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预言: 科学大师牛顿论末世的预言


(A)       引言

《新浪科技讯》2007年6月18日的消息指出, 根据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 英国著名科学家、现代物理学和天文学之父牛顿的手稿近日在耶路撒冷展出, 他在这封完成于1704年的书信中预测说, 世界将在2060年走向灭亡.

 

牛顿 (Isaac Newton)

以撒·牛顿爵士(艾萨克·牛顿, Sir Isaac Newton, 1643-1727)[1]是重力、运动和光学等经典物理学理论体系的创立者. 根据《圣经》旧约中的《但以理书》, 牛顿推测, 在公元800年神圣罗马帝国于西欧建立之后的1260年, 就是世界末日. 依此推算起来, 2060年就是世界的末日. 这封信是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一个名为“牛顿之秘密”的展览上展出的. 一位富有的科学手稿收藏家曾将一批牛顿的文件赠与希伯来大学, 其中就包括以上这预测世界末日的手稿. 希伯来大学称, 这是手稿自1969年以来首次同公众见面.[2]

           

梁斐生博士

曾任职加拿大国防部, 主持国防太空、通讯卫星、反飞弹防御及核子辐射研究与发展工作的梁斐生博士,[3] 在其所著的《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一书中论到上述牛顿的手稿一事. 他指出, 牛顿在作此预言时说: “我不是断言末期何时来到, 而是想终止一些人经常轻率地预测末期何时来到, 当这些预言的臆测经常没有应验时, 会使神圣的预言失去信誉.”[4]

 

关于牛顿对世界末期的预测是否正确, 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连牛顿本身都说“我不是断言末期何时来到”, 所以本文的焦点不在于末期何时来到, 而是科学大师牛顿对圣经有浓厚兴趣, 认真研究圣经预言, 这叫很多坚持圣经与科学是水火不容的人大跌眼镜.

 

 

(B)       牛顿对上帝的态度

无可否认, 牛顿是科学界的泰山北斗, 也是近代科学家中最杰出的物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和经典力学体系的奠基人. 他18岁考进剑桥大学, 26岁任卢卡斯数学教授(Lucasian Professor), 29岁成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Royal Society), 60岁成为皇家学会终身会长. 牛顿发明了微积分, 也发现光的分解而创立光学, 还发现万有引力(law of universal gravitation)和运动三定律(three laws of motion), 奠定了近代力学和天文学的重要基础.

           

牛顿闻名遐迩的代表作《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Th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Natural Philosophy)一书, 于1686年成书, 1687年以拉丁文版(书名简称为 Principia )首次出版发行, 获得公认的好评. 该书的宗旨在于从各种运动现象探究自然力, 再用这些力说明各种自然现象. 牛顿在书中首次提出“牛顿运动定律”, 奠定了经典力学的基础. 牛顿也在此书中, 首次发表了“万有引力定律”, 还给出了“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的一个理论推导(注: 开普勒最早给出的只是经验公式).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被认为是“科学史上最重要的论著之一”. 然而, 这位科学大师牛顿谦卑地写道:

 

“万有引力解释行星的运动, 但它无法解释谁使这些行星能够如此运动. 神掌管一切, 并知道一切所是, 或一切可以做的事.”[5]

           

梁斐生博士写道: “自从牛顿精密研究考察宇宙奇妙的构造, 便深深地感到宇宙的创造是何等奇妙和伟大. 牛顿虽然是举世闻名的大科学家, 却自认对宇宙的奥秘所知有限, 有如沧海一粟. 论到天体的运行, 牛顿严肃地表示: 从诸天文系的奇妙, 错综复杂的安排, 只能出于那指导和主宰万物、全知全能的创造之神. 宇宙间一切的万象万物, 都是从永生神的智慧大能而来; 是全能全知、充满万有的. 宇宙万物, 必有一位全能全知的神在掌管统治.”

           

梁斐生博士继续写道: “牛顿在谈到自己的科学成就时说, 他不过是在‘追随神的思想’, ‘照神的思想去思想而已’. 牛顿临终前, 面对那些仰慕和称颂他是一位具有伟大科学成就的人时, 谦虚地说: ‘真理浩瀚如海洋, 远非我们所能尽窥. 我的工作和神的伟大创造相比, 只是一个在海边拾取小石子和贝壳的小孩子.’

 

“牛顿被安葬在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 这是英国最伟大的贵族都曾被拒绝得到的荣誉. 这最高的荣誉未曾赋予他之前的任何科学家. 牛顿的墓碑上铭刻着这句话: ‘艾萨克·牛顿爵士, 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国人; 他超越了人类的理解力.’ ”

 

牛顿于1727年离世, 享年84岁. 过了278年之久, 牛顿在世界科学家的心目中, 仍然排在最显要的地位. 2005年, 集合英国和海外许多著名科学精英的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 of London)曾调查访问英国的科学家, 请他们回答一个问题: 论到牛顿和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 此人是“相对论”的创建者和“量子论”的最早提倡者, 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 谁对科学历史(the history of science)影响更大? 调查结果显示, 牛顿是更具影响力的.  

 

 

(C)       牛顿对圣经的态度

梁斐生博士评论道: “牛顿不仅在科学上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而且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基督徒). 牛顿随着科学成就的增多, 名气的提高, 对神的信仰也更加虔诚. 牛顿说: ‘我们应当把神的话  —  圣经, 看为至高无上的哲学… 圣经记载实在远非世俗的历史所能比拟.’ 牛顿始终相信圣经中的预言, 他说: ‘圣经预言有许多可信的凭据.’ 牛顿认为值得以生命投资在圣经研究上. 他所发表的科学著作只占10%, 而86%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学著作(指与圣经有关), 总字数超过一百三十万, 可见他研究圣经的时间, 远远超过研究科学的时间. 而且他对圣经的研究和认识, 也令许多宗教学者大为惊奇.

 

“牛顿确信圣经, 对圣经中的但以理书和启示录两卷书的研究广博精深. 他勤学当时已经亡国两千三百年的希伯来语言, 努力研究圣经中先知们的预言, 他认为这比万有引力更重要.”

 

接着, 梁斐生博士道出一个关键重点: “牛顿相信, ‘上帝给了预言, 不是为满足人(的)求知欲  —  想知道未来, 而是当这些预言应验之后, 借着事件(event)的解释(约翰福音13:19),[6] 向世界展示(manifested)上帝自己的供应(His provision), 而不是展现翻译员(the interpreter). 然后, 从太初看见万有的上帝, 会得着荣耀, 人的信心会因此增加.’ ”[7] 梁斐生博士在下文指出牛顿借着研究圣经预言而写下三个末世将发生的情景, 而这三件事虽在牛顿那个时代视为荒谬之谈, 却都已应验在我们现今的时代.[8]

 

 

(D)       牛顿按圣经预言而确信的三件事

梁斐生博士指出, 牛顿12岁开始研究圣经, 到临终时还在孜孜求索, 研究圣经中的但以理书和启示录的预言. 他勤学古老的希伯来文, 对古代的历史有广泛的认识. 以他无以伦比的智力和知识, 牛顿最具有资格写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预言的观察. 在1733年, 牛顿去世6年后, 英国的达秘(J. Darby, 注: 这位18世纪的达秘不是19世纪弟兄们的领袖约翰·达秘, John N. Darby)[9]和布朗(T. Browne)两人合作出版牛顿写的《但以理和圣约翰预言的观察》(Observations Upon the Prophecies of Daniel and the Apocalypse of St. John; 注: 此书名按英文直译为《但以理的预言和圣约翰的启示录之观察》).[10]

 

让我们先读这些经节, 然后看牛顿对这些预言的观察所提出的论点.

  1. 但12:4: 但以理啊, 你要隐藏这话, 封闭这书, 直到末时. 必有多人来往奔跑(或作: 切心研究), 知识就必增长.
  2. 但12:8: 我听见这话, 却不明白, 就说: ‘我主啊, 这些事的结局是怎样呢?’
  3. 但12:9: 他说: 但以理啊, 你只管去; 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 直到末时.
  4. 但12:10: 必有许多人使自己清净洁白, 且被熬炼; 但恶人仍必行恶, 一切恶人都不明白, 惟独智慧人能明白.

 

以下摘录自牛顿所写的这本书(指《但以理和圣约翰预言的观察》一书):

 

“这预言称为圣经真理的启示, 是但以理被命令闭嘴(指闭口不言), 封闭(shut up and seal), 直到末期. 但以理密封了它直到末期, 并且直到那时间来到了, 才能被理解. 然后到最后, 这预言的解释, 将会说服许多人.”

 

“福音首先必须在大灾难以及世界末日来临之前, 传遍天下. 从大灾难中, 手拿着棕榈叶(指棕树枝, 启7:9)出来的, 不能来自无数的国家, 除非福音在此之前已经被宣讲过. 如果福音传遍天下临近了(approaching), 这些话主要是属于我们和我们的后代, 在末期的时代, 智慧人能明白(the wise shall understand), 但没有恶人会明白. (那些)读以及听这些预言, 并且遵守写在这书(圣经)上的, 蒙福了(特指 启1:3的应许).”[11]

 

 

(D.1)   人类能迅速行驶

H. L. Willmington

威明顿博士(Dr. Harold L. Willmington)在其所著的《威明顿圣经辅读》一书中指出, 在公元1680年(即瓦特发明蒸汽机80多年以前),[12] 牛顿研究了 但12:4这段经文后写道: “对我个人而言, 不能不认为这些话是指末期(末世)的来到. 将来人类可以使用史无前例的方式, 从一国前往另一国旅游(或译: 从一国行驶到另一国, travel from country to country). 人类的知识要加增, 可能有一些发明, 使人们比现在更迅速地行驶(travel).” 牛顿认为这速度将来可能超过每小时50英里.[13]

 

大约80年后(那时蒸汽火车还未面世), 法国无神论哲学大师伏尔泰(Voltaire, 1694-1778)[14]读到牛顿曾认为人们会以如此速度行驶时, 便嗤之以鼻, 轻蔑地嘲笑道: “请看基督教如何将一个本来有聪明才智的男子变换成可怜的傻瓜. 像牛顿这样的一个科学家, 竟说人可以时速30或40英里来行驶(travel). 他忘记了, 如果一个人用此速度行驶, 他会窒息! 他的心脏也会停止!”[15]

 

威明顿博士写道: “若伏尔泰知道2世纪之后, 美国天文学家怀特(Edward H. White)在1965年6月3日登上太空船, 离地面100英里, 以时速17,500英里横渡美洲大陆不到15分钟便完成了, 沃尔泰若知道此事会有何感想? 或者当人以12倍超过22口径来福枪子弹的速度登月球时, 他又有何感想?”[16]

 

梁斐生博士总结道: “不错, 以前5千多年, 人类交通的速度曾经没有多大改变. 但上帝在2千6百年前, 借着但以理先知透露了但以理本身都不明白的奥秘(预言). 在末日来临之前, 大有智慧的牛顿已经可以理解、明白上帝末日的奥秘  —  ‘唯独智慧人能明白’(但以理书12:10). 今天, 宇航速度每小时已经超出1万8千英里. 我们必须承认: 牛顿是一个大有智慧的哲学家, 而无神论哲学大师伏尔泰则是一个可怜的大傻瓜.”[17]

 

 

(D.2)   知识会急速增长

牛顿在公元1680年(17世纪), 即工业革命(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开始于18世纪60年代)之前, 竟然讲说“将来人类可以使用史无前例的方式, 从一国前往另一国旅游(或译: 从一国行驶到另一国, travel from country to country). 人类的知识要加增, 可能有一些发明…” 这是因为他认真学习上帝的话语.

 

上帝在2千6百年前, 竟然借着先知但以理本身都不明白的奥秘, 向我们透露: “必有多人来往奔跑(或作: 切心研究), 知识就必增长(但12:4).” 这节的“知识”在希伯来原文是 da‛ath {H:1847}, 可被翻译为“知识、悟性、技巧、技能”(knowledge、perception、skill). “来往奔跑”的希伯来字是 shûţ {H:7751}, 字面意思为“推动”(push forth). 这字在圣经里使用时, 有“在海洋上急速挥动”(to lash at the oceon)或“在海上急速挥动船桨”(to lash at the sea with oars)的含义,[18] 意味着行驶、航行、旅行(travel).[19]

 

梁斐生博士解释道: “今天, 我们已经非常明显地生活在‘多人来往奔跑(或作: 切心研究), 知识就必增长’的时代. 但以理先知不明白的奥秘(预言), 对我们来讲却已经是一目了然, 众所周知的事了. 这就是说, 我们现今已经生活在这些奥秘(预言)不再隐藏、封闭的末世. 如今科技与交通发达, 国与国、人与人之间来往联系频繁紧密起来. 百年前中国沿海与内地之间交通来往需要几个星期, 现在坐飞机数小时即可. 电视、电脑、手机更是方便、普及. 以前信件来往要数星期, 如今电邮却是即发即达.

 

“人类从18世纪发明蒸汽机开始, 竟然经历三次技术革命, 跨越三个时代: 机械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技术时代. 20世纪是人类知识增长、科技突飞猛进的世纪. 高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 对人类社会各方面的冲击亦与日俱增. 这些技术的进步大多数是在20世纪完成. 例如:

  1. 1903年成功的动力飞行
  2. 1942年德国成功发射太空火箭
  3. 1942年完成第一部电子计算机
  4. 1945年美国成功试爆第一颗原子弹
  5. 1953年发现DNA脱氧核糖核酸双重螺旋结构
  6. 1957年苏联成功发射人造卫星
  7. 1958年发明集成电路
  8. 1969年美国阿波罗11号登陆月球”

 

 

(D.3)   福音会传遍天下

在公元1680年, 即在人类还未发明蒸汽火车之前的134年, 牛顿竟然讲到“福音首先必须在大灾难以及世界末日来临之前, 传遍天下.”

 

当主耶稣在世时, 只有在以色列地方传福音, 但祂要众门徒将福音传到地极,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 你们就必得著能力, 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 和撒玛利亚, 直到地极, 作我的见证”(使徒行传1:8).

           

梁斐生博士指出, 传统的“面对面口传”或以文字、书信的福音传播方式, 毕竟有其限制. 要天国的福音传遍地极仍力有未逮(指能力做不到). 无线电广播的发明可将福音以更有效率的方式, 用不同语言对全世界各族、各方、各民传扬福音.

           

今天, 网际网路(即“互联网”)热潮正如龙卷风暴般展开, 正在改变人类生活与工作方式. 无论身处世界何处, 都可以无地域、时间的限制, 连上这个世界网路. 以网际网路作为传福音工具, 将可更具体落实“福音传遍天下”的预言.

           

牛顿终生研究圣经中但以理书和启示录的预言, 其中三个最重要的预言, 竟然在我们这世代难以置信地应验了. 显而易见的是, 这些在但以理时代难以明白的预言, 在我们现今这世代已是显而易见, 不再是“隐藏、封闭”了, 换言之, 我们已经是到了“末期”了(请参 但以理书12:9), 时候不多了!

 

 

(E)       结语

如果人能预知未来一星期一切所要发生的事, 不需要三个月就能拥有世界上许多财富与权势. 例如他只要进到股市, 大量购买那些价格涨幅最大的股票, 就会赚大钱了. 对于能够预知未来一星期所要发生的事, 梁斐生博士评论道,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圣经却奇妙地预言了数百件历史上要发生的事, 这些事件的细节都在事情发生之先数百年, 甚至两、三千年前被清楚记载下来. 除了圣经以外, 世界上绝无其他任何经典能准确地预言一百年, 甚至三、四千年后所要发生的事; 世界上绝无其他任何经典敢说: ‘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 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 说: 我的筹算必立定; 凡我所喜悦的, 我必成就.’ (以赛亚书46:10)”

           

科学大师牛顿在《但以理和圣约翰预言的观察》一书中论道: “圣经预言的启示, 直到(世界)历史的末期, 审判的时代…”[20] 是的, 天上的真神已在圣经中启示我们. 祂预言有关“世界的末了”将要发生的许多事, 包括“民要攻打民, 国要攻打国; 多处必有饥荒、地震”(马太福音24:7), “多处必有饥荒、瘟疫”(路加福音21:11)等等. 这一切的事将要在所谓的“末世七年灾难”中全面应验(启示录6:1-8). 为了避免有人认为以上这些预言不会发生, 所以天上的神已给世人预先警告  —  祂让这些预言在现今时代, 即“七年灾难”以前, 已经“部分性地应验”了【有关上述这些预言, 请参第124至129期《家信》的“福音亮光”】.

 

这些部分性应验是个“预警”, 其目的和功用犹如一首歌的“前奏”(prelude).[21] 音乐家弹奏一首歌以前, 会先弹前奏. 当你听到“前奏”, 你就知道整首歌要来了. 照样, 当你看见“多处有地震、瘟疫、战争、饥荒”, 你就可以肯定圣经所预言有关七年灾难中的种种可怕灾祸是绝对可能发生的! 这样的预警是要你尽快做好准备去面对.     

 

神在圣经中不仅预言末世将要发生的事, 更启示有关最终的审判, 这审判就是圣经所说的: “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 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这是第二次的死”(启示录21:8). 我们若是诚实, 就会承认自己说过谎言, 而说谎之罪将使我们无法逃脱“第二次的死”  —   将来可怕的火湖永刑.

 

若圣经仅是启示神的审判, 我们就全然无望了! 但感谢神, 祂也借着圣经启示我们: 神是爱(约翰一书4:16). 祂愿万人得救(提摩太前书1:4), 不愿一人沉沦(彼得后书3:9), 所以祂差遣主耶稣为世人死在十架上, 偿还罪的代价, “祂舍自己作万人的赎价”(提摩太前书2:6), “叫一切信祂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神在圣经中应许我们,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 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 就必得救”(罗马书10:9). 亲爱的朋友, 信靠和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 你便得救, 得享永生. 不仅如此, 圣经也预言我们信主耶稣的人是有荣耀的盼望, 因我们是“等候祂儿子(指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从天降临, 就是祂从死里复活的, 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撒罗尼迦前书1:10). 耶稣基督会从天降临, 救一切信祂之人“脱离将来的忿怒”, 就是脱离那将临到全球的“末世七年灾难”.

 

亲爱的朋友, 这就是神给世人  —  包括你和我  —  的福音(好消息). 愿你尽快信靠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 得以脱离那将临地球的七年灾难, 以及地狱火湖的永远苦难. 主耶稣会随时归来, 接一切信靠祂之人去到天堂永享福乐, 脱离那将临到全球的灾难, 所以请你现在就抓紧机会“信主得救”, 不要拖延, “因为祂说: ‘在悦纳的时候, 我应允了你; 在拯救的日子, 我搭救了你.’ 看哪! 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 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后书6:2). 

 

 


[1]               一般资料显示, 牛顿出生于1643年1月4日(并于1727年3月31日离世), 但也有资料记载他出生于1642年12月25日(并于1727年3月20日离世); 前者是以格里历计算, 后者则是儒略曆.

[2]               参“手稿显示牛顿曾预测世界末日可能在2060年”, http://tech.sina.com.cn/d/2007-06-18/08171567669.shtml .

[3]               梁斐生博士毕业于加拿大阿尔伯达(Alberta)大学电机工程博士, 曾任职加拿大国防部, 主持国防太空、通讯卫星、反飞弹防御及核子辐射研究与发展工作. 他于1991年荣获加拿大国防部特殊贡献奖, 并于1996年荣获北大西洋公约(NATO)航太咨询委员会贡献奖. 他曾以加拿大首席代表身分参加国防太空科技发展委员会、西方国家高科技产品管制(COCOM)委员会, 及北大西洋公约国(NATO)四个科技发展委员会. 梁斐生博士于2003年提早退休, 曾任美国基督徒使者协会董事会主席, 现任加拿大中国信徒布道会董事, 经常到世界各地主讲专题讲座, 著有《真金不怕洪炉火》、《常胜兵法》和《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等书. 梁斐生博士一生经历神无数奇妙的带领, 请阅览他本人的见证: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梁斐生博士见证/ .

[4]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柔佛: 协传培训中心, 2009年), 第33页.

[5]               摘自以下网站的电子书之“作者简介”的内容资料: https://books.google.com.my/books/about/Observations_Upon_the_Prophecies_of_Dani.html?id=rdpCAQAAMAAJ&redir_esc=y ; 浏览于2021年6月1日.

[6]               约13:19: “如今事情还没有成就, 我要先告诉你们, 叫你们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可以信我是基督.”

[7]               上文引自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 第34-35页.

[8]               以下D的部分主要改编自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 第38-45页.

[9]             19世纪的约翰·达秘(John Nelson Darby, 1800-1882)是19世纪奉主名聚会(人误称“普里茅斯弟兄会”, Plymouth Brehtren)的杰出领袖之一. 他与出版《但以理和圣约翰预言的观察》一书的达秘(J. Darby)并非同时代的人, 因为前者(John N. Darby)出生于1800年, 换言之, 后者(J. Darby)于1733年出版此书时, 前者还未出生.

[10]             有兴趣的读者可上网阅读此书的电子版(ebook):  https://books.google.com.my/books/about/Observations_Upon_the_Prophecies_of_Dani.html?id=rdpCAQAAMAAJ&redir_esc=y ; 浏览于2021年6月1日; 也可上另一网址阅读:   https://books.google.com.my/books?id=rdpCAQAAMAAJ&printsec=frontcover&source=gbs_ge_summary_r&cad=0#v=onepage&q&f=false ; 浏览于2021年6月1日.

[11]             启1:3: “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 都是有福的, 因为日期近了.”

[12]             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 1736-1819)是英国著名的发明家, 是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重要人物. 1769年, 瓦特试制出带有分离冷凝器的蒸汽机样机. 1776年, 他制造出第一台有实用价值的蒸汽机. 1814年7月25日, 英国人斯蒂芬森(George Stephenson)自己制作的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车(人称“火车”)开始运行.

[13]             H. L. Willmington, Willmington’s Guide to the Bible (Illinoi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84), 第242页.

[14]             伏尔泰(Voltaire, 1694-1778)是法国启蒙思想家、作家、 哲学家, 主张开明君主制, 著有《哲学书简》、哲理小说《老实人》及历史著作等. 敌对圣经的伏尔泰曾说: “到了下一个世纪, 世上将不会有一本圣经存留.” 他表示“百年以后, 圣经就要被放进博物馆里去了.” 但是一个世纪过去以后, 他的印刷所和他自己居住的地方, 都被日内瓦圣经公会(Geneva Bible Society)买下, 作为圣经仓库. 英国政府于1933年12月24日, 以50万美元的价格, 从苏联人手中买得极有价值的《西乃抄本圣经》(Codex Sinaiticus). 就在那同一日, 伏尔泰作品之首版, 在巴黎书店只卖1角1分而已. 此外, 伏尔泰的许多作品现今在市场上已经难寻(就快放进博物馆了!), 但圣经迄今历久弥新, 始终是世界上最畅销的一本书, 每年销量不下300万册, 被翻译成1,500多种语言, 真是名符其实的“书中之书”. 如果伏尔泰今日目睹这一切, 他必定后悔当初不该说出藐视圣经的言词. 见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60页; 张之宜著, 《中国五经与旧约探微》(台北: 中国主日学协会, 1990年), 第2页.

[15]             H. L. Willmington, Willmington’s Guide to the Bible, 第242页.

[16]             同上引.

[17]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 第40页.

[18]             希伯来字是 shûţ {H:7751}译作“跑来跑去”(耶5:1; 49:3); “往来奔跑”(摩8:12); “走来走去”(伯1:7; 2:2); “遍察”(代下16:9), 并在结27:8,26译为“荡桨的”(即划船者). 由于 shûţ 有“急切的行走、走来走去、遍地观察”之意, 所以也可用来指“切心研究”(参 但12:4括弧内的另一种译法).

[19]             参《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 第41页.

[20]             梁斐生著, 《从圣经揭开动荡世代的奥秘》, 第38页.

[21]             “前奏”(prelude)可指: (a) 在一个主要或更重要的事情之前介绍性的表演、行动、事件或其他事情; (b) 比喻事情的先声. 通常一首歌的构造就是由前奏, 两段主歌, 一段副歌, 过门音乐, 再来一次的副歌和主歌, 以及结尾音乐顺序地连接而成的.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