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旧约圣经中, 真神的名是“耶和华”还是“雅威”?


问题76: 在旧约圣经中, 独一真神的名被称为耶和华”, 也有译本译作雅威雅巍”. 到底哪一个是神真正的名字?

 

解答:   为了清楚回答上述问题, 我们将分成以下五个部分来思考、分析与解答: (A) 什么是“四字神名”? (B) “耶和华”这名的由来; (C) “雅威/雅巍”一名的由来; (D) 我们应该采用哪一个名称(读音)? (E) 为何神不清楚指示和一直保存祂名的真正读音? 这是否意味着神不是全知与全能的?

 

 

(A)     什么是四字神名”(Tetragrammaton)?

要讨论这重要课题时,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什么是“四字神名”. 旧约圣经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而在希伯来文圣经中, 神的专有名称是用四个希伯来辅音(或称“子音”, consonant)[1]来代表, 即 יהוה (参以下图表一). 这四个字母组成的神之圣名, 被称为“四字神名”(或作“四字圣名”;  英语: Tetragrammaton , 音译自希腊语 Τετραγράμματον , 意思是“四个字母”). 这四个字母在罗马(拉丁)字母中可化为IHVH、YHVH、YHWH、JHVH或JHWH.[2] 为了统一性, 此篇文章采用在英文中常被使用的YHWH来代表.

 

简之, 希伯来人之神的名字是由四个希伯来字母组成, 分别是 י (读成: yod )、 ה (读成heh)、 ו (读成 waw 或 vav )[3] 和  ה (读成heh), 写法是  יהוה  (注: 希伯来文的读法是由右到左). 请参以下图表一:

 

四个

希伯来字母

希伯来

字母写法

希伯来字母

的音译名称

英文

音译

第1个字母

י

yod

Y

第2个字母

ה

heh

H

第3个字母

ו

waw 或 vav

W 或 V

第4个字母

ה

heh

H

 

由于这“四字神名”(希伯来文的 יהוה  ; 英文写作YHWH )只有辅音没有元音, 所以单凭这四个字母, 我们是无法知道如何发音. 为何这“四字神名”的发音会变成“耶和华”呢? 过后又说是“雅威”呢? 我们在以下(B)和(C)项就对此事作出解释和分析.

 

 

(B)     “耶和华这名的由来

“耶和华”这一名称从何而来? 我们引述以下几本圣经词典和圣经百科全书的解释. 首先, 根据《新圣经词典》(New Bible Dictionary), 在原文的旧约圣经(即希伯来文圣经)中, 这“四字神名”( YHWH )被认为是过于神圣, 不能读出来; 所以读到这“四字神名”时, 便读成 ’ădônây (音译为“阿多奈”, 这字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我的主”, my Lord )来取代 YHWH , 过后 ’ădônây 的母音(vowels, 即 ăôâ )便加在字音YHWH 之下, 成为YăHôWâH , 变成 Jehovah (耶和华); 自12世纪初期, Jehovah一词便沿用至今.[4]

 

Edward W. Goodrick

对于上述论点, 我们需要解释一些当时的背景. 原本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或早期的旧约抄本都只有辅音(或称: 子音, consonant), 而没有元音(或称: 母音, vowels) 【例如把 TORAH 只写成没有元音的 TRH 】.[5] 古德里克教授(Prof. Edward W. Goodrick)进一步解释道:

 

当希伯来文不再是活的语言(指不再被广泛使用)、很多人已忘记如何发音时, 学者们对只有辅音的书写语言感到不满. 因此, 公元1000年后半期(主后500至950年间), 一群被称为“马所拉”(Massoretes / Masoretes)的犹太人(经文抄写员)发明了元音的符号, 加在这些辅音当中. 尽管如此, 他们加入元音符号时, 完全没有变动到原本的辅音(只加在辅音的上方或下方), 因为他们极度尊重这只有辅音的圣经文本(要保存其完整性).

 

但很可惜, 马所拉太迟了, 有一个字、且是最重要的字, 就是犹太人之神的名称(指 YHWH ), 来不及被正确地注音. 我认为我们不会正确地知道这名字原本的发音. 因为在很早以前(约主前第5世纪开始), 犹太人读到这神圣名字时就感到不安, 好像太接近约柜一般. 因此, 他们过后在圣经中读到这名字时, 就以一个较普遍的神名来替代, 以它来发音. 这最神圣的名字 יהוה ( YHWH ), 就被他们以 אֲדֹנָי ( ’ădônây )的发音来取代(此名意即“主”, Lord).”[6]

 

犹太人什么时候开始避讳不读出神的“四字圣名”( יהוה , YHWH )呢? 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舒也写道:

 

学术界一般认为, 在古代希伯来历史早期, 希伯来人还有着称呼  יהוה ( YHWH )的名字的情况, 大约到了“巴比伦之囚”(指犹太人于主前第6世纪被掳到巴比伦)期间或稍后, 古代希伯来信仰被改造成犹太教信仰, 在希伯来圣经中, 犹太教祭司加入了不可随意称呼上帝的名字的内容. 圣经记载摩西在西奈山(或译: 西乃山)接受上帝给以色列人的诫命, 其中一条便是“不可妄称 יהוה ( YHWH )你神的名”(出20:7), 并且, 这一诫命排在613条诫命的前列, 希伯来人把它作为最重要的摩西十诫之一.

 

… יהוה ( YHWH )一词唯有在一种情况下允许被发音, 那就是在赎罪日犹太教大祭司在耶路撒冷圣殿举行的赎罪日祭典中, 由犹太教大祭司说出 יהוה ( YHWH )这一名字并主持犹太教的赎罪日祭典. 而其他的普通犹太民众, 遇到 יהוה ( YHWH )就改称为 אֲדֹנָי ( ’ădônây , 阿东乃 [阿多奈], 意为“我主”). 由于耶路撒冷第二圣殿于西元70年(主后70年)被毁, 此后不再有犹太教大祭司主持的圣殿祭典, 称呼 יהוה ( YHWH )的情况便不再出现在犹太教祭司的祭典礼仪之中.[7]

 

由于要避免“妄称神的名”, 犹太文士们在抄写圣经时便采用避讳的注音法, 即以“主” — ’’ădônây {H:136}的元音附加在神的“四字圣名”( יהוה , YHWH )之下, 不过朗读的时候却以 ’ădônây 的原字来发音; 换句话说, 每当读到 YHWH 这字时, 他们读成 ’ădônây (阿多奈). 但据说过了好多世纪之后, ’ădônây (阿多奈)的发音竟被读成“耶和华”. 到底是谁把 ’ădônây (阿多奈)的发音变成“耶和华”的呢? 【注: “耶和华”是中文音译自希伯来字  יְהוָֹה  , 这字读成 Yehôvâh , 或写作: Yehovah ; 英文圣经写成Jehovah 】对于这点,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提供了答案:

 

耶和华是神的名称… 被掳归回的犹太人在读经时, 并不直接把神的名称读出, 是出于他们对神的敬畏, 以免玷污神的名称. 于是, 他们便以“阿道乃”(或译: 阿多奈, Adonai或 ’ădônây )取而代之; 这词意指‘我的主’. 在主后6世纪以前, 希伯来原文圣经并没有出现元音(或译“母音”, vowels); 唯有熟悉这语文的人, 在读经时自行加上. 主后600至700年, 人们在(希伯来圣经的)经文上加了显示元音(母音)的点号(指注音符号[pointings], 所以便把母音的点号加在YHWH之下).

 

据称约在主后1520年, 加拉田(Galatinus)[8]把两个名称合并【就是把 ’ădônây 的母音 (vowels, 即ăôâ )加在字音YHWH 之下, 成为YăHôWâH , 发明了一个新的名称  —  耶和华(YeHoWaH),[9] 该词也就是英文译名‘Jehovah’的由来. 虽然这种形式(Jehovah)并不属于希伯来的语文, 但却很受人接受, 以致《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vion)和《美国标准译本》(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也收录这翻译的词语. 现在, 圣经学者同意神这个名称(指四字神名 YHWH )原文的读音是雅巍(Yahweh , 或译: 雅威).[10]

 

(C)       “雅威/雅巍一名的由来

William Gesenius

近代19世纪, 有一些学者主张“四字神名”( YHWH )应该读成“雅威”. 舒也教授评论道: “在19世纪早期, 希伯来学者威尔海姆·格泽纽斯(Wilhelm Gesenius)在他的希伯来语字典中主张将 יהוה ( YHWH )读作 יַהְוֶה  (Yahweh), 并建议其相应的拉丁化转写为‘Yahweh’.”[11] 格泽纽斯博士(Dr. William Gesenius / Wilhelm Gesenius, 1786-1842, Late Professor at  University of Halle)是德国著名的希伯来文学者与词典编纂者,[12] 被誉为“希伯来文批判性词典学与文法的先驱”(pioneer of critical Hebrew lexicography and grammar). 他在其所著的标准希伯来文词典中指出:

耶和华是希伯来人当中至高无上之神的名字. 在基督降生前的几个世纪, 希伯来人认为这圣名是过于圣洁, 甚至不该被读出来. 这看法可能出于两个原因: (a) 错误地解释某些律法(出20:7; 利24:11); (b) 跟从某些古代的迷信. 由于受到这样的误导, 当这‘四字神名’(tetragrammaton, YHWH ; 希伯来文写成 יהוה )出现在圣经(指希伯来旧约圣经)时, 他们习惯地用 אֲדֹנָי ( ’ădônây )来取代它(即把YHWH 读成“阿多奈” —  ’ădônây ), 所以在马所拉经文中(Masoretic text, 指马所拉希伯来文圣经的经文中), 名词  אֲדֹנָי ( ’ădônây )的母音(即ă-ô-â )就加进 יהוה ( YHWH )的四个字母中. … 《七十士译本》(LXX, 旧约的希腊文译本)则把每一处的 יהוה ( YHWH )译成ho kurios (意即“主”, ’ădônây )…

 

显然,  יְהוָֹה  ( Yehovah )不是它(指 YHWH )真正的读音. 问题来了, 这“四字神名”真正和原本的母音(指读音)是什么? (a) 有者认为它真正的读音是 יַַהֲוֺה ( Yahăwôh ); 他们诉诸一些古代作者的权威, 说到希伯来人的神名叫 IAW (读成: iaô )… (b) 另有一些学者, 如雷兰德(Reland)[13]根据撒玛利亚人(Samaritans)的文献资料, 认为 יַהְוֶה   ( Yahweh )才是古老正确的读音… (c) 但还有一些人认为  יְהוָֹה  ( Yehôvâh )是真正的读音, 这看法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14]

           

对于“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的正确读音, 格泽纽斯教授在他所著的标准希伯来文词典中, 提出了三个看法,[15] 其中一个就是神的圣名应该读成“雅威”( יַהְוֶה , Yahweh ). 他也在其所著的《格泽纽斯希伯来文文法》(Gesenius’ Hebrew Grammar, 第一版于1813年出版)中, 表示“四字神名”的原本母音是 יַהְוֶה (Yahweh, 即“雅威”).[16] 此书可说是当代希伯来文文法的标准教科书. 或许受了这两本标准希伯来文词典和教科书的影响, 越来越多的学者都写作著书, 主张“雅威”是 YHWH 的正确读音.

 

举个例子, 旧约圣经和希伯来文学者如布朗教授(Prof. Francis Brown)、德赖弗教授(Prof. Samuel R. Driver)、布里格斯教授(Prof. Charles Briggs)三人根据格泽纽斯教授的词典, 加上一些新发现的资料, 合编与出版另一本新的希伯来文词典《旧约希伯来语-英语词典》(The Brown-Driver-Briggs Hebrew-English Lexicon). 这本过后成为近代标准的希伯来文词典, 在 יהוה ( YHWH )的条目中这样写道:

 

יַהְוֶה   (Yahweh)是以色列神的专有名字… 耶和华(Jehovah)这一读音在1520年以前是不为人知的, 这读音是被加拉田(Galatinus)所引进, 但被Le Mercier、J. Drusius和L. Capellus所反驳, 理由是违反了文法和历史的正当性. Theodoret和Epiphanius的传统 Ιαβε … 都支持 יהוה (YHWH) 的读音是 יַהְוֶה   (Yahweh).[17]

 

另一方面, 正如曼利(G. T. Manley)和布鲁斯(F. F. Bruce)在《新圣经词典》(New Bible Dictionary)里合著的文章(“Names of God”)中所指出的, “雅威(Yahweh)这一词的读音可从一些初期基督徒作品中得知, 就是把神的名译成希腊文的字形, 如 iaoue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 Clement of Alexandria), 或 iabe (狄奥多勒, Theodoret, 注: 在这时期, 希腊字 b 已有 v 的发音了).”[18] 故此, 许多学者强调“雅威”的读音就像 iabe , 以此证明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的正确读音就是“雅威”.

         

综合上述论点, 我们可以如此总结: 许多近代的圣经学者相信, “耶和华”应念成“雅威” ( YahwehYahvehYahve , 希腊文的音译是 iabe ; 读作 iave ), 而误将“雅威”译成“耶和华”是在1520年以后的事.[19] 在原本的希伯来文圣经, 所有的字只有辅音(子音, consonants), 没有元音(母音, vowels), 而“耶和华”这个字都是辅音, 即 YHWH (没有 ae 之类的元音). 由于不敢妄称神的名(出20:7; 利24:11), 文士们在抄写圣经时便采用避讳的注音法, 即以希伯来字“主” — ’’ădônây {H:136}的元音(即ă-ô-â )附加在 YHWH 之下, 但以 ’ădônây 的原字来发音; 换句话说, 每当读到 YHWH 这字时, 他们便读成 ’ădônây (阿多奈).

 

一些学者认为, 1520年, 由于加拉田(Galatinus)可能因为不晓得文士所采用的是避讳的注音法, 所以他将 ’ădônây 的元音(即 ăôâ )注在 YHWH 的辅音上, 于是成了 YăHôWâH , 结果读成“耶和华”, 而且一直沿用到如今.[20] 

 

 

(D)       我们应该采用哪一个名称(读音)?

无可否认, 现今许多学者都同意神的这个名称(指“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原文的读音是雅威(Yahweh, 或译: 雅巍). 有很多圣经学者和基督徒也因此积极主张或大力强调我们不应该再用“耶和华”一名, 而是尽快把圣经中所有的“耶和华”一名都译作“雅威”(或与 Yahweh 相同的读音, 如“雅巍、雅伟、雅魏”等), 甚至有者认为应该把所有诗歌或文章中的“耶和华”都改成“雅威”.

 

 

(D.1)    再思雅威”(Yahweh)一名的正确性

针对此事, 笔者承认如此主张的人当中, 有不少是虔诚爱主的基督徒, 他们为主大发热心, 要为他们所谓的“真理”争战, 为神“正名”! 不过, 在我们还未支持把“耶和华”一名都改为“雅威”之前, 有几件事值得思考. 首先, 是否“雅威” ( Yahweh )一名肯定就是四字神名的正确读音? 其次, 是否有其他可能的读音?

           

Adriaan Reland

近代大部分学者赞同“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这一名字的正确读法是“雅威”, 不过证据何在? 论证准确无误吗? 格泽纽斯博士在他所编著的希伯来文词典中表示: “另有一些学者, 如雷兰德(Adriaan Reland)根据撒玛利亚人(Samaritans)的资料, 认为 יַהְוֶה   ( Yahweh )才是古老正确的读音.” 对于撒玛利亚人的文献资料, 舒也教授评论道:

 

学界认为, 在撒玛利亚等周边传统之中, 可能保留了关于 יהוה ( YHWH )的读音的知识. 撒玛利亚人是北国以色列被灭之后与外邦人通婚形成的希伯来族群, 它们对于上帝之名 יהוה ( YHWH )的读音有着类似的禁忌, 但是, 在一些拉比的宣誓仪式中, 宣称 יהוה ( YHWH )的名字以某种形式得到了保存. 狄奥多莱(或译: 狄奥多勒, Theodoret)曾经介绍撒玛利亚人把上帝之名说成αβέ (读成: iave )和 αβαι (读成: iavai ), 狄奥多莱时期希腊文 β 读作/v/的音. 在撒玛利亚传统中, 撒玛利亚祭司保留了 “Yahwe” 和 “Yahwa” 两种读音. 在古代近东地区作为通用语言的亚兰文中, 也可能保留着上帝之名 יהוה ( YHWH )读音的隐秘的知识传统.[21]

 

请注意, 撒玛利亚祭司保留了“Yahwe” 和 “Yahwa” 两种读音. 换言之, “雅威”( Yahweh )不是 יהוה ( YHWH )唯一的读法, 还有另一个读法  —  “雅华”( Yahwa ). 为何我们选择“雅威”而不是“雅华”呢? 事实上, 还有一些可能性很高的其他读音, 我们将在下文提出与分解.

           

Daniel David Luckenbill

值得留意的是, 上述撒玛利亚人的资料(指YHWH 的读音是“Yahwe” )之可靠性受到合理的质疑. 美国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卓越的亚述学家(assyriologist)[22]但以理·卢肯比尔教授(Prof. Daniel David Luckenbill, 1881-1927)曾写了一篇文章, 列举各种证据后总结道:

 

在我看来, 以上种种证据如旧约圣经的私人名字(personal names, 注: 卢肯比尔教授指其标点法[pointing]还有些可疑之处)、撒玛利亚的陶片(the ostraca from Samaria)[23]、楔形文字的铭文(the cuneiform inscriptions, 注: 卢肯比尔教授指它的‘元音化’[vocalization]是不容置疑的)和伊里芬丁蒲草纸卷(the papyri from Elephantine)[24]都指向一个方向, 那就是以色列之神的名字唯一可能的发音是 Jehô (发音是 YahûYahô ). 在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 或称: 米沙石碑)[25]中找到有关 יהוה ( YHWH )的铭文, 很不支持Yahweh的读音, 看来肯定是排除它了. …

 

 

至于教父所谓的 ’Ιαβε 【即狄奥多勒 (Theodoret, 或译: 狄奥多莱)所说的 iabe ; 读成 iave 】和 ’Ιαουαι 【即亚历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所说的 iaoue 】, 出现这些读法的时期是处于“犹太人的迷信, 认为神的圣名过于神圣, 不能读出来”. 这样的迷信已在这时期根深蒂固, 所以这时期的读法(指关于“四字神名” YHWH 的发音或读法)可能贴切地代表外邦人(指撒玛利亚人和基督徒)对神名的读音的推测 (speculations, 只是“推测或猜测”, 而非正确无误的读法).[26]

           

卢肯比尔教授以上这一番话正是现代一般学者所忽略的重点. 这位权威的亚述学家一针见血地道出关键所在: 在决定“四字神名”的正确发音方面, 犹太人被掳(主前第6世纪)之前的文物或文献资料, 是比被掳后的文献资料有更高的准确性与价值. 几乎所有诚实的权威学者都得承认(包括支持“雅威”读音的权威学者), 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在犹太人被掳后, 因着“四字圣名不可读出”的迷信, 时间过得越久, 这名字的正确发音就越被遗忘, 或被误读的可信性越高, 以讹传讹的可能性越大.[27]

 

到了新约时代, 即使教父们宣称他们知道这四字神名的正确读音, 但我们也不能排除一个可能: 他们所领受的读音, 是“以讹传讹的产品”. 撒玛利亚人的后期文献资料也同样存有“以讹传讹”的可能性. 因此, 在决定“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的正确读音方面, 参考犹太人被掳之前(即主前第六世纪以前)的文献资料就变得更加重要和可靠, 因为那时期的犹太人(或希伯来人)还没有被迷信所困, 所以会没有避讳、准确无误地读出“四字神名”. 当时一般的希伯来人(以色列人)都知道“四字神名”的真正读音, 甚至周围的外邦人也可能知道.

           

这也说明为何亚述学家卢肯比尔教授上述的文章论点应受到更高的评价和重视. 他的文章在1924年发表于美国权威学术期刊《美国闪族语言和文学杂志》(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第40卷第4期, 1924年7月, 第277-283页. 在这篇文章中, 卢肯比尔教授列举了确凿、充分有代表性的例证, 来证明“四字神名”( YHWH )的正确发音或读法应该是Yahô (或Yahû ), 而不是 Yahweh . 他的各种论证, 包括以主前8至9世纪的撒玛利亚陶片(ostraca from Samaria), 以及主前9世纪的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 或称 “米沙石碑”)为论据, 是更可靠可信的. “四字神名”( YHWH )出现在此石碑(注: 此石碑属于主前840-830年间的文物), 证明神的圣名早在主前850年以前就广为人知.

           

 

值得一提的是, 在上述文章讨论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的时候, 卢肯比尔教授还引述了《格泽纽斯希伯来文文法》(Gesenius’ Hebrew Grammar)书中的一段话: “实际上, 我们发现即使在旧约圣经中, 正如在米沙石碑中,  ה ( H音的希伯来字母)已被如此使用来表示最终的 o 音(final o ).”[28] 卢肯比尔教授引述格泽纽斯的文法书来证明“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最终的  ה ( H字母)不一定是表示最终的 e 音(final ѐ)【换言之, 不一定读成 Yahwe ; 注: 希伯来文最初的元音只有a , i 和 u, 没有e 和 o , 所以有些学者主张“四字神名” YHWH 的最后一个字母 H 是代表元音e , 读成 Yahwe ; 但《格泽纽斯希伯来文文法》却引证米沙石碑(摩押石碑), 证实 ה ( H音的希伯来字母)已被使用来表示最终的 o 音; 换言之, YHWH 的最后一个字母 H 可代表元音o , 读成 Yahwo , 而这读音很接近卢肯比尔教授主张的 Yahô 】.

 

接着, 卢肯比尔教授根据出现在米沙石碑(摩押石碑)铭文上的名字来解释和论证, 然后写道: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 在摩押石碑上刻写铭文的时候, 这  ה ( H字母)还未成为代表 e 的元音字母(the ה had not yet become a vowel-letter for e).”[29] 卢肯比尔跟着进一步以摩押石碑的铭文资料举例解释, 最后总结道: “在此石碑铭文中, 最终的  ה (当这 H字母用作元音字母来发音)看来总是代表o , 而不是 e (即不是读作 Yahwe , 而是Yahwo ). 在摩押石碑的 יהוה ( YHWH )之字形必须根据我们从铭文中其他的字所学到的读法来发音, 而不是根据那起源于马所拉标点法(Massoretic pointing)[30]的希伯来语之发声法规则.”[31] 这点极其重要, 因为摩押石碑的铭文原本是用摩押文书写的, 所以要根据摩押文的读法来发音; 虽说摩押文与古希伯来文很接近, 但与相距1千年后的马所拉时代的希伯来文却有不同.

 

John Barton Payne

除了卢肯比尔教授, 还有不少权威学者也著书写作, 提出论据反对把“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读成 יַהְוֶה (Yahweh, “雅威”), 或质疑这读法的准确性. 旧约圣经教授佩恩博士(Dr. John Barton Payne, 1922-1979)在广被使用的标准《旧约神学辞典》(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中就如此表示: 

 

我们应该要提这“四字神名” יהוה ( YHWH )起初的发音还有另一个可能. 事实上, “雅威”这个发音有一个问题: 它是早期和晚期元素所组成的奇怪组合. 此圣名在圣经以外的文献中首次出现在约主前850年的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上. 那时元音(母音)字母(vowel letters)刚开始用于希伯来文中, 假如YHWH 代表早于主前900年的拼写(这点看来很可能), 最终的“H”字母(the final “h”)便应当发音(被用作元音来发音).

 

Yahweh的发音是假定采用 lamed-he动词【编按: 指希伯来字的第三个字母, 通常也是最后一个字母, 其字母是he的动词】的字尾发音, 但这些动词在摩西时代是以 y 结尾(参 bānâ 乌加列文未完成式[Ugaritic imperfect] ybny ). 所以字尾 eh (指Yahweh一词的字尾 eh )应是晚期字形. 但在晚期希伯来文中, 一个字或音节(syllable)若以 w 开头, 这 w 要变成 y (指YHWH 的 w 要变成 y 的发音, 即YHYH) (如在pe-waw动词【编按: 指第二个字母是waw的动词】和动词hāyâ本身). 因此, Yahweh一字的 w 是属摩西时代之前(pre-mosaic, 约主前15世纪之前)的发音, 而最终的“eh”(the final “eh”)在时间上则可能是属大卫时代以后(post-davidic, 约主前10世纪以后)的字形.[32]

 

鉴于这些问题, 可能最好干脆说YHWH不是来自动词hāwâ (假定希伯来字 hawayaYHWH的早期字形).[33] 现在已承认(指已被确认)旧约中有多处的名字, 它的平行字(parallel)和它的意义(meaning)不一定是与词源学相关(etymological). 例如 … 创11:9并非意味“巴别”来自动词bālal (变乱), 而只是这两字发音类似. 同样的, 雅各被说成是意为“脚跟”(heel, 创25:26)和“取代者/排挤者”(supplanter, 创27:36). 圣经另有很多例子揭示上述这种表达方式, 表明我们应把两字的关系视为两个谐音字(paranomasia, 指字的读音相同或相近), 是文字游戏而非词源学.

 

因此, 我们很可以认为YHWH并非来自动词hāwâ的第一人称 ehyeh (意即“我将是”, I will be, 参 出3:14),[34] 而只是一个不知来源的古老词字, 这字的发音在摩西时代类似动词hāwâ . 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不知YHWH的发音是什么; 我们仅能推测而已. 然而, 如果这字在摩西时代拼写成四个字母, 我们可以预计这字(指YHWH的发音)有两个以上的音节(syllables),[35] 因为在摩西时代没有母音字母. 所有字母都是有发音的.

 

到了旧约时代的末了(终结), 伊里芬丁蒲草纸卷(the Elephantine papyri, 主前第5世纪)所写的YHW可读成yāhû (如Shemayahu这类名字), 或读成 yāhô (如Jehozadek这类名字).[36] 论到YHWH的希腊文字形iaō , 它是在后期发现于主前第2或第1世纪的昆兰希腊文残卷(Qumran Greek fragments)和主后第1世纪的诺斯底资料(Gnostic materials)中. iaō这后期的希腊文字形支持上述yāhô 的读音.

 

狄奥多勒(Theodoret)在主后第4世纪说撒玛利亚人(把 YHWH )发音为 iabe .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在主后第3世纪初把这字发音成 iaoue . 但这些都是相当晚的证据, 而且似乎与那些比它们更早得多(故可靠性更高)的伊里芬丁蒲草纸卷和名字元素(name elements)的犹太证据相抵触, 因这些证据无一以 eh 结尾(即不支持以 eh结尾的 Yahweh 之读音).[37]

狄奥多勒 (Theodoret)

Clement of Alexandria

 

总括而言, 论到“四字神名”( YHWH ), “雅威”( Yahweh )并非是“耶和华”( Yahowah )以外唯一可能的发音或读法. 反之, 诚如上文所显示的, 有不少文法论据与古物文献的证据, 证实“雅威”( Yahweh )这读法是错误的, 或至少该受质疑. 上文也列举一些可靠性更高的论据(例如根据更早期[可靠性更高]的文献如摩押石碑、伊里芬丁蒲草纸卷等等), 说明“四字神名”( YHWH )还有别的读音如Yahô Yahû (可译作“雅侯”或“雅胡”之类的读音)等等. 因此, 若真的要为神“正名”, 为所谓的“真理”争战, 我们为何放弃可靠性更高的Yahô Yahû , 而选择该受质疑的Yahweh (雅威)呢?

 

众所周知, 出版新版本的圣经是一项费时费财的“大工程”. 因此, 在还未把“耶和华”都改成“雅威”(或其他根据Yahweh音译成的读音)以前, 我们必须先解决上述关键的问题: 以上哪一个才是正确的读音? 还有没有其他可能的发音? 若不正视和先解决这关键问题, 即使所有中文圣经都译作“雅威”之后, 另一组“卫道人士”将会起来主张另一个YHWH的读音,[38] 另一波的“为神正名”运动必然兴起, 结果没完没了, 叫人无所适从, 不知要依从哪一个发音才好.

 

 

(D.2)    再思耶和华这读音

基于上述种种理由, 有者认为在等待学者们找出或确定 YHWH 的原本发音或正确读音之前, 我们应先保留“耶和华”这一读音. 事实上, 也有不少基督徒选择保留这读音, 他们所提出的其中一些理由也值得我们再思.

 

英特拉德 (Asher Intrater)

下文列出犹太基督徒阿舍尔·英特拉德(Asher Intrater)[39]对“四字神名”( YHWH )的观点【注: 由于阿舍尔·英特拉德采用 YHVH 来代表“四字神名”, 我们引述时采用YHVH的写法】:

 

当我被问到YHVH这个名字怎么发音时, 我愿意这样来回应: 出34:5-7说: “耶和华( YHVH )在云中降临, 和摩西一同站在那里, 宣告耶和华( YHVH )的名. 耶和华( YHVH )在他面前宣告说: ‘耶和华( YHVH ), 耶和华( YHVH ), 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 不轻易发怒, 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 为千万人存留慈爱…’ ”

 

耶和华的使者以此方式在西乃山上, 向摩西宣告耶和华的名, 并此名的意义; 这是神的全名, 好比是写着一长串品格特质的名单. 这并不是一门声韵学的课, 这乃是解释有关于神的特质, 与祂的“个人特质”; 这同一位使者(指耶和华的使者), 之前也曾对摩西说: “我从前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显现为全能的神( El Shaddai ); 至于我名耶和华( YHVH ), 他们未曾知道”(出6:3). 

 

这段陈述, 并不是说以色列百姓不认识这个名字YHVH , 或他们不知道怎么念这个名字. 这段经文的意思乃是说: 以色列百姓还没有完全领会到神名字的含意, 就是在出埃及、在西乃山上向他们所启示的名. 再一次, 我们看到神的名字, 不在于发音, 乃在于启示. 我们之所以知道, 是因为人们在此之前早已知道这名字的字母与声韵, 甚至早过以诺的时代就已知道了, “那时候, 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4:26). 

 

早在族长时期, 他们早已知道如何呼求耶和华( YHVH )的名, 但他们并不知道此名的完整意义, 他们得知关于此名的启示, 是‘伊’( El )或‘伊罗欣’( Elohim ). “伊”( El )希伯来文字根, 是“能力”的意思. 族长们对神的认识乃是: 祂是全能的神(El Shaddai)、大自然的神、供应一切的神、大能的神、保护的神. 在摩西的时代, 以色列百姓从神那儿领受了更多关于神的审判、救赎与圣洁, 这些才是以色列百姓在出埃及时所学到的, 而不是去另学一套字母的发音法. YHVH 的希伯来文字根的意思是“成为”(to be)…

 

希伯来文圣经, 都是以子音(辅音)写成的, 好像我们所看到的YHVH . 因此, 关于发音最主要的关键乃在于: 必须要看是哪一个母音(元音, 或是“点”)加在子音(辅音)之间. 放入不同的母音, 不仅发音会有所不同, 字的意思也不同; 假设我们在子音 YHVH 间放入母音 -“e”-“o”-“a”-, 那么我们就会念出YeHoVah 耶和华这个名字. 

 

这种的安排方式, “e” (这母音的希伯来名称是 Sh’va , 或作“Shva”)在时态上(tense)代表的是未来式, “o” (希伯来名称: holom , 或作“holam”)则是现在式, 而“a” (希伯来名称: patach , 或作“patah”)则与过去式有关. 如此便赋予这名字 YeHoVaH这样的意思  —  “祂将是、祂现在是、祂过去也是”, 换句话说, 就是永恒的那一位. 这个意思很符合早期族长们对这名字的理解. 如果有人选择 YaHWeH (雅巍)的发音, 这字的母音结构, 并没有特别意义的.[40] 因此, 我较偏向于 YeHoVaH , 当然, 我选择 YeHoVaH 这个字, 还有另一个原因, 乃是与文法结构有关.[41]

           

纽贝里 (Thomas Newberry)

事实上, 早在130多年前, 英国圣经学者纽贝里(Thomas Newberry, 1811-1901)已在他所著的圣经助读本《英国人的希伯来文圣经》(The Englishman’s Hebrew Bible, 1890年出版)中表达上述看法. 论到神的称号(title), 他指出JEHOVAH 奇妙完美地把三种时间(periods)结合于一字, 即将来、现在、过去. 这三种时间的希伯来文(音译)如下:

 

  1. 将来: YEHI = 他将是(he will be), 文法上属于“长时态”(long tense);
  2. 现在: HOVA 【或作: HOVEH】= 现在是(being), 文法上属于“分词”(participle);
  3. 过去: HAVAH = 他过去是(he was), 文法上属于过去的“短时态”(short tense used in the past).

 

按旧约的原文希伯来文, 若我们拿 YEHI 的前三个字母(即 YEH , 希伯来文: יְה ), 加上 HOVA 【或作: HOVEH】的中间两个字母(即 OV , 希伯来文: וֹ ), 再加上 HAVAH 【注: Newberry Bible 把 HAVAH 一字写成 HAHYAH , 应是打字上的错误】的最后两个字母(即 AH , 希伯来文: ָה  ), 我们将得到完整的 YEHOVAH ( YEH + OV + AH , 希伯来文: יְהוָֹה  [ Yehôvâh ] ), 即 JEHOVAH (耶和华)【注: 也有学者根据上述同样的三个字, 但组成的三部分是 = YE + HO + VAH ; 参以下图表】. 这圣名的丰富意义是: “祂过去一直是、祂现在一直是、祂将来永远都是”(He that always was, that always is, and that ever is to come).[42] 对于这点, 启示录1:4和1:8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 各别表明三一神中的“圣父”和“圣子”为“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全能者”.[43] 希伯来书13:8也表达同样意义: “耶稣基督, 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 是一样的.” (也参其他论到神是永恒不变的经文如: 来1:12; 雅1:17; 出3:14等等)


 

除了英特拉德, 现今仍有不少圣经学者经过慎重再思与仔细考究后, 支持 YEHOVAH (耶和华)的读音. 有关这方面的证据, 请懂得英文的读者上网阅读约翰·凯泽(John D. Keyser)所写的《圣名的真正读音》(The True Pronunciation of the Sacred Name, 第17-32页).[44] 【注: 约翰·凯泽是“一神论者”, 虽信主耶稣是神所差来的救主, 却不信主耶稣的神性, 所以阅读他的文章必须谨慎明辨. 尽管如此, 针对 YHWH 的真正发音, 他在上述文章提供的一些考古资料和学者的研究分析是不容忽视的, 其中一些(虽不是全部)也证明“耶和华”这一读音并非没有可靠根据】. 基于篇幅有限, 我们只能简略地引述其中几个论据:

 

  1. 23-25: 在苏丹(Sudan)的阿蒙神庙(Amun Temple)藏有阿蒙霍特普三世(Amenhotep III)时代的雕刻品(约主前1382-1344). 其中一项有埃及象形文字(hieroglyph)的雕刻品刻着神的圣名. 法国的格图教授(Prof. Gerard Gertoux)确定它的读音为YEHUA . 换言之, 这最古老(主前14世纪)的考古证据显明神圣名的读音是 YEHUA , 中文译作“耶和华”最为准确.
  2. 21-23: 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 约主后37-100年)在《犹太战记》(The Wars of the Jews)中透露神的圣名“由四个元音组成” (consists of four vowels). 在约瑟夫的时代, 希伯来文圣经还没有元音的标点或符号, 所以他指的是那些用作元音来发声的辅音字母(即: Aleph、Yod、Vav , 及处于最后一个字母的Heh). 根据在昆兰的调查发现, 第1世纪时, Yod可读成i , Vav可读成o或u , 处于最后位置的Heh可读成a , 把YHVH (即YHWH )读成元音时, 它变成 i-h-o-a或i-h-u-a , 这发音更像 Yehova (耶和华), 而不像 Yahve (雅威).
  3. 25-28: 凯泽列出那些支持“耶和华”( Yehova / Iehoua / Iehovah / Yehuah / I-Eh-oU-Ah )这读音的专家之评论, 诸如: Paul Drach、 Won W. Lee、Dr. Max Reisel, Prof. Gerard Gertoux 、Dr. John H. Skilton、Dr. Milton C. Fisher和Leslie W. Sloat等.[45]

 

另有不少圣经学者和信徒提出论据, 认为“四字神名”( YHWH )应该读成 YaHuWaH / Yahuwah (或作: Yahuah ).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无法在此逐一讨论他们所列举的各种例证, 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阅览这方面的网页.[46] 重点是: “耶和华”这个读法也正好符合 Yahuwah 这一读音.

 

换言之, 把“四字神名”( YHWH )译作“耶和华”( JEHOVAH / YaHuWaH )是很有意义的, 其意义合乎整体圣经的教导, 也获得不少经文和学者的支持. 有鉴于此, 不少虔诚的基督徒和圣经学者认为, 在等待学者们找出或确定 YHWH 的原本发音或正确读音之前, 我们应先保留“耶和华”这个很有意义的读音, 这样做并非对神不敬, 而是明智之举, 免得产生更多更大的混淆.

 

 

(E)       为何神不清楚指示和一直保存祂名的真正读音? 这是否意味着神不是全知与全能的? 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问题?

许多基督徒对此感到纳闷, “为何神不清楚指示和一直保存祂名的真正读音?” 不信者也以此嘲笑道: “你们连自己所敬拜之神的名字都搞不清楚, 还传什么真理?” 又有者说: “你们的神并非全知的神, 因为祂在赐下 出20:7 (“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这条诫命时, 一定没有预料到它在一千年后会被曲解到人不敢称呼祂的名, 以致祂名的正确读音会逐渐消失人间. 此事也证明你们的神并非全能的神, 祂连自己名字的读音都无法准确传递和保存下来, 怎么称得上是‘全能的神’呢?” 我们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这棘手的问题?

           

首先, 每一个信仰纯正的基督徒都相信神是全知与全能的, 祂不仅知道历史上将发生的一切事情, 更有能力让祂的圣名准确地传递和保存下来, 而祂已保守了旧约圣经被准确地抄写和传递, 这便是很好的明证.[47] 在保守“四字神名”的正确读音方面, 既然祂有能力保守却不如此行, 就表示祂有更高更美的旨意. 经过恳切祷告和寻求神的指引之后, 承蒙主的光照, 我领悟到在这事上, 神要我们认清和重视“时代的真理”, 就是我们现今是处于恩典时代! 在这恩典时代, 神的计划集中在祂属天的百姓  —  召会(由外邦人和犹太人所组成), 而非属地的百姓以色列人.

 

对于恩典时代的人而言, 神要我们认识和信靠的名是“耶稣”(注: 本该称呼祂为“主耶稣基督”, 但为了强调“耶稣”这名的重点, 请容许我在下文怀着敬畏的心使用“耶稣”一名),[48] 即使是以色列人或犹太人也不例外, 他们要奉靠的圣名是“耶稣”, 而非“耶和华”或“雅威”(或其他任何有关 YHWH 的读音), 正如使徒彼得对犹太人的宣告: “这人得痊愈是因…耶稣基督的名, … 除祂以外, 别无拯救; 因为在天下人间, 没有赐下别的名, 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0,12).

 

现在问题来了! 对于深信旧约圣经的犹太人, 他们可能会问: “神岂不是在旧约圣经表明求告耶和华的名就能得救(珥2:32; 赛45:21-22), 为何这里却说‘在天下人间, 没有赐下别的名 (指除了“耶稣”的名以外没有别的名), 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呢?” 求告耶和华的名不能得救吗? 难道旧约圣经有误? 还是新约圣经写错了?

 

事实上, 新旧约圣经都对, 完全无误, 因为当人求告“耶稣”的名, 他就间接求告了“耶和华” ( YHWH )的名. 这是因为“耶稣”一名已包含了旧约神的圣名( YHWH )! 若你查考圣经人名词典, 就会发现“耶稣”这名在新约原文圣经的希腊字是 Ιησους ( Iêsous ; 英文: Jesus ){G:2424}, 而 Iêsous 是“Jehoshua”{H:3091}或“Joshua”{H:3091}的希腊字形, 其原意便是“耶和华( YHWH )是救恩”(Jehovah is salvation).[49] 由此可见, 智慧无双的神为了让上述新旧约圣经的话都完全应验, 早就把祂在旧约启示的“四字神名”( YHWH )隐藏于祂在新约启示的圣名  —  耶稣  —  里面.

 

诚然, 当人求告“耶稣”的名, 他就间接求告了“耶和华” ( YHWH )的名. 这是何等奇妙与宝贵的真理! 在一方面, 神让新约恩典时代的犹太人可以因求告“耶稣”的名而得救, 但同时又不抵触祂在旧约圣经所启示的话  —  “谁从古时指明? 谁从上古述说? 不是我耶和华 ( YHWH )吗? 除了我以外, 再没有神; 我是公义的神, 又是救主; 除了我以外, 再没有别神. 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 就必得救; 因为我是神, 再没有别神”(赛45:21-22); “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珥2:32).

 

另一方面, 若神在恩典时代同时凸显这两个圣名  —  “耶稣”与“耶和华”, 那么基督徒就会感到混淆, 例如: 到底要奉靠哪一个名来祷告? 到底在敬拜、事奉与见证上要高举哪一个名? 到底忠信者是“耶稣基督”的仆人还是“耶和华的仆人”? 到底我们是“耶稣基督”的见证人还是“耶和华的见证人”? 事实上, “耶和华”这名是特别与以色列有直接关系的, 与神在旧约给以色列诸般的预言和应许有关 (参 结37:12-14).[50] 但在恩典时代, 神已把祂给以色列的计划暂搁一旁, 先集中在祂给召会的计划, 所凸显与高举的只是“耶稣”的名.

 

有鉴于此, 为了避免混淆, 智慧的神已把“耶和华”( YHWH )的名隐藏起来, 不仅隐藏在“耶稣”的圣名里面, 并且也把它从新约圣经页面上隐藏起来,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新约圣经引述旧约经文的时候, 把所有在旧约希伯来文圣经原有的“四字神名”( YHWH )都改成希腊字 κυριος (读作: kurios , 译作“主”, 英文译为“the Lord”). 但也有学者认为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因为有人刻意窜改这些经文中原有的“四字神名”( YHWH )【参本文附录一 (新约圣经本有“四字神名”的正确读音?), 及 附录二 (新约作者对旧约的引用) 】. 此推论其实仍有可疑之处! 就算真的是人的窜改, 我们看到背后仍有神的允许和美意, 而非神无能力保全圣经.

 

难道人就无法再知道旧约真神的“四字神名”( YHWH )真正的发音或读法吗? 笔者相信不会如此. 当召会被提后, 神将会接续祂在旧约时代给以色列人的计划, 成就祂给属地百姓以色列人的诸般应许, 包括借着七年灾难唤醒他们归向主耶稣基督, 然后在地上设立天国(千禧年国). 那时, 外邦列国“年年上来敬拜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YHWH )”(亚14:16), “在我圣山的遍处, 这一切都不伤人, 不害物; 因为认识耶和华( YHWH )的知识要充满遍地, 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赛11:9). “那时, 敬畏耶和华的彼此谈论, 耶和华侧耳而听, 且有纪念册在祂面前, 记录那敬畏耶和华、思念祂名(即 YHWH )的人”(玛3:17).

 

相信到了那时, 即千禧年国的时候, 神必启示祂的“四字圣名”( YHWH )真正的发音或读法. 全地的人必晓得这失传已久的圣名. 又或许不必等到千禧年国, 因有可能神在七年灾难时期兴起见证人向以色列人传道的时候, 就已启示这“四字神名”的真正发音.

 

总括而言, 对于“四字神名”( YHWH )正确读音的失传, 并非是神无能为力, 无法保守祂圣名的正确读音准确无误地传递下去. 神肯定有能力保守一切, 但祂允许此事发生, 因为祂有更美好的旨意  —  为要让处在恩典时代的基督徒只专注在一个名字, 那就是“耶稣”基督. 新约圣经从没教导基督徒要奉“四字神名”( YHWH )来祷告、赞美、敬拜或事奉. 原因何在? 原来父神的心意是要凸显和高举“耶稣”基督的名, “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 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 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 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10-11).

           

简而言之, 我们不要像某些信徒, 因着不晓得“四字神名”( YHWH )的正确读音而心烦意乱, 甚至信心动摇  —  怀疑神的能力、质疑基督信仰等等. 我们既然处在恩典时代, 我们所需要知道和关注的, 是“耶稣”基督的名, 唯独这名才是我们需要全心爱慕, 并一生高举的, 阿们.  

 

 

*******************************************

附录一:   新约圣经本有四字神名的正确读音?

 

在新约圣经作者引用旧约的经文中, 其中有237句旧约经文含有 YHWH 这“四字神名”. 但现存的新约希腊文抄本都没有 YHWH 这字的希腊文音译字, 而是希腊字 kurios (意即“主”, Lord).[51] 为何如此呢? 按历史记载, 天主教的教皇于主后382年曾任命耶柔米(或译“哲罗姆”, St Jerome, 主后340-420 年)重新整理修订旧的拉丁文译本, 而在他于主后405年所翻译和修订出来的新旧约拉丁文译本中, 即日后所谓的《武加大译本》(Vulgate)中, 所有YHWH的名字全部都改为拉丁文的 Dominus (意即“主”).

 

St Jerome

根据此事, 一些学者(如梁立己、John D. Keyser等)推论说, 上述修订拉丁文译本时的歪风(指把 YHWH 都改为“主”)也发生在一切修订或重抄新约希腊文圣经的工作上. 他们推论说是耶柔米或其他天主教人士(指翻译者、修订者或经文抄写员)把新约希腊文圣经原本有的 YHWH (特指那237处引用旧约的经文), 在重新抄写时都窜改成希腊字 kurios .[52]

 

针对上述这个推论或看法, 笔者仍有保留之处. 新约圣经正典(指新约27本书卷)于主后100年已经完成, 而耶柔米翻译和修订拉丁文圣经一事是发生在主后382-405年间, 即圣经正典完成约300年之后. 在这300年间, 应有不少新约圣经的抄本面世, 并相继被抄写, 所谓的《多数文本》(Majority Text)就是继承这类抄本的传统【注: 现存的抄本可简化地分成两种不同的类别  — 《多数文本》和《少数文本》. 梁立己和许多学者(包括John D. Keyser)所引证的是属《少数文本》(Minority Text)的抄本, 就是继承了第4世纪的“讹误抄本”如《梵蒂冈抄本》和《西乃抄本》的传统, 所以不可靠】.[53] 在5千多份《多数文本》的希腊文抄本中都没有出现 YHWH 的希腊音译字, 而是kurios . 换言之, 除非有更强的证据, 否则新约希腊文圣经中很可能原本就没有YHWH的音译字.

 

 

*******************************************

附录二:   新约作者对旧约的引用

 

(A)   引用旧约圣经的随意性

反对“字句默示”教义的另一个依据, 是新约作者引用旧约圣经时的“随意性”. 在一些学者看来, 新约圣经的作者在引用旧约圣经时, 很少逐字引用, 而且有不少所谓的“错误”. 因此, 他们推断, 在新约圣经作者的眼中, 旧约圣经根本不是“字句默示”的. 以下列举一些例子, 并作相应的回应.

 

例一:  1:2-3 3:1和赛40:3的引用

反对“字句默示”的学者最常引用的例子之一, 便是马可福音的作者对旧约圣经的引用. 马可写道: “正如先知以赛亚(有古卷没有以赛亚三个字)书上记着说: 看哪, 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 预备道路; 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 预备主的道, 修直祂的路”(可1:2-3). 法兰明(James Flamming)指出, 这两节经文中, “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 预备道路”是引自玛拉基书3:1, 而“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 预备主的道, 修直祂的路”是引自以赛亚书40:3; 但马可把它们放在一起, 说是先知以赛亚说的, 这便犯了错误.

 

马可真的犯了错误吗?  里程回答说: “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 新约作者偶尔抽出两段或更多的旧约圣经经文, 将它们组合成一个引句, 是当时的一种通用作法, 被称为“押韵”(haraz). 主耶稣就这样引用过旧约. 祂在洁净圣殿时呼喊说: “经上记着说: 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 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太21:13). 这句引文的前半句引自以赛亚书56:7, 后半句则取自耶利米书7:11. 再举另一个例子. 保罗说: “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 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 就如神曾说: 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 在他们中间来往; 我要作他们的神;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林后6:16). 其中, “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 在他们中间来往”取自利未记26:11; 而“我要作他们的神; 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则引自以西结书37:27.

 

其次, 兰姆(Dr. Bernard Ramm)指出, 马可在引用以赛亚和玛拉基的话时, 只点出了以赛亚的名字. 这种做法是源于当时犹太人的习惯: 如果同时引用两三个先知的话, 只需提那个最有名的先知的名字就可以了. 他举出另一个例子, 马太福音27:9-10说: “这就应验了先知耶利米的话, 说: ‘他们用那三十块钱, 就是被估定之人的价钱, 是以色列人中所估定的, 买了窑户的一块田; 这是照着主所吩咐我的.’ ” 这节经文引自撒迦利亚书11:13, 却注明是出自耶利米的话. 因为, “按照犹太人的传说, 耶利米的灵(可指精神或心志, 编者按)居住在撒迦利亚身上, 所以这样的引用方法并不违反他们的历史观念.” 马可那时代的人断不会有人说他错引经文, 只有现代的人, 因为不晓得当时的节录引述之习惯, 才妄言这是错误.

 

abiathar the priest例二:  2:26 撒上21:1-6的引用

法兰明在书中提出马可第一个所谓的“错误”后, 对马可紧追不舍, 说自己还发现马可犯的第二个错误, 即马可说大卫吃陈设饼是“当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可2:23-28). 法兰明指出, 当时作大祭司的不是亚比亚他, 而是亚比亚他的父亲亚希米勒(撒上21:1-6; 22:20-21), 所以马可再一次搞错了. 然后, 法兰明似乎对那些听说圣经有错误而惊慌失措的人, 发出安慰之言, 说: “如果神能使用这位只有六年级文法程度的马可, 容许他偶然错引旧约圣经, 祂岂不更能使用我们吗!”

 

对于法兰明指马可搞错了大祭司的名字, 有学者指出, 马可在 可2:26说: “他当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的时候”, 这节经文在希腊原文是: epi Abiathar archiereos , 意即“正在亚比亚他  —  那大祭司  —  的时候”, 这一用语可泛指亚比亚他在世的时候, 不一定特指他在职(任大祭司一职)的那段时间. 何况, 我们也不能排除亚比亚他与他父亲亚希米勒任大祭司的时间有重叠的可能性. 因此, 说马可犯了错误是为时过早和缺少根据的.

 

 

(B)   新约作者没有逐字引用旧约经文的原因

对于新约作者有时没有逐字引用旧约经文, 林道亮在《圣经的启示与权威》一书中提出以下几点作为答辩.

 

  1. 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和亚兰文写成的, 而新约是希腊文, 所以新约作者引用旧约经文时, 必须把它们从希伯来文、亚兰文翻译成希腊文, 其间出现一些小差异是正常的.
  2. 古代作者在引用别人的写作时, 没有责任指出引语的开始和末了; 当他们省略其中一部分时, 没有省略符号可供使用, 也没有括弧来分别引语内加插的解释和摘记; 例如, 路加福音10:27引用了申命记6:5, 但作者把“尽意”插入其中; 以弗所书6:2-3引用并概述出埃及记20:12和申命记5:16, 显然地, 作者附加了“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3. 古代作者习惯不使用注释. 他们认为读者应该知道引语的出处. 因此, 除非作者写明引语的来源, 人们就没有准则断定它的出处; 把引语和作者未指明的经文对照, 而断言引语有错误, 是“庸人自扰”.
  4. 新约作者有权利直接或间接引用旧约经文; 说他们间接引用的经文与旧约经文不一致, 是有欠公允和荒谬的.
  5. 新约作者在引用旧约时, 在圣灵的感动下, 他们必须改变旧约的一些词语和文体, 以便使新约时代的读者能够明白. 比如弥迦书5:2的“伯利恒、以法他啊”在马太福音2:6被改为“犹大地的伯利恒啊”; 出埃及记12:46的“羊羔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在约翰福音19:36被改为“祂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等等.
  6. 神的启示是渐进、由简到繁的, 所以新约作者引用旧约经文时, 在圣灵的带领下, 展开(指扩展与延伸)旧约圣经的真理是非常自然的. 这不单没有与旧约的经文冲突, 反而更符合神启示的本质. 举个例子, 约翰福音1:23把以赛亚书40:3的“有人声喊着说”改为“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 罗马书2:24用“神的名”替换了以赛亚书52:5的“我的名”等等.

 

 

(C)   结语

里程中肯地总结道: “当然, 上述的例证远没有含盖‘新约作者对旧约引用’这个庞大课题, 也没有化解这个课题中的所有难点. 但是, 有一点是需要牢记的: 新约作者对旧约的引用, 是在圣灵的默示下进行的, 是不会有谬误的. 所以, 林道亮强调, 在新约作者引用旧约经文时, ‘只要圣灵是那位选择词句的主笔, 那么无论措辞与旧约的经文是否一致, 就灵感而言, 根本没有分别.’ ”

 

可拉特(另译“科勒特”, Sidney Collett)也陈明圣灵在新约作者引用旧约经文时的主导作用: “我不得不使读者注意, 犹太人是如何小心翼翼地  —  甚至带一点迷信色彩地  —  保护旧约的字句以及每个字的字母, 写新约的既然是犹太人, 倘若他们有自主之权引用旧约的经文, 那么他们自然会极小心地抄袭原来的话, 不肯任意变更一个字母. 但事实上他们变更了, 这些事并非是‘出于人意的’(彼后1:21). 所以, 在许多例子中, 他们虽然知道自己所引用的旧约经文并非和原文完全相同, 但是因为受了‘默示’  —  或支配  —  即圣灵的影响, 必须照着神所吩咐他们的写, 当他们细读之下, 发现这些不同之点, 他们一定觉得极其惊恐, 但却不敢提笔修改一字. 所以请记得, 这种引句不同之点非但不是显示了人的弱点, 反而对圣经的‘逐字默示’又多了一个绝对强烈的证据.” 【注: 此附录二改编自《家信》文章: “圣经的无误和可靠(四) : ‘圣经无谬误’与‘字句默示’ ”, https://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6/03/圣经的无误和可靠四-圣经无谬误与字句默/

 

编者注:   附录二清楚表明在圣灵的带领下, 新约作者引用旧约经文时不一定是”逐字”引述. 事实上, 诚如可拉特(Sidney Collett)所指出的, 新约作者在引用旧约经文时, 会在圣灵的”默示”或”支配”下, 照着圣灵的意思写出神要表明的真理或事物. 有鉴于此, 新约作者在引用有”四字神名”( YHWH )的旧约经文时, 按照圣灵的意思将之改成”主”(希腊文: kurios )也并非不可能【注: 为要将“耶和华”( YHWH )的名隐藏起来, 不仅隐藏在“耶稣”的圣名里面, 并且也把它从新约圣经页面上隐藏起来, 参上文 E 项】. 有关“圣灵带领新约作者引用旧约时刻意变动经文的字眼以表达某项真理”, 请参另一篇《家信》文章: https://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徒8章32-33节与赛53章7-8节哪一个正确/ .

 

 


[1]               Consonant 是“辅音”(注: 中国大陆称“辅音”, 台湾称作“子音”), 英文字母有21个辅音字母(B, C, D, F, G, H, J, K, L, M, N, P, Q, R, S, T, V, W, X, Y, Z), 希伯来文则有22个辅音字母(参《家信》封底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 与之相对的是“元音”(Vowel, 注: 中国大陆称“元音”, 台湾称作“母音”). 英文字母有5个元音字母(a, e, i, o, u), 希伯来文则有14个元音字母(参《家信》的“圣经原文字母音译表”).

[2]               为何YHVH 中的Y有时写成I ( IHVH ), 有时写成J ( JHVH )呢? V又写成W呢? 原来最初的拉丁字母只有21个(即ABCDEFGHIKLMNOPQRSTVX), 并没有“J”、“Y”及“W”, 而且只有大写字母, 后来才增加到26个. 原本的拉丁字母并没有“U”字, 但有一个字母“V”, 可用作元音或半元音; 也没有“W”, 因为“V”字的原本功用之一就是今日英语“W”的功用; 它们亦没有“J”字, 因为“I”本身可以当作半元音来用. 直到11世纪才从“I”中延伸出“J”, 从“V”延伸出“U”及“W”. 简之, 最初的拉丁文其实没有用J、U和W这三个字母, 而是分别以I、V和V代替. 此外, 最初的古拉丁文不用“Y”, 而是以“I”来代替【注: 后期出现在拉丁文的“Y”源自希腊字母 Upsilon [大写 = Y, 小写 = υ ], 罗马人通常会发成I [i] 或V [u] 的读音】.

[3]               希伯来字母 ו 可读作 waw 或 vav , 因为它( ו )在古典希伯来文发音是 w (英文对应字是w, as in “we”), 而现代希伯来文发音则是 v (英文对应字是 v, as in “vote”). 参史托兹著, 梁望惠、邓开福编译, 《希伯来文读经》(台北: 道声出版社, 2000年), 第6页.

[4]               J. D. Douglas, et al. (eds.), The New Bible Dictionary (2nd ed.) (Leicester, England: Inter-Varsity Press, 1982), 第430页.

[5]               元音字母即英文所谓的a, e, i, o, u字母; 辅音字母则是母音字母(a,e,i,o,u)以外的字母. 例如“律法”一字在希伯来文是 torah . 在抄写圣经时, 文士只是写trh, 但是在发音时, 懂得希伯来文的犹太人很自然会加上适当的母音o和a. 马所拉学者在所抄的希伯来文圣经中, 在每个希伯来字的子音之下或左侧, 加上一些注音符号(pointings), 以方便学习正确地发音, 所以 trh 变成 torah , 读成 Torah . 参 罗庆才、黄锡木主编, 《圣经通识手册》(香港沙田: 基道出版社, 2005年), 第239页.

[6]               Edward W. Goodrick, Do It Yourself Hebrew and Greek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0), 第14课, 第3和4页.

[7]               引自 舒也著, “ ‘耶和华’的误释及其谱系学问题”, 载《基督教文化学刊》(第 25 辑 2011 年春), 第195页, 参网站:    http://jscc.ruc.edu.cn/sites/default/files/ckeditor_files/Vol25%20SHU%20Ye%20SCN%20JSCC.pdf .

[8]               梁立己在2020年1月的《真理报》中指出, 1520年, 意大利天主教方济会的神学家加拉田(Petrus Galatinus, 1460-1540)把Adonai里的声母a, o, a 插入YHWH四字神名, 自创了YaHoWaH 三个音调的合成名字, 便是“耶和华”(Jehovah)的来源. 参梁立己所著的“ ‘耶和华’名字翻译小史(30)”, http://globaltm.org/index.php/item-all-tm/item-cat-atc-2034/item-cat-atc-2020-01/5166-atc-van-2001-18 .

[9]               读者可能感到奇怪, 既然说是把 ’ădônây 的母音 (vowels, 即ăôâ )加在字音YHWH 之下, 那么应该成为YăHôWâH , 为何在英文却成为Jehovah ( YeHoWaH ), 而不是Jahovah呢? 首先, 史托兹(Fritz Stolz)解释 a 变成 e 的文法原因, “由于复合母音(或称: 短促母音, short vowel)通常只在喉音之下出现, אֲדֹנָי ( ’ădônây )的母音标在 יהוה ( YHWH )下面时, 母音 ֲ  (注: 母音 ֲ  在英文音译成 ă , 这母音在希伯来文称为Hataph Patah)就变成 ְ (注: 母音 ְ 在英文音译成 e , 这母音的希伯来名称是Shva), 因而形成 יְהוָֹה ( Yehôvâh, 或写成: Yehovah ). 圣经中有时写 יְהוָה ( Yehvâh, 或写成: Yehvah ). 史托兹著, 梁望惠、邓开福编译, 《希伯来文读经》(台北: 道声出版社, 2000年), 第41页. 另一方面, “Y”变成“J”是因为英文字母源自拉丁(罗马)字母, 而原本的古拉丁字母是没有“J”, 直到11世纪才从“I”中延伸出“J”, 而这“J”的发音本是接近“I”或“Y”的发音, 所以Jehovah的发音本是Yehovah , 但欧美的人难以掌握Y的准确发音, 往往把这Y 的发音  —  “耶”  —  读成“解”的音.

[10]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667页.

[11]             引自 舒也著, “ ‘耶和华’的误释及其谱系学问题”, 载《基督教文化学刊》(第 25 辑 2011 年春), 第201页, 参网站:    http://jscc.ruc.edu.cn/sites/default/files/ckeditor_files/Vol25%20SHU%20Ye%20SCN%20JSCC.pdf .

[12]             格泽纽斯博士(Dr. William Gesenius)的原名是 Heinrich Friedrich Wilhelm Gesenius. 这位路德会的神学家是出生于德国的基督徒希伯来文学者(Christian Hebraist), 也是著名的词典编纂者、圣经学者和圣经评鉴学家(critic).

[13]             这里所指的Reland是Prof. Adriaan Reland, (或称Hadrianus Relandus 、Hadrani Relandi, 1676-1718). 这位荷兰出生的圣经学者是一名在17世纪末和18世纪初的著名东方文化研究者, 精于阿拉伯文、希伯来文和闪族语文, 参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riaan_Reland .

[14]             H. W. F. Gesenius, Gesenius’ Hebrew and Chaldee Lexicon to the Old Testament: Numerically Coded to Strong’s Concordance. Translated by Samuel P. Tregelle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79), 第337页. 此希伯来文词典早于1859年就出版了, 之后经过多次再版.

[15]             以上的希伯来文词典是早在1859年就出版, 但此英文版希伯来文词典是译自格泽纽斯更早的德文版希伯来文词典, 可见格泽纽斯提出这方面的看法(即YHWH 的读音是“雅威”)是在更早的时间, 约1829年至1842年之间.

[16]             E. Kautzsch (ed. and enl.), Gesenius’ Hebrew Grammar (2nd. ed.). Translated by A.E. Cowle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10), 第300页 (也参第66页).

[17]             Francis Brown, S. R. Driver & Charles A. Briggs, The New Brown-Driver-Briggs-Gesenius Hebrew-English Lexicon (Peabody, Massachusetts: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79), 第217-218页.

[18]             J. D. Douglas, et al. (eds.), The New Bible Dictionary (2nd ed.), 第430页.

[19]             James Hastings, A Dictionary of the Bible (vol. 2)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88), 第199页.

[20]             请参 王正中主编, 《圣经原文字典》(台中: 浸宣出版社, 1996年), 第173页.

[21]             引自 舒也著, “ ‘耶和华’的误释及其谱系学问题”, 载《基督教文化学刊》(第 25 辑 2011 年春), 第199页.

[22]             亚述学(assyriology)不仅是对亚述的历史和语言学进行研究考古, 而且是研究整个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 涵盖现代的伊拉克、叙利亚东北部、南部、土耳其东部、伊朗西北部和西南部)的整个考古学以及使用楔形文字的相关文化. 亚述学的研究领域除亚述和巴比伦外, 还包括霍来特人、赫梯人、阿摩尔人、迦南人、伊拉姆人、古波斯人及阿尔明尼亚人的有关历史.

[23]             英文“ostraca”( ostracon / ostrakon 的复数)是古埃及书写或刻写文字用的陶片(或石灰岩剥片).

[24]             伊里芬丁蒲纸卷(Elephantine papyri, 又译作“象岛古卷”、厄肋番廷草纸、象岛蒲草纸卷等)是一批于1903年在埃及尼罗河上的象岛(或译: 伊里芬丁岛, Elephantine Island)找到的古老蒲草纸卷. 这些古卷所描述的是以斯拉、尼希米時代以及更早的時期, 即主前第五世纪末叶波斯帝国边区的情况.

[25]             摩押石碑(Moabite Stone)又称“米沙石碑”(Mesha Stele/Stone)是1868年于约旦河东古摩押地发现的、属于公元前9世纪(约主前840-830年间)的文物(纪念碑). 其上的铭文内容是叙述摩押王米沙成功反抗古以色列国的“欺压”而独立, 是以摩押的角度来歌颂摩押王米沙. 这与圣经所提到的相符, “亚哈死后, 摩押背叛以色列”(王下1:1). 摩押石碑有34行铭文, 第18行提到以色列神的名( YHWH ), 是其中最早期刻有YHWH的铭文【注: 石碑的摩押文属于主前9世纪, 与旧约希伯来文相近. 事实上, 希伯来文带有腓尼基文(Phoenician)的色彩, 与摩押文相似, 所以摩押石碑上铭文的摩押字母可轻易地置换成希伯来文字母】.

[26]             Daniel D. Luckenbill,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Name of the God of Israel” i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Semit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 Jul., 1924, Vol. 40, No. 4 , 第282页, 取自: https://www.jstor.org/stable/pdf/528791.pdf ; 浏览于2021年1月1日.

[27]             “以讹传讹”意即把本来就不正确或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话又不正确地传出去, 越传越错(注: “讹”意即谬误).

[28]             Daniel D. Luckenbill,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Name of the God of Israel”, 第280页. 所引述的是 E. Kautzsch (ed. and enl.), Gesenius’ Hebrew Grammar (2nd. ed.), 第36页.

[29]             Daniel D. Luckenbill,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Name of the God of Israel”, 第281页.

[30]             “马所拉”(Massoretes / Masoretes)是一群处于主后500950年间的犹太文士(经文抄写员). 换言之, 根据那起源于马所拉标点法(Massoretic pointing)的希伯来语之发音法规则, 在时间上属于非常后期, 不一定适用于解释主前840-830年间的摩押石碑之铭文的词字音节之发音.

[31]             Daniel D. Luckenbill, “The Pronunciation of the Name of the God of Israel”, 第281页.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无法在本文详细翻译卢肯比尔教授在其文章中的所有论据, 加上他所讨论的涉及一些希伯来文法, 所以读者需要具备相关的希伯来文基础知识, 方能明白. 但有兴趣的读者, 可上网阅读其文章.

[32]             哈里斯(R. Laird Harris)相信Yahweh的字形是“不正确的混合形式(hybrid form), 混合了早期的w和晚期的eh”, 引自 J. D. Keyser, The True Pronunciation of the Sacred Name (Azusa: Hope of Israel Ministries, 2007), 第19页, 参网址:  https://www.yumpu.com/en/document/read/62418122/tetragrammaton ; 浏览于2021年1月1日.

[33]             麦克(Edward Mack)认为YHWH 的意思是יַהְוֶה  , yahweh , “他将是”(he will be). 这字源自古老(已不通用)的希伯来字  חוה , ḥāwāh , “是”(to be), 或更恰当的说, 源自圣经(时代)的希伯来字 hāyāh 【 היה , “成为”, become】; 这种把 w 用作 y 的古老形式也出现在  חָיָה , ḥāyāh (活着, to live)一词, 例如起源于 创3:20的 ḥawwāh (夏娃, 意即生命之母). 值得一提的是, 麦克强调yahweh 的意义不是表达因果的关系(causation)或存在的实体(existence), 而是有神同在的圣约应许, 就是在当时和将来的弥赛亚时代所要成就的; 引自 James Orr (gen. ed.),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vol.2) (Peabod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4), 第1266页. 不过, 弗利德曼(D. N. Freedman)却认为yahweh本身是动词形式(源自字根 hwyhyh ), 必须是“成为原因的”(causative, 引起某事物之因), 是属 hiphil , 即“成因主动式”(causative active)的动词; 请参 G. Johannes Botterweck & Helmer Ringgren (eds.),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Old Testament (vol.5)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6), 第500, 513页.

[34]             出3:14: “我是自有永有的”(I Am That I Am)在希伯来文是 ’ehyeh  ’ăsher  ’ehyeh ; 这称号的原义是我将是那位我将是的 ( I will be that I will be). 纽贝里(T. Newberry)指出, 这称号中所谓的“未来时态”(future), 或称“长时态”(long tense)也特别表示“延续性”(continuance), 所以这称号的确切意义是“我继续是且将是那位我继续是且将是的 ”(I continue to be, and will be, what I continue to be, and will be). 因此, 这名称强调神的永恒性(eternity)与不变性(immutability),  https://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基督的称号-我是i-am/ . 根据《莫里什简明词典》, 出3:14的 ehyeh (译作: 我是, I Am)一字与 YHWH 一词都源自同样的字根. YHWH 一词源自 havah (意即“存在”, to exist), 其含意也可能延伸到“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参 启1:4,8), 所以神启示祂自己为“永存者”(ever-existing One): 即祂本身是永恒的, 永不改变的(比较 来1:12; 也参 来13:8). George Morrish, A Concise Bible Dictionary (Sussex, England: Kingston Bible Trust, 1899), 第321页.

[35]             论到 YHWH 的发音, 《圣经考古学评论》季刊编辑顾问委员会之一的布坎南教授(George W. Buchanan)提出旧约圣经(Tanach)的专有名称(proper names)为论证后, 总结时表示这些证据倾向三个音节的读音(如 YAHOWA / YEHOWA 或 YAHOVA / YEHOVA), 而不是两个音节的YAHWEH , 引自 John D. Keyser, The True Pronunciation of the Sacred Name, 第17-18页, 参上述同样网址:  https://www.yumpu.com/en/document/read/62418122/tetragrammaton ; 浏览于2021年1月1日.

[36]             在主前第5世纪的伊里芬丁蒲草纸卷(Elephantine papyri)上, 四字神名 YHWH 常被写成较短的字形 YHW .

[37]             R. L. Harris, G. L. Archer, Jr. & B. K. Waltke,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vol. 1) (Chicago: Moody Press, 1980), 第210-211. 以上译文也参其中文译本《旧约神学辞典》(台北: 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 1995年), 第238页.

[38]             例如现今有不少极力强调或大力支持使用“雅威”(Yahweh)的组织或事工, 例如The Nation of Yahweh、Yahweh’s Restoration Ministry、Yahweh’s Restoration Movement (YRM, 或称The Sacred Name Movement)【注: 此教派是源自“安息日会”的异端组织, 也有“耶和华见证会”的色彩; 他们强调正确无误地读对YHWH的发音是获得救恩的条件之一, 但他们却否认三一神的真理, 也否定耶稣基督的神性, 认为主耶稣是父神所造; 有关这方面, 请参 https://theswordandthetrowel.wordpress.com/2015/12/07/responding-to-yahwehs-restoration-movement/ 】. 另一方面, 也有不少极力强调采用“Yehovah”(耶和华)的事工和组织, 如Hope of Israel Ministries (Ecclesia of JEHOVAH); 或支持使用“Yahuwah”(耶和华)的组织或事工, 诸如 Followers of YaHuWah、Followers of Yah等等【注: 我们采用它们所提出支持“耶和华”( JEHOVAH 、Yahuwah 等)读音的论据, 但不表示我们支持他们一切的信仰或教义立场】.   

[39]             阿舍尔·英特拉德(Keith Asher Intrater)是美国出生的犹太人, 自幼在保守的犹太家庭长大, 遵守严格的犹太教传统. 但他在1977至1978年的中美旅行中有更奇妙的经历和认识, 结果悔改归信主耶稣基督. 信主后, 他心中受感, 对传福音给犹太人(领犹太人信主)方面很有负担, 所以去以色列创办了“复兴以色列事工”(Revive Israel Ministries), 也领导和协助在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Tel Aviv)的犹太基督徒聚会. 阿舍尔·英特拉德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 荣获巴尔的摩希伯来学院(Baltimore Hebrew College)的硕士学位(M.A.), 以及弥赛亚圣经学院(Messiah Biblical Institute)的管理学硕士学位(M.M.S.).

[40]             我们只能说 YHWH 可能源自意为“存在”或“是”的希伯来文动词(类似英文的 be 动词), 按其拼法可理解为“他是”(这动词的第三人称“他是”在 出3:15,16译作“耶和华”).

[41]             引自 阿舍尔·英特拉德 (Asher Intrater)所写的一篇短文, “雅巍或耶和华” (12 April 2007), https://www.kp24-newway.com/upload/Yahweh_or_Yehovah__Chinese_04_12_07.pdf ; 浏览于2021年1月1日.

[42]             Thomas Newberry, 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7), 第xx页. 注: 纽贝里所著的旧约圣经The Englishman’s Hebrew Bible (1890年出版)和新约圣经The EnglishGreek Testament (1893年出版)于1893年合编成一本出版, 名为The Newberry Bible (Portable Edition)

[43]             有关启示录1:4,8所提到的这个属神称呼, 请参上一期《家信》的文章: “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0/12/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 .  对于 启1:4 (KJV: from him which is, and which was, and which is to come), 纽贝里指出, “which is”(希腊文: ὁ  ὢν ; 读作: ho ôn ; 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作今在)在希腊文法上是“现在式分词”(present participle), 意指永远存在者(the Ever-existing One). 至于“and which was”(希腊文: ὁ  ἦν ; 读作: ho ên ; 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作昔在), 它在文法上是“过去未完时态”(imperfect tense), 表达过去持续地维持原状(continuance in the past). 最后的“which is to come”(希腊文: ὁ ἐρχόμενος ; 读作: ho erchomenos ; 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作以后永在)在文法上是“现在式分词”(present participle), 意指那将要来者(the Coming One, ever to come); 引自 Thomas Newberry, The Newberry Reference Bible (Grand Rapids: Kregel, 1977), 第xx页.

[44]             此书由Hope of Israel Ministries于2007年出版, 载于: https://www.yumpu.com/en/document/read/62418122/tetragrammaton .

[45]             John D. Keyser, The True Pronunciation of the Sacred Name (Azusa: Hope of Israel Ministries, 2007), 参网址:  https://www.yumpu.com/en/document/read/62418122/tetragrammaton .

[46]             有关这方面的解释, 请参 http://www.yahuwah-is.net/Files/Files/yahuwahis.html ; 有关神的名是 Yahuwah , 请参 http://www.yahushua.net/YAHUWAH/chapter_08.htm .

[47]             有关这方面的论据, 请参2006年5/6月份, 第64期《家信》的文章: “圣经的超自然元素(四): 圣经的保存与抄写”,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经的超自然元素四-圣经的保存与抄写/ .

[48]             使徒彼得说: “故此, 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 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 神已经立他为主, 为基督了”(徒2:36). “耶稣”是我们的主“道成肉身”时的名字, 所以在福音书中, 圣灵称呼祂为“耶稣”. 但圣灵借着彼得告诉我们另一个重要真理: 这位以色列人所藐视和弃绝的“耶稣”, 神已经立他为, 为基督了! 这是父神给那位已复活、得荣耀之主的称号, 所以信徒应该避免直呼祂为“耶稣”, 而是给祂应得的称号, 称呼祂为“主耶稣基督”, 或至少“主耶稣”、“耶稣基督”或“基督耶稣”. 这是对主的一种尊敬.

[49]             J. B. Jackson, A Dictionary of Scripture Proper Names (3rd ed.)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57), 第52和50页; 注: Joshua或Jehoshua的希伯来原文是 יְהוֹשׁוּעַ ( Yehôwshûa‛ ), 这字由两字合成, 即 יְהוָֹה  ( Yehôvâh , 即Jehovah)的短写法, 加上 שׁוּעַ ( Shûa‛ , 意即救恩[salvation]、帮助[help] )合并而成, 参 Alfred Jones, Jones’s Dictionary of Old Testasment Proper Name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0), 第209页.

[50]             结37:12-14: “所以你要发预言对他们说, 主耶和华( YHWH )如此说: ‘我的民哪, 我必开你们的坟墓, 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 领你们进入以色列地. 我的民哪, 我开你们的坟墓, 使你们从坟墓中出来, 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YHWH ). 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 你们就要活了. 我将你们安置在本地, 你们就知道我耶和华( YHWH )如此说, 也如此成就了. 这是耶和华( YHWH )说的.’ ”

[51]             例如 罗10:13 (“凡求告 [希腊文kurios]名的, 就必得救”)是引用 珥2:32 (“凡求告耶和华 [ YHWH ]名的就必得救”).

[52]             参梁立己所写的文章  —  【耶和华名译史】“耶和华”名字翻译小史, 第10、12、26篇 (刊登于《真理报》).

[53]             请参《家信》文章 “识别真伪基督(五): 挑战二: 圣经的经文不可尽信(下)”的附录二、附录三和附录四, 参网址: https://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8/识别真伪基督-圣经的经文可信下/ (请重审《少数文本》抄本的可靠性).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