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十五): 敌基督 (下)


(文接上期)

(B)       撒但与敌基督

主耶稣曾说: “因为这世界的王将到. 他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14:30); 使徒保罗也写道: “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 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 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林后4:3-4).

我们在此读到魔鬼撒但的两个称号  —  他是“世界的王”(KJV: prince of this world), 也是“世界的神”(KJV: God of this world). 两者有何分别? 作为“王”, 他是这世界的政治首脑; 作为“神”, 他是这世界的宗教首领. 撒但是这世界政权背后的黑手, 亦是这世界宗教的始作俑者(instigator). 结果是全球的政治权势和宗教制度将联合起来, 推动撒但的计划; 它们将同盟敌对神和祂的基督.

基督是这世界合法的王与神; 撒但是篡夺者, 要把原属于主耶稣的政权和敬拜都夺过来, 归己所有. 因此, 撒但会兴起他的人, 来成为这世界的政治首脑和宗教首领, 借此设立一个离经背道的敬拜秩序, 并以属撒但的邪恶创作力和大迷惑, 来维持他对人心的统治. 这两个邪恶之首, 就在启示录第13章中被描绘成两个野兽  —  第一个兽是撒但所立的“王”, 第二个则是他兴起的“假先知”.

旧约但以理书记载神给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一个异象, 含盖整个“外邦人的日期”的世界强权. 他在梦中看见一个高大的巨像: 头部是金, 胸膛是银, 腰部是铜, 腿是铁, 脚是半铁半泥(但2:32-33). 尼布甲尼撒本身是那金头(但2:38); 对他而言, 这异象的巨像是雄伟堂皇的, 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不过, 较后在但以理书第7章, 神给大蒙眷爱的但以理另一个异象, 关乎同一时期和事件(指同样是关乎外邦人的日期, 及在此期间兴起的帝国政权, 编译者按). 但这次的异象不是雄伟荣耀的巨像, 而是凶猛可怕、残暴嗜血、杀害毁灭的四个猛兽. 这就是“外邦人的日期”在先知的灵眼中真实的状况. 从上述两个角度看世界政权的荣耀, 是何等大的对比!

(B.1)   第一个兽 (政治的兽)

启13:1-2说: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 有十角七头, 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 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 我所看见的兽, 形状像豹, 脚像熊的脚, 口像狮子的口. 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 我们清楚知道将自己宝座和大权都给了兽的那头龙, 就是撒但, 因为我们在 启12:9读到: “大龙就是那古蛇, 名叫魔鬼, 又叫撒但, 是迷惑普天下的.”

这兽所获得的大权柄是属于撒但的. 魔鬼曾告诉主耶稣说: “这一切权柄、荣华, 我都要给你, 因为这原是交付我的, 我愿意给谁就给谁. 你若在我面前下拜, 这都要归你”(路4:6-7). 不管魔鬼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当时间和日子距离启示录13章的事件越来越近时, 世上的君主或统治者将成为魔鬼的支持者, 并从撒但支取统治大权.

启13:3: “我看见兽的七头中, 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 那死伤却医好了.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 这就是说, 这大权势(great Power)会如同被杀伤  —  “受了死伤”, 却复活或复苏,[1] 恢复能力, 全地的人都惊奇不已![2]

我们的主在世上时, 罗马帝国是当时的政治强权. 它过后被摧毁, 现今的罗马或意大利并非欧洲的强国之一. 然而, 将来十国联合起来, 最终统一在一个帝国首脑(Imperial head)的带领下, 这十国联盟将拥有罗马帝国的一切特征; 它将行使它古时帝国的权柄, 具备压迫和毁灭的一切权势. 罗马帝国的复兴, 岂不是“似乎受了死伤, 那死伤却医好了”! 这仿佛一个帝国“死而复活”. 全地的人都“希奇”. 不仅是惊讶, 更是赞赏. 在撒但创作力的精心设计下, 这帝国政权(Imperial Power)会吸引全地的人, 让属血气之人引以为荣(所以他们便“跟从那兽”, 就是“十国联盟”或称“复兴的罗马帝国”之最高领袖, 编译者按).[3]

启13:4: “又拜那龙, 因为他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 也拜兽, 说: ‘谁能比这兽, 谁能与他交战呢?’ ” 他们敬拜“这世界的神”. 这强权或势力产生庞大力量, 普遍被认为天下无敌. 向这强大权势开战简直自寻死路. 想想今日在欧洲大陆, 扣除俄罗斯的大军后, 仍有多少百万大军. 试想象这些军队联合在一个领袖的统管下, 完全听命于他的指挥, 谁会不惧怕它的权势? 难怪不信的以色列民也要与这强权立约.

启13:5-7: “又赐给他说夸大亵渎话的口, 又有权柄赐给他, 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个月. 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 亵渎神的名并祂的帐幕, 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又任凭他与圣徒争战, 并且得胜; 也把权柄赐给他, 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

“凡住在地上”是启示录中不断重复的独特词语(启6:10; 8:13; 11:10; 13:8,12,14; 14:6; 17:2,8). 它的意思是那些已在地上安顿定居的人. 他们可能是挂名的基督徒, 但圣经论到这类的人说: “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 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 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 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3:19).

若他们安下心来在地上定居, 这就是一个清楚的记号, 证明他们的名字没有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 “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 都要拜他”(启13:8). 它并非表示羔羊从创世以来被杀, 而是有人的名字从创世以来被记在生命册上了. 启17:8也有类似的词语.[4]    

奇妙的是, 这生命册也是死亡册, 因为它是被杀之羔羊的册! 借着祂(神的羔羊主耶稣)的死, 我们才能被记在有永生的活人当中.

(B.2)   第二个兽 (宗教的兽)

接下来, 我们读到第二个兽:

  • 启13:11: 我又看见另有一个兽从地中上来有两角如同羊羔, 说话好像龙.
  • 启13:12: 他在头一个兽面前,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并且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
  • 启13:13: 又行大奇事, 甚至在人面前, 叫火从天降在地上.
  • 启13:14: 他因赐给他权柄在兽面前能行奇事, 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 说: “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
  • 启13:15: 又有权柄赐给他, 叫兽像有生气, 并且能说话, 又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 启13:16: 他又叫众人, 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 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启13:15说: “又有权柄赐给他, 叫兽像有生气, 并且能说话.” 请留意, 是“叫兽像有生气(breath)”, 不是有生命(life).[5] 神没有把赐生命的权柄分给撒但. 启13:16所提到的“印记”(mark)可能在右手上(较不容易被看见), 也可能在头额上(显然可见), 但两者的后果都是一样(有此印记的人可作买卖暂时生存, 却失去“头一次复活”的机会, 最终面对永远火湖的审判, 启20:4-6, 12-14). 不管是隐秘或公开的, 受兽印的人便是撒但邪恶权势的奴仆.

启13:17记载: “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 都不得作买卖.” 那时的政经世界将联合抵制没有兽印的人. 这就是普世联合制度最终的目的. 这看似“高级的特权”并没带来自由, 而是使人陷入奴役.

启13:18进一步表明: “在这里有智慧: 凡有聪明的, 可以算计兽的数目; 因为这是人的数目, 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这里有6个“六”, 我不打算在此详细解释它的含意, 只想指出数字“六”在圣经中与人有关(人是在第六日被造, 创1:26,31), 或关乎人的工作, 因为圣经说: “六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出20:9).

人从未达到完美的数字  —  “七”. 人在六日劳碌工作, 一切工作最多只能做到第六日(第七日必须停工安息), 意味着人一切工作的总和, 包括人的技能、科学及政治的总和, 都是666, 然后一切都被打得粉碎, 让路给神子(主耶稣)的完美工作和全新的创造. 对于666这神秘数字, 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解释, 但我相信神无意要求我们明白很多预言的细节, 直到适当的时候才会显明. 那时, 那些常在主的隐秘处, 灵眼蒙主所膏的人, 就会对这些预言细节一目了然. 它们就不再需要被人凭空猜测, 反倒充满实际性的价值, 满有所需的教训.

读者一定留意到启示录第13章有两个兽. 第一个兽属政治权势, 第二个则属宗教信仰; 两者结为同盟  —  他们一同行动, 彼此扶助. 第二兽宣告所有人必须敬拜第一兽, 并要一切住在地上的人给第一兽作个像. 第二兽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意味着第一兽的所有军事权势都作第二兽的靠山. 第二兽也有能力行“大奇事”, 使那像有“气息”而能够说话. 他又叫一切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

第二兽符合帖撒罗尼迦后书第2章所描述的“大罪人”、“沉沦之子”(帖后2:3)、“不法的人”(帖后2:8): “这不法的人来, 是照撒但的运动, 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 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出于不义的诡诈”(帖后2:9-10). 我不怀疑此人就是敌基督(the antichrist)  —  就是那位获得离经背道的犹太国民所信任的人  —  那位假先知、欺骗者, 并会在适当时候背叛和迫害犹太国民[编译者注: 但有很多圣经学者持有不同看法, 认为第一个兽才是敌基督, 请参本文附录四].[6]

我们在 约5:43读到主耶稣说: “我奉我父的名来, 你们并不接待我; 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 你们倒要接待他.” 这位就是“奉自己的名来”的人. 他行奇事, 但它们是属破坏性的神迹. 这与主耶稣所行的神迹形成何等鲜明的对比. 主耶稣的神迹都是属恩惠性的, 唯有一次咒诅不结果的无花果树(太21:19-20). 尽管如此, 所咒诅的对象是树, 而不是人. 主所行的大奇事皆属救赎性的; 为要废除罪和撒但所造成的破坏. 主是在摧毁魔鬼的工作.

在但以理书11:36中, 这同一个人被称为“王”(the king).[7] 这位王与 帖后2:8的“不法的人”是同一者. 论到这王, 但11:37说: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注: “他列祖的神”是指犹太列祖的神). 这表示敌基督一定是犹太人. 除了否认耶稣是基督之外, 此人还把旧约圣经抛在后头. 可悲的是, 这样的人竟被犹太国民所信任、信靠, 并给予他像神一般的尊重; 不信的犹太人跌入的背道之谷, 是何等的深啊![8]

结束前, 我请你留意在末日时将出现的合一. 我们在 启17:13读到兽的十角所代表的十王: “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  这是属撒但的邪恶合一. 神使他们同心合意, 来成就祂的旨意, 这是十王本身所不晓得的(启17:17: “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 遵行祂的旨意, 把自己的国给那兽, 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 他们同心合意所要成就的神旨意是什么? 显然, 答案是毁灭那个骑在兽上的女人(参 启17:3).

在圣经的预表(typology)中, 女人常被用来代表宗教制度. 这个女人骑在兽的身上, 以此控制他, 或操纵世界政权. “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启17:6; 又与地上的君王行淫, 启17:2). 从上述种种特征看来, 这女人代表离经背道的基督教世界(apostate Christendom), 以罗马为它的中心和全面发展.

有不少人推断说教皇(教宗, Pope)或罗马教会(the Church of Rome, 罗马天主教)是敌基督. 不过, 如果女人是代表罗马教会作为一个宗教制度, 那么, 这个制度就不是敌基督, 因为“七头十角的兽”才符合关于敌基督的描述(意即此兽就是敌基督), 而此兽“必恨这淫妇, 使她冷落赤身, 又要吃她的肉, 用火将她烧尽”(参 启17:16).

简之, 罗马天主教(Romanism)与其他基督教世界的背道制度可以合并, 并获得大权势, 甚至掌控列国的政治动向; 但这压制久而久之累积怨恨, 使人对她感到愤怒. 她曾活活烧死许多殉道者(可参中世纪的教会历史), 最终自己也要被冷落, 甚至被火烧尽.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   那兽会否是个复活过来的人?

 

罗马皇帝尼禄

启13:3说: “我看见兽的七头中, 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 那死伤却医好了.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 一些圣经学者认为此节暗指敌基督仿效主耶稣的“死而复活”. 潘德科(J. Dwigtht Pentecost)写道: “不少解经家根据 启13:3及17:8, 认为那要掌权的兽曾死去, 撒但却使他复活, 因此得到很多人支持(拥戴). 不少人认为这兽就是复活的尼禄(Nero). 另一人坚称他是复活的犹大. 又有人坚持他是个复活的人, 但不去估计(猜测)他是谁. 因此, 我们的问题是: 他会否是个复活过来的人, 模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神迹?”

潘德科继续指出, 虽然此人是因撒但的运动兴起(启13:2), 且曾受死伤并得医治(启13:3), 又是来自无底坑(启17:8); 然而, 基于以下理由, 最好不要看他为死而复活的人.

  • 启13:3及17:8解释兽是一个组合的国度. 至于得医治之意, 似是指一个衰亡已久的外邦国家重新得势.
  • 启9:11称撒但为“无底坑的使者”(注: 此“无底坑”希腊文是abussos , 即英文的abyss ), 所以 启17:8并不是说这帝国的领袖从无底坑而来, 而是由撒但兴起的.
  • 圣经揭示, 人是因神儿子的声音才能从坟墓中出来(约5:28-29). 撒但没有能力赐予生命. 只有基督拥有真正复活的能力, 撒但不能使人复生.
  • 恶人要到白色大宝座出现时, 才复活受审判(启20:11-15). 如果有一个恶人在这时(指七年灾难时期)复活, 便破坏神预定的复活计划.

 

基于上述种种理由, 潘德科和一些圣经学者认为那兽不是一个真正“死而复活”的人.[9] 尽管如此, 我们不否认此人可能“假死和假复活”.

 

 

***************************************

附录二 :   十国联盟

(敌基督的国 / 复兴的罗马帝国)

(A) 七头十角的兽

  1. 神在但以理书第二章给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梦见一个由四种金属造成的巨像. “这像甚高, 极其光耀, 站在你面前, 形状甚是可怕. 这像的头是精金的, 胸膛和膀臂是银的, 肚腹和腰是铜的, 腿是铁的, 脚是半铁半泥的. 你观看, 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 把脚砸碎; 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 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 被风吹散, 无处可寻. 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 充满天下”(但2:31-35).
  2. 马唐纳指出, 这像代表四股敌对神的外邦势力, 将统治全地, 管治犹太人.
    1. 第一部分是金制的, 代表巴比伦帝国, 尼布甲尼撒这个极权的独裁者就是那金头(但2:38);
    2. 第二部分是银制的, 代表波斯帝国(或称“玛代波斯”), 一只手臂代表玛代, 另一只代表波斯;
    3. 第三部分是铜制的肚腹和腰, 代表希腊帝国.
    4. 第四部分是铁制的双腿和双脚, 双腿代表罗马帝国在东方和四方的势力(东罗马和西罗马). 半铁半泥的双脚用来描述一些圣经学者所谓的“复兴的罗马帝国”(the Revived Roman Empire).
  3. 马唐纳写道: “留意金属价值的减递而力量的递增(除了半铁半泥的双足), 也留意人以珍贵金属来描述他的帝国, 而神却用野兽来描述同样的帝国(但7:1-26). 主耶稣就是那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 祂将毁灭那四个国家, 然后统治全地(开始了千禧年国), 祂的国度将屹立不倒, 直到永远(注: 一千年的千禧年国度结束后, 祂的国权没有终止, 祂将继续在新天新地中统管万有, 所以说祂的国度是屹立不倒, 是永远的国度)”[10]
  4. 启17:10表明历代以来敌对神的大国势力, “智慧的心在此可以思想. 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 又是七位王; 五位已经倾倒了, 一位还在, 一位还没有来到; 他来的时候, 必须暂时存留. 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 就是第八位; 他也和那七位同列, 并且归于沉沦. 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 他们还没有得国, 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同得权柄, 与王一样. 他们同心合意将自己的能力、权柄给那兽”(启17:9-13).

    有关七头的解释:   “七头是七座山或七个王国(kingdoms). 这回顾过去的发展. 许多帝国出现在过去的历史, 但只有那些还发展到末世的才包括在内. 许多学者指出, ‘五位已经倾倒了’, 即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 这些王国曾逼迫以色列人, 或在历史上有重要角色, 其中一些尝试除灭以色列国. ‘一位还在’是指罗马, 因为约翰写启示录时是罗马帝国大有权势的时代. 这是第六个头(第六位王), 第七个头是所谓的‘一位还没有来’, 即十国联盟(ten kingdom confederacy, 或称“复兴的罗马帝国”). 它将会在经济或其他方面垮掉或败落(启13:3: “我看见兽的七头中, 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 那死伤却医好了. 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 但被那野心勃勃的兽(the beast, 政治强人)接管后, 一切都成功兴旺起来  —  这就是第八位. 那兽代表王和他的王国, 因这位统治者组成帝国.” [11]

      • 第一位王(第一王国) = 埃及 – 由法老(Pharaoh)代表
      • 第二位王(第二王国) = 亚述 – 由西拿基立(Sennacherib)代表
      • 第三位王(第三王国) = 巴比伦 – 由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代表[12]
      • 第四位王(第四王国) = 波斯 – 由古列/居鲁士(Cyrus)代表
      • 第五位王(第五王国) = 希腊 – 由亚历山大(Alexander)代表
      • 第六位王(第六王国) = 罗马 – 由凯撒(Caesar)代表[13]
      • 第七位王(第七王国) = 十国联盟(俗称“复兴的罗马帝国” )
      • 第八位王 = 那兽和他所组成的帝国 (注: 请参以下有关“兽”的解释)

    有关的解释: 启17:11: “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 就是第八位; 他也和那七位同列, 并且归于沉沦.” 值得注意的是, “那先前有如今没有的兽”与 启17:8有关: “你所看见的兽, 先前有, 如今没有, 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 这十国联盟的领袖(“先前有”)可能被戏剧性地暗杀, 消失了一段时间(“如今没有”), 过后他奇迹般地“复活”(启13:3: “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 那死伤却医好了”). 那兽“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 表明那人(政治强人/敌基督?)不仅是第七位王康复起来(可能只是看似复活, 而非真正复活), 而该被视为第八位(与之前的七位有不同之处). 换言之, 这位复活后的人虽然并非与“复活”之前完全不同(是同一个人, “他也和那七位同列”), 可是, 他还是有不同之处(似乎变成另一个人, 有更大的能力, 也更加邪恶; 他可能被无底坑上来的兽背后的邪灵所附身, 完全受他控制).

    艾伦写道: “这人已经历了改变; 他‘死而复活’之后, 不仅是撒但的代理人, 更是撒但全面控制的人. ‘八’这数字在圣经中与复活有关[注: 耶稣基督在第八日复活], 那兽是‘第八位’, 宣称自己是复活的人 (注: 这节的‘八’字在希腊原文是指阳性的人. 但‘头’和‘国’在希腊原文都是阴性的). 借着宣称自己是从坟墓里复活的人, 他要求全地的人敬拜他(帖下2:4), 而许多人会相信他的谎言(帖下2:11). 无论如何, 他的终局是‘归于沉沦’ ”.[14] 撒但叫那人(敌基督/假基督)“复活”, 可能是要模仿神所做的  —  叫基督复活..   

     

  5. 十国联盟最高领袖敌基督出自“但支派”吗? 【以下资料摘自洪鼎翀所著的《末日浩劫1》, 第159-179页】[15]
    1. 一些学者认为, 敌基督很可能出自“但支派”, 因为 启7:4-8的14万4千见证人当中, “但支派”不见了, 原因是“但支派”乃是“犹奸” —  犹太人当中的奸细和背叛者.【《末日浩劫1》, 第161页】
    2. 创49:17: “但(但支派)必作道上的蛇, 路中的虺, 咬伤马蹄, 使骑马的坠落于后”[16]
    3. 约主前931年, 以色列分裂成南北两国; 南国有犹大和便雅悯两个支派, 北国有其余十个支派.
    4. 北国创始人耶罗波安一世在“但支派”境内(王上12:29), 另立祭坛和祭司, 叫百姓到那里拜金牛犊(王上12:28-33), 也使过后的北国列王继续犯这拜偶像的大罪(王下10:29) [注: 启7:4-8的名单中, 除了没有但支派的名字(改成玛拿西), 也没有玛拿西支派的名字(改成约瑟), 主要原因可能是耶罗波安来自“以法莲支派”(王上11:26; 12:25), 大大影响以法莲人陷入拜偶像的罪中]  
    5. 北国被亚述灭国后, 北国的以色列人被掳至亚述. 多年以后, “但支派”很多后代迁移至欧洲的丹麦(Danmark),[17] 后来有大部分“但支派”的人从丹麦迁至德国一带, 与挪亚的子孙阿肯纳西人(Ashkenazi)通婚, 自称是阿肯纳西犹太人(Ashkenazi-Jews, 即德系犹太人).
    6. Ashkenazi在希伯来文就是德国. 但严格来说, 德国的“阿肯纳西犹太人”已不是纯正的犹太人了. 他们非常仇视另一派“塞法迪犹太人”(Sephardic-Jews, 西班牙系犹太人, 也被称为拉丁系犹太人). 塞法迪犹太人还保留纯正犹太血统, 坚决抵挡“阿肯纳西犹太人”所笃信和高举的《塔木德》(另译《塔穆德》, Talmud).[18]
    7. 阿肯纳西犹太人反对基督信仰、耶稣基督、个人的权利和民主自由. 他们持守《塔木德》和犹太神秘哲学卡巴拉(Kabala)的教训.[19] 这《塔木德》和犹太神秘哲学的教训反对耶稣基督, 公开承认“路西弗”(或译: 路西法, Lucifer)是神[注: 路西弗是撒但的别名, 他们就像主耶稣所说的, “自称是犹太人, 其实不是犹太人”, 主又说: “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 乃是撒但一会的人”(启2:9; 3:9) ].
    8. 阿肯纳西犹太人拜的是“悲号吽” (Baphomet), 也就是“阿撒泻勒”(Azazel), 是一个半男半女、半人半兽的高层次堕落天使.[20] [注: 《以诺书》记载阿撒泻勒是堕落天使的领袖. 这群堕落天使在挪亚时代, 与地上女人苟合(创6:4). 阿撒泻勒教导人远离神, 面对阿撒泻勒对人类堕落所带来的邪恶影响, 神最终用洪水灭世].【《末日浩劫1》, 第163页】
    9. “锡安主义运动”并非“塞法迪犹太人”发起的, 而是“阿肯纳西犹太人”受到“光明会”(Illuminati)极力推动而成立的. 他们想在地上建立一个所谓永恒的“弥赛亚国”, 称为“新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 简称NWO).
    10. 洪鼎翀评述道: “锡安运动以控制世界经济和金融、宗教政治、地球资源、国际法律… 等为己任. 有300名成员的犹太神秘哲学委员会, 对建立一个全新规划、受控的全球社会深感兴趣.” 【《末日浩劫1》, 第164页】
    11. 论到 启13:1的兽, 洪鼎翀写道: “这里所说的兽, 是指敌基督. 他要从地中海, 就是古罗马的版图, 正是今日的欧盟和中东地区出来. 他靠家族全世界经济的力量, 先捞到欧盟地区政治的成本, 统治了欧盟, 进而伸延至古罗马版图的殖民地, 得到北美联盟(加拿大、美国、墨西哥)和南美列国的统治权. 到了最后, 敌基督的势力要扩充到非洲联盟、亚洲和太平洋联盟, 直到统治全世界为止.” 【《末日浩劫1》, 第169页】
  6. 不少圣经学者认为, 在末日将出现的“十国联盟”(或俗称“复兴的罗马帝国”)很可能就是“欧盟”, 或是共济会所划分的“世界十大区域”. 下文将简述欧盟.

 

(B) 欧盟 (EU, EUROPEAN UNION)

以下资料改编自黄丹尼于1992年所著的《末世大灾难》:

 

(B.1)   罗马城

  1. 罗马城立于主前753年, 四面环山, 故有“七山城”之称(比较 启13:1的“七头”).
  2. 主前31年: 罗马兴起成为新兴王国.
  3. 主后117年: 罗马王Trajan把罗马帝国版图扩展到最大境界.
  4. 地中海争霸史上, 罗马帝国是唯一占有欧洲、亚洲、非洲的大帝国.[21]
  5. 主后第4世纪(主后395年), 罗马帝国分裂成“东罗马帝国”和“西罗马帝国”(正如巨像的“两只脚“所象征的, 但2:33).
  6. 主后476年, 罗马帝国被北部的德意志部落民族推翻.
  7. 第一任罗马王其名为: Romulus (拉丁文), 他要其子民敬拜他如神, 以此名作为罗马城好罗马国的命名, Roman 一词又因此而来.
  8. 在第二世纪时, “Romulus”一字的正式希腊文原译是: LATEINOS (英译: Lateinos ), 其数值加起来 = 666 [ L(=30) + A(=1) + T(=300) + E(=5) + I(=10) + N(=50) + O(=70) + S(=200) = 666 ]
  9. 罗马只用6个字母作为主要的数值: I (=1), V (=5), X (=10), L (=50), C (=100), D (=500); 这六个字母数值加起来 = 666 [22]

 

(B.2)    欧盟的前身

  1. 欧洲在世界第二大战(1939-1945年)结束后, 分裂为东西两部(东欧和西欧).
  2. 西欧一批国家用了不到30年的功夫, 就并凑起“欧洲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Europe).
  3. 1957年3月25日: 欧洲6国在罗马城(Vatican)签订了“罗马条约”(Treaties of Rome, 被称为“欧洲共同体合约”), 其目的是: 经济和政治的合一.
  4. 1958年组成“欧洲经济共同市场”(EEC, 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 此乃欧盟的雏形. 1993年, EEC改名为“欧盟” (European Union, 简称EU).
  5. 欧盟在1986年共有12个成员国, 其总部设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Brussels of Belgium):
    • 1957年: 6国: 意大利、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卢森堡
    • 1973年: 另3国加入: 英国、丹麦、爱尔兰
    • 1981年: 另1国加入: 希腊
    • 1986年: 另2国加入: 葡萄牙、西班牙[23]
    • 过后有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陆续加入, 壮大欧盟.
    • 2013年, 随着克罗地亚加入欧盟, 欧盟的成员国增加到28个.
    • 2016年6月24日, 英国公投决定脱离欧盟, 并开始协商达成退出欧盟协议
  6. 欧元(Euro)在1979年正式启用, 在欧盟28个成员国当中, 共有23个国家采用欧元, 而英国、瑞典和丹麦决定暂不加入欧元区. 【《末日浩劫1》, 第256页】

 

(B.3)    欧盟的经政统一和军事力量

  1. “罗马条约”下经政统一(货币、交通、人员等等), 并成立:
    1. 欧洲共同体委员会 (Commi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部长由不同国所代表
    2. 欧洲共同体法院 (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3. 欧洲议会 (European Parliament): 共有434名议员(由不同国所代表)
    4. 欧洲投资银行 (European Investment Bank): 负责个成员国的各种债务好投资事务.

      * 还有其他如: 欧洲原子能委员会、欧洲科技委员会、欧洲大学研究所…

  2. 北大西洋条约组织 (NATO,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1. 缘起: 1949年发起并签约于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Brussels)
    2. 宗旨: 同意任何盟国受到外界攻击时, 采取统一行动反击
    3. 成员: 16国 (EEC之12国, 除了爱尔兰), 加上另五国(美国、加拿大、挪威、土耳其、冰岛) [注: 其成员国过后继续增加, 2017年增至 29个]
    4. 北大西洋条约组织(NATO)旗下的组织:
      • 北大西洋理事会 (North Atlantic Council): 是联盟的最高权力机关. 由16国派出16名永久性代表组成, 对联盟的军事/政治/经济进行研讨, 并向有关会员国提供建议. 理事会下设立了: 国防计划委员会、核武计划委员会等等.
      • 军事机构 (Military Organization): 由各会员国的总参谋长联合组成, 每年开会两次, 共同制定防务计划, 并向联军最高统帅提出建议.
    5. 活动: 保持常规战备, 策划核对抗的部署, 监视东西方的政治形势, 在军事谈判上协调各会员国的立场与观点, 交流联盟中的军事技术并使在军事上落后的会员国得到援助.
    6. 附设机构(简述其中几个):
      • 北大西洋防空预警系统 (NAPMO): 统一负责联盟的防空预警, 包括对敌方空对地、地对地、海对地等等导弹基地的监视.
      • 联合武器供应机构 (NAMSO): 准备、储存作战武器、火箭及电子设备, 以备一旦需要时供应联合部队.
      • 中欧军事后勤运作机构 (CEOA): 主管中欧八国军事油管, 负责战争发生时燃料的联合供应.
      • 总体通讯系统 (NICSO): 负责统筹计划与运作联盟统体的通讯系统, 包括地面及卫星的各种发射与接收装置, 务使一切军事行动得到及时的反应.
      • 联合海军通讯机构 (ANCA): 对联盟各国的海上舰队负责相互间的通讯交换.
      • 北大西洋联合国防学院 (NADEFCOL): 负责培训各国军事人员.
      • 军事技术联合研究中心 (STC): 集中专家, 负责指导和交流最新军事情报[24]
  3. 欧盟在军事、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力量绝不容忽视, 详情可参https://zh.wikipedia.org/wiki/欧洲联盟 .

 

(C) 光明会和共济会

洪鼎翀在《末日浩劫》一书中写道: “敌基督必须是犹太人, 从古罗马的版图出来, 有着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犹太人关系, 高抬自己、背板神… 敌基督出来的时候, 那时的世界会划分为十大区域(Ten World-Regions)… 这是共济会33级最高成员(他们均属光明会的理事), 把全球划分成十个区域, 如但以理异象所述的巨像的双脚, 有十个脚趾. 每区域由五位光明会成员负责, 而在全球十个‘五人领导小组’之上, 是罗斯柴尔德家族五大家庭的后人” 【《末日浩劫1》, 第169-170页】

(C.1)   罗斯柴尔德家族 (Rothschieds)

  1. 在14万4千见证人中, 没有但支派, 因为这支派甘愿被撒但所利用, 去破坏神的计划. 雅各临终的预言, 暗指但支派日后会如“蛇”一般地抵挡和破坏神的作为(雅49:17).
  2. 但支派的后裔, 大半都属于“阿肯纳西犹太人”, 当中最显著的人物, 莫过于德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
  3. 据说天使时常向罗斯柴尔德(Mayer Amschel Rothschild, 1744-1812)显现, 传授操纵金融和黄金市场的秘诀, 使他飞黄腾达. 他五个儿子也在欧洲金融界大显神通, 使之成为19世纪全球最富有的家族. [注: 据说天使不断向老罗斯柴尔德“显现”, 逐步向他透露“拯救世界的计划”, 甚至告诉他弥赛亚救主要从他的“子孙”中出现. 他的家族以慈善家的姿态在世界各地出现, 用财富为“世界救星”铺路 ]
  4. 老罗斯柴尔德过后还得着“天使”的指引, 接触了“光明会”(Illuminati) 【《末日浩劫1》, 第180-188页】(注: 按照天使的指引来看,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位天使是撒但或邪灵所装作的“光明的天使”, 林后11:14).

光明会的会员摆出“山羊头”的手势作为彼此相认的暗号

(C.2)   光明会 (Illuminati)

  1. 光明会(Illuminati)也译为: 光照派、光明派、光明社等等.
  2. 光明会的灵魂人物是德国哲学家左汉伟豪特(Johann Adam Weishaupt, 1748-1830). 他从老罗斯柴尔德财物上的支持, 在德国巴伐利亚(Bavaria)成立光明会的组织, 老罗斯柴尔德一直在幕后控制.
  3. 光明会共分为七大部门: (1) 秘密组织部; (2) 金融与财务部; (3) 教育部; (4) 政治部; (5) 宗教部; (6) 研发部; (7) 情报部.
  4. 一些世界著名的团体或组织已被光明会渗透管辖, 例如: (a) 共济会(Freemasonry)、骷髅会(Skull & Bones)、波希米亚俱乐部(Bohemian Club)是属于光明会的“秘密组织”; (b)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美联储(Federal Reserves)、世界银行(World Bank)是属于光明会渗透的“金融与财务组织”; (c) 联合国教科组织(UNESCO)是属于光明会渗透的“教育组织”等等.
  5. 洪鼎翀写道: “光明会现在筹划着第三次世界大战, 想带入一个‘大同世界’, 以便一统全球的经济、政治、军事、教育、艺术、音乐、医药等各个领域. 他们遵照塔木德的教训, 为路西法(路西弗, Lucifer)铺路, 把‘世界救星’带上舞台. 光明会的差役, 正利用犹太复国主义和阿拉伯世界之间的冲突, 激起彼此间的矛盾和仇恨, 策划发动一场世界大战. 这紧张的局面, 已经成功地散播到世界每个角落, 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时, 再由他们来扮演‘和事佬’的角色. 所谓蚌鹤相争, 渔人得利, 这样他们就可以左右逢源, 一边捞政治收益, 一边夺取世界所有的财富.” 【《末日浩劫1》, 第190页】
  6. 光明会所敬拜的是“悲号吽”(Baphomet), 所以光明会的会员见面时, 会以“山羊头”的手势作为彼此相认的暗号(食指和尾指代表山羊角, 拇指代表山羊的胡子). 【《末日浩劫1》, 第190-191页】

(C.3)   共济会 (Freemasonry / Free Masonry)

  1. 共济会(Free-Mason)本是“自由石匠”之意. 香港和中国翻译为“共济会”, 取意译, 有“四海皆兄弟, 同舟共济”的意思. 在台湾译为“美生会”, 取Free-Mason的音译, 说明加入他们的组织, 就能像一只凤凰, 寿限将至时, 在自己的巢里自焚, 然后从灰烬中获得新生; 有“永生”和“复活”的象征涵义.
  2. 共济会起源于主前4,000年 (注: 根据传说, 共济会的始祖是以色列王国时代负责建造耶路撒冷圣殿的建筑师Hiram Abiff ), 这一年就是共济会的“光明年”(即“光明元年”之意). 他们自称是该隐的后裔, 通晓天文地理, 拥有宇宙奥秘的知识.【《末日浩劫1》, 第241页】
  3. 现代共济会于1717年, 正式在英国活动, 常举办高级俱乐部形式的社交活动, 包括娱乐和聚餐.
  4. 共济会是一个汇聚犹太财团和世界菁英组织的团体. 世界最大的金融体系有三大家族: 罗斯柴尔德世家(Rothschild)、摩根世家(Morgan)和洛克菲勒世家(Rockefeller). 此外, 许多政治领袖、哲学家和艺术家也是它的会员, 例如美国前总统如奥巴马(Obama)、布什父子(Bush-Senior & Junior)、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英国前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贝多芬(L. V. Beethoven)、歌德(Goethe)、伏尔泰(Voltaire)等等.
  5. 共济会现今约有600万人, 遍布全球;[25] 美国约有200万名会员, 英国约有40万名会员. 共济会会员更几乎占满每一页西方近代史, 包括英国等欧洲王室成员和美国很多任总统, 都是共济会会员.
  6. 联合国照“共济会”所划分的, 从2000年起, 制定世界的十大区域 (Ten World Regional Groupings). 有者认为这可能就是十国联盟中的“十国”. 此十大区域如下:
    1. 环绕地中海一带的国家 (Mediterranean Nations)
    2. 欧盟、西欧地区国家 (EU、Western Europe Nations)
    3. 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 (Canada、US and Mexico)
    4. 前苏联区许多不同国家 (Former-USSR Nations)
    5. 中东、伊斯兰诸国 (The Middle East & Islamic Arab Nations)
    6. 日本 (Japan) [或东亚国家, East Asia]
    7. 中美洲和南美洲 (Central and South America Nations)
    8. 中亚州和东南亚 (Central Asia and South East Asia Nations)
    9. 澳洲、纽西兰与太平洋岛屿 (Australia、New Zealand & the Pacific Islands)
    10. 非洲诸国 (The Africa Nations)
  7. 共济会的最终目的: 洪鼎翀写道: “共济会真正的目标, 是要建立一个由世袭菁英集团控制的世界政府, 产生: (a) 中央集权的全球政治统治; (b) 建立掌控全球的金融的统一银行体系… 这个神秘组织曾直接介入苏联解体进程, 并发动了全球的石油、能源、金融和粮食等危机” 【《末日浩劫1》, 第210页】
  8. 共济会的手段: 洪鼎翀表示: “…欧元区的问题重重, 正面临垮台的边缘. 什么时候欧元垮台, 美元也会被拖累, 一起爬不上来. 这将会影响全世界各国的货币, 无一不被殃及. 当全世界的货币同时发生问题, 感到盲目无助的时候, 西方菁英们将共同推举出一位众望所归的共济会领袖. 他是世界公认的经济家, 更是人人所仰望的‘世界的救星’. 他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分子, 出面解决全世界乱糟糟的局面. 他将会和世界四大联盟逐一签订友好条约, 帮助他们恢复国家的经济、次序和建设, 一一解决当前最棘手的问题, 为此, 工厂纷纷重开, 人人可以回到工作岗位. 各国各民都对他救命之恩感激不已, 视他如同再生父母一样.”【《末日浩劫1》, 第257页】

 

 

***************************************

附录三:   启示录第13章的两个兽

J. Dwight Pentecost

启示录第13章记载两个兽. 他们是魔鬼撒但在末时(end time)要兴起的两大强人, 来执行他那迷惑和统治普天下人的恶谋诡计. 潘德科(J. Dwigtht Pentecost)在其名著《将来的事》一书中对这两者有如下的讨论.

(A)      第一兽(政治的兽): 兽作为帝国之首的角色及工作

那在末时出现, 作为外邦十国联盟元首的人物, 圣经有很详尽的描写. 他的角色与工作记载在 结28:1-10; 但7:7-8, 20-26; 8:23-25; 9:26-27; 11:36-45; 帖后2:3-10; 启13:1-10; 17:8-14. 将这些经文的真理汇集起来, 可以归纳他的活动如下:

  1. 他在以色列历史的末时(latter times)登场(但8:23; 注: 他是在召会被提后才全面活动)
  2. 他要到主的日子(the Day of the Lord)开始(帖后2:2)才露面.
  3. 他一直受到“那拦阻他的”(the Restrainer)所阻碍(帖后2:6-7), 使他不能显露出来.
  4. 他出现之前, 世上会有很大的改变(帖后2:3), 这可以理解为离道反教, 或圣徒被提与主在一起(帖后2:1).
  5. 他是个外邦人. 他既从海中上来(启13:1), 而海在圣经中常喻作外邦列国(启17:15), 所以他定有外邦的根源.
  6. 他自罗马帝国中兴起, 因为他是那些毁坏耶路撒冷之人的领袖(但9:26).
  7. 他是最后的外邦霸权的领袖, 因为他像豹、熊及狮子(启13:1; 注: 参看 但7:7-8, 20, 24; 启17:9-11). 因此, 他是个政治领袖. 那七头十角在他的权柄以下结盟(启13:1; 17:12).
  8. 他是影响力是全球性的, 因为他要统治列国(启13:8). 他透过与其他各国订立盟约来展现和扩张他的影响力(但8:24; 启17:12).
  9. 在他兴起得势的过程中, 他要铲除三个统治者(但7:8,24). 在他所统管的国家中, 有一个会复兴, 因为代表一个国家或一个王的头(启17:10)得到医治(启13:3).
  10. 他借着自己设立的和平方案而得势(但8:25).
  11. 他的特点是才智卓越, 说话具说服力(但7:8 , 20; 8:23), 他又狡猾, 善施巧计(结28:6), 以致列国自愿臣服于他(启17:13).
  12. 他以专制权力管治他帝国中的列国(但11:36), 圣经说他任意而行. 他的专权表现可从“节期及律法”都被他改变得知(但7:25).
  13. 他最关心的是能力和权力(但11:38).
  14. 他以帝国统治者的身份, 与以色列国民缔结一份为期七年的盟约(但9:27), 却在三年半后毁约(但9:27).
  15. 他引进偶像敬拜(但9:27), 并以自己为神(但11:36-37; 帖后2:4; 启13:5).
  16. 他既自称为神, 所以是亵渎神的(结28:2; 但7:25; 启13:1,5-6).
  17. 他借撒但的运动兴起(结28:9-12; 启13:4), 从撒但那里得到权柄, 并受属魔鬼的高傲自负所控制(结28:2; 但8:25).
  18. 他是撒但不法制度的领袖(帖后2:3), 他靠着撒但的能力行种种异能神迹, 以证明他配受权力且配称为神(帖后2:9-19).
  19. 列国因硬心和眼瞎的缘故, 把他当作神, 承认他为统治者(帖后2:11).
  20. 这位统治者成为以色列的死敌(但7:21,25; 8:24; 启13:7).
  21. 将有一个联盟与他对抗(结28:7; 但11:40,42), 挑战他的权力.
  22. 在所触发的斗争中, 他控制巴勒斯坦及邻近地区(但11:42), 并在耶路撒冷设立总部(但11:45).
  23. 他兴起得势时, 也倚靠大淫妇那腐败的宗教制度而扶摇直上, 那大淫妇会试图控制他(启17:3, 注: 这样的控制是发生在初期时).
  24. 但过后他摧毁这宗教制度, 并且为所欲为(启17:16-17).
  25. 他专注对抗万君之君(即万王之王主耶稣, 但8:25); 他对抗祂的旨意(帖后2:4; 启17:14)及迫害祂的子民(但7:21,25; 8:24; 启13:7).
  26. 虽然他当权七年(但9:27), 但只能在大灾难时期的后半期进行其邪恶活动(但7:25; 9:27; 11:36; 启13:5; 注: 其邪恶活动如坐在神的殿中自称为神、逼迫神的百姓以色列人).
  27. 神要亲自审判他, 结束他邪恶的统治(结28:6; 但7:22,26; 8:25; 9:27; 11:45; 启19:19-20). 当他向巴勒斯坦用兵动武时, 这审判便来到(结28:8-9; 启19:19).
  28. 他会与“假先知”(第二头兽)一同被扔进火湖里(启19:20; 结28:10).
  29. 这审判发生在基督第二次降临时(帖后2:8; 但7:22), 那时, 弥赛亚(耶稣基督)的权能要彰显出来(启11:15)
  30. 他所统治的帝国要归到弥赛亚的权下, 并成为圣徒的国度(但7:27).

圣经给这个人冠以很多名字及称号. 宾克(Arthur W. Pink)在其所著的《敌基督》(The Antichrist)一书中, 把应用在他身上的名号列下:

  1. Arthur W. Pink

    好流人血弄诡诈的 (诗5:6);

  2. 恶人 (诗10:2-4);
  3. 强横的人 (诗10:18);
  4. 勇士 (诗52:1);
  5. 仇敌 (诗55:3);
  6. 敌人 (诗74:8-10);
  7. 多国的头 (诗111:6);
  8. 强暴的人 (诗140:1);
  9. 亚述 (赛10:5-12);
  10. 巴比伦王 (赛14:2);
  11. 欺压的人 (赛16:4-5; 耶6:26);
  12. 钉子 (赛22:25);
  13. 行恶的以色列王 (结21:25-27);
  14. 小角 (但7:8);
  15. 要来的王 (但9:26);
  16. 卑鄙的人 (但11:21);
  17. 任意而行的王 (但11:36);
  18. 无用的牧人 (亚11:16-17);
  19. 大罪人 (帖后2:3);
  20. 沉沦之子 (帖后2:3);
  21. 不法的人 (帖后2:8);
  22. 敌基督 (约壹2:22);
  23. 无底坑的使者 (启9:11);
  24. 兽(启11:7; 13:1);
  25. 奉自己的名来 (约5:43);
  26. 面貌凶恶的王(但8:23);
  27. 那行毁坏可憎的 (太24:15);
  28. 那行毁坏的 (但9:27).

可见在圣经中, 有关这人的启示何等宽泛. 这不足为奇, 因为这人是撒但致力取代神的计划所制造出来的杰作. 有一点很特别, 就是几乎所有提到那兽的活动之经文, 同时也提及他最终的灭亡. 在神的计划下, 其败亡的程度不轻. 以下经文提到其结局: 结21:25-27; 28:7-10; 但7:11,27; 8:25; 9:27; 帖后2:8; 启17:11; 19:20; 20:10. 简之, 神会猛烈地摧毁撒但这虚假、骗人的杰作  —  敌基督. 他的下场何其可怕, 就是他的身体被主耶稣亲自降临的荣光给熔化, 而他的灵魂则活活地被丢入硫磺火湖里, 永远受苦.[26]   

 

(B)       第二兽(宗教的兽): 假先知作为宗教领袖的角色及工作

这人(第二个兽)与十国联盟的帝国首领  —  “从海中上来的兽”  —  有密切关系; 圣经称他为“假先知”(启19:20;  20:10). 对他最详尽的描述, 记载于 启13:11-17, 圣经称他为“另一个兽”. 根据经文的描述, 有几个重点要留意:

  1. 明显地, 他是个犹太人, 因为他是“从地中上来”, 即巴勒斯坦(启13:11);
  2. 他在宗教信仰上很有影响力(启13:11: “两角如同羊羔”; 羔羊可代表宗教; 角象征力量);
  3. 他与第一个兽一样, 由撒但所策动(启13:11);
  4. 他获授予权力(启13:12: “施行头一个兽所有的权柄”);
  5. 他鼓吹地上的人敬拜第一个兽, 并强迫地上众人将第一个兽当作神一般敬拜(启13:12);
  6. 他用异能奇事来证明他是个真先知, 显然要证明自己是那要来的以利亚(启13:13-14; 比较 玛4:5-6);
  7. 他迷惑了一切不信的人(启13:14);
  8. 他所鼓吹的敬拜, 是偶像敬拜(启13:14-15);
  9. 他有能力用死来胁迫众人敬拜那兽(启13:15);
  10. 他也有权柄在经济领域里控制一切商业活动(启13:16-17);
  11. 他要给当时的人一个记号, 以证明他们自己的身份(启13:18).

 

有一点值得留意, 就是启示录提到第二个兽与第一个兽的关系时, 总是把他描写成“从属”或“附从”第一个兽(subservient to the first beast). 他被称为“假先知”(启16:13; 19:20; 20:10), 是第一个兽的先知, 即他的“发言人”. 故此, 眼前出现的是撒但式的三位一体, 是邪恶不洁的三位一体, 是来自地狱的三位一体: 龙、兽及假先知(启16:13). 撒但意图取代父神的地位, 兽意图取代基督的地位, 而假先知要取代圣灵的工作.[27]

 

 

***************************************

附录四:   敌基督是第一个兽

还是第二个兽”?

   

启示录13章论到两个兽: (a) “海中上来的兽”, 或称“政治的兽”(启13:1-10); (b) “地中上来的兽”, 或称“宗教的兽”(启13:11-18). 先知但以理也论到启示录的“兽”. 马有藻表示, 根据 但7:8, 23-24的预言, 这几节经文所论到的人就是所谓的“敌基督”(Antichrist, 即启13:1-10中的第一个兽, 也称“政治的兽”, 或“将要来临的君王”, The Coming Prince).

一般圣经学者把“第一个兽”(政治的兽, 启13:1-10)称为“敌基督”(Antichrist), 把“第二个兽”(宗教的兽, 启13:11-18)称为“假先知” [注: 启19:20称这第一个兽为“那兽”, 称第二个兽为“假先知”]. 但也有圣经学者(如James Allen、H. A. Ironside、A. C. Gaebelein )认为敌基督是指第二个兽(假先知), 请参阅 James Allen, Daniel Reconsidered, 第440页.

主张敌基督是“第二个兽”(假先知, 或作“宗教的兽”)的理由主要如下:

  1. 敌基督在英文是 antichrist , 希腊原文是 antichristos {G:500}(约壹2:18). 希腊文前缀 anti 意即“替代或取代”(in place of 或 instead of). 换言之, 此人是假冒基督, 以此代替基督, 让以色列人误以为此人就是他们多年以来所等候的弥赛亚(基督).
  2. 第二个兽是出“从地中上来”, 许多解经家认为此地是巴勒斯坦地, 所以此兽极可能是犹太人. 犹太人相信基督(弥赛亚)一定是个犹太人(注: 犹太人不会接受外邦人为他们的基督), 所以第二个兽符合此资格. 如果圣经用 antichristos 的意思是指“代替基督”, 身为犹太人的第二兽便符合这条件.
  3. 不少学者认为但以理书11:36那称为“王”(the king)的人就是敌基督.[28] 论到这王, 但11:37说: “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注: “他列祖的神”是指犹太列祖的神). 这暗指敌基督一定是犹太人. 第二兽符合这资格.

 

我们相信犹太人所能接受的基督(弥赛亚), 无疑是个犹太人. 虽说“从地中上来的兽”极有可能是犹太人, 但这并非表示“从海中上来的兽”(启13:1)一定没有犹太血统. 拉海叶(Tim LaHaye)表示: “敌基督的身份国籍最常被人问及. 启13:1显示他‘从海中上来’, 意思指他是地中海沿岸的居民. 由此得出, 他是一个外邦人. 但8:8-9说他是出自希腊四角的‘小角’, 显示他是半个希腊人. 但9:26指祂是那位要来的王(prince), 意谓他属那毁灭耶路撒冷王族的血统; 从历史角度来看, 就是罗马帝国. 因此, 祂将是杰出的罗马人, 但11:36-37又说他不顾‘他列祖的神’; 根据上下文, 他便是一名犹太人. 综合所有可能性后得知, 敌基督将以外邦人的身份出现, 但却暗藏犹太身份; 正如希特勒(Adolf Hitler)或其他人一般, 害怕泄露自己的犹太血统. 或许, 只有神才真正知道他的身份,[29] 但圣经指出他是一个罗马希腊混血的犹太人; 一个集大成(composite man), 代表着地上各族的人. 这使他有足够资格成为一切邪恶者的化身.”[30]

换言之, 这“第一个兽”也可能是拥有罗马希腊混血的犹太人, 或仅是出自欧洲的某个外邦国家(“从海中上来”)的犹太人, 所以他能假冒基督, 被犹太国民所接受. 这特殊身份也有助于迷惑犹太国民, 使他们愿意与他立约(但9:27; 即所谓的“七年和约”). 故此, 上述有关“敌基督肯定是第二个兽”的论点难以站立得稳.

William R. Newell

事实上, 有不少圣经学者提出很好理由, 来支持“敌基督不是第二个兽, 而是第一个兽”的看法. 让我们引述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的几项论点:

  1. 我们的主耶稣曾说: “我奉我父的名来, 你们并不接待我; 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 你们倒要接待他”(约5:43; 注: 一般圣经学者都赞同此人就是敌基督). 启示录第13章的第二个兽是来确立第一个兽的名, “他又叫众人… 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 都不得作买卖”(启13:16,17). 换言之, 第二个兽并不是奉自己的名来行事, 所以不符合有关敌基督的描述或条件.
  2. 启16:13提到邪恶的三一体: “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 好像青蛙, 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 启19:20也说: “那兽被擒拿; 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 也与兽同被擒拿…” 第二兽被称为“假先知”. 众所周知, 先知是奉另一者的名而来, 为另一者说话. 既然这第二兽是奉第一个兽的名而来, 而非奉自己的名, 他又如何能应验 约5:43有关敌基督的预言呢?
  3. 一般学者都赞同 帖后2:3的“大罪人”是指敌基督. 不过关于此人, 圣经说: “他是抵挡主, 高抬自己, 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 甚至坐在神的殿里, 自称是神”(帖后2:4). 这与第二个兽在启示录第13章所做所为正好相反, “他… 叫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死伤医好的头一个兽. 他… 说: ‘要给那受刀伤还活着的兽作个像.’ 又有权柄赐给他… 叫所有不拜兽像的人都被杀害”(启13:12,14-15). 第二个兽不过是第一个兽的“先知” [注: 第二个兽要地上所有的人都拜第一个兽, 又怎能符合敌基督那“高抬自己, 自称是神”的特征呢? 同样道理, 第二兽也不符合 但11:36的“王”之特征: “王必任意而行, 自高自大, 超过所有的神.” 一般解经家都认为此王就是敌基督, 可见那叫人拜第一头兽的“假先知”并非敌基督]
  4. 一些学者断言第二个兽作为第一兽的“假先知”这一特征, 是他邪恶工作的后期形式; 他们主张: 此人(第二个兽)在初期是独立的“王”, 从巴勒斯坦兴起, 在那里应验了 但11:36 —  任意而行的王; 或应验了 帖后2:3的大罪人; 到了较后时期, 此人改变了做法. 他带领那些接受他为基督的犹太国民, 去归顺和敬拜第一个兽和他的政治权势(即成为第一个兽的先知).

* 评论: 无论如何, 这样的解法不符合启示录第13章所描绘的图像. 因为启示录第13章显然同时有两个不同的兽, 来自两个不同的地方; “兽(第一个兽)就开口向神说亵渎的话, 亵渎神的名并祂的帐幕, 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 又任凭他与圣徒争战, 并且得胜; 也把权柄赐给他, 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启13:6-7). 这两节经文呈现第一兽为那位直接亵渎真神的“王” (但11:36: “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  此乃亵渎神). 简之, 第一兽所行的直接应验了 但11:36和 帖后2:3-4所指的恶人之恶行. 换言之, 是第一个兽(而非第二个兽)应验了上述的经文.[31]  

敌基督到底是“第一个兽”还是“第二个兽”(假先知)? 圣经学者或解经家对此见仁见智, 但有三件事值得我们注意:

  • “敌基督”(希腊文: antichristos {G:500})一词在整本圣经中, 最先出现在约翰一书, 也只出现在约翰一书和二书(共5次, 约壹2:18 [2次], 2:22; 4:3; 约贰7), 而记载于 约壹2:18第二次的“敌基督”一词是复数的(所以《和合本》正确译作“有好些敌基督”; KJV: many antichrists), 表明“敌基督”一词可以用在超过一个人的身上; 换言之, “敌基督”一词可以同时指政治的兽, 也指宗教的兽);
  • 整本启示录并没有使用过“敌基督”一词;
  • 圣经并没有指明“敌基督”是启示录中的哪一个兽. 因此, 有圣经学者认为“敌基督”一词可以同时用来指政治的兽和宗教的兽.
Richard C. Trench

Richard C. Trench

笔者本身认为“敌基督”(antichrist)一词是可以同时用来指“第一个兽”(政治的兽)和“第二个兽”(宗教的兽), 因为正如潘德科(J. D. Pentecost)所指出, “anti”一字在希腊原文可以指“代替”(instead of)或“敌对”(against). 若是指“代替”基督, 那么antichrist就是指第二头兽(宗教的兽), 若是指“敌对”基督, 那么第一头兽(政治的兽)就比较符合antichrist这一称号. 诚如奥尔德里奇(Roy L. Aldrich)所言: “antichrist的身分之谜能否解开, 全在乎是否能确定他基本上是基督的仇敌(enemy of Christ), 还是他是个假基督(false Christ).”

若要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 正如纽威尔所论证的, antichrist一词指第一头兽(政治的兽)的可能性更高(参上述纽威尔提出的种种论点). 其次, 按照特伦奇(Richard C. Trench)的观察, 约翰书信5次提到“敌基督”时, anti的意思应是敌对而不是代替. 他说: “看来, 约翰的意思是清楚的, 敌基督的基本特征是对抗基督, 违抗祂, 而不是奸狡地企图扮演祂的性格, 取代祂的职任. 故此, 这正是他名的含意… 大多数早期的教父也这样理解这个字.”[32]

第三, 圣经已有一个词, 用来描述“假冒基督”, 那就是“假基督”. 太24:24和 可13:22用了“假基督”(希腊文: pseudochristos {G:5580})这一词.[33] 此词与“敌基督”相对, 就如特伦奇的评论: “(假基督)并不否定基督的存在; 相反地, 他正利用世人对基督的期待; 他只把这一切归因给他自己, 不惜亵渎神, 确认自己就是那预言要来的一位, 在他身上神的应许和人的盼望都实现… 故此, 两者的相对是明显的… (敌基督)否认有基督的存在; … (假基督)确认(冒认)自己就是基督.” 简之, 若神的意思是要我们明白此人是假冒基督, 那么圣灵所选用的词应该是“假基督” ( pseudochristos ), 而非“敌基督” ( antichristos ).

潘德科接着总结道: “看来约翰的想法是要表达对抗(敌对基督), 而不是互换(代替基督). 事实上, 头一个兽的特点是直接地与基督对抗, 他建立自己的国度, 与神的国度为敌. 如果两个兽中有一个是敌基督的话, 第一个兽似是敌基督了.”[34] 正因此故, 在“将来的事”这一系列文章论到敌基督时, 除非有所注明, 否则皆指一般圣经学者所谓的“第一个兽”(即政治的兽).

 

 

***************************************

附录五:   启示录中的大淫妇

 

(A)      谁是大淫妇” (17:1-18)

大淫妇代表一个宗教的体制(religious system), 此体制源自旧约的巴比伦(创10-11章). 马唐纳写道: “大淫妇是一个庞大的宗教和商业组织, 以罗马为总部. 很多人相信, 第17章所形容的是宗教上的巴比伦, 第18章则形容商业方面(的巴比伦). 当然, 宗教方面的巴比伦涉及离经背道的基督教机构, 包括复原教(更正教)与天主教. 她也可能代表普世教会.”[35]

  1. 科恩(Gary Cohen)认为大淫妇是“全球性的假宗教制度(启17:1,15), 这制度无疑包括背道的更正教教会(Protestantism)与罗马天主教组织的合并, 再加上各种其他异教.”[36]
  2. 魏斯比(Warren W. Wiersbe)指出, 启17:18清楚表明那女人(大淫妇)是指在约翰时代存在的一座城(启17:18的“管辖”一词原文是现在时态, present tense). 此城(即有“七山城”之称的罗马城, 启17:9)当时虽繁荣与强大, 却是拜偶像和危险的. 那女人的名字与奥秘的巴比伦有关(启17:5), 而巴比伦城是由宁录(Nimrod)所创建(创10:8-11). 著名的巴别塔是人企图以拜偶像来违抗神(创11:1-9). 那女人是“大淫妇”和“淫妇之母”, 而巴比伦的(宗教)制度总是在某方面产生了所有假宗教(包括罗马天主教). 她诱惑人去敌对神, 并逼迫祂的仆人. 邪恶的淫妇象征邪恶的城市或政治的制度.[37]

许多圣经学者或解经家把“大淫妇”解释为罗马天主教、天主教教廷或教皇制度, 持这看法的有: John N. Darby、John Phillips、A. C. Gaebelein、吴华青、吴主光、黄丹尼等等.

 

(B)       “大淫妇的特征

黄丹尼在其所著的《末世大灾难》一书中对“大淫妇”有如下的解释: (第126-127页)

  1. 大淫妇的罪状: “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 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启17:2). 美国神学家何陵西指出: “淫妇, 就是代表对基督真道不忠不贞的宗教.”
  2. 大淫妇的背景: “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启17:1), 表明她是欧洲合众国的精神支柱; 她骑在“七头十角的兽”[指敌基督]身上(启17:3, 表明她利用这政治的兽). 她是政教合一体系的精神支柱
  3. 大淫妇的出处: “那七头就是女人所坐的七座山”(启17:9). 黄丹尼写道: “那女人所属的宗教, 位于七座山上. 世上所有的京城, 只有罗马一城是建筑在七座山之上, 古往今来, 罗马向来有‘七山城’之称.”
  4. 大淫妇的身份: “淫妇或妓女, 是指一个不忠不贞的人. 她把神所赐作为女人的贞洁出卖了. 同样, 教会自称属于神, 却与假宗教系统联合, 等于以教会的功能去卖淫.” 罗马有哪一家大教会在卖淫(指与异教系统联合)? 许多学者不约而同地指出是罗马天主教. 目前的罗马天主教正在热心地鼓吹两个大联合: (i) 欧洲国家的大联合; (ii) 普世教会的大联合(或普世宗教大联合).

 

(i)   欧洲国家的大联合

  1. Bishop Rudolf Graber

    1941年: 罗马教皇皮乌斯十二世(Pope Pius XII)就提倡“建立一个新欧洲”.

  2. 1953年3月20日: 罗马教廷钦定此日为“圣母显现”之日, 他号召“欧洲国家必须大联合”.
  3. 1958年9月12日: 红衣主教(Archbishop Montini)献出一尊66英尺的“圣母像”, 其石碑上刻着: “我们敬爱的贵妇, 欧洲之母”.
  4. 1958年9月16日: 罗马大主教格列伯(Bishop Graber)公开声称: “我要求发动一个国际性欧洲圣马利亚运动(International European Mary Movement), 让我们一起祷告祈求, 中东再次地成为‘马利亚帝国’(Imperium Marianum)的一部分.”
  5. 1979年: 鼓吹“欧洲大联合”和“普世教会大联合”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波兰的百万人大集会中宣称: “尽管欧洲已经相当长期间的分裂, 但我们必须重新寻找我们的根源而联合起来.”[38]

 

Pope John Paul II

Pope John Paul II

(ii)   普世宗教大联合

  1. 1972年: 路德会(另译“路德宗”, Lutheran Church)和罗马教廷发表联合报告, 共同组成委员会(Lutheran-Roman Catholic Joint Commission).
  2. 1979年11月30日: 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对土耳其进行多种目的的访问, 其中一项就是与伊斯坦布尔(Istanbul)的东正教(Orthodox Eastern Church)总主教丹密提里奥斯(Demetrios I)会谈, 共同组织一个“天主教-东正教联合神学委员会”, 以便统一他们在教义上的认识.
  3. 1982年: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对英国进行一次“历史性访问”, 为圣公会(Anglican Church)与罗马天主教的合一运动奠定了基石. 教皇被邀请访问英国圣公会在肯特伯利的大教堂, 在圣公会主教(Robert Runzie)和一大批更正教领袖的陪同下, 登台发言说: “愿大家和我一起为基督教会的和解及联合祷告和工作…” [注: 可惜天主教不愿完全归回圣经而放下属人的传统, 故他们所谓的“联合”或“合一”并非圣经所要求的“在真道上同归于一”(弗4:13) ]
  4. 1983年12月: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访问在罗马的路德会, 并用德语说: “我们真诚的愿望就是合一, 为此, 我们用尽各种努力来促进这个趋势.”[39]
  5. 1986年2月3日: 教皇约翰保罗二世访问印度时, 告诉天主教的会众, 宗教大联合(Religions Unity)是当务之急 [注: 1986年, 天主教邀请了世上160个宗教代表出席合一会议]
  6. 1996年10月, 天主教举行为期四天的“宗教合一会议”, 400多位来自世界各国不同宗教的代表参加此会议. 他们出席了28次圆桌会议、70次祈祷会, 又邀请联合国的秘书长等人参加. 吴主光指出, 罗马天主教的教皇是想利用“合一运动”来使自己成为“世界各大宗教的最高领袖”[40]

 

 

(C)      “大淫妇的结局

            论到大淫妇的结局, 威明顿评论道: “假教会(指大淫妇所象征的假宗教制度)在大灾难的前期, 将要借出她所有的罪恶能力, 以高举敌基督. 在短期内, 她兴盛、奢华、财富过人; 但突然, 事情戏剧化地改变过来. ‘兽必恨这淫妇, 使她冷落赤身, 又要吃她的肉, 用火将她烧尽’(启17:16). 其中的可能理由是淫妇使敌基督得着权力后, 意图操纵他. 历史也提供许多例子, 诸如罗马天主教(或其他的宗教制度)企图控制君王和首领… 但敌基督不会俯首屈服. 他要攻击她、消灭她的建筑、焚烧她的圣书, 和杀害她的祭司… 最后灭了她.”[41]

 


 

[1]           启13:3说: “兽的七头中, 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 “七头”可指七个王(kings, 启17:10)或七王的国度权势, 即七个王国(kingdoms, 就像“金头”代表巴比伦王, 同时也代表他的王国巴比伦, 参 但2:38-39).

[2]           附录一: 那兽会否是个复活过来的人?

[3]           附录二 : 十国联盟(敌基督的国 /复兴的罗马帝国).

[4]           启17:8: “你所看见的兽, 先前有, 如今没有, 将要从无底坑里上来, 又要归于沉沦. 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生命册上的, 见先前有、如今没有、以後再有的兽, 就必希奇.”

[5]           KJV: “And he had power to give life unto the image of the beast…”; 《英皇钦定本》(KJV)这节译成“生命”(life)并不正确, 其页边(margin)旁注作“气息”(breath)才是正确的. 中文圣经《和合本》正确译作“气息”, 其他译本如NKJV、NIV、Darby、NASB、ASV、RV等等也译作breath (气息).  

[6]           有关“敌基督”(Antichrist)的身份, 请参本文附录四: 敌基督是“第一个兽”还是“第二个兽”?

[7]           但11:36: “王(the king)必任意而行, 自高自大, 超过所有的神, 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他必行事亨通, 直到主的忿怒完毕, 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8]           上文编译自 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所著的“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之系列文章, “Antichrist” (Chapter 7), 载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9)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343-348页.

[9]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1年), 第309页.

[10]          马唐纳著, 《活石旧约圣经注释》(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6年), 第1041页.

[11]          Samuel W. Jennings, Alpha and Omega (Belfast: Ambassador Productions Ltd., 1996), 第276页.

[12]         根据威明顿, 这四大帝国的时期为: (1) 巴比伦(主前625-539年); (2) 波斯(主前539-331年); (3) 希腊(主前331-323年); (4) 罗马有三个时期: (a) 第一时期: 最初建立帝国期(主前300年直到主后476年); (b) 第二时期: 有影响力的时期(主后476年直到现今): 至今仍有的影响如罗马帝国首都罗马城、罗马教会的首府梵蒂冈、罗马法律、罗马言语(拉丁语)、罗马军队的军阶; (c) 第三时期: 复兴的罗马帝国(召会被提直到哈米吉多顿大战).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93页.

[13]          “第一位王”至“第六位王”这六个王国是由六位王所代表, 文中的人物名字由艾伦(James Allen)所建议. James Allen, “Revelation”,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T. Wilson and K. Staple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425页.

[14]          同上引, 第427页.

[15]          洪鼎翀著, 《末世系列第一集: 末日浩劫》(新山: 人人书楼, 2014年第二版), 简称《末日浩劫1》.

[16]          创49:18提到“等候神的救恩”, 表明仍有人仰望和等候神的恩典, 而神仍存留恩典给这支派的人. “但支派”虽因背道而没出现在14万4千见证人名单中(仿佛被神除名), 可是在神的恩典中, 仍有“但支派”的人在灾难时期借着14万4千见证人(启7:3-4)或“两个见证人”( 启11:3)所传的道而悔改归信, 所以“但支派”的名字也出现在千禧年国度里分地为业的记载中(结48:1-2).

[17]          Dan = 但, Mark = 印记, 所以丹麦(Denmark)就是“但印记”, 而丹麦有许多“但支派”的后代.【《末日浩劫1》, 第161页】

[18]          “塔木德经”(Talmud)是关于犹太人生活, 宗教, 道德的口传律法集, 全书分“密西拿”(Mishnah)及其注解篇“革马拉”(Gemara)两部分, 为犹太教仅次于旧约圣经的主要经典. 主曾责备法利赛人注重祖宗的遗传(可7:8-9,13), 而“许多祖宗口传的遗传和教训, 都是从《塔木德》来的, 且与摩西律法, 即《妥拉》(Torah)相互抵触.” 【《末日浩劫1》, 第164页】

[19]          根据洪鼎翀, “犹太卡巴拉哲学充满了巫术和对鬼魔敬拜的记载, 充斥了交鬼仪式的描写.” 【《末日浩劫1》, 第168页】

[20]          洪鼎翀指出, 赎罪日要选两只公山羊, 一只被杀为以色列人赎罪, 另一只送到旷野归于“阿撒泻勒”(利16:6-10). 归于”阿撒泻勒”的山羊被放逐(scapegoat)于旷野后, 最终堕崖丧命. 丧命之处就叫“阿撒泻勒”. 【《末日浩劫1》, 第163页】

[21]          许多罗马皇帝都是严厉逼迫基督徒的: (1) Nero (主后54- 68); (2) Domitian (主后81-96); (3) Trajan (主后98-117); (4)Marcus Aurelius (主后161-180); (5) Severus (主后193-211); (6) Maximinius (主后235-238); (7) Decius (主后249-251); (8) Valerian (主后253-260); (9) Aurelian (主后270-275); (10) Diocleation (主后284-305); (11) Galerius (主后305-311). 但在主后324年, 罗马王君士坦丁(Constantine)把基督信仰宣布为国教. 无论如何, 在政教合一下, 种种政治制度(如等级制度)和异教做法(如拜偶像)被引进召会, 导致召会变质, 逐渐腐败.

[22]          以上资料摘自 黄丹尼著, 《末世大灾难》(台北: 导向杂志社, 1992年再版), 第96-98页.

[23]          同上引, 第103-106页.

[24]          黄丹尼著, 《末世大灾难》, 第106-111页.

[25]          共济会于1916年, 在马来西亚设于吉隆坡(Kuala Lumpur). 目前在吉隆坡有三个会所. 在槟城、怡保、太平、巴生港口、波德申、新山、关丹、古晋都各有一间会所.

[26]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 第308-309页.

[27]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 第310页.

[28]          但11:36: “王(the king)必任意而行, 自高自大, 超过所有的神, 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 他必行事亨通, 直到主的忿怒完毕, 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

[29]         马丁路德曾把教皇(Pope Leo X)错认为敌基督. 过后有者认为是独裁者如法兰西的拿破仑(Napoleon, 1769-1821)、德国的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意大利的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1883-1945)、苏联的斯大林(Joseph Stalin, 1879-1953)等当成他们那时代的敌基督.

[30]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663页.

[31]          William R. Newell, Revelation: A Complete Commentary (Iowa Falls, Iowa: World Bible Publishers, 1987), 第195-200页. 纽威尔也在此书举例证明达秘(J. N. Darby)认为敌基督是第一个兽(参上引书, 第195页).

[32]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 第311页.

[33]          太24:24: “因为假基督(false Christs)、假先知(false prophets)将要起来, 显大神迹、大奇事, 倘若能行, 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可13:22是其平行经文). 我们读到 启16:13先后提到兽和假先知, 而 太24:24和可13:22也先后提到假基督和假先知. 有者认为既然 太24:24的“假先知”正是 启16:13的后者(假先知), 那么这节的“假基督”岂不是指前者(兽)吗? 然而, 这看法忽视了一个事实: 启16:13的兽和假先知在原文都是单数(只有一位), 但 太24:24的假基督和假先知都是复数的(超过一位), 所以这两处经文并非指向同样的人物.

[34]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 第311页.

[35]          马唐纳著,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香港尖沙咀: 活石福音书室, 2007年), 第1400页.

[36]          Cary G. Cohen, Understanding Revelation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71页.

[37]          Warren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vol. 2): Eph – Rev (Illinois : Victor Books, 1989), 第612页.

[38]          黄丹尼著, 《末世大灾难》, 第127-128页.

[39]          同上引, 第133-138页.

[40]          吴主光著, 《教会大合一运动可以接纳吗?》(香港九龙: 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3年), 第46页.

[41]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67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