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洗约翰和他的母亲


 (A)       施洗约翰  —  大君王的传令官 (3:1-12; 1:2-8; 3:3-9)

施洗约翰生在犹太山地的一个敬虔家庭里(路1:65), 是父母年迈所生的儿子. 他的父母都属利未支派, 父亲是祭司. 由于他父母年老才生下他, 所以他们可能没有机会目睹他长大成人, 成为大有能力的先知. 若是这样, 他可能是被自己的亲友抚养长大. 那些年日, 他是住在比较安静和偏僻之家, 远离耶路撒冷的喧哗.

 

施洗约翰住在旷野地区, 直到30岁时, 他出来传道. 他是突然出现, 也带着能力的出现. 马卡仁(Alexander Maclaren)论到约翰时说: “他跳跃入场, 全面成熟和全副武装地走出旷野.” 他是个怪异的人, 身穿骆驼毛的衣服, 腰束皮袋. 由于他所穿的, 所住的, 所吃的, 以及他的举止行为, 他被喻为与他伟大祖先以利亚一样.

 

约翰是最后一个先知, 熟悉旧约先知们所写的. 当耶路撒冷的祭司和利未人质问约翰有关他的身份时, 他引述以赛亚书40章所提到的, 他就是那个在旷野呼喊的声音  —  “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约1:23, 参 赛40:3;).[1] 诚然, 他是在旷野传道, 所进行的是旷野事工. 那些想要听他传道的人, 必须离开城市, 去到他那里. 那位历代以来众所期待的大君王要临到了, 所以约翰呼唤百姓做好准备. 他有最严肃的信息. 他斥责罪恶, 要求百姓悔改; 他呼吁他们面对现实, 警告他们将要来临的审判; 他也毫不留情地抨击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在宗教上的高傲.

 

约翰被俗称为“施洗”(The Baptist)的约翰, 因为他为悔改者在约但河里施洗. 这洗礼(浸礼)是悔改的洗, 那些回应或听从他传道的众人, 是在水里“埋葬”了(浸在水里有埋葬之意). 无论如何, 约翰宣告有一位将要来的人比他还伟大, 此人要用圣灵为人施洗. 论到前者, 确实有五旬节的蒙福之日(注: 当日圣灵降临, 仿佛基督用圣灵为信祂之人施浸, 林前12:13);[2] 但肯定的, 将来还有可怕的审判之日(注: 基督要用火审判全地), 所以要为此做好准备. 约翰是要预备百姓的心(路1:16-17; 玛4:6), 使他们做好准备, 迎接神所应许的弥赛亚! 约翰领受此特权, 可说是神给伟大人物的伟大特权!

 

 

(B)       施洗约翰  —  他伟大的秘诀 (7:19-28; 1:19-28)

主耶稣说凡妇人所生的(可指先知而言), 没有一个大过施洗约翰的(路7:28).[3] 主耶稣也说他是“点着的明灯”(约5:35). 这是救主本身对他的称赞. 不过, 到底是什么因素使约翰如此伟大?

 

施洗约翰确实是一个坦白直率和大有能力的传道者! 他是忠心之人, 对人和真理方面都是直率坦诚. 他也勇敢无惧, 不理人是否喜爱, 也不畏惧人的威吓. 他对人一视同仁, 不偏待人. 他向普通百姓和宗教领袖传道, 也向希律王传道. 约翰的用词简明, 绝不含糊. 无人会误解他清楚的言语. 此外, 他是诚恳的, 只关注属灵和永恒的事. 他情愿拥有短的生命, 虽只有数个月短暂的事奉, 却完全无私与孜孜不倦地事奉, 把自己完全奉献给神和以色列民.

 

然而, 或许最重要的, 施洗约翰是个谦卑之人. 他没有任何野心要得属地的尊荣, 他岂不是满足地在旷野居住了30年吗? 对于救主, 约翰愿意“祂必兴旺”, 对于自己, 约翰强调: “我必衰微”(约3:30; 此节也可译作: “祂必增加, 我必减少”). 他满足于成为旷野里的仅仅一个声音. “话语”(the “Word”, 指神的道  —  耶稣基督)来了, 但约翰强调自己不过是个“声音”(a “Voice”). 伟大的弥赛亚(Messiah)将要临到, 而约翰不过是个使者(messenger) (太11:10).

 

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都论及施洗约翰. 在先知长长的行列中, 他是最后一人;[4] 而他生命中值得纪念之日, 就是他在约但河旁看到主来的那一刻, 他把人指向神的羔羊(耶稣基督), 这是何等美好的一刻! 四千年了, 自创世记第4章约伯献上羔羊为祭以来, 人类一直等候神的羔羊. 最终, 约翰被赋予尊贵特权, 向以色列人宣告神的羔羊耶稣基督的到来!

 

对于所有渴望成为伟大之人, 这是值得效法的品德. 施洗约翰是个完美例子, 贴切地阐明救主耶稣常教导门徒的真理  —  谦卑是真正的伟大! 人若要成为伟大, 就必须降卑为小. 要成为最伟大的, 就必须先成为最微小的. 有者如此说道: “自愿降卑的伟大, 比官方地位之伟大更为伟大.” 诚然, 施洗约翰是真的伟大!   

 

 

(C)       施洗约翰  —  至死忠心 (14:1-12)

我们很难相信, 像施洗约翰这样的伟人, 竟然也会郁闷沮丧, 但此事真的发生了. 约翰被囚在监狱中. 他为自己斥责希律王淫乱之罪而付出被囚的代价. 在那忧伤的一天, 他从监狱中打发两个门徒去见主耶稣, 问祂说: “那将要来的是你吗? 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路7:19). 约翰在几个月前带着能力向群众宣告道“这就是祂”(约1:30; KJV: This is he), 现在却问道“是你吗?”

 

我想没有信徒要恶意批评约翰, 特别是他处在困境的时刻, 但我们需要找出他感到沮丧和怀疑的原因. 答案并不难找. 约翰已经传讲耶稣基督是神所应许的弥赛亚. 圣经岂不是记载弥赛亚宣告被掳的人得释放, 被囚的人(受压制的人)得自由吗?[5] 如果“拿撒勒人耶稣”真的是神所应许的弥赛亚, 为何祂的使者(指施洗约翰)和朋友仍在监狱受苦呢? 看来约翰的疑惑是合理的.

           

主耶稣看似先不理会约翰打发来的使者. 祂继续服事那些受苦之人. 祂治好许多有病的, 赶出附在人身上的污鬼, 开了瞎子的眼睛等等. 过后, 祂转向约翰的门徒, 说道: “你们去, 把所看见、所听见的事告诉约翰.” 就是瞎子看见, 瘸子行走, 长大麻疯的洁净, 聋子听见, 死人复活, 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 救主说: “告诉约翰这些事.” (参 路7:22)

 

我们的主给我们看到“怀疑的解药”, 就是把心思集中在主自己和祂的话语上. 祂叫使者带给约翰的信息, 会提醒约翰关于他所熟悉的先知预言. 他将发现这些预言没有改变, 并晓得它们在主耶稣身上应验了. 约翰的问题是: 他把目光集中在自己和他所处的环境(这情况导致约翰信心动摇, 开始疑惑). 解药是: 约翰必须让基督和祂的话语占据他的心思. 对于所有疑惑之人, 这信息还是一样. 主耶稣和祂的话语没有改变.

 

施洗约翰最终没有获得释放. 因着一个怀恨在心的恶女人, 和一个懦弱糊涂的昏君之命令, 约翰被斩首了. 这是可悲的一日. 他的门徒把尸首领去埋葬了, 就去告诉主耶稣(太14:12). 祂忠心的传令官死了(注: 但那杀害约翰身体的, 不能伤害他的灵魂; 约翰虽死了, 但其灵魂却进入永不死亡的荣耀生命中).

 

(D)       伊利莎白  —  弥赛亚先锋的母亲 (1:5-7, 13, 39-45, 57-60)

撒迦利亚和妻子伊利莎白是敬畏神的夫妇

伊利莎白(Elisabeth; 旧的《和合本》译作: 以利沙伯)有一些独特的特征. 她是圣经中唯一有这名的女人. 她是圣经记载中唯一被圣灵充满的女人. 她与两个女人有显著的共同点, 她们是以撒的母亲撒拉, 以及撒母耳的母亲哈拿.[6] 伊利莎白是祭司亚伦的“真女儿”, 她与作祭司的丈夫撒迦利亚一同事奉神, 组织一个圣洁快乐的家庭.

 

无论如何, 她们家中没有孩子, 他们两人为此同心祷告. 此事并非出于自私, 不是仅仅为要得到一个后嗣, 以传宗接代. 他们如此祷告是为了整体国民的福祉, 可能伊利莎白也有一个圣洁的志向, 就是成为主所拣选的器皿, 生下神所应许的弥赛亚. 他们两人继续在主面前行为正直, 无可指摘, 也继续同心祷告. 结果神应允他们, 赐给他们一个儿子, 就是施洗约翰.

 

在伊利莎白怀孕期间, 她的亲戚马利亚从拿撒勒前来探望她(路1:39-56).[7] 伊利莎白给马利亚的见面问安是蒙神默示的, 因为她称马利亚为“我主的母”(路1:43). 这是何等的信心啊, 有如另一个在坟墓旁的马利亚, 她称主耶稣为“我主”(约20:13). 她们都是敬虔爱主的女人. 耶稣基督虽未降生, 但伊利莎白尊称祂为“我主”. 抹大拉的马利亚也尊称耶稣基督为“我主”(约20:13),[8] 虽然在她的思想中, 基督已经死了.

 

可怜的撒迦利亚! 他因聋哑不能说话, 只能静坐一旁, 听这两个伟大女人彼此问安, 喜气洋洋地交谈. 伊利莎白看着静坐一旁的撒迦利亚, 宣告道: “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路1:45) 噢! 如果她的丈夫能像马利亚那样相信, 那该多好啊!

 

她们交谈与分享的时光何等神圣. 伊利莎白与马利亚一定多方谈论关于主耶稣基督(即她们的民族历代以来久候的弥赛亚). 这两个蒙神眷爱的敬虔女人, 在犹大山地喜乐地交谈, 分享耶和华在她们身上的奇妙作为. 她们不仅在地理位置上处在高处(山地), 更是在品德上处于属灵高处. 三个月后, 马利亚回到加利利, 而伊利莎白也生下一个男孩, 就是弥赛亚的先锋施洗约翰![9]

 


[1]               约1:23: “他说: ‘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 “修直主的道路”, 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 ” 赛40:3: “有人声喊着说: 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或作: 在旷野, 有人声喊着说: 当预备耶和华的路), 在沙漠地修平我们神的道.”

[2]               林前12:13: “我们不拘是犹太人, 是希腊人, 是为奴的, 是自主的, 都从一位圣灵受洗, 成了一个身体(直译为: “都从一位灵受浸, 归入一个身体”), 饮于一位圣灵.”

[3]               路7:28: “我告诉你们, 凡妇人所生的, 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 然而神国里最小的, 比他还大.”

[4]               施洗约翰是旧约漫长的先知行列中的最后一个先知(路16:16: “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 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 这话表明律法和先知结束于施洗约翰. 现在, 一个新时代要开始了, 施洗约翰宣告以色列所等候的王已经临到).

[5]               路4:18: “主的灵在我身上, 因为祂用膏膏我, 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 差遣我报告: 被掳的得释放, 瞎眼的得看见, 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

[6]               她们三人的共同点就是: 她们没有孩子, 但神用神迹介入, 赐给她们孩子, 也赐福和重用她们的孩子.

[7]               路1:36说伊利莎白是马利亚的“亲戚”. 有学者认为她们的亲属关系是表姐妹, 因为伊利莎白的母亲与马利亚的母亲是姐妹.

[8]               约20:13: “天使对她说: ‘妇人, 你为什么哭?’ 她说: ‘因为有人把我主(my Lord)挪了去, 我不知道放在哪里.’ ”

[9]               上文编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261-264页. 【注: 第261页是D项, 而第262-264页则是A至C项】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2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