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荒的问题 (下)


何晓东

编者注: 《工人荒的问题》是何晓东弟兄在1963年所写的, 由香港的“道兴书楼”所出版, 目的是指出今天教会(召会)缺乏工人的主要原因是什么.[1] 何晓东在此书的前言写道: “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 许多的信徒们都不明白, 什么才是神的工人. 神的工人不只是少数几个人, 乃是所有的信徒们. 凡是重生得救的人, 都是神的工人, 没有人能摆脱这个责任的. 按照经上说: 教会才是训练神工人最好的地方. 此书已经绝版30多年, 感谢主! 今天又有机会再出版, 证明在这末世是很需要这一类的信息.” 这一番话是何晓东于1994年6月为再版之书《工人荒的问题》所写的前言. 然而, 到了2021年, “工人荒”仍然是诸多教会(召会)所面对的问题, 证明何晓东20多年前的话依旧实用  —  “在这末世是很需要这一类的信息”. 故此, 《家信》稍加改编后, 在此刊登这类很需要的信息.

 

(文接上期)

(D)       今天教会中的错误观念

(D.1)   认为基督救恩也是宗教的一种

我们从第一章里(参上一期的《家信》)可以看见, 过去和今天圣品制、职业制、僧侣制、志趣制、英雄制等等弊病, 多半是由于信徒们对基督的救恩, 观念不够清楚. 在他们的观念中, 救恩真理也和其他宗教一样, 不过只是其中的一种. 如果救恩真理只不过是许许多多宗教当中的一种的话, 那么就是说: 救恩就很多, 所谓条条大道通罗马, 即使不信耶稣基督, 信佛、信穆罕默德, 也一样能得救的. 但是圣经当中明明告诉我们: 只有一位救主, 就是神的独生子, 耶稣基督, 除了祂以外, 别无拯救(徒4:12).

 

宗教只是劝人为善, 并不能救人, 人类自开宗以来就有了宗教, 全世界大大小小的宗教不外乎几百种之多. 野蛮人有宗教, 文明人也有宗教, 宗教的行动是表明人对神的渴慕, 用自己的办法去取悦神和敬拜神. 他们把他们自己想象出来的神的形像, 造成了偶像来拜. 他们建造一个特别的建筑物, 认为神就住在这所建筑物里面. 他们向神明烧香、献祭、祈祷, 求平安和福利, 并且还有一班特殊的人物, 如祭司一类, 作为人与神明之间的媒介. 这就是宗教的情形.

           

然而, 基督的救恩是神来寻找人, 神从天上道成肉身, 来到人间, 寻找人(参 约1:1-29), 神要住在人的心里. 主耶稣是唯一的赎罪羔羊, 祂的宝血只一次(意指“只流一次”), 就洗净了我们的罪, 使我们都成为父神的儿女. 我们的地位都是祭司的地位, 所有的信徒都是特殊阶级的人物, 一律平等; 我们的身体就是神的殿(林前3:16).

           

过去和今天仍然有不少信徒们头脑里面充满了宗教的观念, 他们把礼拜堂当作是神的殿, 去礼拜堂做礼拜, 就是去圣殿里敬拜神, 礼拜堂的作用无形之中就和庙宇差不多. 有些礼拜堂在正式礼拜以前要唱“主在圣殿中”的诗歌. 你看庙宇和寺院的建筑有它的特殊样式, 回教寺院(回教堂)也有它特殊样式, 同样地, 礼拜堂也一样有它特殊的样式, 尖顶子、十字架标记, 牧师成为特殊事奉的人物. 佛教庙里有和尚, 天主教堂里有神甫、修女, 同样地基督教礼拜堂里有牧师. 虽然今天有不少神所重用的工人, 有牧师的名称却不以自己为特别阶级人物, 然而无论如何, 这种制度存在, 都给人一个阶级的观念, 别人还是把你另眼相看的啊.

 

圣经上告诉我们: 教会乃是信徒们在一起, 交通(彼此相交)、祈祷、读经、敬拜和赞美, 神就住在信徒们的中间. 重心乃是人, 不是地方, 也不是建筑物. 原文“教会”的意义, 乃是神从世界中召出一班人(指“被呼召出来的一群人”). 原初的教会聚会地方是在家里、河边、圣殿中、所罗门走廊下. 所以聚会地方算不了什么, 主要的乃是聚会的这一班人, 是否真是神由世界当中选召出来的? 如果是的, 神就居住在这些人中间.

           

教会既是基督的身体, 信徒们都是肢体之一, 所以只有功用上的不同, 不应当再有像祭司这一类的人(指特殊阶级的一群人). 所以在这一点上和宗教完全不同; 所以基督救恩不是宗教, 乃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如果我们仍然是以宗教眼光来看救恩真理, 就等于以“旧皮袋”来装新酒(太9:17; 可2:22), 毛病都出来了! 

 

 

(D.2)   不清楚基督徒的身份

如果以宗教的眼光来看基督救恩, 那么作一个基督徒很简单. 在宗教当中的确是有“平信徒”和宗教“特别阶级”人物之分, 如僧侣、祭司、神甫和主教等人, 人数很少. 但是他们有权柄及专门的职务, 包办一切宗教上的事情, 平信徒的责任是只要守教规、节期、参加礼拜、捐几个钱就行了. 所以许多的基督徒也是如此的看法, 一切教会事工都有牧师、长老和执事们负责, 我们只要到时候去做做礼拜, 丢一些钱在奉献袋(或投一些钱在奉献箱)里就行了. 如果教会里没有牧师, 就得想办法去“聘请”, 好像如果一个教会请不到牧师, 或请不起牧师, 这教会就永远是不完全的, 甚至于建立不起来的.

 

但是圣经上告诉我们: 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人, 都是神用重价买来的, 每一个信徒都有祭司的职分, 也都有祭司的责任.[2] 什么是祭司的责任呢? 就是进入圣殿朝见神, 把人的重担、困难、问题等等都带到神那里去, 并不是单单牧师才有祭司的职分和责任, 新约圣经当中从来没有说到牧师是代替旧约的祭司. 即便是监督, 他的责任也只是在管理教会.[3] 所以如果在这几点, 我们都没有做到的话, 我们就是一个失了职的祭司. 今天工人荒的原因, 是失职的祭司太多了!

 

(D.3)   瘫痪了的教会

如果一个人身上只有头在活动, 其他肢体都认为只要有头在活动就够了, 手脚都可以不必动, 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一个瘫子. 今天教会里的情形也是一样, 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在牧师、长老、执事的身上, 信徒们自己不做工.

            

保罗在 林前12:28告诉我们: “神在教会所设立的: 第一是使徒, 第二是先知, 第三是教师, 其次是行异能的, 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 帮助人的, 治理事的, 说方言的.”[4] 神的工人并不是从外面请来的, 乃是出于教会里面信徒中间. 神在教会中设立使徒、先知、教师等.[5] 在以弗所书第2章也这样说(参 弗2:20). 圣经上并没有说: 神在神学院、圣经学院里设立这些工人, 分派到各教会里去; 也没有说: 神在教会里特别选出几个人来作工人, 乃是说神在教会里设立的, 你也是, 我也是, 所不同的只是你得着这样的恩赐和职分, 我所得着的是那样的恩赐和职分而已. 今天教会可怜到这种地步, 明明神已经设立了这么多的工人, 然而这些工人竟不知道他们自己就是工人, 还要到外边去找工人, 或等候其他差派的工人来!

 

(D.4)   不渴慕恩赐、不追求恩赐

也许有人要说: 我们这些“平信徒”的真理亮光不够, 又没有口才, 岂能当工人呢? 话固然是有理. 但是问题并不是在没有口才、也没有真理亮光, 乃是在你肯不肯做? 想不想做? 神的工作是神借着人去做, 不是人本身靠自己的才干去做! 神既然设立你成为祂的工人, 如果你不以为自己是神的工人, 并不把这责任放在肩上, 神是没有办法来使用你的. 如果你真有这个责任心, 看重神的工作, 你一定会渴慕那属灵的恩赐, 向神切切地求. 就是因为没有口才, 没有真理亮光, 所以才需要你去向神求.

 

如果一个有口才、有知识的人, 还会肯谦卑下来向神求恩赐吗? 即使一个有口才、有知识的信徒, 也必须把这些东西丢在一边, 重新向神求恩赐和能力. 因为人自己的才干、知识, 有时候反倒成为神能力的拦阻. 所以不是你有没有口才和真理亮光, 乃是你有没有这个心愿(指愿意成为神的工人, 竭力追求, 在神所指派的岗位上, 被神使用).

 

林前14:1告诉我们: 每个信徒都要切慕属灵的恩赐, 羡慕作先知讲道(林前14:1), 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赐(林前12:31: “你们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赐”). 如果每个信徒都向神求恩赐, 请问, 教会里还会闹工人荒吗? 今天许多信徒不但不求恩赐, 连一点点做工的心愿都没有, 试问神怎么能在教会当中设立工人呢! 保罗是一个织帐篷的, 彼得是一个渔夫, 都没有受过“神学教育”, 他们的能力和恩赐又是哪里来的呢? 神过去怎样用他们, 今天同样地也要用你!

 

(D.5)   太倚赖差会(差传会)

我们很感谢西方国家许许多多神所重用的传道人, 把福音带到中国及其他各地方. 这些传道人不辞劳苦, 牺牲自己, 为了救人. 如果没有他们, 我相信在今天, 我们都还在罪恶当中, 糊涂过日子, 等候末日的审判.

 

但是西方国家来的许多传道人, 同时也有一点地方没有看清楚, 就是他们所建立的是差会, 不是地方教会. 按照圣经上使徒行传所记的, 使徒们到各地方去游行布道(或称: 旅行宣道), 和坚固各地教会, 他们并没有留一两个人在某某地方主持那教会的教务,[6] 并以耶路撒冷或安提阿的教会为“总会”(headquarters, 或作“母会”, mother church), 当地教会为“分会”, 由总会管理一切. 他们完全是把所结成的果子(指信主得救的基督徒)交给当地教会, 使当地教会不但是在经济上仰望神, 同样地, 在工人方面也是仰望神.

 

如果过去这些西国传道人不做错这一步的话, 今天世界各地教会也不至于会荒凉到这个地步, 工人也不至于缺乏了. 那么也许有人要说: 西国人有钱, 贫穷的地方不靠西国差会在经济上支持, 怎么站立得起来呢? 但是我们要知道, 神的供给是不分西国人、中国人, 其他各国人的. 西国教会的钱也是神供给的, 因为他们有信心、有爱心. 神既然可以把充足的经费供给西国的教会, 当然也可以同样地供给其他各地的教会.

 

工人也是一样, 过去我们太依赖差会, 什么都是靠差会, 工人也是靠差会来派. 今天许多中国礼拜堂里, 牧师都是外国人, 这一来我们与神之间就隔了一个西国的差会, 神的赐福必须要借着西国的差会才能来到我们信徒中间. 工人的训练也要靠差会办理的神学院, 也都要出国去镀一镀金不可.

 

今天若要世界各地教会能独自仰赖神, 差会工人必须要在工作完成以后, 把它交给当地的信徒, 也不要留下什么会名, 并且切断一切经济和行政上的联系, 让神直接来管理, 自己再去其他地方开荒布道. 我们感谢差会里面的西国传道人, 也乐意和他们有交通, 但是我们绝对反对他们长久居留在一个地方, 拦阻了地方教会被建立.

 

(D.6)   太倚赖神学院

一般的看法, 作传道人或牧师, 就必须要进神学院, 如果不是在神学院毕业, 就不能被按立为牧师. 在今天甚至于还有这么一个风气, 不但是要神学毕业, 而且还要得着神学硕士、博士学位. 在中国神学院毕业还不够, 还要出洋留学(指去到外国深造). 我不否认神学院曾造就过工人, 但是如果要作传道(指传道人)必须要先受四年的神学院造就, 试问今天有多少人能做得到? 岂有不闹工人荒之理?

 

神造就一个工人, 不是单单在头脑知识上, 还要在生活上、环境上, 神也许把你安置在一个知识程度落后的地方, 神也许把你安置在一个属灵水准最低的地方, 连找一个信徒交通都找不着. 神也有的时候把你安置在一个你所不喜欢的职业上, 要你忍耐向祂学习. 如果这些人, 个个都要在神学院里关上四年、六年, 单单追求头脑知识, 就没有给神一个亲自训练的机会. 圣经里面并没有神学院这样的制度存在, 因为教会是造就工人唯一的地方; 因为教会里面有教师、有作先知讲道, 也使人学道理.

 

事奉神的人一定要读神学,并考到神学的学位吗?

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说: 神在教会里设立有使徒、先知、教师等工人, 并不是由神学院训练出工人, 分派到各教会去, 这一点我们必须要弄清楚. 许多人都以为一进入神学院, 就把一切全都交给神学院, 把他造成“方的”, 他就永远是“方的”. 今天大多数的神学院都有它们自己的宗派背景, 所以训练出来的人也是各宗派的思想. 如果神的工人必须要经四年神学院训练的话, 那么像保罗那样的工人, 至少要十年神学教育. 但是我在前面已经提到过, 保罗从看见主耶稣向他显现起, 一直到开始传道, 才只不过几天. 神要用我们, 祂自然会把所需的一切属灵的知识, 直接供应我们的(请看哥林多前书第2章全章).[7]

 

我们可以去神学院研究原文(如希伯来文、希腊文), 得着点圣经方面普通知识, 知道点教会历史等等便可以帮助传道, 但不能以神学院为造就工人的地方. 教会是造就工人唯一的地方, 而我们自己所处的环境和一切遭遇, 是神训练我们的工具. 工人是神亲自设立的, 不是像哲学、文学一样, 进学校去学来的. 神给人属灵的话语, 乃是直接启示(注: 神的话语[圣经正典]完整后, 就没有所谓的“启示”或“默示”, 而是借着圣灵的感动或“光照”), 灵里的感觉乃是一种直觉, 作神的工作也是出于直觉(可指圣灵感动人心, 去负责某种工作).

 

(D.7)   “没有托付是最好的借口吗?

有者说: “我是很想为神做工啊! 只是没有托付!” 或者说: “可惜神不用我!” 这些都是不肯为神做工最好的借口. 但是圣经上从来没有说, 神的工作只是几个特别受托付的人做的. 保罗在 林前15:58说: “所以, 我亲爱的弟兄们, 你们务要坚固, 不可摇动, 常常竭力多做主工; 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 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 保罗并没有这样说: “蒙召受托付的弟兄们!” 乃是“弟兄们”. “弟兄们”三个字包括所有一切的信徒, 连姐妹也在内; 所以每一个重生得救的人, 就是神的工人, 神早已经把工作交给他了. 圣经当中只有职分、恩赐上的分别, 没有工人(指圣品阶级的工人)和平信徒的分别. 因此, 不是你没有神的托付, 也不是神不用你, 乃是你不肯做而已.

 

今天教会中游手好闲的人, “无业游民”, 只“受”而不“给”的人太多了, 你们教会里没有牧师(牧者), 你们自己就是工人, 为什么还要到外边去找工人, 雇用牧师呢? 教会里面信徒们的造就乃是相互的, 你教, 我学, 我教, 你学; 一边教, 一边学. 不是只教而不学, 或者是单单学而不教. 神不把所有的话语都启示一个人, 恐怕他自高自大, 乃是分开“启示”给各信徒, 让信徒们彼此交通(相交), 使每人都能得着神所有的话语; 所以不是闹工人荒, 乃是信徒在闹怠工.

 

(D.8)   教会里没有事奉的机会

今天的教会和使徒时代的教会相差太远了, 大多数教会都变成寺院化、庙宇化. 牧师好比祭司、和尚, 信徒好比来烧香叩头的善男、信女. 教会事工由牧师、长老们包办, 其他信徒没有参加事奉的机会, 即使想做工的也不能做. 今天有许多信徒, 有讲道恩赐的、有牧养恩赐的, 因为在教会里没有机会让他们做工, 所以这样的恩赐也永远被埋没了. 按照使徒行传所记的, 教会里的先知、教师、牧师(牧者)都不止是一个人, 神使用许多人作出口, 来传扬祂的话语(林前14:30).

 

“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 叫众人学道理, 叫众人得劝勉”(林前14:31; 注: 对于女人方面, 神借保罗提醒有关女人[姐妹]的职分).[8] 可见得单以讲道这件事, 就不是几个人的事情, 乃是许多人的事情. 一个教会由少数人垄断, 不给其他信徒做工的机会, 神也无法在这里面设立工人了.

 

(D.9)   要好好地安静等候神

此外, 还有一个很大的错误, 就是许多人都认为替神做工就是只当传道(传道人)、牧师. 所以有了这个感动, 就去进神学院, 因为只有神学院毕业, 才能取得牧师和传道人的资格. 他们没有好好地安静等候一下, 看神给他什么样的恩赐, 做什么的工人. 工人的种类许多, 传道只不过是一种, 如果自己既没有讲道的恩赐, 神也没有设立他做这样的工, 就那么冒冒失失去当传道, 结果既浪费别人的时间, 也浪费自己的时间.

(D.10)  教会失去作用, 神才兴起其他组织

在这里, 我希望各位神学生、神学院院长及教授们不要误会, 我决不是有意批评和攻击神学院制度, 说它不好. 我知道有不少神学院、圣经学院都是神所设立的, 也造就不少好的传道人. 因为教会既失去了能力、作用和立场, 不能负起这样的责任, 神才会兴起其他组织来代替教会的工作. 但是圣经上所记的, 除了教会以外, 并没有提到过什么其他的组织. 教会是唯一的集合, 和训练工人的地方, 保罗和西拉、提摩太、路加, 并没有组织什么“保罗世界布道团”之类的组织.

 

但是今天教会到了如此地步, 如果神不再兴起其他的组织, 可能连福音都不会有人去传, 少数的教师、传道(传道人)都产生不出来了. 虽然如此, 我们要知道, 神的心意乃是要教会来承担一切的工作, 每一个信徒都是工人, 在这一步没有做到, 神永远是要进行下去的.

 

 

(E)       如何解决工人荒?

(E.1)   教会不是组织, 乃是家庭

今天许多教会都变成了一个个的组织, 这也是不合乎圣经的. 在圣经里面从来没有说过教会是组织起来的(特指由人按照属世或属人的方式组织起来), 因为组织乃是人所集合的团体, 一切都由人来决定, 所以凡是一个组织, 都有人所定的会章, 由人所选举出来的人来负责. 有普通会员和负责人之分, 一切会务由组织开会决定, 而且任何组织都有它的名, 如工商会、同乡会. 会员有一定的资格, 加入该组织都需填写该组织所印发的表格.

 

“家庭”和“组织”就不一样了, 家庭乃是天然的, 凡是这家庭的一分子, 生来就是一分子. 在家庭里面, 凡是家庭的一分子, 不是为了什么特殊利益, 或目的, 才留在这家庭当中的, 乃是因为骨肉的关系, 天伦之乐, 所以才不分开.[9] 在家庭中, 母亲教养子女, 长男、长女帮助母亲治理家务, 看顾年幼的弟弟妹妹, 都是很自然的. 教会乃是神的家庭, 神所设立的, 基督是家长, 信徒都是子女, 凡是从水和圣灵而生的人, 都是教会里的一分子.     

 

每一个信徒都应该有他在神家庭里的义务, 也不需要在名义上来规定, 一切的事务都在祷告中得圣灵的启示(指示)去做. 如果某某弟兄善于管理, 又有好名声, 圣灵就感动众弟兄使他作长老、监督(注: 监督即是长老), 或执事、女执事. 某某弟兄有作先知讲道的恩赐, 教会就给机会, 让他多讲. 某弟兄有教导的恩赐, 其他弟兄就把教导工作交给他负责. 这里面既没有主席, 也没有干事, 也没有会章, 因为教会是神的家、基督的身体, 不是人的组织, 不应该有人所定的会章、主席和负责人等.

 

所以神既然设立了祂的家, 当然也设立了工人, 因为只要有了家庭, 一定就有治理家庭的人, 否则, 就是因为家庭里的人太自私、太懒惰. 今天教会不成其为家庭, 变成了组织、社团、人为(人的作为)代替了神为(神的作为), 也是工人荒的一个原因. 如果要解决工人荒的问题, 必须彻底除灭教会组织化(注: 这并非表示我们不能安排“圣工表/事工表”或“工作人员名单”等等, 而是指“不靠着圣灵的能力和带领, 单靠人的制度和做法去行”, 如同社团或世俗机构那般的“组织化”).

 

(E.2)   圣经里面没有按立圣品这件事

牧师必须要有过按立, 才能有“牧师”这个衔头(或称: 头衔, 即职称), 虽然有许多信徒都口口声声说: 牧师不是衔头, 尽管他们那么说, 但是无论如何, 按立这个制度一天存在, “牧师”两个字即使说它不是一个衔头, 事实上他仍然是一个衔头. 就等于博士学位必须要苦修多年, 通过考试, 由某大学授给(授予), 然后你才可以称他为某某博士. 某某人, 虽然没有在学校(指大学)里攻读过博士学位, 但若某大学送他博士学位, 你也一样可以称他为某某博士. 从来没有哪一个人, 既没有在学校里攻读博士学位, 也没有某大学送他博士学位, 即使学问再好, 别人仍然是不能称他为博士的, 所以“博士”是一个衔头.

 

一个传道人如果没有被按立过, 即使传道多久, 别人称他仍是某某先生, 不会称他为某某牧师的. 但我们打开全本新约, 都找不出哪里有按立“牧师”这件事. 我们看到使徒行传有几件事情是行按手礼的: 一种是犹太人信了主, 彼得按手在他们头上, 就有圣灵降在他们身上(徒8:17). 另是按手在七个执事头上, 叫他们管理“饭食”(徒6:6). 在使徒行传第13章, 圣灵差遣巴拿巴和保罗两人出去做工以先, 他们已经是安提阿教会的工人了, 圣灵也说他们是“先知和教师”(徒13:1). 末了就是保罗按手给提摩太施“恩赐”(提后1:6).

 

只有旧约(指旧约时代)才有特别的“一班人承受特别的圣品”, 新约的教会中每个基督徒都是“圣品”, 没有“俗品”的. 工人既然是神所设立的, 只有在事奉中显出各人的职分, 所以不应当加上什么称呼和衔头. 如果牧师可以称呼(指加上“某某牧师”为称呼或衔头), 那么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等等都可以被按立和称呼了. 那么宋尚节应当称为“传福音的宋尚节”, 葛培理(Billy Graham)应当称为“传福音的葛培理”, 再称他们为“牧师”就错了. 按立制度也是限制工人的一个主要因素, 如果想要解决工人荒, 按立制度必须取消. 

 

(E.3)   教会里的使徒

现在像保罗、彼得、约翰、雅各, 这样的使徒已经没有了, 因为他们是作根基的.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和以弗所书第2章里所说的教会里有使徒、先知、教师. 因为彼得、保罗这些人虽然是不存在了, 但是他们的工作仍然是存在. 今天工作乃是在根基上面建造, 使徒行传是圣经唯一没有完成的书, 因为使徒行传的时期(指召会时代)是一直到主再来为止. 凡是被圣灵差遣去各地旅行工作的(指旅行传道的), 都是使徒的职分(应作: 使者的工作). 但是, 这职分(应作: 工作)的最大托付是帮助建立地方教会, 或巩固各地方教会【注: 何晓东这里所谓现今仍存的“使徒的职分”是指使徒的工作, 即建立和巩固地方教会, 而非指“使徒的地位”; 但由于“使徒的职分”也包括行异能 [林后12:12], 而按圣经教导, 我们肯定这方面在现今已经停止了, 所以为避免混淆, “使徒的职分”应称为“使者的工作”更为恰当】.

 

他们的工作是在某地传福音, 多人得救以后, 教会被建立起来, 再帮助这些信徒们在灵里长大, 从神那里得着了种种恩赐. 工人被设立以后, 他们就应当马上离开那地方, 再去其他各地方工作. 至于这个地方教会被建立不久以后, 神再从这里面兴起几个工人, 差遣他们出去, 到各地方建立地方教会. 此外, 使徒(即“使者”)另一个工作, 就是坚固各教会.  

 

所以他们自己必须在道理上要清楚, 这样才能指导和解决各教会在灵里面的种种问题, 好像保罗对加拉太的众教会一样; 如果教会在真理上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则毫不客气地加以指责, 好像保罗对哥林多教会一样. 按使徒行传所记载, 各地方教会不都是使徒们(特指使徒保罗、彼得他们)所建立的, 也有不少门徒因为耶路撒冷的犹太人迫害信徒, 他们就分散到其他各地方传福音, 两个人、四个人聚集在一起, 奉主的名祷告、查经, 教会就这样被建立起来. 像这样的教会, 有时候在真理知识方面不够, 就需要其他地方教会差遣工人来帮助.

           

所以今天神的工场上是需要许多到处跑的工人, 他们最重大的责任, 就是使被建立的地方教会, 在工人的供应方面直接仰望神, 他们必须要使当地的信徒有这么一个清楚的概念, 就是每一个信徒都是神的工人, 应当多多向神求那最大的恩赐. 并且要有这么一个信心, 就是神既然建立了这个教会, 同时也设立了工人, 如果这一步没有做到的话, 地方教会还是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就像一个人, 全身各肢体都没有生得完全, 他还不能算是一个完全的人, 只是一个畸形的人.

 

(E.4)   每一个圣徒都有两种事奉

除了那些责任多一点的工人需要全时间事奉主以外, 其他的信徒们都各有自己的职业; 所以有不少人认为只要在自己的职业上好好干就是事奉主. 这是不错, 作一个商人, 应当诚诚实实地作一个老少无欺的好商人; 作一个家庭主妇, 就应当好好地管理自己的家, 这也是事奉神. 但不是这样就行了, 因为这只不过是在个人见证方面的事奉而已; 信徒们还应当有在教会里面的事奉(教会见证方面的事奉). 因为信徒不单单是一个人, 他还是教会里面的一个肢体, 他必须在教会里面和别的肢体一同配搭, 一起来事奉, 这两种事奉要同时并行的. 许多人在个人见证上很能荣耀神, 但是对于教会里的事奉, 则不闻不问. 也有不少信徒, 在教会里很热心, 但是在自己的职业上都随随便便, 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完全的.

 

(E.5)   教会要多多得人

许多教会都变成了寺院化、庙宇化、社团化, 因而工作也就无形中停顿了. 在美国有许多礼拜堂, 根本就不传福音, 成为礼拜天(星期日)的公众交际场所. 一个工厂如果不开工, 工人就要失业; 所以一个教会如果不去多多得人, 信徒们也就失业了. 教会如果多多得人, 一天天地发展和扩大, 信徒增加, 工人也增加了, 哪里会有工人荒呢? 今天所闹的不是工人荒, 乃是工人失业.

 

(E.6)   不要自己决定工作

如果按着人自己本身所好, 我相信每个信徒都想当大传道, 因为可以表现自己, 大出风头. 虽然教会里面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 不止是一个人, 但也不是每一个人; 工人有职分上的不同, 职分恩赐有大有小, 但是将来在主那里的赏赐, 不是照你的职分大小来定的, 乃是照你尽责不尽责来定的. 一个小招待员、探访员的赏赐可能大过一个常常站讲台的大传道.

 

我们在使徒行传第6章里看见, 使徒们为了要专心传道, 所以才拣选了司提反、伯罗哥罗、尼迦挪、提门、巴米拿和尼哥拉等七个人, 来管理饭食. 如果这七个人都认为管理饭食的事情太小了, 没有比传道好, 都要当传道, 门徒就要发怨言了. 因为在天天的供给上, 忽略了他们的寡妇(徒6:1-7). 信徒们不是在自己的工作上、恩赐上得满足, 乃是从主那里得满足. 所以不论是大事情也好、小事情也好、传道也好、管理饭食也好、发福音单张也好、做招待员也好, 只要是出于神的安排, 都应该甘心乐意去做.   

 

(E.7)   作先知讲道的事

今天在教会里台上讲道的, 多半都是牧师, 而且只是一个人负责一个教会的讲台, 其他的信徒只是坐着听. 按照哥林多前书第14章所说的, 神在教会当中不只用一个人来作出口, 传祂的话, 乃是用许多人. 所以保罗才特别加重语气说: “其中更要羡慕的, 是作先知讲道”(林前14:1). 这是对每一个信徒(指弟兄们)说的话,[10] 不是对少数“蒙召献身”的人说的.   

 

在第29节说: 在聚会中讲道的有两个人到三个人之多, 而且如果等一个人讲了一半, 另外一个人有了启示, 第一个人就应当闭口不言, 让别人讲下去. (注: 在保罗写这段经文的时候, 新约圣经正典还未完整, 所以神仍赐下启示, 来显明祂的旨意). 先知讲道乃是造就人、安慰人、劝勉人, 叫人学道理, 最终目的乃是为造就教会. 而且作先知讲道不但不只是一个人, 而且还是普及于信徒中间. 保罗说: “因为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 叫众人学道理, 叫众人得劝勉”(林前14:31).[11]

 

(E.8)   讲道和说预言

在哥林多前书中, “讲道”两个字, 底下都附有 讲道或作预言下同 的几个小字, 证明讲道和说预言是一件事情. 预言按圣经的解释, 并不是算命、占卜等这一类的东西. 主耶稣被钉十字架虽然是一件过去的事, 但是教会被提, 主耶稣的再来是将来的事, 这也是信徒们所盼望的; 所以既然讲到将来的事, 那就是预言了.【编者注: 按照圣经的教导, “预言”不仅是预告将来的事, 也包括宣告已知的事, 请参以下脚注】[12]

 

(E.9)   属灵的职事是有高低

虽然信徒们在肢体上彼此是平等的, 但是并不是说因为彼此平等就可以任意而行; 三个人站在一起, 便能分出高低来, 属灵的职事也是一样. 在教会当中, 各信徒有各信徒的本分和地位, 有的负责任大一点, 有的负责任小一点. 而职分大小之分乃是教会里的秩序, 如眉毛在眼睛上面, 不能颠倒、不能混乱. 巴拿巴找来保罗, 同建安提阿教会之时, 保罗是被安排的, 职位最末(徒13:1).

 

巴拿巴与保罗出去传道, 因为恩赐显出的问题, 保罗逐渐领先(指取了带领的位置), 后来巴拿巴反而在后(注: 请留意两人名字出现的次序, 先是“巴拿巴和保罗”, 过后是“保罗和巴拿巴”).[13] 彼得在众使徒中居首, 雅各又在耶路撒冷教会中居首, 握属灵的权柄, 代表圣灵说话, 定规属灵的事(见 使徒行传第15章). 所以教会就像军队一样, 虽然都是保卫国家的军人, 但是有士兵和长官之分. 所以对于灵性高的信徒在事工上, 我们是应该顺服他们(注: 这方面当然是以“不违背圣经”为前提). 顺服并不是被动的, 乃是自动的; 负责较大, 恩赐较多的信徒, 自己不能勉强别的信徒来顺服他. 顺服乃是出于信徒们的自愿, 而且只是在圣工方面.

 

 

(F)       末了的话

现在我们归纳一下: 今天之所以闹工人荒, 乃是因为一般信徒不明白、不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 大多数的信徒仍然把自己看作一个朝香进庙式的宗教徒, 只要有宗教崇拜仪式, 守守清规和节日就够了, 事奉神的人只是少数牧师、传道人、宣教士(宣道士)的事情; 这些人必须有神特别的呼召.

 

但基督徒已是神所呼召的人, 不必再呼召了. 今天你、我、任何一个人(指基督徒)都应当被神差遣去做工(注: “去做工”不一定是指“去做传道人”). 圣经上告诉我们: 我们都是神用重价买来的(林前6:20). 神特别地牺牲祂的爱子耶稣基督, 为我们钉死在十字架上, 流出宝血, 赎我们的罪, 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祭司的身份. 我们的身体, 就是神的殿,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神的工人.

 

今天工人缺乏, 我们每个信徒都有责任, 因为我们都不肯做工, 就等于公司早就请好了一位工程师, 但是那个工程师迟迟不肯任职.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们, 你们信主那么久, 你在教会里的职分(工作)是什么呢? 是否只做做礼拜、听听道就完了. 你是否渴慕那属灵的恩赐, 而切切地向神求呢?[14]

 

(何晓东, 写于主后1962年11月3日, 美京华盛顿寓所)

 

 (全文完)

 

***********************************************

附录一 :   作者何晓东简介

 

何晓东

何晓东(1926-2011)弟兄原籍福建福州, 1926年4月22日生于上海. 他家族显赫, 父亲是曾任中国陆海军元帅的张作霖之秘书. 他虽然成长在佛道二教背景的家庭, 却蒙恩得认识基督. 1949年随父亲移居台湾, 读书期间, 一位基督徒同学领他参加教会聚会. 翌年, 就在台北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注: 此聚会处的开拓者是我们敬重的李继圣弟兄),[15] 因听福音受感决志信主.

 

信主后第二年(1951年), 何晓东弟兄在计志文牧师主领的奋兴会中, 蒙召献身, 一生为主所用. 在美国留学期间, 他开始投稿基督徒刊物, 并写小册子帮助慕道朋友与初信徒. 继后又写了许多栽培灵命的信息, 和30多首圣诗, 又翻译不少英文见证书籍. 其《不灭的灯火》更获得台湾80年度人文类图书金鼎奖. 何弟兄从事文宣40多年, 出版了130多本著作, 他文字宣道所撒的福音种子遍满全地, 结果累累.[16] 

 

 


[1]               “教会”一词的希腊原文是“被呼召出来的一群人”, 故把“教会”译为“召会”更合原义. 但由于本文摘自何晓东的文章, 为保留其原貌, 本文保留作者使用的“教会”一词, 也在编者评注时如此使用, 以便统一.

[2]               有关“所有信徒皆祭司”(彼前2:5.9; 启1:6),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地方召会的标记七/.

[3]               有关“监督或长老”(徒20:17,28; 多1:5,7),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地方召会的标记三/,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地方召会的标记四/.

[4]               “医病”和“说方言”是属于“证据性/神迹性的恩赐”(sign gifts), 存在于初期召会, 是过渡性的恩赐. 当圣经正典完整后, 这些证据性的恩赐便停止了.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灵论三-圣灵的工作下/ 【参文中附录(2): 说方言的恩赐现今已经停止?

[5]               在新约时代, “神的家”或指“召会/教会”(参 提前3:15)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 既然使徒和先知是属于“根基”阶段, 召会(教会)成立至今大约两千年了, 现今肯定不属根基阶段, 所以使徒和先知的职分也不再有了(注: 最后一个使徒是约翰, 于主后100年左右离世).

[6]               保罗把提摩太和提多分别留在以弗所和革哩底, 不是要他们长久留在那里作当地召会的“牧师”, 而是暂时性的逗留, 帮助保罗“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提前1:3), 并“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多1:5).

[7]               神可借着圣灵的光照, 用神的道来教导我们, 就像祂昔日教导我们早期的弟兄们一样. 林前2:4: “我说的话、讲的道, 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 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 林前2:10: “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 因为圣灵参透万事, 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8]               有关女人讲道方面(林前14:34-38; 提前2:12-14),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召会真理4女人的职事/ .

[9]               编者注: 在何晓东的这篇文章中, 原文在此有这么一段话 : “这家庭中, 一切的事情没有硬性或名义上的规定, 我们没有见过有哪一个家庭里有家庭会章, 有办事员、清理员、财务员的名义. 乃是谁自己感觉到自己有这份能力和义务, 就去做.” 针对这点, 我们必须保持平衡, 一方面不该把教会过于“组织化”(免得聚会场所的清洁只由那些受委任的“清理员”负责, 其他信徒则漠不关心, 完全不理), 但另一方面, 一些重要任务如财政, 也不是人人可当, 或想当就当的. 处理教会财务者必须是一个具有诚信及美好见证的信徒, 由召会领袖推荐, 并获得信徒的同意方可.

[10]             在召会中公开讲道方面, 神借着保罗对女人或姐妹有进一步的教导(请查考 林前14:34-38; 提前2:12-14),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召会真理4女人的职事/ .

[11]             但对于女人或姐妹方面, 保罗接下去有进一步的教导(林前14:34-38; 也参 提前2:12-14), 是我们不可忽略的,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召会真理4女人的职事/ ;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8/保罗在-提前212说不许女人讲道-是因为当代女人/ .

[12]         有关预言的“预告性”(Foretelling, 预告未知的将来之事)和“宣告性”(Forth-telling, 宣告已知的过去之事), 请参《家信文库》“预言望楼”专栏的文章 — 圣经预言简介(一),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经预言简介一/ .

[13]             使徒行传论到巴拿巴和保罗两人时, 先是“巴拿巴和扫罗(保罗)”(注: 徒11:30;  12:25;  13:2, 7 皆译为“巴拿巴和扫罗”), 在 徒13:43过后, 主要是“保罗、巴拿巴”(徒13:43, 50;  15:2, 22)或“保罗和巴拿巴”(徒13:46;  15:35 ), 除了3次例外提到“巴拿巴、保罗”(徒14:14)以及“巴拿巴和保罗”(徒15:12, 25).

[14]             上文编自何晓东所著的《工人荒的问题》, 参http://www.found-treasure.org/cht/hht/hht003/pagehht003.htm 注: 上文编自第三至第五篇, 第一和第二篇已在上期刊登.

[15]             有关台北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的开拓者李继圣弟兄, 请参http://www.taipeiassembly.org/tpi/modules/tadnews/index.php?nsn=271 【“认识肢体: 李继圣弟兄”】.

[16]             以上附录摘自 何晓东著, 《何晓东拾珍集(1)》(香港九龙: 拾珍出版社, 2018年), 封面后页资料.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