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年龄是古老或年轻? “地球年”的真相 (上)


(A)       引言

Charles Darwin

在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时代之前, 不少进化论学者如英国的伊拉斯姆·达尔文(Erasmus Darwin, 1731-1802, 达尔文的祖父)及法国的拉马克(J. B. Lamark, 1744-1829)都认为“进化论”若要成为科学理论, “漫长时间”是最重要的关键, 没有上亿年或百万年的时间, 进化论是不能成立的, 所以地球必须是个非常古老的地球, 生命才有足够的时间从无生物变成有生物, 从简单的单细胞微生物, 衍化成复杂的多细胞动物, 最后演化至人类.

 

这样的推理, 立即与他们当时的宗教世界所估定的年轻地球年龄有大抵触, 因为那时在西方世界, 普遍教会内外人士都接受地球大约是在主前(公元前) 4004年形成的, 而此地球年是英国的一名主教乌社尔(James Ussher, 1581-1656)于1620年首先提倡的.

 

进化论学者普遍认为地球年龄久远. 由于受到进化论的影响, “大部分科学资料显示宇宙已有150亿年至200亿年之久, 而地球则有45亿年至50亿年之久.”[1] 今日大部分专家都认为地球年龄是45亿年或46亿年 (4600my = 4.6by; 注: my代表million years [百万年], by代表billion years [10亿年] ). 可是一般人皆不知道, 这个“古老地球论”自上个世纪已受到严峻挑战, 备受质疑, 因为“目前有80种以上不同的方法, 试图用来决定地球的年龄. 这些方法都认定地球是年轻的, 而不是进化论者所强烈坚持, 说地球有亿万年的年龄. … 有很多著作提出论据支持年轻地球论. 美国的莫里斯博士(Dr. John Morris)所著的《年轻的地球》(The Young Earth)就是这方面的杰作.”[2] 

 

 

(B)       地球年龄推估简史

James Ussher

在还未谈及上述“年轻地球论”的论据以前, 让我们先了解一下地球年龄推估(推测和估计)的历史过程. 马有藻在其所著的《鲜为人知的地球年》一书中, 列出以下重要的历史事件:[3]

 

  1. 1620: 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地球的年龄, 直到1620年, 英国主教乌社尔(James Ussher, 1581-1656)根据圣经创世记第5章的人物家谱和这些人物事件发生的年代, 配合其他国家的历史记录, 计算地球是神在主前4004年的“产品”【请参本文附录一】.
  2. 1681: 圣职人员兼地质学家彭内特(Thomas Burnet, 1635-1715)于1681年出版《地球圣论》(Sacred Theory of the Earth), 在书内支持乌社尔的地球年龄计算法, 并以创造周的七日为蓝本, 宣称地球是七千年前的创造, 及挪亚时代的洪水形成今日的山脉. 这最早的地球年龄计算被当时教会奉为不可摇动的真理.[4]

    Thomas Burnet

  3. 1744: 在那一年, 法国自然科学家和宇宙学家布丰(Georges Buffon, 1707-1788)认为地球形成是由彗星引起的, 是彗星撞击太阳, 把太阳打下一块碎片, 冷却后形成地球. 他推估地球为7万5千年(75,000年), 教会(指天主教会)即时哗然, 群起攻击, 他被迫收回宣布.
  4. 1790: 苏格兰地质学家赫顿(James Hutton, 1726-1797)在晚年时(约1790年)根据地壳沉积岩(sedimentary rock)里的厚度与其中的化石样本推估地球年龄, 由于他无法得知泥石的沉积率, 他只能靠最古老的化石标本估计地球约为5亿年(500my)
  5. 1795: 世纪以来, 人都接受地球是年轻的星体, 直到“均变论”(uniformitarianism)普遍渗入科学界. 第一位以“均变论”计算地球年的是英国天文学家哈雷(Edmond Halley, 1656-1742; 注: 此人于1718年计算宇宙最光的星球离地球共12兆亿里, 该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称为“哈雷星”).[5]

    Edmond Halley

    在1715年, 他出版了《地球论》(Theory of the Earth)一书, 详细分析均变论是“以今鉴古”之法(present is the key to the past). 1795年, 他根据海水里的盐含量是由陆地泥土里的盐分经河道流入大海里, 由此计算出每年海水增加盐度约3%, 于是推算出地球年约为1000my (1by, 即10亿年).

  6. 1852: 英国剑桥大学热力学家汤姆森(William Thomson, 1824-1907, 后称“开尔文勋爵”, Lord Kelvin)在英国科学协会(British Science Association)时发表专文, 指出根据地球吸收太阳能的热度来计算, 估计地球不可能超过100my(1亿年). 此论一经发表, 各界哗然. 开尔文勋爵不遗余力与不同学者展开辩论大会, 极力主张地球的年龄不合进化论的推估年代【注: “进化论之父”达尔文(Charles Darwin)于1859年出版《物种起源》, 大力提倡进化论, 使进化论的思想渗入科学界. 然而, 汤姆森常以科学事实为根据, 强有力地反对进化论】.[6]
  7. 1854: 德国著名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哲学家兼热力学第一定律者亥姆霍兹(Hermann L. Helmholtz, 1821-1894; 也称Hermann von Helmholtz), 根据太阳能普照地球的热力, 估计地球年龄约为25my (2千5百万年).
  8. 1862: 英国热力学家汤姆森(William Thomson, 1824-1907, 后称“开尔文勋爵”, Lord Kelvin)向爱丁堡皇家科学会发表报告, 他认为地球之地壳起初如熔成泥状的岩浆, 后来地球凝固, 成为岩石. 地球内部愈深处, 压力就愈大, 熔化点也愈大. 他以地球温度每100公尺增加3°F, 或减少100公尺就是减少3°F这现象来计算, 这样从地球表面的冷却(凝固)速率便可计算出地球起初的“火球年龄”, 亦即地球诞生年, 约是45my (4千5百万年; 注: 目前不少人将之改为20my).
  9. Ernest Rutherford

    1904: 英国天文物理学家卢瑟福(Ernest Rutherford, 1871-1937)发现那些不同放射能力的化学元素,[7] 都有不同的固定半衰期, 由此他便成为“运用岩石里有放射能力的化学元素的半衰期, 来计算地质年龄”的先锋, 并以此推估地球的年龄. 因他这方面的贡献, 耶鲁大学于1906年冠他荣衔“放射性测年法的鼻祖”. 我们在下文举出几个以此测年法推算出来的地球年龄.

  10. 1930年代: 天文学家多接受“彗星撞太阳而生出地球”的理论, 他们在地球表面找到太空陨石, 其后利用铅207 变铅206 的放射率计算, 地球诞生年约在6by (46亿年).
  11. 1956: 美国天文学家帕特森(Clair C. Patterson, 1922-1995)根据各项放射元素蜕变率(例如: 铅207 → 铅206; 铅207 → 铀235; 铅206 → 铀238; 铅208 → 钍232; 锶87 → 锶86 ), 用在一枚名为Allende的陨石上. 此枚陨石据称是地球原身的一分子. 故与地球同年. 化验结果的地球年龄范围太宽, 从9by至16.5by (39亿年至165亿年), 不过平均可趋近4.5by (45亿年; 注: 可见运用放射性化学元素来鉴定年代的差距是甚大的).
  12. 1980年代: 不少科学家如太空物理学家汉弗莱斯(Dr. R. D. Humphreys)在1983年、1986年和1988年分别发表专文, 用今日地球磁场力度的减弱率来计算地球的年龄. 此法俗称“以今较古法”, 即用今日的减弱率推测先前原来的力度, 以此测量地球的磁场力度. 他按此法推算出地球的年龄约为2万年.
  13. 1990年代: 近代太空物理学家瓦尔迪曼(Dr. Larry Vardiman)从空气中的氦(Helium)含量计算出地球的年龄大约是2my (2百万年). 此法的假设是起初地球形成时的空气是没有氦含量存在的. 若起初地球形成时含有氦, 地球的年龄会大大降至圣经所报导的年代(约1万年).

 

马有藻指出, 现今一般科学家主要根据地球表面铷(Rb87, rubidium)的含量推算, 地球年龄约为46亿年(4600my = 4.6by). 铷是一种放射性的化学元素, 经其半衰期是46亿年(4600my), 意思是说经过4600my之后, 铷便蜕变成锶(Sr87, strontium), 而锶是固定不放射性的化学元素. 另一种用来推估地球年龄的方法, 是由放射性的铀(U238, uranium)经其半衰期45亿年(4500my, 即4.5by)后, 变成固定化学元素铅(Pb206, lead)而推估为45亿年. 可是用钾(k40, potassium)经半衰期1300my (有者说是1700my)而变成固定氩(A40, argon)所产生的年龄更较“年轻”. 再者, 若用其他方法(如放射性的碳十四转变为不带放射性的碳十二)都产生不一样的结果.

 

无论如何, 由于受到进化论的影响, 大部分专家都以最长远的46亿年或45亿年作为地球诞生年, 意即地球年龄是4.6by或4.5by.

 

(C)       年轻地球论的证据

马有藻 (Denny Ma)

地球实际的年龄有多少, 长久以来在科学界争论不休, “古老地球论”与“年轻地球论”各持己见. 可是绝多的显示却指向一个年轻的地球. 马有藻在《鲜为人知的地球年》一书中举出各方面的证据, 下文主要也改编自此书. [8]

 

(C.1)    地球的磁力

地球是一个大磁场, 南北两极洲如同磁铁的两极. 地球的核心主要成分是铁(Iron, 化学元素名称: Fe )和镍(Nickel, 化学元素名称: Ni ), 热熔熔的核心产生磁力. 自上个世纪开始, 科学家发现地球的磁力逐渐减弱. 1970年代, 物理学教授兼创造论学者托马斯·巴恩斯(Dr. Thomas Barnes)针对此事作出研究, 他发现在过去130年内(1835-1965), 地球磁力减弱7%,[9] 他以这地球磁场现在的衰变速度而推算, 若地球只有1百万年纪(不用说46亿年), 地球的磁力势必影响整个地球绕日的公转速度, 也必影响月球与地球的关系, 任何古代生物将受影响而不能生存. 按巴恩斯的估计, 地球年龄不能超过2万年, 因为若是如此, 地球磁力太大, 大到没有动植物可以生存. 磁力太强, 地心吸力太大, 万物也举步难行.

Dr. Thomas Barnes

巴恩斯的计算指出, 地球磁力的半衰期为1400年, 即1400年前地球的磁力比现在强了一倍. 这样往历史推算, 5次的半衰期是主前7000 (5 x 1400 = 7000), 那时地球的磁力比现在大32倍. 这似乎是对生命最适合生存的强度.

太阳光在地球上四射各处, 光中强烈的质子(proton)与电子(electron)被太阳风(solar wind)吹播下来, 但遭受地壳之上5万里上空大气层的“范艾伦辐射带”(Van Allen Belt)挡着, 并扣留在内(少部分逸走), 阻止太阳风继续吹袭光中有害的光质下来. 这“范艾伦辐射带”每日进行保护地球的任务, 使地上生物欣欣向荣.

“范艾伦辐射带”在地壳之上约从650里至5万里, 它的存在全是因为地球巨大的磁力控制着. 太阳光能打击空气中的氮(Nitrogen), 产生碳十四(C14)及二氧化碳(CO2). 太阳磁力古今不一致. 1977年, 美国史密森学院(Smithsonian Institute)馆长斯塔肯拉特博士(Robert Stuckenrath, 1927-1994)在其博物馆官方刊物《放射性碳笔录》(Radiocarbon Notes)内宣称, 现今地球的磁力较古代稍弱, 更有趋弱的走势. 今因地球磁力较弱, 太阳辐射力相对性便强起来, 碳十四的产生便增多. 故此, 在古代化石内的碳十四含量少, 便影响计算化石的年纪, 以为化石年纪很古老, 事实相反, 加上地球经历挪亚大洪水之后, 天气骤变(突然转变), 一年不再四季如春, 而春夏秋冬循环运作, 以致碳十四及二氧化碳的产量今非昔比, 大大影响鉴定生物化石等的年代. C14及CO2的“少量生出, 便少量被吸收, 少量存留在生物体里”, 导致计算起来是年老的结果, 但实际上是年轻的.[10]

 

(C.2)    海洋里的盐分

英国天文学家兼“哈雷彗星”的发现者哈雷(Sir Edmund Halley, 1656-1742)曾说: “人可以从海洋的盐分(咸度)可得知地球的年龄”, 只是照他的推估, 地球是50my (5千万年)的年纪. 

海洋的盐分是从地上四面八方而来, 山川河流, 雨水雪融, 科学家从现在海洋每年吸收盐(钠, natrium)的速度与现有海洋里的钠含量作比较, 发现一件不可能的事, 那就是若地球如进化论者倡导或宣称的, 有5by (50亿年)的年纪, 那么海洋的盐分(钠含量)应比现在高达百倍以上. 这是比死海咸得多(注: 若今日的死海因盐分过高而没有鱼类可存活, 那么50亿年前的海洋肯定更没有生物可生存).

马有藻写道: “今日海洋里的盐含量那样浓是神在约1万年前创造地球时, 祂已将合宜成分的钠放在海洋里(以供养活海生物), 所以地球不是俗传千万年前的‘产品’(计算海洋里其他矿物如钙、鏻、铝、镁、硝酸钠等也是同理).”[11]

 

(C.3)    地壳的腐蚀率

达尔文的挚友、苏格兰的地质学家赖尔(Sir Charles Lyell, 1797-1875)于1835年的某一日畅游美国尼加拉瓜大瀑布时, 大大赞叹长久岁月造成, 像鬼斧神工, 壮丽无俦的大瀑布, 说是大自然千万年来风霜雨蚀所造成.

科学家就此现象研究今日地壳被大自然侵蚀而流失于大海洋的速度, 发现地球表面的沙石, 每5千年至1万年冲走1尺, 这可算是“轻微”的损失. 不过, 若以进化论提倡的45亿年的地球年龄作计算之基准时, 科学家估计只须25-30my (2千5百万年至3千万年), 整个地壳(连最高的山  —  喜马拉雅山在内)全被腐蚀至与水平线一般的平坦![12]

 

(C.4)    海底的沉积物

科学家估计, 从陆地被冲至大海洋, 而沉积于海底的沉积物(ocean sediments), 每年约有280亿吨(28 billion)那么多. 他们又发现, 河水每年带进海中约有7.5亿磅的镍(Ni, nickel), 而海洋中的镍总含量约有7万亿磅(7000 billion lbs), 这样经由河水带入海中的镍, 则仅需9000多年便可达到目前的总含量.[13] 如果地球如进化论所说是46亿年(4.6by)的年龄, 海底的沉积物应有100里之厚. 但现今海底沉积物只有数千尺, 可见地球非进化论所说那么年老.[14]

 

(C.5)    太空来的陨石尘

在地球上空每天有不少陨石尘降下, 陨石尘多含有镍(nickel), 因这是星球主要的矿物, 特别是月亮含量最高, 地球的含镍量很少. 进化论者瑞士天文学家佩特森(Han Pettersson)估计, 每年有1千4百万吨陨石尘降下地球, 分布每一角落. 若以进化论推测地球年龄有45亿年, 那么地球表面必铺满陨石尘高达182尺,[15]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假如陨石尘经雨水而流入海洋里, 海洋里沉积于海床的镍成分(陨石尘的主要矿物)每平方尺应有960磅那么多. 但这也是与事实相反, 因为科学家探测到海洋底的镍成分只有数千年的累积.[16]

 

(C.6)    大气的氧气

铀(uranium)蜕变成铅(lead)的过程中, 有一项副产品乃是氦(helium). 在大气中的氦含量也是一种测度地球年龄的方法. 科学家测度现在氦的产量约是每年3×1011克, 而大气层中的氦有3.5×1015克, 所以推估地球约是1万2千年.[17] 如果地球如进化论者所说是46亿年的年龄, 地球上空气应有比现今的氦含量超过1百万倍. 如果真是这样, 地上的人必不能发音, 因为太浓的氦必影响人的声带, 甚至缩短人的寿命, 人的夭折率势必大升.[18]

基于篇幅有限, 我们仅能列举数个例证. 在下期的《家信》中, 我们将继续探讨有关“地球年龄放射性元素鉴定法”, 以及其他相关课题, 请勿错过.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乌社尔(James Ussher)的地球年

John Lightfoot

在17世纪的西方世界中, 人们普遍接受地球约在主前4004年形成. 这个地球年是由英国爱尔兰的主教乌社尔(另译: 乌舍尔、乌雪、乌撒, James Ussher, 1581-1656)于1620年首先提倡的. 乌社尔根据圣经人物的家谱(如创世记5章及11章; 历代志上1-9章; 马太福音1章; 路加福音3章等), 推算出地球是在主前4004年被神创造而成.

乌社尔的推估成为当时教会公认的“真理”, 甚至剑桥大学副校长、爱尔兰大主教赖富特(John Lightfoot, 1602-1675)加以补充, 说亚当正是在主前4004年10月23日早上9时被造, 而该日是星期日(查在1620年10月23日早上9时正是赖富特的学院开学典礼之时). 这地球的“诞生年”在西方世界流传甚久, 直到进化论渗入西方世界后才改变过来.[19]

 

*****************************************

附录二:   支持年轻地球论的其他测量法

Dr. Henry M. Morris

“创造论协会”创办人莫里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在其名作《创造论的科学凭据》(The Scientific Case for Creation)一书中, 列出70种不同科学鉴定地球年龄法, 全部指出所鉴定的年龄, 比进化论所需要、所提出的漫长年龄相差甚大. 他们甚至运用进化论人士一般惯用的科学法, 所鉴定出来的地球年龄也非如他们所提倡的那么古远(数十亿年). 从这些年龄的差距, 足以证明另一些科学鉴定地球年龄法并非如一般人所接受的数十亿年那么准确. 一般科学家鉴定地球年龄的方法如下(按莫里斯所著的The Scientific Case for Creation, 第55-59页, 以英文表达):

 

 

Process

鉴定地球年龄的方法

Age of Earth

地球年龄

1

Decay of earth’s magnetic field

10,000年

2

Influx of radiocarbon to the earth system

10,000年

3

Efflux of Helium-4 into the atmosphere

1,750-175,000年

4

Development of  total human population

4,000年

5

Influx of uranium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10,000年

6

Influx of carbonate to the ocean

100,000年

7

Efflux of oil from traps by fluid pressure

10,000-100,000年

8

Decay of natural remanent paleomagnetism

100,000年

9

Decay of C-14 in pre-Cambrian wood

4,000年

10

Growth of active coral reefs

10,000年

11

Growth of oldest living part of biosphere

5,000年

12

Origin of human civilizations

5,000年

13

Formation of river deltas

5,000年

14

Formation of  C-14 on meteorites

100,000年

15

Decay of short-period comets

10,000年

16

Influx of small particles to the sun

83,000年

17

Influx of nickel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9,000年

18

Influx of silicon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8,000年

19

Influx of copper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50,000年

20

Influx of mercury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42,000年

21

Influx of tin to the ocean via rivers

100,000年

22

Influx of cobalt into ocean via rivers

18,000年

23

Influx of zinc into ocean via rivers

180,000年

24

Influx of rubidium into ocean via rivers

270,000年

25

Influx of bismuth into ocean via rivers

45,000年

26

Influx of antimony into ocean via rivers

350,000年

27

Influx of molybdenum into ocean via rivers

500,000年

 

由此可见, 很多不同科学鉴定地球年龄法指向一个“年轻”的地球, 这与一般进化论学者所宣称的地球年龄相差太远. 按照进化论的推估, 地球年龄约有46亿年. 即使如此, 地球上的生命可否在这段漫长时间内产生呢?

Marcel Golay

事实上, 生命从最基本的蛋白质变成单细胞的可能率, 根据化学专家戈雷(Marcel Golay)所说的是10450中的一次.[20] 换言之, 生命在最高的地球年龄(即46亿年)也不够生出来, 因为全宇宙物质分子(particles)只有1080个, 这1080个物质分子组成全宇宙的机缘率是10170. 数学的可能率原则是: 若上文的“机会数字”( 10450 )比“全可能性数字”( 10170 )更大的时候, 那机会 ( 10450 )的发生是零.[21] 这就表示即使在进化论者所提倡的46亿年的地球年日里, 生命产生的机会是绝不可能的, 生命除了来自神这可能性之外, 便没有其他的可能了.[22]

 


[1]               葛兰麦可琳、罗杰奥克兰、莱利麦可琳合著, 《创造论的明证  —  检视地球的起源》(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1999年), 第15页.

[2]               同上引, 第18-19页.

[3]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加利福尼亚: 美国荣主出版社, 2004年), 第5-16页.

[4]               当时西方世界的自然科学家几乎都是教会圣工人员, 因为这些人士认为神学与科学是不可分割的, 所以大部分科学家也是神学家, 例如英国地质专家巴克兰(William Buckland, 1784-1856)、达尔文的地质学教授塞奇威克(Adam Sedgwick, 1785-1873)和另一位地质学家, 亦是达尔文的好友兼导师(mentor)亨斯洛(John S. Henslow, 1796-1861)等等, 都是英国教会的牧师. 他们都支持乌社尔和彭内特所提出的地球年龄. 同上引, 第6页.

[5]               最早提倡“均变论”的学者是法国地质学家帕利西(Bernard Palissy, 1510-1589). 他在1570年提出雏形的均变论, 宣称地球的表面特征, 如地壳、石层、化石等都证明地球曾经过数以百万年以上的风吹雨打, 气候侵蚀, 波涛冲击. 不过那时正值1517年后、宗教改革在各地的推动如火如荼之际, 他的学说被当时天主教会指为异端(注: 帕利西是抗罗宗人士, 或译“更正教人士”, Protestant), 于1589年被绑在木柱上活生生烧死. 同上引, 第7-8页.

[6]               汤姆森(开尔文爵士)在其中一场辩论会上, 面对进化论者群起攻击下, 强有力地反驳进化论; 请参他所提出的论点: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开尔文爵士 .

[7]               法国天文物理学者贝克勒尔(Antoine Henri Becquerel, 1852-1908)发现铀(uranium)是一种含有放射能力(radioactive)的化学元素. 他是世上首先发现“某些化学元素有放射能力”的人. 参《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13页.

[8]               同上引, 第79-90页.

[9]               Thomas Barnes, Origin and Destiny of Earth’s Magnetic Field (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83), 第132页.

[10]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85-88页; 也参 https://creation.com/the-earths-magnetic-field-evidence-that-the-earth-is-young-chinese-simplified.

[11]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79-80页.

[12]             同上引, 第80-81页.

[13]             Henry M. Morris, Scientific Creationism (San Diego: C.L.P. Publishers, 1975), 第153页.

[14]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83页.

[15]             Henry M. Morris, Scientific Creationism, 第152页.

[16]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84-85页.

[17]             Henry Faul, Nuclear Geology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1954), 第158页.

[18]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89-90页.

[19]             上文附录一摘自马有藻所著的《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2-3页.

[20]             Henry M. Morris, The Scientific Case for Creation (San Diego: C.L.P. Publishers, 1997), 第61页.

[21]             同上引, 第62页.

[22]             上文附录二改编自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地球年》, 第17-2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