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主名聚会(十八): 召会的纪律管教(下)


(A)       引言

圣经中有一些经文是论到处理召会内部的纪律管教(internal discipline). 我们尝试在本章讨论它们, 并描述它们对召会的影响.

(B)       内部的纪律管教

(B.1)   挽回一个犯错者 (6:1)

  • 加6:1:  弟兄们, 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 你们属灵的人就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 又当自己小心, 恐怕也被引诱.

这节的“过犯”(希腊文: paraptôma {G:3900})在新约圣经中是其中一个用来指“罪”的字(常译作“过犯”, 弗1:7; 2:1). 圣经没告诉我们此人犯的是什么罪, 但它肯定不是 林前5:11的罪, 因为那里清楚教导如何处理那种罪(即要把那人赶出召会). 这人“偶然被过犯所胜”, 意思是不小心犯错. 这显然不是故意犯的罪. 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要显出弟兄相爱与关怀的心. “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 如此, 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6:2). 虽然帮助挽回的弟兄是“属灵的人”, 但这样的人也必须谨慎, 应该自己小心, 免得自己也受引诱而跌倒. 这点证明此罪(过犯)是任何信徒都可能不小心犯上的.

(B.2)   长老们的祷告 (5:13-16)

雅各书第5章描述一个生病了的信徒. 这里暗示此病出于神的手, 因为那人犯罪(雅5:15: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 主必叫他起来; 他若犯了罪, 也必蒙赦免”). 圣灵对此事的评语是: “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 互相代求, 使你们可以得医治”(雅5:16). 以此为指南, 我们可说信徒犯了罪, 所以病倒了, 他意识到这是出于神审判的手, 因此他请众长老来, 并承认自己的罪. 他们为他祷告, 奉主的名用油抹他, 而他得着医治. 雅各书虽是一封很早期的书信, 但内中的教训却不过时.

此处的“用油膏抹”不是指施行医病的恩赐, 虽说这恩赐在初期召会的见证中是存在的. 请注意, 那人并非叫使徒或其他有医治恩赐之人来为他祷告, 他乃是叫“召会的众长老”来. 因此, 我不认为这油是神用来治病的神奇之法.

(B.3)   从火中抢救出来 (17-23)

  • 犹17:  亲爱的弟兄啊, 你们要记念我们主耶稣基督之使徒从前所说的话.
  • 犹17:  他们曾对你们说过, 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不敬虔的私欲而行.  
  • 犹19:  这就是那些引人结党、属乎血气、没有圣灵的人.
  • 犹20:  亲爱的弟兄啊, 你们却要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自己, 在圣灵里祷告,
  • 犹21:  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 仰望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怜悯, 直到永生.
  • 犹22:  有些人存疑心, 你们要怜悯他们;  
  • 犹23:  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 搭救他们; 有些人你们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 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

这些经文描述的案例与上述两个讨论过的情况很相似. 不同的是, 此处的离经背道者之错误教导已败坏那些听从的人, 给他们带来负面影响. 并非每个人都受同样程度的影响, 有些完全被压倒了(指全心跟随谬论, 不再悔改了). 这也证明他们并未真正归主得救(犹17-19; 注: 第19节声明他们是“没有圣灵的人”).

把在火中的人抢救出来

但第20节说“亲爱的弟兄啊”, 表明之前被压倒的人(全心跟随谬误者)与接下来要谈的得救者(真信徒)是不同的一群人. 尽管如此, 信徒当中有些人大受影响, 信心摇动; 他们对真道产生怀疑, 对于这样的人, 我们要向他们显出怜悯之心(第22节)  —  要用怜悯的态度教导他们真理. 另有一些人被错误教导迷惑, 需要把他们从火中抢救出来(第23节). 还有一组人, 就是被沾染的人. 那些参与拯救他们的人必须怜悯他们, 但绝不能容忍离经背道的教导, “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 这里谈到的是有关邪恶的教义, 它破坏了公义正直的生活, 引致犹大书所说的“不敬虔”之生活. 邪恶的道理与邪恶的行为是双胞胎, 有前者必有后者.

(B.4)   远离不守规矩的人 (帖后3:6-14)

这段经文是一个清楚的范例, 教导如何执行内部的纪律管教. 召会采取了纪律行动, 但犯错者仍然在召会里. 保罗以他本身的榜样来教导帖撒罗尼迦的年轻召会. 他称这榜样为“从我们所受的教训”(帖后3:6). 这教训是关于亲手做工赚取自己的食物. 虽然这并非给那些在主工上劳苦之人(包括主仆保罗)的命令(提前5:18), 但保罗靠着神赐他的智慧, 把这美好榜样(保罗也亲手做工养活自己)给了帖撒罗尼迦的信徒.

或许保罗早已预知帖撒罗尼迦召会所将面对的问题, 那就是有些人会说主既然将要再临, 并可随时再临, 所以不必做工了. 在等候主来的日子, 这些人饿了, 就靠其他劳苦做工的信徒来养活他们. 此乃这段经文的背景. 这些人不仅不亲手做工养活自己(帖后3:6-10), 他们“反倒专管闲事”(帖后3:11), 在弟兄姐妹当中制造问题.

保罗写书信劝勉信徒

在这种情况下, 保罗写道: “若有人不听从我们这信上的话, 要记下他, 不和他交往, 叫他自觉”(帖后3:14). 这并非断绝交通(赶出召会), 而是召会对不守规矩的人采取内部的纪律行动. “不和他交往”(KJV: no company with him)表示信徒不与他同行那不守规矩的道路(不与他同流合污). 这不表示不可与他握手, 或不可与他说话, 而是向他清楚表明他的行为不被信徒赞同, 且不被同情. 此举目的当然是希望他会改掉本身的错误行为.

(B.5)   公开责备犯罪的人 (提前5:17-22)

  • 提前 5:17: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 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 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 更当如此.
  • 提前 5:19:  控告长老的呈子, 非有两三个见证就不要收.
  • 提前 5:20:  犯罪的人, 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 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我们正要看的这段经文有许多教训, 虽不直接与纪律管教有关. 我们很想讨论有关这方面的所有真理, 但在本文不适合如此行, 只好讨论一些重点. 提前5:19论到对长老的保护, 也是我们题目的一部分. 长老必须按公正得着保护. 召会信徒不可接受任何人对长老无凭无据的控诉. 在接受控诉以前, 至少需要两个见证人. 我是指接受控诉而进行调查.

有者教导说 提前5:20是接续前一节(第19节)论到的控告长老的呈子. 有人控诉长老但没两三个见证人, 又或者这控诉经调查后被证实是虚构的. 如果那人还是继续无凭无据地控诉长老, 那么他就必须被公开谴责. 这个解释点出了那该被责备的罪(即继续无凭无据地控诉长老). 这也可能是正确的解释. 无论如何, 我觉得上述把第19和20节连起来的解释有点牵强, 纯属人的猜测.

经过认真思考其上下文后, 我接受的看法是: 若有控诉的呈子证明某个长老犯罪, 或召会中任何的信徒犯罪, 那么他必须被责备, 且是公开(“在众人面前”)责备他. 保罗在第5章的这一段经文里(特指第17至25节中)给予一系列的指示. 我们不容易肯定同一个题目是在哪一节结束, 另一题目在哪一节开始. 看来我们有理由相信第20节“犯罪的人”并不限于第19节那控告长老的人, 而是包括召会中的任何人.

肯定的, 我们不可说对信徒的标准是这样, 但对长老的标准可以放低, 事实上, 对长老的标准应该更高. 因此, 当一个长老犯罪(指圣经明文指定的罪), 而召会中其他(两位或更多)的长老知道后, 却不采取行动, 别人肯定因此跌倒. 长老肩负着特别的重任, 并要对神负责. 责备的目的并非为要消灭他, 或心存消灭他的意念, 而是“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 或许我们当中越来越少敬畏神, 对罪越来越不敏感, 以致我们认为长老是不可被责备的, 让犯罪的长老继续犯罪. 另一方面, 若大家知道某长老犯了罪, 却不被对付, 那么召会其他信徒岂不也在他的罪上有份(第22节)?

以上这个解释所面对的问题是: 什么是需要在众人面前责备的罪? 我们知道一些有关这方面的罪. 这不是属于断绝交通的罪, 不然保罗必然清楚指示要把这人赶出召会. 这必然是被超过一个人, 至少两个人, 所知道的罪, 所以必定是一个在众人面前所犯的罪, 是有人可作证的罪. 这肯定比那些不公开而只需私下向神承认的罪(约壹1:9)或互相承认的罪(雅5:16)更为严重的罪. 这里所指当受责备的罪是一个公开犯的罪, 它破坏了召会的见证, 却没有严重到需要断绝交通的罪.

(B.6)   使争辩的人静默不语 (1:9-11)

  • 多 1:9: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 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 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 多 1:10:  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 说虚空话欺哄人; 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
  • 多 1:11:  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 他们因贪不义之财, 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 败坏人的全家.
  • 多 1:12:  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 “革哩底人常说谎话, 乃是恶兽, 又馋又懒.”
  • 多 1:13:  这个见证是真的. 所以, 你要严严的责备他们, 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这几节常被用来指内部的纪律管教, 既然如此, 我们必须仔细研究它们. 保罗告诉提多他将会面对一个难题: “有许多人不服约束, 说虚空话欺哄人; 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多1:10). 在革哩底(Crete)的岛上有一些年轻的召会(刚设立不久的召会), 但她们缺少领袖, 遇到很多问题, 加上有许多不服约束和欺哄的人, 问题更大. 我不相信第10节所描述的这些人是在召会里面, 因为保罗在下一节说道: “他们因贪不义之财, 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 败坏人的全家”  —  为了卑鄙的私人利益. 保罗把他们邪恶的“败坏”与“人的全家”联系在一起, 表示他们的活动是在信徒的家中, 以及任何愿意听他们说话之人的家中.

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 “革哩底人常说谎话, 乃是恶兽, 又馋又懒”(多1:12). 虽然说出这话的人不是信徒, 但保罗说: “这个见证是真的. 所以, 你要严严的责备他们, 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多1:13). 我们所关注的问题是: 谁应该被严严的责备? 是那些不服约束和欺哄的人, 还是召会中的革哩底人? “责备他们”的代名词(指“他们”)不是指第10节, 而是第12节的人. 虽然第10节的“不服约束”之人与第12节的“革哩底人”都住在革哩底, 但他们是两组非常不同的人.

这意味着第11节“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不是指召会中的弟兄姐妹(但第13节的懒惰可指信徒). “把他们的口堵住”并非一项纪律行动, 而是指有能力活出“所教真实的道理”, 并且以教导“纯正的教训”来使违背真理的人看出自己的错误, 便闭口静默不语, 仿佛“堵住了他们的口”(多1:9-10; 第9节: “能把争辩的人驳倒”).

换言之, 若问第11节的经文是否指“使召会中不服约束的人(信徒)静默不语”? 答案是“不”. 那么有人就问: “若是如此, 召会岂不是无法停止那些生活不服约束的信徒站起来教导或讲道?” 其实不然, 圣经在别处有清楚的经文可用来控制召会中一切恩赐(包括讲道或教导恩赐)的运用, 例如在 林前14:26-33. “至于作先知讲道的, 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 其余的(原文指同一类的其他人, 即指其余的信徒)就当慎思明辨”(林前14:29).

此外, 帖前5:12也说: “弟兄们, 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 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 “治理你们的”是指召会当中的领袖(长老/监督们), 而这些领袖更有责任“慎思明辨”(林前14:29), 并作“治理”(包括采取适当行动, 禁止不服约束的信徒起来教导). 我们不可允许任何不合资格或不合适的人在召会中起来讲道. 我们接下来要谈的纪律管教, 也是用来控制召会中的讲道.

(B.7)   弃绝分门结党的人 (3:10-11)

  • 多 3:10:  分门结党的人(KJV: an heretick), 警戒过一两次, 就要弃绝他.  
  • 多 3:11:  因为知道这等人已经背道, 犯了罪, 自己明知不是, 还是去做.

英文圣经(KJV)译作“an heretick”(Darby: an heretical man)在原文的字面意义是“好搞派系的”(factious, 中文圣经正确译作“分门结党的人”). 这里所指的人是固执己见, 甚至在召会中继续不断地强施和推广自己特有的看法(导致分门结党, 破坏弟兄姐妹的合一). 负责的弟兄们纠正和警戒两次过后, 他若还继续他那“导致分门结党的教训”(factious teaching), 那么就要避开他, 不允许他的教训继续影响信徒. 那人“已经背道, 犯了罪, 自己明知不是, 还是去做”(多3:11), 所有信徒都不该听他.

这段经文(多3:10-11)并非用来对付那些教导异端谬论之人. 异端(heresy)是否认真道的教训. 对付在召会中教导异端的人, 我们要引用 提前1:19-20或 提后2:14-19, 这两处经文指示我们如何审判教义上的异端.

  (B.8)   对付那制造分裂的人 (16:17-20)

  • 罗 16:17:  弟兄们, 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 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  
  • 罗 16:18:  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事我们的主基督, 只服事自己的肚腹, 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
  • 罗 16:19:  你们的顺服已经传于众人, 所以我为你们欢喜; 但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 在恶上愚拙.

这些经文是保罗所写的明确警告, 写在这本教导福音教义之伟大书信的结尾, 要信徒留意躲避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 这段经文与腓立比书3:17-19平行相应, 应该互相对照比较. 解释这些经文所遇到最大的难题是: 到底这些假师傅是身处于召会中, 还是在召会以外但影响召会中的信徒? 我比较倾向后者, 认为他们是在召会以外. 从保罗描述他们的言词中, 我们得知他们教导一些关于犹太律法条文主义(judaistic legalism), 同时含有享乐主义哲学(Epicurean philosophy), 所事奉的对象是自己的肚腹, 而非主耶稣基督. 有者相信他们是以遵守犹太饮食条例来事奉自己的肚腹, 而非暴饮暴食. 不过我怀疑这解释的正确性, 因为这类教导的特征是: 教义和实践上可以出现双重标准.

无论如何, 按罗16:17的上下文, 这节也可以是保罗警告任何用错误教导来制造分裂的人. 保罗说“要留意他们”(KJV: mark them), 正如保罗在 腓3:17要信徒“留意看那些照我们榜样行的人”(指活出敬虔生命的人). 在罗马书16章, 信徒需要留意那些制造分裂的人(“那些离间你们…的人”)的错误行为和教训, 好叫信徒免受他们不良的影响. 这样的解法在保罗下一节的话中获得证实: “我愿意你们在善上聪明, 在恶上愚拙”(罗16:19). 我们需要熟悉错误的道理, 以便可以认出它、弃绝它, 但我们不需要钻研各种形式的邪恶, 因为这是危险的. 我们要“在恶上愚拙”, 不要钻研沉浸在邪恶的事中, 例如招魂术(spiritism)、鬼怪崇拜(demonism)或现代猥亵淫荡的性变态中. 它们是危险的, 能污染和败坏人.

(C)       结语

我们经常失败, 没有执行这些内部的纪律管教. 若我们在这方面谨慎遵行神的道, 我们可能就比较少有更严重的罪需要对付. 在遵行神的话语方面, 我们虽有许多失败之处, 但我们感谢神, 因为众召会仍然执行实际的纪律管教, 一些独立教会也仍然如此行, 但这样的纪律管教已几乎消失在很多宗派组织里了.[1]    


[1]               上文编译自“Assembly Discipline (3)” (Chapter 20), 载 Norman W. Crawford, Gathering Unto His Name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198-20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