

他接着呼吁大家留意有些人使用一些侮辱性的用语, 产生虚假的区别, 加剧神的众仆人之间的不同, 也加深神的众召会之间的裂痕. 他说: “我们都知道‘宽松放纵’(loose)这一污名被普遍滥用, 给多人带来巨大的悲痛. 这一词的真正意思是难以定义的, 因它被滥用来指那些一生都在召会里, 并尽一生力量为召会谋求益处的人. 这污名常被用来贬低一些人, 而这些人的见证在很多方面都比那使用此污名的人更好. 还有人用这称号来贬低基督的真实仆人, 这肯定是缺乏恩惠的行为. 另一方面, ‘严厉拘谨’(tight)一词也被错误使用. 它被用来指那应该避而远之的事物, 甚至被套上此污名的信徒, 比那使用此称号的人有更真实的意愿为主而活.

 

“是时候丢弃这类苛刻不仁的称号和方式; 时间过于短促, 不该浪费时间彼此相斗. 我们共同的仇敌正在门旁, 我们应该使尽全力与之争战搏斗, 而非彼此相斗. 如果我们真诚无伪和满怀爱心地‘找我们的弟兄们’, 我们将会无疑地找到他们, 并肯定会找回之前的福气和成功, 就是那在彼此以不仁不义的态度相待下所失去的福气.

 

(L)       各种各样的危险 (Sundry Perils)

(L.1)   分别为圣的道路

我们需要重复一点: 神给祂子民的道路是分别为圣之路. 这分别为圣是不能妥协的, 要与世界(世俗)各方面分别出来, 包括它的政治、商业、教派、社会和婚姻等的种种制度. 此乃 林后6:14-17的明确教导, 其所言是“没有让步的余地; 它们是绝对和不变的. 它们不该被看为情绪或理论之言, 或将其应用缩小到某个局限的圈子. 我们应该感到它们的全面威力及权威, 并要完全顺从、强制实行和处处彰显它们”(Letters of Interest). 我们若在与神交通的情况下学习这宝贵教训, 便能获得保护, 脱离我们之前所说过的各种世俗危险. 尽管如此, 还有其他隐约诡秘的道路, 也能使我们离开神.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已讨论过其中一些, 但它们连同一些之前没提过的, 都需要我们现今特别地一再强调.

 

()   反复无常的危险

(The Peril of Inconsistency)

第一个危险是反复无常, 言语行为极不一致. 你在公开的召会秩序上保持严格态度, 但要警惕, 确保自己私人生活的圣洁、温和亲切及体贴他人方面, 也与你的严格相符一致. 务要“严以律己, 宽以待人”,[4] 而非像许多人那样“严以律人, 宽以待己”.[5] 在未批评别人以前, 要严厉地审判自己. 记得作长老的第一项资格是“必须无可指责”(提前3:2). 这是合理的, 因为人若生活不洁、贪爱钱财, 或家庭生活不对, 又怎能有影响力去为真理站立场呢? 别忘了, 那叫我们“出来”、分别为圣的呼召(林后6:17), 随之过后就是那培育圣洁生命的呼召(林后7:1);[6] 尽管保罗走的是窄路(林后6:14-17), 但他对神子民的心却是宽广的, 待他们宽宏大量(林后6:11).[7] 这一切显明我们需要保持敬虔的平衡. 若有人这方面严重失衡, 如灵里瘸腿一般, 我们就不该稀奇世人嘲笑他们丑态百出的步行.

 

image015()   心存偏见的危险

(The Peril of Prejudice)

亲爱的圣徒, 务要谨慎, 不可离开在基督里的单纯(simplicity),[8] 成为注重形式和墨守律法的人. 要提防免得自己以高傲和属肉体方式去持守真理, 这更趋向刚硬冥顽, 无法虚心受教. 更重要的是, 要谨慎防备, 免得偏见进入你的心灵, 夺走你那爱所有圣徒的心; 因为偏见可以把人, 甚至是好人, 带到难以置信的极端. 贝勒特(J. G. Bellett)是个生活圣洁的人, 神与他同在是明显的. 一日, 与他一同聚会的封闭弟兄们(fellow-Exclusives)看见他与一个被称为开放的弟兄(Open brethren)一同走在街上, 他们便很反感, 甚至愤怒, 虽不敢当面说他, 却在背后指指点点. 我们要避开那些恶意批评和诽谤的人.

 

论到偏见, 还有很多其他例子. 有者被问到关于在他召会进行的特别聚会如何, 他竟然说: “我只是去应酬几个晚上.” 事实上, 负责传道的弟兄是个品行良好和圣洁的人, 为基督做的事奉也完全合乎圣经, 只是他不在那位弟兄的小小交通圈子里, 结果受到的对待就完全不同了! 哦, 因为偏见的影响, 我们对神圣工的看法竟然落到如此低贱和卑劣! 我们的言语可以反映出何等盲目狭隘的党派之争! 如果传道的弟兄是其中一个“他的人”, 那位弟兄的态度就完全不同, 他会以追求神话语的心, 积极出席每晚的聚会. 某些可敬的主仆来讲道时, 只因偏见作祟, 一些有优越感(自傲心理)的信徒就惯性地缺席他们的聚会. 这些信徒不按圣灵和良心行事, 却让分门结党的偏见把他们带到可怕的极端.

 

某次, 我们所敬重、已故的弟兄马歇尔(James Marshall)和麦克拉肯(William McCracken)在某处进行一系列的特别福音聚会. 有位弟兄的的儿子在假期旅行时到了那里. 那位弟兄听到他未信主的儿子参加这两位传道人的福音聚会时, 竟然要求他的儿子立刻回家, 孩子只好听命. 这两位传道人非常失望, 因为他们已为这个青年人祷告, 求主帮助他借着福音聚会的信息而悔改归主, 得着灵魂的拯救. 但这位父亲是在极其狭窄的交通圈子里, 不与那两位传道的弟兄有交通, 便不理他儿子得救的问题, 强硬要求他儿子马上回家. 更可悲的是, 不久他的儿子遇难死了, 永远没有得救的希望了. 无可否认, 这样偏激的态度完全违背基督的心意. 可见分门结党的偏见可以误导和催逼甚至好人进到极端的错误. 亲爱的弟兄们, 你要防备它, 像防备瘟疫灾祸一般. 偏见是无知之子, 一旦它控制你的思想, 就能扭曲你的意念, 歪曲你的判断.

 

人体若要正常和谐地操作, 身体上的一切肢体都彼此需要, 缺一不可. 照样, 复活的头(元首主耶稣)赐给祂身体(召会)的一切恩赐也同样重要, 亦彼此需要. 因此, 我们必须爱戴, 并尽力支持一切神所差遣、敬畏神的主仆, 不可偏待他们. 偏待主仆成了哥林多召会的咒诅, 圣徒当中有人偏爱保罗, 另一派的人支持阿波罗, 还有人支持彼得等等(林前1:12), 正如我们所看见的; 丢特腓的罪就是进入极端的地步(拒绝接待敬畏神的主仆, 约叁9).

 

按 约叁5-8的教导, 对于每一个敬虔、被举荐的工人, 无论他们是在家乡或在海外事奉, 我们都要尽可能为他们祷告、接待他们, 并在经济上支持他们. “因他们是为主的名(原文作“那名”)出外, 对于外邦人一无所取. 所以我们应该接待这样的人, 叫我们与他们一同为真理做工”(约叁7-8). 不过, 一些召会只与特选的几位主仆有交通(在经济上支持他们), 仿佛大禾场的主不要召会关心祂其他的工人. 主的爱和关怀是广阔不变的, 不像圣徒有时那样的局限与不一致. 甚至保罗要向他的属灵儿女(哥林多召会是由保罗建立的, 仿佛是他属灵的儿女)恳求道: “你们要心地宽大收纳我们. 我们未曾亏负谁, 未曾败坏谁, 未曾占谁的便宜”(林后7:2). 哥林多的召会亏欠保罗传福音给他们的恩情. 但保罗这位那么接近主的使徒  —  他的心是高尚可敬、舍己无私、充满慈爱  —  竟然还需要提醒哥林多召会接纳他, 这是何等悲哀啊!

 

()   传舌造谣的危险

(The Peril of the Whispering Tongue)

如果你要公平正直和没有偏见, 就不要把你的耳朵借给那些窃窃私语、说别人坏话的人. 这些人的计谋得逞, 往往是靠私下散播谣言、胡乱猜测和影射暗讽. 他们的舌头放大纠纷, 抨击目的, 歪曲事实, 喜欢制造怀疑的气氛. 他们利用不知情、愿意听信的基督徒去散播谣言, 炮轰摧毁许多人的好名声, 当真相正要起步澄清, 谎言早已环绕半个地球. 论到一些传道人惯于散播谣言, 司布真(C. H .Spurgeon)正确说道: “这种坏习惯冻结了所有人性的善良, 这样的人更适合做警察部队的侦探, 而非讲道造就的传道人.” 那些行此事的人, 常常喜欢从一家到另一家, 一个召会到另一个召会, 撬开和干预别人的事情, 像 提前5:13那多管闲事的愚蠢寡妇. 窃窃私语的传舌之人(the whisperer)在圣经中总是被视为邪恶的人(诗41:7[交头接耳]; 赛29:4[低低微微]; 罗1:30[谗毁的]; 林后12:20[谗言] ); 而我们的主耶稣或祂的使徒们从未如此暗中毁谤人.

 

image016当保罗听到有关哥林多信徒的不利报告, 他便写信给他们谈论此事, 也不畏缩不提报告者的姓名(这点使人可以查证真相, 林前1:11). 对于保罗, 一切是光明磊落和敞开的谈论, 这也应该是我们的态度. “控告长老的呈子, 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提前5:19). 窃窃私语是道德毒瘤, 是一种胡闹的行为, 往往带来的后果是“离间密友”(箴16:28).[9] “不可在民中往来搬弄是非, 也不可与邻舍为敌, 置之于死(原文作“流他的血”). 我是耶和华”(利19:16). 没有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可以良心无愧地以窃窃私语对付别人, 造谣中伤他们. 窃窃私语、搬弄是非的人, 不管他们的借口是什么, 都要躲避他们. 这样的人绝不是真朋友, 叫他离开!

 

我们上述所言特别适用于那些作监督的弟兄们. 信徒私下所说的话有时被带到召会事务会议上公开讨论. 但要谨慎, 必须加以查明真相, 才做判断. 有些人利用自己作监督的影响力, 去反对敬虔事奉的弟兄们, 这是非常严重的事. 有些时候, 行这事的人自己过去的生活见证也不好. 因此, 在未相信任何关于某弟兄的传言时, 要全面调查清楚, 不要忘了, 约押的罪是他用刀杀了“两个比他又义又好的人”(王上2:32).[10] 这是何等严肃的事啊!

 

()   地方性纠纷的危险

(The Peril of Local Disputes)

地方性的纠纷或争执应该局限在小圈子来解决, 圈子越小越好. 在许多事例中, 很大的争吵本是源自琐细的误会和私人的不满. 它们若不在萌芽时期就被除灭, 就会开花结果, 导致公开争吵, 友情破裂, 圣经中也有许多这样可悲的例子. 腓立比召会中的争执, 是源于两个姐妹的不和(腓4:2). 在哥林多召会, “嫉妒、分争”猖狂横行(林前3:3), 即使是保罗和巴拿巴这两位亲爱和爱主的同工, 某次争论得很厉害, “甚至彼此分开”(徒15:39).

 

image017神的子民发生争执是十分遗憾的, 无论如何, 当涉及这纠纷的是长老们, 或传道的弟兄们, 就是那些同在讲台事奉的人, 特别是会导致公开分裂的情况, 就如使徒行传15章的情形, 那么这问题就十分严重, 影响深远, 所以切勿浪费任何时间, 两方都该尽快行动解决问题, 以恢复交通. “所以, 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 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 就把礼物留在坛前, 先去同弟兄和好, 然後来献礼物”(太5:23-24). 今日在基督所说的话中, 或许没有比这句话更需要被强调的了. 我们建议这节经文应该被装上框架, 挂在每间福音堂的墙上.

 

我们留意到这段经文里, 是所讨论的那人(读者)犯了错. 但在 太18:15里则是另一方犯错, 也同样要如此行  —  “你就去, 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 指出他的错来.” 若有愿意的心, 真诚要去互相了解, 诚实地“彼此认错”(通常都是双方有错), 谦卑服在基督的要求下, 许多事例都能够很快解决, 双方恢复美好交通. 若真的无法和解(虽然对基督徒而言, 这样的事不该发生), 要确保你已经遵照 太18:15-17的路线, 做了一切人所能做的去挽回你的弟兄(或姐妹)  —  使到没有任何知道整件事情真相的人, 能说你没有尽力去解决问题. 这当然要看涉及者的良心. 有者良心温柔敏锐, 愿意承认自己的错. 有者良心刚硬, 不愿认错, 自以为义, 不顾他人感受, 只会不断指责, 定对方的罪.

 

遗憾的是, 召会历史显示在很多事例中, 弟兄们没有尽力寻求和好, 甚至不动一根手指去消除隔阂. 某人犯了严重的错, 本该受审判, 被断绝交通, 但他却没受到对付. 也有人被控告关于他们所不知情, 也没有犯的错, 而 太5:23-24的清楚教训没被执行. 一些弟兄们被忽视, 他们的感受被践踏, 人对他们产生苦毒, 直到他们离世. 若我们的行为缺乏基本礼貌, 不顾他人感受, 我们的公开见证还有什么分量呢? 爱默生(Emerson)说得好: “你的‘为人’会说话, 且说得太大声, 以致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对神敬畏之心和信徒以礼相待之情这两大美德若是离开了基督徒群体, 这是何等悲哀的一日啊! 但更严重的是, “心无怜悯之仆人”(太18:21-35)这个比喻所教导我们的, 若人缺乏爱心(毫无怜悯之心), 以致他不愿意饶恕他的同伴, 这点证明他本身也不会得到神的赦免.

 

()   召会间的交通之危险

(Perils in the Intercommunion of Assemblies)

关于召会之间的交通, 不可忘记每个召会都是各自倚靠主, 各自为自己一切所行而向主负责.[11] 每个召会各有属灵权柄去审判自己的事务, 却无权干涉其他召会的事务, 正如我们在启示录2至3章所学到的. 无论如何, 当主在某召会中谴责某项罪恶时, 其他所有的召会都被要求听取圣灵的警告(启2:7,11,17,29; 3:6,13,22). 圣经从没有“众召会联盟”的例子, 正如我们已经看过的, 但圣经教导我们应该培育众召会之间的亲密交通. 因此, 特别是在接纳、举荐和纪律管教的事上, 每个召会都应该尊重和遵守其他召会的决定, 只要这决定是公义正确的. 布鲁尔(John Bloor)说: “以弗所书4:1-3表明圣灵喜悦我们保持每一个可以保持的联系, 来面对困难、反对和苦难.” 当某个召会强硬执行一些令所有召会感到不高兴的事, 因而破坏神子民当中的和平及交通时, 我们的主一定感到伤心.

 

地方性的纠纷(即上文所讨论的课题)不该让它扩散, 涉及其他召会. 此乃封闭制度(Exclusive system)里最大的弱点之一. 当两个召会发生分裂, 在那“联盟”(指交通圈子)里的所有召会都必须“审判所发生的问题”, 并决定要支持哪一方. 结果分裂不断扩张, 成为普世性的分裂; 因为“甲召会”不单与“乙召会”断绝交通, 还要与所有赞同“乙召会”的众召会断绝交通; 任何传道人敢去探访“乙召会”, 或任何召会与“乙召会”有来往, 都自动被断绝交通. 其后果是再度形成一个新的交通(相交)圈子. 他们强辩说一定要这样做, 因为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我们所关注的是, 这肯定不是圣经的教导. 巴格尔(H. P. Barker)说: “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少说一点‘遵守属神的原则’, 而如保罗一样地多思考‘只要守神的诫命就是了’(林前7:19), 那才是好的… 原则或许是很含糊的; 但诫命(命令)却是明确的.” 我们虽然很珍惜同一的心意(林前1:10), 但我们与其他召会的交通, 完全不是有赖于我们在每一细节上同心合意, 尤其是在遇到困难与纠纷的时候. 上述那封闭主义的倾向是分裂之母, 它在某些地区已严重破坏众召会之间的交通, 不可不防啊!

 

(L.2)   神的召会之珍贵

对神而言, 一个合乎圣经的召会是珍贵无比的. 只要简略思考这点, 就会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 去谨慎提防这诸多的危险. 召会被称为“神的召会”(徒20:28), 由神自己所栽种. 她是被聚集归入主的名下(太18:20). 圣父、圣子、圣灵住在她里面(林后6:16; 太18:20; 林前3:16). 她是主用自己宝血所买赎的, 也是圣灵所特别照顾的(徒20:28). 圣天使充满兴趣地注视她的召会秩序(林前11:10). 她是神在世上的见证  —  “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 被喻为最有价值的金属  —  金(启1:20).

 

基于召会上述的种种珍贵特点, 以及她对神的宝贵价值, 若有人随意声明同某个召会断绝关系, 这是犯了何等大的罪啊! 除非这召会已无疑地证明她任性放纵不道德的事或错误的教义, 开始离间信徒(叫信徒跌倒, 背乎所学之道, 罗16:17), 或有清楚证据显示此金灯台已被挪去(启2:5), 才可断绝交通. 此外, 若有人在召会中制造问题, 或以任何方式破坏召会的和睦及她的单纯美丽, 也是同样犯了大罪! 不仅如此, 在接纳外人进入召会的交通方面, 负责的弟兄们应该何等的谨慎! 因为整体的召会是由个别圣徒所组合而成, 所以在接纳上绝不可轻率行事.

 

image018葛若弗斯(A. N. Groves)说过: “交通的基础是生命而非亮光”(意即接纳进入交通是根据“某人是否有得救重生的生命”, 而非“某人是否得到光照明白和遵行神的话语”, 编译者按). 我们担心因为受到以上格言所影响, 几乎任何口里承认信主的人, 就可以随意在某些地区掰饼. 这样宽松轻率的态度将引进危险.

 

另一些人则去到另一极端, 在接纳上规定诸多条文. 我们认识一些敬虔、值得举荐的基督之仆人  —  他们的品行可敬、教义纯正, 多年来为着福音尽心竭力  —  但他们却被拒绝领受主的晚餐, 被指示与不信不虔的人同坐后座. 他们受到如此对待, 不是因为他们与不合圣经的教派或组织有交通, 而是因为他们与不被那召会赞同的其他奉主名聚会有交通. 有些亲爱作宣道士的弟兄们到海外事奉多年, 期间不晓得家乡的召会之间发生了问题和分裂. 当他们回来时探访某个召会, 而那召会刚好是被他们家乡的召会所排斥的, 结果他们受到召会严厉处罚, 不准掰饼. 这是何等不公平的事啊!

 

image019亲爱的神之子民, 我们若对神心存更多的敬畏, 对神的话语和道路有更深的认识, 我们在祂的召会里就该更加谨慎行事, 有更多的恩惠与智慧. 霸道、傲慢、独断与随意行事, 都逃不过我们神的眼目. 那位因着祂自己可畏的圣洁而击杀拿答和亚比户(利10:2)、乌撒(撒下6:7)和刑罚乌西雅(代下26:20)的神, 今日仍然活着; 即使在现今的时代, 我们也听到不少神彰显祂的不悦而施行管教的例子.

 

在结束此章前, 我要请问大家: “神岂有授权给某个人或某一组人, 去分裂神所爱之民的众召会? 或授权去管制这些召会? 有鉴于时间的短促, 我们主随时的再来, 和祂审判台的严肃, 求主感动我们为祂各处子民的合一、圣洁及和睦恳切祷告. 在主里亲爱的圣徒, 我向你们呼吁: “你们务要警醒, 在真道上站立得稳, 要作大丈夫, 要刚强”(林前16:13). 深愿我们的神兴起更多像保罗的人, “为众召会挂心”(林后11:28), 像保罗一般  —  平衡、智慧、成熟、有远见, 看清楚不合圣经的极端之危险, 能不偏左、不偏右, 用口舌言语和生活行为来指向神的道路, 说: “这是正路, 要行在其间”(赛30:21).[12]

 

(M)      主仆的路径之危险

(Perils in the Servant’s Path)

()   减少或加添神的道

神若呼召你公开讲道, 千万不可减少神的道所吩咐的, 也不可超越神的道所授权的. 我恳求你不要试图强逼基督徒走到他们自己还未从神那里学到的地步. 有者像属肉体的以扫一样, 只会想要催赶群畜(不管它们死活), 但真正的牧者是“要量着群畜的力量, 引领它们慢慢地前行”(创33:13-14).[13]

 

()   谄媚盲从或负面批评

不要培养狭窄单一的思想, 不要只在言词上旋来转去, 也不要盲从或迎合大众的胃口. 以讲道“喂养神的羊群”(约21:15-17; 徒20:28; 彼前5:2). 这有时包括“督责, 使人归正”(提后3:16). 但讲道时必须给圣徒一些能温暖他们的心、造就他们的灵的灵粮. 有些人的讲道总是负面的, 可是负面的批评不会带来属灵的成长, 也不会建立基督徒的品格. 不要在未信主的人面前张扬基督徒的过失. 此外, 再用一个比喻, 弹竖琴时不要总是弹同一条线, 发同一个音. 圣经是一本多样性的奇书, 且能让你用经历去体验. 另外, 不要试图成为别人(模仿别人), 要满足成为你自己. 某位著名的圣经教师在讲道时习惯咳嗽, 某个常听他讲道的青年人, 过后讲道时也模仿他的咳嗽. 这是不必要的(也不该受到鼓励).

 

()   失去纯洁无亏的良心

作为神的仆人, 没有比保持一个纯洁的良心(pure conscience)更重要. 因此, 你若受邀到一个召会传道, 而那召会使用的乐器使你心思无法得着完全的平安, 你就应该拒绝那邀请. 无论如何, 不要论断那些没有与你同有一样良心的弟兄们, 也不要让这不同的看法拦阻你与他们的交通. 你没有合乎圣经的理由去论断和断绝交通. 这纯粹是个人的问题, 关于这点, 每个人只向主负责. 此事包含在 罗14:5的原则: “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这表明各人心里要清楚明白行某事的动机和好处, 并坚定地为主而行, 编译者按).”[14] 罗马书14章教导我们, 初期召会遇到这类问题时所该采取的态度, 即使是那位有神默示和使徒权柄的保罗, 也不为别人立法, 制定种种条规.

 

更重要的, 是要保持前后一致. 假如你不能到那些使用乐器的召会, 却去到那些教导错误教义(如“莫洛教义”[Mauro Doctrine]或“灾难论”[Tribulation Theory]的错误教义)的召会里讲道, 你的良心在神面前岂能平安无亏? 若有个召会发生纠纷、内部分裂, 又或者那召会掩盖罪恶, 当中的弟兄们假冒为善、心中充满诡诈, 又或者当中有像丢特腓的人, 禁止人接纳某些敬虔的弟兄, 又或者那召会只是口头上承认主, 行为上却很属肉体和贪爱世俗, 试问你去到这样的召会讲道会快乐吗?

 

image020话说回来, 请记得我们虽然在新约中找不到召会使用乐器的例子, 但也同样找不到圣经直接禁止乐器的使用. 但肯定的一点是, 圣经确实禁止上述提到的种种邪恶. 因此, 要求神赐你恩惠, 去做言行一致、前后相符的事.

 

这并不表示笔者赞同任何乐器的使用. 笔者常常相信在敬拜聚会(掰饼聚会)中, 我们的赞美应该不靠人工的协助(即不依赖乐器的伴奏), 这是更加符合召会敬拜的属灵特征. 此外, 在无乐器伴奏下, 所唱的诗歌更能发自内心, 尽管偶尔会有不协调的音调. 在许多事例中, 使用钢琴或电子风琴已导致众召会产生纷争, 甚至分裂; 有者不满足于在福音聚会上使用, 还把它们带到主日的敬拜聚会上, 使一些主仆感到不安. 诚然, 圣徒彼此之间的交通比乐器更值得追求; 在聚会时也不该以任何事物取代圣灵的能力.

 

()   不愿帮助那败落求助的召会

在去到众召会当中讲道时, 务要三思, 要肯定你所做的合神心意. 在未去到任何召会以前, 要确保那里允许你自由传讲神一切的话语,[15] 并且要以爱心、机智和平衡的态度来传讲圣言. 有一事值得深思: 有些召会已离开神简纯的道路, 在他们讲台上讲道的人又不明白真正分别为圣的真理; 当那里的信徒想领受敬虔纯正的讲道时, 又没人愿意前去帮忙, 结果这召会就一直陷落在现今可悲的光景中. 基督的仆人啊, 你要记得, 当你不愿意去的时候, 你留下那向其他人敞开的门. 即使是撒狄(主在 启3:1对她说: “按名你是活的, 其实是死的”), 那里“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启3:4), 那里还有一些有耳的人, 能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启3:6). 因此, 是否说撒狄那里有人不愿意听, 神的旨意就要所有人(包括其他召会或传道人)避而远之呢? 当然不是! 只有靠着传讲神的道, 圣徒才能得到保护, 得以复原(徒20:32; 提后3:15-17). 如果我们有神那活泼、满有判罪和医治之能的话语, 却紧紧抓住, 不与他们分享, 我们怎能盼望他们能避免倒退, 或从败落中恢复呢?

 

我们当然不是建议传道的主仆盲目地探访所有召会, 不管这些召会如何开始, 或持守什么原则和做法. 在世界某些地方, 有些召会是很多圣徒或传道人所不喜欢交往的, 因为这些召会故意和坚持把主的某些清楚命令置之一旁. 无论如何, 若有传道人感到主的意思是要他探访这样的召会, 那就不是我们的责任去定那传道人的罪. 神没有呼召我们去为别人制定律法条规, 或期望他们按照我们的规则行事. 在此事上, 就如在许多的事上, 罗马书第14章的教训(有关彼此论断的错误行为)是适用的.

 

()   过于武断地互相论断

虽然会面对被指责重复的风险, 但我还是要再度指出: 我们在很多题目方面有不同解法, 但只要不违反任何属灵的原则, 我们就不该彼此论断. 在这些事上, 主已明确地给我们罗马书第14章的教训(即不该彼此论断), 作为我们所该遵守的规则. 故此, 我们要学习分辨什么是圣经明确的教导, 什么是你对它的解释和应用(前者是神要我们无条件地遵守的, 这方面是不能妥协的真理; 后者则是神给我们自由去应用的, 这方面可有不同的解释和应用, 编译者按).[16] 亲爱的弟兄, 我们不可不察觉一事: 若圣徒们都遵照罗马书14章的教训行事, 就可避免很多叫人痛心的疏离和令人遗憾的分裂.

image021我们为着一切遵照此教训去行的例子而感谢神. 举数个例子; 按圣经教导, 主的仆人有责任为归主得救者施行浸礼. 我们大部分的人施行浸礼时采用 太28:19的公式: “奉父、子、圣灵的名”, 因我们相信那子句“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浸”(徒8:16)仅仅表示浸礼的属神权柄. 无论如何, 有些亲爱的弟兄们深信后者才是神规定我们在浸礼时重复的词句. 在这事例中, 我们看到不同的解释, 但两方都是真诚地追求讨主喜悦, 两方的弟兄们都需要尊重对方的信念. 我们感谢神, 许多事例中, 双方都有彼此尊重. 如果双方都说: “我们要为‘古径’(Old Paths)站立场, 除非你们赞同我们的立场, 否则我们不能与你们有交通.” 这将是何等可悲的事啊! 既然双方弟兄在浸礼的公式上, 皆能尊重对方的信念, 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了彼此的和睦, 甚至为了我们的主, 在其他事上也如此行呢? 让我重复, 只要没违反属神的原则或训令, 我们都该如此行!

 

()   讨那慷慨奉献者的欢心

主仆的路径固然有很多危险, 而我们在此也仅能论到比较常见的极端错误. 考虑到我们在早前的文章已提到的教派主义之危险, 我们必须提醒自己, 那对某个真理有强烈个人信念的人, 倾向与那些看法相同的人聚在一起, 并排斥其他看法不同的人. 正所谓“物以类聚”. 基督的仆人在此面对一个真实的危险, 特别是当他们受到某位有党派倾向的富裕弟兄在经济物质上的大力支持, 那位主仆的讲道很可能就倾向于迎合那人的成见. 这时, 要讨那既有影响力又慷慨奉献者的欢心, 这方面的试探是极大的.

 

是的, “富足人朋友最多”(箴14:20). 然而, 需要谨记的是, “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6:10), “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 就是基督”(太23:10), 所以神的仆人绝不可巴结任何人. 如果他的讲道要促进圣徒当中的合一, 他就要确保自己超越党派, 与所有党派保持距离, 不受任何党派所影响和左右. 简言之, 他不可是属任何党派的人. 一位已故的可敬主仆, 坎贝尔(James Campbell)经常重复以下的诗句:

 

所有属基督的弟兄姐妹, 都是你该服事的,

他们需要帮助, 你服事他们就是服事基督.

最小的一个也是祂所亲爱的肢体;

最软弱的一个也是祂宝血救赎的.

不要跟从任何党派, 单单跟从主基督,

祂已把所有属祂子民的名, 放在心上.

不要作任何人的仆人,

想想主付何等高的代价, 使你成为祂仆人.

你心要谨记这点, 服事主才能获得真自由.

祂对你的要求是大的;

除了主基督, 不要让你的心服从任何人,

这样你就能以天上的自由在地上服事主.[17]

 


 

[1]               “重蹈覆辙”意谓重新走上翻过车的老路(蹈: 踏上; 覆: 翻过; 辙: 车轮辗过的痕迹), 比喻不吸取教训, 再走失败的老路.

[2]               这并非意味着召会不可设立辅助的活动, 但要注意此举是否会令召会丧失初期召会的特征  —  持守简纯和真理(in simplicity and in truth). 新约圣经所教导有关初期召会的样式(如 徒2:41-42; 林前11章; 提前2:8-15; 3:1-13等等), 是神眼中看为美的模式, 也是召会时代中所有召会所该遵行的教训(太28:19-20; 提后2:2), 所以万不可随人意“删减、加添、修改”而失其真.

[3]               古径(Old Paths)被人用来指古时圣徒所走的属神路径, 特指初期召会圣徒所遵行的真理之道.

[4]               其意为“对自己要求严格, 待别人则很宽厚”.

[5]               意谓“对别人要求严格, 待自己则很宽厚”.

[6]               保罗在接下去的一章一开始就说: “亲爱的弟兄啊, 我们既有这等应许, 就当洁净自己, 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 敬畏神, 得以成圣”(林后7:1).

[7]               林后6:11: “哥林多人哪, 我们向你们, 口是张开的, 心是宽宏的.”

[8]               林后11:3将“the simplicity that is in Christ”译作“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

[9]               箴16;28: “乖僻人(KJV: froward man)播散分争; 传舌的(KJV: whisperer)离间密友.”

[10]             王上2:32: “耶和华必使约押流人血的罪归到他自己的头上; 因为他用刀杀了两个比他又义又好的人, 就是以色列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犹大元帅益帖的儿子亚玛撒, 我父亲大卫却不知道.”

[11]             这就是所谓的“独立自治”, 也是圣经的教导. 博饶本(E. H. Broadbent)在《走天路的教会》一书中贴切写道: “每个教会与主有直接关系, 从祂得取权柄, 且向祂负责(参 启示录2至3章). 圣经没有提及一个教会应管治另一个教会, 也没有众教会的联合组织存在, 只有众教会个别、甜蜜交通所生的合一(徒15:36; 11:27-30).” 引自 班明道(Michael Browne)著, 吴志权译, 《自立与权柄》(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1年), 第 5页.

[12]             赛30:21: “你或向左或向右, 你必听见後边有声音说: ‘这是正路, 要行在其间.’ ”

[13]             创33:13-14: “雅各对他说: ‘我主知道孩子们年幼娇嫩, 牛羊也正在乳养的时候, 若是催赶一天, 群畜都必死了. 求我主在仆人前头走, 我要量着在我面前群畜和孩子的力量慢慢地前行, 直走到西珥我主那里.’ ”

[14]             罗14:1-5,10: “信心软弱的, 你们要接纳, 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 有人信百物都可吃; 但那软弱的, 只吃蔬菜. 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 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 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 你是谁, 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 他或站住, 或跌倒, 自有他的主人在; 而且他也必要站住, 因为主能使他站住.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 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 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 你这个人, 为什么论断弟兄呢? 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 因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

[15]             这就是为何我们不到宗派讲道的原因, 因为它们往往限制我们的讲题, 不允准我们忠实地传讲神一切的真理; 例如长老会(Prebyterian Church)不会允许我们在它的教堂里教导受浸的真理, 因长老会是用滴礼的.

[16]             前者可说是属于“训令”(precept)方面, 如“要弃绝谎言”(弗4:25), 这是明确的命令, 是不可妥协的真理. 后者则是属于“原则”(principle)方面, 如“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来13:15), 这是普遍的指示, 可有不同的解释和应用, 如: 颂赞时要用哪一类诗歌集? 要以怎样的姿势颂赞? 要在什么时间颂赞? 这些问题都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和应用, 只要不抵触整体圣经的教导.

[17]             上文编译自 William Bunting, Spiritual Balance [or The Perils of Unscriptural Extrem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68), 第63-7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