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繼聖弟兄的見證


編者註:此篇文章是吳華青弟兄於 1968年6月1日所写有關主僕李繼聖弟兄的見證,由何曉東編著。[1]


 

「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

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

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來十三7)

 

李继圣 (Charles Lee)

     

       主的忠心僕人李繼聖先生,我和他的相識是在49年5月間在一個家庭的聚會中。那時李先生剛來臺北不久,由於第一次聽見他釋放主的信息,甚蒙恩典,就引起了我對他深深的注意。後來又到金山街21巷19號李先生的住宅聽道,雖然聚會的人數還不多,並且是坐在塌塌米的上面,但是總覺得滿有主的同在和祝福。筆者正在靈性與身體均至為軟弱的時候,因聽李弟兄講道得了復興,又從他受了真理的造就,並帶領我來事奉主。然而所蒙的恩,實非拙筆能述得盡的。

       茲將十餘年來與神僕之相處和追隨,就管見之所及,列舉數點;以作我們後輩服事主者之追念與學習。

 

一、信心的道路

       李老弟兄傳道乃是效法使徒保羅的腳蹤、走信心的道路、受聖靈的引導。他沒有差會的背景,也沒有個人或團體的幫助。他從奉獻作主的工直到被主接去,一直都是憑信心仰望神。他設立教會是竭力按照聖經上真理的樣式。

 

(一)初到臺灣

       當他來臺之初,房子、金錢,可說樣樣都沒有,但是他滿有充足的信心和豐富的真理,並有全能的主與他同在。他一面與幾位弟兄姊妹在一起禱告,求主開傳道的門,求主顯明祂的旨意。一面分途每日出去尋找奉主名的聚會,幾乎跑遍了所知道的在臺北市所有的聚會地方,至終沒有找到合乎聖經樣式的聚會。這時李弟兄心中有了託付,禱告愈加迫切,當禱告愈切時、託付愈沉重、愈明顯。

       感謝神!祂開了出路,就租到金山街的住宅,一面與同工費理璧弟兄,在第一女中禮堂開了為期一週的佈道會。因見主大大的賜福,於是又租得植物園電影攝製場長期使用。每主日下午在該處開查經聚會。人數愈來愈多,一面李先生及幾位愛主的弟兄將自己所有的一點節餘擺出,先後買了約150張小圓椅子,就在金山街自己的住宅,正式開起查經的聚會,且每天晚上聚會,從不間斷。於是愈發見到主的賜福,由幾十人增至100多人,一棟20餘建坪的日式平屋,完全打通為聚會而用。並於每主日晚舉行擘餅聚會以記念主,由8人起頭,漸漸增加到百人左右,臺北教會由此奠定基礎。

       李先生愛主的心使人感動,他將自己所有為主擺上,並努力為主工作;白天看望兄姐,晚上查經,每到深夜11點後人始散完。他自己與家人隨即收拾椅子、詩歌,並親自拖地板,總要到12時後始能就寢,還要睡在地板上。他那種能吃苦並克己愛人的精神,尤為我所敬佩。

 

(二)建造臺北聚會處

       49年底國際局面轉變,臺灣情勢非常緊張;同李先生在一起的幾位西國同工,均先後離臺。更有些主內的兄姐也紛紛出國;李先生單人匹馬,信心堅定,更鑒於聚會日見增大之需要及兄姐之要求,到處積極尋覓地址,作建堂之打算。

       至50年夏,主預備了一塊非常合乎理想的地,也就是李弟兄起初所看為滿意的地。經過年餘的奔跑和尋找,至終仍照所求的成就了。雖然該地是政府用地,既不賣又不肯租,但感謝神聽了祂僕人及眾兄姐的禱告,到此時政府答應借給我們建堂使用。李弟兄非常興奮,既看見主的預備,也相信必要建造起來。那時有弟兄第五位愛子保羅,同父親去量地釘標界,並對父親說:「爸爸!此地真好,我們一定要建造起來。」誰知他說了這話不久,因天熱就獨自去淡水河游泳,但因不諳水性,竟離世歸主了。

       當他蒙難時,李弟兄正在一位弟兄家領會,講到希伯來第十二章一至二節。他的心中好像有所感觸,一再的重復「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這句話,後來他說才知是主的啟示,保羅最愛主,也是他最心愛的兒子,自然他的心裏有無限的悲傷。然而因有主的安慰,他並沒有因此停止領會,那時每天都有查經,主日上下午都有講道。

       前面說過,李弟兄傳道是憑信心仰望主,沒有差會,團體或個人的支持,所以建堂的費用沒有一點基金。李弟兄不勸捐、不籌募,只有在聚會地方設一個奉獻箱主日聚會時報告;惟在禱告上下工夫。但看見聖靈的工作奇妙,有的弟兄將心愛的以撒擺出來,也有愛主的姐妹把極貴重的香膏供獻出來。不久,新臺幣就有一萬多元。此時剛改幣制,5元臺幣合1元美金,而聚會的兄姐多是軍公教人員,可說盡了力量。那時召集了一個建堂委員會,弟兄們有些寶貴的意見,然而李先生總是守住他信心的原則。為了要使愛主的兄姐知道,並有代禱的託付起見,當時印了「建造新堂啟事」,其文如下:

本聚會處自去年5月在臺北金山街開始奉主名聚會以來,深蒙神賜福,因人數日增,容納不下,乃借用植物園內攝影場聚會,雖然因陋就簡,感謝主的恩典,參加聚會的弟兄姐妹甚多,而聖靈作工歸主受浸者亦日眾,聚會處所頗感狹小,且不能儘量使用,諸多不便。經眾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恆切禱告,蒙主恩賜臺北市南海路地基一塊,擬即在該地興建會堂。惟本會向以仰賴「使無變為有」的神為我們供給的來源,並無差會或個人為後盾。如主內同道受神之託付,樂意奉獻者,願神使用而作成此事。我等不過是神之管家,願意為祂盡忠。更希望主內同道,效法馬利亞在主的「美事」上有分,更如她「盡所能」的奉獻來榮耀神。

 

臺北市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建堂籌備會啟

       啟事印發,全是為了在本處聚會的弟兄姐妹;兼或寄給少數弟兄姐妹原在本處聚會,而後到外地者。感謝神親自動工,感動了許多兄姊在此聖工上有分。

       在委員會開第二次會議的時候,李先生有感動向弟兄們交通,他要將住宅(即金山街所租的日產房屋,按當時頂費(押金)很高,約合美金1000元),向銀行押款,預備擺上。弟兄們聽了大受感動,想到神的僕人不但盡心竭力的事奉主,且願將自己必須用的住宅,也要為主擺上。因此弟兄們,也願為主擺出。於是就決定動工,其實當時所有奉獻的款項,計算起來,還不到所需之半數。但是李先生經過禱告,憑信心就立了根基。那時不但工程進行順利,且看見信實的神真是耶和華以勒。因此分期付款,雖銀行無存餘,但每到付款期近就有預備,奇妙的神蹟非常之多。

       有時第二天該付款,頭一天還沒有錢,經過李先生迫切禱告之後,到了付款時款又有了。一座可容500人的大會堂連同後面三間辦公室及裏外一切的設備,新臺幣拾壹萬餘元,憑著信心一氣蓋成了。到1951年元旦,我們就遷到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聚會。當時有許多的人來聚會,一面是要聽李弟兄的講道,一面也是要看看他信心所作的工作。

 

(三)造就工人

       李先生是我所看見最能講解聖經,以及認識真理的傳道人,他有神特別賜給的查經恩賜。他不但用聖經講解聖經,而且每次講解總有獨到之處。因他忠心於主又有追求,故神將創世計劃及奧祕真理託付了他,使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他每於自己查經時,總是二十幾種不同的原文繙譯聖經比照查對,探討精義。他過去對於寶貴的聖經參考書,不遺餘力的搜集,遇見一本好書,就不顧一切的要將它買到。因此他有許多寶貴的聖經參考書,有些是買不到的珍本。他對真理的探討和研究,是最認真最努力的。

       據他告訴我們:他常在深夜寧靜的時候起來禱告、查經、思想、尋求。所以他在聖經上所得著的亮光特別的多。凡聽過他講道或查經都知道,他實在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最有恩賜,最認識聖經的傳道人。就是他的中外同工們,也都稱他為聖經的權威。受過了他的帶領和造就的同工們,都打下了真理的根基,並知道如何自己下工夫去追求。

       筆者在開始時已經說了,我認識李先生乃是在聖靈帶領之下,聽他所講的真理蒙了恩典而追隨。按筆者原在公會裏長大,得救後又上聖經學院。然而當我一聽李先生的講道,立刻就叫我感覺到與眾不同;並且所聽見的是從未聽過的。我深深相信,以前在宗派裏,沒有看見真理的亮光。李先生帶領我們天天查經,先在他家裏,後來當會堂建起來了,就在會堂裏。聖經從創世記查到啟示錄,神創世以來及創世以前兩大計劃、時代真理與奧祕、教會的見證。因此,真理是聖經中最高深的真理,是歷代以來神藉著祂所重用的僕人如達祕(John Darby)、開雷(William Kelly)、戴德生(Hudson Taylor)等所傳的;李先生總集其大成,並得著神給他更寶貴的亮光與啟示。

       例如他曾告訴筆者:所有時代真理、教會真理及各種奧祕都是神藉祂的眾僕人所傳的。惟有奧祕的揭開和關閉,在講奧祕時所用的奧祕圖上所表明的,在律法時代末了連接天國時代之間,所隱藏的奧祕(林前二7;弗三5、9),是主給他特別的啟示;使他看見使徒保羅所傳的那個歷代隱藏在神裏面,如今顯明的奧祕。他用那幅圖一摺,一開就把現今的教會時代是以前隱藏,如今顯明,將來被提之後,天國仍要接著律法時代而出現,以應驗但以理書第九章、第二章之預言的真理表明出來。明白時代真理,及教會是從前隱藏的奧祕,如今向聖徒顯明的真理,就能對各種異端及一切錯誤道理迎刃而解,並能按正意分解神真理的道。

       3年多來,李先生帶領我們追求真理,並照著聖經真理的樣式事奉神,擺出一個見證。他不但是帶領我們在真理上受造就,而且他也時常告訴我們怎樣跑信心的道路。他常說:「神的僕人應當有信心仰望神,不應當靠差會,仰賴人的供給。」他又說:「外國教會差人到中國來,把福音傳到中國是一件頂好的事;然而他們有一個錯誤,就是以包辦式的薪水制度來代替了神向工人負責;使工人仰賴差會而不仰望神。基督教在中國傳了一百多年,而中國教會仍不能憑信心依賴神,也看不見信心的道路。」這當然是說到過去的情形。所以他傳道沒有薪水,乃是信徒受到聖靈的感動時,將奉獻給他的用紙包著,並寫上他的名字,這才是他的。他不但將真理告訴我們,他也為我們留下美好的腳蹤。

       他親自告訴筆者:當他蒙召的時候,就是他正在作洋行的生意很順利的時候。那時手裏有一點錢,當他蒙主呼召心中有感動要放下生意作主的工時,曾去見神的老僕人×××,說明他心裏的感動。那位神的僕人對他講;傳道是如何的苦,這個信心的道路是如何的難走。但他不能不順從他心裏的感動,到後來仍是放下他的職業,奉獻他自己為神使用。當他奉獻了之後,再去見那位神的老僕人,他又告訴他:作神的工如何的美、如何的喜樂,走信心的道路神會如何的看顧。但是有一些他的同事就譏誚他,說他發神經,好好的生意不作去傳道。

       然而教會裏面的同工,也譏諷他說:「你能傳道?!走信心的道路?!沒有薪水拿啊!」他在起初傳道頭3年,沒有收到奉獻。就將他原來的儲蓄拿來用,並供給他的同工,3年後,當他的儲蓄用盡了的時候,那位帶領他的神的僕人,一天忽然有感動問起教會裏幾位弟兄,可能是負責的弟兄,有否對李弟兄奉獻?他們卻一個一個的回答說:「沒有。」他們才知道,就彼此對問的說,這樣他一家人怎麼生活呢?他們在神的面前認罪說:「我們虧欠了神的僕人。」他說:「當他將自己的擺上了,神的供應就來了。」

       他初到臺灣來,也是盡他所能的擺上為主。初期工作不但談不到奉獻,更是需要多多的擺上。工作起來之後,就預備建堂,弟兄姐妹所有的奉獻,都是為建堂。工人仍是被人忽略了。並且起初許多人也不知道他所走的道路,總以為他像一般的傳道人,是有薪水的。其實那時,他是最苦的。後來有愛主的弟兄們知道了他所走的道路,就約了4位弟兄,約好每人每月奉獻100元,用紙包著寫上他的名字,就是說:每月固定有400元。按那時公會裏的薪水,少的也有800到1000元之多。就是清苦的中學教員,也可以拿到400多到500元。但是弟兄們的愛心,還沒有作到多久,就被他發現了。他就問弟兄們是怎麼一回事,當他知道了之後,就責備弟兄們不應當如此作。因為他是憑信心仰望神的,不要他們負他的責任,這件事當時就取銷了。

       當聚會處建起來之後,有很多弟兄建議要在會堂的旁邊聚會處的院子內,為李弟兄蓋一座平房,為李弟兄住宅。當時李先生竭力反對,並阻止。他說:他自己有房子住,即使沒有,也不願讓弟兄們在聚會處為他蓋住宅。他主張傳道人不住在聚會處,免得使人誤為坐堂牧師,並給教會添許多麻煩。當時弟兄們不瞭解,過後知道這是美好腳蹤。他又說:「我在一個地方不會住得太久,每到工作作起來了,會堂建起來了,主就會帶我到別的地方。過去在大陸上是這樣,今後也仍必如此。」果然不錯,在聚會處建起來之後一年多,他就離開臺北到南洋去了。

 

二、愛心的勞苦

       李先生不但在信心方面給我們留下了好的榜樣,值得我們效法和敬佩;而且在愛心方面更是叫我們看見就受感動。他的愛心之大,不是三兩句話就能說得清楚的。茲就筆者所聞所見之點滴,將他的愛心分為對神及對人兩面來說:

 

(一)對神的愛

       李老弟兄自蒙恩得救之後,因知主愛他之深,受了激勵,就獻身為主,終生為愛主、事奉主而活。在他蒙主差遣作主所要他作之工時,他就到各處傳揚主的福音。尤其是無人去的偏僻的鄉鎮、邊疆的地方,他都隨著聖靈的引導,主的帶領去到處傳揚。例如他初傳道時,同著幾位愛主的弟兄,帶著帳棚到鄉間;白天搭好帳棚之後,就分途到各村、各戶邀請人聽福音,黃昏時吹號召集,等人來了,他就宣講福音。許多人聽了神的話語,蒙了恩典;談道、禱告,直到夜深人散之後,晚上還要宿在帳棚裏。這樣的工作,他作了很長久的時期。當時在教會裏的弟兄姐妹,都因著他的工作受了大感動;因此都稱讚說:「李弟兄真熱心!」

       後來主又帶他到遙遠的地方去,為最寒冷的東北各省,以及蒙古地方。尤其是在日本侵佔中國,日偽組織統治下的華北,東北各地傳道,這是何等的艱難危險。李弟兄不僅是身冒著日機轟炸及炮火的危險,而且也數度遭著敵人的拘留與審問;真如同保羅所說的:「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徒二十24)

       為了「證明神恩惠的福音」,李先生所受的辛苦真是一言難盡。例如在作見證時,他對我們所提到的:有一次在鄉間傳道,喝麵湯時,見湯裏面有蒼蠅。他起初有點不敢喝,一個弟兄見了,伸手捉一隻蒼蠅,便往嘴裏一拋,吞下去了。並告訴他:蒼蠅有甚麼關係,我們常吃。又在蒙古地方,主人對客人最尊敬的禮節,是在吃飯時主人先用舌頭舐碗的裏面,將碗裏普遍的舐過之後,再盛飯給客人吃。並且最難吃的,乃是蒙古人用牛糞烤的餅,他們將牛糞貼在墻上曬乾後,用以作燃料。他們吃的餅是用牛糞燒著烤的,你可以想像,那種餅上帶有牛糞的臭味。但李弟兄為了愛主,並為了使主的福音傳開的緣故,這些難處他都親身經歷過,並靠著主也都勝過了。如同保羅說:「向甚麼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林前九22)

       在日偽統治華北的時期,李先生家住在北平;那時糧食因受日偽的控制奇缺,李先生一家人口又多,不但無糧,且受經濟拮据。據說:那時他們能夠買得到的,祇是一點又陳又臭的雜糧麵。不但是麵陳腐,而且裏面滲滿了短頭毛。李師母將那麵先用水拌調成麵團,然後一家人都動手用針來挑頭毛,一天挑出一點,吃兩餐麵湯。在此情形下,不僅李先生本人,就是他的一家也都受了困苦。感謝那看顧人的活神,保守了他一家在那種艱難中平安的度過來了。

       說到李老弟兄因愛心所受的勞苦,就使我們想到他的行動,正如他所講的真理。在聖經中裏面「亞加皮」(Agape)的愛,和「費利奧」(Phileo)的愛兩種。[2]當主復活後在提比哩亞海邊向幾位門徒顯現時,主曾為他們預備了早飯;在飯後主問那領頭打魚的彼得,兩次問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用『亞加皮』的愛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彼得兩次回答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用『費利奧』愛你,到第三次主問他,你用『費利奧』的愛來愛我麼?彼得憂愁的回答說: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聖經譯本知道我用『費利奧』愛你。」(約二十一15-20)

       「亞加皮」在《新舊庫新約聖經譯本》裏譯為「愛原」,「費利奧」譯為「疼愛」,如在彼得後書第一章七節裏:「在虔敬上加疼愛弟兄心態,在疼愛弟兄心態上還要加上愛原。」我們知道「愛原」或說:「亞加皮」的愛在聖經裏是最高的愛,就是神的愛。神的愛是捨己的愛、是犧牲的愛、是不體貼人情的愛。如彼得在第一次聽見主要到耶路撒冷、要受許多的苦,並且被殺,第三日復活的信息時,他就拉著主,勸祂說:「主啊!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身上。主轉過來對他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太十六21-23)主在那裏是用「亞加皮」的愛來愛神愛人,彼得卻用「費利奧」的愛來愛主。結果遭了主嚴重的責備。因為「費利奧」是只體貼人的意思,不體貼神的意思。但「阿加皮」是只體貼神的意思,不體貼人的意思。

       李老弟兄常以「亞加皮」的愛來愛主,除了在前面所舉的數例,關於他為主傳道所受的勞苦辛勤證明他對主的愛之外,我們曾常看見他在牧養神的教會時,因以「亞加皮」的愛來愛主愛人而所遭受的許多苦。比方說:在教會中遇有稱為弟兄或姐妹的犯了罪,又不肯悔改;李老弟兄常是心裏憂傷、迫切代禱、並嚴正的責備,設法幫助他對付罪。但在執行教會的管教時,常引起教會裏不明白真理的人反對,不但是誤會他,說他沒有愛心,而且常聯合一致來攻擊他。但他為了要保守教會的聖潔,得主的同在,又為幫助弟兄使他悔改,寧肯忍受人的誤會和逼迫,不肯體貼人情。因此他常為主聖潔的緣故,受到多人的誤會和攻擊,甚至直到數年後,弟兄們明白了真理,或是看見了罪惡的果子,然後才瞭解他。

       又如在持守真理的見證上,以及「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信仰竭力爭辯」上,李老弟兄是常常受人誤會、攻擊、甚至譭謗;但他常為主和主的真理的緣故,從不屈服、不膽怯。例如在初初設立見證的時候,為了姐妹在會中蒙頭的問題和安靜的問題,曾受了許多人攻擊和不諒解,常說他古古怪怪;然而他是為了真理毫不妥協。不像一般人今天因怕受攻擊、怕得罪人,真理就不敢講,放棄真理,向人妥協。更不像那些投機取巧的人,為迎合大眾的心理,討好於人,甚至曲解聖經,謬講神的真道。在擘餅分杯的事上,他受了許多阻礙,始得以保守在臺北教會一個餅及一個杯的見證。

       在南洋有人鬧擘餅的有酵、無酵問題,也扯到他的身上,使他在數年中受了許多的苦,甚至親愛的同工也誤會他、攻擊他。李弟兄對於宗教上的污穢,以及不合真理的信仰和迷信,俱是攻擊不遺餘力;因此遭到許多傳異端的人痛恨,甚至譭謗、陷害。但因他愛主向主忠心,始終不灰心、不喪膽;到處按照正義分解神真理的道,駁斥異端及辯正錯誤的道理。主與他同在,到處都有許多愛慕真理的兄姐被勸醒、脫離黑暗、進入真理的亮光中。

 

(二)對人的愛

       李先生的正義感很重,他為人嚴正毫不苟且,不管多好的朋友,同事犯了罪,嚴加斥責,不留情面。但他對弟兄,卻是有愛心。他幫助人解決困難,甚至許多人得了他的幫助,還不知道是他所作的。他的善行常是作在暗中,真是左手作的事,不叫右手知道。他常勉勵我們,愛人不落空、幫助人不落空。因之就提到在數十年前,他冒性命的危險救人的見證。

       在日偽組織政府統治華北的時期,日本人曾將華北許多英、美籍的傳道人及其家屬,關在北平一個集中營裏,不許出來。並審問他們經濟從哪裏來的,說他們有作間諜的嫌疑,他們說:他們是受神的差遣在中國傳福音,至於經濟,他們完全憑信心仰望神。因為他們所信的神是活神,知道並會供給他們一切的需要。日軍不信,並因此發怒,就不給他們食物、金錢,要證實他們所說的。

       那時外面的人不知道這種情形,惟有李弟兄有感動要去看望他們;當他設法進去之後,聽見這種實在的情形;並看見他們一天每人就是喝一杯牛奶兩片餅乾。他心裏非常難過,將身上僅有的錢給他們之後,跑回來對教會弟兄姊妹報告,有愛主弟兄姊妹捐出的錢、衣服、糧食等物,仍託李弟兄送到集中營去。李弟兄在日軍的槍和刺刀威脅之下,不顧性命的設法將錢和東西送進去救濟他們。並且不只是一次,乃是數次來回,並到各教會去報告此種情形,捐獻救濟。然而此事,只能在極祕密中進行。

       據說:按當時情形,如被日軍發現他所作的,就會遭到性命的危險。但李弟兄因愛人心切,竟忘記自己作此救人工作;直到他們平安出集中營。此種愛心真是偉大,深得神的喜悅。

       到數十年後(約在1952年),他到了南洋,在各處遇見那些從前在中國受到日軍所害而得著他的救濟的人,對他特別尊敬和愛戴。他們和她們在那時還是孩子,但如今都成了大人且在政府裏作著重要的事。他們看見「李繼聖」這個名字,就想起來他們從前所受到的恩惠,因此開歡迎會,作見證述說以往的事,並感激他們的恩人。他們對於李弟兄有用到他們幫忙之處,無不盡心竭力的作到。所以李弟兄在新加坡,以及馬來亞、印尼、各地得到順利,並在辦理許多的事上得著幫助。

       後來到英、美各國,到處都受到熱烈的歡迎,以及感恩會。這就是加拉太書第六章九節所說的:「我們行善,不可喪志,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今天李老弟兄在天上與主同在,也與那些他所愛的人同在;他不但要得著主的稱讚,也是要受到那些曾得過他幫助的人感戴。更是要證明他愛心的勞苦,是不落空的。

       提到李老弟兄對人的愛,更使我想起他在近年來所行的善事。過去他對於從中國大陸上逃到香港的朋友,主內的弟兄姊妹所受的窮困,無不盡力救助。只要主給他有力量,他總是要幫助貧困的人。尤其是末後當他住在香港療病的期間,正值大陸上饑荒嚴重;李老弟兄整天就是寄糧給大陸上的親友,主內弟兄姊妹,同工以及凡他所知道的。

       如此有很長一個時期,他不停的作這個工作,直到他歸天後,李師母翻到他留下來的日記本,裏面記著還有某某人許多名字,說麵粉沒有寄出。所以李師母再繼續作這個工作。像這樣的愛心以及幫助人的熱心,世間實在不多。真是值得我們敬佩和效法的,並且李老弟兄作這些事,並不是因他富有,他一生走信心道路作主的工,從哪裏有力量幫助人呢?這就是因神是耶和華以勒,他在臺灣有一幢日式舊的平房,當他的三公子以諾全家往巴西去的時候,將房子賣了,得一筆款子帶到香港。他除了付醫藥房租費用之外,就是用作救濟大陸上的親友。

 

三、因盼望主耶穌基督所存的忍耐

       李老弟兄知道時日不多,主耶穌基督回來的日子近了。所以他努力殷勤作工,並不為自己或兒女積儹財寶在地上。

 

(一)負病作工,不顧身體

       李老弟兄身體原來是強壯的,個子高大,身體魁梧有力。他講起道來,使盡渾身力量。自從到南洋工作以後,因氣候炎熱,工作殷勤;又加上為教會的事,以及為主的真理受到許多打擊。天天在靈裏和身體上,負擔沉重;以致身心憔悴,自己還不知道。

       直到1954年6月赴美之前檢查身體時,始發現有高血壓及心臟擴大症。當時也沒有醫治,就去美國及英國等地作工。回來後,也沒有休息;在星、馬、印尼及臺灣等地工作。有好幾次血壓高達220毫米汞柱以上,他稍事休息,等血壓平下來之後,仍舊工作。

       在1957年來臺,當時身體非常軟弱,行路需用拐杖,但到了臺灣仍領了幾個禮拜的聚會。一面領會、一面在醫院裏檢查身體。醫生告訴他:絕對不能領會,也不能受刺激。因為他的眼球裏有血絲,心跳間歇,每跳四、五下,停一下再跳。醫生說:若不小心,可能隨時發生腦溢血。但李老弟兄仍是到處領會,在香港、新加坡、印尼各地講道。甚至腿沒有力,不能站立,他在各處以談話的方式,仍是講道。

       筆者在1958年9月,曾赴星洲代替李老弟兄工作一個時期,並看望星、馬教會,當時曾再三懇勸他多多休息,保重身體;但當我到達星洲後五天,他將我的一切手續辦妥之後,就乘船赴印尼,名義上是去休養,實際還是去工作。印尼回來後,他心裏很歡喜,因得著中藥丸治風濕,據中醫說:他的病是風濕。服丸腿漸漸有力,他又在各處領會。並治理教會,不遺餘力。且常常因教會的事受刺激,增加血壓及心臟病的惡化;時有暈倒情態。後來好一點了再赴印尼。

       據說:他起初講道站不起來,實在沒有力氣。他心裏想:自己身體這樣,沒有幾天好工作了,不如將這點擺出來就完了。但感謝神!當他求主賜給他力量,並不顧性命的為主傳信息;主果然賜給他力量。有次講道講了兩個鐘頭,許多人蒙了恩典,而他的病卻好了。後來又回到新加坡、馬來亞、以及香港、臺灣各地作工。於1959年5月17日在新加坡講「擺出來」,以及後來在臺北講道時曾提到這個見證(見遺著《李繼聖講道集》「擺出來」中)。

       李老弟兄為何要如此奮不顧身的作工呢?這是因為他盼望他所愛的、所事奉的主快快的降臨。因為他看見主等候我們預備好了,等候那得救的人數滿足了,就要再來接祂的教會,和祂一同享受榮耀。同時他也知道,他要快快的去見主,趁著有一點工作的機會,就拼命努力的作工。如此真叫我們這些身體健康,而不努力為主工作的人慚愧。

 

(二)一切擺上為主使用

       老弟兄一生為主作了許多金銀、寶石的工作,由於他不愛寫文章,也是沒有工夫寫,許多寶貴的真理亮光,寶貴的教訓及見證,沒記下來。只有早年已出版過的《生命路線》、《小驢駒》、《五個祭物裏的基督》曾發表在《見證報》上,還沒有出版。除此之外,就是近年他帶著病在許多次的講道中,他用錄音帶留下來的兩篇信息。一篇是他於1959年5月10日、17日,及24日在新加坡三次講的「擺出來」。另一篇是6月21日、及28日在同一地方講的「主必快來」。這兩篇信息曾先後出版成兩本小書,大量的分送給主內兄姐。

       這些篇信息的內容,據筆者看來:足可以表示他事奉主的忠心、和盼望。並足以證明他實行了聖經的真理;也算是他的遺訓,可以說至為寶貴。誠如他所講,他一生自蒙召至歸主安息,都是完全的擺出來了。「好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否定了自己。又如同五餅二魚,奉獻在主的手中,擘開了。他實在一生背十字架跟隨主跑道路,與主一同受苦,如今在主懷裏享受安息,將來也必要與主一同得榮耀。

       在《主必快來》的信息裏,叫我們看見,根據預言主快回來了。同時有一個頂寶貴的勉勵,教導我們不要注重地上的建造,要注重上面的建造;不要注重外面的建造,要注重裏面的建造。猶太人的聖殿是石頭建造起來的,何等的堅固!然而因他們不肯悔改,沒有上面的建造,主也不要這地上的建造;他們心裏抵擋主,沒有裏面的建造,單有外面的華麗,到了時候,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地上的建造靠不住、要拆毀;惟有上面的建造永不拆毀。

       在《主必快來》中有一段說:「到那一天,你提到空中的時候,往下看一看,我在地上建造的許多工廠,帶不到空中去;蓋了許多房子,帶不到空中去;買了許多地,多少橡膠園,也帶不到天上去;到那天你要慚愧。主耶穌神的兒子,為我的罪死了。並且用祂的寶血把我買了來,又給了我一本聖經,卻明明告訴我們:耶穌基督還要來,祂來接我們到空中,為甚麼我們還在地上建造呢?這是多麼糊塗呢?所以我們要想一想,甚麼東西能帶到天上,我們要帶;若不能帶去的,把它放棄。」

       老弟兄的言語,乃是他實行了神的話語之後所講出來的。不但在他蒙召事奉主時,將自己的房子、田地賣了為主擺上,就是在後來傳道時,我們親眼看見,他到臺灣來本沒有帶甚麼金銀來。但僅將他所有的一點,也完全為主擺出來了。不但那時金山街他的住宅開聚會所需用的一切,就是到如今本教會所使用的鋼琴,還是他所擺出來的。甚至他為主的工作,赴印尼到臺灣幾次的旅費,多半也是他自己拿出來的。主給了他多少,他就擺出多少,不為自己留下一點。老弟兄這種實行主教訓的榜樣,實在值得我們效法的。

       在老弟兄末後一次來臺時,所給我們的教訓雖很多;但其中有一次在聚會時以「石灰頌」為喻相勉的話非常寶貴。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他最後的遺訓。「他勉勵我們作傳道的人,要效法主的死,與主一同受苦,好像石灰被造成的經過一樣。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粉身碎骨全不顧,要留清白在人間。」當我們回憶起來,老弟兄的一生真是經歷千辛萬苦,而且他所擺在我們眼前的腳蹤,真可以說是「清白」。他為人非常正直,毫不苟且,正義感很重;為真理,正義他不怕得罪人。因此常常受到許多在靈裏的,以及在身體上的苦。但他沒有絲毫體貼肉體,為自己享受,或為兒女留下甚麼。可說凡他所有的,盡都為主擺上。感謝神!今天他必看見他工作的果效,以及他那積儹在天上的財富。

 

(三)主的看顧

       李老弟兄一生事奉主走信心的道路,主無時不看顧他。若寫主看顧他的見證,就是十部書也寫不完,同時也不是筆者所能勝任的;因有許許多多連筆者也不知道。不過為了要榮耀主的聖名,以及幫助跑道路的兄姐們,茲將他近年來的一次經歷,以及他被主接去後所蒙恩典的見證,略述於下,以見證神的信實。

       當老弟兄帶著家眷在新加坡傳道時,起初主為他預備了一個房子,租金相當貴;他租該房也像在臺北時一樣,不是為住,乃是為了聚會。經過一年多的時間,蒙主賜福,聚會起來了,就另外租到聚會的地方。同時原來的房子太舊,政府迫房主拆了重建,李老弟兄不得不另找住屋。在星市租住屋不但貴,而且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他們一家人都為這事禱告。

       有一天,當老弟兄回來,突然有一位愛主的老姊妹來看他,問他說:「李先生,我有個房要租出去,你要麼?」李老弟兄一聽見,就答應「要」!然後就同她一起去看,真是意想不到的,原來該房就在索菲亞街一A的二樓上,位於七條馬路的中心,交通極其便利。弟兄姊妹來交通時甚方便。若按當時的情形來說,要租該房,頂費(押金)要花叨幣3000到5000元,此外房租也得幾百元。但老姊妹因愛主,顧念主的僕人。不收頂費和押租,並且照公價的老房錢,1 月只付幾十元。這實在是很奇妙的事。李老弟兄覺得希奇,就問老姊妹說:「老姊妹!你怎麼知道我要租房子?」老姊妹說:「我不知道你要租房子,當我有了新房要搬家時,我就在主面前禱告,求主使我這個房子租出去;但是禱告了之後,心中好像有個聲音說:『送給李繼聖,送給李繼聖!』所以我來找你。」這真是主奇妙的預備!所以直到今日李老弟兄的家屬,仍住在那裏。

       當老弟兄被主接去後,人都想,可能那位老姊妹要收回她的房子,因為她是奉獻給神的僕人住(按當地情形,二房東有收租費及頂費(押金)的權利,老姊妹分文未取,可謂奉獻)。當時要收回,是很可能的,但是神的看顧常是超過人所能測度的。當李小姐傳真姊妹辦完她先父喪事後,由港返星,那位老姐妹特去看她說:「當我聽見李先生被主接去的消息,我非常的難過。使我感到遺恨的,是當他活著的時候,我雖然將這房子送給他住,卻沒有將房子租約交給他;心中感覺十分的虧欠。現在,我把租約交給你。」感謝主!不但當祂的僕人活著時看顧,也在祂的僕人去世後看顧他的家屬。

       更有一件奇妙事,是當老弟兄在香港被主接去後,在香港有幾個教會裏的負責弟兄們為料理喪事,到處尋地好安葬他的屍體。但香港地狹人眾,土地何等貴重;公地入葬,7年後需遷移。當時實成了難題,雖到處尋覓,找了許久,總未尋到合適的地方。感謝神!祂奇妙的看顧!到最後有一位89歲的老姊妹來,將她數年前為自己所預備的一塊非常美好的地,奉獻出來為神的僕人用。並且親自付錢為他辦好過戶手續,此事一時傳為美談。

       由此證明愛主的人,必為主所愛。老弟兄一生愛主,忠心事奉神,沒有差會、沒有團體或個人的背景,完全走信心的道路。但叫我們看見,從奉獻到他歸主,甚至他歸主後,他的家屬,主的眼睛常看顧。不但活時,常有許多美好的見證,甚至在他歸主後還有奇妙的見證。正如使徒保羅所說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六10)

       老弟兄一生忠心愛主,事奉主的寶貴見證,實在太多,非拙筆所能描述得盡。前面所列舉,無非是要使主的名因此得榮耀,並給我們這後世要事奉神的人一些借鏡和勉勵。因為經上說:「從前引導你們,傳神之道給你們的人,你們要想念他們,效法他們的信心,留心看他們為人的結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來十三7-8)老弟兄已息了他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所以他也能效法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提後四7-8)相信當他見主的時候,已經聽見主對他說:「好,良善的僕人!你既在世上為我勞苦、忠心,現在可以在我這裏享受安息,並要和我一同得榮耀。」他已看見,並得著他所盼望的。

 

我所認識的李弟兄

       光陰實在過得很快,轉眼之間主的忠心僕人李老弟兄被主接去已有6年了,我自己就是李老弟兄所結的果子。在1949年,我初初由海南島隨軍眷撤退來臺灣,心裏萬分灰心,一家五口分裂為二。家母和兩個妹妹留在上海,自己和家父來到臺灣,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團聚。這時候由同學許鑫弟兄帶來植物園攝影場參加聚會,那時候主日聚會李弟兄帶領查經,早上查「使徒行傳」,下午查「民數記」。第一次的聚會就使我非常感動,李弟兄喜歡講道講完一段,或到高潮的時候,便要大家一起唱詩。除了詩歌本上的詩以外,李弟兄還自己特選一首短歌,在講道開始之前教大家唱,我所記得的有:「求五旬節靈恩,充滿會中」「有否預備?」「捨了吧!」「摩西怎麼樣過紅海」「有基督在心中要否定自己」。李弟兄講道有如宋尚節博士,句句帶有能力。第一次聽他講道,我就蒙了恩典,以後我就常常參加聚會,只可惜李弟兄常常攻擊罪、和過犯,我自己有不少弱點。所以聽了李弟兄的講道很覺得扎心,不但不肯悔改,卻起了反感,認為李弟兄一天到晚在罵人。於是就離開了聚會處,各處亂跑,足跑了一年,靈就枯乾、饑餓,終於又回來了。但是卻失去了享受靈筵的機會,後來李弟兄去了南洋,我天天盼望他回來,好補足我那一年的損失。李弟兄所傳的信息最使我得幫助的,就是他說:「一個基督徒應當否定自己。」「在沒有辦法的時候,才能看見神的大能。」「神對祂所重用的人,要再三考驗。」

       這些信息一直都存在我心裏,常常勉勵我,使我在美國十年半中能經得起試煉,不至於跌倒。李弟兄個人的信心見證很多,他是一個能說能行的人,當他初初出來傳道的時候,那位帶領他的神的僕人對在教會裏的人說:「不要壞了他。」意思是說:要在教會裏的人先讓他學習一點信心上的功課。

       在抗戰時期有一年,他去某地傳道,路中住在一家客棧裏,他因為第二天一早要趕路,怕起不來。所以在禱告中求主差天使在次日晨六點鐘叫醒他,可是當他醒來的時候,一看錶才只有四點,他感到很奇怪。因為神從來沒有錯誤的,於是他就順服地離開了客棧,就在他離開不久,日本飛機來轟炸,小客棧全部被毀,成為瓦礫,如果他六時起身的話,一定被飛機炸死。

       又有一次,在華北,日軍懷疑他是間諜,把他逮捕,嚴刑拷打他,要他招出口供,承認他自己是間諜。感謝主!就在這時候,那個拷打他的日本軍官,考問他石家莊有些甚麼教會。因為石家莊的教會與其他地方不同,全部都是××堂,××堂,沒有××會的名稱。結果李弟兄如數背出各教會的名稱,這樣那個日本軍官才相信他真是個傳道人,而把他釋放了。

       就拿李弟兄在新加坡的住宅索菲亞街一A二樓來說:去年六月,我由美國經歐洲回臺灣,在新加坡住了一個月,曾去探訪李老太太。據李老太太告訴我:房東那位老姐妹後來不要李弟兄的房租,把房子給他們白住。可是後來房東太太的女兒有點不滿意,自己作主向李家重收房租。當她收了房租之後,立刻害了一場病,收來的房租剛夠看醫生、買藥。從此以後,她再也不敢向李家要房租了,她說:「傳道人的房租,是要不得的!」所以一直到今天李老太太和李弟兄的大小姐傳真、小兒雅各,所住的房子都不要付房錢。神特別感動那位愛主的房東姐妹,把她的房子給李弟兄全家住,你看奇妙不奇妙!

       李老太太也告訴我李弟兄去世的經過,普通一般人患腦溢血多半都是半身不遂,手腳麻痺,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不死不活夠苦的了。但是那天在香港李弟兄去探訪一位弟兄,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坐著和他們全家談天,一個手舉著手杖,漸漸地不說話了,臉上還露著笑容,起先人以為他疲倦了。後來看見他面色不對,就送他進醫院,沒有多久就被主接去了,一點也沒有病苦,實在是有福氣。

       李弟兄為人毫爽、幽默,去年我經過曼谷時,遇見韓良老弟兄,他是曼谷沙吞堂的長老,李弟兄在曼谷時就住他家裏。有一次在吃飯的時候,李弟兄就說:「我實在吃不慣你們南方菜,明天做饅頭給我吃好了!」在熱帶城市,每人一天要沖涼好多次。普通一般人家裏都是用一大缸,盛滿了水,旁邊放一隻瓢,用瓢從缸裏滔了水澆在身上。但是李弟兄不知道,他跳到水缸裏面洗澡,因為他個子大,水缸小,跳進去爬不出來了。於是大叫起來,韓老弟兄要他學司馬光,打破石缸。

       別了十年,回到臺北南海路基督徒聚會處,教會還是老樣子,但是李弟兄卻不在了。每逢當我看見那個講臺,我耳中彷彿還有李老弟兄那響亮有力的講道聲音:「要否定自己!要謙卑!」李弟兄是去了!接替他的以利沙在哪裏呢?[3]

 

 

此書收集了李繼聖弟兄的四十篇講道記錄(參以下附錄一至三)

 

 

***************************************************************

附錄一:《道路真理生命 – 但以理書十講》的序言(呂耀謙)

 

       本書是李繼聖老弟兄於1956年底至1957年初,在臺北基督徒聚會處的講道記錄;李老弟兄是一位忠誠事主、高舉基督、明白真理的奧秘,受神重用的良僕。由於多年來的跟隨他作工,從他的事奉、生活、言語和文字中,可以得著清楚的印證;他工作的果效,藉著他愛慕基督的熱誠,有力的顯露出來。

       今天教會最大的需要,就是信徒應當復興到一種樣式:真實的面對聖經的啟示,不但是使人愛慕的真理,並且成為享受的經歷,得以過得勝的基督徒的生活。基於這種的需要,由唐賢鳳弟兄根據當時聽道的記錄、講臺摘要,加上記憶中的一些片斷,揣摩李老弟兄的聲調、語氣;苦心搜集整理,以流暢的文筆,輯成講章四篇,出版了《道路真理生命講章》及《但以理書十講》二書(按:如今合成一本出版)。其內容或有如路得之拾取麥穗,遺漏之處在所難免,但在「存真」方面,唐弟兄已是深下工夫,使各篇的信息仍保持原來結構,允稱難能可貴。

       一般以為李老弟兄傳講信息著重真理方面,實際神的道是兩刃的利劍,其對信徒的道路與生命,也同樣的重視;李老弟兄已息勞歸主多年,但「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來十一4)如今活人竟能與死人同工;以致工作得有果效,並非只因「話語」,乃由於聖靈的同在動工;故此盼望讀本書的人,當接受聖靈的感動來享受真理。

       謹以懇切的祈禱,願主因著祂的榮耀,不但使讀此書的人得著屬靈的光照和造就,並且能將我們的世代領到主的面前。

1974年10月31日於臺北基督徒聚會處 呂耀謙

 

***************************************************************

附錄二:《道路真理生命 – 但以理書十講》的引言(李傳真)

 

       使徒保羅勉勵提摩太說:「要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持定永生。」(提前六12)

       我的父親自1933年2月12日,清楚的受到神呼召,完全奉獻給主,至1961年5月11日蒙主召歸。前後30年間,足跡遍華北東北及大江南北,並遠涉東南亞,歐西及中南美眾多國家,無歇息、無倦怠,總是以磅礡之氣、萬鈞之力,「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3)

       雖然先父窮畢生精力聽主使用,曾以小驢駒自喻(見本書道路篇第七講「驢駒與我」),故只講述而不寫作。自從息了地上勞苦,臺灣新舊書房出版了《李繼聖講道集》,和《五個祭物裏的基督》兩本著作,都是主內弟兄依據聽講筆記,以後整理出版的,其內容不免屬於片斷而缺乏系統連貫性。如今主的教會,異端邪說盛行,不然就是遷就與世俗聯合,忠信聖徒每有不知所以從之的苦悶。緬念先父生平直接從主所領受的真理,如得弟兄姊妹繼續提供資料,編輯比較完整的體系,再出版專集,相信對聖徒如何持守純正的信仰,可能有所幫助。多年以來,曾不斷為此俯伏主前,懇禱成全婢女的心願。感謝聽禱告的主,終於使婢女的祈求得著了回聲。

       臺北基督徒聚會處唐賢鳳弟兄,保存一份先父講道完整的筆記,那是1956年底先父第二次到臺灣,臺北教會特為安排一個月早晚培靈造就聚會,唐弟兄無一次缺席,作了完全的記錄,並一直保存下來。這次唐弟兄為整理這些資料,不惜花費一年多時間,並且暫時放下教會中的講臺,也把教書以外兼職放棄,專心致意此事。我在美國得著這項消息,興奮之情難以言喻,因即摒擋一切,專程回來臺灣,希望能對唐弟兄為我父親與教會所作的事工,克盡一點我做女兒的本分。

       承唐弟兄以成稿見示,因得先睹為幸。全書共分為四篇四十講。前三篇分為生命篇、真理篇、道路篇各十講,末篇「但以理書十講」。依全部內容性質,前三章可自成一個體系,而末章但以理,顯屬另類篇。一般傳道人查考「但以理書」,多著重在奧秘講解,但先父這次「但以理書十講」,卻從另一角度提示給聖徒屬靈的教訓,故可另行出版,唐弟兄亦欣然接納此議。於是《道路真理生命講章》、《但以理書十講》一書便出版了。

       尤可貴者,唐弟兄不僅十分忠實的把握先父傳講內容精要,正確的援引聖經章節,而且對於遣詞語意,亦盡量保持原味傳神,使凡聽過先父講道的弟兄姊妹,閱讀此書,會有如見其人,如聞其聲的感覺。如今引用唐弟兄自己的話說:「想不到一個在主裏死了(應當是睡了)的人,多年以後還能與活著的人同工。」這實在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工,不能不感謝聖靈奇妙的帶領。榮耀全歸於主!阿們!

1974年10月30日於臺北基督徒聚會處 李傳真

 

***************************************************************

附錄三:《道路真理生命 – 但以理書十講》的四十篇讲道记录

 

此書收集了李繼聖弟兄的四十篇講道記錄。我們已按書中順序將它們上載到《家信》文庫中,方便讀者閱讀,也求主藉此光照與賜福。【註:《家信》主編在此非常感謝香港“拾珍出版社”于1999年出版此書,並將書中文章上載至“拾珍季刊”網站:http://www.found-treasure.org/cht/a.htm ;以下所有關於李繼聖弟兄的講道記錄皆取自此網站,再稍加編輯與註明,以方便按題目閱讀】

  

第一部:生命篇(十講)

(1)第一講:神造人的目的(創1:26-2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一講:神造人的目的/

 

(2)第二講:登山變像中的異象(箴29:1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講:登山變像中的異象/

 

(3)第三講:何不用土造女人呢?(箴29:1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講:何不用土造女人呢?/

 

(4)第四講:極大的奧秘(太18:2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四講:極大的奧秘/

 

(5)第五講:否定之道(約12:24-15)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五講:否定之道/

 

(6)第六講:雞蛋與雞(約12:25)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六講:雞蛋與雞/

 

(7)第七講:身體的奧秘(弗4:11-12)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七講:身體的奧秘/

 

(8)第八講:快行曲行的蛇(賽27:1;創2:7-9)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八講:快行曲行的蛇/

 

(9)第九講:四活物的異象(結1:1-25)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九講:四活物的異象/

 

(10)第十講:你們卻是誰呢?(林前3:4-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講:你們卻是誰呢?/

 

第二部:真理篇(十講) 

(11)第一講:權柄(羅13:1-7)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一講:權柄/

 

(12)第二講:國度分裂(王上11:1-13)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二講:國度分裂/

 

(13)第三講:來到耶路撒冷(王上13:1-34)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三講:來到耶路撒冷/

 

(14)第四講:法老車上套的駿馬(彼前2:4-5)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四講:法老車上套的駿馬/

 

(15)第五講:下到撒瑪利亞(歷代志下第18章)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五講:下到撒瑪利亞/

 

(16)第六講:利未人(申10: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六講:利未人/

 

(17)第七講:帶卯的銀座(出30:11-16)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七講:帶卯的銀座/

 

(18)第八講:人得救的條件(約15:1-2)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八講:人得救的條件/

 

(19)第九講:五個祭和人的關係(利未記第1至5章)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十九講:五個祭和人的關係/

 

(20)第十講:十字架和衣服(來6:6)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講:十字架和衣服/

 

 

第三部:道路篇(十講)

(21)第一講:如何爭戰(弗6:12)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一講:如何爭戰/

 

(22)第二講:再論爭戰(弗6:12)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二講:再論爭戰/

 

(23)第三講:奉差遣(撒下18:19-23)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三講:奉差遣/

 

(24)第四講:守望的人(結33:1-6)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四講:守望的人/

 

(25)第五講:當跑的路(提後4:7-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五講:當跑的路/

 

(26)第六講:人鬼豬及其他(路8:22-56)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六講:人鬼豬及其他/

 

(27)第七講:驢駒與我(太21:1-9)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七講:驢駒與我/

 

(28)第八講:五誡(林前10:1-1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八講:五誡/

 

(29)第九講:保羅和三勇士(弗5:17)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二十九講:保羅和三勇士/

 

(30)第十講:銀子怎麼辦呢?(弗5:17)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講:銀子怎麼辦呢?/

 

 

第四部:但以理書十講

(31)第一講:注意飲食(但1:1-21;路16:1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一講:注意飲食/

 

(32)第二講:睡不著覺(但2:1-3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二講:睡不著覺/

 

(33)第三講:紅燈(但2:29-49)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三講:紅燈/

 

(34)第四講:不見但以理的一章(但3:1-3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四講:不見但以理的一章/

 

(35)第五講:但以理和伯提沙撒(但4:1-37)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五講:但以理和伯提沙撒/

 

(36)第六講:宮牆上的指頭(但5:1-31; 来12:28-29)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六講:宮牆上的指頭/

 

(37)第七講:與素常一樣(但6:1-28)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七講:與素常一樣/

 

(38)第八講:七十年(但9:1-23)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三十八講:七十年/

 

(39)第九講:七十個七(但9:24-27)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九講:七十個七/

 

(40)第十講:獸變成羊(但10:11-21;但7:1-8;但8:1-8,16-20)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第四十講:獸變成羊/

 

註:此書還有第五部:「李繼聖弟兄的見證」,即本文的文章。

 

 


[1]               有關吳華青弟兄本身的經歷與事奉,請參他自己的見證:http://www.taipeiassembly.org/tpi/modules/tadnews/index.php?nsn=185

[2]               這「亞加皮」(Agape)的愛,中文也譯作「愛加倍」、「雅佳美」等等。

[3]           上文取自網站:http://www.found-treasure.org/cht/Shup%20Chun%20Chap/Shup%20Chun%20Chap%20036/pageshupchunchap036.htm ;瀏覽於2021年9月18日。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