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类寻根 (三) : 宇宙学的证据: 从一次爆炸开始 (上)


编者注:  有人说: “科学使人不信神, 也使人相信神.” 此乃《为人类寻根》的作者史特博(Lee Strobel)的经历. 套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通往无神论的路是由科学铺筑的; 叫我啼笑皆非的是, 我后来通往神的路, 也是由科学铺筑的.”

Lee Strobel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律学院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兼法律版主编,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在求学时期, 他深信科学已把基督信仰彻底击溃, 神或上帝只是过时的思想产品. 他带着这样的无神论信念进入《芝加哥论坛报》当记者和主编, 把童年信仰抛诸脑后. 过后其妻归信基督, 生命品行大大改变, 令他不得不重新面对基督信仰的挑战.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难题, 企图一举歼灭他所谓“不合理”的基督信仰. 结果, 他发现基督信仰既有历史证据, 更符合理性与科学事实, 在证据确凿、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 其后更把探索信仰的发现写成护道畅销书《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和《为何说不》(The Case for Faith).

史特博以往认定科学与基督信仰水火不容, 这也似乎是世人的普遍想法; 然而, 这个思想趋势近年间已在默默转向. 晚近的科学发现, 不论在深度或广度上, 愈来愈指向一个铁一般的事实: 宇宙万有绝非偶然生出, 而是大智者设计创造! 同时, 达尔文主义(Darwinism)在云彩一般多的科学事实面前, 已逐渐失去了昔日的光辉.

科学是否“发现”了上帝? 至少, 我们可以这样说: 科学发现了宇宙万有的复杂精巧程度, 叫人不得不摒弃“宇宙偶然而生”的可能, 进而思想“宇宙由神创造”的事实. 为了寻找答案, 史特博踏上“科学探索”之旅, 走访八位权威学者, 从细胞生化学、DNA研究、宇宙学、物理学、天文学、生物化学、生物资讯、人类意识研究等各个科学探究“智慧设计论”的理据, 写成这本《为人类寻根》(The Case for a Creator), 并在此书最后一章综合整理出一个结论: 宇宙万有由上帝创造, 人类是上帝创造的巅峰. 此书的八篇访谈经过改编后, 刊登在《家信》的“受造之颂”专栏, 信徒与非信徒都不容错过.

*************************************************

William Lane Craig

“万物从何而来?” 此乃2002年4月份《发现》(Discover)杂志封面的标题.[1] 几千年前, 希伯来人从圣经中已知道答案: “起初, 神创造天地!”(创1:1). 但宇宙学者  —  穷一生研究宇宙起源的科学家  —  又有什么高见? 为了考究事实与探索真相,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 下文简称“史”)访问了精研宇宙论的专家威廉·克雷格(下文简称“克”, William Lane Craig).[2]

 

(A)      凯拉姆宇宙学的论据

史特博来到克雷格在亚特兰大(Atlanta)近郊的住宅. 克雷格请他入屋, 到书房进行访谈. 克雷格向史特博说明为什么认为宇宙论是“证明神存在的最有力论证”. 这论证的根据, 在于宇宙不是永恒的, 而是有起点的, 那起点就是所谓的“大爆炸”(Big Bang).[3]

史:    “我知道你以推崇‘凯拉姆宇宙学论据’(kalam cosmological argument)著称. 在你详细讲解这论据之前, 请给我讲讲有关背景. ‘凯拉姆’(Kalam)是什么意思?”

克:    “我先介绍一下这论据的来源. 在古希腊, 亚里士多德(Aristotle)不相信神是创造宇宙的那一位创造主, 只承认神为宇宙带来秩序. 他认为神与宇宙同样是永恒的, 这当然与希伯来人的宇宙观相违, 希伯来人认为宇宙是上帝从无造出来的. 后世的基督徒也致力反驳亚里士多德, 其中一位对这问题颇具见地的是埃及亚历山大基督徒哲学家斐罗庞努士(另译“腓罗庞奴”, John Philoponus). 他是第4世纪的人, 论证宇宙是有起点的.

“后来北非被伊斯兰(回教)控制了, 穆斯林(Muslim)神学家沿用了这论据, 因为他们也是相信创造论的, 反而西方基督徒(Christian West)失落了这传统, 倒是中古伊斯兰神学把它发扬光大, 其中一位出色的穆斯林倡导者是阿尔加扎里(或称“加扎利”, al-Ghazali),[4] 他活在1058年至1111年间. 经几转折, 拉丁基督教界终于在西班牙犹太思想家协助下再次发现这些论据, 但惹起极大的辩论. 当时的西班牙已被穆斯林征服, 当地犹太人与穆斯林神学家有交流. 13世纪意大利的哲学家波拿文都拉(Saint Bonaventura, 1217-1274; 另译“本纳爵”, Bonaventure)[5]支持这论据. 17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John Locke)[6]也使用过, 但我不知道他是否晓得论据的伊斯兰背景. 到了18世纪, 德国哲学家康德(Immanuel Kant)就全面采纳了.

“好, 回到‘凯拉姆’一词  —  这字反映了它的伊斯兰来源. ‘凯拉姆’在阿拉伯语是‘话语、教义’(speech, doctrine)之意, 后来成为中世纪伊斯兰神学的统称, 曾经是中世纪的显著神学(highly academic theology), 但后来没落了.”

史:    “很显然的, 这些哲学家当年没有任何关于宇宙起源的现代科学证据吧! 他们如何认定宇宙是有起点的呢?”

克:    “他们用的是哲学和数学的推理. 到了上一个世纪, 科学家找到大爆炸(Big Bang)的实据时, 这理论才有实证基础.”

史:    “你会怎样陈述‘凯拉姆’宇宙学论据?”

克:    “正如阿尔加扎里(al-Ghazali)说的, 这论据有三个简单的步骤: ‘一切有存在起点的都有成因(cause); 宇宙有存在的起点, 因此, 宇宙有其成因.’[7] 然后, 你要思想, 要分析宇宙成因所指的是什么? 你可以看出几个清楚的特点, 与神的属性(divine attributes)互相吻合.”

(B)       凯拉姆论据三大步骤

(B.1)    步骤一: 一切有存在起点的都有成因  

史特博决定遵循1千年前阿尔加扎里的论据, 逐步认真地探索下去. 他要从宇宙的起点开始, 这一点近年来引起越来越多的争论. 史特博请克雷格进一步解释.

克:    “当我开始为凯拉姆宇宙学论据辩护时, 我以为第一项命题‘一切有存在起点的都有成因’, 无人会不接受; 我以为第二项命题‘宇宙有存在起点’会较具争议性. 但是, 由于第二项命题的科学证据已经令无神论者哑口无言, 他们只好转而攻击第一项命题. 真是令人费解! 在形而上学(metaphysically)的角度来说, 凡是有存在起点的, 总有使它存在的原因(cause),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自己跑出来的. 但无神论的史密斯(Quentin Smith)竟然在我们合著的书中总结说: ‘最合理的信仰, 就是我们从无而来, 借无而生, 往无而归.’ 听来好像无神论的盖茨堡宣言(Gettysburg Address of Atheism)的结语! 竟然有人以为这样的想法最合理, 真是匪夷所思. 持这立场的人通常不会尝试证明命题有错, 因为这是无法证明的. 反之, 他们干脆交叉双臂, 作怀疑状, 说: ‘你也无法证明这命题是真的.’ 他们早已决定不信, 说什么也说服不了他们.”

史:    “话说回来, 他们当然有权怀疑, 举证的责任终究在你这一边啊!”

克:    “对! 但你也不可蛮不讲理地要求不合理的证据啊!

史:    “那你能拿出什么正面的证据吗?”

克:    “首先, 只要你能清楚掌握‘绝对虚无’(absolute nothingness)是什么一回事, 你就可以很自然地明白第一命题是对的, 无缘无故从无变有, 简直比魔术更糟糕.  魔术师可以从帽子里抓出一只白兔, 但起码也要有魔术师和帽子! 可是, 无神论者竟然说宇宙冒然从虚无里跑了出来, 绝对没有原因, 也不用解释. 我认为人一旦明白‘绝对虚无’的观念, 准会明白凡有起点的事物, 断不能自己从虚无里突然跑出来, 必定有一个叫它存在的‘因’(cause)才行.”

史:    “除了自觉认为命题正确之外, 你还能举出科学证据吗?

克:    “这个当然. 我们还有实证的证据来支持这论点. 有一项不断得到确证而从未被否定过的原则: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无端出现的东西. 例如, 我们上班去的时候, 不会担心一匹马会无缘无故、从无变有跑进你家弄脏地毯! 我们从不为这样的事担心, 因为从没有过这样的事. 这是一个不断被科学证实的原则. 你看, 我们至少得承认接受这原则比不接受它更合理. 要是有人提出这原则, 并反对它, 那么, 证实的证据支持谁呢? 明显地, 这原则可信, 而反对者没有理据.”

对于凯拉姆论据第一项命题, 史特博却找到一项具体的反对原因. 它是根据量子物理学(quantum physics)怪异离奇的亚原子(subatomic level)世界中的现象引申出来的. 史特博写道: “顺带一提, 宇宙最早期正是亚原子的世界, 在大爆炸中电子、质子、中子到处四散. 会否我们一般的因果观念在‘量子异于寻常’的环境中并不适用呢? 正如科学作者费里斯(Timothy Ferris)所说‘一般科学的逻辑基础动摇了’?”

史特博接着拿出2002年4月份《发现》(Discover)杂志来, 翻开其中一页念给克雷格听: “量子原理(quantum theory)… 认为真空… 受量子‘测不准特性’所影响, 即是物质可以在真空中冒现, 纵使只是稍纵即逝. … 按理论说, 任何的东西  —  狗、房子、行星  —  都可以突然出现, 物理学家称之为‘真空起伏’ 现象(vacuum fluctuation). 只不过, 或然率定规了两个亚原子粒子(subatomic particles)… 是仅有的创造可能, 寿命也极短. … 自发而恒常的创造, 即使小如分子之物, 乃是极不可能的事. 但无论如何, 1973年哥伦比亚大学副教授特利安(Edward Tryon)认为整个宇宙就是这样诞生的. … 借用(麻省理工物理学家)古恩(Guth)的话说, 整个宇宙是‘一份免费午餐’(a free lunch).”

史:    “特利安表示: ‘我认为宇宙不过是上述经常发生的事件之一’, 也许特利安所说的话对呢?”

克:    “唔, 这问题不错. 文中所说的亚原子(subatomic particles)也叫‘虚粒子’(virtual particles), 是理论中的东西, 实际存在与否, 仍是未知之数. 但有一个更重要的论点: 即使这些粒子确实存在, 也不是从无变有的. 量子真空(quantum vacuum)并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真空  —  真的什么也没有, 反之, 它是充满能量、活动频密程度惊人、可以用物理定律去描述的物理状态, 其中的粒子, 有理论说是真空内能量起伏所产生的. 因此, 这并非一个从无变有的好例子, 也不能说明无因而有的道理. 那些粒子乃是从量子真空以及锁在其中的能量来得. 接下来要问的是: 量子真空又从何而来? 它的源头在哪里? 你只是暂时回避了创造的问题而已, 你还是要解释那波涛汹涌的能量大海洋(ocean of fluctuating energy)是从哪里来的. 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量子物理定律如果是按着量子物理学的规范运作, 当然不可以用量子物理学去解释它自己的来源. 你需要的是在它的范围以外去解释它、去说明这门科学是怎样来的. 这样, 我们又回到源头的问题了.

史特博满意克雷格的答案. 事实上, 似乎在没有什么可合理地质疑凯拉姆论据. 千百年来, 哲学家使用它, 一向是用得好好的.

克:    “连著名的怀疑论者(skeptic)休谟(David Hume)也不否认第一项命题. 他在1754年写道: ‘我从来没有作过荒谬的前设, 说有任何东西可以无因而有.’ 世人开始说也许宇宙是从无而有, 是20世纪才有的事, 因为当时科学确定了宇宙是有起点的. 但在历史上, 从来没有人维护这样的无稽之谈. 细想之下, 他们是被‘宇宙是有起点’的证据迫向这个死角的.”

(B.2)    步骤二: 宇宙有存在的起点

史特博认为克雷格解释合理, 但凯拉姆论据第二项命题(即: 宇宙有存在的起点)又如何呢?

史:    “假如在100年前说宇宙有具体的起点, 可没那么容易叫人接受吧?”

克:    “这个当然. 古希腊人一向以为物质世界是永恒的. 基督徒本着圣经的启示反对这看法, 但世俗的科学一向也以为宇宙是永恒的. 基督徒唯有说, 纵然宇宙看来恒久不变, 但它到底是有起源的, 它是神所造的. 因此, 20世纪发现了宇宙并非永恒不变, 这对世人是一件撼天动地的事, 完全出人意表.”

史:    “我们怎知道宇宙真的有一个起点? 有什么证据没有?”

克:    “基本上, 有两条路可遵循以获得证据, 一条可以说是数学或哲学的路, 另一条则是科学的路. 先从数学入手吧, 这也刚巧承接了斐罗庞努士(Philoponus)和早前所提的伊斯兰哲学家的看法.”

(a)   数学之路

克雷格解释说, 早期基督徒与穆斯林学者(回教学者)都以数学方法显示, 论到宇宙, 无尽的过去是不可能有的. 他们所得的结论是: 宇宙必然是有限的  —  即是一定有起点的.

克:    “他们指出物质数目若是没有穷尽, 结果会十分荒谬. 既然无尽的过去涉及无尽的事件, 过去就不可能是无尽的.”

史:    “稍等一下! 要我听懂这东西, 你得先给我举些例子助我一把.”

克:    “没问题. 就拿弹珠为例, 想像我拥有无穷尽的弹珠, 我要分一些给你. 其实我打算给你无数的弹珠, 我可以全数给你, 自己一颗不留. 但另一个方法是把单数的弹珠给你, 那么, 我仍有无数的弹珠, 你同样有无数的弹珠. 你有的与我一样多. 事实上, 我们两人有的跟我还没分给你以前一样多! 另一个方法是我把数字高于四的弹珠全部给你, 你就会得到无数的弹珠, 我就只得三颗. 这例子说明真实的无穷数字造成矛盾的结果. 在第一个例子里, 无限大减无限大等于零; 在第二个例子里, 无限大减无限大仍是无限大; 在第三个例子里, 我把四以上的全给你, 无限大减无限大等于三. 每一次所减掉的数目都一样, 但所得的结果却不一样.

“故此, 做数学的人不可以用‘超限算术’(transfinite arithmetic)来做减数或除数, 因为结果有矛盾. 明白吗? 在数学里, 那真实的无限大(另译“真实的无穷大”, actual infinity)只是一个概念, 只存于脑海里. 在某些规律之下, 数学家可以在概念层面处理无限量的数目, 仅此而已, 但这不等于真实世界的实况.”

史:    “即是说, 过去不可能有无穷的事件.”

克:    “说得对, 不然的话, 你会碰到相同的矛盾. 将‘过去的事件’换作‘弹珠’, 即可看清楚谬误, 宇宙在过去是不可能有无穷尽的事件的, 它必须有一个起点. 事实上, 我们还可以更进一步, 即使实际上真的有无数的东西, 你也无法将它们相加起来, 因为不管你加上多少, 你还是得再加一件才可以进入无限. 这一个, 有时被称为穿越无限的不可能(Impossibility of Traversing the Infinite). 假如过去真的是无限的, 意即我们有本领越过了它而来到今天  —  这就好像有人能数尽所有负数(negative numbers)来到目前的零(zero)  —  不问也知这是荒谬的. 同理, 我们可以下结论说, 宇宙一定有起点.”

史:    “既说宇宙若是无限老, 结果是荒谬的, 那么, 说神从亘古已有, 岂不一样荒谬? 你这样的论据也当然排除亘古已有的神了!”

克:    “看你怎么说. 这论据不容一位经历了无尽的过去之神. 但古典的神观不是这样的. 时间、空间, 都是神所造, 从大爆炸开始而有. 但一越过时间的起点, 你只见永恒, 我指的是没有时间的永恒. 神是永恒者, 他是超越时间的. 他不是在创世以前, 先经过无尽的时间才来到那一刻的(指大爆炸的那一刻)  —  若是这样, 就真是荒谬了. 神超越时间, 不在时间之内. 到他创造了宇宙, 他当然能够进入其间, 但这是另一个题目了.”

史:    “这条数学之路, 你认为说服力有多强?”

克:    “我心悦诚服! 事实上, 这是很好的论据, 即使我是19世纪的人, 不知道任何宇宙有起点的科学论据, 也可以相信宇宙的过去是有限的. 以我看来, 科学证据只是为哲学推理所得的结论锦上添花而已.”

(b)   科学的进路

话题转到大爆炸产生宇宙的科学证据.

史:    “科学家是根据什么发现这模式(model)?”

克:    “1915年, 爱因斯坦提出广义相对论, 当他把这理论应用到宇宙时, 惊见其理论容不下一个静态的宇宙(static universe); 按他的理论去看, 宇宙若不是在外爆就是在内爆. 假如要宇宙静止下来, 必须加上别的因素, 搞砸自己的程式才能稳住宇宙. 1920年代, 俄罗斯数学家费德曼(Alexander Friedman)和比利时天文学家勒梅特(另译“李梅达”, George Lemaitre)按着爱因斯坦理论算出了几个模式, 估计宇宙正在向外扩张. 当然, 个中含义是, 假如时光倒流的话, 宇宙就要回到一个起点去  —  未有起点之前, 宇宙是不存在的. 天文学家霍伊尔(另译“贺尔”, Fred Hoyle)嘲讽说, 那是一次‘大爆炸’  —  这名词就这样留下了!

“自20年代起, 科学家就努力为这个数学模式寻找实证. 例如1929年, 美国天文学家哈勃(Edwin Hubble)发现从遥远星系来的光看来比应有的颜色更红, 而天上所有的星系都有这样的现象. 他认为光变红乃因星系正在远离我们, 于是断言宇宙正在以高速向外飞出去. 费德曼(Friedman)和李梅达(Lemaitre)的预测, 终于首次得到了天文观察的科学实证支持. 然后, 伽莫夫(或译“嘉茂”, George Gamow)在1940年代推断说, 大爆炸若真有其事, 宇宙的背景温度应该只会高出‘绝对零度’(absolute zero)少许, 这温度乃是最早的宇宙遗迹. 果然, 在1965年, 有两位科学家偶然发现了宇宙的背景辐射  —  温度仅高于绝对零度3.7度. 除了说这是宇宙最早也是最高密度时的遗迹、即是大爆炸模式所预期的, 根本没有其他解释.

“就这样, 大爆炸的假设不断得到科学数据的支持. 另一方面, 当人试图以其他模式去推翻它, 每一次的失败都强化了它的可靠性. 毫无疑问, 大爆炸的科学凭据是相当唬人的.”

史:    “它也真的吓倒不少人吧!”

克:    “真的甚具震撼力! 在此之前, 人一向以为宇宙是静态的、永恒的.”

史:    “论到宇宙的起源, 现在不少科学家还会加上膨胀论(inflation theory). 这怎样影响我们对大爆炸的看法?”

克:    “膨胀论是理论家加上去的一个点子, 但我个人认为它的理由不太充份.”

史:    “原因呢?”

克:    “大爆炸并不是杂乱无章的事, 却似乎是经过精细调校的, 为要让智慧的生命可以在宇宙中生存, 其复杂程度和精确程度, 完全超乎人所能理解. 换句话说, 我们今天所见的宇宙  —  以及我们的存在  —  所倚靠的基本条件(initial conditions)是高度特设的. 这现象有力地证明大爆炸不是一场意外而是一件杰作. 对此感到不安的理论家当然要找个理由解释如何在没有这些特设的基本条件下, 可以生出相同的宇宙来  —  膨胀论的目的就是这样.”

史:    “我看过不同书籍和文章的膨胀论讲解, 但请你讲一遍, 让我们在理解上能够一致.”

克:    “膨胀论说, 宇宙最早的时候经过一个超级速的‘膨胀’或膨胀期. 然后, 膨胀的速度就大大减低到今天所见的悠闲期. 膨胀论刻意将扩张速度提升至观察范围以外, 避而不谈宇宙基本条件的问题. 因此, 它根本不是为求科学证据而提出, 它所求的是避谈标准模式内特设基本条件的问题. 膨胀论本身的问题有如杂草丛生, 它起码有50个版本, 哪个才是正确, 无人晓得. 它也缺乏实证测试的支持. 纵使理论家接受它, 我却敬而远之, 因为它的出发点似乎是哲学偏见, 不是科学论据.”

史:    “由于膨胀是发生在大爆炸之后的微秒之间, 它是影响不到宇宙的起点, 对吗?”

克:    “对, 膨胀之前, 宇宙还是要退到一点去.

史:    “什么?”

克:    “一点(singularity). 那就是时空弧度(space-time curvature), 连温度、密度、压力都在无限之点, 亦即宇宙的起点, 就是大爆炸的一点.”

史:    “好, 那你认为今天大爆炸模式有多适用?”

克:    “它还是现代宇宙学的标准模式. 我会说, 大体上, 它已是确定的科学事实. (剑桥大学的)霍敬教授(Stephen Hawking)说, ‘几乎谁都相信宇宙和时间是在大爆炸的那一刻开始的.’ ”

谈到这里时, 克雷格已经为凯拉姆论据的两项命题提供了强有力的事实根据, 剩下来的只是它的结论. 克雷格继续解释这合情合理又叫人震惊不已的结论.

(B.3)    步骤三: 因此, 宇宙有其成因

13世纪的基督徒哲学家阿奎那(Thomas Aquinas)论证神存在时, 沿用亚里士多德(Aristotle)的观点, 认为宇宙是永恒的, 本着这个棘手的假设, 他努力证明神是存在的. 阿奎那说, 要是宇宙有起点, 他的工作就太容易了! 因为, 不用说, 宇宙若有起点, 它总得有个起因! 而今天, 现代天文物理学和天文学可以说是倾向基督信仰, 正如阿奎那说, 宇宙有起点, 叫人不能抵赖说没有神.

克:    “既然一切有存在起点的都有成因, 而宇宙有存在的起点, 就必须有一个超乎它以上的成因. 就连无神论者尼尔森(Kai Nielsen)也说: ‘假如你忽然听见隆然巨响, 你问我‘是什么声音?’ 我说‘没什么, 它自己生出来的!’ 你一定不接受这答案. 当然, 你是对的, 有响声就得有原因. 那么, 大爆炸就更需要有原因了. 这是避无可避的结论, 正好证实了古老的犹太教与基督徒教义(Judeo-Christian doctrine)[8]从无变有的创造论.”

不可知论(agnostic)的美国天文学家泽斯杜鲁(Robert Jastrow)也承认, 虽然细节有分歧, “天文学与圣经对创世的描述基本上是一致的. 那一连串引发人类出现的事件是突如其来、雷霆万钧、在具体的一刻、在充满光与能的情况下发生的.”

史:    “关于这个成因, 你能推算出什么来吗?”

克:    “我们可以看到好几样的素质(或译“优质”, qualities). 能造出空间和时间的, 其本身必定是无因的、无始的、无时间的、无空间的、非物质的、有自由意志的、有无穷大能的一个位格(personal being). 这正是人对神的核心观念.”

史:    “慢着, 慢着! 许多无神论者认为有一个致命的矛盾: 怎能说创造者必然是‘无因者’(uncaused)呢? 无神论的乔治·史密斯(George H. Smith)在《无神论》(Atheism)一书中说: ‘既然万物都有因, 神又岂可例外?’ 此外, 在《必须无神》(Necessity of Atheism)一书中, 布鲁克斯(另译“布洛克斯”, David Brooks)说: ‘既然万物皆有因, 第一因也必有因; 那么, 谁造上帝? 硬说第一因是亘古永在的, 即是推翻了基本的假设, 理论就不成立了.’ 你会怎样回应他们?”

克:    “根本是文不对题! 他们明显地没有对准凯拉姆论据的第一项命题来讲话  —  它没说一切都有因,  而是说一切有存在起点的都有因. 照我所知, 稍微有声望的哲学家都不会说一切都有因. 那些说‘有矛盾’的人根本连凯拉姆论据也没抓得准. 这番话也不是特别为了有神论而说的, 因为无神论者一向认为宇宙不需要有成因, 它本身是永恒的. 可是, 上帝若不可以是没有时间、没有成因的, 他们所说的宇宙又岂能是永恒而无因的呢?”

史:    “为什么创造主只可以有一位? 多几位不可以吗?”

克:    “因为奥坎的剃刀(Ockham’s razor)会把一位以外的创造主剃得干干净净.”

史:    “什么?”

克:    “那是一项科学定律: 除了解释效果所需的原因, 不应采纳多个原因. 既然一位造物主已足以解释一切, 你不应该越过这证据, 去要求有众多成因.”

史:    “听来有点牵强.”

克: “但这是举世公认的科学方法原则. 再者. 凯拉姆论据也不能证明所有关于造物主的事. 我们没有受限制, 不可以有其他更广泛的考虑啊. 例如, 拿撒勒人耶稣宣扬一神真理, 耶稣的复活为他作了确据, 而可靠的历史证据又可供我们查证. 这样, 我们就有很好的基础, 去相信耶稣讲的话是真的.”

史特博不再争持下去, 但心中又想起关于这宇宙第一因(first cause)的身份之疑问. 史特博写道: “最扰人的是, 凯拉姆论据能否告诉我们说造物主是有位格的(personal)  —  即如基督徒所相信的? 或者只是一般所谓的‘非位格的能量’(impersonal force)  —  即如新纪元信徒所言?”

(C)      一位有位格的造物主

“有位格的造物主”(the personal Creator)是指一位有意识、智慧、感情和意志的存在者, 而非仅是一种能量(force)的表现. “宇宙第一因”是否是一位有位格的造物主? 这正是史特博要追询下去的问题.

史:    “先前你提到宇宙的始因(cause)是有位格的, 我倒看不出在逻辑上有此关连. 事实上, 史密斯(Smith)曾抱怨说, 像你所说的论据根本不能确定第一因在过去或现在是否活着、或者是否有意识. 他还说: ‘一个没有生命、没有意识的神, 对有神论没有多大益处.’ 他讲的也有道理, 对不对?”

克:    “不对! 凯拉姆论据其中一个精彩的地方, 就是它不单指出宇宙第一因是超越的, 还指出他是有位格的创造者.”

史:    “如何说起?”

克:    “解释有两种, 科学性的(scientific)和个人性的(personal). 科学性解释所做的是以基本条件和自然律来解释某些现象, 说明基本条件怎样演变成目前的现象来; 而个人性解释那是以做事者和他的意愿或意志来作解释.”

史:    “等等, 我不是很明白, 请举个例子说明.”

克:    “想像一下, 你刚进到厨房, 看见炉上的一壶水烧开了, 你问: ‘为什么会烧开?’ 你太太说: ‘火的动能(kinetic energy)透过金属锅底传到水里, 引起水分子的振动, 直到这些分子成为蒸气跑出来.’ 那是科学性解释. 她也可以说: ‘是我准备沏茶.” 那是个人性解释. 两个解释都对, 只是对现象作的解释用了不同方法而已.”

史:    “这也说得过去. 但这与宇宙论又有什么相干?”

克:    “人无法对宇宙的最初情况作一个科学性解释. 既然是最初的, 就没有比它更早的基本状况和自然律可以拿来解释它如何产生. 若要为宇宙的最初状况作解释, 那必定是个人性解释  —  即是成事者定意把它创造出来. 这就是说宇宙的第一因必然是有位格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是因为宇宙第一因超越了时间空间, 不可能是属物质的实体, 必然是无物质或非物质的. 其中一个可能是, 那是抽象的东西, 例如数字或者数学单位. 不过, 抽象物体从未创造出任何东西. 另一种非物质实体是心智. 心智可以是一个因. 因此, 若说宇宙是一个无实体的心智造出来的, 是说得通的.

“最后, 我用一个比方说出第一因必须是有位格的第三个理由. 水在摄氏零度结冰. 在过去的永恒里, 温度若在零下, 其中所有的水都是冰. 水要在某一固定的过去时间才结冰, 根本不可能. 换句话说, 只要条件充足, 即是温度够低, 水就自动结冰. 故此, 宇宙如果只是在条件充足的情况下产生的机械化结果(即不需要有智慧者的创造, 编者按), 当条件充足在永恒中发生的那一刻, 它就可以在过去的永恒中存在了. 因和果都是永恒的. 如果是这样, 你如何解释一个无时间的因, 却产生一个有限的宇宙呢? 我只能想到一个解释: 宇宙的因是有位格的、有自由意志的成事者. 他可以在没有先例、没有既定情况下, 创造出新的果效. 他可以定意说: ‘要有光.’ 宇宙就有了光(创1:3). 只是, 我从未见过无神论者对这论据作出有力的反驳.”

英国物理学家韦狄克(Edmund Whittaker)用较浅白的方法在《世界始末》(The Beginning and End of the World)一书中提出相似的观察. 他说: “硬说物质与能量早已存在, 后来才突然活跃, 是没有根据的. 在永恒中, 这一刻与那一刻如何能分得出来呢? 更简单的推论, 倒不如说是从无变有的创造  —  神定旨要从无造出大自然来.” 新闻记者伊斯他布洛克(Gregg Easterbrook)写道: “先别管各门各派对大爆炸论的解释有何不同, 它至少说明了宇宙是从无变有的. 正是这样的事实  —  一个超越者(transcendent)开始了宇宙  —  令科学界中的死硬派… 不得不借用‘异能’(miracle)一词去形容.”

克雷格为宇宙之因的位格提出了很好的理据, 可是他还没有提出任何有关创造者今天是否仍然健在的证据, 或许这位创造者使宇宙运作自如之后, 就不再存活呢? 就如无神论者乔治·史密斯(George H. Smith)在《无神论》(Atheism)一书中说: “这充其量只是显示了有一个远古的神秘第一因(创造了宇宙), 却完全无法确定这第一因今天仍在.” 然而, 克雷格合理地反驳这点.

克:    “造物主仍然健在, 绝对是讲得通的事. 他既然超越宇宙, 当然也超越自然律, 这都是他的创造. 因此, 任何的自然律都没可能把它毁灭. 当然, 基督徒相信造物主没有静默不语, 而是具体地借着拿撒勒人耶稣的工作和复活向人启示自己, 证明他依然健在、依然在历史里工作. 再说一次: 凯拉姆论据不能证明一切, 但这不是问题. 我们要知道造物主是否仍然活着, 只要再看别的证据就行了. 我们可以看看他是否垂听祷告, 曾否叫耶稣从死里复活, 是否应验圣经预言, 以及启示自己等等. 似乎举证的责任应该由那些指称‘神曾经存在、但今已不在’的人身上啊.”

史特博承认克雷格的说法合情合理, 但他始终未能释怀. 他写道: “凯拉姆论据似乎太圆满了, 克雷格的论证也似乎太完美. 他就此作总结说: 大爆炸是一位有位格的创造主所作之工. 但这结论真的已是无懈可击了吗? 还有别的解释吗? 每一个合理的可能性都值得探究, 因为结论实在太重要了. 其他的可能性包括: 有没有另一个解释可以否定宇宙有起点的呢? 若有的话, 大爆炸暗示必须有造物主也就成为多余的了.” 在下一期, 史特博进一步追问克雷格有关另一些“尝试否定宇宙有起点”的解释, 请勿错过.[9]

(文接下期)

************************************************************************

附录(1):   最初三分钟…

1979年诺贝尔奖得主物理学家温伯格教授(或译“韦因堡”, Steven Weinberg)在其所著《最初三分钟》(The First Three Minutes)一书中说: “起初(指宇宙开始的那一刻), 大爆炸发生了. 但不像我们惯见的由内向外、由固定核心延伸出去的那种普通爆炸. 那一次爆炸是同一时间在所有的空间内发生的, 一开始就遍满所有空间, 叫所有物质的粒子(particle)迅即彼此分离.”

就在无以形容的一刹那, 温度升高达摄氏1千亿度. 温伯格写道: “比起已知最热的星的核心更热, 事实上, 物质的每一部分: 分子(molecules)、原子(atoms), 甚至原子核也无法连合.” 他继续解释说, 这些飞驰的物质载有基本粒子, 包括负电子(negatively charged electrons)、正电子(positively charged positrons), 以及既无电极也无质量的微中子(neutrinos). 更妙的是, 还有光子(photons). 那时宇宙遍满了光. 布赖逊(Bill Bryson)在《万物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Nearly Everything)一书中说, “只需三分钟, 百分之九十八的物质, 包括已有或将有的, 全部产生了. 宇宙就此出现. 这是奇妙无比、惬意不已、十分美丽的地方, 但所费的时间与造一份三明治(sandwich)差不多.”

虽然上述这些宇宙学家提出大爆炸那一刻的情景  —  宇宙形成的开始之景, 但令人费解的是: 什么使宇宙突然出现? 对于布赖逊和许多人来说, 宇宙贸然出现本身已是答案; 例如布赖逊在其书有一章“如何造出一个宇宙”, 语词含糊地提出千奇百怪的理论, 如什么“假真空”(false vacuum)、“纯量场”(scalar field)、“真空能量”(vacuum energy)等等, 他还说某些“物或质”可能“在原有的虚无里, 引入了若干程度的不稳定因素”, 因而激发了这宇宙的大爆炸. 但这类的解释纯属臆测, 令人费解, 难以信服.

什么使宇宙突然出现? 到底宇宙的成因(所谓的“第一因”)是什么? 科学家对此肯定颇须诸般臆测, 并且众说纷纭! 然而, 圣经开宗明义的宣告: “起初, 神创造天地!”(创1:1). 神正是万有背后的神秘成因. 除他以外, 其他一切的臆测和学说难以成立. 爱德华·米尔恩(另译“米尼”, Edward Milne)在他关于相对论的数学专门论文(treatise)中贴切说道: “至于宇宙的第一因是什么… 恐怕要读者自行补充了; 然而, 没有他(指创造万物的神), 我们的图像是不完整的.”[10] 是的, 创造万物的神, 正是宇宙起源的答案! 如圣经所言: “起初, 神创造天地.”

 

*********************************************

附录(2):   基督徒对大爆炸论的两种立场

对于“大爆炸论”(Big Bang Theory), 基督徒的科学家或圣经学者基本上有两种立场, 一方赞同, 另一方则反对. 赞同的一方认为神以大爆炸来开始万物的创造. 上文的克雷格(William L. Craig)可代表这一方的学者, 他认为宇宙论是“证明神存在的最有力论证”. 这论证的根据, 在于宇宙不是永恒的, 而是有起点的, 那起点就是所谓的“大爆炸”(Big Bang).[11] 其他持有这立场的基督徒学者有: 著名神学家兰姆教授(Prof. Bernard Ramm)、前剑桥大学皇后学院院长波尔金霍恩教授(Prof. John Polkinghorne)等等. 罗马天主教也接受大爆炸论.

另有一方虽承认神创造宇宙万物, 但弃绝“大爆炸论”, 认为它根本无法合理解释神开始创造的情景. 马有藻指出, 不少科学家不接受大爆炸论, 因为它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 大爆炸产生无序, 无法产生精致无比、运行畅顺的宇宙. 这也导致先前支持大爆炸论的著名英国太空物理学家霍伊尔(Fred Hoyle)过后放弃大爆炸论, 转向创造论. 连首个命名那爆炸为“大爆炸”(Big Bang)的美籍俄国人核能物理学家伽莫夫(George Gamov, 或作Gamow)后来也怀疑大爆炸论的可靠性. 此外, 大爆炸论说宇宙有200至300亿年之久, 这也是许多基督徒科学家或圣经学者著书反对的,[12] 请参法励德博士(Dr. Farid Abou-Rahme)所著的《科学与圣经》和马有藻的《鲜为人知的宇宙龄》.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无法在此详述, 但我们将在下期的《家信》中, 更详尽地探索有关“大爆炸论”这一课题.

无论如何, 大爆炸论至少指向一个事实, 宇宙在过去并非是永恒无尽的, 而是有起点的. 然而, “大爆炸论”不过是人有限头脑所推想、所臆测出来的一个理论, 当然有其弱点和缺陷, 也不断因着新的发现而被修改纠正. 感谢神, 对于宇宙的起始, 基督徒的信念并非建立在人那摇动不定的学说理论上, 而是神那永恒不变的圣经真理上. “草必枯乾, 花必凋谢; 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彼前1:24-25).


[1]              其英文是“Where Did Everything Come From?”

[2]               编者注: 编者坚信学位和神学院绝非真理的保证和权威, 因世上有许多由著名神学院毕业的闻名神学博士, 竟是不信圣经的“现代主义者”(或称“自由主义者”). 然而, 为了让读者(特别是非信徒)对受访者有些认识, 以下列出他的的学历和专长: 威廉·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先在英国伯明翰大学(Birmingham University)取得哲学博士学位, 后在德国慕尼黑大学(Munich University)取得神学博士学位, 目前在塔尔伯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任哲学研究教授(Research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他是9个专业学会的会员, 其中包括美国宗教学院、圣经文献学会与美国哲学会. 他的论文散见《新约研究》、《新约研究杂志》、《美国科学联会杂志》、《福音观点》、《哲学季刊》与其他学术期刊和出版物. 克雷格写了不少有关神迹, 尤其是有关主耶稣复活的书籍, 其中包括《合理的信仰》、《耶稣复活真相》、《耶稣复活的历史论据》、《为耶稣复活的历史性评估新约证据》. 他还给《为神迹辩护》、《上帝存在吗?》、《受到攻击的耶稣》, 及《知识分子为神仗义直言》等专题著作撰稿.

[3]              有关大爆炸的理论, 请参本文附录(1)“最初三分钟…”和 附录(2)“基督徒对大爆炸论的两种立场”.

[4]          阿尔加扎里(或称“加扎利”, al-Ghazali, Abu Hamid, 1058-1111)是伊斯兰教神学家、哲学家和苏非派神秘主义者, 将希腊哲学、神秘主义融入正统伊斯兰教, 著有《宗教科学的复兴》等.

[5]              波拿文都拉(Saint Bonaventura, 1217-1274; 另译“本纳爵”, Bonaventure)是意大利神学家、经院哲学家、方济各会会长和枢机主教. 他认为上帝的存在无须理性来论证, 上帝的意志是万物的“原因”和“形式”.

[6]          洛克(John Locke, 1632-1704)是英国哲学家, 论证人类知识起源于感性世界的经验论学说, 主张君主立宪政体, 著有《政府论》、《人类理解论》等. 此外, 他是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 反对“天赋观念”论.

[7]              这论据在英文是: “Whatever begins to exist has a cause. The universe began to exist. Therefore, the universe has a cause.”

[8]              陈恩明在《为人类寻根》中, 将这句话中的“Christian”译作“基督教”, 有欠妥善. “Christian doctrine”应译作“基督徒教义”.

[9]               上文改编自 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为人类寻根》(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7年), 第89-105页. 编者也按此书原版(英文版) The Case for a Creator作出少许修正补充.

[10]             上文附录改编自 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为人类寻根》(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7年), 第90-91页.

[11]             同上引, 第92-93页.

[12]             马有藻著, 《鲜为人知的宇宙龄》(美国荣主出版社, 2004年), 第17-18, 90-9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